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子文藪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

卷第八 皮子文藪 卷第九
唐 皮日休 撰 景湘潭袁氏藏明刊本
卷第十

皮日休文集卷第九    文藪

  書

   移元徴君書

   請韓文配饗太學書

   請孟子為學科書

   移成均博士書

   鹿門隱書六十篇

    移元徴君書

 徴君足下行竒操峻捨明天子賢宰相退隱于𨹧

 陽踞見青山傲視白雲得䘮不可揺其心榮辱不

 能動其志挃拲冠冕泥滓禄位甚善甚善苟與足

 下同道者必汲汲自退名帷恐聞行惟恐顯老死

 為山谷人矣或名欲遺千載利欲及當今者聞足

 下之道可以不進其說耶日休聞古之聖賢無不

 欲有意於民也苟或退者是時弊不可正主惽不

 可曉進則禍退則安斯或隱矣有是者世不可知

 其名俗不能得其教尚懼来世聖人責乎無意於

 民也此謂之道隱其次者行不端於巳名不聞於

 人欲乎仕則懼禍欲乎退則思進必為怪行以動

 俗詼言以矯物上則邀天子再三之命下則取諸

 侯殷勤之禮甚有百世之風次有當時之譽此之

 謂名隱其次者行有過僻志有深傲飾身不由乎

 禮樂行已不在乎是非入其室者惟清風昇其牖

 者惟明月木石然麋鹿然期夫道家之用以全彼

 生此之謂性隐然而道隐者賢人也名隐者小人

 也性隱者野人也有夫堯舜救世湯禹拯亂之心

 者視道隐之人由夫撨蘇之民耳况名與性哉今

 天下雖無事河湟有黠虜之患嶺徼有逋蠻之虞

 主上焦心灼思晏詢夜謀宰相戰慄於巖廊百執

 事奔走扵朝右然尚未復貞觀開元之大治有致

 君於唐虞躋民於仁夀者其人則鮮其求則勤𤣥

 勲之䀻屢降於山林少微之星但明於霄漢此真

 足下之所髙視也嗚呼斯時也山林之間宜倒衣

 以接禮重跡以應命赴明天子千年之運成大丈

 夫萬世之業勲銘於鍾鼎徳著於油素可不盛哉

 夫主上知足下之道乆矣加以郡守薦之宰相譽

 之雖錫命屢煩而髙風轉固接物日簡入山益深

 且足下將為道隱乎則道隱者世不可知其名俗

 不能得其尚足下之名尚也丹青於世矣豈謂道

 隱哉將為名隐乎則名隱者以怪行動俗以詼言

 矯物足下之道伸之而伊䕫屈之而夷齊豈謂名

 隱哉將為性隱乎則性隱者飾身不由乎禮樂行

 已不在乎是非足下須薦名於有司客位於侯伯

 豈謂性隱乎然三隐者足下皆出其表復何為而

 髙卧哉如終卧𨹧陽而不起是廢乎古人之道者

 也仲尼曰素隐行恠後世有述焉吾弗之為也君

 子遵道而行半途而廢吾弗能也已矣君子依乎

 中庸遯世不見知而不悔乎夫前二者聖人之所

 不為足下之學楊墨申韓乎何其悖於道也如遯

 世不見知而不悔則舜不為髙蹈也舜不為真隐

 也足下其亦有意乎如納㒒之言翻然而起醒然

 而用朝廷必䖏足下於大諫次用足下於宰輔其

 在大諫也以直氣吹日月之翳以正道立天地之

 根先黜陟於朝廷次按察于侯國其在宰輔也外

 以道寧四夷内以法提百揆俾天地反妖爲瑞使

 隂陽易愆爲禳然後以𤣥菟樂浪爲持節之州崑

 崙崦嵫作駐蹕之地又不知房杜姚宋何人也果

 行是道罄南山之竹不足以書足下之功窮百谷

 之波不足以注足下之善以足下之風可以知僕

 之志以僕之道可以發足下之文故不逺千里授

 書於御者用以吐㒒臆中之竒貯也僕之取捨自

 有方寸異時無望於足下發凾之後但起無疑不

 宣日休再拜

    請韓文公配饗太學書

 於戯聖人之道不過乎用用於生前則一時可知

 也用於死後則百世可知也故孔子之封賞自漢

 至隋其爵不過乎公侯至于吾唐乃䇿王號七十

 子之爵命自漢至隋或卿大夫至于吾唐乃封公

 侯曾參之孝道動天地感鬼神自漢至隋不過乎

 諸子至扵吾唐乃旌入十哲噫天地久否忽泰則

 平日月乆昏忽開則明雷震乆息忽震則驚雲霧

 乆欝忽廓則清仲尼之道否於周秦而昏於漢魏

 息於晉宋而欝於陳隋遇於吾唐萬世之憤一朝

 而釋儻死者可作其志可知也今有人身行聖人

 之道口吐聖人之言行如顔閔文若游夏死不得

 配食於夫子之側愚又不知尊先聖之道也夫孟

 子荀卿翼傳孔道以至于文中子文中子之末降

 及貞觀開元其傳者醨其繼者淺或引刑名以為

 文或援縱横以為理或作詞賦以為雅文中之道

 曠百祀而得室授者唯昌黎文公之文蹴楊墨於

 不毛之地蹂釋老於無人之境故得孔道巍然而

 自正夫今之文千百十之作釋其卷觀其詞無不

 禆造化補時政繄公之力也公之文曰僕自度若

 世無孔子僕不當在弟子之列設使公生孔子之

 世公未必不在四科焉國家以二十賢者代用其

 書垂于國胄並配饗於孔聖廟堂者其為典禮也

 大矣美矣苟以代用其書不能以釋聖人之辭箋

 聖人之義哉况有身行其道口傳其文吾唐以来

 一人而已不得在二十一賢之列則未巳乎典禮

 為備伏請命有司定其配饗之位則自兹以後天

 下以文化未必不由夫是也

    請孟子為學科書

 聖人之道不過乎經經之降者不過乎史史之降

 者不過乎子子不異乎道者孟子也捨是子者必

 戾乎經史又率于子者則聖人之盗也夫孟子之

 文粲若經傳天惜其道不燼於秦自漢氏得之常

 置博士以專其學故其文繼乎六藝光乎百氏真

 聖人之微㫖也若然者何其道曄曄於前其書汲

 汲於後得非道拘乎正文極乎奥有好邪者憚正

 而不舉嗜淺者鄙奥而無稱耶盖仲尼愛文王嗜

 昌歜以取味後之人將愛仲尼者其嗜在孟子矣

 嗚呼古之士以湯武為逆取者其不讀孟子乎以

 楊墨為逹智者其不讀孟子乎由是觀之孟子功

 利於人亦不輕矣今有司除茂才明經外其次有

 熟莊周列子書者亦登于科其誘善也雖深而懸

 科也未正夫荘列之文荒唐之文也讀之可以為

 方外之士習之可以為鴻荒之民有能汲汲以救

 時補敎為志哉伏請命有司去莊列之書以孟子

 為主有能精通其義者其科選視明經苟若是也

 不謝漢之博士矣既遂之如儒道不行聖化無補

 則可刑其言者

    移成均愽士書

 夫居位而愧道者上則荒其業下則偷其言業而

 可荒文弊也言而可偷訓薄可故聖人懼是𥧲移

 其化上自天子下至子男必立庠以化之設序以

 教之猶歉然不足士有業髙訓深必詘禮以延之

 越爵以貴之俾庠聲序音玲瓏於珩珮鏘訇於金

 石此聖人之至治也今國家立成均之業其禮盛

 於周其品廣於漢其詘禮越爵又甚於世而未免

 乎愧道者何哉夫聖人之為文也為經約乎史賛

 易近乎象詩書止乎刪禮樂止乎定春秋止乎修

 然六籍儀形乎千萬世百王更命迭號莫不由是

 大也其幽幽於鬼神其妙妙於𤣥造後之人苟不

 得行胡郎决句釋者猶萬物但被𤣥造之化者耶

 故萬物但化而已不知𤣥造之源也夫六藝之於

 人又何異於是故詩得毛公書得伏生易得楊何

 禮得二戴周官得鄭康成摫其微言鈲其大義幽

 者明於日月奥者廓於天地然則今之講習之功

 與决釋之功不啻半矣其文得不弊乎其訓得不

 薄乎嗚呼西域氏之教其徒日以講習决釋其法

 為事吾之視太學又足為西域氏之羞矣足下出

 文閫生學世業精前古言髙當今洸洸乎洋洋乎

 為諸生之蓍龜作後來之綿蕝得不思居其位者

 不愧其道䖏於職者不墮其業乎否則市大易負

 乗之機招詩人伐檀之刺矣奚不日誡其属月勵

 其徒年持六籍日决百氏俾諸生於聖典也洞知

 大曉猶駕車者必知康莊操舟者必知河海既若

 是矣執其業者精者進而堕者退公者得而私者

 失非惟大發於儒風抑亦不苟於禄位足下之道

 被於太學也其利可知矣果行是說則太華之石

 峨峨於成均之門者吾不頌於他人矣足下聴之

 無忽日休再拜

    鹿門隱書六十篇并序

 醉士隱於鹿門不醉則游不游則息息於道思其所

 未至息於文慙其所未周故復草隱書焉嗚呼古

 聖王能旌夫山谷民之善者意在斯乎

 或曰仲尼修春秋紀災異近乎怪言虎賁之勇

 近乎力行衰國之攻近乎亂立祠祭之禮近乎神

 將聖人之道多岐而難通也奚有不語之義也曰

 夫山鳴鬼哭天裂地拆怪甚也聖人謂一君之暴

 災埏天地故諱耳然後世之君猶有窮凶以召災

 極暴以示異者矣夫桀紂之君握鉤伸䥫撫梁易

 柱手格熊羆走及虎兕力甚也聖人隱而不言懼

 尚力以虐物貪勇而喪生然後世之君猶有喜角

 觝而忘政受拔拒而過賢者寒浞竊室子頑通母

 亂甚也聖人隱而不言懼來世之君為蛇豕民為

 愮蜮然後世之君猶有易内以亂國通室以亂邦

 者夏啓畜乗龍周穆讌瑶池神甚也聖人隱而不

 言懼來世之君以幻化致其物以左道成其樂後

 世之君猶有黷封禪以求生恣祠祀以祈欲者嗚

 呼聖人發一言為當世師行一行為來世軌豈容

 易而傳哉當仲尼之時苟語怪力亂神也吾恐後

 世之君怪者不在於妖祥而在於政教也力者不

 在於角觝而在於侵SKchar也亂者不在於祍蓆而在

 於天下也神者不在於禨鬼而在於宗廟也若然

 者其道也豈多岐哉

 民之性多暴聖人導之以其仁民性多逆聖人導

 之以其義民性多縱聖人導之以其禮民性多愚

 聖人導之以其智民性多妄聖人導之以其信若

 然者聖人導之以天下賢人導之於國衆人導之

 於家後之人反導為取反取為奪故取天下以仁

 得天下而不仁矣取國以義得國而不義矣取名

 位以禮得名位而不禮矣取權勢以智得權勢而

 不智矣取朋友以信得朋友而不信矣堯舜導而

 得也非取也得之而仁殷周取而得也得之亦仁

 吾謂自巨君孟德已後行仁義禮智信者皆奪而

 得者也悲夫

 文學之於人也譬乎藥善服有濟不善服反為害

 或曰聖人見一善必汲汲慕之夫丹朱商均雖曰

 不肖豈便毒於豺虎哉何其嗣之逺也且善足以

 保身不足以保天下噫丹朱商均苟非堯舜之子

 一身且不保况天下哉

 毁人者自毁之譽人者自譽之夫毀人者人亦毁

 之不曰自毁乎譽人者人亦譽之不曰自譽乎

 或曰神農牛首蜚仲鳥身信乎哉曰非形也象也

 夫梟羊䝟貐尚猶類人况聖賢也哉

 或曰夏禹為黄熊信乎哉曰非也感也夫簡狄吞

 鳥𡖉而生契姜嫄履大迹而産稷是也當禹之母

 夢熊而生耳不然者禹誠是熊吾以聖人為罔象也

 或曰孟子云予何人也舜何人也是聖人皆可修

 而至乎曰聖人天也非修而至者也夫知道然後

 能修能修然後能聖且堯為唐侯二十而德盛舜

 為鰥民二十以孝聞焉在乎修哉后稷之戯必以

 蓻殖仲尼之戯必以爼豆焉在乎脩哉盖修而至

 者顔子也孟軻也若聖人者天資也非修而至也

 窮山人盡行也大江人盡渉也然而不幸者有遇

 虎兕之暴蛟龍之患者矣豈以是而止者哉夫途

 有遇是患而死者繼其踵者惟恐其行之不速也

 今之士為名與勢苟刑禍及流竄至是監刀鋸者

 必名人司流竄者必勢士繼其踵者惟恐其位之

 不速也嗚呼名與勢然也吾患其内虎兕乎蛟龍

 乎是天不為人幸也非人也其或披林逐虎兕入

 水嬰蛟龍遇其患也是人不為天幸也非天也若

 是以取禍則終身所為心之駔儈焉君子不為其

 所不為小人為其所不為

 可以威而不威可以殺而不殺難也

 潔者不觀其窮觀其富也慎者不觀其危觀其勢

 也苟當窮能潔當危能慎戒也非真也

 古之官人也以天下為己累故已憂之今之官人

 也以巳為天下累故人憂之今道有赤子將為牛

 馬所踐見之者無問賢不肖皆惕惕然皆欲驅牛

 馬以活之至夫國有弱君家有色婦有謀其國欲

 其室者惟恨其君與夫不罹赤子之禍也噫是復

 何心哉

 孟子曰伯夷隘柳下惠不恭伊尹五就湯五就桀

 皮子採廉於伯夷廉於天下不為隘矣擇和於下

 惠和於天下不為不恭矣取志於伊尹志於天下

 不為不大矣

 天有造化聖人以教化禆之地有生育聖人以養

 育禆之四時有信聖人以誠信禆之兩曜有明聖

 人以文明禆之噫禆於天地者何獨聖人雖禽獸

 昆仲雲物亦不能自順其孔麟鳯禆於祥瑞也蛟

 龍禆於潤澤也昆虫禆於地氣也雲物禆於天𠉀

 也而况於聖人乎况於鬼神乎故紆大君之組綬

 食生人之膏血苟不仁而位是不禆於禄食也况

 能禆於天地乎吾乃知是禽獸昆虫雲物不竊於

 天地之覆燾也

 舟之有杚猶人之有道也杚不安也舟之行匪杚

 不進是不安而安也人之行也猶舟之有杚匪道

 不行是不行而行也夫秦失杚於項項遺仡扵漢

 是聖人之道不安其所安小人之道安其所不安也

 伊尹之道一介不以與人一介不以取諸人吾得

 志弗為也與之以道取之以道天下可也况一介

 哉伊尹之道近乎執吾去執而取廉者也伯夷弗

 仕非君弗治非民治則進亂則退吾得志弗為也

 不仕非君孰行其道不治非民孰急天下以非君

 乎湯不當事桀文王不當事紂也以非民乎桀民

 不赴殷紂士不歸周矣故伯夷之道過乎髙吾去

 髙而取介者也

 柳下惠可事非君可使非民與惡人言雖袒裼裸

 程於我側爾焉能浼我哉吾得志弗為也夫蚍蜉

 豈過人而有禮哉民之下者亦若是而已柳下惠

 之道過乎溷吾去溷而取辨者也

 扵戯黄卷之内聖賢者皆在焉慕而不可及愛而

 不可必欝欝於厲夫至乎是者為心乎為身乎心

 則勞身則憊嗚呼道果不在於自用

 古之奢也吾不奢古之儉也吾不儉適管晏之中

 或可矣噫古之奢也僣今之奢也濫古之儉也性

 今之儉也名

 學而廢者不若不學而廢者學而廢者恃學而有

 驕驕必辱不學而廢者愧已而自卑卑則全勇多

 於人謂之暴才多於德謂之嫉

 小善亂德小才耗道

 以有善而不進以有才而不修孔門之徒耻也

 古之隱也志在其中今之隱也爵在其中

 吏不與姦罔期而姦罔自至賈豎不與不仁期而

 不仁自至嗚呼吏非被重刑不知姦罔之䘮已賈

 豎非遭極禍不知不仁之害躬也夫易化而善者

 齊民也唯吏與賈豎難哉

 人之肆其志者其如後患何

 聖人能與人道不能與人志

 嗚呼才望顯扵時者殆哉一君子愛之百小人妬

 之一愛固不勝扵百妬其為進也難

 不以堯舜之心為君者具君也不以伊尹周公之

 心為臣者具臣也

 造父善御不能御駑駘公輸善匠不能匠散木吾

 知夫不教之民也豈易御而易匠者哉陽貨者仲

 尼之駑駘也互郷者仲尼之散木也

 或曰子之道有以邁于人子之貌固不足加於衆

 噫何哉曰亦何昜哉伊臯亦人矣孔顔亦人耳

 不思而立言不知而定交吾其憚也

 知道而不行知賢而不舉甚乎穿窬也夫盗也者

 不能盡一室如不行道足以䘮身不舉賢足以亡國

 金貝珠璣非能言而利物者也至夫有國者寳之

 甚乎賢惜之過乎聖如失道而有亂國且輸人况

 夫金貝珠璣哉

 聖人行道而守法賢人行法而守道衆人侮道而

 貨法古之决獄得民情也哀今之决獄得民情也

 喜哀者哀其化之不行喜之者喜其賞之必至周

 公為天子下白屋之士今觀於一命之士接白屋

 之士斯禮遂亡悲夫幸君之急而見懲糺已之讎

 而為直因躬不好者而為廉因人不樂者以為正

 大人不由也

 聖人之道猶坦途諸子之道猶斜逕坦途無不之

 也斜逕亦無不之也然適坦途者有津梁之斜逕

 者苦荆棘三王之世民知生而不知化五帝之世

 民知化而不知德

 毁人者失其直譽人者失其實近於鄉原之人哉

 憚勢而交人勢劣而交道息希利而友人利薄而

 友道退明君善全臣者不狎哲士善全友者不暱

 或曰我善治苑囿我善視禽獸我善用兵我善聚

 賦古之謂賊民今之謂賊臣

 虸蚄能害稼不能害人奸邪善害人害稼者有時

 而稔是不害也雖有祝鮀之佞宋朝之美其害人

 也可勝道哉

 或問君子之道何如則可以常行矣曰去四蔽用

 四正則可以常行矣曰何以言之見賢不能親聞

 義不能伏當亂不能正當利不能節此之謂四蔽

 道不正不言禮不正不行文不正不修人不正不

 見此之謂四正鵷鸞不常見君子慕焉鸎鳩常見

 小人捕焉噫君子之出䖏亦猶夫鵷鸞而已矣

 不位而尊者曰道不貨而富者曰文噫吾將謂得

 時乎尊而驕者不為矣吾將謂失時乎富而安者

 吾為矣

 或曰將䖏乎世如何則可以免乎謗曰去六邪用

 四尊則可矣曰何以言曰諫未深而謗君交未至

 而責友居未安而罪國家不儉而罪歲道不髙而

 凌貴志不定而羡富此之謂六邪也自尊其道堯

 舜不得而卑也自尊其親天下不得而詘也自尊

 其已孩孺不得而娛也自尊其志刀鋸不得而威

 也此之謂四尊也

 愛雖至而不媟讐巳危而不擠勢方盛而知足利

 正中而識已豈小人之能哉

 以儉而獲罪猶逺乎奢以退而遇謗尚愈乎進弓

 箕之家生子而捨乎弓箕陶旊之家生子而捨乎

 陶旊噫吾之道猶弓箕陶旊乎

 自漢至今民産半入乎公者其唯桑弘羊孔僅乎

 衛青霍去病乎設遇聖天子吾知乎桑孔不過乎

 賈豎衛霍不過乎士伍

 古之殺人也怒今之殺人也笑

 古之用賢也為國今之用賢也為家

 古之酗醟也為酒今之酗醟也為人

 古之置吏也將以逐盗今之置吏也將以為盗

 或曰楊墨有道乎曰噫錢格簺皆有道也何啻乎

 楊墨哉吾知夫今之人嗜楊墨之道者其一夫之

 族耳









皮日休文集卷第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