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十二

卷第八十一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八十二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八十三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八十二

中堂事記下

三日癸巳京兆叅知政事商挺字夢卿平叔子馳奏𨵿陜重地

大亂後餘風有未殄者非廉希憲不能填撫中外右

丞相史公以■聞允焉未刻復入見平章王文統請

廉希憲依已議同政不許遂以左丞相𫆀律鑄代廉

赴燕是日追謚魏璠曰靖粛先生當改後從此

四日甲午有

旨趣平章王文統南行於是定省府掾属去留者是

日燕京路宣撫賽典只児囬紇之有良德者自云世家同中國孔子宗系累朝爲断事官輕財安民甚有人望後以

平章政事终於雲南貞定宣撫劉粛授吏户禮三部尚書以上都

太倉使宋紹祖邢人郝子明爲𭅺中益都等路宣撫

宋子貞授兵刑二三部尚書以太醫院官焦仲益李

子敬為右三部侍郎劉前進士自聀官勾補省掾北渡 後佐東平幕上聞具有經濟才召治邢州省部之建諮其議論為多

五日乙未左右两部官望謝

恩命於省中都堂為諸投下招収人户取索錢債奏奉

聖㫖諭十道宣撫司今体知得諸投下差使臣告奉到

聖旨及令旨文字不經由本路官司徑直於州縣開

讀拘刷民户人匠便行拘收起移及取索錢債搔擾

為此特降

聖㫖今後遇有各投下拘刷起移民匠取索錢債先

湏經由夲路宣撫司行下逹魯花赤管民官不係大

數民匠合拘刷起移者依上拘刷並不得似前徑直

於州縣一同搔擾如委實不係大數合拘刷起移底

民匠各路官司𨚫不得遮當外據錢債公事不得一

同拘収人員取索(⿱艹石)委係巳身借過錢債照依先降

聖㫖於宣撫司定奪立限歸還違者並行治罪巳刻

雷雨大作其驟烈可怖

六日丙申入奏行臺一切事理其

㫖有云管民官管軍官鷹房打捕諸色造作一切大

小公事併聴行省從冝處置申刻宋劉二尚書来謝

王相曰公等皆

朝廷遴選謝于𥝠門非敢聞命辝不見

七日丁酉奏准八座職印以白金作三臺鑄造其方

寸皆從品秩有差午刻藏春上人以王相南下令僧

逸以良馬二疋来餞陞户部貟外𭅺王煥為左三部

𭅺中是日加尚書賽典只司農卿領左部如故從𠕅

請也

八日戊戌益都申宋人侵軼漣水與𢧐敗之是日追

謚前經義狀元李俊民為莊静先生云云先生字用

章艧澤人明昌間進士道號鶴鳴老人在河南時於

隱士荆先生傳 皇極數學巳未間

聖上在潜令張仲一就問禎祥優禮有加至是先生

巳殁其言盡徴故有是命以旌其徳學云𥘉張辝去

曰継請以蒲輪来起公先生𥬇不荅贈詩以見方来

其辭曰丹鳯㗸書下九霄山城和氣動民謡乆潜

龍虎聲相應未戮䲔鯢氣尚驕萬里江山歸一統百

年人事見清朝天教老眼𮗚新化白髮那堪不肯饒

明年正月先生卒于家愚甞𮗚其遺書所得盖康節

之傳云甞與劉尚書才卿講䆒焚黄故事劉曰甞聞

之髙士美云其勑之全式

尚書省牒故某官某職某人牒奉勑可追謚某名牒

至准勑故牒年月日後備具相衘圓押其敕封上題

給付某人第其子孫録全文如式火於本官家廟以

告爲之焚黄

九日未刻右丞相不花来納王相行期平章以行臺

未辦事同丞相赴省議决申刻右相不花入朝見焉

陳䆳授濵棣𭄿農使陳君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大名宰懷州劉淵西京

十日庚子諸相座省劉尚書議部官署押事王相爲

裁定焉辰刻得宋荆湖制司與右相史公書并公文

所贈遺禮物時来景定二年也其其事以聞是日髙

麗世子植来朝

詔館於都東郊官舎從行者一十八人選必赤太

原張大本字仲美丰儀辨而有文采爲館伴焉継

命翰林承旨王鶚𭅺中焦飛卿犒慰有

詔翼日都省官與髙麗使人每就省中戯劇者

十一日辛丑都堂置酒宴世子植等於西序其押燕

者右丞相史公左丞相忽魯不花王平章張右丞張

左丞楊叅政姚宣撫賈𭅺中髙聖舉從西榻南頭至

東北作曲肘座掌記王惲通譯事李顯祖皆地座西

嚮其髙麗世子與叅政李藏用字顯尚書本翰林直

學士南榻坐亦西嚮又有龍舒院書状等官凢六人

尚書己下三人皆襪而登席相次地坐酒數行語旣

不通其問荅各以書相示丞相史公首問曰汝國海

中所臣者凢幾處軍旅有無見征戍者掌兵者何人

官號何名叅政李藏用對曰掌兵者金氏史曰豈傷

猶以莫利支為名乎曰此名廢去巳乆其官亦皆帶

樞府兵部之號史曰聞汝國亦常與宋人通好然乎

曰但商舶徃來耳平章王曰汝國今𡻕亦収成

曰仰頼

聖㤙雨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艹石)溥霑豊稔又曰聞汝國用未人正朔

然乎曰第商人𥝠有賫至本方者實不為用耳叅政

楊公曰聞汝邦亦設科舉曰然曰今𡻕試題為何曰

賦則某題論即西門豹為政其炎如火詩則天砥礲

兆民也又曰除詩賦䇿論外科名極多如經學隂陽

醫方武舉筭學之𩔖皆是也宣撫姚公口傳聞汶邦

有古文尚書及海外異書曰與中國書不殊又曰聞

聖上近賜餼牽想巳饜飫曰悉亡之矣曰慱塞亡之

乎讀書亡之乎曰慱塞亡之矣遂烘堂大𥬇左丞張

公問曰汝國王丗系説是丗臣㣧裔曰非也其来是

唐順宗第十三子逃難而立於此以王家後易姓為

王時李叅政手持玳瑁聚翣史相曰執政官當以端

方表徳今所用非方非圓或聚或散何居李不能荅

有頃即以葛藤語亂之實飾辭也其丗子與李叅政

不白縠上衽抱冠則⿰氵𭝠紗圎頂巾履舄皆以絲為之

帶則烏犀小革也其李顯甫面滿月白晳鬚髮皓然

年十八以詞賦狀元第時六十一𡻕通禪學善作詩

盖丗于之岳翁也酉刻皆霑醉而去其導從儀物張

盖乗馬馬首復持一大紫盖比常益四垂極長問之

曰引蓋也名曰儀執明日諸相入見

上聞燕語甚𭞹遂以手詔玉帶遣還制詞有云出水

而陸去危就安冝寛漢法之拘續議楚宫之作蓋准

元年先奏便民之請也至元七年

朝廷遣平章趙璧𭅺中宋道字弘道終太子賔客徙王都於海西

岸江華島一炬為焦土矣

十二日壬戌辰刻𫆀律中書張左丞傳

旨今後應奉

朝旨如無御寳并印信文字不得輙行未刻王相陛辝

皇后及

皇太子於青宫 太子慰奬甚厚有元老克壯謀猷

之諭申刻復入

朝遂陛辝焉遂出自南門郊餞者廉平章楊叅政賈

𭅺中及留冬諸SKchar属比至南平藏春令左右迎候於

道者踵相接也上人待遇甚恭極賔主之禮

十三日癸亥辰刻齋畢而去

十四日甲子藏春来自南菴午刻㑹食 史相行館

寥休以灑墨玉盂斚贈公及𮗚所作玉鏡命諸公賦

詩西菴有幸自得辝塗抺手照人無用太分明之句

仲晦爲忻然也

十五日乙丑欲移寓太醫使王儀之館舎史公不許

令與參議納合君同寢處者四十餘日時惲管陳言

文字就命日左右楊相權供中舎之職

十六日丙寅詔封保定張柔為安粛公制辝口大夫

當七十之後致仕則冝 國家列五䓁之封攷勛而

授張某功成百戰眷荷累 朝方𭰹𥙷衮之思遽有

懸車之請冝䟽上爵用荅元勳可特封某公致仕事

業一時宜使古今之𫉬寵子孫後丗要知忠義之可

為冝保永年以全耆徳

南張榮為濟南公其詞曰大夫謝事得進退之宜

國家定封明始終之義某官功髙舊徳教備義方方

𭰹分閫之期遽有懸車之請冝䟽上爵以示殊恩可

特封某公致仕慶及子孫常保山河之誓名垂竹帛

永為忠義之門頥飬遐齡保全耆徳

十八日戊辰𫞐中省都事趙謙得腦瘍極熾惲與楊

都司誠之求療於太醫王儀之遂以真定麻澤民與

視凡三徃諾焉踵及門中使促而去之自是澤民内

侍不得出者旬日趙之疾遂無及矣一携僕既老而

癡時臭惡聞石外予絮兩鼻孔為湯藥之夜則對榻

而卧伺其緩急義之所激曽弗之倦

十九日已巳堂議選中省两司都事遂以左司授惲

此出史楊二公雅意辝曰據某何人過𮐃擢用得文

翰職足矣

廿五日甲戌都堂奉

㫖諭各路宣撫司宣聖廟 國家𡻕時致祭如月朔

釋奠冝恒令洒掃修潔今後禁約諸官貟使臣軍馬

無得於廟宇内安下或聚集理問詞訟及褻瀆飲宴

管工匠官不得於其中營造違者治罪管内凢有書

院亦不得令諸人搔擾使臣安下

廿七日丙子都堂奉

㫖夫五岳之中恒属其一豐阜峻極作鎮北土爰古

進今祀典存焉粤自國朝開創以来祠祭之禮亦未

甞闕其岳廟中今後仰過徃使臣軍馬母得安下搔

擾毀折樹木及不得於看廟人處奪要鋪頭口仍仰

常切修葺毋致踈荒

廿八日丁丑都堂奏奉

聖㫖道與真定路宣撫司據懐孟逹魯花赤蜜里吉

緫管覃澄奏告管下地分多有屯住𮐃古頭目遇有

関渉詞訟公事不肯前来對證徃徃不伏勾追以致

遲滯公事准奏仰遍諭諸路宣撫司今後各州城管

民官遇有関渉𮐃古軍人公事理問時分管軍官一

貟一同聴断施行無得偏向准此

秋七月丙申辛酉朔前河東宣撫使張公以怨家有

言去留維谷是日得行省諮保及史相濶左丞互為

申理奏准充行中書省參議方得觧去良不易也嗚

呼天道SKcharSKchar報施其間令人有可疑者今張以正𫉬

罪然聖人所事不為過甚公豈犯此忌邪可不戒之

哉其宣辭云張徳輝宅心剛正處事精明及居風憲

之司遂有澄清之志巨猾望風而屏迹疲民受賜以到

今不示顯膺何彰獨立可特授翰林學士參議行中

書省事尚資婉畫庶厎成功

十七日丁丑大司農左三部尚書賽典只改授平章

政事制辝曰两朝眷遇凡事精勤常辦集於軍前能

經營於意外欲旌成績冝處台司當奉至公用遵大

体盡尓賛㐮之力副予委任之誠至於辦集經營當

時論者謂於公甚為切當公遂置酒重以潤筆為荅

惲謝不敏

十八日戊寅翰林國史院保雷膺與惲充本院属官

十九日巳卯石抹剛紇荅授右三部尚書制詞曰望

髙門地業不墜於箕裘身侍

禁闈勞乆服於𡻕月宜分膺於三部俾庸列於六卿

可特授某官當副■朕心母瘝厥職

廿日庚辰行省諮者數事都堂議有可否史公曰雖

分两省其實一也(⿱艹石)非関利害者不宜妄有阻駮使

王事成就可也今後凢行省所諮湏三日内咨報自

是上下云為如流水之源矣予當時嘆賞以謂不多得也

廿一日辛巳有

旨丗臣買住孩児秃花太傅姓耶律氏在前金時戍桓州官愛里徳漢語守成長也其後與一十八人從

太祖神元皇帝同飲於黒河子於口 命元勲公其也買住即太傅第二子早卒其子明安歹児時年十有三歳外以䷅路揔管耶律漢傑即其兄也

聖㫖宣諭了也教省家與文書去者其制辝曰我家

當開拓之𥘉乃祖有經營之力人今不見功豈可忘

雖尔身未及成人在

朕心忍令無後姑承舊爵用顯元勳直湏長立之年

許領職司之務

廿二日闊學士授中書左丞闊字子清時年三

十九𡻕甞受學於王百一張耀卿其父

潜邸舊臣丗為阿塔赤漢語羣牧所官也

廿三日癸未鄭江授侍衛官其辝曰鄭江職在承宣

誓從征役跡去易就難之意有忘家憂

國之誠不示褒崇何明𭄿激就帶巳降金牌充侍衛

軍副都指揮使同判武衛軍事景州軍民長官如故

更冝戮力以奏膚公是日有

旨與老王姑護持玉華宮

聖旨者其辭曰錬師王道婦賦性純正執志不囬挺

挺然有古烈婦之風奉侍我

太上皇

皇太后積有年矣周旋之間曽無過舉當時雅為敬

重使之入道為此

先帝常加賜予巳勑令真定管民官選擇佳地起蓋

宮𮗚資給衣粮仍以玉華之名賜之以為我家祈福

之地朝夕焚誦用報我

皇考妣罔極之恩所在有司冝加持護毋容它人妄

相侵奪母以差役相毒以致不安常教告 天與

皇家子孫祝延 福壽准此

廿五日乙酉𫞐中省都事趙謙終於上都客舎惲為

棺㰸并封視隨行衣裝請於𭅺中賈君仲明蒙⿰貝專

千五百緡

廿六日丙午遣送趙君焚於 都城東十里外囬適

趙氏親知徐緫管者至其僕與所封裝篋付焉

三十日庚戌時前軍儲所官塔塔児亥术忽乃昔刺

必闍赤馬月忽乃䓁争相爲用丞相史公與闊左丞

議曰今南邊極逺江淮又不用兵所事宜廢至於異

時征進一行部官可辨旣而中止特

㫖以前都運周恵子鍇領其事

七月廿七日丁亥前大名路宣撫司幕官雷膺前東

平路宣撫司同議𫞐詳定官王惲同日授翰林修撰

雷詞頭云家學有傳士行無玷昔年詩禮巳聞鯉過

於庭階今日絲綸復見鳳毛於池上可特授某官同

知制誥兼國史院編修官冝振斯文以弼■予治

王詞頭云行已無忝愽學能文顧超絶之逸材足鋪

張於偉蹟冝司■綸命以賛皇猷可特授某官同知

制誥兼■國史院編修官當振斯文以宣

朕命承旨笑謂膺䓁曰汝二人可謂佛子出丗矣惲

䓁謝不敏既而奏准行翰林院事中省既以院印授承

旨公因與惲議曰前朝士人無幾(⿱艹石)比老使得霑一命

儘有光矣遂保奏廿餘人擬為随路提舉學校官是曰有

詔照㑹立翰林國史院道與翰林承旨王鶚據保奏

翰林院官修國史事准奏収拾者在這裏底先與職

名者外未到人貟𠉀来時定奪今開坐元保人數并

巳除翰林院官職名如后

 一巳除

  翰林學士承㫖兼修國史王鶚

  翰林侍讀學士郝經差充國信使

  翰林侍講學士李昶兼同議東平路軍民事

  翰林學士知制誥同修國史李冶

  翰林修撰同知制誥兼充國史院編修官雷膺王惲

 一未除見収拾

  王磐直學士 徒單公履待制 孟攀麟待制

  宋思誠修撰 胡祗遹應奉

   右仰照㑹収拾者准此

承旨王公字百一曹州東明人知人榜辝賦狀元

皇帝在潜時首以禮幣徴焉以老儒故

上甚敬重每見以狀元呼之以元年七月受是職公

上章言修史事云自古國亡而史不亡唐取隋史焉

宋取五代亦然金不為遼作史至今天下有遺恨我

國家以神武定四方皆

太祖聖武皇帝廟謨雄断所致(⿱艹石)木乗時紀録以詔

萬丗切恐𡻕乆漸至遺亡又舉前朝名筆數人於是

上特降是 詔焉

廿八日戊子丞相史公遣修撰雷膺送安粛濟南二國公

誥命公曰(⿱艹石)所有潤禮汝二新人中受之且代光院之贈

廿九日已丑申刻丞相史公卧閤中前行部馬月忽

乃来謁辝不見曰(⿱艹石)公務當於都省相見

秋八月丁酉辛夘朔徴君許衡授懐盂路教官

制曰許衡天資雅厚經學精專大凢講論之間𭰹得

聖賢之奥受罰者恐陳君所短為盗者畏王烈之知

所在向風真堪正俗可令於懷孟䓁處選揀子弟俊

秀者舉歸教育取作範模𠕅令董子帷前有傳授之

弟子重使王通門下皆經濟之名臣毋䘮斯文以弻

予治

竇傑授■太子少傅制曰徳全天懿學得聖傳文章

足以徽

帝猷言行足以為丗範属周丗本支之盛要漢家羽

翼之成冝導■春宮用嚴師訓可特授■太子少𫝊

早為諭教當自誠心左右前後皆正人冝公所選干

戈羽籥在東序行見其儀巳上二篇皆四菴楊公筆也

宣撫姚樞授■太子少傳制詞曰姚樞天彜素厚聖學

有傳能全踐履之功發自誠明之性養成耆德無非

禮樂詩書當侍

春宮爰置左右前後可特授某官要明早諭以賛■

元良用傳■震索之祥得継

離明之照

二日壬辰奉

㫖諸路學校乆廢無以作成人材今擬選愽學洽聞

之士以教導之凡諸生進修者仍選髙業儒生教授

嚴加訓誨務要成材以備他日選擢之用仍仰各路

官司常加主領敦𭄿隨頒降從六品印信勾當

癸巳緫帥汪某授鞏昌路便冝都帥其制曰某官勳

髙𠕅丗勇冠諸軍向因犯順之徒遽起稱兵之釁頼

兹戮力殱厥渠魁及當来覯之時殊乏自矜之色觀

其誠赤𭰹可尚嘉就帶巳降虎符可授鞏昌路同簽

便冝都緫帥事冝盡賛毗以禆遺逸垂功名於千載

萃忠義於一門尚副

朕懷以固吾圉

甲午奏遣宣使王好禮閱鄧州軍實仍送萬户史權

改授江淮大都宣命乃奬諭軍將等

詔其辭曰

朕即位之𥘉𭰹以戢兵為念故年前遣使於宋以通

和好宋人不務逺圖伺我小𨻶反啓邊釁東剽西

惊曽無寕日

朕自還宮諸大臣皆以舉兵南伐為請

朕重憫两國生靈之故猶待信使還歸庶有悛心以

成和議留而不至今巳一載徃来之禮遽絶侵擾之

𭧂不已彼甞以衣冠禮樂自居理當如是乎曲直之

分灼然可見今遣使徃諭卿等當整尔士卒礪尔戈

矛矯尔弓矢約㑹諸軍秋髙馬肥水陸分道而進以

為問罪之舉尚頼宗廟社稷之靈其克有勳卿等當

宣朕命明諭將士各當自勉 予大賚汝仰下項把

軍頭目毋替

朕命

四日乙未前奉使賀某復授宣諭大理國使其詞曰

賀某㓜懐竒節筮仕 昌時及知遇於

先朝遂撫綏於大理楊威絶域昔収定遠之功服事

SKchar庭屢抗伏波之請宜旌前効俾煥綸章汝其宣暢

皇猷洋溢方外爰体綏懷之意以安遐邇之情轉為

招徠式副所託

五日巳亥承旨命惲與某同撰釋莫諸文某人所撰

中涉論議公曰文自有體此䓁文字皆是賛頌功徳

不當如是徐莞爾曰不知謂我云何至於散文亦有

說入作湏(⿱艹石)虎首取其猛而重也中如豕腹取其

醲而多也末同蠆尾取其臨出螫而毒也此雖常談

亦可為之法也

六日丙申

詔追謚真定五路萬户府叅謀李大

蔡州破將被戮萬户史侯救免之撫治 真定有法其詞曰政書仕籍聲振諌垣至於今代

以有爲方之古人而無愧適將擢用遽不愸遺既乖

顯異於生前忍使湮微於身後冝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如綸之命用增

拱木之光可謚曰貞粛魂其有知歆此無斁 同日

復追謚前監察御史中庸先生張特立其辝曰學有

淵源行無玷玦雖經䘮亂不改故常向

■邸之升聞降璽書而褒重未遂丘園之賁俄興窆

■之悲冝煥絲綸用光泉壌可依前號中庸英靈如

■寵數其知

復追謚故徴君魏璠恬退自如剛毅有守常謂生前

之不逹忍令死后之無聞冝定嘉 名以光後裔可

謚曰靖粛

■先生名璠字邦彦金貞祐𥘉詞賦進士第道號■

峯老人正大末以修撰使武仙不屈大元庚戌

上徴至潜邸條陳三十餘事如定官號頒俸禄功

罪有賞罰能否有升降署治天下之急務又曰農

桑天下大本不可不重是故明君重五榖而賤金

 王告許之俗興罰及無辜僥倖之門啓官及不善

漢之常平宋之講筵萬丗可常行也又薦中州名

士大夫六七十人今之施為多先生餘論也今曽

孫必復已為翰林修撰

七日丁酉許教官衡改授國子𥙊酒其辝曰懿徳素

全經學洞貫視聴言動皆合禮冝進退周旋舉皆中

道所在滿禦冦之屨疇非趍董子之惟冝處成均以

全樂育可特授某官務講明於

聖道為矜式於國人

八日戊戌太𫝊姚樞改授大司農其辝曰學明經旨

徳備天彛由本邸而知名從王師而伐罪黽勉從事

于今有年可改授某職務要克謹農時一遵

詔旨民舉縁於南畒𡻕有望於西成庸厚民生以强

國本

九日已亥鄭汝翼授大理寺丞其詞曰某官法律𭰹

明䑓寺徧歴常謹少恩之戒共推断獄之平任此舊

人弼予新政可特授某官冝在簿書之際更詳朱墨

之工

十日庚子賜髙麗國王倎手詔時值𫞐臣金氏之變

其辝曰丗居東土封自西周中國之姓雖更外邦之

貢不闕向以𫞐臣之專寵至於隻矢以相加卿慨發

純誠來修覲禮敬形于色濟濟然殊可𮗚情見乎辭

謙謙而不自伐冝還舊服徃紹新休可封髙麗國王

仍統治東方諸國如故尚服寵光益加𡚒勵

十一日辛丑徴君李治字仁卿欒城人前進士初公徵至詢以時事但以真定木場抽分官錢修蓋文廟而巳道號 敬齋

授翰林學士制詞曰某官秀擢巍科力窮聖學據縱

横之大筆足(⿰氵閠)色於

皇猷况當青史之編冝與玉堂之選可特授某官知

制誥庶得腹心之𦔳以光綸綍之司

十二日壬寅劉秉恕授中書吏部侍𭅺其詞曰家學

有傳天資素厚向處副車之地巳全製錦之功榮示

褒崇以明𭄿奬可特降金牌授某職兼邢州安撫使徃膺

朕命毋廢攸司儻中心不異扵此時豈後寵反薄於今曰

十三日癸邜太醫王儀授太醫院判兼教授其詞曰

歴學精髙儒術通貫肱不待於三折功巳底於丕全乆侍

禁闈共惟耆徳可授某官勾當尚傳素業用授諸生

儀之材慮人沉静有議論毎有所陳禆益時政甚多

十四日甲辰賜劉元帥手 詔兼

宣諭䕫府路新附軍民人䓁其詞曰且土地定其疆

固有朔南之異而父母愛其子曽何彼此之分

朕甞以四海為家萬方在巳凢有來賔之俗敢忘同

視之仁近因宋國之未臣遂致蜀川之重擾彼軍旅

焉老淹於屯戍彼民人焉力盡於轉輸况值凶荒舉

皆轉徙保聚山麓者延生於𡻕月潜匿澤藪者横死

於風霜彼君有昧於天時在

朕心亦有其慙徳今兹劉整慕我

國朝既能順徳而來當副徯蘇之望市肆勿異田里

俾安尓有貨財毋令刼掠尓有禾稼罔使踐傷諸囬

囬通事人等逃在彼軍者許令自還為良不属舊主

除已行下陜西行省常加存恤不使侵攘外今降金

牌五銀牌十以旌有功者當續具姓名頒降

宣命凡在軍民各寕處所故兹

詔示想冝知悉

十五日乙已董文炳授親衛軍都指揮使其詞曰某官

性秉忠貞才堪任使積年事

上不違咫尺之天今日定封當處𤓰牙之地可特降

虎符授親衞軍都指揮使同簽武衞軍事尚嚴𪧐衞

益効勤勞用副

朕心以成尓續

十六日丙午

宣諭歸附段實曰向率我師徃臨尔境重拒國人之

請因從城下之盟欵附而来忠勤益著庸示至SKchar

渥以彰同視之仁尚修前効母負𥘉心撫安已附之

民招集未降之衆國典有常卿其勉之

十七日戊申

宣諭青居山帥臣某官爰從變故明審事機携赤子

以来歸保青居而不失要明實志屢立𢧐功儻不示

於寵章何以旌其忠懇用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虎符之命以彰鴻渥之

殊餘如故尚盡乃心毋⿸疒衆厥職儻忠心不異於始豈

後賞反薄於前

前通許屯田萬户宋抃字文授某路𭄿農官其詞有天

資忠慤儒學專精昔蘭省之荷嚢乆勤王事近栁營

之積糓大備兵儲冝崇褒奬之恩以盡始終之義

其弟宋彰字壽屯田府諮議其詞曰明切事機用輸誠

欵能釋樂成之業以明懐徳之心宜示褒崇取爲𭄿

激可充鄧州屯田緫管下諮議兼招撫未降軍民勾

當更當自勉期有成勲終郴州緫管

邢州張安撫耕字耘夫真 定靈壽 人年二十用資入仕以名臣子補俸聀大元癸丑授邢州安撫使至是超拜以施治效爲人長身白晳氣

皃沉厚犯而不校改授吏部尚書其詞曰徳備忠純材優經濟及

試臨民之職首馳報政之聲保安全於乆廢之餘集

流亡於四散之後以兹明效冝示寵章可超授吏部

尚書兼前職仍易虎符以昭鴻渥徃膺

朕命恪守攸司

十八日乙已奉

旨頒降中統𫞐冝條理詔叅政楊公筆也

制曰事匪前定無以啓臣民梘聴不惑之心政豈徒

為必當舉

帝王坦白可行之制

我國家以戎旌而開建於禁網則闊䟽雖甞有所施

行未免渉於簡略或得於此而失於彼或輕於昔而

重於今以兹姦猾之徒得以上下其手

朕惟欽恤期底寛平迺姑立於九章用頒行於十道

比成 國典量示𫞐宜務要遵行毋輕變易據五刑

之中流罪一條似未可用除犯死刑者依條處置外

徒年杖數今擬逓减一䓁决杖雖多不過一百七下

著為定律掲示多方

    開條云云

嗚呼六計周官所以蔽群吏之治三章漢法所以慰

百姓之心詳酌舊規著為新制惟

上令昭垂如日月則下情易避如江河雖曰從輕期

於不犯咨尓有衆體子至懐故兹詔示想冝知悉

十九日巳酉辰刻同雷彦正游宣撫子明

平章政事南平山辭藏春上人時入壇不克見㳺於菴門

外大呼曰師父顯䓁謹来拜辝時丞相史公第四子

杠侍上人於此遂置酒相别此囬朔風振野吹砂䃯

射人殆勁矢然寒已不可勝矣

廿日庚戌詣都堂辝諸相南

廿一日辛亥辰刻由都西門出是夜𪧐桓州

廿二日壬子抵舊桓州

廿三日癸丑前次牛群頭取直東南下崖嶺夜半𪧐

南農家明日甲寅宿雲州張継先家

廿五日乙夘自望雲㳂龍門河南行入寒山峪遇大

雨憇寒山逓鋪午霽渡泥澗人馬縋而下挽而上登

靖邊北嶺有虎突起澗東嘯而去人馬為辟易投𪧐

碧落崖下崖峻絶方廣如𦘕屏然泉流縈帶環山根

一匝秋稼巳熟黄雲滿川盖朔方之武陵溪也

廿六日丙辰下十八骨了泥滑不能𮪍比至平地僕

馬為痡矣行約两舎抵田家止𪧐

廿七日丁巳𪧐北口小杏明日踰灰嶺試桃花峪温

湯山間殊有竒𮗚石為盤渦如碧玉盆者非一壽藤

SKchar木交䕃左右其水泉蓋潞河之上源也是晚𪧐新

店又二日至燕粵自中元九月奉

檄北上至是年辛酉九月凢十有三月實歴三百八

十四日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八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