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續解脫地波羅蜜了義經

相續解脫地波羅蜜了義經 劉宋
譯者:求那跋陀羅
參考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底本:大正新修大正藏經錄入

相續解脫地波羅蜜了義經一卷

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羅譯

如《相續解脫經》說:

觀世音菩薩白佛言:「世尊!菩薩有十地,所謂歡喜地、離垢地、明地、焰地、難勝地、現前地、遠行地、不動地、善慧地、法雲地。佛地第十一,此諸地幾種清淨攝,為有幾分?」

佛告觀世音菩薩:「有四種清淨十一分,攝此諸地。觀世音!悕望清淨攝初地、增上戒淨攝第二地、增上心清淨攝第三地、增上慧淨,增上上上妙淨,攝第四地乃至佛地,是四種淨攝彼諸地。

「云何十一分?觀世音!解行地菩薩有十法行:善修習菩薩解脫忍,度此地已,菩薩超昇離生彼分滿足,而未能於微細犯戒行正知住,此則分不滿足,為滿足故,方便進求到已滿足;而未能具足世俗三昧正受,及滿足聞持陀羅尼,此則分不滿足,為滿足故方便進求到已滿足;而未能如所得菩提分法數數修習,亦未能捨正受法愛心,此則分不滿足,為滿足故方便進求到已滿足;而未能觀察真諦,不能捨一向背生死向涅槃意,行方便攝修菩提分法,此則分不滿足,為滿足故方便進求到已滿足;而未能現前觀諸行生,多住厭離多住無相,此則分不滿足,為滿足故方便進求到已滿足;而未能多住不斷無間無相思惟,此則分不滿足,為滿足故方便進求到已滿足;而未能捨離無相有行及得相力,此則分不滿足,為滿足故方便進求到已滿足;而未能究竟分別眾相分別諸名,一切種說法得自在,此則分不滿足,為滿足故方便進求到已滿足;而未能受得滿足法身,此則分不滿足,為滿足故方便進求到已滿足;而未能得一切爾焰無礙無障知見,此則分不滿足,為滿足故方便進求到已滿足。彼分滿足故,一切分滿足。觀世音!是名四種清淨十一種分攝一切諸地。」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何故初地名歡喜地,乃至佛地名為佛地?」

佛告觀世音:「出昇大義,得出世間心勝妙歡喜故,初地名歡喜地。離一切細微犯戒故,第二地名離垢地。彼三昧聞持依無量智光明故,第三地名明地。以智火焰燒諸煩惱,修習菩提分法故,第四地名焰地。彼方便修習諸菩提分法,艱難勤苦而得自在故,第五地名難勝地。現前觀察諸行生及多相思惟故,第六地名現前地。不斷無間無相思惟,遠入近清淨地故,第七地名遠行地。無相無開發相煩惱,不行不動故,第八地名不動地。一切種說法自在,得無過廣大智故,第九地名善慧地。如虛空等過惡,以如大雲法身周遍覆故,第十地名法雲地。細微煩惱爾焰障斷,得無礙無障爾焰一切種覺故,第十一地名佛地。」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此諸地有幾種愚、幾種所治過?」

佛告觀世音:「有二十二種愚,十一種所治過。初地眾生,及法計著愚、惡趣煩惱愚,彼即所治過。第二地微細犯戒行愚、種種業趣愚,彼即所治過。第三地欲愛愚、滿足聞持愚,彼即所治過。第四地正受愛愚、及法愛愚,彼即所治過。第五地一向生死向背思惟愚、一向涅槃向背思惟愚,彼即所治過。第六地現前觀察諸行生愚、多行相愚,彼即所治過。第七地微細相行愚、一向無相思惟方便行愚,彼即所治過。第八地無相無開發愚、相自在愚,彼即所治過。第九地無量說法無量法字句上上智慧樂說總持自在愚、樂說自在愚,彼即所治過。第十地大神通愚、入微細祕密愚,彼即所治過。佛地一切爾焰微細正受愚、障礙愚,彼即所治過。觀世音!是名二十二愚、十一種所治過。於彼諸地建立,不與無上菩提相應。」

觀世音白佛言:「奇哉世尊!無上菩提大利大果,彼諸菩薩破大癡網度大罪過,得無上菩提。」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於此諸地建立幾種殊勝?」

佛告觀世音:「有八事,謂悕望清淨、心清淨、悲清淨、波羅蜜清淨、見佛供養清淨、成熟眾生清淨、生清淨、力清淨。觀世音!於初地中增悕望清淨,乃至力清淨,乃至上上地,乃至佛地增悕望清淨,乃至力清淨,當知彼是清淨,彼佛地中唯除生清淨,從初地至上上地彼功德等,當知自地功德殊勝。一切菩薩地是有上功德,唯如來地功德無上。」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以何等故,菩薩於一切有生最勝?」

佛告觀世音:「有四種,謂快淨善根等集故、隨智慧取故、慈悲救一切眾生故、自離染污亦令他離故。」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菩薩何故發妙願、勝願、名力願?」

佛告觀世音:「有四事,彼菩薩巧住涅槃樂及堪能疾得,捨疾得及樂住,無所因無所為,久受眾苦為眾生故發願,是故妙願勝願名力願。」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菩薩學有幾事?」

佛告觀世音:「菩薩學有六事,所謂六波羅蜜,檀波羅蜜、乃至般若波羅蜜。」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此六學事,幾增上戒學、幾增上心學、幾增上慧學?」

佛告觀世音:「施戒忍此三事是增上戒學,禪是增上心學,慧是增上慧學;精進通一切。」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此六事,幾是福德眾具,幾是智慧眾具?」

佛告觀世音:「增上戒學是福德眾具,增上慧學是智慧眾具,禪及精進通一切。」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菩薩於此六學事云何學?」佛告觀世音:「有五種與波羅蜜相應,謂說正法菩薩藏先極信解、於彼行十法行、聞思修慧隨護菩提心、習近善知識、方便修學無間善業。」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何故此諸學事六種施設?」

佛告觀世音:「有二事,一者攝取眾生、二者對治煩惱。彼三學攝取眾生、三學對治煩惱。菩薩布施眾具,眾具饒益攝取眾生;菩薩持戒不行惱害亦不恐迫,無畏饒益攝取眾生;菩薩忍辱,於彼惱害逼迫恐怖,堪忍饒益攝取眾生;以此三學攝取眾生。以勤精進折伏煩惱,生斷煩惱修學善業,修學善業不為一切煩惱所動;以禪伏煩惱;以慧斷諸使;以此三學對治煩惱。」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何故施設餘四波羅蜜?」

佛告觀世音:「此等是六波羅蜜伴故。彼三波羅蜜攝取眾生,菩薩攝事方便善業建立,是故我說方便波羅蜜是三波羅蜜伴。復次,觀世音!菩薩現法多行煩惱,不能堪任常修習忍,貪樂下界故,悕望羸劣不能內一其心,及菩薩藏聞緣修習,不能開引出世間慧,受行少福,願未來世煩惱微薄,是願波羅蜜。煩惱薄已能勤精進,是故我說願波羅蜜是精進波羅蜜伴。親近善知識聽聞善法,內正思惟,轉劣悕望得力悕望,殊勝上界能內一心,是故我說力波羅蜜是禪波羅蜜伴。於菩薩藏聞緣修禪,是智波羅蜜,堪能開引出世間慧,是故我說智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伴。」

觀世音菩薩白佛言:「世尊!何故六波羅蜜作如是次第說?」

佛告觀世音:「彼上上招引依故。菩薩棄捨身財受持淨戒,護戒故忍,忍已精進,進已能禪,禪具足已得出世間慧。」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彼諸波羅蜜,有幾種分別?」

佛告觀世音:「各有三種。檀波羅蜜三種者,謂法施、財施、無畏施。尸波羅蜜三種者,謂轉捨不善戒、轉生善戒、轉利眾生戒。羼提波羅蜜三種者,謂不饒益忍、安苦忍、觀法忍。毘梨耶波羅蜜三種者,謂弘誓精進、善方便精進、利眾生精進。禪波羅蜜三種者,謂離妄想寂靜煩惱苦對治樂住禪、開引功德禪、開引利眾生禪。般若波羅蜜三種者,謂世諦緣、第一義諦緣、利眾生緣。」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何以故,此諸波羅蜜名波羅蜜?」

佛告觀世音:「有五種,一者無礙、二者無顧、三者無過、四者無妄想、五者迴向。無礙者,謂於波羅蜜相違事不染著;無顧者,謂於波羅蜜果報及現世利心不繫縛;無過者,謂於諸波羅蜜,離雜染污無方便法;無妄想者,謂於諸波羅蜜,不如言說計著自相;迴向者,謂此諸波羅蜜,已作已長養,為求無上大菩提果。」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何等為違波羅蜜事?」

佛告觀世音:「當知有六事,一者欲樂錢財,自在增上主,自見安樂功德福利;二者隨其所欲縱身口意;三者於他輕慢心不堪忍;四者於諸善法不勤方便;五者習近世間雜亂眾事見聞覺識;六者世間戲論作福利見。」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此諸波羅蜜有何果報?」

佛告觀世音:「彼亦有六種,一者大財、二者善趣、三者無怨、四者不壞、五者多喜樂眾生增上主、六者不害自身有大堪能。」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此諸波羅蜜有何染污法雜?」

佛告觀世音:「當知有四種,一者無悲方便、二者不正思惟方便、三者不常方便、四者不頓方便。不正思惟方便者,於此諸波羅蜜餘波羅蜜雜亂修習。」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云何非方便?」

佛告觀世音:「於此諸波羅蜜已作長養,攝取眾生,少財饒益心則歡喜。不令眾生覺悟不善,安立善處,是名非方便。所以者何,此非菩薩饒益眾生。如不淨物若多若少,無有方便能令其香。如是諸行性苦眾生,非少利饒益能令安樂,第一攝取者安立善處。」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此諸波羅蜜有幾種清淨?」

佛告觀世音:「我不說此諸波羅蜜離彼五種更有清淨,然我今日即於彼事總別分別。總說者,一切波羅蜜清淨,當知有七種。何等為七?謂菩薩於此法不求人知、於此法不執著、見於此菩提乘法不生疑惑、若是若非不自舉不下他、不高不放逸、不以少劣生知足想、不於此法起慳嫉心。今當別相說波羅蜜淨,當知七種。何等為七?謂菩薩於我所說七種淨施受持修行,施物清淨清淨施,戒清淨、見清淨、心清淨、語清淨、智清淨、垢清淨清淨施,是七種名檀波羅蜜淨。謂菩薩善制一切種律儀戒、善於出罪戒、彼恒戒、堅固戒、常作戒、常轉戒、受學戒,是七種名尸波羅蜜淨。謂菩薩自依業報,於一切不饒益事心不瞋恨,若罵若瞋若打若諍,諸不饒益悉不反報。於諸怨憎心不懷結,若彼求悔虛受無礙,若他觸犯不望懺謝,如法哀受無畏無求,常行饒益心不廢捨,是七種名羼提波羅蜜淨。謂菩薩善知平等精進,不以精進自舉下人,於諸善法專著、精進、堪能、堅固、不捨,是七種名毘梨耶波羅蜜淨。謂菩薩善入無相三昧禪,滿足三昧禪,戒俱三昧禪,大三昧禪,無依三昧禪,善修治三昧禪,於菩薩藏聞緣修習無量三昧禪,是七種名禪波羅蜜淨。謂菩薩建立及謗二俱捨離,中道慧出,即以彼慧解脫門義如實了知。空、無相、無作三脫門自性義如實了知。若妄想、若緣起、若成,此三種自性離自性義,如實了知。若相、若因緣、若第一義,此三種離自性及世諦義如實了知。五明處第一義諦義如實了知。多住七種如,不妄想、離虛偽,一度門起無量下地法緣觀,法次法向是七種,名般若波羅蜜淨。」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彼五種各有何業?」

佛告觀世音:「當知有五業。菩薩無閡者,現法波羅蜜常頓方便不放逸。無顧者,攝受未來不放逸因。無過者,修滿淨波羅蜜。無妄想者,彼巧方便疾滿足波羅蜜。迴向者,於一切生常得善受果報無盡波羅蜜,乃至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此諸波羅蜜何者最勝?」

佛告觀世音:「謂無礙、無顧、迴向。」

「何者不染污?」

「謂無過、無妄想。」

「何者熾燃?」

「謂不計數。」

「何者不動?」

「謂入不退法地。」

「何者快淨?」

「謂住十地求佛地。」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何故菩薩常得無盡波羅蜜受果報及無盡波羅蜜?」

佛告觀世音:「展轉相依捨修習故。」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何故菩薩深樂波羅蜜受果報?」佛告觀世音:「菩薩有五事,一者諸波羅蜜增上喜樂真實因、二者攝取自他因、三者來世受果報因、四者離煩惱事、五者不住惡趣。」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此諸波羅蜜各有何德力?」

佛告觀世音:「當知各有四種,一者菩薩修諸波羅蜜時,捨離慳貪犯戒懈怠亂心諸見;二者為無上菩提真實眾具;三者於現法中攝取自他;四者於未來世得廣大無盡受果報。」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此諸波羅蜜,何因?何果?何義?」

佛告觀世音:「此諸波羅蜜,悲為因,受報攝眾生為果,滿足大菩提為大義。」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若菩薩有無盡財及有悲心者,何故世間有貧窮眾生?」

佛告觀世音:「此是眾生自業過耳。若異者他常為作,彼則應有無盡之財,世間何有貧窮眾生?若然者,眾生作惡不應為障。觀世音!譬如餓鬼為渴所逼,唯見空壑。非彼海過,但彼餓鬼自業過耳。如彼大海無有過咎,菩薩無過亦復如是;如彼餓鬼自業果報,眾生業報亦復如是。」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一切諸法悉無自性,菩薩以何等波羅蜜取?」

佛告觀世音:「般若波羅蜜。」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般若波羅蜜取無自性者,何故不取自性?」

佛告觀世音:「我不說無自性取無自性,然無自性無字自知,彼不能離字說而說,以是故,離自性取離自性。」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所說波羅蜜,上波羅蜜,大波羅蜜,何等為波羅蜜,何等為上波羅蜜,何等為大波羅蜜?」

佛告觀世音菩薩:「於無量時修習檀等善法成就,而煩惱亦行而能降伏,非彼所勝,謂解行地軟中解轉,名波羅蜜。復無量時修如是等善法成就,煩惱亦行而能斷煩惱,非彼所勝,謂從初地起,名上波羅蜜。復無量時修如是等善法成就,一切煩惱一切不行,謂第八地起,是名大波羅蜜。」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此諸地幾種煩惱使?」

佛告觀世音:「有三種,一者害伴,謂五地。觀世音!不俱生煩惱行,俱生煩惱行伴(丹鄉本有彼)爾時無,是故名害伴。二者羸使,謂六地七地細微行(行音衡)修,抑止不行。三者細微使,謂第八地,彼上上一切煩惱一切不行,及爾焰障依少故。」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菩薩幾種過斷名斷彼使?」

佛告觀世音:「有三種,初皮過斷、第二膚過斷、第三骨過斷;離一切使者,我說唯佛地。」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菩薩幾阿僧祇劫斷彼諸過?」佛告觀世音:「有三無量,或剎那、羅婆摩睺妬路、半時一時日夜、半月一月離兜(三(丹鄉本二)月為一節、一節名離兜)。」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此諸地菩薩煩惱起,有何相、何過、何德?」

佛告觀世音:「不染污相。所以者何?謂菩薩於初地入一切法界,彼知煩惱起、非不知,是故名不染污相。不能令自身生苦故無過,為眾生界作離苦因,故菩薩起煩惱有無量功德。」

觀世音白佛言:「奇哉世尊!乃至大義菩提令諸菩薩起煩惱,勝一切眾生、聲聞、緣覺善根功德,況餘功德。」

觀世音白佛言:「世尊!世尊所說聲聞乘及大乘即是一乘,有何義?」

佛告觀世音:「我說聲聞乘法,所謂五陰、內六入、外六入,如是等我說即是大乘、一法界、一道,是故我不說有種種乘。而彼如所說義而起妄想,或建立、或誹謗說種種乘,彼見相違各各諍論,故作是說。」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說種種自性,是皆同一道,下劣上妙乘,無有種種異。

如說隨妄想,建立或誹謗,彼見義相違,愚惑種種解。

地攝想所治,勝生及願學,此說大乘道,勤修速成佛。」

爾時觀世音菩薩白佛言:「世尊!《相續解脫經》中,此經何名?云何奉持?」

佛告觀世音:「此經名『地波羅蜜了義說』,如是奉持。」

說是地波羅蜜了義說時,七萬五千菩薩,得大乘光三昧。

PD-icon.svg 本南北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