皇霸文紀 (四庫全書本)/卷07

巻六 皇霸文紀 巻七 卷八

  欽定四庫全書
  皇霸文紀巻七     明 梅鼎祚 編
  
  卜商衛人字子夏孔子弟子為衛文侯師
  周南詩序舊說云關雎至用之邦國焉名關雎序謂之小序自風風也訖末名為大序王肅沈重云大序是子夏作小序子夏毛公合作又或以為孔子或為國史後漢書儒林傳謂東海衛宏作隋志云子夏所創毛公與宏潤色之文選毛詩註疏並止作關雎序總論詩之綱領無大小之異朱子取詩者志之所之至詩之至也為大序前後為小序
  關雎后妃之徳也風之始也所以風化天下而正夫婦也故用之鄉人焉用之邦國焉風風也教也風以動之教以化之詩者志之所之也在心為志發言為詩情動於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故嗟歎之嗟歎之不足故永歌之永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情發於聲聲成文謂之音治世之音安以樂其政和亂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亡國之音哀以思其民困故正得失動天地感鬼神莫近於詩先王以是經夫婦成孝敬厚人倫美教化移風俗故詩有六義焉一曰風二曰賦三曰比四曰興五曰雅六曰頌上以風化下下以風刺上主文而譎諫言之者無罪聞之者足以自戒故曰風至于王道衰禮義廢政教失國異政家殊俗而變風變雅作矣國史明乎得失之跡傷人倫之廢哀刑政之苛吟詠情性以風其上達於事變而懐其舊俗者也故變風發乎情止乎禮義發乎情民之性也止乎禮義先王之澤也是以一國之事繫一人之本謂之風言天下之事形四方之風謂之雅雅者正也言王政之所由廢興也政有小大故有小雅焉有大雅焉頌者美聖徳之形容以其成功吿於神明者也是謂四始詩之至也然則關雎麟趾之化王者之風故繫之周南言化自北而南也鵲巢騶虞之徳諸侯之風也先王之所以教故繫之召公周南召南正始之道王化之基是以關雎樂得淑女以配君子憂在進賢不淫其色哀窈窕思賢才而無傷善之心焉是關雎之義也
  葛覃后妃之本也后妃在父母家則志在於女功之事躬儉節用服澣濯之衣尊敬師傅則可以歸寧父母化天下以婦道也
  卷耳后妃之志也又當輔佐君子求賢審官知臣下之勤勞内有進賢之志而無險詖私謁之心朝夕思念至於憂勤也
  樛木后妃逮下也言能逮下而無嫉妬之心焉
  螽斯后妃子孫衆多也言若螽斯不妬忌則子孫衆多也
  桃夭后妃之所致也不妬忌則男女以正婚姻以時國無鰥民也
  兎罝后妃之化也關雎之化行則莫不好徳賢人衆多也
  芣苢后妃之美也和平則婦人樂有君子矣
  漢廣徳廣所及也文王之道被于南國美化行乎江漢之域無思犯禮求而不可得也
  汝墳道化行也文王之化行乎汝墳之國婦人能閔其君子猶勉之以正也
  麟之趾關雎之應也關雎之化行則天下無犯非禮雖衰世之公子皆信厚如麟趾之時也
  召南詩序
  鵲巢夫人之徳也國君積行累功以致爵位夫人起家而居有之徳如鳲鳩乃可以配焉
  采蘩夫人不失職也夫人可以奉祭祀則不失職矣草蟲大夫妻能以禮自防也
  采蘋大夫妻能循法度也能循法度則可以承先祖共祭祀矣
  甘棠美召伯也召伯之教明於南國
  行露召伯聴訟也衰亂之俗微貞信之教興強暴之男不能侵陵貞女也
  羔羊鵲巢之功致也召南之國化文王之政在位皆節儉正直徳如羔羊也
  殷其靁勸以義也召南之大夫遠行從政不遑寧處其室家能閔其勤勞勸以義也
  摽有梅男女及時也召南之國被文王之化男女得以及時也
  小星惠及下也夫人無妬忌之行惠及賤妾進御於君知其命有貴賤能盡其心矣
  江有汜美媵也勤而無怨嫡能悔過也文王之時江沱之間有嫡不以其媵備數媵遇勞而無怨嫡亦自悔也野有死麕惡無禮也天下大亂強暴相凌遂成淫風被文王之化雖當亂世猶惡無禮也
  何彼穠矣美王姬也雖則王姬亦下嫁於諸侯車服不繫其夫下王后一等猶執婦道以成肅雝之徳也騶虞鵲巢之應也鵲巢之化行人倫旣正朝廷旣治天下純被文王之化則庶類蕃殖蒐田以時仁如騶虞則王道成也
  邶風詩序
  栢舟言仁而不遇也衛頃公之時仁人不遇小人在側綠衣衛莊姜傷已也妾上僣夫人失位而作是詩也燕燕衛莊姜送歸妾也
  日月衛莊姜傷已也遭州吁之難傷已不見答於先君以至困窮之詩也
  終風衛莊姜傷已也遭州吁之暴見侮慢而不能正也撃鼔怨州吁也衛州吁用兵暴亂使公孫文仲將而平陳與宋國人怨其勇而無禮也
  凱風美孝子也衛之淫風流行雖有七子之母猶不能安其室故美七子能盡其孝道以慰其母心而成其志爾
  雄雉刺衛宣公也淫亂不恤國事軍旅數起大夫久役男女怨曠國人患之而作是詩
  匏有苦葉刺衛宣公也公與夫人並為淫亂
  谷風刺夫婦失道也衛人化其上淫於新昏而棄其舊室夫婦離絶國俗傷敗焉
  式微黎侯寓于衛其臣勸以歸也
  旄丘責衛伯也狄人迫逐黎侯黎侯寓于衛衛不能脩方伯連率之職黎之臣子以責於衛也
  簡兮刺不用賢也衛之賢者仕於伶官皆可以承事王者也
  泉水衛女思歸也嫁於諸侯父母終思歸寧而不得故作是詩以自見也
  北門刺士不得志也言衛之忠臣不得其志爾
  北風刺虐也衛國並為威虐百姓不親莫不相擕持而去焉
  静女刺時也衛君無道夫人無徳
  新臺刺衛宣公也納伋之妻作新臺于河上而要之國之人惡之而作是詩也
  二子乗舟思伋夀也衛宣公之二子爭相為死國人傷而思之作是詩也
  鄘風詩序
  栢舟共姜自誓也衛世子共伯蚤死其妻守義父母欲奪而嫁之誓而弗許故作是詩以絶之
  牆有茨衛人刺其上也公子頑通乎君母國人疾之而不可道也
  君子偕老刺衛夫人也夫人淫亂失事君子之道故陳人君之徳服飾之盛宜與君子偕老也
  桑中刺奔也衛之公室淫亂男女相奔至于世族在位相竊妻妾期於幽遠政散民流而不可止
  鶉之奔奔刺衛宣姜也衛人以為宣姜鶉鵲之不若也定之方中美衛文公也衛為狄所滅東徙渡河野處漕邑齊桓公攘戎狄而封之文公徙居楚丘始建城市而營宫室得其時制百姓說之國家殷富焉
  蝃蝀止奔也衛文公能以道化其民淫奔之恥國人不齒也
  相䑕刺無禮也衛文公能正其羣臣而刺在位承先君之化無禮儀也
  干旄美好善也衛文公臣子多好善賢者樂吿以善道也
  載馳許穆夫人作也閔其宗國顛覆自傷不能救也衛懿公為狄人所滅國人分散露於漕邑許穆夫人閔衛之亡傷許之小力不能救思歸唁其兄又義不得故賦是詩也
  衛風詩序
  淇澳美武公之徳也有文章又能聽其規諫以禮自防故能入相於周美而作是詩也
  考槃刺莊公也不能繼先公之業使賢者退而窮處碩人閔莊姜莊公惑於嬖妾使驕上僭莊姜賢而不答終以無子國人閔而憂之
  氓刺時也宣公之時禮義消亡淫風大行男女無别遂相奔誘華落色衰復相棄背或乃困而自悔喪其妃耦故序其事以風焉美反正刺淫泆也
  竹竿衛女思歸也適異國而不見荅思而能以禮者也芄蘭刺惠公也驕而無禮大夫刺之
  河廣宋襄公母歸于衛思而不止故作是詩也
  伯兮刺時也言君子行役為王前驅過時而不反焉有狐刺時也衛之男女失時喪其妃耦焉古者國有凶荒則殺禮而多昏㑹男女之無夫家者所以育人民也木𤓰美齊桓公也衛國有狄人之敗出處于漕齊桓公救而封之遺之車馬器服焉衛人思之欲厚報之而作是詩也
  王風詩序
  黍離閔宗周也周大夫行役至于宗周過故宗廟宫室盡為禾黍閔周室之顛覆彷徨不忍去而作是詩也君子行役刺平王也君子行役無期度大夫思其危難以風焉
  君子陽陽閔周也君子遭亂相招為祿仕全身遠害而已
  揚之水刺平王也不撫其民而遠屯戍于母家周人怨思焉
  中谷有蓷閔周也夫婦日以衰薄凶年饑饉室家相棄爾
  兎爰閔周也桓王失信諸侯背叛搆怨連禍王師傷敗君子不樂其生焉
  葛藟王族刺平王也周室道衰棄其九族焉
  采葛懼讒也
  大車刺周大夫也禮義陵遲男女淫奔故陳古以刺今大夫不能聴男女之訟焉
  丘中有麻思賢也莊王不明賢人放逐國人思之而作是詩也
  鄭風詩序
  緇衣美武公也父子並為周司徒善於其職國人宜之故美其徳以明有國善善之功焉
  將仲子刺莊公也不勝其母以害其弟弟叔失道而公弗制祭仲諫而公弗聴小不忍以致大亂焉
  叔于田刺莊公也叔處于京繕甲治兵以出于田國人說而歸之
  大叔于田刺莊公也叔多才而好勇不義而得衆也清人刺文公也髙克好利而不顧其君文公惡而欲遠之不能使高克將兵而禦狄于竟陳其師旅翺翔河上久而不召衆散而歸高克奔陳公子素惡高克進之不以禮文公退之不以道危國亡師之本故作是詩也羔裘刺朝也言古之君子以風其朝焉
  遵大路思君子也莊公失道君子去之國人思望焉女曰鷄鳴刺不說徳也陳古義以刺今不說徳而好色也
  有女同車刺忽也鄭人刺忽之不昏于齊太子忽嘗有功于齊齊侯請妻之齊女賢而不取卒以無大國之助至于見逐故國人刺之
  山有扶蘇刺忽也所美非美然
  籜兮刺忽也君弱臣彊不倡而和也
  狡童刺忽也不能與賢人圗事權臣擅命也
  褰裳思見正也狂童恣行國人思大國之正已也丰刺亂也昏姻之道缺陽倡而隂不和男行而女不隨東門之墠刺亂也男女有不待禮而相奔者也
  風雨思君子也亂世則思君子不改其度焉
  子衿刺學校廢也亂世則學校不脩焉
  揚之水閔無臣也君子閔忽之無忠臣良士終以死亡而作是詩也
  出其東門閔亂也公子五爭兵革不息男女相棄民人思保其室家焉
  野有蔓草思遇時也君之澤不下流民窮於兵革男女失時思不期而㑹也
  溱洧刺亂也兵革不息男女相棄淫風大行莫之能救焉
  齊風詩序
  雞鳴思賢妃也哀公荒淫怠慢故陳賢妃貞女夙夜警戒相成之道焉
  還刺荒也哀公好田獵從禽獸而無厭國人化之遂成風俗習於田獵謂之賢閑於馳逐之好焉
  著刺時也時不親迎也
  東方之日刺衰也君臣失道男女淫奔不能以禮化也東方未明刺無節也朝廷興居無節號令不時挈壺氏不能掌其職焉
  南山刺襄公也鳥獸之行淫乎其妹大夫遇是惡作詩而去之
  甫田大夫刺襄公也無禮義而求大功不修徳而求諸侯志大心勞所以求者非其道也
  盧令刺荒也襄公好田獵畢弋而不修民事百姓苦之故陳古以風焉
  敝笱刺文姜也齊人惡魯桓公微弱不能防閑文姜使至淫亂為二國患焉
  載驅齊人刺襄公也無禮義故盛其車服疾驅於通道大都與文姜淫播其惡於萬民也
  猗嗟刺魯莊公也齊人傷魯莊公有威儀技藝然而不能以禮防閑其母失子之道人以為齊侯之子焉
  魏風詩序
  葛屨刺褊也魏地陿隘其民機巧趨利其君儉嗇褊急而無徳以將之
  汾沮洳刺儉也其君儉以能勤刺不得禮也
  園有桃刺時也大夫憂其君國小而迫而儉以嗇不能用其民而無徳教日以侵削故作是詩也
  陟岵孝子行役思念父母也國迫而數侵削役乎大國父母兄弟離散而作是詩也
  十畆之間刺時也言其國削小民無所居焉
  伐檀刺貪也在位貪鄙無功而受祿君子不得進仕爾碩䑕刺重歛也國人刺其君重歛蠶食於民不修其政貪而畏人若大䑕也
  唐風詩序
  蟋蟀刺僖公也儉不中禮故作是詩以閔之欲其及時以禮自虞樂也此晉也而謂之唐本其風俗憂深思遠儉而用禮乃有堯之遺風焉
  山有樞刺晉昭公也不能修道以正其國有財不能用有鍾鼓不能以自樂有朝廷不能洒掃政荒民散將以危亡四隣謀取其國家而不知國人作詩以刺之也揚之水刺晉昭公也昭公分國以封沃沃盛彊眧公微弱國人將叛而歸沃焉
  椒聊刺晉昭公也君子見沃之盛彊能修其政知其蕃衍盛大子孫將有晉國焉
  綢繆刺晉亂也國亂則昏姻不得其時焉
  杕杜刺時也君不能親其宗族骨肉離散獨居而無兄弟將為沃所并爾
  羔裘刺時也晉人刺其在位不恤其民也
  鴇羽刺時也昭公之後大亂五世君子下從征役不得養其父母而作是詩也
  無衣美晉武公也武公始并晉國其大夫為之請命乎天子之使而作是詩也
  有杕之杜刺晉武公也武公寡特兼其宗族而不求賢以自輔焉
  葛生刺晉獻公也好攻戰則國人多喪矣
  采苓刺晉獻公也獻公好聴讒焉
  秦風詩序
  車鄰美秦仲也秦仲始大有車馬禮樂侍御之好焉駟驖美襄公也始命有田狩之事園囿之樂焉
  小戎美襄公也備其兵甲以討西戎西戎方彊而征蒹葭刺襄公也未能用周禮將無以固其國焉
  終南戒襄公也能取周地始為諸侯受顯服大夫美之故作是詩以戒勸之
  黄鳥哀三良也國人刺穆公以人從死而作是詩也晨風刺康公也忘穆公之業始棄其賢臣焉
  無衣刺用兵也秦人刺其君好攻戰亟用兵而不與民同欲焉
  渭陽康公念母也康公之母晉獻公之女文公遭驪姬之難未返而秦姬卒穆公納文公康公時為太子贈送文公於渭之陽念母之不見也我見舅氏如母存焉及其即位而作是詩也
  權輿刺康公也忘先君之舊臣與賢者有始而無終也
  陳風詩序
  宛丘刺幽公也淫荒昏亂㳺蕩無度焉
  東門之枌疾亂也幽公淫荒風化之所行男女棄其舊業亟會於道路歌舞於市井爾
  衡門誘僖公也愿而無立志故作是詩以誘掖其君也
  東門之池刺時也疾其君之淫昏而思賢女以配君子也
  東門之楊刺時也昏姻失時男女多違親迎女猶有不至者也
  暮門刺陳佗也陳佗無良師傳以至於不義惡加於萬民焉
  防有鵲巢憂讒賊也宣公多信讒君子憂懼焉
  月出刺好色也在位不好徳而説美色焉
  株林刺靈公也淫乎夏姬驅馳而徃朝夕不休息焉澤陂刺時也言靈公君臣淫於其國男女相説憂思感傷焉
  檜風詩序
  羔裘大夫以道去其君也國小而廹君不用道好潔其衣服逍遥遊燕而不能自強於政治故作是詩也素冠刺不能三年也
  隰有萇楚疾恣也國人疾其君之淫恣而思無情慾者也
  匪風思周道也國小政亂憂及禍難而思周道焉
  曹風詩序
  蜉蝣刺奢也昭公國小而廹無法以自守好奢而任小人將無所依焉
  候人刺近小人也共公遠君子而近小人也
  鳲鳩刺不壹也在位無君子用心之不壹也
  下泉思治也曹人疾共公侵刻下民不得其所憂而思明王賢伯也
  𡺳風詩序
  七月陳王業也周公遭變故陳后稷先公風化之所由致王業之艱難也
  鴟鴞周公救亂也成王未知周公之志公乃為詩以遺王名曰鴟鴞焉
  東山周公東征也周公東征三年而歸勞歸士大夫美之故作是詩也一章言其完也二章言其思也三章言其室家之望女也四章樂男女之得及時也君子之於人序其情而閔其勞所以說也說以使民民忘其死其惟東山乎
  破斧美周公也周大夫以惡四國焉
  伐柯美周公也周大夫刺朝廷之不知也
  九罭美周公也周大夫刺朝廷之不知也
  狼跋美周公也周公攝政遠則四國流言近則王不知周大夫美其不失其聖也
  小雅詩序
  鹿鳴燕羣臣嘉賓也旣飲食之又實幣帛筐篚以將其厚意然後忠臣嘉賓得盡其心矣
  四牡勞使臣之來也有功而見知則說矣
  皇皇者華君遣使臣也送之以禮樂言逺而有光華也常棣燕兄弟也閔管蔡之失道故作常棣焉
  伐木燕朋友故舊也自天子至於庶人未有不須友以成者親親以睦友賢不棄不遺故舊則民徳歸厚矣天保下報上也君能下下以成其政臣能歸美以報其上焉
  采薇遣戍役也文王之時西有昆夷之患北有玁狁之難以天子之命命將率遣戍役以守衛中國故歌采薇以遣之出車以勞還杕杜以勤歸也
  出車勞還率也
  杕杜勞還役也
  魚麗美萬物盛多能備禮也文武以天保以上治内采薇以下治外始於憂勤終於逸樂故美萬物盛多可以吿於神明矣
  南陔孝子相戒以養也
  白華孝子之潔白也
  華黍時和歲豐宜黍稷也有其義而亡其辭
  南有嘉魚樂與賢也大平之君子至誠樂與賢者共之也
  南山有臺樂得賢也得賢則能為邦家立太平之基矣由庚萬物得由其道也
  崇丘萬物得極其髙大也
  由儀萬物之生各得其宜也有其義而亡其辭
  蓼蕭澤及四海也
  湛露天子燕諸侯也
  菁菁者莪樂育才也君子能長育人材則天下喜樂之矣六月宣王北伐也
  鹿鳴廢則和樂缺矣四牡廢則君臣缺矣皇皇者華廢則忠信缺矣常棣廢則兄弟缺矣伐木廢則朋友缺矣天保廢則福禄缺矣采薇廢則征伐缺矣出車廢則功力缺矣杕杜廢則師衆缺矣魚麗廢則法度缺矣南陔廢則孝友缺矣白華廢則亷恥缺矣華黍廢則蓄積缺矣由庚廢則隂陽失其道理矣南有嘉魚廢則賢者不安下不得其所矣崇丘廢則萬物不遂矣南山有臺廢則為國之基墜矣由儀廢則萬物失其道理矣蓼蕭廢則恩澤乖矣湛露廢則萬國離矣彤弓廢則諸夏衰矣菁菁者莪廢則無禮儀矣小雅盡廢則四夷交侵中國微矣采芑宣王南征也
  車攻宣王復古也宣王能内修政事外攘夷狄復文武之竟土脩車馬備器械復㑹諸侯於東都因田獵而選車徒焉
  吉日美宣王田也能慎微接下無不自盡以奉其上焉鴻鴈美宣王也萬民離散不安其居而能勞來還定安集之至于矜寡無不得其所焉
  庭燎美宣王也因以箴之
  沔水規宣王也
  鶴鳴誨宣王也
  祈父刺宣王也
  白駒大夫刺宣王也
  黄鳥刺宣王也
  我行其野刺宣王也
  斯干宣王考室也
  無羊宣王考牧也
  節南山家父刺幽王也
  正月大夫刺幽王也
  十月之交大夫刺幽王也
  雨無正大夫刺幽王也雨自上下者也衆多如雨而非所以為政也
  小旻大夫刺幽王也
  小宛大夫刺幽王也
  小弁刺幽王也太子之傅作焉
  巧言刺幽王也大夫傷于讒故作是詩也
  何人斯蘇公刺暴公也暴公為卿士而譖蘇公焉故蘇公作是詩而絶之
  巷伯刺幽王也寺人傷于讒故作是詩也
  谷風刺幽王也天下俗薄朋友道絶焉
  蓼莪刺幽王也民人勞苦孝子不得終養爾
  大東刺亂也東國困於役而傷於財譚大夫作是詩以吿病焉
  四月大夫刺幽王也在位貪殘下國搆禍怨亂並興焉北山大夫刺幽王也役使不均已勞于從事而不得養其父母焉
  無將大車大夫悔將小人也
  小明大夫悔仕於亂世也
  鼔鍾刺幽王也
  楚茨刺幽王也政煩賦重田萊多荒饑饉降喪民卒流亡祭祀不饗故君子思古焉
  信南山刺幽王也不能脩成王之業疆理天下以奉禹功故君子思古焉
  甫田刺幽王也君子傷今而思古焉
  大田刺幽王也言矜寡不能自存焉
  瞻彼洛矣刺幽王也思古明王能爵命諸侯賞善罰惡焉
  裳裳者華刺幽王也古之仕者世禄小人在位則讒諂竝進棄賢者之類絶功臣之世焉
  桑扈刺幽王也君臣上下動無禮文焉
  鴛鴦刺幽王也思古明王交于萬物有道自奉養有節焉
  頍弁諸公刺幽王也暴戾無親不能宴樂同姓親睦九族孤危將亡故作是詩也
  車舝大夫刺幽王也褒姒嫉妬無道並進䜛巧敗國徳澤不加于民周人思得賢女以配君子故作是詩也青蠅大夫刺幽王也
  賓之初筵衛武公刺時也幽王荒廢媟近小人飲酒無度天下化之君臣上下沈湎淫泆武公旣入而作是詩也
  魚藻刺幽王也言萬物失其性王居鎬京將不能以自樂故君子思古之武王焉
  采菽刺幽王也侮慢諸侯諸侯來朝不能錫命以禮數徵㑹之而無信義君子見微而思古焉
  角弓父刺幽王也不親九族而好䜛佞骨月相怨故作是詩也
  菀栁刺幽王也暴虐無親而刑罰不中諸侯皆不欲朝言王者之不可朝事也
  都人士周人刺衣服無常也古者長民衣服不貳從容有常以齊其民則民徳歸一傷今不復見古人也采綠刺怨曠也幽王之時多怨曠者也
  黍苗刺幽王也不能膏潤天下卿士不能行召伯之職焉
  隰桑刺幽王也小人在位君子在野思見君子盡心以事之
  白華周人刺幽后也幽王取申女以為后又得褒姒而黜申后故下國化之以妾為妻以孽代宗而王弗能治周人為之作是詩也
  緜蠻微臣刺亂也大臣不用仁心遺忘微賤不肯飲食教載之故作是詩也
  瓠葉大夫刺幽王上棄禮而不能行雖有牲牢𩟷餼不肯用也故思古之人不以微薄廢禮也
  漸漸之石下國刺幽王也戎狄叛之荆舒不至乃命將率東征役久病于外故作是詩
  苕之華大夫閔時也幽王之時西戎東夷交侵中國師旅並起因之以饑饉君子閔周室之將亡傷已逢之故作是詩也
  何草不黄下國刺幽王也四夷交侵中國背叛用兵不息視民如禽獸君子憂之故作是詩也
  大雅詩序
  文王文王受命作周也
  大明文王有明徳故天復命武王也
  緜文王之興本由大王也
  棫樸文王能官人也
  旱麓受祖也周之先祖世脩后稷公劉之業太王王季申以百福千祿焉
  思齊文王所以聖也
  皇矣美周也天監代殷莫若周周世世脩徳莫若文王靈臺民附始也文王受命而民樂其有靈徳以及鳥獸昆蟲焉
  下武繼文也武王有聖徳復受天命能昭先人之功焉文王有聲繼伐也武王能廣文王之聲卒其伐功也生民尊祖也后稷生于姜嫄文武之功起于后稷故推以配天焉
  行葦忠厚也周家忠厚仁及草木故能内睦九族外尊事黄耉養老乞言以成其福祿焉
  旣醉太平也醉酒飽徳人有士君子之行焉
  鳬鷖守成也太平之君子能持盈守成神祗祖考安樂之也
  假樂嘉成王也
  公劉召康公戒成王也成王將涖政戒以民事美公劉之厚於民而獻是詩也
  泂酌召康公戒成王也言皇天親有徳饗有道也卷阿召康公戒成王也言求賢用吉士也
  民勞召穆公刺厲王也
  板凡伯刺厲王也
  蕩召穆公傷周室大壞也厲王無道天下蕩蕩無綱紀文章故作是詩也
  抑衛武公刺厲王亦以自警也
  桑柔芮伯刺厲王也
  雲漢仍叔美宣王也宣王承厲王之烈内有撥亂之志遇烖而懼側身修行欲銷去之天下喜於王化復行百姓見憂故作是詩也
  崧髙尹吉甫美宣王也天下復平能建國親諸侯褒賞申伯焉
  烝民尹吉甫美宣王也任賢使能周室中興焉
  韓奕尹吉甫美宣王也能錫命諸侯
  江漢尹吉甫美宣王也能興衰撥亂命召公平淮夷常武召穆公美宣王也有常徳以立武事因以為戒然瞻卬凡伯刺幽王大壞也
  召旻凡伯刺幽王大壞也旻閔也閔天下無如召公之臣也
  周頌詩序
  清廟祀文王也周公旣成洛邑朝諸侯率以祀文王焉維天之命太平吿文王也
  維清奏象舞也
  烈文成王即政諸侯助祭也
  天作祀先王先公也
  昊天有成命郊祀天地也
  我將祀文王於明堂也
  時邁廵守祭吿柴望也
  執競祀武王也
  思文后稷配天也
  臣工諸侯助祭遣於廟也
  噫嘻春夏祈榖于上帝也
  振鷺二王之後來助祭也
  豐年秋冬報也
  有瞽始作樂而合乎祖也
  潛季冬薦魚春獻鮪也
  雝禘大祖也
  載見諸侯始見乎武王廟也
  有客微子來見祖廟也
  武奏大武也
  閔予小子嗣王朝於廟也
  訪落嗣王謀于廟也
  敬之羣臣進戒嗣王也
  小毖嗣王求助也
  載芟春籍田而祈社稷也
  良耜秋報社稷也
  絲衣繹賓尸也高子曰靈星之尸也
  酌吿成大武也言能酌先祖之道以養天下也
  桓講武類禡也桓武志也
  賚大封于廟也賚予也言所以錫予善人也
  般廵守而祀四岳河海也
  魯頌詩序
  駉頌僖公也僖公能遵伯禽之法儉以足用寛以愛民務農重榖牧于坰野魯人尊之於是季孫行父請命于周而史克作是頌
  有駜頌僖公君臣之有道也
  泮水頌僖公能修泮宫也
  閟宫頌僖公能復周公之宇也
  烈祖祀中宗也
  𤣥鳥祀髙宗也
  長發大禘也
  殷武祀文祭也
  端木賜字子貢衛人孔子弟子
  詩傳
  周南
  文王之妃㚶氏思得淑女以共内職賦關雎子曰關雎哀而不傷樂而不淫能正其心則無怨嫉邪辟之思心正而身修身修而家齊家齊而國治國治而天下平故用之鄉人用之邦國其奏樂也必歌關雎以亂之所以風天下也詩之義六一曰風二曰賦三曰比四曰興五曰雅六曰頌關雎兼比興以賦而為風之首焉是王化之本也
  太㚶將歸寧而賦葛覃子曰貴而能勤冨而能儉疏而能孝可以觀化矣
  周人美后妃之徳終始婦道賦桃夭子曰宜其家人而後可以教國人見君子之修其身矣
  周人慶文王之多男而賦螽斯
  周人美其公子之多仁也賦麟止
  文王遣使求賢而閔行役之囏也勞之以卷耳
  文王得良臣于野周人美之賦兎罝
  南國諸侯慕文王之徳而歸心于周賦樛木
  受辛無道商人慕文王而歸之賦汝濆
  文王化行南國男女知禮詩人美人賦漢廣
  文王之時萬民和樂童兒歌謡賦芣苢
  召南
  公子歸于諸侯國人觀焉賦鵲巢
  諸侯之夫人勤于寴蠶國人美之賦采蘩
  諸侯之夫人終容其媵也賦江有沱
  大夫貞而能儉忠乎公室國史美之賦羔羊
  内子勤于祭祀國史美之賦采蘋
  召公宣布王命諸侯服焉賦殷其靁
  南國之大夫聘于京師睹召公而歸心焉賦草蟲小臣奉使而勤勞于公賦小星
  虞人克舉其職國史美之賦騶虞
  召南之人安於治男女以時擇配賦標有梅
  埜人求昏而不能其禮女氏拒之賦埜有死麇
  埜人強昏不得而訟女氏終拒之賦行露
  召康公勤于勞民燕人懷之賦甘棠
  
  周公孫于魯殷人畔公憂王室勸王修政以備之賦鴟鴞
  周公帥師征殷三年克之勞其歸士賦東山
  周公居于魯魯人觀焉賦狼跋
  周公歸于周魯人欲留之弗克賦九罭
  周人思周公而賦伐柯
  周人  賦破斧
  僖公城楚丘以備戎史克頌之賦楚宫
  僖公     賦駉
  僖公獻㨗于大廟史克頌之賦泮水
  僖公燕飲而史克頌之賦有駜
  僖公八年始用郊禘史克頌之賦閟宫
  
  管叔封于邶與蔡叔霍叔康叔監殷四國害周公康叔諫不聴三叔遂以殷畔康叔憂王室賦柏舟子曰仁矣吾於柏舟見匹夫之不可奪志也
  管叔將畔大夫諫之賦雄雉
  管叔以殷畔邶人風之賦匏有苦葉
  管叔以殷畔仕者苦之賦北門
  邶之伶柬心乎王室賦柬兮
  邶國危亂士民去之賦北風
  良婦棄於夫賦谷風
   寡婦欲去而子自訟焉賦凱風
  時不尚徳 陳古以風之賦静女
  鄘
  三叔冓周公鄘人風之賦牆有茨
  叔處不義鄘人刺之賦相鼠
  三叔以殷畔遂伐衛鄘人從軍其妻念之賦伯兮鄘人美其君子不仕亂邦賦攷槃子曰見遯世而無悶矣
  朋友相贈賦木瓜子曰見苞苴之禮行焉
  童子不孫鄘人刺之賦芄蘭
  國亂民貧君子傷之賦有狐子曰見惻隱之仁焉女歸非禮衰而見棄鄘人刺之賦氓
  
  衛世子餘未立而卒共姜誓以守志賦栢舟
  衛武公好學明徳國人美之賦淇奥
  武公好賢樂善國人美之賦干旄
  衛莊公取于齊夫人賢而不禮焉國人閔之賦碩人衛莊公之嬖人生州吁好兵莊姜憂之賦菉衣
  衛莊姜見怒於公賦終風
  衛州吁弑其君桓公莊姜歸于齊賦日月
  戴嬀歸于陳莊姜贈之于埜賦燕燕
  州吁求寵于諸侯使公孫文仲帥師及宋公陳侯魯人蔡人伐鄭衛人怨之賦擊敱
  衛宣公納伋之妻國人惡之賦新臺
  宣公殺其世子伋及母弟夀衛人傷之賦二子乗舟宣姜不閑于禮衛人風之賦君子偕老
  衛昭伯無禮于宣姜國人惡之賦雜之賁賁
  公室無禮衛人刺之賦采唐
  狄入衛衛戴公次于漕許穆姬閔之賦載馳
  宋桓姬閔衛之破也賦泉水
  宋桓姬之媵和其小君之賦賦竹竿
  宋桓姬歸于衛思襄公賦河廣
  狄侵黎黎侯出奔衛衛穆公不禮焉黎人怨之賦旄丘黎大夫勸其君以歸國賦式微
  衛靈公召子都于宋國人譏之賦蝃蝀
  
  王世子宜臼弑其君幽王自立于雒尹伯封過西都而傷之賦黍離
  荆伐申平王以周師戍申周人怨之賦□之水
  戍者不歸室家思怨賦君子于役
  平王之族流散而 賦葛藟
  東遷學廢君子傷之賦子衿
  桓王好兵士卒苦之賦何草不黄
  周人從征賦嶃嶃之石
  周人從軍室家念之賦采菉
  周人行役而訊其室家賦大車
  齊襄公  王周人恥之賦何彼穠矣
  王棄賢大夫風之賦唐棣
  留子賢而退隱周人慕之賦丘中
  王好䜛大夫憂之賦采葛
  大夫 周人諫之賦無將大車
  王好音大夫風之賦君子陽陽
  民適異國   賦黄鳥
  士就寴戚而莫之恤賦我行其埜
  王室亂人不聊生賦苕之華
  京師饑民流而怨賦中谷
  萇𢎞忠於王晉趙鞅殺之周人傷之賦有兎
  
  齊大失相戒以勤于公賦東方未明
  襄公好田大夫風之賦盧
  齊俗習於田賦營
  公子小白適莒齊人慕之賦丰
  魯桓公㑹襄公于濼遂與夫人姜氏如齊齊人刺之賦敝笱
  襄公留姜氏于齊魯桓公不能制齊人刺之賦南山襄公伐衛姜氏㑹之于師齊人刺之賦載敺
  魯莊公㑹齊大夫狩于禚齊人譏之賦猗嗟
  齊桓公相筦仲以匡天下齊人美之賦風雨
  桓公好内衛姬箴之賦雞鳴
  莊公無禮齊人刺之賦東方之日
  景公欲求諸侯大夫風之賦甫田
  齊俗昏禮不寴君子譏之賦著
  魏
  魏之君子     美之賦伐檀
  魏之君子      之間
  魏之君子訓民孝弟賦杕杜
  魏人       賦陟岵
  魏人憂其國   賦園有桃
  魏人困於   其國賦碩鼠
  魏人苦於征    賦鴇羽
  魏之内子     怨之賦葛屨
  
  唐       賦蟋蟀
  唐侯      賦山有樞
  曲沃盛      憂之賦茮聊
  曲沃盛彊      賦□之水
  曲沃偁弑其三君僖王命為晉侯唐人刺之賦無衣
  晉人久於從      賦葛生
  晉獻公好䜛      賦采苓
  晉文公好賢      賦杕杜
  臼季遇卻缺于冀薦于文公人美之賦埜有蔓草晉大夫賢 美之賦羔求
  晉大夫     譏之賦彼汾
  晉亂民窮      傷之賦綢繆
  
  曹尗振       之賦鳲鳩
  曹之君    賦下泉
       賦蜉蝣
         賦候人
  
  鄶君        之賦羔裘
  鄶之君子    賦匪風
  鄶人困于    賦萇楚
  喪紀不終     賦素冠
  鄶人兄弟相棄    賦□之水
  鄶人夫婦相棄    賦大路
  
  鄭武公養賢而賦緇衣子曰於緇衣見好賢之至也鄭莊公封弟段于京祭足諫之不聴大夫風之賦將仲子
  大尗段多才而好勇鄭人愛之賦尗于田
  段不義而得衆鄭人歸之賦大尗
  鄭世子忽辭昏於齊祭仲諫之賦有女同車
  公子五爭齊楚交伐鄭國大亂其臣謀欲諫而救之賦籜兮
  鄭文公使髙克禦狄于境不召師潰大夫憂之賦清人鄭靈公棄其世臣而任狂狡子良憂之賦扶胥
  子良諫用狂狡靈公不聴將去其國賦麥秀
  子良去國不忘諫君賦褰裳
  鄭靈公好倡國人化 子譏之賦溱洧
  子皮為政忠直文武子產美之賦羔求
  夫婦相戒以勤生樂善 美之賦女曰雞鳴
  鄭有貞士宜其     俗賦出其東門
  
  陳      賦宛丘
  陳之     賦衡門
  陳靈公如夏氏  之賦株林
  孔寧儀行父從君 泄冶刺之賦墓門
  靈公聴䜛囚泄冶内子憂之賦防有鵲巢
  陳殺其大夫泄冶 傷之賦澤陂
         賦東門之枌
            之賦東門之池
  朋友       賦東門之楊
  朋友    賦月出
  
  秦襄公以王命征戎周人赴之賦無衣
  襄公遣大夫征戎而勞之賦小戎
  襄公伐戎初命為秦伯國人榮之賦車鄰
  襄公克戎始取周地秦人矜之賦終南
  襄公始有田□之事秦人喜之賦駟驖
  晉重耳入于晉秦穆公送之賦渭陽
  康公𦵏穆公以子車氏三子殉秦人哀之賦黄鳥君子隱于川上 慕之賦蒹葭
           賦晨風
           賦權輿
  小正
  周公制作禮樂用之燕亯有小正焉
  寉鳴 所以修身也
  鹿鳴伐木菁莪隰桑白駒皆所以燕賢也
  常棣燕兄弟也
  頍⿱燕寴戚也
  魚麗嘉魚匏葉皆所以燕大臣也
  南山有薹天保大臣所以報王也
  煌華遣使臣也
  四牡勞使臣之勤也
  杕杜勞戍也
  邠風陳農政也
  南山楚茨甫田皆所以勸農也
  大田農夫所以報上也
  斯干落親宫也
  鴻鴈懷流人也
  蓼蕭常常者華湛露彤弓桑鷹采尗皆天子之燕諸侯也
  瞻彼洛矣鴛鴦魚藻皆諸侯所以報天子也
  子曰凡為天下國家有九經修身則道立尊賢則不惑寴寴則諸父昆弟不怨敬大臣則不眩體羣臣則士之報禮重子庶民則百姓勸來百工則財用足柔逺人則四方歸之懐諸侯則天下畏之斯周道之所以正乎
  小正續
  宣王中興而小正續焉
  六月北伐也
  出車勞將帥也
  采薇勞師也
  采芑南征也
  黍苗城申也
  車攻吉日閲武也
  庭燎勤政也
  沔水念亂也
  無羊考牧也
  車舝樂親昏也
  小正傳
  昭王南      大夫憂之賦鼓鐘
  圻招   道穆王西征祭公述民怨以諫賦圻招
  懿王之   勞於王事賦北山
  王之時大夫避      賦緜蠻
  厲王信讒大夫憂之賦青蠅
  厲王之時諸侯勞   賦小東
  厲王不禮於諸侯  相戒以避之賦菀栁
  厲王出居於彘    賦小明
  尹伯竒   後母鄰大夫閔之賦小弁
  幽王     賦䢽伯
  大夫傷於讒賦巧言
  大    賦小旻
         相戒賦鳲鳩
  申后  賦白華
  兄弟不    賦角弓
  皇父專政    賦十月之交
        思      母賦蓼莪
  衛武公    賦賓之初筵
  衛武     賦懿戒
       賦四月
  西周喪亂    大夫傷之賦正月
  王室播遷大    臣閔之賦雨無其極
  桓王伐鄭    家父諫之賦節
  朋友     之賦谷風
  君子懐     賦都人士
  大正
  周公制    㑹朝受   有大正焉文王生民公劉緜大明棫樸旱麓思齊皇矣靈臺大武文王有聲行葦既醉鳬鷖嘉樂皆周  徳以訓成
  王也泂酌     王也
  大正續
  宣王中興而大正續焉雲漢   髙
         伯也韓奕
   漢平       也
  大正傳
  召穆公諫  賦蕩
       賦桑柔
    戒 賦民勞
       賦板
        賦瞻卬
        賦召旻
  周頌
  周公         天之命 清 思
                  文闕闕  廟   將
   烈      鷺
   子       時邁
    賚       般
     頌武      載見
      瞽合       寢廟
        成        朝
  闕
       朝于        之
  闕
        之也
          祀成王 堂
    臣工    執競     成康
  闕
     報
   也
  商頌
  宋公孫正      𨚗烈祖祀成湯也長發大禘也𤣥鳥   殷武祀髙宗也







  皇霸文紀卷七
<集部,總集類,皇霸文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