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十九

卷第七十八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七十九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八十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七十九

承華事略卷第四

    崇儒

漢明帝始爲太子丗祖拜桓榮爲愽士授太子經令

止宿宮中者五年榮甞寢疾太子朝夕遣中傳存問

賜以珎羞帷帳後爲少傅以太子經學成畢上䟽陳

謝太子報書曰莊以童蒙學道九載而訓典不明無

所曉識夫五經廣大聖言幽逺非至精能與於此况

以不才敢承誨命昔之先師謝弟子者有矣今蒙下

列不敢辭願君慎疾重愛玉體

唐玄宗𥘉爲皇太子太極元年親釋奠於國學命右

常侍禇無量開講孝經及禮記文王丗子篇太子問

疑義數條無量皆依古典以對微加規■太子恱賜

無量物百段及學官胄子賜各有差

順宗立爲皇太子喜學藝禮重師𫝊見輙先拜

 臣惲觀明帝之奉書報謝順宗之見師先拜

 聖上之立國學教胄子

 殿下之選儒士講經典皆以尊師重道故也然尊

 其師必崇其教夫子之教堯舜文武之道堯舜之

道三綱五常是也夫子修而明之故爲百代帝王

 之師切見方今文儒之事関係教化曠而未舉者

數事如學校未興人材無所育儒户未復士風絶

于下孔殿未修帝師虚其位襲封未定祀事乏其

主洒掃未給祖庭爲之蕪如或當行惟

 殿下留意其尊師重道之實光賁千古矣

    親賢

漢惠帝爲太子招東園公綺里季夏黄公角里先生

爲客太子侍髙帝宴四人者從年皆八十湏眉皓白

衣冠甚偉上恠問之四人各以名姓前對上乃驚曰

吾求公數𡻕公避逃我今何從吾兒游乎四人曰聞

太子仁孝恭敬愛士天下莫不延頸爲太子用者故

臣等來耳上曰煩公幸調護太子

元稹教本書云唐太宗爲太子時引有道德者十八

人爲學士杜如晦房玄齡虞世南禇遂良姚思亷李玄道蔡允恭薛元敬顔祖時蘇朂于志寕

蘇世長薛收李守素陸徳明孔穎逹盖文達許敬宗雖閑宴飲食十八人皆在

上之失無不言下之情無不逹不四三年而名髙盛

古斯游習之致也

臣惲伏觀自昔茂建元良所以属民望植國夲故

 必妙選老成𦒿德忠正賢良之士使左右前後朝

夕納誨藴崇其德而况

聖上預付

殿下以萬機之重哉其所急者莫親賢爲㝡譬如

作室小大之材湏積以𡻕月然後棟梁椳闑隨濟

厥用不然顧雖一木或闕終不能就其室况治天

下之廣居乎甞聞

聖上龍潜至於御極二十年間百色之人逺召明

揚旁及草野一旦置諸庶位小太隨材曽不乏用

以致昭丕天之業開一統之基雖

 聖神廣運亦𬒳驅䇿者有所効耳其

 𮗚志繼行正在今日惟

殿下留意

    去邪

邢峙仕髙齊爲四門愽士以經授皇太子𢊍宰進食

菜有邪蒿者峙令去之曰此菜有不正之名非殿下

所冝食文宣聞而嘉之賜彼褥縑纊

賈𧨏書周文王使太公望傳太子及嗜鮑魚而太公

弗與曰禮鮑不登爼豈有非禮而可以飬太子哉

 臣惲按二者食物之微古人之飬太子皆却而不

 進其嚴如此矧邪枉不正之人所冝近哉故司馬

 光曰太子之教雖前後僕從亦必孝悌端良之士

 誠有㫖哉

    納誨

晋元帝立子紹爲皇太子以温嶠爲中庶子深見寵

遇與爲布衣之交嶠数陳規誨甚有弘益又獻侍臣

箴其略曰無以處極利在永貞思有虞之烝烝遵周

文之翼翼晨昏靡違夙興晏息師傅是曕正人在側

屏彼佞䛕納此亮直稽古訓導懼道未融造膝詭辭

咎將藴崇鍳于九二天禄永終太子皆嘉納焉

 臣惲按晋太子紹𥘉在東宫以韓非子不足留心

 已從𢈔亮之言復納温嶠箴規至多弘益故能遇

事損抑謂止建西池樓𮗚也不妄舉動謂勸不親征王敦也冝其號兩

 晋賢明之主良可鍳也

承華事略卷第五

    幾諌

東漢光武紀曰帝每日視朝日昃乃罷数引公卿郎

將講論經理夜分乃寐皇太子見帝勤勞不怠承間

諌曰陛下有禹湯之明而失黄老飬性之福願頥愛

精神優游自寕帝曰我自樂此不爲疲也

唐順宗紀曰順宗爲皇太子侍宴魚藻宮德宗懽甚

顧太子曰今日何如太子誦詩好樂無荒以對及裴

延齡韋渠牟用事丗皆畏其爲相太子每𠋫顔色陳

其不可故二人卒不得用

 臣惲切惟子事父母有承順從令而巳其或政令

 之非便舉動之過差而内發至誠逺徴古義周旋

 規切逹其善而巳(⿱艹石)諌之甚則傷恩又非臣子之

 所安故孔子以幾諫爲言曽參以不逆爲善又傳

 曰親有過子則降氣怡色柔聲以諌如明帝以頥

 愛而勸光武順宗以無荒而對德宗其於父子之

 間可謂得幾微規諌之理矣臣特表而出之伏惟

 殿下詳覧以光子道

    從諌

漢賈𧨏保傅篇曰太子旣冠成人免於保傅之嚴則

有記過之史徹膳之宰進善之旌誹謗之木敢諌之

鼓瞽史誦詩工誦箴諌大夫進謀士傳民語習與智

長故切而不媿謂習聞規誨與智俱長故諫之雖切亦能受之而不媿恨也化與

心成故中(⿱艹石)言教化與心俱成故所爲皆合於道如性自然也

晋明帝在東宮時太子起西池樓觀頗爲勞費中庶

子温嶠上䟽以爲朝廷草創冝應儉以率下務農重

兵太子納焉及王敦舉兵内向太子將自出戰嶠執

鞚諌曰臣聞善戰者不怒善勝者不武如何萬乗儲

副而以身輕天下太子乃止

 臣惲以太子甫冠處深宫供子職而𧨏之說防閑

 諷誦之嚴如此其備似爲過論然以

 宗社儲貳言之意在馴致㴠飬預崇

 懿德異時

 重華繼照使易於從諌然後知古人念慮何深且

 逺哉况

 殿下春秋鼎盛當監國聽政之𥘉仁孝賢明聞於

 中外欲虚已聽言歛天下之明以爲已明取衆人

 之善以爲已善誠不難矣

    推恩

齊宣王坐於堂上有牽牛而過堂下者曰牛何之曰

將以釁鍾王曰舎之吾不忍其觳觫(⿱艹石)無罪而就死

地曰然則廢釁鍾與曰何可廢也以羊易之王(⿱艹石)

其無罪而就死地則牛羊何擇焉曰無傷也是乃仁

術也見牛未見羊也今恩足以及禽獸而功不至於

百姓者爲不用恩焉老吾老以及人之老㓜吾㓜以

及人之㓜天下可運於掌言治天下其易如物轉運於掌上詩云刑

于寡妻至於兄弟以御於家邦言舉斯心加諸彼而

言文王自正其適妻至於兄弟至臨御家邦皆舉巳心加於人而巳故推恩足以

保四海弗推恩無以保妻子古之人所以大過人者

無他焉善推其所爲而巳矣大過人者謂大過強於人無他事能推其所爲

恩惠

梁昭明太子統孝謹天至寛和容衆聞百姓賦役勤

苦户口未實輙歛容色重於勞SKchar宫臣有老父母者

常遣存問𡻕時加賜𤤽膳衣服又見後閣小児攤戯

属有獄牒攤者法士人結流庶人徒太子曰𥝠錢自

戯不犯公物此科太重令刑上三𡻕士一人免官或

霖雨積雪令行視閭巷出𥜗袴以施貧凍平断法獄

多所全宥天下稱其仁

臣惲伏見

 聖上近年爲征役煩重例减差徭山東𬒳災溥加

 賑濟

殿下日者慮繋囚淹滯也减雜罪而輕之念鰥寡

困苦也發廪粟以濟之是皆

德澤鴻厖者也今

殿下朝夕聽理之事無非生民之利病時政之得

失懐保惠和日深一日推是心而至於極又何獨

哀庶獄之無辜見釁牛之不忍哉(⿱艹石)廣採愽聽因

利而利當更而更者寛得一分民受一分之賜矣

昔唐順宗處儲位日每進見德皇必有諌說未甞

SKchar倦故天下隂受其賜者二十餘年正以推此心

加諸彼而已

承華事略卷之五

承華事略卷第六

    尚儉

梁昭明太子統武帝長子出宫二十餘年不畜聲樂

時俗稍奢以已率物服御朴素身永浣衣膳不兼肉

京師糓貴令菲衣减膳改常饌爲小食普通元年

露降于慧義殿咸以爲至德所感云

唐太宗撰帝範十二篇賜皇太子其崇儉篇大略曰

聖代之君存乎節儉冨貴廣太守之以約茅茨不剪

SKchar不斵舟車不飾衣服無文王階不崇太羮不和

非憎榮而惡味乃循薄而奉儉故風俗淳朴比屋可

封此節儉之德也

 臣惲切惟人君以四海之廣萬民之冨居處服用

稍加華美未爲過舉然帝堯以卑宫室稱聖君大

禹以菲飲食爲令主蓋儉者德之恭也侈者惡之

大也兼儉德者化民之夲上儉約則下豐足上侈

靡則俗襄弊此必然理也伏見

 聖上自臨御巳來稽古崇儉如禁酒醴造繒綈去

塗金率以朴素爲先

 殿下方監國守成之際冝𮗚志承訓以謹其始天

 下幸甚

    戒逸

書益稷篇禹曰無(⿱艹石)丹朱傲惟慢遊是好

書無逸篇周公曰君子所其無逸昔殷中宗治民祗

懼不敢荒寕享國七十五年髙宗亦不敢荒寕嘉靖

邦享國五十九年自是厥後立王生則逸生則逸

不知稼穡之艱難不聞小人之勞惟躭楽之從自時

厥後亦罔或克壽

 臣惲謹按臯陶謨無教逸欲有邦兢兢業業一日

 二日萬幾解者曰不可逸欲當兢業者以天下萬

 事叢於一身微而難察多而難窮一不克謹則所

 失甚大昔大禹克勤於邦惡㫖酒好善言而惜寸

 隂恐爲善日不足也臯陶尚陳戒如此後之嗣王

 春秋方盛者固當寅恭儆懼戒逺逸䂊頥飬福夀

 則邦其永孚于休矣

    審官

唐元稹教本書云貞𮗚以來保傅皆宰相兼領余官

亦時重選馬周以官髙恨不得爲司議郎此其驗也

文宗太和四年左庶子孫草奏青宫列局護翼元良

必用卿相子弟文學端士今以年月浸乆漸至訛替

近年有流外出身者稽諸故事未甞聞流外出身者

得厠此官當司有司經局校書正字品秩至卑而文

學之人競求者蓋以無塵𮦀故也今五局郎資序夲

是清品(⿱艹石)授流外則此司官属漸成無蔓請自今巳

後不得注擬流外人勑㫖准依

 臣惲按唐髙宗爲太子太宗作帝範以訓内有審

 官一篇今左庶子孫革云稽諸故事無流外出身

 充東宫司局者正以貞𮗚以來餘官重選其流不

 雜之意唐之選擇至嚴慎如此又甞聞前金時東

宮官察遭遇纂承一切改授謂之隨龍轉其恩例

名爵比常秩爲特SKchar逺觀唐制近視金法二者之

間誠有當取鍳者

 𥘉

 𥙿皇讀至漢成帝不絶馳道唐肅宗改服絳紗

 爲朱明服心甚喜曰孤(⿱艹石)遇是禮亦當如比不

 意古人已行之矣及邢峙止齊太子不食邪蒿

 顧宫臣曰一菜之名雖食之豈遽能邪人哉詹

 丞張九思對曰正人防微理乃固然譬猶於莬

 雖渇不飲汚泉暍不寢惡木隂也

 上喜其說而善之

承華事略卷第六

元貞守成事鑑

臣惲再拜昧死謹言臣伏念叨忝禄仕以來三十五

年比者復蒙

先皇帝召至闕下授以翰職顧惟衰庸思有以圖報

萬一幸遇

皇帝陛下嗣登寳位謹封上十有五事題之曰

守成事鑑皆逐事直說不敢過爲言論庶便

觀覧謹列于后

    敬天

王者爲

天眷命貴爲一人冨有四海然隨其所行得失即降

鍳而災祥之此天人感格必然之理吁可敬也伏惟

陛下英明仁孝繼天而王如寳符應運慶雲開瑞年

榖登中外安足見天心脊佑深至然祀告者寅畏意

也政事者感格夲也故臣採自昔聖賢敬天實德為

陛下言之夫抑畏顕命恒厥德而保小民者成湯也

嚴恭祗懼謹身而修政事者髙宗也小心翼翼順帝

之則者文王也夙夜畏威日靖四方者周后也傳曰

動人以行不以言應天以實不以文此之謂也三代

明君惟克(⿱艹石)是故得申命用休享永年之祚幸

陛下鑒觀日新

聖敬

    法祖

伏見

國家未有如今日之大亦未(⿱艹石)

丗祖文武皇帝之聖者

陛下新即大位規模法度首為重事然先事者後事

之鍳

祖宗者子孫之法緬惟

先皇帝臨御天下三年之間洪規逺慮典章文物

粲然備具但未纂為一代成憲冝令有同條具綱目

不時鍳觀遵而行之譬猶弩之有機往省括干度則

發無不中矣為益有三使

祖宗良法善政永見於方來一也臣民安夫習熟昜

於奉行二也繼述

先志茂隆考治三也昔周武廣文王之聲永清四海

漢文遵髙祖之法化治多方又書曰鍳于先王成憲

其永無愆兹非明效歟惟

陛下留神覧察

    愛民

天以至仁生萬物人君代天理物故當以仁愛爲主

國家自

太祖肇造區夏至於

先皇帝混一六合功成治定可謂至矣今

陛下繼體守文如周成康措丗於安寕漢文景注意

於休息中外顒望正在今日所謂子愛實恵不出息

兵省刑薄歛而己兹者

肆赦蠲徭停罷逺征固得其要尚當䆒仁愛之本使

民永受其賜夫敦化厚俗使民自逺於罪此乃省刑

之本也内修文德外嚴武備懐柔逺人至不得巳而

用此乃息兵之夲也躬先儉素撙節浮費不至厚取

於民此乃薄歛之夲也願

陛下擴充

詔條日新庶政何患德澤不𬒳聲教之不廣哉又江

南版籍貧下者衆去

朝廷逺易動難安尤冝慎擇守令撫字有方秋毫無

犯則盗賊自然消弭所謂天下本無事但庸人SKchar

耳十羊九牧誠可爲鍳

    恤兵

兵民

國家大本二者互相爲用自昔視之如一伏惟

陛下即位之𥘉審其如是首蠲民差重恤軍役可謂

得愛飬不偏之道矣今寛恩巳𬒳於民編實惠未霑

於軍籍竊恐

綸音徒深衆望兼近年民間凋弊凡有雜泛與之分

當小户何堪實爲重併此當論者一也軍籍自至元

八年縁強弱不均巳曽推併迄今廿餘載新強舊乏

陟然不同今一體應役豈不偏重其九年軍雖行合

併十一年簽者當時起遣巳是生受此當論者二也

彼貧難者未免赴愬自下而上中間齟齬比𫉬存恤

至甚不易恐徒開有力者僥倖之門終不能爲貧乏

無力者之地至於癃老病弱䓁户雖寛限SKchar飬譬疲

乏犬馬終難復舊留之將安所用此當論者三也且

國家用兵六十餘年今天下已平不可忘戰但講治

之法與時髙下者有所闊略幸遇

陛下曠示洪恩作新國政比之以姑息爲惠何(⿱艹石)

詔所司依八年例再行通閱使貧冨適冝至公均𬒳

福禔中外豈不盛哉

    守成

古稱繼體之君猶持盈守成盈者器之滿成者物之

聚旣成旣盈手執身護一或怠則墮其成一或側則

溢其盈可不慎哉伏惟

陛下聦明睿智足以保臨即位之𥘉追崇

祖考尊禮大臣息兵愛民慎官節用固以得守成之

道臣所以孜孜爲言者蓋以治安難恃驕怠易生故

也昔唐太宗問創業守成孰難魏徴對昔之興乗亂

覆昏殆天授人與旣得則鮮不怠驕有國之弊常由

此起守成爲不易太宗以徴言爲然司馬光亦曰夫

民有十金産者猶思先丗所致必苦身謹守惟恐失

墜况享

祖宗奄有四海之業將傳於無窮當如何哉伏望

陛下以司馬光言爲鍳唐太宗之問爲法豈惟

宗社之福實天下幸甚若夫

聖子神孫旣明其體不可不新其用敢略以四者爲

言纂武功平禍亂而一統者垂統之祖也尚文徳以

柔道理者守成之君也仁義禮樂乃治之具也仁

者政之德所以固億兆易動之心義者事之制所以

明政務當然之冝禮者萬事之節所以革去僣越定

上下之分樂者聲音之和所以蕩滌滛邪浹大人之

氣也此四者先王致治要道正在用之何如爾惟

陛下垂察

    清心

心爲一身主萬善所從出惟澄治不爲物慾蔽遷故

得耳目聦明志慮精一况人君是心包羅萬慮經緯

八方苟非澄治一或少差得失係焉昔二帝三王傳

授治道以心爲本然不出執中建中而巳曰中者何

無過之謂中則天理之公過則人欲之𥝠國之所以

治者只在存此心清此心耳如此則或差之慮不生

至公之理可得率至公之理以臨制其下孰不心服

而化從今

陛下英明濬哲氣志如神事無微而不察物無逺而

不照復能

鍳二帝三王之執中節SKchar好逺功利使心鏡澄澈昭

然一德照臨百官雖萬幾前陳酬酢聽断將無逃於

聖鍳矣其於守成持盈何有

    勤政

人君代天理物所當法者天也天惟乾健不息四時

行而𡻕功成君惟體之不怠帝載熈而百揆叙故大

禹業業勤邦明德垂百王之法太宗孜孜爲治貞觀

有三代之風後之君人者可不鍳哉况軍國大事日

有萬幾湏敷奏以時聽鍳有所今

殿庭慶宴巳有定儀視朝之禮尚曠而未行行之正

在今日勤政之實無踰於此

    尚儉

夫上儉約則下豊足上侈靡則俗凋弊此必然之理

也故

先皇帝崇尚儉約如重紬繒而輕紵衣去金飾而朴

鞍履服用婚嫁一切有制以奉行漸逺不無稍緩今

臣民衣着等於貴戚婚嫁財踰於公卿其僣越𭧂

殄有不能供給者如漢文景時海内冨安風俗淳厚

蓋示以敦朴率先天下故也今

陛下新即大位尚儉去奢最是切務且天之生財必

供一丗之用今

國家財賦至廣每𡻕支持不易者蓋事勝於財故也

爲今之計省事節用量入爲岀以過有所費爲戒昔

金世宗時有以不給而請者丗宗曰汝輩何騃殊不

知府庫之財乃百姓財耳我但揔而主之安敢妄費

至今稱爲君人至言可不鍳哉

    謹令

臣聞號令者布德澤宣壅滯法天順民者也猶天之

雷霆一出而不可掩故書曰謹乃出令令出惟行弗

惟反唐太宗亦云發號施令當永爲式湏審定而不

輕出今

陛下受命惟新萬務伊始吏民奉行期於至治可不

謹而一之如政有所必革事有所當行發自

宸𠂻詢之輔相稽

祖訓則例明恊民心則允恊如是而行旣謹且一則

威肅而民信

君尊而國安又舊例軍國事

省與臺院一同奏

聞有所未當即議從所長當時行之甚爲便益目今

各行專逹旣不通知事或窒礙必湏更易其於大體

不無少𧇊冝申明舊例且防壅蔽天下蒙幸

    立法

法者輔治之具一日闕則不可歴觀自古代有成憲

子孫守而不失如周之三典漢之九章是也今

國家有天下六十餘年大小之法尚未定議内而憲

天子執法外而廉司州郡法吏是具司理之官而無

所守之法猶有毉而無藥也至平刑議断旋旋爲理

未免有酌量凖擬之差彼此重輕之異臣愚謂冝將

先朝擬定律令頒爲元年新法如是則法無二門輕

重適當吏安所守民知避而難犯亦繼述之大事也

   重臺諌

臣聞臺諌者天子耳目朝廷紀綱耳目聦明則事無

壅蔽紀綱振萬則朝廷肅清惟係重如此故𫞐不冝

使之輕氣不可使之沮否則聦明自蔽綱紀自緩將

何所頼惟職專紏彈不恱者衆又近年巳來𬒳敫者

欲緩已罪返行誣告𫞐臣因之沮抑靡所不至䆒其

無實多不抵坐致使邪氣轉盛正人結舌根本内撥

枝葉外瘁甚失風憲大體故古人有言鷹隼𫉬禽獵

人隨護不然返爲物傷可不念哉昔

𥙿宗皇帝聽理東朝審其如是力爲扶持今

陛下即位之𥘉特爲𠋣重一切所行率由舊章悠久

如是豈惟肅正朝綱

聦明有頼執法明而尊嚴之道備矣臣愚表而言者

爲天下賀

    選士

伏覩

先皇帝在潜登極四十年間招延側陋㝷訪好人略

無虚𡻕得士之多於斯爲盛以選擇難精任使乖用

設科取士甞有定議計古今治道良法美意行之略

遍獨此未及行耳比讀

詔條莭該議貢舉之法可謂得

先帝遺㫖矣况科舉取士歷代講䆒旣公且當無踰

於此(⿱艹石)將十一年巳定程試格式舉行甚允當也但

科場停罷曰乆欲收實效行之不可草略必先整學

校選教官擇生徒限以𡻕月方可考試如是則熊得

實材以備

國家無窮之用臣愚所以爲言者選取人材㝡爲方

今切務不可緩也頃年

丗祖皇帝暨𥙿宗皇帝所以將行而未遑者天其意者欲以遺

陛下禆爲今日守成𦤺治之夲歟

    慎名爵

書稱官爵天秩王者不可𥝠以予人何則礪丗磨鈍

鼓舞一丗使天下之人奔走爲吾用者正頼此耳惟

賢惟能然後授之尚慮得之輕則祝之輕視之輕則

人不重人不重君子恥而小人至矣今四海一家廓

然無事𭣣𭣄威𫞐正在今日

朝廷冝重而惜之不輕與人謂如李唐季年使職或

帶相衘𥘉無分省實𫞐何則旣逺

闕廷豈容别置省府所以然者蓋亡金南渡後一時

𫞐冝不可爲法其勲伐者當如漢唐封加官爵夫有

功勞者酬以官爵有材德者任以職位此人君御下

之術也未聞以輔相之職爲賞功之官者冝講明典

故别議施行

    明賞罰

賞罰爲國大柄惟政先定體官有定貟則大柄可行

能責人以成效况古人爲官擇人後丗爲人擇官職

此之由政本不立遂成冗濫此古今通弊也故唐太

貞觀元年首明致理之本任賢去冗定文武官才

六百餘貟金丗宗即位之𥘉專以廉能責下遣官分

察州郡以三等大明黜陟

加遷櫂其汙濫不職者第一等並除各第二第三等俱解職比聞

詔有司减官增俸是將汰冗飬能正此意也頃年已

甞定奪縁事重責大行之有所未盡今者之舉非断

宸𠂻先定體而行之恐無異於前時臣故曰减冗貟

(⿱艹石)議新制責廉能無如明黜陟内則遵太宗以爲

法外則取金朝以爲鍳(⿱艹石)此孰不承風振癘庶幾名

實兩得漸消苟且因循之弊則貞觀三代之風大定

惟新之冶恐不專美於前代矣

    逺慮

伏見

陛下纂承以來時和𡻕豐萬方晏然可謂旣安且治

似無可所慮者然自昔明君不狃安目前常存深逺

之慮者蓋事生於細微患成於所忽故易以履霜堅

冰爲言書以不見是圗爲戒又賈生有云天下大器

置諸安處則安置諸危處則危且以方今論之如備

禦邊防廣修馬政規兵儲逺謹斥候撫安新附降徳音擇官守弭盜賊隄防

水旱復常平廣蓄積謹隄防敦厚風俗興學校敦孝廉重徳義抑游墮禁奢僣

清官吏表亷能絶請謁禁吏啇抑貪鄙可逺謀而深慮者豈皆無之

惟在䆒其所未然而圗其所當置則致治保邦爲不

難矣何近憂切患之有哉故傳曰逺乃猷又曰君子

思患而預防之皆聖人以逺爲慮也幸

陛下鍳觀毋以

目前之安爲安惕然以乆逺治安爲慮恐

先皇帝付托遺意正在於是臣又聞愚者千慮必有

一得狂夫之言聖人擇焉臣所進言固迂闊淺近儻

一有可采自隗而始則忠言讜論訑訑日至矣惟

陛下省察臣不勝俯伏待罪恐懼之至臣惲昧死再

拜謹言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七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