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第二 皮子文藪 卷第三
唐 皮日休 撰 景湘潭袁氏藏明刊本
卷第四

皮日休文集卷第三    文藪

  文

   十原系述

   原化

   原寳

   原親

   原巳

   原弈

   原用

   原謗

   原刑

   原兵

   原祭

   補周禮九夏系文

   九夏歌九篇

   春秋决疑十篇

    十原系述

 文原者何也原其所自始也窮大聖之始性根古

 人之終義其在十原乎嗚呼誰能窮理盡性通出

 洞微為吾𥙷三墳之逸篇修五典之墮䇿重為聖

 人之一經者哉否則吾扵文尚有歉然者乎

    原化

 或曰聖人之化出扵三皇成扵五帝定扵周孔其

 質也道徳仁義其文也詩書禮樂此萬代王者未

 有易是而能理者也至于東漢西域之教始流中

 夏其民也舉族生敬盡財施濟子去其父夫亡其

 妻蚩蚩嚚嚚慕其風蹈其梱者若百川蕩滉不可

 止者何哉所謂聖人之化者不曰化民乎今知化

 者唯西域氏而已矣有言聖人之化者則户以為

 嗤豈聖人之化不及扵西域氏邪何其戾也如是

 曰天未厭亂不世世生聖人其道則存乎言其教

 則在乎文有違其言悖其教者即戾矣古者楊墨

 塞路孟子辭而闢之廓如也故有周孔必有楊墨

 要在有孟子而已矣今西域之教岳其基而溟其

 源亂扵楊墨也甚矣如是為士則孰有孟子哉千

 世之後獨有一昌𥠖先生露臂瞋視詬扵千百人

 内其言雖行其道不勝苟軒裳之士世世有昌𥠖

 先生則吾以爲孟子矣譬天下之民皆桀民也苟

 有一堯民䖏之一堯民之善豈能化天下桀民之

 惡哉則有心扵道者乃堯民矣嗚呼今之士率邪

 以禦衆握亂以治天下其賢尚尔則不肖者反化

 之不曰難哉不曰難哉

    原寳

 或問或者曰物至貴者金玉焉人至急曰栗帛焉

 夫一民之飢須粟以飽之一民之寒須帛以暖之

 未聞黄金能療飢白玉能免寒也民不反是貴而

 貴金石也何哉曰金玉者古聖王之所貴也其在

 舜典則曰修五玉也其在春秋則曰諸侯貢金九

 牧禹所以鑄鼎象物玉所以飾禮金所以備貢以

 斯為貴貴不多乎曰舜取五玉以備禮禹鑄九金

 以為鼎由言其禮不為諸侯乎不為人民乎苟無

 粟無帛是無諸侯與人民也則五玉九金豈徒貴

 哉如舜不脩五玉禹不鑄九金三代之祭祀不以

 玉貨賄不以金矣由是言之金玉者玉者之用也

 苟為政者下其令曰金玉不藏扵民家如有藏者

 以盜法治之民不藏矣法旣若是民必貴粟帛弃

 金玉雖欲男不耕而女不織豈可得哉或者曰然

    原親

 能嗣其親不曰子乎吾觀夫今之世誨其子者必

 檟肌篣骨傷愛毁性以為教嗚呼孟子所謂古者

 易子而教誠有㫖歟不能教其子者是遺其身者

 也不能得其親者是捨其族者也古之佞臣愛人

 之貴過於其親必捨而事之公子開方是也愛人

 之權過乎其子必殺而循之易牙是也自兹以降

 為夫强臣者將欲奪人之宗必先殺巳宗矣噫教

 尚不可况其殺歟或曰均是親也均是害也則周

 公誅管蔡石碏殺石厚叔向僇叔魚漢文流淮南

 可乎曰均是親也賢則能嗣㓙則能覆族均是害

 也周公不誅則它人誅之石碏不殺則它人殺之

 叔向不僇則佗人僇之漢文不流則佗人流之巳

 刑則及一人佗刑則及其族此聖賢所以惜其族

 也刑也者仁在其中矣殺宗王莽殺子宇是也

    原已

 能以心求道者不曰巳乎能以心為天子為諸侯

 為賢聖者不曰已乎是巳之重不獨重扵人抑亦

 重扵道也甞試論之能辱巳者必能辱扵人能輕

 巳者必能輕扵人能若巳者必能若扵人為顔孔

 者非佗寳乎巳者也為盗蹠者非佗殘乎巳者也

 故古之士有不出户庭名重扵嵩衡道廣扵溟渤

 者敬扵巳而已矣或曰所謂敬巳者不曰不能害

 巳乎如豎貂自宫能敬已乎鮑莊刖足能敬已乎

 曰均是敬也均是害也其媚與直不同也所謂敬

 扵巳者以道也害及已者亦以道也或曰聖人汲

 汲扵民至若堯如腊舜如腒其勞至矣扵已安乎

 曰勞者勞扵心也勞一心而安天下若禹者股無

 胈腫無毛其勞亦至矣勞者勞扵身也勞一身而

 安萬世者也古者有殺身以成仁者况勞者歟嗚

 呼吾觀扵今之世諂顔媮笑辱身卑巳汲汲于進

 如竪貂者㡬希

    原弈

 問弈之原扵或人或人曰堯教丹朱征丹朱之為

 是信固有其道焉皮子曰夫弈之為藝也彼謀旣

 失我謀先之我智旣虧彼智乗之害也欲利其内

 必先攻外欲取其逺必先攻近詐也勝之勢不城

 池而金湯焉負之勢不兵甲而犇北焉勝不讓負

 負不讓勝争也存此免彼得彼失此如蘇秦之合

 從陳軫之遊說偽也若然者不害則敗不詐則亡

 不争則失不偽則亂是弈之必然也雖弈秋荐出

 必用吾言焉甞試論之夫堯之有仁義禮智信性

 也如生者必能用手足任耳目者矣豈區區出其

 䜟謀小智以著其術用争勝負哉堯之世三苗不

 服以堯之仁苗之慢堯兵而熠之由羅人殺鵂鶹

 𤣏人烹䱒■者矣堯不忍加兵而以命舜舜不忍

 伐而敷之文徳然後有苗格焉以有苗之慢尚不

 加兵豈能以害詐之心争偽之智用為戰法教其

 子以伐國哉則奕之始作必起自戰國有害詐争

 偽之道當從横者流之作矣豈曰堯哉豈曰堯哉

    原用

 堯為諸侯非求為天子也摯之民用之舜為䤽民

 非求為天子也堯之民用之或曰摰善亦堯乎曰

 亦堯而已矣曰摰與堯其民俱捨之則善惡奚分

 邪曰摰固不仁矣堯固仁矣堯仁如是民尚慕舜

 况有君惡扵摰君道不如堯焉得民性哉故曰聖

 人不求用而民用之求用而聖人不用之曰若是

 則孔子奚不用魯曰用之則魯化不用之天下奚

 化

    原謗

 天之利下民其仁至矣未有羙扵味而民不知者

 便於用而民不由者厚扵生而民不求者然而暑

 雨亦怨之祁寒亦怨之已不善而禍及亦怨之已

 不儉而貧及亦怨之是民事天其不仁至矣天尚

 如此况扵君乎况扵鬼神乎是其怨訾恨讟蓰倍

 扵天矣有帝天下君一國者可不慎歟故堯有不

 慈之毀舜有不孝之謗殊不知堯慈被天下而不

 在子舜孝及萬世乃不在扵父嗚呼堯舜大聖也

 民且謗之後之王天下有不為堯舜之行者則民

 扼其吭捽其首辱而逐之折而族之不為甚矣

    原刑

 或曰丹朱為諸侯舜為天子丹朱為過舜誅之乎

 商均為諸侯禹為天子商均有過禹誅之乎曰不

 也朱均之為國必有舜禹之吏翼而治之何容朱

 均得𭧂其民也哉苟有過必諭之諭而不可奪其

 政如誅之者去堯舜之嗣也焉有為人臣而去其

 君嗣哉或曰法家嚴而少恩周官有八議漢法有

 三章㣲八議也雖然人可免以三章而親賢必刑

 何哉曰聖賢在世不能無過以輕重議之可加以

 謗刑刑之雖周孔其可免諸

    原兵

 管子說蚩尤割廬山之金以鑄五兵說者或云蚩

 尤古天子則炎黄繼命其間無蚩尤之運也案史

 記云蚩尤與其大夫作亂如此為庶人之𭧂者且

 庶人不當有大夫日休以為蚩尤乃黄帝之諸侯

 盖其為人𭧂黄帝征而滅之如此為庶人一夫之

 𭧂不足當天子用兵也又明矣嗚呼昭然之理前

 賢惛之况大聖之深㫖哉

    原祭

 說者以蚩尤為五兵每有師祭當祭蚩尤譆厥亂

 甚矣皮子直以蚩尤為黄帝逆亂之臣五兵直作

 扵炎帝固始苟自蚩尤始以其亂逆且不當祀况

 果不自蚩蚩尤不道黄帝滅之又不當以不道

 充祀軒轅五帝之首能以武定亂以徳被後今之

 師祭冝以軒轅為主炎帝配之於義為允

    𥙷周禮九夏系文

 周禮鍾師掌金奏凡樂事以鍾皷奏九夏案鄭康

 成注云夏者大也樂之大者歌有九也九夏者皆

 詩篇名也頌之𩔗也此歌之大者載在樂章樂崩

 亦從而亡是以頌不能具也嗚呼吾觀之魯頌其

 古也亦久矣九夏亡者吾能頌乎夫大樂旣去至

 音不嗣頌扵古不足以𥙷亡頌於今不足以入用

 庸可頌乎頌之亡者俾千世下鄭衛之内窈窈𡨋

 𡨋不獨有大卷之一章者乎

    九夏歌九篇

 王夏之歌者王出入之所奏也

 爣爣皎日欻麗于天厥明御舒如王出焉

 爣爣皎日欻入于地厥晦厥貞如王入焉

 出有龍旂入有珩珮勿驅勿馳惟慎惟戒

 出有嘉謀入有内則繄彼臣庶欽王之式

    王夏四章章四句

 肆夏之歌者尸出入之所奏也

 愔愔清廟儀儀衮服我尸出矣迎神之糓

 杳杳隂竹坎坎路皷我尸入矣得神之祐

    肆夏二章章四句

 昭夏之歌者牲出入之所奏也

 有欝其鬯有儼其彛九變未作金乗來之

 旣醑旣酢爰𣌾爰舞象物旣降金乗之去

    昭夏二章章四句

 納夏之歌者四方賔客來之所奏也

 麟之儀儀不縶不維樂徳而至如賔之娱

 鳯之愉愉不不笯樂徳而至如賔之娱

 自筐及筥我有牢醉自筐及篚我有貨幣

 我牢不愆我貨不匱碩碩其才有樂而止

    納夏四章章四句

 章夏之歌者臣有功之所奏也

 王有虎臣錫之鈇鉞征彼不憓一撲而滅

 王有虎臣錫之圭瓉征彼不享一烘而泮

 王有掌訝逌爾疆理王有掌客饋爾饔餼

 何以樂之金石九奏何以錫之龍旂九旒

    章夏四章章四句

 齊夏之歌者夫人祭之所奏也

 𤫩𤫩衡 翬翬䄖翟自内而祭為君之則

    齊夏一章章四句

 族夏之歌者族人酌之所奏也

 洪源誰孕䟽為江河大塊孰埏播為山阿

 厥流浩𣻌厥勢嵯峨今君之酌慰我實多

    族夏二章章四句

 祴夏之歌者賔旣出之所奏也

 醴酒旣酌嘉賔旣厚牘之為奏

 醴酒旣竭嘉賔旣恱應為之節

 醴酒旣罄嘉賔旣醒雅為之行牘應雅三樂噐也

    祴夏三章章三句

 驁夏之歌者公出入之所奏也

 桓桓其珪衮衮其衣出作二伯天子是毗

 桓桓其珪衮衮其服入作三孤四人是福

    驁夏二章章四句

    春秋决疑十篇

 夫趙盾弑君苢㒒殺父春秋顯書其過何則楚公

 子國弑其君郟敖子駟弑其君僖公齊人弑其悼

 公各以疾赴春秋皆書曰卒乎曰人之生也上有天

 地次有君父君父可弑是無天地乃生人之大惡

 有識之弘耻亦由漢書云律母妻母之文聖人所

 不書是也趙盾反不討賊董狐謂為殺君莒僕以

 其寳來奔里革謂其弑父斯二者罪名巳彰仲尼

 承彰而書耳斯三逆者弑君以疾赴仲尼非可誣

 也㩀赴而書者不忍也故不忍也者恥在其中焉

 懲在其中焉夫春秋弑君三十六其餘之逆亦㩀

 赴而書耳

 夫趙孟以無辭伐國𣏌伯以夷禮来朝春秋皆貶

 之曰人曰子何至其罪大者為之隱其過小者必

 以書之曰伐國無辭專君之命也君而可專孰有

 其國得不貶之乎若不罪大者為之隱推亡也其

 罪小者必以書固存也

 夫齊荼野幕之弑事起陽生楚靈乾谿之縊禍因

 常壽而春秋歸罪扵陳乞公子比者不其逺乎曰

 野幕之弑罪歸陳乞陽生之罪可知矣乾谿之縊

 罪歸子比常壽之罪可知矣春秋之㫖譬酷吏决

 獄髠鉗之刑尚猶不捨刀鋸之戮何自而逃

 夫齊桓救衛不書狄滅晉文召王而云狩于河陽

 曰狄實滅衛因桓救而獲全斯不滅矣文實召王

 因王來而稱狩斯不召矣苟桓不能救衛文不能

 匡王必書狄滅衛晉人召天王河陽矣故春秋之

 時滅人國者多救人國者鮮仲尼旌其䘏患也皆

 周者衆朝周者鮮仲尼旌其勤王也夫哀八年及

 十三年公再與吳盟皆不書八年注云不書盟恥

 吳夷十三年注云盟不書諸侯恥之故不錄也桓

 二年公及戎盟于唐則書吳實華族其道夷也以

 强要盟不曰夷乎戎實夷族其道華也以道好盟

 不曰華乎故恥而不書懲也以戎而書勸也

 夫桓二年書曰宋華督弑其君與夷及其大夫孔

 父僖十年又書曰里克殺其君卓及其大夫荀息

 夫君稱弑也而云及者是君臣無别也弑之者罪

 臣下也夫孔父以奪室見弑荀息以立君𬒳誅是

 無辜之怨是以及襃之者何自臣及君也盖貶華

 父與里克也俾孔父之死如與夷之死荀息之死

 如卓子之死及之者貴之也

 夫姜氏滛奔子般夫酷魯之醜也諱之可也至如

 公有晉塟為齊所止為邾所敗皆諱之者何曰周

 之有塟魯送可也如晉以盟主而臣魯諱之者諱

 乎以諸侯而事諸侯諸侯有過則削地有逆則夷

 宗齊魯一體諱之者諱乎以諸侯而正扵諸侯也

 夫天下有道小國事大國邾小國也而魯諱之者

 諱乎以大國而敗扵小國也

 夫定六年鄭滅許男歸而哀元年又書許男與楚

 圍蔡曰鄭實滅許而後或復之當復之時其赴不

 至扵魯故不書耳凡國有來赴者雖小必書宋之

 六鶂退飛是也無来赴雖大亦闕晉之滅耿滅霍

 滅魏是也夫楚實滅陳後復封之狄實滅衛後復

 全之斯亦詩之𩔗是也

 夫春秋之㫖獲君曰止誅臣曰刺殺其大夫執我

 行人鄭弃其師隕石宋五若斯者即古史之全文

 也奚在其筆削乎曰仲尼因魯史而脩春秋𠯁明

 不誣扵人也又曰知我者亦以春秋罪我者亦以

 春秋其是之謂乎若楊子之草玄其數則易其文

 則𤣥是也

 夫宋襄執滕子而誣之以得罪春秋則承赴而書

 何至魯之君也殺者五逐者二並闕而不書苟如

 是懲惡𭄿善何以的亂臣賊子何以知懼曰夫仲

 尼修春秋而依微其㫖固有俟爾苟無丘明發决

 其奥廓通其玄亦赴來而責實也非可誣也如自

 書其魯之殺逐者則魯人攘羊仲尼證之也

皮日休文集卷第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