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禮義信足以成德論
作者:蘇軾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東坡全集‎

    論曰:有大人之事,有小人之事。
    愈大則身愈逸而責愈重,愈小則身愈勞而責愈輕。
    綦大而至天子,綦小而至農夫,各有其分,不可亂也。
    責重者不可以不逸,不逸,則無以任天下之重。
    責輕者不可以不勞,不勞,則無以逸夫責重者。
    二者譬如心之思慮於內,而手足之動作步趨於外也。
    是故不耕而食,不蠶而衣,君子不以為愧者,所職大也。
    自堯舜以來,未之有改。

    後世學衰而道弛,諸子之智,不足以見其大,而竊見其小者之一偏,以為有國者,皆當惡衣糲食,與農夫並耕而治,一人之身,而自為百工。
    蓋孔子之時則有是說矣。
    夫樊遲親受業於聖人,而猶惑於是說,是以區區焉欲學稼於孔子。
    孔子知是說之將蔓延於天下也,故極言其大,而深折其詞。
    以為:「上好禮,則民莫敢不敬;上好義,則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則民莫敢不用情。
    夫如是,則四方之民繈負其子而至矣,安用稼?」而解者以為禮義與信足以成德。

    夫樊遲之所為汲汲於學稼者,何也?是非以谷食不足,而民有茍且之心以慢其上為憂乎?是非以人君獨享其安榮而使民勞若獨賢為憂乎?是非以人君不身親之則空言不足勸課百姓為憂乎?是三憂者,皆世俗之私憂過計也。

    君子以禮治天下之分,使尊者習為尊,卑者安為卑,則夫民之慢上者,非所憂也。
    君子以義處天下之宜,使祿之一國者,不自以為多,抱關擊柝者,不自以為寡,則夫民之勞苦獨賢者,又非所憂也。
    君子以信一天下之惑,使作於中者,必形於外,循其名者,必得其實,則夫空言不足以勸課者,又非所憂也。
    此三者足以成德矣。
    故曰三憂者,皆世俗之私憂過計也。
    謹論。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