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十

卷第七十九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八十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八十一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八十

中堂事記序

余自穉𡻕讀書頗有志於丗甫及壯年彈冠應

⿺辶商際夫

風雲慶㑹千載一遇之時荷囊載筆從事其間以至

密邇論思醻酢吏務霑香紅藥之階接武

雲龍之地(⿱艹石)有所遇而大有以爲也不圗尔後蹭蹬

於仕途者廿餘年囬視嚮之鴈行而請署者川泳雲

飛觸目皆是比量薄分蓋有無非命者况今日就衰

謝百念灰冷有求田問舎躬耕種樹而巳然𮗜吾𦚾

中耿耿者尚在及閱故書復得當時直

省曰録𮗚其諸賢

聚精㑹神扵一堂之上所以開太平之基播無𭛌之

休者班班可見因略爲修飾題之曰

中堂事記庶幾有閱是編者知予生長明時雖無寸

𥙷亦甞饜

邦家之光為閭里之榮也藏之篋笥固不敢以千金

享之異時有索野史求史臣中舎之所遺逸者不無

一得扵斯焉至元二十四年丁亥𡻕秋九月七日前

翰林修撰同知 制誥兼國史院編修官左司都事

秋澗老人謹序

中堂事記上

庚申年春三月十七日

丗祖皇帝即位於開平府建號為中統元年秋七月

十三日立行中書省於燕京劄付各道宣撫司取儒

士吏員通錢榖者各一人仍令所在津遣乗驛赴省

惲亦忝預其選是年冬十月至燕以三書投獻

相府大率陳為學行巳逢辰致用之意頗蒙慰奬令

隨省通知計籍使綜練衆務日熟聞見焉時

行中書省官四員

丞相禡禡資嚴厲凛然不可犯初與趙用行六部於燕至是就用為行省長官

平章政事王文綂字以道大定府人前經義進士

平章政事趙璧字寳臣西京懐仁縣人賀弘偉能任六事以氣量雄天下

叅知政事張易宇仲一太原交城人資剛明尚氣臨政善断符士以誠忤之不復與合

左右司郎官八

郎中

賈居貞字仲明真定𫉬鹿人金尚書右丞益謙之孫資聦敏有左氏學通諸國譯語

郭榮祖字榮叔燕人部令史出身廣詳雅能酬應事変自大興府叅謀為今聀

晉汝賢字才卿燕人班祗令史出身資隂克有幹局

貟外郎

王德容字仲寛河間將陵人部令史出身

張桐字子華燕人班祗令史出身

邢敏字公逹京兆人部令史出身

都事

劉郁字文季渾源人

王徳輔字良臣陳州商水人經童出身

提控令史

李惟寅字舜臣西京人前進士

楊文卿

术甲謙字和之遼東人

楊恕字誠之

左房省SKchar

馬璘字文玉燕新城人後叅知楊州行省事

楽思齊字齊賢燕人

王文藯字仲玉東平人終濟南經歷官

劉傑字漢卿益都人

王守正字賢之新城人

宋筠字庭秀大名人

楊顒字伯榮鎮之無極人今為京兆屯田緫管

楊湜字彦清鎮之藁城人

楊珍字國寳鎮之中山人

蔡玠字庭玉相州人

馮處厚髙唐人

髙明字柔克汴梁人

陳鼎字取新真定人

閻沂字巨川行唐人

李壑字𥙿卿相人

右房省SKchar

𡊮𥙿字仲寛孟州孟津人終順德緫尹

李鼎字噐之相人

劉作字述之柘城人

呉璧字國噐邯鄲人

張安仁字壽之

宋璋字國寳柘城人

梁徳佐字輔之燕人

張適字濟之平灤人

劉濟字巨川

周鼎字噐之燕人

張楫字巨川覃懐人

架閣庫官二人

𫟪 字正卿徳興人經章出身

王和卿太原人

典吏四人 劉謙字伯益  盧慎字順之洺州人

 侯康濟字仲澤真定人 王顯卿熊岳人黄華姪孫

 趙文輝字克明燕人   張瓉燕人

断事官      阿虎女

麥肖       曲天八合赤

唐古䚟      老塔察兒其子燕真今復為断事官

亦捻哥      幹脫赤

忽都奉 御

奏事官

楊仁風字文卿潞州人今為真定等路宣慰使

客省使一人

班庭直字舜卿山隂人

奉使三人

孟甲字文伯太原介休人甞奉使大理有光遠功

武茂字荗卿平定終鄧州統軍

劉芳字丗傑中山人

知省印二人

許楫字公度太原忻州人   杜 字純甫

通譯使三人

阿里和之西域人  道奴大哥  王合刺

王炳字煥卿太原人

宣使五人

李顯祖字顯卿相人

蒲散禧字仲康終涿州尹

王好禮字立夫真定人

楊帖木児

寗澣字清甫平陽洪洞人

夾谷忽都虎今為真定䓁路宣慰副使

回回譯史一人

麥术丁其所譯簿籍搗治方厚尺紙為業以木筆挑

 書普速蠻字該冩衆事紙四隅用縷穿繫讀則脫

 而下之今為平章政事

書填勘合令史二人

馮崧字夀卿今為河南北道按察副使

馬紹字子卿

李從周字文則東平人仕至東朝断事官

掌故二人

馮渭字清甫真定人亡金松庵之子省令史出身

完顔良輔亡金省知除房令史

詳定官三人

楊威字震亨太原太谷縣人治春秋義

張永錫字孝純太原人

周止字定夫濵州人資強發有口多記前人利害事

 條因言事見稱在當時有足𮗚者都堂懸其卷於

 幕中用𭄿來者自是㳺道頗廣甞𫞐石司都事

講集太常禮樂官三人

許靖字唐臣安平人以三䇿終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試太常檢討

郭伯逹党仲和昔東平人同講䆒勾當編𩔗一切儀

 禮及祀典合𥙊諸神等事

肄習供衞事官二人

樊興嗣字作堅燕人時令彩畫 鑾駕一切儀仗服色等物及教習随収到控鶴等人授拱衛大使

省理問官二人

蔚祚字天禄  人律科出身

邊■字邦傑  人律科出身

張雲鵬字鵬飛燕人今任浙西憲副

掌記二人

魏𥘉字太𥘉順聖人魏學士姪孫思廉之子初掌書記繼為邊関防令史令編類一切户口差稅宣課地

 畧■塞䓁事宣課自領省立額幾何迄今增益幾何餘皆𩔖此

檢法兼縁堂一人

沈𠈉字和卿大名人法律出身終陵州同知

堂厨局長一人

張抄兒赤

省醫二人

元鐸字振之𫉬吕人

楊庸字君卿燕人

鑄印局官三人

劉淵字仲廣濟南人劉狀元子

劉𩦸字思齊通州人前進士劉晉徳新子

王利用字國賔大都人

交鈔提舉司官三人

張介字介甫燕京人部令史出身

梁 字秀實燕人

王煥字紹明 又有抄𥿄房即造局 機造銀貨局

元寳緫庫官

李元字唐卿河南緱氏人前進士第王鶚樓

確貨司官二人

郭儀字冝之真定人部令史出身

王諤字諤臣燕人

萬億庫官二人

魏祥卿魏學工姪

交鈔庫官

髙澤字濟民平陽人

路 字子敬潞州人

應辦供頓官四人

郭汝梅燕人終南京緫管

重陽二哥

斜飛西域人

李瑞字天祥潞州人吏貟終㐮垣縣尹

到省聽任人貟

康天英字國才相人

胡祗遹字紹開武安人終山東按察使

李謙字受益令翰林侍讀學士

劉宣字伯宣太原忻州人

韓瓉字寳之平陽人

馬天𩦸字彦良磁州人

陳祥字君祥大名人

張煥字彦明濟南

劉仲祥東平人

張遹祖字仲賢順天人

白俞字舜俞

呉譲字謙甫

時選至省者士人首以有無生理通曉吏事為問及

取要所業文字盖審夫資身之術或能否從事及手

筆何如耳又擬以士人充省SKchar吏貟𥙷两部令史東

平士夫李謙聞之不欲吏辭去

時堂議擬令諸SKchar巾褁一衣皁服仍佩書袋於上或

曰書袋廢巳乆驟用恐駭𮗚聽(⿱艹石)巾褁服止皁褐

色儘表於衆遂行焉

是月剏建葫籚套省倉落成號曰千斯時大都漕司

𭄿農等倉𡻕供營帳工匠月攴口粮此則專用𭣣貯

隨路儧漕粮科祗脩應辦用度及勘㑹亡金通州河

倉規制自是舡漕入都常平救荒之法以次有議焉

諸投下五户絲料譯語曰阿合塔木兒自來就徴於州郡

堂議云如此是■恩不

上出事又不一於政體未便奏■准皆輸大都緫藏

每𡻕令各投下差官赴

省驗數関攴

 其法每户科絲二十二两四錢二户計該絲二斤

 一十二两八錢其二斤即係納官正絲内正絲色

 絲各半外將毎户賸餘六两四錢儧至五户滿二

 斤數目付夲投下攴用謂之二五户絲以十分論

 之納官者七分投下得其三焉

十一月甲子朔二日乙丑時夜禁甚嚴慮公幹有礙

今有司置夜行白油木牌雖官府貴近非此不敢輙出

徃時一切無頼䓁人侵𭧂不法之事盡行歛息

時應乗驛馬皆從省府給降剳子■堂議亡金時馬

剳子上𦘕墨桃紀數今冝印以墨馬遂用之如三匹

者三馬五匹者五馬仍用省印以傳其上

癸酉済南宣撫司申宣撫副使王磐先生字文炳永年人前進士第道號鹿庵

士致棄職去相府以惲係王席生令作書云省

留之廼執覆曰

鹿菴先生人品髙邁冝膺大受不可處之人下雖招

之恐終不應不若從其好遂止

𥘉行六部所㑹東平路民賦帳册或有言未盡者

堂議欲覆實之令周止劉芳王惲等置局磨勘都事

劉郁領其事於上惲等力言其不可不允至于𠕂三

曰徃事不冝䆒問此若一行非徒無益適足取怨兼

衆怒不可犯也冝詳思遂寢

時衆陳言等人以中元所降

詔書内一欵節該有上書陳言者皆得實封呈獻(⿱艹石)

言不可採並無罪責如其可用

朝廷優加迁賞以旌忠直至是日有言以求用

堂議令詳定官分間其言為三等如體用兼備切中

事機文彩可𮗚者為上雖乏文華其指陳利害有興

除之方者為中餘皆為下除見區處人數外其餘量

給路費省㑹寕家聽候

十二月甲午朔

時於省東織造局置司集諸路計吏𩔖校一歳簿帳

時相領務者退食後日一至按閱程務有未便即改

立體式粛如也

詳定官楊威以星變陳書省官冝解機務以避賢者

不然且有大

壬寅夜大風雪寒苦時中省官僚未明巳即事過晡

始散是蚤僚属有後至者省官諭之曰風雨晦暝常

情例懈在公者當夙興益勵可以辦集而儆其餘也

闔省為暢然又曰百姓冝安刑罰冝省税歛冝簿𡨚

抑冝察追呼冝簡判决冝審用度冝節興作冝謹燕

㑹冝戒思患冝豫防此雖古語於治道且盡可不慎哉

燕省自來置廢官西臺上囂隘近市不稱具瞻以移省事

上聞奉

聖旨遷四王府其

列聖神主奉安聖安寺瑞像前殿明年以楽善老故府

為省署仍以金都省舊額榜焉

時又於煙霞𮗚摘委房長纂𩔗一切合奏機務如錢

糓數目事事比附舊例多寡有本有末使見即目優

劣大槩緫撮要領從簡易知極其略殆笏記之体云

中統二年辛酉

正月癸亥朔

丞相禡禡行帳頓拜郊臺下省事日集楽逰南園

省所從便首相故也

癸酉左司都事劉郁𬒳譴旣而辭退堂議以前進士

楊恕代焉恕字誠之金内相文献公子皐落人經義第成德君子也後爲翰林 待制終易州尹

省府爲𤼵下中統元寳交鈔榜省諭隨路其文曰省

府欽依印造到中統元寳交鈔擬於隨路宣撫司所

轄諸路不限年月通行流轉應據酒稅醋塩鐡䓁課

程并不以是何諸科名差發内並行收受如有諸人

賫元寳交鈔從便却行赴庫倒換白銀物貨即便依

數支發並不得停滯毎两止納工墨鈔三分外别無

SKchar添荅錢數照依下項擬定元寳交鈔体例行用

如有阻壞鈔法之人依

條䆒治施行據此湏議出給者

一諸路通行中統元寳街下買賣金銀絲絹叚疋斛

㪷一切諸物毎一貫同鈔一两毎两貫同白銀一两

行用永爲定例並無添减

  臺拾文 貳拾文 叄拾文 伍拾文

  壹伯文 貳伯文 叄伯文 伍伯文

  壹貫文省貳貫文省文省如七十足陌八十足陌若使同銅錢便省官司利益 鈔文故先作文省二字

一各路元行舊鈔并白帖子止勒元發官司庫官人

䓁依數𭣣倒毋致虧損百姓湏管日近𭣣倒盡絶𠕅

不行使仍於庫司門首張掛省諭諸人各令通知

照勘隨路祗應中間多渉冒濫議欲行批劵法曰此

法止可約束委奏差疾足而巳逹官巨僚不能盡然

遂止明定分例行下各道

時圖寫歷代君臣可法政要及自古太子賢孝等事

祗備向前進說

十日壬子

親衛董文炳字彦明藁城人來自北庭知我軍大捷

中外稱

省府議所有合行事理剳付各路宣撫司榜諭者其

文曰

皇帝聖旨裏行中書省禡禡為頭官員欽惟

皇帝即位之𥘉下寛大之

詔䘏疲困之民除舊弊立新政條𦘕非一期於民共

享有生之楽省府恭承

聖訓方將撫治間大軍調發供給軍湏轉輸粮餉逐

急催辦文繁事冗不無少有騷動照得續奉

詔書節文軍方弭而復興民甫休而𠕅擾欽惟

聖憲巳甞軫念及此蓋遇一時之変者難拘定例圗

 逺大之功者未免有劳人費物之舉凡此䓁事皆

 非得巳為天下害也近奉

聖㫖節文

大幹魯朶人来也其餘軍人與民户毎亦多投拜了

 也即目無咱毎迎敵底人也省諭軍民安業務農

 者欽奉如此欽惟

皇帝仁民愛物之心自今已徃復得盡行施設今照

 得巳未行事理條列于后務要實行非止虚文而

 已合行榜示者

  一軍馬之事粮草為大近為大軍調遣方當征

   進之日未見逥軍之期省府扣筭年銷所用

   粮料稈草験諸路均科除各處存留祗應外

   撥赴軍儲省倉分作三限送納省府非不知

   民力困乏逺倉生受縁為軍儲必用之物(⿱艹石)

   不乗此農閑時分送納將来失悞軍儲不免

   𠕅行動衆般運如此則今日之勞却無春夏

   之時也至日不惟雨水泥濘民力轉致生受

   又是妨奪農務失悞𡻕計所費又甚於今日也近察

聖㫖巳將喂馬草料槽萴䓁物盡行住罷省府恭承

聖訓恤民之意據巳科逺倉粮以三分爲率𥘉限一

 分展限至年終赴所指倉分外中末限二分至今

 年二月終盡數改撥各就附近河倉送納上是帶

 納水運脚錢將来官爲雇脚般運𠕂不動民扣筭

 今年逺倉粮數比附上年各處赴軍儲逺倉稅粮

 三分中争一分數少亦是减省民力即目年銷粮

 料足用仰省諭農民作活

 一欽奉

聖㫖罷散喂馬稈草䓁事省府照得已曽行下各路

 宣撫司將巳納到官草數除各路年銷外盡數給

 還夲户(⿱艹石)有未納者亦行停罷并將元准備夫役

 槽萴䓁盡數教散歸還去来切恐所在官司因而

 作弊私下拘占人夫槽萴仰宣撫司照依已行罷

 散據各還本主數目遍行省諭無得隠匿尅减務

 要實到扵民

一今為軍馬調度凡衣襖噐仗馬疋䓁物省府委官

支價収買并般運粮斛脚力駱駞車仗皆係官錢

雇覔外據毛連夾袋止是借倩民力縫造並無賖

 借科着䓁事切恐在下官吏䓁中間作弊指托軍

湏為名一面掲借或有名和買不支價錢雖支價

錢却行尅减上下𮐃蔽以致人難𭰹失

朝廷優恤百姓之意如有似此作弊之人許令陳告

 以憑䆒治施行今後遇有合用物件依前支價和買

一爲去𡻕桑蠶田禾間有災傷去處欽依

詔書巳令各路宣撫司驗災傷分數從實减免差發

 外不𬒳災地面亦令量减分數如此存恤猶恐人

難又以漏籍并老弱等户恊濟本處當差户計庶

望民力少得休息外據宣課事亦令驗委實偏重

去處量行减免所有塩貨聽從民便買賣食用並

無樁配給散之家此皆

聖主仁政之所先也仰宣撫司照依已行事理施行

一欽奉

詔書今後各處應有乆逺安屯并時暫經過軍馬合

 用粮食於官倉内驗數支給𨚫不得搔擾人民仰

 各處管軍官管民官逓互相照省府照得即目春

 首正及二麥滋榮桑菓生發布種五榖時分切恐

 經過軍馬并屯住營寨人等牧放頭疋食踐田禾

 𠳁咬桑菓樹木及強要酒食欺奪物件搔擾不安

 失悮農民𡻕計阻礙通行客旅仰宣撫司行下各

 管官司欽依已奉

詔書事理依上照管禁治(⿱艹石)有不能断遣者開具緣

 由申來以憑䆒治施行

 欽奉

詔書農桑衣食之本勤謹則可致有餘慵惰則决至

 不足正頼有司𡻕時𭄿課省府照得卽目春首農

作時分仰宣撫司令已委𭄿農官貟欽依所奉

詔書於所管地面内依上𭄿課勾當務要田疇開闘

 桑麻増盛無得慢易仍於𡻕終考較勤惰明行賞

 罰以𭄿將來

一欽奉

詔書鰥寡孤獨廢疾不能自存之人於官倉内支粮

 賑贍仰宣撫司令所在官司依上賑贍仍置孤

 院存恤住坐

一隨路罪囚除犯重刑聞

奏待報外其餘罪囚仰宣撫司審問得實别無𡨚枉

 就便量罪断遣無得留滯

一体䆒得随處盗賊徃徃生發侵害良民蓋是所在

 官司不曽嚴行禁治深為未便省府近為燕京多

 𬒳盗去處明立罪賞嚴切夜禁督勒官兵捕盗人

貟將作過賊人盡數拿獲依

條断罪仰各路宣撫司遍行所属州縣(⿱艹石)有失盗

去處照依燕京体例添氣力多設方略随時捕捉

明立賞格嚴行懲誡如有捉𫉬強盗之人除官賞

外更於賊人家産内給付充賞(⿱艹石)有同伴賊人并

安泊之家及两隣知而不首者同罪失𮗜者量

 行治罪

(⿱艹石)有㳺手好閑不紹家業賭愽錢物開張酒肆之

人仰所在官司常切禁断如有違犯者就便治罪施行

一州縣之治俱在官吏(⿱艹石)得其人百姓安集差發均

平苟非其人定是差發不均民𬒳其害不有黜陟

賞罰何由激𭄿懲誡據本路見任官吏如有贓汚

 事者國有常典其才能異衆廉幹可稱者仰宣撫

 司開坐事跡保申來以慿聞

奏超擢任用施行

丁已元夕大風雪晝暝有衆盗刼民家是晚官寮聚

省出重賞捕賊明日𫉬焉

二月癸已朔

五日丁酉行省官奉

㫖北上後三日惲與偕行者周定夫已刻遇河南經

略使史公於居庸南口相與迎謁道左公問禡相所

在曰次西南𡈽樓村公相見而去知

車駕回鑾北兵已敗遁去行者居者爲熈然也前次

北口店復有旨山北寒沍可緩来遂還是日遇張國

公於中店說見賫亡金實録赴省呈進省官時繕冩

進讀大定政要得此遂更為𥙷益之

時鈔法𥘉行惟恐澁滯公私不便省官日與提舉司

官及採衆議深為講䆒利病所在其法大約隨路設

立鈔庫如𤼵鈔(⿱艹石)干隨降銀貨即同見銀流轉據倒

到課銀不以多寡即裝垜各庫作本使子毋相權准

平物估鈔有多少銀本常不虧欠至互易銀鈔及以

昏換新除工墨出入正法外並無増减又中間関防

庫司略無少弊所納酒醋稅塩引䓁課程大小一切

差𤼵一以元寳為則其出納者雖昏爛併令収受七

道宣撫司管限三日午前將彼中鈔法有無底滯及

物價低昻與鈔相礙於民有損者畫時規措有法以

制之在都緫庫印到料鈔不以多寡除支備隨路庫

司関用外一切經費雖緩急不許動支借貸其錢貫

顯印鈔面將來以錢鈔互爲表裏此張本也時週歳

包銀六萬餘定鈔數人及五十餘萬 堂議甞云(⿱艹石)

印至百萬所𫉬鈔息可盡免天下包差盖以平凖買

易諸物一𡻕民間毀廢不貲皆爲官息也又當時鈔

法有甚便數事艱得一也經費省二也銀夲常足不

動三也偽造者少四也視鈔重於金銀五也日實不

虚六也百貨價平七也

二十一日已亥未刻

淮海都督府申宋人圍我海州堂議飛奏外命惲賫

SKchar馳海青傳催發經略史公令率河外諸軍徃援

旣啓行隨得報云宋人巳退走遂止

二十二日

役來趣闔省北上越

三月壬辰

五日丙寅未刻

丞相禡禡與同僚發自燕京是夕𪧐通玄北郭偕行

者都事楊恕提控术甲謙詳定官周止省椽王文蔚劉傑

六日丁夘

午憇海店距京城廿里凡省部未絶事務於此悉行

次遣是晚𪧐南口新店距海店七十里

戊辰夘刻

入居庸関丗傳始皇北築時居庸徙於此故名两山

巉絶中(⿱艹石)鐡峽少陵云硤形藏堂隍壁色立積鐡者

盖冩真也控扼南北寔為古今巨防午憇姚家店是

夜𪧐北口軍營月犯東井龯星或者云斧龯用兵之

兆距南口姚店三十里而逺

已巳辰刻

度八逹嶺於山雨間俯望燕城殆井底然出北口午

憇捧棰店天容日氣與山南絶異以暄凉校之争逾

月矣午飯榆林驛其地大山北環夅目巳莾蒼沙磧

盖古媯川地也是夜宿懷来縣南距北口五十三里

縣東南里許有醸泉井水作淡鵝黄色其曰玉液即

此出也官為置務歳供

御醪焉

庚午

泊統墓店詢其名士人云店北舊有統軍墓故稱是

夜𪧐雷氏驛亭地形轉髙西望雞鳴山南眺桑乾上

流自奉聖東諸山下注白波洶湧(⿱艹石)驅山而東雞鳴

山者昔唐太宗東征至其下聞雞鳴故名東南距懐

來七十里而逺

辛未午刻

入宣德州申刻 使者也鮮乃至傳

㫖趣令諸官速赴

行殿是夜𪧐考工官劉氏第

十一日壬申

候禡相為一日留盖有所需也距雷氏驛九十里癸

酉行六十里值雪𪧐青麓

十三日甲戌

至定𫟪城憇焉盖金所築故城也是夜𪧐黒崖子距

青麓九十里

十四日乙亥

抵磪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峪盖金𥘉南北互市之所也是夜露𪧐𩀱城

北十里小河之東南距黒崖甸北一百有五里

十五日丙子

停午至察罕腦児時

行宮在此申刻大風作玄雲自西北𦊅起少頃四合

雪華掌如平地尺許亂灤河而北次東北土塿下羣

山紏紛川形平易因其𫝑而廣狹焉泉流縈紆掲衣

可渉地氣甚温大寒掃雪寢以單韋煦如也沙草氄

茂極利畜牧按地志灤野盖金人駐夏金蓮涼陘一

帶遼人曰王國崖者是也

上命平章王文統草荅髙麗手詔其辝有誦經供佛為

國祈福良可嘉之語選怯薛丹某官借職伯衛將軍

以髙逸民借職禮部貟外𭅺為副使其國將發髙麗

丗子来覲止焉𥘉髙麗國相有以書致寒暄於省府

者欲以書為荅且以方略撼之俾見我大

國文加武暢之盛惲曰不可境外之交非人臣所冝

此范文正書諭元昊遂得罪於𥙿陵也可不戒哉遂止

十六日丁丑

上遣參知政事張易亷名轄亷名希憲字介甫瀚海

人■資沉毅臨大事不可奪其廉正有大臣風莭傳

㫖慰諭行省官時

御道不啓拜覲者皆俟故留八日而發距𩀱城七十里

二十三日甲申

次鞍子山南距灤河四十里

二十四日乙酉

次桓州故城西南四十里有李陵故臺道陵𠡠建祠

宇故址尚在未刻朔風發發兩霰交作傳

令方春牧馬不勝寒克瘦弱者悉用氊毳荅覆其背

否者以法從事

二十六日丁亥

時諸王有以宥令行下本管及祝香四岳者

朝廷以當否為問省官婉辝以對此無他止是争欲

徼福耳(⿱艹石)大制一定此事自革

晨霜蔽野如大雪日極髙隂凝始釋距鞍子山廿有

五里是日完州人髙道字道之来自和林城說迤北

正三月間地草自燃東自和林西至炊州其燃極草

根而止水温處愈甚人徃来者湏以氊濡水覆其上

可越又有黑風掠人面如灼兵械及山椒遇夜皆有

火出在山者如列炬然或者云火兵象皆彼自焚消

鑠之兆

二十七日戊子

次新桓州西南十里外南北界壕尚宛然也距舊桓

州三十里申刻歘有兎自北来入王相帳中𫉬焉公

曰兎隂𩔖惟狡一夅而得吾事其有解矣

二十八日巳丑

飯新桓州未刻扈從

鑾駕入開平府蓋

聖上龍飛之地𡻕丙辰始建都城龍崗蟠其隂灤江

經其陽四山拱衞佳氣葱鬱都東北不十里有大松

林異鳥群集曰察必鶻者盖産於此山有木水有魚

塩貨狼藉畜牧蕃息大供居民食用然水泉淺大冰

負土夏冷而冬冽東北方極髙寒處也按方志盖東

漢鳥桓地也距新桓州四十有五里

二十九日庚寅

風霾四塞日三丈許方解

三十日辛夘

立夏風色尤慘澹無光

夏四月癸巳壬辰日氣極清明有輝

二日癸未

隂慘盡日

三日甲午

天氣極晴和

四日乙未

頗𮗜暑氣是日向巳惲從徴君竇許李洎九道宣撫

候雲叟公疾於𥝠第茶畢而退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八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