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
作者:房千里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60

世之所以為達者,貴爵富祿,威刑不勝其用,珠玉不勝其計。耳熱聲,口飫味,目厭色。斯所謂常情之大欲也。世所以為窮者,秩不足以庇身,祿不足以充用,侮不能威,辱不能刑,聲色不足於耳目,滋味不甘於口舌。斯所謂常情之大不欲也。然而聖人汲汲於祿仕者,豈為是耶!曰:非也。聖人為人者也,恒人為已者也。聖人負其資,得其地,逢其時,有其祿,然後因其鎡基,流其德澤。猶水之居高者,決而溉之,其浸必廣。聖人之所以為榮者,導人於仁誼,然後使千萬年戴其烈光,為巍巍之德功,以浹於生人者也。恒人之為已者,期於厚祿貴位,位以私尊,祿以私富,益尊而愈驕,益富而愈汰,以淫快一日之欲,才放肆於氣未絕之間者也。聖人有其時,有其位,行其道以及於人;無其時,無其位,奉其道以自飾。故聖人進不為榮,退不為戚,而常得其道。恒人幸其時,竊其位,恣其所為,竭人以自足。無其時,失其位,任其愚以自困。故恒人進以為己榮,退以為已辱,而常失其道。孔子曰:「鳳鳥不至,河不出圖。吾已矣夫!」孔子歎行已之道足以致是,而時王不用己之道,道無所施,非歎其身食不方丈,衣不文繡也。恒人之所悲不達者,率曰:「吾妻不能罷襦,吾兒不能肉食耳。」豈常少及於外物哉!聖人以德澤流於人,雖九命崇錫,不以為厚,以其所賞果當外其身而公於天下,非已幸也。恒人無毫毛以裨於人,苟幸得祿仕,即逸豫以自怡,以竊取偷得為大黠,其所得幸也。孔、顏聖賢也。豈嚐聞伐樹瓢飲以為已辱哉!姬旦亦聖人也。豈嚐聞受封攝理以為已幸哉!是知聖人之樂也內,而恒人之樂也外。內故常有餘,外故常不足。有餘故推於人,不足故取於人。有道之人,雖鹿裘帶索而人不鄙之者,取其內而忘其外也。豪民俠士,紫衣金鉤而人不貴之者,文飾於外也。若然者,寶貴文飾於外也,彼之所以仁誼者,質充於內也。西子不華,嫫母錦縠,是不能易其美惡。後之君子,窮於時者,當思負其內以自篤,無以其外而諂人,達於時者,當思勉其內以自飾,無以其外而驕人。苟如是,庶幾乎知道矣。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