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十

卷第六十九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七十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七十一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七十

    衛輝路緫𬋩府重修帥正堂䟽

伏以聽共民亊必先處所之安絡繹星軺無匪玉人

之重顧衛輝之公署寔民庻之具瞻起蓋年深䟽陋

日甚飭傳舎固為微末論揔治此則本根今將重搆

一新増光六縣俸稍先輸其兩月餘力湏藉於衆官

𫝑惟乗其一時工可就於不日清香𦘕戟雖云都尹

之居

聖莭公筵永祝

皇家之壽敢祈同志各署芳衘

    楽籍殷氏醵金䟽

量珠買𥬇空憶當時餬口爲生重過故里李弄玉幾

年西邁杜秋娘未老東歸載瞻光禄池臺緫是舊遊

桃李楽籍殷氏者名香佳麗天賦芳温曽将兩字風

流占断八州煙月此日紛華都識破向來心事欲誰

論鳯凰臺上有伴吹簫鼔笛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中何堪把色與行丏

歌姬之院且少分隣燭之光万水千山得得來一瓶

一鉢垂垂老桑間游女固能憐暮雨之詩芳草王孫

尚不棄春風之面倘霑餘潤儘冨歸裝多寡隨冝以

疾爲妙謹䟽

    李府君建碑醵金䟽

故汲縣長官李公天祥素負義襟號稱能吏急難多

國士之風宰邑有桐郷之爱去世能幾日有家爲一

空短碑卧草未覩瑶鐫孤壠含悽豈勝冥感凡曰相

知之舊能無墮涙之傷庻少分魯肅之囷共建此陽

城之碣睠言故里永賁幽光

    請靳𩔰卿山陽闡庠䟽

切以嬰孩教子貴在父兄詩禮承家必資師範伏惟

顯卿學師性資純厚賦業SKchar長規模有乃岳之風句

讀傳故家之習乆訓蒙於柘里今閑處於山陽煩於

白社之間載闡青衿之教邑雖十室使盡為忠信之

人喜動七賢不負此風煙之勝恭惟短䟽具列同盟

    重修㤗山廟䟽

伏以物有生死維岳主司事至微湏人興葺睠新

中之左地儼㤗岱之行宫當年廟貌壯麗有餘此日

嵓廊摧毀無幾頼陳將軍之果毅曹郷老之經營一

備糇糧一鳩工役周垣己興於百堵正殿將復其五

楹度其工之寔繁計所費以不少(⿱艹石)憑衆力可見成

功使車馬風雲喜降臨之有所官僚户庶獲福祐以

無窮謹䟽

    重修河内公廟化縁䟽

惟公德並群哲材優四科爲邦致三善之稱折獄有

片言之譽顧瞻喬木懷想其人况此蒲郷寔維舊治

民淳訟簡猶沐休風世逺祠存不忘乆敬然塵昏像

設殆緼𫀆弊故之餘草滿露壇起燕麥動摇之嘆惟

夫興葺可表尊崇凢我同盟義當少助謹䟽

    省齋裴先生建碑䟽

伏以辭焉不愧縁景行之獨髙得之無財於人心而

能恔故武昌節度同知省齋先生两朝名士一世龍

門在鴻文大學之間有瑞錦秋濤之譽里雖稱其通

德墓未表乎豐碑眼中縫掖半門生身後殘膏丐來

者知歸報本復有望於諸君礲石劖銘庶落成於不

日嶷嶷麒麟之碣輝輝星漢之光匪惟裴氏之𫉬安

誠亦士林之羙事

    爲耶律伯明醵金䟽

伏以分財曰恵莫先賙急之心見義當爲切戒後時

之嘆伯明秀造⿰氵𭝠水東丹之後右丞文獻之孫學則

有餘空至於屢為子娶婦禮尚未完急手謀生力有

不及顧同志多狐貉之列忍一家有風雪之寒少分

半宴之資可合二姓之好倘蒙薄助請署芳題

    張漢臣醵金䟽

張漢臣者監司故SKchar淇奥諸生緼𫀆傷此日之貧客

舎歎故人之雨心𨵿桂玉連阻風波旣乆淹吏部之

除未免索長安之米况臺閣半爲郷舊而燕雲古有

義風哀王孫者丗爲㝷常付裝資者日云不少舉舡

望恵才固匪於建封指囷不難時豈乏於子敬

水而爲恩於目下奉千金而敢忘於他時困涸能濡

多寡唯命

    梁彦升醵金䟽太原人

山頽木壞永哀賢哲之萎髙上坎中未遂窀穸之⿱穴之

兾彼齊卿之恱傷哉季路之貧前進士太原梁公子

彦昇詩禮名家羮墻純孝思雙親而不見抱孤影而

自怜秋草萋𠔃恨隔於九原春露濡而履兹者二紀

惟得脫SKchar賻乃能大事之㐮四十萬非敢望於郭

代公五百斛庻少分於范左相凢爲同好寕不興哀

淇水東傾渺逝者如斯之嘆太行西望慰異郷乆客

之心

    大継長醵金䟽

國破家士老作無依之客衣單粮絶誰堪卒𡻕之憂

大先生継長者渤海名家中朝顯䆠功名冨貴竟無

有文彩風流今尚存黒貂盡季子之裘短布𦆵寗卿

之骭雖黄髪髙年之列柰清霜九月之寒甘餓陪於

西山束荆薪而煮白石哀哀漂母進簞食以無難戀

戀故人贈綈𫀆而何有大凢同志能不興懷所願不

過一金未免上煩多士謹䟽

    南宫縣文廟三門化縁䟽

切惟衣無䄂領難以爲全行舎户庭將何自出南宫

廟學修建有年大殿旣完兩序已具獨臺門而未稱

在衆意以未安湏資多助之方可就三楹之勝雲煙

動色𡻕來泮水之芹雷霆乍驚玉振殷人之輅倘垂

重諾請署芳銜

    滑州文廟化縁䟽

天下之事無大小得人則興郡國之學由古今似緩

而急蓋庠序乃禮女之地而絃歌爲風化之原繄爾

邦號稱文治載瞻淸廟有乏宏規廊廡卑棲狹僅

容拜宫垣頽圯髙不及肩我將易故而増卑衆欲妥

靈而掲敬輪奐動泮池之藻丹青一繪事之新審致

大成需資多助垂旒委佩復誾誾侃侃之儀趨事赴

功得磊磊落落之者賢使君業爲倡率同僚属理當

賛㐮母悋援毫重書所諾謹䟽

    鉅鹿縣講堂化工䟽

粤惟大陸寔曰古任創興釋菜之宫舊有眀經之室

年深踈陋日就傾危今擬修崇務敦風化大弓長劒

其備可忘三綱五常非學不立稍聽一丁之諭將成

百室之歌敢仗斯文共成勝事謹䟽

    爲周府君立碑醵金䟽

伏以起千年巳廢詎能忘利益之恩顧喬木而言尚

未覩麒麟之碣故江淮都轉使周侯除興義重撫字

恩深公雖云亡德其可後今也有銘不愧墮淚無從

惟斵石而爲特書可於公而見不朽庻圖少報永振

休聲凡我同盟共成盛事謹䟽

    汴梁路相國寺化工䟲

汴梁路大相國寺住持僧柴某欽奉

聖旨修葺前殿所有化縁合行開具者

伏以𣑽宫盤欎無踰相國宏規傑閣巋存猶是李唐

遺構浩刼黯浮雲之衛秋風動喬木之悲顧二三之

殘僧將修完而何力幸蒙

睿眷尚頼人謀况有生趍嚮而孰匪善心在稽首歸

依者當體

上意能傾心而樂施或分囷以捐 --捐金同新般若淸光

與復天人偉觀風鈴如語響泛潮音天女散花有來

衆士祝延

聖夀載繙具葉之香翊賛

皇圗永比彌盧之固謹䟽

    請陶教授主善䟽

切以擇師教子孰無希𩦸之心傳道解疑湏藉鑄金

之手况木非揉則無自圎之理玉惟斵則成就器之

名伏惟主簿先生經明行修學慱才贍聞望素髙於

儒館淵源逺自於顒軒講論造精一之微文辭知古

今之变惟是青衿之子常瞻絳縵之儀敢瀆師嚴再

新凾文心專志致深惟體用之方日就月將㝡切後

先之序以兹誘掖與正斐狂所有束脩開呈于后

    重修開㤗寺大功德䟽

伏以道不逺人善無先於利益物興有數𫝑湏藉於

英豪廼眷燕山昔爲遼府開泰禪寺者爰因鄴第建

自樞臣雖復兩朝之増葺何堪雙樹之蕭條如聲色

香味布施能圎則上下虚空何修不可伏惟

參政相公才優鞭筭義重規爲禪扣愚機𣲖流臨濟

逺暢神通妙方幾開方便法門莊嚴已擴浄慈天庇

廕證明羅漢夢况兹金粟影巋𠇍古精藍雨花翳空

得還舊觀登壇判断重振玄関盡刮衣孟已是多餘

香積飯有來福德何嗟不到佛如來載經載營同心

同徳永扶

寳祚爲

國拈香

    前進士李舜臣姪求子婦醵金䟽

切以燕雲尚志情深友義之懷婚媾及時詩美桃夭

之詠前進士李公舜臣之姪元德爲子求婚納徵有

月柰囊空而羞澁湏力濟於英豪或采幣以相投或

青鳬而見賜迓續先人之胤配合二姓之懽如種玉

而𫉬珪璋在貧家而得箕帚豈曰小𥙷實荷鴻𥝠兒

女債還敢云遂尚平之志簮纓顧恤庻幾接仲郢之

風請署芳衘用昭金諾謹䟽

    銅臺阿丑石氏䟽

     年方破瓜在故里樂籍者凡四年今嫁

     李氏相得甚懽辛巳春以良家來見酒

     間叙話心事追念舊游蓋廿有二年矣

     且有滄州之行求余言爲重因書此以

     付

去國㫷年見似者而輙喜改圗故歩念此意之可嘉

銅臺石氏者穠艶呈霞髻雲綰緑白雪擅郢中之曲

絳羅捲薛氏之䆫玉秀蘭芳風尖月細荏苒四年之

塵土稱量幾斛之珠琲悔失此身得逄佳配囬金沙

灘頭之夢吹碧桃花上之笙顧自怜度日之難未免

有當壚之役試看長樂坊頭雪猶自春風醉裏香將

安排老𡻕生涯預准備藥爐經卷巳蒙重顧來謝鈞

慈滿地流錢共說平生鞭筭了投竿在水肯教空載

月明歸謹䟽

    前泉州路揔管府推官朱淮故太師徽國

    文公嫡孫今擬於杭州路擇湖山勝地創

    建書院中起文公祠堂教誨子弟奉承香

    火上祝

    聖壽無𭛌次爲宗属朋從續考亭道脉之

    傳伏望公卿士夫喜聞樂𦔳庻資衆力克

    遂𥘉心者

伏以明經傳道深有頼於後人圗報起祠必資成於

多士况在曽玄之列當膺倡率之勤㳟惟晦菴先生

學貫六經名髙諸子始焉講學克紹程張之緒餘展

也成功直造孔顔之堂奥發揮義理昭若日星没未

及於百年道太行乎四海凢曰進脩之者孰非沾漑

之餘方

國家之右文冝天下之通祀廼眷餘杭名郡未瞻遺

像清光聿修香火之新祠爰擇湖山之勝地計所需

而甚廣嘆獨力以難勝少分㳙滴之餘波同濟經營

之盛事絃歌不絶敢云家學之有傳爼豆斯陳庻使

宗風之罔墜倘蒙金諾請署𤤽衘謹䟽

    張氏秋香館酒牓

伏以三尺紫簫吹破金臺之月一竿青斾飄摇淇水

之春孝先張君系出豪華長居紈綺壯狃五陵之裘

馬老㝷中聖之家風左顧東城名香新館雖借作育

廉之地已大蒐破敵之兵瀧春溜於連床貯秋香於

百瓮與同至樂任價寛沽罄翠罌銀勺之歡是非何

有聽白雪陽春之曲風月無邉信不比於㝷常莫等

閑而空過任使髙陽公子從他宫錦仙人争貰金貂

紛摩劒珮繫馬鳯凰樓柱掛纓日月牎扉白骨蒼苔

古人安在流光逝水浮丗堪驚况百年渾是者能幾

逥一月開口者不數日忍辜妙理也作獨醒莫思身

後無窮且闘尊前見在那愁紅雨春圍綉幕之風来

對黄花共落龍山之帽快傾銀而注瓦任枕麹以藉

糟只空工部之嚢扶上山翁之馬前歸後擁盡日而

■約  林評事花約

伏以良辰樂事雖曰難并㫖酒嘉有豈容獨饗兹者

小園竹木粗有堪觀故里賔僚可踈一宴忍教康節

獨擅花時敢擬右軍同修禊事伊誰有語花枝羞上

老人頭來日無多此樂莫教兒軰覺玉盤濯月巳煩

竹裏行厨綉勒攅香暫簇花邉駿馬擇於今月二十

八日就弊圃聊備芳罇伏望群英早垂光降

    茶約

伏以歡情漸减豈任林酌之娯老境相冝正有茶香

之供今者策勲茗盌集勝爐薫湏分旗葉槍芽選甚

鷓斑螺甲破帋帳梅花之夢叅老夫鼻觀之禪要追

陪七椀家風共消遣一冬月日勿謂淡中無味且從

静裏看忙老懷自嚮故人多此樂莫教児軰𮗜我今

首倡盟可同㝷湯響松風巳减却十分酒病日拖竹

杖長行携两䄂香煙顧此聞思咸歸歡樂謹約

    禊約

四序節氣春極和而季月爲之盛故古人因三日盛

時而爲元巳之莭然鮮克與巳相㑹今𡻕兹辰適值

癸已又一盛也用是約二三知友讌集林氏花圃所

有事冝略具真率舊例各人備酒一壷花一握楮弊

(⿱艹石)干細柳圏一春服以色衣爲上其餘所需盡約圃

主供具秉簡續𧧷辨追洧水歡遊禊飲賦詩修復蘭

亭故事

 上梁文

    大成殿上梁文

寳位

龍飛首闡大猷之化儒宫灰冷鞠爲茂草之區恭惟

緫管陳公爰自下車慨焉興感仰體右文之意推明

樂育之心因政平訟理之秋舉禮在實亡之典大復

素王之宇重開太極之天于以増聖道之光華鑿晚

生之耳目矧惟治本一出化原猗歟岳牧之心擬变

謂書之俗落成有日神化無方折雄冠豭佩之徒趨

庭受訓易篆刻雕蟲之子執簡傳經奠兩楹之豆蘧

舞三代之韶箾伸嚴𣏌典咸啓敬心猥承縫掖之流

可後閟宫之頌有來多士共駕虹梁兒𭅺偉

抛梁東萬古宗風一泮宫頼得賢侯扶聖教太行元

氣魯龜蒙

抛梁南奕奕新宮播盛談一旦詠歸欣有地北山伏

掃讀書龕

抛梁西聖學如天不可梯湏信小成從洒掃互郷名

與大賢齊

抛梁北萬象經天瞻拱極文奎髙射徳星明昨夜騰

光滿營室

抛梁上偃植圎义屹相向人從懸甕發丹書堅與西

山兩無恙

抛梁下適衛屢爲瑗所舎春風緑滿杏壇隂從此西

遊冝稅駕

伏願上梁之後邑多君子世極文明國本固磐石之

天子享萬年之壽斯文有在振木鐸於中天遺法復

行得人材於郷校舉霑寸進仰荅

明時

    鎮國寺上梁文

伏以坤儀佐理巳𭣣純𬒳之功象教加持妙極大千

之力爰擇鴻都之右輔聿興蓮宇之新宫我

國家崇報是圗慈憫爲念演三乗而設教歛五福以

錫民一朝之役罔及於國人萬有之輸悉供於内府

於是郢斤運巧鄧梓呈材有來神力之無方遂極天

下之大壯桓楹修棟欎雲氣之上浮疊拱層櫨屹丘

山之壁立仍差榖旦共駕虹梁用綴蕪辝式伸善禱

兒郎偉

抛梁東六合天花散暁風隻履不煩嶺去九天開

出𣑽王宫

兒郎偉抛梁西萬刼壟縁妄想迷方寸欲明諸佛果

正湏一勺自曹溪

兒郎偉抛梁南莫咤龍門萬佛龕㑹使樓欏雙樹地

萬方來此發經凾

兒郎偉抛梁北萬象森羅朝

帝極我爲禮此玉毫光聖徳無量千萬億

兒𭅺偉抛梁上寳氣瓏𤧚  像我今建此内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海㑹龍華無盡藏

兒𭅺偉抛梁下千里王畿際兩稼年年鐘鼔樂清時

共對人民霑聖化

伏願上梁之後天低法界海怫潮音山河扶綉户之

光日月擁雕簷之氣永將寳供仰賛

皇圗奠金城不㧞之基祝

天子無疆之壽

    亳州太清宫上梁文

至道無名混太𥘉之一氣真人者出廓衆妙之玄門

載歆道徳之言寔翊邦家之化太上混元上德皇帝

潜輝柱史肇迹瀬陽千■丁令  神遊三尺兒童

知尊聖祖故歷代備褒■之禮

皇家極樓觀之雄雖九  伏於渊泉而紫氣日SKchar2

于天宇嗣興有數今見其人演化宗師真人德紹蟠

■教流白霫逺乗鶴馭來住琳宫爰即遺基重興丕

搆用篤

皇家之祐先開紫極之大及覩成規有光往制煙雲

晻靄車囬隱玉之鑾仙聖超騰日仰猶龍之表㳟依

善頌用駕虹梁

兒𭅺偉抛梁東綿絡鈞天夢帝宫⿺辶商喜頓然還舊𮗚

玄都仙客振孤

兒郎偉抛梁西萬里黄流入望低爲謝㝷鿌張慱望

故家仙李又成蹊

兒郎偉抛梁南聖牘玄珠閟不談且置金華丹寳説

請從河上發經凾

兒𭅺偉抛梁北玉帛中天朝萬國玄風慶㑹雪山陽

柱下有人談道德

兒郎偉抛梁上天蓋蒼蒼含萬象西昇不箸五千言

萬古流沙空悵望

兒𭅺偉抛梁下祈福爲民崇廣厦道家設教貴無爲

葛暄凉自冬夏

伏願上梁之后人庥道廕世沐泠風山河扶綉户之

光日月擁雕梁之氣竹宫望祀休誇漢武之祈靈敁

宅徴符巳表吾

皇之萬壽

    萬夀宫方丈上梁文

伏以起百年之搆植大本於宗門葺一日之居見恒

心於君子萬壽宫丈室者自昔中和之起廢逮今六

祖之丕承物旣弊而更新制有増而匪舊敞桓楹而

中起翼兩室以傍開雲霞藹疊栱之間燕雀賀華榱

之上前瞻玉境通暢玄風後壯宸居擁陪法座况仙

馭來臨之有日令威歸語以無時工旣落成衆孰不

樂𠋣疊如山之壯罄單肯搆之誠重光動淇水之波

佳氣欎太行之色式扶脩棟可後𭭕謡

兒郎偉

抛梁東燈火春城動竹宫看取洞天閑日月佩環聲

在歩虚中

西苒苒春雲去殿低莫道靈章仙秩峻青霄有路是

丹梯

南故院當年一畒菴碧瓦朱甍今覆壓後人光大儘

無慚

北五福從來尊太一碧霞千古振孤風奕奕神光長

拱極

上符籙潜珍無盡藏光芒未暇詫青藜六代傳芳主

凾丈

下玄教扶持衡可迓德星所在風雨時萬里如雲看

多稼

伏願上梁之後教基大闡福地重新五雲來崑閬之

仙六甲祕風雷之奥華簮列拜載光傳度之儀金簡

朝元永肅焚修之供以兹快樂普洽生成

    太一宫清蹕殿上梁文

伏以顧瞻琳宇已嚴

上帝之居婉孌

聖人之作恭惟

皇帝陛下圖囬治道窹𥧌幽人爰從

潜躍之𥘉重有中和之䏂風雲允恊文物

道而沃

帝聦曽一言而利天下師今不見意(⿱艹石)

犬駕以來臨駐故宫而懷舊漢文授經於河上

加於軒后訪道於崆峒𥘉不踰此以兹

寵握光極玄門念我後人思皇

睿眷故大起

御天之搆庻少伸就日之誠旣獻𡻕以僝功乃

而考室敢陳善頌用駕虹梁

抛梁東夜鶴休驚患帳空一自翠華臨幸後至今■

■鎻春風

抛梁西尚記春旗簇仗齊真氣滿空驚户牗光芒■

暇到青藜

抛衆南論道當年有奥談

■乗賁臨猶望壠非縁叅决發經凾

抛梁北金簡朝元瞻


  萬歳永無疆更願八荒開壽域

抛梁上碧瓦朱甍遵大壯五雲佳氣欝蓬萊遊像■

思■

天仗

抛梁下華表人歸餘道價

  雨露有偏恩不遣靈章隨物化

伏願上梁之後日月擁雕楹之氣山河扶綉户之光

道 以之増輝真仙為之改觀雲紅黼座濃薰花氣

  風肅㤗壇光動竹宫之祀歛兹廣福錫厥

  明時溥同至樂

    春露堂上梁文

伏以飛鳥知還固擇安棲之所弊廬託處舉懐必葺

之心秋磵老人樗擽散材萍蓬逺䆠東西南北两紀

奔馳雨露風霜終年偃薄乆矣壯遊之倦浩然故里

之歸迣構新堂不遺舊物豈獨廣居而移氣蓋將追

逺以顕親連甍接棟而中列三楹却暑囬寒而旁開

两室俾春秋寢𥙊衆免勃磎節叙賔筵喜同𥬇語惟

是時思之切仍題春露之名言舉斯心卑之來者承

承継継無遏佚前人之光欎欝䓤䓤非秪謂喬木之

羙爰扶脩棟例有歡謡

抛梁東旭日紅駘蕩春陽滿太空人喜廟堂真宰出

不煩東觀論青蟲

抛梁西萬瓦齊撲地閭閻似碧鷄春露堂中春自好

何甞有意夢沙堤

抛梁南合明簮交道微來不易談正有𡻕寒三益在

風簷先種兩株杉

抛梁北

正統一東亘扶桑略西極一堂雖起有先憂所願八

荒開壽域

抛梁上天蕩蕩光動太行三萬丈主人投紱巳歸來

夜鶴不湏驚蕙

抛梁下觀治化叶氣薫然衡四迓過門有客問行藏

蓬纍而行得時駕

伏願上梁之後里多仁美門掩春華𡻕時豐穣問甚

槃中之蓿物情和好爱及屋上之烏對床賡風雨之

吟開卷得聖賢之樂倘使少如所願不爲虛度此生



秋澗大全文集卷七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