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十二

卷第七十一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七十二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七十三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七十二

  題䟦

    題遺山手簡後

公道存在上者惟恐士之不才公議廢當涂者惟恐

士之有才此古今通病必然之理也昔伊川與韓相

維游許昌西湖坐間有以書投韓者程視之蓋干進

者也程曰相公亦令人求之耶况尔後乎冝其藩維

𣗥𤨏遐想玉堂如在天上也觀此帖者幸不以遺山

爲疑可也

    題張嘉貞北岳碑後

余少時喜作擘窠大字甞書岀師表于屋壁房山劉

先生過而見之顧謂家府曰毋令輟學後當名家因

問余學書覺有進否對曰不知但今日書明日視之

有大可惡者又不擇諸人書以余拙視彼善者即黙

識於心及省書當之必倣其筆𫝑先生曰此即汝所

而出此碑見贈且提誨曰古人書有當玩而必

習者有未易學而當玩者吾今以是授(⿱艹石)非欲汝師

之也俟盡參衆妙立筆後時時玩其意味可也晚年

當有所得此帖藏幾三紀未甞發視仐𡻕巳丑予六

十有三追憶徃事時時取觀覺日有所得乃知房山

之言爲不妄不然後生愛風華老大即厭之而然歟

觀其簡古曠逸𥘉(⿱艹石)緩散不收一一視之内方而外

圎風骨偉秀殆似夫上簾瞻對鳯鳴朝陽時也前人

謂焦山鶴銘乃逸少龍爪書或者謂未(⿱艹石)以大辯(⿱艹石)

訥大巧若拙方之爲近似余於嘉貞書亦云唯具眼

者當識之因嘆吾老矣技進而道不至是亦所當懼

也然張么唐名相今見千丗者止此耳枝雖微固亦

有不可廢焉者剪製巳遂題記於後示阿孫鞬郎且

使知嗜古者莫書學爲重何則先賢手澤在焉故也

是夏六月二日秋澗老人記

    題山谷手簡後文瑞名璋

侍御于文瑞奉使江西回以山谷訴哀帖見貺觀者

致疑其間予曉之曰公孝友純至當痛酷摧裂之際

意有不在書者此正言不當文之義也若以微瑕而

棄連城之壁非余之所敢知也

    題竹溪詩筆

文獻党公大定間翰墨爲天下第一如雪溪黄山輩

皆北面師尊之冝其片言𨾏字爲後丗寳藏仰之如

泰山云

    題家藏禱佛帖後

顔魯公書氣洞金石精貫白日然得長史心法筆力

日進遂集大成公之書可知冝其使長沙比靣髙閒

終不侔也𥘉藏者平章政事盧予時盖自琉璃缾中

恊神筴者也大元已丑秋七月秋澗老人曽収

    題左山所書春露堂後

余搆春露堂之明年 參政左山商公作三大字自

燕見遺因刻而榜之吾廬爲爛然也公今嵗壽登八

秩觀其書端莊婀娜略不見衰老之氣吾喜其所飬

至剛非唯書之盡善也公爲人雅重深謀其翰墨之

工在公爲餘事然嗜好之篤營求之切殆飢渴之於

飲食只以功業相逼有不遑專事者當急遽際甞與

予論及津津然喜見顔間不知老之將至日之云夕

也方在藩府時以分陜之重横當事衝至與貙虎相

搏者屢矣未甞見志之衂氣之靡降而少屈規其所

不可求避其所不可免者此所謂砥柱頽波迄然而

莫傾者也求試其心之所在蓋安命順受而巳旣安

且順則心乃定心乃定則氣不餒氣不餒則道可以

坐進而况枝之云乎醫家有云榮衛可以知人之脩

短予亦謂文翰可以卜士君子之盛衰仐觀公書以

精神氣𦦨取之是知公之夀考旣𦒿而艾也必矣豈

斯文未喪造物者將属之於公耶於是書以自警至

元戊子夏四月十二日謹題

    題張氏所藏先卋手澤後

昔人以長不識父對其𦘕像輙拜而垂涕張㑦以勞

卒軍中子用道痛乎不覩其没毎得其手澤雖片言

𨾏字洞洞焉奉之如恐失墜其於𮗚行速肖之心爲

可見矣

    題時苗留犢圖

君子之居官也論其稱與無愧而巳苟能致君澤民

雖禄之以萬鐘繫之以千駟將受焉而不辭况巳之

所當有乎若苗之事持清而近名矯枉過正者耳然

使貪墨畏人者聞夀春之風亦可以少知愧矣此京

兆王雲筆也以年深色故因之𥙷綴頗踈妙意至布

置分數尚當與斬蛟圖氣勢兩相髙也戊子夏五月

秋澗老人題

    題自書歸去來后

録事參軍丹陽薛君文曜携佳帋見過請余書晉處

士陶靖節歸去來辭是日晨氣頗爽在庚伏中難得

朝也乗筆墨調利心手相應忽憶徃年過曲陽見唐

宰相張嘉貞所書北岳廟歌歌碑不覺行墨以入其

體識者莫訝其刻鵠也

    題郎官石柱記後

眞生行行生草顚之草至稱之爲聖其法蓋先能楷

所謂善行而後能走者也郎官石柱記以予聞見今

在丗有三本   梁崔氏贈余與平陽曹氏所藏

壽國公故物同出一石但未知柳城姚氏所寳者何

如耳商左山云正刻舊在京兆兵後淪入公堂址下

恐不復出矣汝軰冝珎惜之其姿體端方清勁似出

歐虞自成一家少陵云卓立天骨森開張者也至元

戊子七月朔秋澗老人記

    䟦蔡㐮書後

甞觀心畫水鏡宋一代能書者不少然蘇黄一出爝

火難爲光矣㐮之書在當時極爲坡所推重恐是徐

行後長之義夢卿好古得於法帖者甚多書學予非

深之者不千里逺來求題評此亦不可曉也秋澗老

人題

    題哀江南賦後示韓陳二生

稱信有文集二十卷行于丗今秖見者此數篇而

巳乙卯𡻕予得之于沙麓蕭茂先家迨今𡻕戊子盖

三十四年矣近目疾瞑坐者浹旬二生來問適新是

帙令句句詳讀且究其用事非徒然也蓋辭之爲體

甚多學者不無利鈍于其間汝等文竇方開然有望

而未見者故令觀覧欲彼摩其朴鈍發其清新此老

夫之意也嗚呼理者性所自出才者氣之所由形中

人以上苟得其養性使可復才也者不可強而致也

或曰理重才輕取其重而舎其輕可也曰𫝑有不可

偏廢者焉理則體才則用也體與用具然後可以持

躬而應物二生其志之

    䟦楊𥙷之墨梅後

花光梅在前宋爲第一賞之者至有買舡來住之語

及𥙷之一出變苦硬爲秀潤曽觀春風雪溪二圗者

乃知予言爲不妄一有自題云日移清影人立黄昏其用意不分固巳神疑于此君矣

    昭陵六駿圖後序

物之賢否一定論其遇不遇可也昭陵六駿天降毛

龍授之英主俾剪隋亂及其功成琢石爲像太宗親

題眞賛以傳不朽何存殁遭遇其爲幸也如此冝其

聲華氣艶上與房駟争光故潼関之役備體渙汗又

何神哉如昭烈之的盧冉閔之朱龍名雖存而形何

見焉大史公稱閭閻之人雖砥行立名非附青雲之

士惡能施于后丗者是巳予藏此圖乆矣特䊋潢以

備珎玩因題品卷末以寓余之所感云

    書送鄭尚書序後

韓柳文多同時相顧而作如送鄭𫞐序饗軍堂記之

𩔖是也筆𫝑翩翩若相陵跨者柳之記間架曲折宏

深雅麗出竒無窮然不過崇洽閈閎饗燕軍容之盛

而巳序之爲文𦂯五百餘字雖云後出詞氣絶勝令

人讀之抵一部嶺南方志覺海氣拂拂來逼人矣其

終篇致意最妙專以貴而能貧仁而不冨爲主委曲

謀猷之壯從容箴戒之深誠有関於嶺徼之治亂爲

尚書𫞐之藥石也近年某官有奉使句麗煩於乞索

者至爲東人易而傷體信乎貪而無威微而無經術

者不可以華逺而𭔃邊方重命嗚呼公之斯文曰經

丗柔逺之長䇿可也作之明年公卒在諸文極爲老

筆又見其氣之至耄不少衰也如此韓生因說有問

特書此以示戊子冬十一月十日也

    䟦蔡蕭閑醉書風簷梨雪瑞香樂府二篇

    贈王尚書無競王後有䟦語小楷數十字

    極妍勁可愛

樂府尚豪華然非紈綺中人未免隣女效顰耳明秀

一集以崇髙之餘發而爲詞章如飲内府酒金沙霧

散六府爲之醺酣方之逢麴車而口流涎者固有間

    䟦竹溪所書墨苑篇後

東坡先生百丗髙士至自跨𫁘作墨得佳者數百九

顧之而𥬇曰足供吾一丗著書及煤發焚舎乃巳冝

其竹溪爲墨𫟍作書而不猒所謂子雲相如同工異

曲也

    薛紹彭臨魯公座位帖後

魯公此帖純是一叚折魚軍容直氣知此然後可以

論書之法度耳

    書南麓珎翰後

龍岩書在顔坡之間然未免有癡絶處此帖殊靖勁

可愛豈得意時書邪

    䟦黄華煙江歸艇圖

先生當明昌間以文彩風流照映玉堂仐觀此𦘕所

謂金鑣野鹿志在長林豐草也

    䟦閑閑公草書心經

(⿱艹石)經前後文辭重複公書之字字姿態不同所謂

堂堂天陣臨機制變出竒無窮者也

    錦峯真逸王仲元清卿書

錦峯書意韻瀟散不减古人但前有黄山後有閑閑

公故公之墨妙揜而不彰丗称士之得名有幸不幸

者豈其然乎

    䟦黄華老人二詩后

觀公手跡多矣此幅恐是早年所作然澗松出士巳

有凌雲之氣識者自當知之

    䟦龐才卿悲潼関賦後

此賦都運龐才卿所作其歩驟全𩔖思子臺賦意則

擴充潼関甲辭字𦘕瀟散有法出顔蘇之間前丗士

大夫學藝精妙如此豈勝歎慕

    評楊凝式書

楊凝式書維摩等皆作行體大字SKchar竒豪邁瀟散

中寓正筆左山云魯公後惟少師能得二王之法所

謂文起八代之衰也坡公行書大槩𩔖此至元廿年

四月𥘉五日過辭左山𫉬觀於座所論如此其王文

荆公論云公書不曵之以就長蹴之以就短云

    題元楊手書後

卷中諸公皆一時名勝先生爼豆其間諸賢樂與游

者其以道義故也余早嵗讀書蘇門尚及見之𡻕時

以文酒吟詠於山水間彬彬然極平時故家風味不

知軒冕爲何物孰謂三十年後文物夌替而至於斯

拊卷援毫豈勝慨至元癸未蕤賔日謹題

    䟦自書訓儉文後

文正公平昔著述純粹深切其有𥙷世教如菽粟之

於飲食可斯須離哉後人傳誦敬仰冝矣徳昻茂異

喜讀書善居室属余書斯文將置諸坐右取爲修齊

矜式所謂儉者徳之共也故樂爲筆之𥘉不計其工

拙也

    䟦羅謙甫醫辨後

容齋述醫論二篇求予書將板行以證俗之訛謬因

念丗之物理流傳失正漸習成風無復革易者多矣

較其所係重者莫醫若也謙甫心存濟物明當然之

理不爲流浴所移固自可尚又使藥石亂投之禍日

有所弭其於丗豈小𥙷哉所謂砥柱中流回狂瀾於

旣倒也故樂爲筆之

    跋紫絲靸鞋帖後

紫絲鞋帖四十六字二十年癸未夏借𮗚於張條山

家昔公書太宗送梨帖後云珠還合浦劒入延平葢

自謂也此帖雖遒婉可爱然筆虚墨嫰九淵之神宜

躍而沕恐臨本也觀者自當識之

    䟦摹馬圗

書與𦘕同一閧紐昔人謂學書者苟非自得雖奪眞

妙墨終爲奴書余於𦘕亦然

    題所臨顔魯公十帖後

大名楊君順之家藏劉元剛嘉定間忠義堂所刻魯

公書廿一帖予擇其大小尤精者臨一十帋近在京

師入翰林復觀顔碑十餘本皆所未見也又與左山

商公論其平生所得於公書者數焉一日覺𦚾中頓

有所悟及南歸取向所臨裴將軍等帖觀之當時凝

神筆端非不玉汝奈非其人而學不至何譬如以羙

石追琢瑚璉則不可也癸未𡻕夏六月入伏前二日

大雨淋浪五晝夜不止開䆫隱几坐見舎東積潦展

觀此帖偶爲題其後云

    字程氏小子

癸未夏四月僕還自京師道出梁臺蜀士程天驥自

云伊川先生之遣裔有子方黄携而拜予因求其小

字乃訓之曰伊傳嗚呼小子其念之哉

    䟦樗軒壽安宫賦西園雜詩後

余生長汴梁八𡻕而北渡河當時風物有能記憶者

但如隔丗夢寐中見尓及讀如庵西園雜詩何殊趙

家老樹遺臺令人對之有足悲者故孫樵雜報云生

恨不爲承平時人良有以哉収卷奉還題其後

    漢文翁講室𦘕像

余讀漢魏五書云成都有漢文翁髙朕石室壁間刻

三皇五帝以來聖賢𦘕像蜀太守張収筆也収獻帝

時人近過劉氏家塾遂𫉬其本盖自盤古氏以下至

仲尼七十弟子百一十三人𦘕極精妙簡古經千有

餘𡻕無絲髪剥壤非神物護持疇克尔邪後有東坡

所臨王逸少欲摹帖氣韻豪逸有顔魯公風格𠕅四

展觀悚然起敬令人有振纓希古之想眞竒蹟也■

    書劉氏屋柱

至元甲申夏四月余自泰安平隂東阿撿覆桑灾而

西赤日黄塵中馳六百餘里忽得此屋休䕃車怠馬

煩之意爲釋然也主壻劉澤克家有禮且云此屋甫

成未經寢處而公至可謂彈壓瘴氣矣又說婦翁張

學臨終戒作佛事以多誦孝經爲嘱不圗田野間有

此端士重午後二曰過此

    䟦坡公春寒帖

茶使分寕李君踵門來謁坐定出春寒帖相示願一

言爲審定余曰昔坡公在館閣時每作一石一竹浄

爲好事者取去况詞翰乎所謂良金羙玉自有定價

尚何言子歸而潜珍東緑吾將見燁然之光不唯在

惠州李氏矣

    龍門寺題名

余聞龍門乆矣甞讀故相雲叟公題名風煙形勝盡

在目中終以不得一徃爲曠今嵗冬適諸君以事㑹

共遂成此逰相與分雲㝷壡攀水隮危抵懸瀑下少

焉環坐磐石盡一尊而去凢得詩一十一首偕來者

判官李譲州將劉民望陳州長李公恵前憲臺獄丞

梁平州學正張賁士人程翼蔡州吏目薛丗英郡人

徐英時至元乙酉冬仲望日也

    䟦鹿庵書玉華宫詩後

鹿庵書氣韻滿散甞疑出焦山鶴銘一日問筆法於

先生曰平昔於沙河碑致力爲多今𮗚此帖一一較

之其瘦健清㧞蓋以廣平作骨而取真逸爲竒放也

    䟦米元暉書

元暉書𩔖王謝子弟以當家論之闇中模索知爲人

豪然其間時有圎轉蔵鋒處豈厭家雞而欲歛乃翁

之掉率邪

    䟦虞丗南十二大字

虞永興書攀鱗附田異十二大字丗皆以雄偉稱之石

刻墨本凢兩見之予特愛其結密無間由智永小楷

擴而充之至於如此之極且見夫落筆不難也因悟

蔡京書太學首善儀門昊天大帝之𩔖其法度一出

於此今夕而有一舉兩得之佒於是乎書

    題耶律公手書濟源詩後

物之有光華者雖微必著况文章翰墨之卓越乎近

觀故中書令耶律公當壬辰𡻕過濟瀆留題詩翰逮

今歳龍集適一甲子其孫希逸始托揔尹靳榮俾刻

石祠下属予題數語于後余曰事之𩔰伏雖數存其

間至後大前光在後人固當如是所可敬而仰者玉

泉老仙於灑景同翻經綸致澤之餘復發爲文章翰

墨鏗然而金石振巍然而冠劔植表裏

國華鼓舞元化爲丗𠋣重巳見惡盈好謙恬然静退

之心故賡和樂天詩韻爲恱無乃魏公醉白之意歟

俾來者𮗚咏將有擊節嘆賞挹髙風而跋絶塵者矣

又何翅紀嵗月而傳不朽者哉

    題臨潜珎銘後

潜珎閣銘坡公渡海北爲李光道書於曲江當時眞

蹟入石爲龍潭絶勝逮淳祐乙巳東嘉趙汝馭求訪

百至巳不復得惜哉今所傳者蓋漢中石刻濮之板

本再一傳也此則以濮本較之迫視筆𫝑徃徃有形

似者豈踐其迹庶入室之意歟然龍爲神物唯劉累

乃能SKchar之或者輙攀鱗進技其氣亦可尚也至元壬

辰後六月廉訪任居携以示予曰此李安仁所藏也

幸吾子題數語于後故書

    題山谷苦筍賦帖後

臨安漕副喬仲山予爲御史時臺小吏也庚寅冬南

行遺杭仲山以是帖贐予或有以真贋爲問者予曰

𥘉未甞經意唯其無心於得渠無求而見贈取與兩

間皆岀自然(⿱艹石)有不爲嗜好所玩者故喜爲収之至

於書之真贋君其問諸墨卿

    䟦朱文公手書

子所見手蹟十餘番皆老筆也公何甞以書學名家

只以道義精華之氣混混灝灝自理窟中流出一旦

揮灑有不期然而然者未易以翰墨畛畦論也前人

稱孔明岀師表秪見性情不見文字予於公書亦云

    題杜仲正省SKchar家世卷後

先師泌陽府君河中人應進士時石公子堅同舎生

也且蒲當秦晉之郊其河山之勝樓觀之冨甲天下

而文物之盛如金吾李氏昆季及公皆極一時之選

予嘗三走中條登髙望逺追惟師之遺言思其人而

不見徒有永言慨慕之歎去年冬予持節仝閩有杜

君仲正來謁蓋公之甥也與之語誾誾侃侃愿有餘

而辝甚雅因念予児時耳公之名閲五十寒暑始識

其甥於甌閩越絶之徼所謂老成雖逺典刑得見于

玆一日携雷苦齋所述示予且求訓勵數語于後予

謂今之士夫思其大而略其細知其雅而不通其俗

此大夫士之通患曽不思親其細所以全其大也通

其俗所以尊其雅也今吾子含香佩棠所治者皆簿

書期㑹米塩𤨏屑之務而能終日黽勉無倦色安知

開封府推異時不至忠獻禮絶之地乎

    䟦郭熈山水巨軸

崔生有𦘕二軸不見題誌中隱云此郭熈筆也信當

行玆能事熈無疑但立名不正物不得順受所謂山

亭避暑者余易之曰江煙晚浦崔抱歸志甚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也然

坐而論道謂之王公作而行之謂之士大夫今降而

嗜此以爲髙且多識雖屢中何足道哉

    䟦顔魯公裴將軍帖

此帖予見者數本皆大小不同獨忠義堂刻臨摹最

善蓋純以𨽻體發其竒特尓至於詩格雄偉壯麗比

之清逺等作又何翅十倍曹丕也

    贈師御史彦貞名頥

丗固有難事惟篤好者即能之况氣志清明者乎御

史師君彦貞世爲瀚海府人姿英毅逹時應務乃其

所長復於公餘以吟咏自樂積而至十數篇非好之

篤其克如是耶因求一言見誨子謂詩固一藝心之

聲言之至文者也作之者譬猶良工就利器雖有棠

谿之金須百錬乃得其精如吾御史君氣不凢意竇

方啓能敏修不巳將見與日新之業並驅而前至綴

聮雲煙撑霆裂月恐不難矣立夏後十日謹題

    書歸去來偶題于後

古今聞人例善於辭而克行之者鮮踐其所言能始

終而不易者其惟淵明乎此所以髙於千古人也僕

今年六十有五衰病相仍越在絶域終日役役疲於

官守雖云微勞事有無如何者因書此辭不覺慨歎

者乆之

    䟦蘇子美千文帖

長史顛草㸃畫略具意度巳足子美迫近之此帖豪

放飛動所謂筆陣堂堂者乎歐公於本朝書獨取蘇

蔡三人非虚言也周越軰安得窺其籓籬哉趙生其

寳藏之至元庚寅八月謹題

    䟦拙翁桃華春水圖

南華云相拘相沬不(⿱艹石)相忘於江湖此正圉圉相忘

時也但恐馮驩軰見之即垂涎耳庚寅秋題於西寺

    䟦文公與子晉伯謨二帖

建安諸公徃徃以文公翰墨賜觀視之皆非也此二

帖母君希悅所藏其爲眞蹟無疑所謂剛徤含婀娜

玉德而温栗者也因知前書皆邑人江春山效顰予

特表而出之惡紫之亂朱也至元庚寅九月二十八

日夜漏下卅二刻旣寤不能寐起書於府集思堂之

燭下歛祍題

    題三河驛壁

余回自海徼暑毒之氣至此方作眩臥於舟中者一

伏時蓋以閩中氣節不常水土殊異䆠游之士鮮有

不病而歸者因念孔孟之道能治心而不治病倉扁

之術治病而不治心安得合而爲一俾治南方不治

之病庶乎其有瘳者余言雖鄙庶有関扵丗教故書

至元庚寅冬十月十有七日題於三河驛壁尚聞者

知所警

    荅戴生

余來官南越凡十有一月戴生叔堅者閩産也以詩

文来謁且言其志乆乃見其為人叔均有嵗寒姿扣

之所學外又通熟吏事時居閑日乆思以三釡侍親

義形于色予告之曰行與止有數存其間者此心不

匱則棒檄之喜其來之不逺也傳有之居則曰人不

我知如或知爾則何以哉蓋言其學之不可不積行

之不可不卓也戴生其勉旃

    晦翁墨蹟

紫陽先生手探月窟足躡天根𥘉非欲書名家唯其

道義之氣葱葱欎欎散於文字間者不得不如是耳

傳曰愛其人愛及屋上烏况先生之手澤乎韓生其

寳藏之

    䟦香林先生㒹草

甞愛甘露寺詩草聖筆𫝑縱横破碎陳敵今觀香林

先生遺墨得涪翁歩驟爲多具眼者當知余言爲不

    䟦黃華書後

昔黄華老仙方書翰得名求之者衆日不暇給張丹

華家傽善於刻鵠公時命代書至眞贋莫辨此又張

奴之重胎者也

    東坡開葑帖後語

此借舡一帖耳今人讀之聳然有趍事赴功之意當

時民說忘勞槩可知巳使公得坐廟堂𨤲衆務文致

太平爲不難矣

    題米南宫帖後

今日客有自河朔山東來者聞時雨霑足蚕麥有望

適師孟携此卷相過臨風展玩沾沾然有三安之喜

不然奚暇及此且將爲質錢慱米之具耳

    䟦禊飲序後

兩𣈆法書李唐詩騷宋人之論議天機所到有不可

企及者獨韓子以右軍書娬媚可傳鶂鶂而已其立

論峻絶不詭隨如是亦可愕眙然予綿歴丗故以來

士大夫所繫非輕不尔安能有立于丗區區游藝巳

是末學令就末以泥其不必者竟何爲哉至元癸巳

四月予入院後五日師孟持此卷堅求䟦尾因信筆

及此

    書商司業定武蘭亭本後

書學自是吾儕一叚妙韻昔先正商公善書而深識

客至多談是爲樂娓娓忘倦公今己矣言復得聞邪

去嵗冬予載入京師與台符司業時㑹爱其議論操

守識鍳書翰得家法爲多如考定定武拓本辯論隠

顯是否眞贋幾數百言截断衆流㑹歸其極予擊節

嘆賞何其該且洽也然闇中摸索知爲人豪者𥘉不

在是丗家子弟當門户焜燿鮮不以丗味務快一時

商子曽有是乎及其順受阨窮以理自信卓爾有立

於㒹沛流離之際吾𮌎中耿耿者曽不少挫是則商

之最起予者故特表而出之使丗知夫寥寥千載下

殷士膚敏者蓋有人焉不只以技進而巳耳⿺辶商佳客

在坐聞予言皆唯之而去因書卷尾以還

    䟦馬左丞所蔵貫休羅漢後時子卿有未疾不出

昔梁直閣將軍張僧繇𥘉作繪事貌天竺二僧侯景

SKchar剖裂爲二一失所在其一後爲唐常侍陸堅所

得及堅病亟所藏僧見夢曰吾有同侣今在洛陽李

氏能求而合之當以法力護尓平復陸如其言訪之

果驗遂以錢數萬贖歸陸疾随愈嗚呼凝思之妙通

於神明𩔰諸隂佑者如是此盡云僧貫筆貫平生專

藝在唐一代亦號精絶能敬禮有加安知不同繇僧

通靈時出光怪而致主人勿藥之喜邪嵗癸已夏四

月題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七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