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秋水軒尺牘/第196首

< 秋水軒尺牘

再答馮璞山無錢納妾编辑

相馬者必於冀北,滿擬執策而來,與伯樂爲空羣之顧;其如市駿有心,而臺上黃金,猝難應手。且值敗興事,以故中止。往者不可追,來者不可續,殆天之不欲有後於予也。臨池作答,不禁歔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