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十一

卷第八十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八十一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八十二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八十一

中堂事記中

五日丙申

隂晦王相同左右司𭅺中賈居貞始入

朝陛見

上喜甚旣退侍中和者思傳

㫖命與諸相集議六曹并九道宣撫事於中書堂

六日丁酉

諸相㑹左丞張仲謙第左丞名文 謙字仲謙邢州沙河人資安和匕恭内敏於政不大聲以色○為都司時公来催帳竿

棊工事因教曰 朝家事有大小大事需議可敢奏稍緩無方餘則不然吾子切念之今日思之可為至言也以决前議大抵選

官薄賦評鈔法等事論者頗交雜王曰何傷取其長

便者用焉未刻諸相入見進大定政要因大論政務於

上前

聖鍳英明多可其奏班退

論諸相曰翼日

朕郊𥙊釃馬酮馬卿等不必扈行凢内外之務比還

悉裁定以聞

八日巳亥

天日極晴朗

上祀天於舊桓州西北郊皇族之外皆不得預禮也

九日庚子

晴暖諸相圓坐都省集兩曹SKchar史讎九道民事

十日辛丑

王張廉三相洎賈𭅺中㑹議政事因論功利等事且

曰丗代下衰其𫝑有不得不尓者時惲亦預坐因徐

起而言曰功利旣不能㢮心與術亦不可不辨也且

心以居正為體術以應變為用終之體不失而有成

者為上此大臣所先務也三相愕而起

十一日壬寅保定緫管蔡國公嗣子和略以本道鈔

法事耒議都堂為經畫之已刻張參政廉右丞㑹王

相第令詳定官周止縷讀衆士嘉謨而詳聽焉僉曰

不為無益也継㑹九道宣撫定議官制輕减民賦䓁

事申刻東北雲起蓊(⿱艹石)潑墨雨東來散絲千門間乍

暑霑潤為一快也

十二日癸夘諸相集廉右丞第審定前議盧進之飯

焉餉午鑾輅還宮有頃侍中和者思傳

㫖召諸相入 朝遂以軍國大政

上聞都俞際衆悉之以對

天顔為喜動且有恨其見晚之嘆是日平章趙壁以

軍儲事𬒳譴胥靡於家甚嚴惲時從承旨王公上諸

趙公心雖惕厲氣量𥙿如也從而不去者唯門下士

李革在焉趙事為結東平粮事 李九山謂此事 盖意起於陳徳秀禍成於杜彦深公實不知也藺仁甫之是日河南

撫兼經略使史公至自汴梁

十三日甲辰夘刻㑹廉右丞第辰刻諸相入

朝以議定六部等事 上聞

綸音撫尉大允所奏曰向耒群疑渙然冰釋比出宫

小雨浥塵綬轡沙堤有不覺其喜者晡時張叅政廉

右丞㑹王相第以奏允諸務耒審聴焉

十四日乙巳雨午刻開霽㑹楊宣撫果張宣撫徳輝

劉宣撫肅張左丞𠕅議民賦事盖有所未盡故也十

三日丙午有

㫖就上都長春宫作清醮三晝夜為民祈福奏告文

字交王鶚定撰者其辝有既𫉬𢌿矜之福冝隆敷錫

之恩六轡属還歸之際一家孚保又之休言念蒼生

不無素擾或凶荒之災相望或轉徙之苦相仍雖勑

有司俾修善政更祈照鍳普洽鴻私是日巳刻廉右

丞張𠫵政㑹王相第呼金齒蠻使人問其來庭之意

及國俗地理等事言語侏離重譯而後通國名百夷

盖群蠻之緫稱也其地在大理西南數千里外而𨽻

六詔焉曰阿吉者捻迭部長阿列所遺曰鉢布者玉

龍川部長塔亨所遣偕来者八人始自戊午冬發於

本土至是方逹上都其人衣冠裝束髻髪于頂褁以

絳氊復以白疊布盤繞其首衣以皂繒無衿領之制

膝以前裂而編之如懸索然眉額間塗丹墨為飾金

其齒盖國俗之賤者也意思野逸殆驚麕然其土冝

稲有牛馬山羊雞豚鵝鴨之属兵械有刀槊手弩而

無弓矢甲胄既而遣還

上命中山人劉芳借職兵部𭅺中使其國都堂命惲草

詔其辭有嘉爾䓁䟦渉脩阻懷徳逺来首輸事大之

誠克謹畏天之戒轉為宣暢 皇猷告諭隣附俾知

國家威靈無逺弗届之意是日耶律中書来自漠北

聖㫖

十六日丁未史經略張右丞洎衆宣撫集都堂條具

民政

十七日戌申辰刻諸相入 朝以集議聞

上一允所奏向夕出宫

十八日巳酉省奏准條畫民事凡廿七欵為施行之

十九日庚戌百僚入見少頃出㑹東省奉

㫖召九路緫管頒示新典(⿱艹石)有所陳即具以

聞除河間真定餘略有異同復為啇確奏

裁以定廿日辛亥

内宴不克見是晚工部石里忽即李𬒳問堂命都司楊

恕提控趙謙同惲等磨勘工匠支銷䓁簿逹曙不寐

廿一日壬子都堂令惲檢討唐人置信牌鎻長官㕔

事諸相辨析石里忽事責遂有所歸巳刻既雨而雪

寒沍盡日

廿二日癸丑八 見午刻諸相圎坐讎校九道宣撫

殿㝡時東平撫司民賦有未足者某官對云云省官

曰不聞詔條使户口増差發辨方為稱職某官以不

敏謝及議中外新舊官改授定制轉午雨雹蔽地大

者如彈丸俄而風作土下如雨黄霧四塞逮酉刻聞

開霽

廿三日甲寅司天臺官中順大夫張爲雨土亊以民勞

上聞明年新都之建遂經始焉

廿四日癸夘極晴朗諸相入

朝奏准七道宣撫司所行條畫

 一中統元年科訖差發多有不盡户計所據今𡻕

  科差湏管子細照勘務要盡實科徴不致隱漏

  兼各路投下户計差發欽奉見降

聖㫖亦從各路緫管府驗數科徴仰各路管民官照

  勘本管地面内見住人民户及不以是何人等

  應合收係當差者湏管從實盡數科徴見了數

  目開坐関部轉行申省

  聞奏(⿱艹石)是中間却有漏落不盡實去處事發到

  官定將當該官吏嚴行断罪外宣撫司有失体

  䆒者亦行治罪仍先取管民官甘結文字

 一中統二年差發雖巳定立限次仰各路管民官

  更為斟酌彼中事𫝑催徴如限内併納者聽務

 要民户安差發辦乃為稱

 一起置信牌事縁為各路遇有催督差發勾追官

 吏䓁事多用委差官併隨衙門勾當人及曵刺

 祗候人䓁投下文字不得搔擾民間轉致遲悞

 官中事務為此擬定今後止用信牌催辦一切

 公事據置到信牌編立字號令長官次官圎簽

 於長官㕔事封鎻𭣣掌如緫管府行下州府科

 催差發并勾追官吏䓁事所用信牌隨卽附簿

 粘連文字上明標日時定立信牌廽日勾銷并

 照勘稽遲限次䆒治施行(⿱艹石)雖有文字無信牌

 或有信牌無文字並不准用廻日即仰本人賚

 擎前來赴緫管府當㕔繳納當該司吏不得一

 面接受落如違䆒治據府行下司縣其司縣

 行下所管地面亦仰依上施行

 一各路所設急逓鋪委自宣撫司提領仍禁約㳂

 路不得奪要文字本管官司亦不得科取差發

 錢物并照刷逓轉文字如有稽遅日時約量治

 罪據鋪側近住坐或開店買賣聴過徃軍馬使

 臣人䓁並不得搔擾逓轉文字除申

 朝廷省并夲路行移官司緊要文字外其餘閑

 慢文字不得入逓亦不得私下夾帶一毫物件

 轉送仍常㓛存恤不致逃竄失所(⿱艹石)有違犯仰

 宣撫司䆒治施行

 一宣撫司(⿱艹石)遇緊要井機密公事湏當赴

  朝省計禀即仰乗坐鋪馬走逓如是㝷常公事

 止令入逓轉發除降去起馬剳子外夲司更不

  得别給起馬剳子

   宣撫司起馬五疋 副使四疋

   委差官令史人䓁三疋

 一宣撫司官比及頒俸以来𫞐依使臣分例批支

 一宣撫司曳刺祗候人比及定奪止設人數毎司

  𫞐設二十午刻諸相大合食扵省堂之西偏奉

㫖命平章王文統舉讀史一人遂以詳定官周止噟選

廿五日丙辰諸相按問髙麗質子王淳與淇甫■■

事未刻新舊宣撫拜

命於省中就付條畫新制及諸換授官資者悉裁遣之

廿六日丁巳辰刻入見

上以錢糓大計問平章文統敷對明敏慮無遺䇿凡軍國大

事皆有成筭然後撮其要領使例相此

廿七日戊午

上命平章王文統與前省官庭辨中元民賦虚實比

上年多寡之數(⿱艹石)人為語塞

廿八日已未暑氣甚隆有

㫖昨者比附前政甚優終未服其心也奏准差宣便

蒲散禧悉起燕帑所有金帛䓁物是日特

㫖命趙璧平章政事如故其夜諸SKchar以㑹計故逹

曙不寐

廿九日庚申王相以簿書委積重為規畫授諸SKchar

筭以備不時 顧問

三十日辛酉前相臣安天合授西京路宣撫大使仍

錫金虎符特寵異焉未刻堂命惲草宣諭大理及合

刺章俾還夲土手

詔其辝有云嘉汝䓁逺自雲南導從選鋒轉𢧐千里

直渡鄂渚以逹於此勤巳至矣今者俾尔各還本土

以遂厥性之語各優賜人有差是日九道所造狐貉

衣裘其數畢具王相命省SKchar王文蔚并惲用棋方抺

子通𩔖比附使見估直髙下孰省孰費且曰兹蓋史

臣年表遺法固非吏輩所能知也蓋有所謂而云

五月甲午王戍朔𥠖明逹官巨僚畢集中省遂檢前

省民賦以上年比中元數多而所入者鮮以中元比

上年户同而所入者廣論辨者乆之前省官屈服始

無異議焉諸相僉曰先後之事明矣遂具以聞夜漏

下八刻廉右丞賈郎中傳

㫖曰(⿱艹石)輩無狀凡所以欺蔽不應䓁事悉索焉以聞

明日癸亥天威雷震前省官始知懼待罪矣中外聞

者有萬口一辭之快是日巳刻東平宣撫司申國信

使郝經䓁為宋人扼駐蘄州渦口不遣入國事旣而

知為宋人所誑我實不審所在也未刻復遣户部貟

外郎王煥催發燕藏諸物

𥘉三日甲子晴朗盡日詰問前省官事是日九道宣

撫其先赴攸司及諸換授官入

朝陛辝𭭕聲和氣洋洋郁郁滿

皇都而載歸路矣上京路緫管忙占都喜見諸相於

都堂識所謂海魚九尾者

四日乙丑問前省官事

五日丙寅問前省官事已刻

寥休上人來自南庵諸相就謁於龍光北寺識所謂

温庵主者未刻有

㫖命宣撫姚樞赴省同議軍湏調度䓁事姚字公茂郴城人資明亮深識有

理學甞從征大理有佐命功至元改元轉天下官公力為多上甞曰公茂善談論物之圓者只說出柄来官至中書左亟終翰林承㫖

是日左司都事楊恕傳

都堂鈞㫖令惲草移宋三省牒文向夕隂晦大風其

牒草云

大蒙古國行中書省移宋三省

皇帝即位之𥘉重惜南北生靈之故一視同仁首主

和議特遣信使敬奉 國書講信脩睦徃年征進大

軍即令分還本屯仍嚴勑邊將非奉

土命毋得妄動爰自行人㗸命巳来載更𡻕律寂無

来音其於講脩之事將如何哉不惟有失忱辭反啓

𫟪釁以至攻圍我上石侵軼我鄧鄙襲華陽擾随州

刼掠真陽數犯漣水皆出於使軺巳入彼境之後夫

信與義自古所恃以為國者也一旦捐 --捐棄曲直所在

自有任其責者矣(⿱艹石)和議可必即當速遣重使與我

行人偕来其或逗遛𡻕月别有異議請選帥徒具戈

甲預致師期相與㑹獵於江南之地可也於斯二者

惟所擇焉比来間將屡請出師以報侵彊之役省府謹守

聖訓弗允所請不識日者數舉果何爲而然𫆀今

大駕北狩巳是南還陛見之日何以爲奏兾早示定

議母坐失良圗以貽後悔

七日戊辰夘刻百夷奉使劉方成行巳刻入見多所

陳奏皆常例事内一條禁不得以馬挽車引碾及無

故屠宰重兵力也

是日發𭅺國遣人来献卉服諸物其使自本土逹

上都巳踰三年說其國在囬紇極西徼常晝不夜野

䑕出穴乃是入夕人死衆竭誠𥸤天間有甦者蠅蚋

悉自木出婦人頗妍羙男子例碧眼黄髪所經涂有

二海一則踰月一則朞月可度其舡艘大可載五十

百人其所獻醆斚蓋海鳥大夘分而爲之酌以涼醑

即温豈世所謂温涼盞者𫆀

上嘉其逺来囬賜金帛甚渥是日懷孟路勸農官王

秉中字仲来王相令訪問枋口去路六十里属濟源縣

所開水利即令漑民田幾何仲撝曰水舊名古秦渠

蓋魏未司馬孚創修至隋盧賁復開治唐太和間河

陽節度使太加䟽導漑河内河陽温濟武陟五縣民

田五千餘頃宋天聖𥘉枋堰始壞至是仲撝復為起

廢又云𥘉興役時掘地丈餘得栢枋數十叚稱曰枋

口豈因是得名乎是夜内庭官忽魯不花不令吉及第二子時年三十一歳

飲諸相於中省既夕継之以火二鼓方散

八日巳巳對問前行部尚書馬月忽乃事所牒宋三

省又移河南宣撫史公令改作經略司牒宋淮東制

司施行就令選官充詳問官者經略公以太原士人

崔明道為使南京兵馬副都李合義貳焉以徃其意蓋以或有

不順先以省檄牒之則後無繼焉故也

堂議中書出政之地人雜還莫能禁奏准

令怯薛丹二人監約省庭間自是

中省之務頗清肅焉是日 都堂命惲編𩔗歴代水

利營屯田漕運錢幣租庸調䓁法及漢唐巳来宫殿

制度䓁事巳刻

上御萬安閤四川楊侍𭅺遣其子以弓矢䓁物具表

来献反廽

上以手詔荅之楊大淵省表具之朕恪守王封遽膺

推戴即位之始不遑康寕惟尔逺戍邊陲乆服戎政

身外心内来陳賀章冝加寵荅之辭以勵忠貞之節

故兹詔示想冝知悉 又一囬紇醫者貢橐駞三十

頭鞍具幪帕全光彩照地鳴皷吹螺自臯門而入又

一囬紇贄栗色宛焉八拜玉面鹿身聳立如𦘕所謂

脫必察者也申刻省起諸相候

廉右丞疾

九日庚午推問馬月忽乃事巳是日

皇弟摩哥大王丗子昌童封永寕王仍改

父王玉寳爲金印命惲討論古今諸侯王印制遂製

紐爲駝作三臺其文曰永寕王印

十日辛未堂議欲以元寳鈔背用関防印誌既而議

不便但令比户粉壁嚴僞造之禁從楊宣無果議也有

㫖遣上都同知阿合馬計㸃燕京萬億庫諸色物貨

十一日壬申堂議曰古者天子有八寳盖所以崇天

授而鎮萬方也今

朝廷所用止一寳而已欲議奏令印工季并餘寳皆

刻而爲之用古文竒篆殆受命璽然惲曰此非可輕

議也又務繁需𠕂議焉已刻

上手詔宣諭四川侍郎楊某曰勇冠諸將名配古人

知大義之可爲籍諸城而來附獻以金帶示以誥牋

載詳終始之誠冝示褒崇之禮可特賜虎符充夔府

路行省兼安撫勾當更冝招懐未附共底丕平但桑

䕃不移而能立其功雖𦭘土至重而朕無所惜其賜

卿某物至可領也

諸相大合食逹官巨僚於都坐皆霑醉而罷

十二日癸酉有

㫖先召首相二三人入朝餘俟命於省署既而以大

宴不克見上都留守同知阿合馬兼太倉使請立和

糴所以溢廩𢈔堂議以曹人李亨字通甫勾當和糴

事改和糴爲規措所亨脩人事極經畫已而粒米狼

戻少尹愛其能焉

十三日甲戌䆒問前省官一切事理皆有定論今左

右司官具奏目然後詳𦗟巳

上聞以見上下通知故也午轉大雷電以雨且有雹

蔽地向夕内省官忽魯不花傳

旨令前省官及諸路在都管民䓁官詰旦集

闕下以聴

聖訓明日乙亥寅刻 詔罷東平路管民緫管兼行

軍萬户嚴忠濟仍敕戒諸路官寮無是效焉

國有常刑犯不容有嚴其𥘉授制辭有云尓父承

國家興運左右將士同心戮力封植東平施為名藩我

祖宗嘉尓父之功乃建為侯自尓嗣位又廿年

朕𥘉即政復命襲爵徃即乃封敬之慎之其修德砥

行自立名節勉圗後效無忝先猷至是未見顯咎遽

為黜罷或者不知而異焉未刻諸相退朝园坐按問

李宣撫王正之䓁事既而廉右丞傳

㫖召平章王文統遂入見

上於香閤夜漏下廿刻方退

十五日丙子誅東平經歷官邢衡銓𥘉邢以事告叅

政張易詰對於

上前邢欵服

命諸相監戮扵都城東十里外張手剚其腹從𥘉請也

十六日丁丑雨廉右丞耶律中書張叅政王平章推

攷定奪諸路户口等亊

十七日戊寅諸相復定擬大名西京北京賦税户口

未刻藏春仲晦来朝諸相就見於李虞卿宅略話而

退是日已刻

上臨軒親諭諸路緫尹遂以前東平緫管嚴忠濟弟

忠範為東平緫管仍戒之口兄弟天倫事至於此■

朕甚憫焉今■予命尓尹兹東土非以訟受之也彼

所責匪輕敬哉今而後苟不克荷非(⿱艹石)汝兄幸而免

也至是知忠淸之失皆為其弟 所發因各賜馬酮慰遣復有改故從新之

諭又黜大名路逹魯花赤愛魯魯河西人小李鉗部

之子也

十八日已夘晴暑

上召前濟南宣撫宋子貞真定宣撫劉粛河東宣撫

張德輝北京宣撫楊果於■内殿以擢用輔弼為問

楊果䓁前奏曰王文統材略規模朝士罕見其比然

以驟加登庸物論不無新舊之間如史天澤累

朝舊臣勲碩昭著(⿱艹石)使宅百揆大厭人望今文統輩

經畫其間則省事成矣

上曰置史某相位  念之乆矣卿䓁所言允恊■

朕意因賜食而退

十九日庚辰入見奏■栽大拜及六部亊

詔以世臣不花經略史天澤為右丞相不花時三十三𡻕

憲宗朝怯薛丹長領断事官其祖

太祖神元皇帝朝功臣父也孫秃花

憲宗朝萬夫長忽魯不花耶律鑄為左丞相忽魯不

花時年三十一𡻕父不令𠮷亥官人塔察児廉右丞

平章政事■塔察児時年廿八𡻕其父

憲宗朝世臣千夫長張參政為右丞宣撫楊果宣撫

啇挺叅知政亊餘如故是日諸相入見將退

上慰平章文統曰卿春秋髙恐勞於奏請今後可運

籌省幄(⿱艹石)有大議湏面陳者及朕有所咨訪入見小

事今人奏来不必煩卿也

上以王SKchar下嫁午刻幸新桓■御營

廿日辛巳奉■旨命承旨王鶚定撰諸相制詞

廿一日壬午晴暑闔省大燕慶新除也時既相史公

所事皆𠋣重焉丞相曰天澤武臣何克負荷但物務

未安者老夫通譯其間爲諸君條逹耳相則予曷敢

當衆愈服其謙㧕皆霑醉而散是晚承旨王公命惲

賫所撰制詞呈省其文通作一卷實封細衘書名上

用院印或問焉曰白麻盖自中出令實封防其外泄

亦唐人鎻院之意也既披詳或欲有所更定惲力言

其不可昔楊億以一壌字不勝其恧况改作乎苐修

飾之可也其史相詞頭有惟卿丗篤忠貞材兼文武

樹戰功於𭛌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卿力良多論機務於廟堂朕心允恊

冝示百僚之式俾居諸相之先可特授中書右丞相

卿其振紀綱崇體要徃服新寵以壯舊猷

廉希憲惟卿秀㧞父兄學尊師友徃綏諸道視民一

以如傷就建行臺臨事毅然有断冝從政轄進署相

衘可超授平章政事惟暨乃心以荅 朕命

楊果櫂秀詞科馳聲劇縣佐南州之經略才巳見稱

專比郡之無綏人皆受賜政之參决僉曰汝諧可特

授參知政事祗服寵休益思報稱

廿二日癸未申刻堂議定省規一十條

其一曰凢三日一奏事軍國急務不拘此限

其二曰置勤政簿一扇凢公議已定事詳見于簿

讀一譯不得増减 言得日標題於逐欵之上還省

立檢圎覆定行

其三曰圎議定時首領官先擬定其事自下而上相

次剖决議定題押批判(⿱艹石)事関利害情見不同者各

具奏禀

其四曰圎議時非定貟不與知本房者不在囬避之

 限若事涉機宻者巳次請退

其五曰同僚赴省日出為期停午乃起旬一日暇事

 遇急速不拘此限有疾故者湏令報知庶免延

 待而巳

其六曰省府官并屬官各家不許受詞訟公文

其七曰如遇闕貟圎議公選不得用門下人𥙷充

其八曰省府通譯史額定選充餘者不與

其九曰奏事

上前宣讀通譯人各一貟

其十曰凢告事說事者聴畢避其人公議定然後囬

 荅僉曰所畫理到遂施行焉

廿四日乙酉巳刻奏准粘合中書授平章政事北京

行省前歸徳府官民緫官張子良爲河南宣撫使

漢臣以名行午刻令𭅺中賈居貞照勘一切換授

宣牌事無有稽緩

廿五日丙戌平章塔察児日令叅政楊公說通鑑三

五叚是日至呉太子明蜜中䑕矢事塔公掩卷曰我

試爲論之與正說合一省爲屬目僕散禧起燕京帑

藏至上都辰刻

上𮗚於内藏喜甚曰自

祖宗已来未有如是之多也申刻平章亷公𭅺中賈

居貞SKchar髙明赴新桓 御營奏事堂議專委叅政楊

公定奪内外新舊官資是日諸相授麻制於都堂

詔下中外稱賀不勝其喜曰自

國朝開創巳来論其得賢於斯為盛時有言綦陽鐡

官不便者大抵其民皆殷實上户𡻕官得鐡甚鮮不

能當𡻕輸包絲稅石之數(⿱艹石)用此易鐡可増官煽數

倍之上堂議曰(⿱艹石)奏上

朝廷即從然不重慮恐未免横議仍令惲與工椽李

鼎計勘一𡻕常課所造幾何横造幾何一𡻕通可用

鐡幾何在都廣備庫見有鐡幾何且可支幾年用度

其外路應有鐡貨可支幾年用度既巳公曰未也(⿱艹石)

令民間興煽官為抽取凢幾爐一𡻕通可得鐡幾何

既已公曰未也(⿱艹石)都除内外見有數目止以民間一

𡻕抽到鐡數可供幾年正横造作用度既已公曰未

(⿱艹石)将治户合人差税取酌中價直一𡻕委可易鐡

幾何有無少餘既已公曰未也更為積筭一𡻕合用

礦炭夫役且以酌中定數有無虧損官民既已公曰

未巳更為大約鐡官一𡻕及上下一切侵漁掊克虚

耗官物幾何既已公曰可也明日奏

上果有恐失悞造作為言者以是應之遂罷冶户帰

民因訓惲䓁曰書生論事大槩不差及詢其所以方

略鮮有不遲凝者(⿱艹石)將讀書苦心移之治此只一燈

之功尔於政事何有汝䓁勵精焉可也何患兹位之

不到哉是日不魯海牙授御史大夫兼大司農省諭

一切言吿事人不得私家請謁投訴遵新令也

廿七日戊子亭午右丞相史公赴 永寕王荣授改

鑄駞紐金印餘相圓坐照對燕京路民賦未刻掌記

魏𥘉来自燕城申刻定議公府署押事右丞相史公

與丞相忽魯不花五日輪畨一秉筆長官從上押右

者處外𫟪一左一右以次而下圓坐亦然所謂廟坐

廟晝也日將夕有大流星隕自巽位白光照野移時

方散是日劉宣撫才卿說前■朝省府各房止立鈞

旨簿無行卷六部應呈事務左右司官議定可否粘

方帖於部呈上書送字得都座准議省雜批釣旨於

後其左右司元書送帖亦不掲去用省印傳其上蓋

上下互為之防然後送部施行燕京路宣撫徐丗隆

威卿說舊曰户部設審計科以料週𡻕所入幾何經

費幾何遇有支發至十萬貫部方呈省大抵係常例

有定體者如百官貫石之𩔗是也外𭅺邢敏說舊曰

𭅺中與外𭅺都事另幕坐是年秋與𭅺中不同處矣

及有所編省臺定式亦有可取者劉宣撫又説舊日

殿上奏事止左右两司𭅺中其人賢遇執政有闕即

拜参知政事

廿八日巳丑右丞相史公首秉判署是日命掌記魏

𥘉令史馮崧執掌奏事諸簿午刻奉

㫖定擬中行两省去留人貟抵暮張右丞下

說所奏事

天顔甚喜交史丞相張左丞楊叅政留中王平章廉

平章張右丞行省事于燕

廿九日庚寅催督中外一切未經換授宣牌等事恐

留難故也省退王相置酒私第㑹劉才卿宋周臣姚

公茂王百一竇漢卿張耀卿許仲平李士都盖留别

故也是日嚴忠範授東平路緫管李士都授翰林侍

讀學士其制辝曰李昶學禮傳家明經登第練國家

之典故謹士行之操修方當青史之編冝與玉堂之

選冝公褒貶以示𭄿懲

夏六月辛永朔夘刻艮方有青紫二氣横亘間錯長

袤数十丈移時弗散巳而霧雨交作不見天官書云

凡星變氛祲三日内有雨大小㐫咎即亡甞以理推

之乖則致異和則為雨既和而雨其災自無經曰徃

遇雨則吉是也

二日壬辰晴暑

詔賜 木𫟍大王駞鈕金鍍銀印其文曰建昌王印

時王見征戍大理諸部建昌雲南之别稱也都堂為

諸投下種田户奉

㫖逐欵施行一阿术魯柭都魯為頭衆SKchar馬赤官人

毎乙未年

皇帝聖旨為逐官出氣力上撥到種田人戸擬自今後

毎年除絲線稅粮照依舊例合納包銀内一半納

官一半給付本官用度

  阿木魯㧞都魯 塔四火魯赤 𥬇匿亥

  李里匣児㧞都 闊闊不花  孛羅口

  怯烈亥     撒及四不花 這裏四迷


  按察児    持不哥兀

  也里乾男塔丑 别立古亥

一有

幹只思皇后下民户八十五户内六十戸元係牙刺

瓦赤全定包銀来今擬將合納包銀内一半納官

一半赴本投下送納外有諸雜户計二十五戸内打

捕一十一户依舊送納絲粮隨營一十四戸種田納

稅買賣納啇稅

一有 阿𠮷赤大王奏告為先奉

聖旨於太原路五戸絲内支與

皇后合敦銀一百五十定内除支訖外欠一百二十

定仰於本路五户絲料内中統一年為始分作三分

年放支與者外據種田民户二百一十戸合納稅粮

数目令本位下就用除已行下放支外仰照㑹施行

絲線包銀與其餘民户一体科撥

一有 塔察児大王奏漏籍户事仰依巳行

詔書体例行者

一有 阿刺合赤妃子從嫁民户差發并匠人関取

係官絲線織造叚疋本投下送納事仰就便取問本

位下人貟據上項民户差發(⿱艹石)前断事官定下全撥

今擬减免一半如已定减半者今擬全免外據匠人

依前関取係官絲線織造叚疋赴本投下送納者

一隨路應有金銀銅鐡丹粉錫碌䓁窑冶附籍漏籍

民户盡行罷去分付元附籍地面官司應當差發今

後許令諸人䓁有願入狀採打煽煉不用官本及占

役百姓者據所得数目官為斟酌抽分(⿱艹石)元管頭目

䓁願入狀不用官本及占役百姓興煽者聴如不願

者許他人入狀承認

一河南路管下舞陽䓁處栽薑户仰與民一体當差

毎年合用生薑就燕京官為和買

一諸投下壬子年附籍𨈬口仰照依

先帝聖㫖於冬各附籍處依舊例當差者

一張杪児赤奏随路樂人差發事仰行下各路宣撫

司與民一例當差止免雜役仍仰各處官司都不得

因而搔擾不安遇有樂人赴闕承應官司斟酌■與

起發者

一忽都花奏有茶罕元撥與字羅亥夀州民户内附

籍三十一户見當絲線包銀税粮外有漏籍三十一

户内有打水獺一十户乞定奪事仰照勘附籍民尸

别無争差依種田户例送納絲粮外據包銀一半納

官一半與本官用度所據打水獺户不湏打捕水獺

與其餘漏籍民户一体於各管官司當差

一藤花户交各處官司與民一体當差仰斟酌氣力

約量科取加存恤外據年例合用藤花仰所属地靣

官司從長計置趂時採摘依数送納毋致㓕裂採取

闕少用度

一火赤逹刺罕大名府民户伍伯餘户每年除納絲

線稅粮外不納包銀止納軍■漢車銀二定二十九

两次後断事官按脫定下與民一体當差仰依元行

例與民一体當差施行是日未刻奏定左右三部尚

書䓁官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八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