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子文藪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

卷第九 皮子文藪 卷第十
唐 皮日休 撰 景湘潭袁氏藏明刊本

皮日休文集卷第十

  詩

   三羞詩三首

    其一并序

 丙戌歲日休射䇿不上東退于肥𨹧出都門見朝

 列中論犯當權者得罪南竄卯詔辰發持法吏不

 容一息留私室視其色若將厭禄位悔名望者皮

 子闚之愵然泣衂然羞故作是詩贐之

 吾聞古君子介介勵其節入門疑儲宮撫已思鈇

 龯忠者若不退佞者何由逹君臣一殽膳家國共

 殘殺此道見於今永思心若裂王臣方謇謇佐我

 無玷缺如何以謀計中道生芽孽憲司遵故典分

 道播南越蒼惶出班行家室不容别𤣥鬂行為霜

 清淚立成血乗遽劇飛鳥就傳過風發嗟吾何為

 者叨在造士列獻文不上第歸于淮之汭入蹇蹄

 可再犇退羽可後歇利則侶軒裳塞則友松月而

 於方寸内未有是愁結未為禄食士俯不愧梁糲未

 為冠冕人死不慙忠烈如何有是心不能叩丹闕

 赫赫負君歸南山採芝蕨

    其二并序

 日休旅次于許傳舍聞呌咷之聲動于城郭問于

 道民民曰蠻圍我交趾奉詔徴許兵二千征之其

 征且再有戰皆殁其哭者許兵之属嗚呼揚子不

 云夫朱崖之絶捐之之力也否則介鱗易我衣裳

 其是之謂耶皮子謂之内過曰吾之道不足以濟

 時不可以備位又手不提桴鼓身不被兵械恬然

 自順怡然自樂吾亦為許師之罪人耳作詩以吊

 之

 南荒不擇吏致我交趾覆綿聯三四年流為中夏

 辱懦者闘即退武者兵則黷軍庸滿天下戰將多

 金玉刮則齊民癕分為猛士禄雄徤許昌師忠武

 冠其族去為萬騎風住作一川肉昨朝殘卒回千

 門萬戸哭哀聲動閭里怨氣成山谷誰能聽晝𥀷

 不忍看金鏃吾有制勝術不奈賤碌碌貯之𦚾臆

 間慙見許師属自嗟胡為者得躡前修躅家不出

 軍租身不識部曲亦衣許師衣亦食許師粟方知

 古人道䕃我已為足念此向誰羞悠悠潁川緑

    其三并序

 丙戌歲淮右蝗旱日休寓小墅于州東下第後歸

 之見潁民轉徙者盈途塞陌至有父捨其子夫捐

 其妻行哭立丐朝去夕死嗚呼天地誠不仁耶皮

 子之山居椸有襲鑊有炊晏眠而夕飽朝樂而暮

 娯何能於頴川民而獨享是為將天地遺之耶因

 羞不自容作詩以唁之

 天子丙戌年淮右民多飢就中頴之汭轉徙何纍

 纍夫婦相頋亡弃却抱中兒兄弟各自散出門如

 大癡一金易蘆蔔一縑換鳬茈荒村墓鳥樹空屋

 野花籬兒童齧草根倚桑空嬴嬴班白死路傍

 枕上皆離離方知聖人教於民良在斯癘能去人

 愛荒能奪人慈如何司牧者有術皆在兹粤吾何

 為人數畒清溪湄一寫落第文一家懽復嬉朝食

 有麦饘晨起有布衣一身既飽煖一家無怨咨家

 雖有𤱶畒手不秉鎡基嵗雖有札瘥庖不廢晨炊

 何道以至是我有明公知食之以侯食衣之以侯

 衣歸家䘏金帛使我奉庭闈撫已愧潁民奚不進

 德為因兹感知巳盡日空涕洟

    七愛詩并序

 皮子之志常以真純自許每謂立大化者必有真

 相以房杜為真相焉定大亂者必有真將以李大

 尉為真將焉傲大君者必有真隱以盧徴君為真

 隱焉鎮澆俗者必有真吏以元魯山為真吏焉負

 逸氣者必有真放以李翰林為真放焉為名臣者

 必有真才以白太傅為真才焉嗚呼吾之道時耶

 行其事也在乎愛忠矣不時耶行其事也亦在乎

 愛忠矣苟有心歌詠者豈徒然哉

    房杜二相國

 吾愛房與杜貧賤共聯歩脫身抛亂世䇿杖歸真

 主縱横幄中筭左右天下務骯髒無敵才磊落不

 世遇美矣名公卿魁然真宰輔黄閣三十年清風

 一萬古巨業照國史大勲鎮王府遂使後世民至

 今受陶鑄粤吾少有志敢躡前賢路苟得同其時

 願為執鞭豎

    李太尉晟

 吾愛李太尉崛起定中原驍雄十萬兵四面圍國

 門一戰收王畿一叱散妖氛乗輿既反正兇豎爭

 亡魂巍巍柱天功蕩蕩盖世勲仁於曹孟德勇過

 霍將軍丹劵入

 帑蔵青史傳子孫所謂大丈夫動合驚乾坤所謂

 聖天子難得忠身臣下以契魚水上以合風雲百

 世必一亂千年方一人吾雖翰墨子氣㮣敢不群

 願以太平頌題向甘泉春

    盧徵君鴻

 吾愛盧徴君髙卧嵩山裏百辟未一顧三徴方蹔

 起坦腹對宰相岸幘挹天子建禮門前吟金鑾殿

 裏醉天下皆哺糟徴君獨潔已天下皆樂聞徴君

 獨洗耳天下皆懷羞徴君獨多耻銀黄不妨懸赤

 絞不妨被而於心抱中獨作羲皇地藍轝一云返

 泥詔褒不已再看緱山雲重酌嵩陽水放曠書裏

 終逍遥醉中死吾謂伊與周不若徴君貴吾謂巢

 與許不若徴君義髙名無階級逸迹絶涯涘萬世

 唐書中逸名不可比粤自慕真隐强以骨肉累如

 教不為名敢有徴君志

    元魯山

 吾愛元紫芝清介如伯夷輦母逺之官宰邑無玷

 疵三年魯山民豐稔不暫饑三年魯山吏清慎各

 自持只飲魯山泉只採魯山薇一室氷蘖苦四逺

 聲光飛退歸舊隱來斗酒入茅茨鷄黍匪家畜琴

 樽常自怡盡日一菜食窮年一布衣清似匣中鏡

 直如琴上絲世無用賢人青山生白髭既卧黔婁

 衾空立陳寔碑吾無魯山道空有魯山辭所恨不

 相識援筆空涕垂

    李翰林

 吾愛李太白身是酒星魄口吐天上文跡作人間

 客磥砢千丈林澄澈萬尋碧醉中草樂府十幅筆

 一息召見承明廬天子親賜食醉曾吐御牀傲幾

 觸天澤權臣妬逸才心如斗筲窄失恩出内署海

 岳甘自適刺謁戴叔倫赴宴著縠屐諸侯百歩迎

 明君九天憶竟遭腐脅疾醉魄歸八極大鵬不可

 籠大椿不可植蓬壺不可見姑射不可識五岳為辭

 鋒四溟作𦙄臆惜哉千萬年此俊不可得

    白太傅居易

 吾愛白樂天逸才生自然誰謂辭翰器乃是經綸

 賢欻從浮豔詩作得典誥篇立身百行足為文六

 藝全清望逸内署直聲驚諫垣所刺必有思所臨

 必可傳忘形任詩酒寄傲遍林泉所望摽文柄所

 希持化權何期遇訾毁中道多左遷天下皆汲汲

 樂天獨怡然天下皆悶悶樂天獨捨旃髙吟辝兩

 掖清嘯罷三川䖏世似孤鸖遺榮同脱蟬仕若不

 得志可為龜鑑焉

    正樂府十篇

 樂府盡古聖王採天下之詩欲以知國之利病民

 之休戚者也得之者命司樂氏入之於塤箎和之

 以管籥詩之美也聞之足以觀乎功詩之刺也聞

 之足以戒乎政故周禮太師之職掌敎六詩小師

 之職掌諷誦詩由是觀之樂府之道大矣今之所

 謂樂府者雄以魏晉之侈麗陳梁之浮豔謂之樂

 府詩真不然矣故嘗有可悲可懼者時宣扵詠歌

 揔十篇故命曰正樂府詩

    卒妻怨

 河湟戍卒去一半多不廻家有半菽食身為一囊

 灰官吏按其籍伍中斥其妻䖏處魯人髽家家祀

 婦哀少者任所歸老者無所携况當札瘥年米粒

 如瓊瑰纍纍作餓殍見之心若摧其夫死鋒刃其

 室委塵埃其命即用矣其賞安在哉豈無黔敖恩

 救此窮餓骸誰知白屋士念此翻欵欵扵孩

    橡媪歎

 秋深橡子熟散落榛蕪崗傴傴黄髪媼拾之踐晨

 霜移時始盈掬盡日方滿筐幾曝復幾蒸用作三

 冬糧山前有熟稻紫穗襲人香細穫又精舂粒粒

 如玉璫持之納于官私室無倉廂如何一石餘只

 作五斗量狡吏不畏刑貪官不避贜農時作私債

 農畢歸官倉自冬及于春橡實誑肌腸吾聞田■

 子詐仁猶自王吁嗟逢橡媼不覺淚霑裳

    貪官怨

 國家省闥吏賞之皆與位素來不知書豈能精吏

 理大者國宰邑小者皆尉史愚者若混沌毒者如

 雄虺傷哉堯舜民肉𥘵受鞭箠吾聞古聖王天下

 無遺士朝廷及下邑治者皆仁義國家選賢良定

 制兼拘忌所以用此徒令之充禄位何不廣取人

 何不廣歷試下位既賢哉上位何如矣胥徒賞以

 財俊造悉為吏天下若不平吾當甘弃市

    農父謡

 農父寃辛苦向我述其情雖将一人農可俻十人

 征如河江淮粟輓漕輸咸京黄河水如電一半沉

 與傾均輸利其事軄司安敢評三川豈不農三輔

 豈不耕奚不車其粟用以供天兵美哉農父言何

 計逹王程

    路臣恨

 路臣何方來去馬真如龍行驕不動塵滿轡金籠

 璁有人自天來将避荆棘叢獰呼不覺止推下蒼

 黄中十夫掣鞭䇿御之如驚鴻日行六七郵瞥若

 鷹無縱路臣慎勿愬愬則刑爾躬軍期方似雨天

 命正如風七雄戰爭時賔旅猶自通如何太平世

 動歩却途窮

    賤貢士

 南越貢珠璣西蜀進羅綺到京未晨旦一見天子

 如何賢與俊為貢賤如此所知不可求敢望前席

 事吾聞古聖人射宮親選士不肖盡屛迹賢能皆

 得位所以謂得人所以稱多士歎息幾編書時哉

 又何異

    頌夷臣

 夷師本學外仍善唐文字無人本尚捨何况夷臣

 事所以不學者反為夷臣戯所以尸禄人反為夷

 臣忌吁嗟華風表何嘗不由是

    惜義鳥

 商須多義鳥義鳥實可嗟危巢半纍纍隐在栲

 木花他巢若有鶵乳之如一家他巢若遭捕投之

 同一羅商人每秋貢所貴復如何飽以稻粱滋飾

 以組繡華惜哉仁義禽委戯於宫娥吾聞鳯之貴

 仁義亦足夸所以不遭捕盖縁生不多

    誚虚噐

 襄陽作髹器安有庫露真持以遺北虜結云生有

 神每歲走其使所費如雲屯吾聞古聖王修德來

 逺人未聞作巧詐用欺禽獸君吾道尚如此戎心

 安足云如何漢宣帝却得呼韓臣

    哀隴民

 隴山千萬仭鸚鵡巢其巔窮危又極嶮其山猶不

 全蚩蚩隴之民懸度如登天空中覘其巢塗有争

 紛然百禽不得一十人九死焉隴川有戍卒戍卒

 亦不閑将命提雕籠直到金臺前彼毛不自珍彼

 舌不自言胡為輕人命奉此玩好端吾聞古聖王

 珎禽皆捨旃今此隴民属每歲啼漣漣

    雜古詩十六首

     奉獻致政裴秘監

 何胤本徴士髙情動天地既無閥閲門常嫌冠冕

 累宰邑著嘉政為郡舀髙致移官在書府方樂鴛

 池貴玉季牧江西泣之不忍離捨枚随之去天下

 欽髙義烏㡌白絺裘籃輿竹如意黄菊陶潜酒青

 山謝公妓月檻詠詩情花溪釣魚戯鍾𨹧既方舟

 魏闕将結駟甘求白首閒不為蒼生起優詔加大

 監所以符公議既為逍遥公又為䲻夷子安車懸

 不出駟馬閒無事微雨漢陂舟殘日終南騎富貴

 盡SKchar雲何人能至此猜禍皆及身何復至如是賢

 哉此丈夫百世一人矣

    秋夜有懐

 夢裏憂身泣覺來衣尚濕骨肉煎我心不是謀

 生急如何欲佐王功名未成立䖏世既孤特傳家

 無承襲明朝走梁楚歩歩出門澁如何一寸心千

 愁萬愁入

    喜鵲

 弃羶在庭際雙鵲來揺尾欲啄怕人驚喜語晴花

 裏何況佞倖人微禽解如此

    蚊子

 隱隱聚若雷𠾱膚不知足皇天若不平㣲物教食

 肉貧士無絳紗忍苦卧茅屋何事覔膏SKchar腹無

 太倉粟

    鹿門夏日

 滿院松桂隂日午却不知山人睡一覺庭鵲立未

 移出簷趂雲去㤀戴白接籬書眼若薄霧酒腸如

 漏巵身外所勞者飲食須自持何如便絶粒直使

 身無為

    偶書

 女媧掉繩索絙泥成下人至今頑愚者生如土偶

 身雲物飬吾道天爵髙我貧大笑猗氏軰為富皆

 不仁

    讀書

 家資是何物積帙列梁梠髙齋曉開卷獨共聖人

 語英賢雖異世自古心相許案頭見蠧魚猶勝凡

 儔侶

    貧居秋日

 亭午頭未冠端坐獨愁予貧家煙㸑稀竈底隂䖝

 語門小愧車馬廪空慙雀䑕盡室未寒衣機聲羡

 隣女

    閒夜酒醒

 醒來山月髙孤枕群書裏酒渴謾思茶山童呼不

 起

    秋江曉望

 萬頃湖天碧一星飛露白此時放懷望不厭為浮

 客

    旅舍除夜

 永夜誰能守覊心不放眠挑燈猶故歲聽角已新

 年出谷空嗟晩衘盃尚愧先晩來辭逆旅雪涕野

 槐天

    過雲居院𤣥福上人舊居

 重到雲居獨悄然隔䆫窺影尚疑然不逢野老來

 聽法猶見隣僧爲引泉龕上已生新石耳壁間空

 帯舊茶煙南京弟子時時到泣把山花奠几筵

    陪江西裴公遊襄州延慶寺

 丹霄路上歇征輪勝地偷閒一日身不署前驅驚

 野鳥唯将後乗載詩人嵓邊候吏雲遮却竹下朝

 衣露滴新更向碧山深䖏問不妨猶有草茅臣

    西塞山泊漁家

 白綸巾下𩬊如絲静倚楓根坐釣磯中婦桑村挑

 葉去小兒沙市買簔歸雨來蓴菜流船滑春後鱸

 魚墜釣肥西塞山前終日客隔波相羡盡依依

    襄州春遊

 信馬騰騰觸䖏行春風相引與詩情等閑遇事成

 歌詠取次衝筵隱姓名映柳認人多錯誤透花窺

 鳥最分明岑牟單絞何曾著莫道猖狂似禰衡

    送從弟歸復州

 羡爾優游正少年竟陵煙月似呉天車螯近岸無

 妨取舴艋隨風不費牽䖏䖏路傍千頃稻家家門

 外一渠蓮慇懃莫笑襄陽住為愛南㳺縮頸鯿

    皮子世録

 皮子之先盖鄭公之苖裔賢大夫子皮之後在戰

 國及秦時無譜牒可考自漢至唐其英雄賢俊在

 位者往往有焉前漢時名容者以善為容官至大

 夫後漢時名廵者為太毉令三國時無聞焉晉朝

 名初者為襄陽太守名京者為賢䖏士宋朝名熈

 祖者與徐廣論議符王世名審者為堅侍郎後魏

 世名豹子者為魏名将子道明襲爵弟喜為使

 持節侍中都督秦雍梁益諸軍事大将軍仇池鎮

 将假公如故喜以戰守之功累加勲爵後轉散騎

 常侍安南将軍豫州刺史卒于承宗爵喜弟雙仁

 冠軍将軍仇池鎮将北齊時名景和者以功大官

 封王名延宗者為黄門侍郎隋朝名子信者為刺

 史至于吾唐汨汩於民間無能以文取位雄從祖

 翁諱瑕叔舉進士有名以剛柔不合時受蜀聘為

 幕府累官至刺史從翁諱行修明經及第累官至

 項城令以盜不發貶州椽卒時日休之世以逺祖

 襄陽太守子孫因家襄陽之竟陵世世爲襄陽人

 自有唐已來或農竟陵或隱鹿門皆不抱冠冕以

 至皮子嗚呼聖賢命世世不賤不足以立志不卑

 不足以立名是知老子産於厲郷仲尼生於闕里

 苟使李乾早胎老子豈降叔梁早㣧仲尼不生賢

 既家有不足爲立大功致大化振大名者其在斯

 乎

皮日休文集卷第十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