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十三

卷第七十二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七十三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七十四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七十三

  題䟦

    宋廣平梅花賦後語

廣平梅花賦予甞聞䨥溪耶律公求斯文乆矣得之

者當以乗馬相貺願見之心與公略同至元癸巳

予待

詔闕下秘書𭅺趙天民來謁趙之父故中書門客也

因詢賦之隠見曰已得之矣翌日録似本來獻老眼

増明疾讀數過至獨歩早春自全其天貴不性移儷

夫君子之節之句當時巳為從父擊節而襲美謂公

鐵石肝腸吐婉辤為疑以予觀之風人託物詞尚華

麗况徐庾之體乎當時公甫踰冠而𡻕寒之姿調羮

之事固已表表於未第之前如淵明髙風逺韻又何

害見閑情於一賦者哉

    䟦董右丞師中撰李道源先生隂徳記後

    董號漳川居士道源名泌廣平人蓋儒而

    毉者泌九十𡻕而終于家子師孟明昌間

    進士

昔昌𥠖公以毉師而喻相業范文正不作相而願良

醫醫之與相體用固殊其於濟物則一也然宰輔柄

用必需時命毉師拯治心術爲先故良醫賢相寥寥

百載間得其人匪易今皆萃見於一卷中𮗚之者當

起敬起慕又何特題咏而巳哉至元癸巳立夏日書

    䟦鍼者李君玉詩卷

前賢有以注易與神農經為論者客曰當解易何居

曰易解悞後世辨明者不少本草悞立能殺人世謂

鍼法亦然予右髀有寒疾将雨先痛一日謁黙齋先

生於沙麓見其求鍼者滿堂先生𥬇謂予曰汝亦入

吾安楽窩邪如痿者躄者音亞者癥結者氣蹷者法雖有

重輕莫不撤鍼而滯散舎䇿而起行而子之髀痛今

三十年曽不𠕂作後官東平一日與李公巨川話及

此曰予客淮南時以玆術授竇公今青出於藍今君

玉與少傅同鄉不知其術傳之李邪竇邪而别有所

授而然邪向聞李君甞逰江淮間曽遇異人箴法盖

以神授未若李竇相傳人事著明者也如太史公論

方技以怪而志者吾皆不取也

    䟦眼科毉師卷後

心為衆善之宗眼具五官之氣故中有所動思或稍

邪則司明為之眊昧吾甞念治眼病則易變目眊為

難嗚呼安得一中和之氣瞭萬有之目使一歸於正

不知龍目立論亦将有此法邪

    䟦玉田傅氏家傳後

金有國餘百年專以詞科取士曰相曰将多出此途

議者以學渉剽𥨸不明義理為言然不可一㮣厚誣

事至於弊秪能拘限常流通人何所凝𣻉及金祚垂

亡其伏節死義者皆前日之進士也吾於北地得三

人焉順州刺史剛忠王者行部傳公父子是也公諱霖字

汝濟明昌五年詞賦進士第大安二年授崇義軍節度副使二年行部臨潢殁於王事嗚呼其

為烈盛矣哉

    題漢使任少公招李陵歸漢圖後

自古有死將而無降將至於兵敗力屈此正人臣授

命之秋更無他議譬猶弱婦不幸而遇強𭧂有殺身

而已曽不此思而曰雖受汚一時吾將有以報之此

正李左校之妄圖也子使逺招縱復南歸將何為

顔予始讀陵傳壯其初心憤𤼵哀其一敗而瓦裂也

中綂辛酉春予扈蹕北上次桓之北山或曰此李陵

臺也裴回四顧朔風邉草為之凄然於是詠河梁之

詩嘆曹柯之議又且惜武皇信相術而族陵家安在

其為雄材大略也自辛酉迄今三十餘年復覩斯畫

因感而書此以為人臣忠止之勸

    䟦南蠻朝貢圖

海中島夷際東南天地者以萬數有唐盛時率置都

護而覊縻之不特以力而臣服也此即庶方小侯不

能專逹附於大邦而致貢繪而為圖以表中國聖人

在上徳教洋溢無逺弗屇之者不然意匠慘淡何取

於比

    書霹𮦷琴賛後

文章翰墨善効顰者徃徃體極形似至於得意韻之

妙出畦畛之外天姿限量其間有不能以寸者學鹿

庵書正坐是耳或謂此帖子聓代作非也可秘藏之

防風濤擁棹雷霆破屋將有下取而豪奪者矣

    書娑羅樹碑後

李北海娑羅樹碑筆畫勁𧪼全是歐率更態度但縱

之使行耳碑見在淮安州

    題王尚書無競小字東坡論語解

甲午夏五月方外SKchar由師孟出是本見示卒然問曰

公此書何法予曰渠以謂奚自曰此桞侍書歩驟也

予顧𥬇曰公瑾有云天下智謀之士所見略同其師

孟之謂乎

    䟦趙大年盡王摩詰詩意

大年分天潢之秀馳譽丹青當其𤨏牎春明綉閣香

静以倒暈連眉之嫵冩荒寒平逺之思非天機所到

未易企及所謂風流貴介筆頭有五湖之心者蓋盡

之矣

    題東坡災傷卷後

東坡先生論事如陸宣公剛直不容於朝似顔太師

今觀此帖云覧其災傷肺肝如焚公SKchar國恤民之心

爲可見矣然士無功名分者雖毫髮細事終不得一

入手做公之謂也後又方云有聞不惜頻示及是此

老又待招人物議也臨風展玩重爲慨嘆

    明皇驪山宫避暑圖

明皇驪山宫避暑圖郭忠恕筆也宫館隨𫝑作三層

覆壓華清居上方殿四圍垂簾宫人隐見簾𨻶𩔗望

逺而外窺者中腰樓閣參差冠山跨壑半爲宫桞蔽

虧其下水榭極峻内人上下雜沓無數疑供帳也波

間漁𭅺艤艇特網𦊙延佇者非一駕自閣道乗腰輿

擁仗將升榭而觀漁樂者少陵云簾下宫人出樓前

御桞長忠恕意匠正掇此兩句為主題然人物界畫

慘澹取次不甚精絶恐亦後人臨摹至善體詩人之

意殆與少𨹧同賦而親覩者云

    䟦山谷發願文

元貞元年朝謁之明日余燕息不出偶展此軸為娱

因念黄太史禪機翰黑號入神三昧至與𬽦池公並

駈争先如𤼵願等文皆平生傑作但恐益公題評正

好事者𥨸取綴之於此耳牎明目眊筆盧筆實有能

強為力者伎癢悠悠又復損一若可喜也

    題李龍眠畫班昭女孝經圖後

道義出乎天然文章貴乎自得昭以大家師範六宫

作女誡孝經通二十五篇范史備載誡辭而𥘉不及

經訓豈擬聖太迫殆法言之嫌乎至於公麟𦘕筆當

時聖賢言行情深義奥後世有米易窺測者天機所

到千古之事如隨目前所謂出新意於法度之中𭔃

妙趣於言意之表(⿱艹石)三百篇比興宛從絃而歌之一

唱三歎有遺音者矣激薄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淸𦔳丗教多矣此𦘕予

也三見玆雖張仁所臨殊有分數昔東坡稱𣈆人法

書今何所及得唐人硬黄足矣其十襲秘藏遇知者

一觀可也

    題東坡赤壁賦後

余嚮在福唐觀公惠州醉書此賦心乎两忘筆意蕭

散妙見法度之外今此帖亦云醉筆與前略不相類

豈公隨物賦形因時發興出竒無窮者也

    䟦黄華先生墨戯

近過雪庵按上有黄莘山水一卷或問云何如曰此

先生醉時行書也只爲龍岩學中立太迫故作是噀

墨法耳

    䟦党竹溪篆趙黄山文王子端書

篆趙文黄華書正如打鼔弄琵琶合着兩㑹家也

    䟦米南宫靈臺戴華卷後

僕觀南宫書多矣未(⿱艹石)此幅韻勝而不鼓努者也然

䧺冠豭佩氣終行行惟其自成一家廼可貴耳

    䟦漁人鷸𧉻圖

自戰國功利之說興視仁義爲無物時君世主以衆

𭧂寡以強凌弱干戈相㝷互相吞噬惟知利之為先

不究害之在其後也故漁人鷸蚌之利例皆𬒳焉非

獨代之喻燕趙也雖為當時妄舉貪得之誡而孟軻

氏云善戰者服上刑連諸侯者次之闢草萊任土地

者又次之可謂正大而有味矣

    䟦山谷所書王建宫詞後

唐人詩風雅意韻凌跨百代况建之宫體為世絶唱

加以涪翁揮洒醉墨冝其天章雲錦為之爛然生光

    䟦鹿庵先生所書鸚鵡賦後

此鹿庵先生二十年前所書也嚮甞問筆法於席下

曰予早年於沙河俾用功最多今𮗚此賦乃知其言

為有徴先生人品峻㓗文章字𦘕皆有自得之妙然

珠璣散落有限得者幸珎藏之

    䟦左山公書東坡醉墨堂詩卷

左山公書端重沉著本出離堆記其氣韻豪逸比之

魯公似為放曂𥘉不知其所宗不肖澹癖留心筆硯

悞為公所知每過謁必談論書學利病留連竟日不

聽辝去一日出示楊凝式維摩帖筆𫝑縱横天真爛

熳顧謂予曰魯公後得其筆法者獨少師耳由是知

公書體兼顔楊然古之論書兼及人品非其人雖工

有不必貴者公姿沉毅愽學富經綸噐業生平底藴

未展盡者忽忽欝欝一散之翰墨間其風流藴藉有

不可梯接者今已矣片𥿄隻字為丗珎惜况門客故

吏邪簡卿尚寳藏之

    題遼太師趙思温族系後

遼氏開國二百載跨有燕雲雄長夷夏雖其創業之

君規模宏逺守成之主善於継述亦由一時謀臣猛

將與夫子孫蕃衍衆多克肖肯構(“冉”換為“冄”)有以維持藩翰而

致然也故開府儀同三司侍中贈太師衛國趙公早

以驍勇善戰受知遼太祖烜赫貴顯生子十有二人

其後攴分𣲖别官三事使相宣徽節度團練𮗚察刺

史下逮州縣聀余二百人迄今燕之故老談勲閥冨

盛照映前後者必曰韓劉馬趙四大族焉嗚呼盛哉

孟子稱故國非謂喬木而有丗臣者其是之謂歟裔

孫穆聮綴遺譜裝潢完整携示求䟦予切有感焉近

代公侯將相之後方一𠕂傳溷跡閭閻甘心貧微故

家遺族懵然不知者多矣尚何望於考厥世而復其

𥘉哉論者多曰盛氣已過大福不𠕂予以謂不然其

說則孔子所嘆文獻不足故也夫子孫茍能讀書立

志雖愚必明雖柔必強族固寒微可至淸貴况藉餘

潤而承休光者乎克敬潜心字學慎言行由史館從

事歴州縣聀復保傳舊物昭明宗系則其紹述遺羙

而又有望於他日也

    題離堆記後

魯公書號稱大雅尤可重者以忠義之氣發而為心

畫然端人不為枉者作計此天下之通論公平生書

五百餘石略無異議獨離堆記文與字併出公手或

者少有疑焉蓋鮮于氏附炎國忠天寳間切取柄用

致位顯赫及喪師瀘南反以捷聞建碑省户公然獻

䛕向之為人槩可知矣然觀記之所述詳見者止向

未第時卜築讀書等事豈與其紫不保其徃之義也

(⿱艹石)歴臺省貳風憲持節劒南作尹京兆中間云為一

稱道是則不待抑揚賢不肖之分昭昭矣不然方

元載以大姧當國庭議之際公直言折之曰朝廷豈

容公𠕅壊邪舉朝危公曽不少撓又郭定襄以勲貴

振耀一時行次失序毅然陳書極論其不當由是而

觀公剛嚴之氣如秋霜烈日皜不可尚巳何𤨏𤨏姻

婭能降公志䛕彼枯胔者哉正以子昱等施舟涉險

歸葬先壠純孝克成之志有足嘉尚如犂犢騂角山

川其舎諸乎此蓋公述作之微旨也趙氏子穆年十

八好古學篆𨽻皆通習之請予以題記後作是說以

貽之

    書中興頌後

唐中興頌石刻字徑數最大立法最密就魯公平生

所書合而論之此為最善其法度特变大篆為眞楷

耳所謂只見性情不見文字至元十三年春正月江

左平圖書珎異悉逹京師孟秀州徳卿以是本見贈

把玩不釋手者累月從弟韓從益求予臨冩因勉為

刻鵠耳

    題蘇氏寳章後

忠定二公書金聲玉振如清廟之瑟一唱三嘆有遺

音者矣今觀迨過等帖筆𫝑圓熟俱有伯父氣韻而

遲之此幅爲尤佳所謂王謝子弟以生長見聞猶足

以超人羣也

    東坡我有帖係與外如子曹正字書内云去逸就勞不知脱去有道乎

    外郡雖麁俗止早衙紛紛一時辰許餘蕭然皆我有也

觀公此帖正以姻家故假設己意儆以官守尔至於

早衙紛紛一時許餘蕭然我有此又見公材刄餘𥙿

酬酢萬變(⿱艹石)鑑之應物妍SKchar巨細靡不洞徹物去湛

然如澄淵横壑耳

    䟦馬融卧吹圖

古人因技以逹事者多如㸃瑟暢風雩之樂廣𨹧見

魏室之微正平以鼓摻返折曹瞞野王以筝歌疑釋

晉帝是不徒為樂之至斯也若南郡之通樂律度聲

節以畢五音可謂能也巳然畏威刓方裁成固罪為

端士所鄙雖雄吹逸響穿裂雲石又何足貴之哉其

𦘕格簡古如書中有筆自非唐人夢不到此

    夷門圖後語

孫樵讀開元雜報至生恨不為太平人豈聲明文物

矯首拭目聞可喜而觀可樂乎近閲夷門市㕓圖其

風物氣習備見政和間流宕浮靡之俗然非盛極無

以臻此予生長汴梁及見百年遺老徃徃尚能談當

時風物令人不𮗜有孫氏之歎但二帝播遷巳兆联

於此所謂治亂之迹接踵相㝷也畫品則穠纎巧麗

出内供奉手無疑正可與夢SKchar錄互為之覽耳至元

丙子二月觀於平陽寓舎夏六月重見於汴京試院

中明年夏六月立秋後一日連雨中静坐偶書於燕

東開陽坊李黄門之故堂

     題蘭府君望海寺二詩後

昔張燕公南迁歸詩筆益壯人謂得江山之𦔳今觀

蘭廣寕望海寺二詩淸雄竒逸令人覺海上風濤之

氣拂拂襲人所謂明昌雅製風斯在下矣

     題石曼卿手書古檜行後

中允姿豪放有髙丗氣故其筆不得不瑰偉淸勁一

 推重至有河傾崑崙雪壓太華之語何其壯哉今

 継先侍缷家藏古檜行所謂字愈大而愈竒者也

風格脩整𩔖唐人誥書手豈公早年書耶

    䟦孫過庭書譜名䖍禮唐高宗時人

過庭垂拱間名善書其草字譜風韻瀟散一宗二王

 飛鳥驚蛇之趣予嘗愛而臨之然以古今題評不

 爲訝今日觀米㐮陽書史云孫公在唐人得二王

法爲最追憶前言與南宫伯偶同所謂愚者千慮亦

有一得也

    題政和鼎識後

鼎之爲器鎭方所辨神姦惟其制作創於夏后氏故

後丗寳重至有力求而不可得者唐武后妄意制作

固無可論崇寕倣而爲之還復不能保當時神祕不

啻宗社之重一旦其鼎之神主爲鈍軒几席間物吁

可嘆也鈍軒遼金公侯裔愽古有學識旣得銅主廼

為竒遇訓名字焉後以技能命監鑄太宫鐘鼎實應

開先之兆子穆復繪圖懇諸公題䟦于以重古物而

揚父羙由是知物之無間重輕大小由徳而後可保

因所好而聚待人而後傳也

    䟦諸葛公逺渉帖

葛武侯逺渉遺帖余旣冠時與鮮于純叔𫉬觀於

沙麓張氏家迨大徳庚子

詔集賢所貯書𦘕賜其院之官屬吕司直所得者亦

有是帖老眼復𮗚煥若神明頓還舊觀然比之向所

見者後有東坡跋語辨其印章王泉公家曾𭣣彦瞻

愽雅好古可謂物得所歸矣

    䟦宋漢臣臨丹華經後

篆生𨽻𨽻生楷變𨽻篆二體入真草而出古意者唯

魯公能然故洛尹宋君漢臣善八分體古而畫勁甞

臆其有所從來及𮗚所臨丹華處筆𫝑夭矯奪真第

朱墨異色耳故𨽻書之妙有以不期然而然者雖衆

期逺到中道車傾亦足以追縱擇木凌跨李潮矣二

弟毎一披玩僾然如對其面嗚呼方風俗衰靡無足

言者唐臣義夫能永懐不忘可謂克念天顕者也

    讀漢魏五書

兩漢継三代而下爲最盛但官儀略見於班史表序

予穉年讀昌𥠖科斗記文知衛宏有漢官儀書兵後

典籍散亡何從而得之壬午冬𠕅入京師始𫉬偕觀

於宋秘監蓋青宫賜書也其一代之制粲然完備皇

乎休哉冝其光武以軍容過洛父老有復見官儀之

喜於戯三代吾不得而見之得見兩漢斯可矣宏書

才两卷求訪三十年之乆方遂一讀豈亦有數存乎

其間邪矧功名冨貴可倖而致哉因其奉還筆之以

紀𡻕月時壬午十二月八日也

    䟦髙宗臨右軍帖

二王眞跡不可復見唐人硬黄臨倣自當愛玩况出

建炎手書顧龍跳虎卧之意隠然在目中矣

    跋雪齋書宋孟州獵虎詩卷後

昔興陵選庭臣奉使江左須得才辨有聞望者可若

宋孟州射虎詩清雄振厲遠而有光華大定人文之

盛㮣可見矣雪中展觀於曽孫祕監處令人三復清

興四發今祕監以學問徳藝又為青宫所賔禮所謂

黄門有父風者也

    䟦臨本蘭亭序

此帖在臨本間最佳却疑是唐人填書年𭰹墨花脫

(⿱艹石)遂絹影耳猶當以薔薇露盥手𬋖王蕤香觀之

可也

    題中興頌後

中興碑本行於丗者有三其字頗小而加瘦者蔡之

所臨也其搭印完好苦無剥嚙者永之𠕂勒也予嘗

謂魯公此笔用忠義為本然後以大篆變而為楷體

故後之學者終莫能及院主書趙穆愽古通篆𨽻今

復研思於是是將求筆意而通其變爾吾知夫識斗

間氣者而得龍泉於豐城之獄必矣趙生其勉旃

    䟦謝靈運帖

謝康樂以風雅鼓吹兩晉善書則未知也今觀節卷

金華二誥與張芝萎形帖相上下可也至於筆𫝑豪

宕殆是伐山開道氣象千載而下專車一節足見其

為人而當時隣略得不以山戎為駭乎

    荅宋克温問魯公書法

余觀魯公書分数布置稱停深穏雖毫髪精極楷法

至於韻勝温潤正周旋曲折剛徤中出婀娜爾極其

所至第見性情不見文字所謂性情以忠義二氣為

之大本也平日所得如是未審吾友為如何耳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七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