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秋水軒尺牘/第124首

< 秋水軒尺牘

還陳友徐銀编辑

道經歷下,幾阻窮途。深荷惠假朱提,得以脂車遄返;而羔羊美酒,飽飫蓮芬,此誼猶時時在抱也。

弟於臘盡至家,燈宵後仍當赴館。春盤甫醉,鴻爪難留。嫁綫征衫,不勝惘惘!借款奉繳,祈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