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秋水軒尺牘/第067首

< 秋水軒尺牘

謝陳贊勳(謝款待)编辑

遵海而居者兩載,昨到津門,竟似盆魚縱壑,眼界爲之一開。尤荷摯愛,飲之食之,公瑾醕醪,令人心醉矣。

初十日返館,客窗倚徙,聽綠樹陰中,黃鸝喚友,輒神往於月沽鏡淀間,正不知何時再遊勝地也。

聞丁觀察不病而逝,「人生若朝露」,足爲增慨!新任友延何人?風便以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