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十一

卷第七十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七十一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七十二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七十一

  題䟦

    䟦蔡中𭅺隷書後

科斗書當秦有天下未盡廢而程邈易篆作𨽻特用

便牘削耳逮中郎蔡邕去取丞相斯大小篆爲八分

寔秦𨽻書也近觀公建寕三年所書五官功曹SKchar

承墓表眞竒筆也如夏金鑄鼎形模SKchar譎雖蛇神牛

鬼厖雜百出而衣冠禮樂巳胚胎乎其中所謂氣凌

百代筆陣堂堂者平故書家評公書骨氣洞逹爽爽

爲有神冝矣昔張長史作書多先觀古鐘鼎科斗文

字遂楷法妙天下不然則無漢晉巳來髙古氣骨不

肖徃年道出襄國讀宋文貞神道碑見其筆𦘕一一

篆𨽻古意迺知其言爲有徴後之學者苟志於古

舎兩漢孰宗匠哉至元辛未中秋前二日同相人馬

才卿觀於省SKchar呉𦽦慶之寓舎衛人王某歛祍書■

    䟦中興頌

歐陽公稱浯溪頌■𡻕乆剥裂字多訛缺獨李西臺

家藏最爲完好予■得而見之䆠學四方來藏魯公

書甚多兹獨闕然及調官平陽㑹郜君和之出故家

墨刻八軸蓋浯溪臨本也命児子孺臨摹雖精氣轉

索庻幾典刑具爾甞聞公平生書五百餘石其風骨

氣韻率洞洞有神如忠臣正色立朝群姦魄禠又如

元氣賦物流形都異因其人而爲變耳始秦越人探

丸起死不主故常在邯鄲則爲帶下過洛陽則稱老

人西入秦又以嬰兒醫名也故評兹帖者謂閎偉發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狀巨唐中興勲德之盛豈虚言哉閑閑公偶以銀

鉤鐵晝目之恐未盡善也至元十二年乙亥𡻕夏四

月六日卧病中書于謝帥第之比軒

    䟦𭅺官石柱記後唐尚書左司員外郎陳九言文

古人稱長史得草聖不傳之妙豈知眞書在唐爲一

代精絶所謂能行而後善走者也魯公書學氣侔造

化眞楷得法多自公始𭅺官帖精絶爲至舊刻在京

兆今亡或云淪瘞㕔事址下近從曹生季衡得墨本

全文蓋丞相壽國髙公故家物也老眼増明伏翫不

置者累旬真希代寳也十有三年春正月人日題於

西山之讀易龕

    䟦乎臨懷素自叙帖

丗傳懷素自叙帖有數本劉御史文季云昔吾從祖

河平君所藏本最佳後有蘇才翁跋云前𥿄縻潰親

爲装楷且爲𥙷書不自媿其糠粃也有杜祁公題云

狂僧草聖継張顛卷後兼題大暦年堪與儒門爲至

寳武功家丗乆相傳後又有山谷楷書釋文蔡無可

家故物也北渡後𮗚金城韓侯及秘府所収俱無蘇

杜二公題䟦似亦非長沙眞筆至元辛未秋九月晦

余謁左轄姚公出示太保劉公家藏帖前三十三字

亦云子羙𥙷亡按玩之余令人仿像意韻盤礴於𮌎

中者累月冬十月甲午是日極暄妍可愛乗筆墨調

利喜爲臨此拙惡非所慮庶幾見其典刑云耳監察

御史汲郡王某伸謀甫題識

    題懷素草書千文後

予觀藏真大暦二年海西寺所書千文極縱横捭闔

之狀其欲断還連似斜復整筆増妍而不繁其减者

意足而悉備如風檣陣馬驟不可當倒冠落珮狂莫

得制至於氣凌過庭𫝑迫張顚椎偉豪邁超於法度

之外者一一視之皆篆𨽻之古文耳兹本雖出臨模

精氣固衰骨脉具在所謂雖無老成人猶有典刑十

一年正月五日風日清麗手柔筆利乗興學書覺胷

中煩滯拂然從筆端出矣

    䟦張嘉貞書

近攷瘞鶴銘乃知爲右軍龍爪書也予所藏唐中令

張公嘉貞北嶽廟碑其意韻骨氣敦厖古怪如衝戈

植劒特龍𤓰遺法爲正書之一變耳張公當開元𥘉

拜大將提重兵卧護北門其氣固巳雄一世矣及継

璟而相以強敏風操聞然史臣稱公性䟽簡與人交

不疑内曠如也古人以書學爲心畫故其筆不得不

雄放竒偉象乎爲人然未免夫捧心效顰也如SKchar

抵掌談話與叔敖俱化一一較之有不然者蓋其嚴

辨有餘而髙風絶塵爲少衰矣戊辰中元日書

    䟦麻姑壇記後平陽盧氏家藏

歐陽永叔云仙壇記有大小二本此大書者也其興

𭔃縹緲檂纎妍麗無不可人正如覩麻姑手爪令人

皆痒時不待爬搔已渙然冰釋矣魯公書大抵與元

氣渾淪千態萬狀不可端倪因其人而爲變耳第記

中皆戃怳不經之事公特爲書之豈王中令謝太𫝊

文彩勲名凌誇百代未害登東山而有髙丗雲霞之

志也

    題魯公書SKchar氏碑後

魯公書三原臧氏二碑所謂糺宗者作擘窠大字體

端整而頗瀟散如羽林壘壁横天作陣𫝑相戞摩與

衆星争光而色正芒寒之氣爲有間耳其懐恪神道

銛鋒勁畫望之凛然挺植戈㦸一一較之不無利鈍

惜乎出秀岩臨摹使千金駿足困伏皂櫪間其超逸

絶塵之想索寞無光惜哉乃知太師忠義之氣發於

筆端者諒非積學而後能也至元乙亥秋七月朔得

此帖於參政李公

    䟦竹谿所題東坡墨戯後

竹谿書所見多矣未有若此帖之眞楷蕭散者大似

虞中舎諌獵奏狀間以側筆學坡之媚耳乃知公當

大定明昌間不只以篆𨽻獨歩於玉堂金馬矣輔之

韞櫝爱玩亦醉翁之意也可謂真知賞音者哉

    䟦孫過庭書

太宗以英偉之氣凌跨百代萬機之暇游心翰墨故

二王法書盡入秘府摹倣臨榻然後以牙籖玉軸徧

賜諸王何好尚如此其篤臣下得不從風而靡過庭

適當其時今觀此書規模歩驟一宗二王得飛鳥出

林驚蛇入草之𫝑然㸃畫散落徃徃断而弗連蓋體

具二王而章草爲羽翼也東坡謂陶詩𥘉(⿱艹石)緩散不

收反復觀之乃得竒趣余於呉郡亦然但近代名公

品題不到豈具眼者未暇及之邪予特表而出之至

元辛未冬十一月廿四曰與兒子孺重觀於京師咸

寕里之寓舎時雪霽氣清率爾而作汲郡王某謹題

    䟦荆公墨蹟

予甞觀壽國髙公所藏心畫水鏡知此爲臨川所書

無疑雖風骨遒勁而筆𫝑散落無繩削可據殆似公

當軸時變新法調夸毗子青苗助役無所紀極噫一

念之差至於筆墨間尚能髣髴其爲人如此後之學

者處心擇術當如何哉至元壬申重陽前四日書於

平陽官舎

    䟦黄華墨蹟

矛觀公書多矣曰黄華山主者蓋公中年筆也其格

調歩趍要本二主氣韻蕭散得元章之勝勁厲𥘉不

逮之然如王謝子弟以生長見聞猶足以超人群也

殷溪云

    題黄華與李彦明太守一十三帖彦明係

    公同年友也

此數帖蓋公官翰林時書也至有飢寒之厄近在旦

夕又云収拾扈從秋山貧家至甚不易令人披讀可

勝嘆惋當明昌嚮文之丗公以文彩風流照映一時

其窘迫乃爾豈官散禄薄未爲道陵所知不然貧乃

士之常事造物者庸玉汝於成邪至於文翰之妙如

荆金和璞自有定價不待稱而後重也

    䟦任龍巖烏夜啼帖

南麓書在京師爲最多其擘窠大書徃徃體莊而神

滯獨此帖豪放飛動超乎常度而木庵師謂醉後興

逸妙能天成豈長沙率爾而顛字字圓轉之意邪然

古人得意處非一如去乖就合意居筆先乗其調利

例多髙風絕塵不只籍歩兵作氣而能奪三軍之帥

    䟦任南麓所臨潜珎閣銘爲大陽津張提

    舉彦亨賦緫一百八字提刑王子勉目曰

    數珠帖

南麓書在金大定間號稱獨歩然擘窠大書徃徃體

莊而神滯今觀此帖筆𫝑超逸氣韻兼勝豈非抵掌

談𥬇善學叔敖者邪

    宣聖小影後䟦語正隆六年大學生馬雲卿筆襲封衍聖公孔

    元措題識

宣聖肖像繪者非一據

聖儀四十九表儗之猶潢潦之於河漢培塿之於泰

山也孔氏云家廟所藏衣燕居服顔子從行小影最

爲眞像此本蓋𠕅一傳也嗚呼尊其道踐其迹是謂

之恭敬不然天容日表雖參於前而𠋣諸衡是不幾

於黷乎至元乙亥夏四月命士人王友仁臨冩小子

惲百拜敬書

    䟦周處府君斬蛟圖後

役萬物而君之者莫靈於人而處尤以氣勝者也彼

司馬肜之虺鄙未若神蛟之變恠也老於莬之殘猛

不减氐萬年之嘨兇也處一旦視之猶尺蠖與孤豚

耳乃知擁殳之際其氣固巳蓋西戎矣然有憾無援

受制於人卒爲二豎所害噫千載而下令人讀臨戎

之篇𪷤𪷤然猶有生氣其睨梁王不糞土(⿱艹石)也雲史

筆之諒有激而云

    䟦貫休北立像

釋貫休北丘像予二見之此幅與東平王氏所藏衣

紋精麁不同恐學道子雨部圖鬼物筆法也

    跋陶縝生菜圗

𬞞果猶犬馬然以其恒見而難爲工故生意彩色有

郊圃水濵之異縝之筆不見收于御譜而爲金陵所

題詠所謂一柸宻雲龍足以知名於當代也

    䟦范中立茂林秋晚圖

中立𥘉年本學營丘極平逺烔秀之狀至於山骨鬰

茂林麓幽𮟏咫尺杳靄逺隔千里蓊然若太隂雷雨

不可端倪玆蓋居終南晚年之筆也故當時有弃墨

如泥之目是知游藝雖宗匠前修唯其𮌎中自有一

天乃能造微入妙

    題𭔃𭔃老人陳氏詩卷

昔帝舜陶於河濵器不苦窳而陶之爲器最近古而

適用廣長安𭔃𭔃翁得適用近古之法削爲鼎研諸

器堅潤精緻粹然含金玉之質誠可方駕保張逺紹

澤之吕道人矣

    題王生臨道子横吹等圖後

書與𦘕同一開紐唐賢善臨書宋人工㸃本要之極

形似而出神爽爲佳蒲江王生以讀書餘暇游藝丹

青於臨放爲尢能蓋致思詳雅不爲法度窘束筆與

意㑹探天機所到近爲予點道子馬融横吹營丘寒

江晚捕爲可見昔龍眠作李北平射邊𮪍圖觀矢之

所直廼應弦斃也若向作著矢狀則風斯在下矣知

此則能造㣲入妙文甫其沉潜可也丙子清明日書

于行館之敬止堂

    䟦馬氏家譜圗後

夫源𭰹則流長本盛則末茂至於家丗蕃衍碩大亦

由忠厚之培埴徳澤之渊浸者耳燕箸姓馬氏自遼

歴金代有顯人故居河朔者多大墳是歸昔狄武㐮

以族係不明不敢附梁公之後時人韙之今絳尹馬

君出示兹譜曰此某之髙曽世皇𩔰也降而下之曰

伯曰從曰昆曰仲聮綿次序蔚爲一宗蓋亦有自來

矣於戯盛哉

    遊澤州青蓮寺題示

至元甲戌夏四月戊午予以分閲滭潞州兵且需後

命乗暇同州尹皇甫琰來遊兹山相與登福嚴佛閣

置酒小酌歘林風振響山雨驟至煩𬓛塵思灑然■

醒少焉返照入壑其西南諸峯雲起曳縷及頂而散

縈紆披拂殆六銖曹衣空𪷟法身旣暮群動俱闃溪

流有聲潨澮丹壑如萬馬而兵崩赴敵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静夜逺聞

耿耿忘寐顧謂皇甫君曰此豈非山靈化現以清雄

之狀娯遊人之耳目邪凢所得唱和詩(⿱艹石)于首因留

題禪院壁間以爲它年林下故事從游者沁水尹太

原李汝翼属吏丘山甫承直郎平陽路緫管府判官

汲郡王惲題子翁孺侍行

    絳州後園題名

絳以兩州六縣三十萬户之盛守治一園甲河東而

名天下者冝矣至元壬申春予自

霜臺來官平陽適陽威人有獄疑而未能决者四年

𬒳命來讞授館絳園留十有七日旣集事因披讀

唐巳來園池圗記按觀遺跡莽爲汚宫獨有者樹欹

臺荒池漲水想像當時亭榭竹木之勝環合覆壓倒

影明㓕猶在瑶翻碧㶑中耳感今懷古因以見物理

之盛衰知哀樂之不恒也同來者屬SKchar李諶鄭扆子

公孺侍行是嵗夏六月𥘉伏后二日汲郡王惲題

    䟦秦得真墨軸後

墨之名家者唐巳來不數人其難工也(⿱艹石)是如坡公

尚煤松自劑放潘谷⿰氵𭝠法至竈發吉焚曽無倦色冝

乎秦君嗜之而不厭也蓋將紹潘張之絶藝發潜徳

之幽光耶予近以沉㷑寳劑就龍尾石試之其黒而

能光清而不沍廼知精妙入神方駕前軰爲諸公所

稱道冝矣

    𥙊霍山祠題名

至元九年

朝廷以郡邑鎭山大浸載諸典秩者所司三載一祀

霍岳在河東寔爲靈鎮故事每嵗以仲夏土極之曰

用信報禮昭䖍度也明年癸酉夏六月北二日惲行

縣北走霍邑前次洪洞雨不克邁越翼日抵趙城適

嚴祀省牲之夕廼率霍州判官連漢臣監縣事塔的

尹裴國用主縣簿劉偉齋𪧐祠下將事之夕霧雨交

作旣祀之朝隂霾四開三献禮成冷風肅然神峯鷲

嶺軒豁呈露雖韓潮陽之禮衡岳孔廣州之祀南海

不足以喻其快也陪祀者府兵曹觧禎縣佐史髙政

稅監張承慶邑人薛畐齡嶽廟道士李志真興唐寺

僧普光執事者吏王庭玉等一十五人遂相與饜飫

神貺而退承直郎平陽路緫管府判官汲郡王惲題

記從行者閭山張思誠子翁儒

    䟦唐忠祚柘條白頭翁圖忠柞前宋人宣和畫譜有傳

前人稱忠祚𦘕不唯極其形似如花美而艷竹野而

天能狀物之性爲好耳余尤愛其科條勁挺放筆而

成得妙意於法度之外殆書家所謂錐畫沙也乃知

𦘕與翰墨同一関紐豈虚言哉

    䟦楊息軒江湾漁樂圖

予𥘉不解𦘕工拙非所知但開卷瀟洒見漁家風味

令人渺然有江湖塵外之思不知何時得帶笭箵以

駕舡獨聱牙而揮車去作西溪漫叟爲畫家所傳冩

似亦不虚負此生矣

    跋甫田圗後

近與李野齋讀岷隱先生詩說冲冲然殊有所得及

觀是圗其經國備物之制傷今懷古之思令人想見

三代忠厚氣象如在乎其間親承其事至於禽魚草

木車服豆籩之盛一一視之皆具古意又有可觀可

興者撫卷三嘆不覺慨然孰謂丹青形容起予至於

斯邪至元戊寅入夏五日題

    䟦藏春劉公東亭等帖

此太保劉公書也𮗚其筆法若不作意故飄逸如此

絶似長沙素苔磯静釣等帖識者當以予言爲不妄

黄氏裝潢者能爰之以爲珎藏豈性與藝習而相近

然邪

    自題所書草字後

今日午睡起偶作草字數行因悟筆𫝑貴其神速要

如李愬夜半乗雪出其不意乃能入懸瓠城縛取元

濟爾

    又題草書後

草書筆𫝑至傾欹断續當如歌三百篇㑹意時手舞

足蹈不知其爲㒹蝢也

    題丙愽陽問牛圗後

蕭曹稱漢賢相然未免有牛飲池汚之論豈狃於休

息重夫更化者乎及愽陽秉鈞闊略細務毎以爕和

爲心神爵五鳯間蔚然有聲爲中興名臣以二公較

之佐命外𠮷寅亮之功有足多者胡氏謂體元者人

君之事調元者宰相之職信哉彼闔里門而消沴因

淖車而𬒳謗者坐享堂封無所事事曽不若丞相嘔

茵吏耳予適纂述調元事鑑友人敬之之子公讓請

題其後故書

    題贗本蘇才翁帖後

蘇滄浪書多出懷素山谷草聖本學才翁如戎州所

書澷與九詩何啻青出於藍真超凢入聖筆也(⿱艹石)

者何爲者哉所謂眞贗不較可知至於樗軒所題真

蹟蓋自别卷移之於此耳至元戊寅夏六月十六日

午睡覺後

    題王𭅺中國範所藏唐翰林供奉𦘕玄宗

    幸蜀圖

丗知天寳之禍階於九齡罷相政歸楊李不知枉害

忠良一言玄宗巳爲聲色蠱惑其明理SKchar顚倒莫知

所從逮夫九縣飈馳越在草莾方思曲江忠諌遣使

祭墓嗟何及矣今觀是圖自馳出大内宫衛依然供

頓咸陽父老進說次馬嵬而六師不前痛九廟而太

子北駕至犒遣扶風蹭蹬蜀道彷徨躑躅惄焉如擣

之懷去五百餘載按圖思事如在目前令人動𬒳

伊上之感可謂書中有史其垂戒深矣

    䟦黄華題郭壽卿雙溪圖

雙溪余家山物也今觀公此作所謂詩中有𦘕𦘕未

必能得眞矣

    題閑閑公書祈宰傳後

此祁忠義賛也蓋公在河北時所書以老筆所至自

成一家觀之似未免效顰耳然堂堂之氣巳破碎陣

敵矣

    題坡軒先生詩卷後

予甞于鹿庵讌席見老人數軰衣冠楚楚容止足觀

當時顕宦有不復及者詢之皆前朝榷醸官也而况

坡軒者乎先生在大定間調監相酒其風流文采照

映一世時賢與之不在明昌詞人之下所存片言隻

字猶當享之千金自非篤好有睨而不頋者夢卿出

將家喜詩學固能寳而藏之異時釃酒臨江助吾横

槊之氣者不爲無得於斯文也

    題李懷逺亊系後

李鎬字之京涿之定興人父金大定間進士第終蘭

州刺史先生姿冲澹樂山水𥘉蘭州府君官鳯翔府

近山多勝㮣公日登覧怡說至樂而忘歸自是𦘕品

日進北渡后留寓淇上僕猶及識之番番然一良士

也甞作樊樓風雨春雲出谷二圖大爲東瀛子蕭公

所賞識曰士夫間不多見也以門勞官至懷逺大将

軍集慶軍節度副使夀六十五卒于衛子師孟字希

賢今年七十有五爲人質直好義無它腸精力强明

飲啖不少衰時時尚能浮大白酣⿺辶商簮花曵杖游行

閭里予毎遇諸塗更忙與從容抵掌談平日心事𥘉

不以惸獨而屑懷也然未免作句讀師自給其日料

焉復爲一慨然耳戊子嵗端月上元日秋澗老人書

且得載郡志寓居之列云

    䟦桑維翰手簡

國僑在五代間𥘉無書名今觀是帖其䇿勲於鐵研

間者恐不獨專美於凝式也具眼者當以予言爲不

妄秋澗老人題

    䟦澹游王先生詩後

黄華先生以海嶽精英之氣發而爲文章翰墨當明

昌間照映一時惟其早丗識者至今惜之余向客京

師好事家屏圍幀軸無非澹游詩翰廼知老成雖逺

典刑盡見于是此幅公之老筆尤瀟洒可愛豈神完

守固氣自清明雖耄而不衰者邪戊子冬陽生后一

日秋澗惲謹題

    題雲麾帖後

李北海書融液屈折紆餘妍溢一法禊飲序但放筆

差増其豪豐體使益其媚如盧絢下朝風度閑雅縈

轡回䇿儘有藴藉三郎顧之不覺歎美東坡云予書

𥘉學李江夏后來自成一家及以雲麾帖一一較之

坡第按之稍扁而青出於藍耳蘭亭在古今爲眞行

之祖自太宗崈尚一代學者争師宗之然如徐季海

軰尚未免誥體之俗况餘人乎公于斯時獨能髙視

逺歩造微入妙臨池䇿勛固當爲右軍忠臣矣有具

眼者出乃知余言為不妄戊子冬孟秋澗老人王惲

謹題

    䟦米南宫書曽夫人墓誌後

顔魯公稱殷成巳雅善填書嚮見唐人作禊飲序每

行特留二三白者使見其巳者之功夫耳𥘉觀是帖

即疑其神爽索然乏飛動縹緲之𫝑𠕅視之乃知爲

成巳法也縁㐮陽出竒無窮雖慿軾縦𮗚不無看朱

成碧耽嗜者心慕手追豈不踐跡終不入于室邪夢

卿來託審定所見如此於戯夢卿其寳之安知飛電

流雲之駿不踵門而至者乎戊子𡻕秋八月廿七日

秋澗老人題

    䟦香林先生老饕賦後

真楷有常規而顛草無定態魯公傳長史之法東坡

得魯公之妙至于率爾而顚餘未見能旭也今觀此

帖馳騁長沙氣劘禱佛之壘耳嗚呼百年來人物淵

源之盛槩可見矣先生姓田字信之前進士蒙城人

學顔而至者也晚進王惲謹題

    䟦唐韋臯𦘕像

予甞觀臯王𦘕像魁偉竒傑顔赫奕視猛而髥㦸如

老羆抗首有百獸不敢傍之氣不如是何以破吐蕃

四十八萬之衆擒殺節度都督籠官千五百名乎至

外臣自預政抗章勸進軍旅之目以定秦鏤號其豪

侈横恣在所不論及殁有司欲追繩其咎頼門士陸

暢者得解至今盛名有光于蜀嗚呼竹頭木屑其可

忽也哉秋澗老人偶題

    題三百家詩選後

潜溪稱唐人尤用意小詩其命意與所叙述𥘉不减

長篇而促爲四句意工理盡髙簡頓挫所以難耳故

必有可書之事如王摩詰云西出陽関無故人故行

者爲可悲而勸酒者不得不飲陽關之詞不可不作

余亦曰自簡古而發穠纎由穠纎而出議論此小詩

所以最難工者也且唐詩名世者千有餘家此特三

百而巳又鄱陽𥘉選時意不到此間有三合者亦足

以見侏儒一節之驗也且書學成于晉歌詩極于唐

而論解之學盛于宋雖然非數百年㴠飬積習之乆

不克成就如是迹其所以然蓋皆自上之所好中來

何則甞觀𥘉學記載太宗文皇帝御製無題無詩及

其文子文孫例能賦詠又唐之士人不能是者不復

淸流比數習俗安得不從風而靡哉二生經史外行

若有餘此亦不可不知故令一讀使見前賢雖小道

其用意有如此者因書以爲示巳丑重午日秋澗老

人題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七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