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五

卷第三十四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三十五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三十六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三十五

    上

世祖皇帝論政事書

 臣近蒙礼部符承

 中書省劄該憲䑓欽奉

聖㫖召臣惲馳傳赴

 闕庭者臣惲伏自欽承

 明命夙夜秪懼不知所為意者憲䑓過舉俾𬾨

 顧問庻有𠩄彂明因自忖量■國家之事日有萬

 幾非愚下𠩄能識然臣自中元迄於今日乆叨仕

 進區區管窺不無一見輒敢以時務所冝先者數

 事昧死上

 聞臣聞自古創業垂統之君必定制畫法傳之子

 孫俾遵而守之以爲長卋不拔之本欽惟

皇帝陛下聖文神武以有爲之資膺大一綂之運長

䇿撫馭區宇民數逺邁漢唐其𠩄渇者特治道而

 巳然三十年間励精爲治因時制冝良法羙意固

 巳周悉今也有更張振勵講明畫一若懸象而昭布

 之使臣民曉然知其法之所以豈不便㢤故臣以

 立法定制爲論治之始一曰議憲章以一政體傳

 曰法者輔治之具一日闕則不可君操扵上永作

 成憲吏承於下遵爲定式民曉其法易避而難犯

 若周之三典漢之九章是也今

 國家有天下六十餘年小大之法尚逺定議内而

 憲臺天子之執法外而廉司州郡之法吏是具司

 理之官而無𠩄守之法猶有醫而無藥也至平刑

 議断旋旋為理未免有酌量准擬之差彼此輕重

 之異臣愚謂冝将已定律令頒為新法或有不通

 行未盡該者如累朝聖訓與中綂迄今條格通行

 議擬參而用之與百姓更始如是則法無二門輕重

 適當吏安所守民知所避而難犯天下幸甚二曰

 定制度以抑奢僣夫制度者明尊卑别貴賤法天

 道而立人極也故古者衣服飲食輿馬屋廬皆有

 恒制至於庶人僕妾其禁尤嚴惟在君人者制節

 堇度率先化下為務何則上之動静為人勞逸之

 本上之奢儉為人冨貧之源可不鍳㢤欽惟

皇帝陛下臨御以来躬先儉素思復淳風如輕紵衣

 而貴紬繒去金飾而朴鞍履至衣服等物銷織鍍

 呀之𩔗一切禁止以奉行漸逺不無㢮緩今也臣

 民衣飲踰於公侯婦女衣着䓁扵貴戚以𦤺聘財

 過扵卿相男女不能㛰姻正以用之無制僣越𭧂

 殄有不能供億者故物價不淂不踴而貴錢幣不

 得不虚而輕上下困弊日甚一日假若巨室之家

 親属奴𨽻衣飲一切自有等差若例而一之寕不

 困乏臣愚以謂冝一切定奪大行禁止使民志定

 而不少僣越用既有度物自豊饒恐亦實楮幣殺

 物價之一端也三曰節浮費以豊財用夫一世之

 財足周一卋之用不必專豊其財去其害財者可

 也今國家財賦方之中綂𥘉年𡻕入何啻倍蓰而

 每歳經費終不阜贍者豈以事勝於財過有𠩄費

 故也為今之計正當量入為出以過有舉作為戒

 除饗宗廟供乗輿給𫟪𬾨賞戰功捄荒歳外如冗

 兵妄求浮食冗費及不在常例者冝撿括一切省

 减以豊其財財豊事勝食𠯁氣充以攻則取以戰

 則勝以柔則服将何為而不成何求而不𫉬古之

 善為國者君不必冨冨藏扵民故用雖多而取

 竭孔子曰百姓足君孰與不足此之謂也且財非

 天來皆自民出竭澤焚林其孰禦之但力屈財殫

 非所以養民而強國也昔亡金世宗諸王有以不

 給而請告者世宗曰汝軰何騃殊不知府庫之財

 乃百姓之財耳我但緫而主之安敢妄費迄今稱

 説以為君人至言可不鍳哉四曰重名爵以攬威

 權古人稱官爵謂之天秩王者代天爵人鼓舞一

 世使天下之人奔走為吾用者此也惟爵与禄不

 輕以付人曰賢曰材迺能淂之𠩄以為礪世磨鈍

 之具若得之輕則視之輕視之輕則人不重人不

 重将見君子逺小人至此必然理也惟其磨礪轡

 馭之權世主操於上不輕授人與當其材何患氣

 之不振力之不竭事之不成者哉今四海一家權

 宜假借之舉日漸希濶正

 國家𭣣𭣄威權之時如近年委任稍重者罔考其

 素即授崇品激之建功立事固是駕馭英雄大權

 苟非其人不無叨𥨸不安之懼今中外無事朝廷

 冝重而惜之昔有唐使職或帶相衘然止行見軄

 曽無分省實權五曰議㢘司以勵庻官臣聞古之

 善為國者不使人有怠惰不振之氣若作扵心而

 害扵政苟非以徳振𧺫必湏度時宣本人情齊之

 以法故淂小大畢力上不勞而衆事舉今州郡之

 官品流殽雜既無選舉甄别止循常資紛紛藉藉

 聚散扵吏部例淂一官鮮不因循苟且以𡻕月飬

 資考而已欲望承流宣化趨事赴功卓有惟新之

 政亦已難矣甞觀漢唐之馭吏也䏻者増秩賜金

 公卿缺則𥙷之以表其賢否者放田里而不事事

 唐則召七品以上官集扵闕庭親與訪問䆒淂失

 而進退之然二者不過爵禄為勸爵禄極則意滿

 𠯁意滿𠯁則怠心生亦有無如何者故持斧直指

 採訪黜陟䓁使𡻕相望於道而本朝之舉髙出前代

 比者㢘司之設𥘉氣甚張中外之官悚然有改過

 自新之念大姦巨猾致畏懾而不自安庸人懦夫

 将卓爾而有𠩄立行無㡬何法禁稍寛使監視者

 勁挺之氣不息而自歛聴從者奸弊之萌潜滋而

 復持恐徒易其名而不能革州縣之故習夫刑罰

 崇寛固是國家羙政然分别善𢙣以示勸懲豈淂

 專務寛恤昔亡金大㝎間尚書省奏順州軍判崔

 伯時受𧷢不枉法准制當削官停職世宗曰受財

 不至枉法以習知法律故也𠩄爲奸狡習與性成

 後復任用豈䏻自悛雖𠩄犯上扵追官非奉特㫖

 無復録用以致犯禁者鮮此先事之明驗也今風

 俗澆薄遇有𠩄犯苟免無耻臣愚爲法冝稍重以

 權一時其要在人法並任精擇官僚優加吏禄憲

 綱旣立公道大行官有作新之氣吏無餬口之虞

 我之氣既伸彼安淂不振我之政既肅彼安敢或

 私所謂上行下效源清流長将見風彩百倍有登

 𭣄澄清之望矣六曰議保舉以覈名實方今親民

 與参佐官莫縣令經厯爲重縣令迺百姓師帥師

 帥賢則徳澤宣参署爲一路紀綱紀綱振則政務

 舉今例出常流安取殊績臣愚以爲若行品官保

 舉法庶得其人其法品量舉主與所保者資厯相

 應果皆兩可復精加磨勘無謬妄私意然後許令入

 状相小大之才授繁簡之任限以歳月如唐制𨤲務出二百日者是也

 課其殿最升黜舉主淂人者受知賢之賞不職者

 坐不當之罰舉官自然盡心受保者常恐相累如

 此庶立功而寡過矣献選尤冝施用此法何則江

 南北至平㝎諒爲不易凢𠩄𨽻附秋毫無犯可謂

 仁義之師只以前省調官賄而海放行省注擬尤

 爲濫𮦀侵漁掊克惨扵兵㐫至盗賊𥨸發指此爲

 名仰頼

 天恩幸其無事今冝委官分㨂以行此法其停革

 人貟不至罷黜者降之邊逺見職委有聲迹者

 使之内遷亦激勸一法兹漢唐五代迄扵亡金

 皆遵而行之當時號稱淂人然必湏審官考功

 等職專掌其事七曰設科舉以収人材方今名儒

 碩徳既老且盡後生晚進既無進望例多不學州

 府郷縣雖立教官講書㑹課秪皆虚名畧無實効

 以致非常之材未聞一士州郡政治若無可称思

 淂大儒碩徳難矣臣愚以謂不若開設選㪯取

 之速也夫進士選厯代號取士正科将相之材皆

 従此出前代講之熟矣理有不可廢者若限以𡻕

 月而考試之将見士争力學人材軰出可計

 也論者必曰今以貟多闕少見行壅滯若𣸪此㪯

 是愈壅而滯臣謂不然盖科舉之設本以覈實

 學而収多士清仕途而息𮦀流庶淂将相全材為

 國論治道𬾨大用也豈不愈扵學校徒設汗漫而

 無乎八曰試吏貟以清政務前代取吏之法条

 目甚嚴如宰相子辟舉令取充省𮦀終塲㪯人試

 𥙷䑓掾品官子孫吏貟班秪閤門䓁人出身者試

 𥙷六部令史夫令者明法令曰令史者通經史曰

 史今府州司縣應用一切胥吏多自帖書中来官

 無取材𫝑湏及此𠩄習既凢聞見或寡欲望明刑

 政識大體務清𡚁革難矣臣愚以謂為今之計莫

 若将合𡻕貢吏人以吏貟法試之中選者仍許上

 貢𥙷充随朝身役外郡見役者従㢘司以校法

 試驗庶幾激之積漸肯學其月請俸給亦合定奪

能使淂餬其口然後可責以㢘何則今㢘司專抑

 吏權察非違少有貪鄙不計養㢘即按而治之是

 縦之𥨸而責以何盗之為豈理也㢤九曰恤軍民

 以固邦本近命新省整治以来一切事務盡従

 静可謂SKchar而治不肅而成者也中外㷩熈翕然有拭

 目太平之望兹蓋

皇帝陛下屏去奸慝保合大和嘉靖邦本專任責成

 之効也然猶有當軫慮者夫為治之道政貴均一

 不少偏重否則必更而張之使至公均𬒳

 國家且自㐮陽以来簽取軍役盖四舉矣将着

 中物力等户盡充軍站中間抛下上户其䏻有幾

 皆貧難下户而軍興百色所湏皆仰供辦江南甫

 下遭值前省和顧和易急徴暴㰸侵漁不法又将

 軍站閃下差稅不問多寡止除四兩餘者分洒見

 户其逃亾差稅又行每𡻕陪納數年之間編氓已

 是靠損其小户困苦不較可知臣以時属方殷

 輸差稅冝令蠲免㴠養存恤小康若一旦别有征

 求易為責辦其軍站户富者至有田畒連阡陌家

 資累巨萬丁對列什伍貧者日求生活有儲無甔

 石田無置錐者今也不分難易一體應役又至元

 十一年簽充到軍多是近下户計當時起遣巳

 是生受臣愚謂俱合分㨂定奪庶不致困乏逃竄

 有悮臨時調遣不均之弊莫此為重十曰復常平

 以廣蓄積常平倉設自至元八年随路収貯斛粟

 約八十餘萬今倉廪(“㐭”換為“面”)具存起運乆空甚非

 朝廷捄荒侐民本意夫常平之法𡻕豊増價以糴

 之則農重榖而敦本𡻕荒則减價以粜之故民𠋣

 安而無菜色如徃年㝎時估以平物價竟不克行

 殊不若常平之有粟也盖低昂權在有司兼併利

 無專檀故也若𣸪實常平倘遇㐫歉出糶三二千

 石榖價自平楮幣亦復加重且免賑濟破用軍國

 正儲實爲古今良法十一曰廣屯田以息逺餉臣

 聞𫟪儲逺餉自古未有良法如飛輓負載賣爵贖

 罪引種和糴未免弊困多不能行俱未若留兵屯

 田爲古今之長䇿也臣試以唐振武事言之憲宗

 元和七年李絳言天徳振武今豊州等處左右良田約四

 千八百頃収粟四十萬斛𡻕省度支錢二十餘萬

 緡兹非明験欤今振武豊州界河兩傍除營帳百

 姓耕占外其餘荒閑尚多若大治屯田自非水旱

 田功稍集國儲必有𠩄濟唐陸贄𠩄謂縁𫟪𡈽沃

 而乆荒所収必厚又近𡻕山後流移户多将見抛

 地𡈽時暫借令營屯亦是一法冨弼曽言此事及撿括冐占

 仍招募願户者聽外𫟪屯已置營屯去䖏亦冝差

 強果為國盡心有為能臣重與撿勘其間一切可

 行未㪯已行不盡者極人為而盡地力仍将迤南

 一切置屯見閑户数併徙𫟪防以捄一時此急扵

 治外之意也十二曰息逺畧以撫已有臣常聞老

 子以恬淡為宗孔宣父戒及其在淂二聖人垂教

 以天理當然為言非徒設也欽惟

皇帝陛下聖神文武臨御天下三十餘年昭丕天之

 功接千𡻕之統三五巳来未有若斯之盛其扵

太祖聖武皇帝垂創之業可謂大集厥成然有其有

 者安務廣徳者強審今之𫝑譬猶蓄牧大家川量

 谷計數巳殷冨正在牧圉擇人芻豢淂𠩄而巳如

 此則牛羊茁壮日蕃而無耗不然罔恤見有又務

 多淂将見復求者未𫉬則已瘠而耗之可不惜

 哉伏願

陛下息逺畧撫巳有以恬淡為心以在淂為戒頥養

 聖夀配天無極此

 宗廟神靈四海臣民之願也臣又甞𮗚天地之氣

 四時行萬物生皆自然而然又其升降止三萬里

之中其範圍不出三十萬里之内餙則混淪芳礴

雖聖人有置而不論者伏惟

陛下憲天體道財成輔相功巳不䏻殚紀尚何言而

 何慮㢤十三曰感和氣以消水旱夫兵者㓙器戰

者危事不淂巳而用之且以強勝為戒我

國家以神武戡定海宇日月𠩄出没霜露所霑墜

莫不臣而主之然地廣物衆不無孽茅其間故三

十年之乆十有餘㪯如征大理雲南渡鄂渚平内

難討賊璮取江南破㐮漢駕洋海下占城定髙麗

問罪交州掃清遼甸皆除暴固存彼動此應不淂

 已而用之之舉也然士卒愁苦死傷暴露𫟪郡困

乏中外SKchar勞之氣不淂不傷隂陽之和而𦤺水旱

 之報是以聖人重之畏之故老子曰大軍之後必

 有㐫年師之𠩄䖏荆棘生焉故比年以来水旱無

時霜災屢作山崩地震變出非常奸臣柄用盗賊

𥨸彂百姓嗸嗸曰趍扵困臣常讀中元已来

 國書詔条未甞不以生靈為念弃捐 --捐細故講信修

 睦以用兵為重此堯舜好生之徳禹湯克寛不自滿假

 之仁也願

陛下躬體玄黙頥養

 聖夀與天無極以𥘉元之心為心以恬澹之慮為

慮為民祈天請𠇮灾害不生禍亂不作使黎庶知其

 無之心天地SKchar神諒其不淂巳之意庶幾天回

 哀眷易乖戾而為變𮎰歉而為豊稔㰸時五福

 敷錫庶民咸躋仁夀之SKchar天下幸甚十四曰崇教

 化以厚風俗自昔風俗羙好由禮義𠩄生今也礼

 義既衰故日趍扵薄一法出則衆奸作一令下則

 百詐𧺫何則民𠩄欲而生者𡻕不加益我過為之

 求者日有𠩄増𠩄謂救生而不贍奚暇治礼義㢤

 有司釋此不念每以厚風俗為務如孝行 復役

 莭婦有旌議𡜶姻立學師表㳤慝忠臣義士𡻕有

 常秩之𩔗非不家至户曉然終無分寸之効者徒

 文具虚名而已夫天下之事有本有末知𠩄先後

 則教立而化行臣愚以為風化之行莫國家若先

 以四教為本曰仁以養之義以取之礼以安之信

 以行之何為仁父愛子育懐生樂業温飫以養其

 心何為義輕徭薄賦取㰸合冝寛𥙿以暢其氣何

 為禮上下有分毋妄侵辱誅責以當其功罪何為

 信發號施令一出不易忱誠以明其約束是也而

 前政者謂桑葛曽不務此專以威虐肆心督責為令

 取辦一時流毒四海不知𨹧遟偏詖有不可救藥

 至于今為厲者如逋負差徭有巳蠲未蠲者貧難

 軍人有巳間未間者民出祗應不蒙撥降反復償

 其不應民辦和買雖蒙官還曽何敷其元價杖刑

 重責不上大夫崇卑之品曽不少間悉𬒳其戮辱

 夫如是将何以責民心之近厚風俗之淳粹者㢤

 惟其四者本立而天下悚然有忠厚㢘耻之心而

 後敦之以禮譲堇之以庠序觀之以郷飲教之以

 冠㛰䘮祭民将目擊而心諭安行而有淂二三大

 臣匡直輔翼扵上時従而振徳之孰有子遺其親

 臣後其君者㢤𠩄謂父子有親君臣有義不曰風

 恬俗羙将安歸乎十五曰减行院以一調遣伏見

 近者立行院四䖏盖欲養兵力分省權而免横役

 然不可多設多設則一旦遇有調遣號令不相綂

 一至合而征苟進渉險難不肯併力一向以趍成功

 况江嶺阻隔動輒数百里賊去此而盗彼即欲加

 兵則曰我已降扵彼比縁知㑹已殺掠而去如向

 者鍾賊是也其在江西我逐而出境即睨而不視

 其在福建復逐而出境亦坐而不問已至朝廷專

 差重臣㑹三道之兵緫綂於上才方勦絶臣故曰

 不可多立者縁此也若止設一院於江州地既酌

 中號令四出復命

 皇子震綂於上使跨有江淮遥制兵𫝑将何衝而

 不折何令之不一哉誠為簡便十六曰絶交貢以

 示曠度夫𫟪方小國外示臣属内實觀望我以誠

 徃彼輒譎來何則恃其險僻昧夫天理而懐苟且

 假息之念故也非脩文以來易以計破難以兵碎

 也今交趾漢數郡之地耳數年之間雖奉貢伻來

 終未稽顙

 闕下𣢾輸誠赤今年羾一犀象明年献翠具若干

 是皆我物藉為巳有調書詞延𡻕月而巳此最不

可信者昔漢文帝却千里馬詔郡國毋令來獻而

越王尉他曽未幾何怨艾自新去號北面終其身

内属正以德禮懐柔然尔臣愚以謂彼之交貢自

今冝辞而無受則我之所得者有三不寳逺物示

 以曠度一也鱗介之属叵測淺深不知我之虚實

彼用自絶使𥝠計内窮二也又使駭夫

 天子明見照萬里之外畏天事大之心庻有以自

省其曲直所在三也刺竹藥弩緩則津行奸詐急則曲尽服從伏乞下公卿

集議以付有司臣之𠩄言雖至淺近然當

陛下無忌諱之時逺𬒳

寵召無一言𥙷報緘黙旅退豈惟自棄大負

朝廷虚求之心顧臣庸愚何足重輕萬一片言

有可取使四方大賢大徳之士聞之曰如臣者且

𫎇採擇将𧦧𧦧而來皆為

陛下用矣臣不勝俯伏待罪憂恐之至臣惲昧死再

拜堇言

    上御史臺書

至元五年十月日前林脩撰王惲言盖聞御史周官

也其職盖賛書受法令秦漢以來乃副貳丞相任耳

目司察之𭔃唐制二䑓左以紏朝政右以繩郡縣職

非不要責非不重也至於天下之大奸郡國之大豪

時務之得失生民之利病京官之迭居内外郡吏之

歴事SKchar否莫不劾視按問以之定功罪而賞罰不待

稽覆證左㑹有失實而抵坐之也是以天下之人惴

惴焉凛凛焉惟恐有毫髮詿悞風聞疑佀名絓憲章

至於顛越不恭者盖千百一而巳故朝廷清而萬事

咸理逺近一正而奸邪屏跡矣我

囯家列聖相承重㷩累洽奄宅區夏垂六十年迨

聖天子登極典憲日新百度具舉扵是建䑓司置僚

属盖将示公道抑澆𥝠折奸萌救内重之弊也切惟

風憲修目古今一𦤺也強宗豪右田宅踰制凌弱𭧂

寡二千石刻損政令不䘏疑獄倍公向𥝠侵漁百姓

苟阿所愛蔽賢寵頑通行貨賂選署不平此漢六條

之制也唐之目四十有四今不具見雖繁簡不同以近

事攷之或有可詳若聴覧未𠑽衮職有𨷂弥縫匡救

之者不敢後也中書政本機務所出整肅紏䋲之者

不可闕也官或備貟未淂其人擢任薦升之者不可

寛也綜劾之權内外惟一強禦巽懦之際不可異也

大臣當任責也返循嘿而無𠩄建明小臣當奉職也

或僣越而覬歈徼倖至扵臣門如市請謁公行名器

大𫞐假授失當學挍乆廢以為非𠩄急而起青衿之

譏賢材在下以謂不必用而興白駒之嘆選部無法

徇情故而害至公郷原賊徳乱朱紫而敗俗化守令

不職怨黷交興刑罰失𠂻手𠯁無措胥吏舞文而亂

紀群小告訐以成風服色僣越尊卑無章工技滛巧

澆靡日蠧将帥狃扵掊克而𫟪防㢮上下習扵垢乱

而積弊深若是者皆■國家之急務䑓諌𠩄當亟言

而不可後者也今

聖天子體囯子民度越百代大絰良法志在必行然

以今觀之憲䑓一司整綱頓紀𠩄以肅清内外其可不

申明大體姑務毛辛細事苟以塞

詔𠇮而已耶然事有未易以一二言者試以其事切

扵今者明之凢䑓之𠩄紏擿者皆百官有司踰扵法

之外者也今承積弊之後法制未完品式未具官無

㝎資人無㝎分數年以来抵法冐禁者人人皆是也

舉一而遺其九是九者幸免其一者虽置扵理亦未

能服其心也何則盖其罪均而刑殊罹扵法者少漏

扵網者多也若欲人人而劾之内自京畿外及州郡

拯行之間圜𡈽之内将不勝其繫者矣異日法之不

行二者必居一扵此古者大弊之後必有更始之制然

後法得以行人莫敢犯故能洗舊染之汚成維新之

化果克若斯善之善者也其或不然當㪯其大而遺

其細大者伏其罪而小者栗矣若張綱之埋輪陽城

之伏閤貴戚㰸手若鮑中丞金吾膽落如温御史如

是則吾之法行矣今中外大小百司扵未立法制已前

其奸贓不發者不可以枚計此朝廷有識之士𠩄共

知共見者也制立之後有畏罪懼法改而奉公爲能

吏矣亦有狃於故習未能尽革少有𧷢𥝠而輕者矣

極有怙奸自終長惡不悛觸冐公禁無𠩄忌惮姦𥝠

狼籍者矣𠩄謂人人不能劾之者盖謂此也如能

别其𩔗刋去其太甚者董𠡠懲艾其情輕者革心而

奉公為能吏者冝加褒異奨顕堅其自新之心如此

則𧷢𥝠者去矣虽然事猶有可慮者贓汚雖去内外闕

貟者必多而事有曠矣必欲𬾨官而無曠扵事其法

有五曰科舉曰吏貟曰門廕曰劳效曰選㪯其四者

前代遺法具在㪯而行之則辦矣獨選㪯之制舊例

雖存擬之當今𫞐冝莭目固有不同今日選舉之法

當令内外官五品以上各舉𠩄知不拘親故門下及

子孫弟姪其材可𬾨用者皆淂預選所貢者賢舉主

當以次旌擢𠩄貢者不肖與之减等致罰使不淂預

京官之例此五事既行付之吏部定為選格𠩄謂去

前之惡牧後之善承其乏𬾨其曠使選㪯有例品莭

有章■朝廷無可指之瑕不惟法制一定後世有𠩄持

循使天下徼倖覬覦非望無行之徒将不革而自去

矣今憲司既建𠩄當行者其目甚多然切於今者獨

此五事為要耳所謂一代之制綱舉而衆目張者矣

伏惟二三賢執事天挺髙明剛而不撓忠言讜論洞

逹政體毅然以大節任天下之重蓋素𠩄藴積耳而

■復内貳鈞軸外領雄藩山立揚休坐鎮雅俗底柱

障乎頽波風稜粛乎霜簡見諸行事上為

聖天子𠩄知非一朝一夕是可謂據淂𦤺之位又有

可行之資者矣若惲也草茅一介遭遇明時違逺

朝廷盖八年于兹雖越在草野乃心未甞一日不在

王室今復蒙被寵召拔𧺫扵𭰖塗之中犬馬之力思

報效而媿其僝弱不材然愚𠂻内激情有不能巳

者敢觸犯忌諱贄狂瞽以獻冐瀆尊威不勝戰懼之

    上張右丞書

中綂元年冬十一月朔布衣王惲堇齋沭頓首再拜

𦤺書于右轄相公閤下夫布衣窮悴之士混閭閻之

下䖏嵓穴之間欲砥行立名非附𩦸尾而託青雲之

士惡䏻施於後世㢤昔夷齊譲囯之賢君也在彼則

僻䖏海濵在此則晦迹中國周武北伐二人相與叩

馬而諌太公以義士扶而去之時人未之知也及宣

父賛之曰古之賢人也求仁而得仁故淂名粲星斗

望隆嵩華𡚒乎百世之上通乎千載之下其名日益

彰矣此太史公𠩄以感激而傳之也向非夫子表而

出之吾知其寥寥𡨜寂西山一 夫耳又焉能㢘頑

鄙而厲懦夫者㢤惲衛人也生於窮巷之中長扵蓬

茨之下意廣材踈無𠩄肖似徒以欲罷不能之心雪

其窓萤其几蟫蠧書史自娱自愈而巳其扵聖學之

藴治國平天下之術懵不知也以故年近不惑而無

成扵一藝迹混常流而不登於士林傳曰四十五十而

無聞焉斯亦不足畏也巳㒒每讀至此未甞不廢書

長嘆傷歳月不我與也於是中夜興起徬徨四顧思

淂出大賢之門脫嚢中之頴攀逸駕附𩦸尾固瞠乎

其後矣庻幾碌碌因人成事免夫堙㓕無聞之耻方

今聖賢在上治具畢張朝廷清明百度改正内都省

而綂宏綱外緫司而平庻政雷厲風飛皇猷攸塞因

自謂曰弹貢禹之冠捧毛義之檄玆非其時乎遂乃

應東魯之辟沗賔僚之末席不暇煖而簡書之召巳

飛馳扵汶水之上矣伏自俟命巳來倉皇失措不知

𠩄以自通知扵閤下尚頼徃者知遇之故拜下風接

清燕藉手尺書俯憐駑鈍以𦤺剪拂顧盻俾之長鳴

而増倍價是遇知扵閤下者佀不偶然矣伏惟閤下剛

徤文明練逹政體挾漢日則洗光咸池分蘭省則坐

鎮俗雅忠結主知學為世用承思綸扵夜半洞律管

扵天心而復闚其經綸之業大有髙扵天下者不淂

不為閤下頌之昔房喬善断而如晦矢之以謨姚崇

應変而宋璟守之以文四賢者雖𠩄行不仝同歸于

正故相須以成俾無悔事今閤下極推譲規随之度

収清寕畫一之功誠漢室之蕭曹聖朝之房杜也然念

朝廷日逺天下之事尽在中書中書之𫞐寔在二三

執政今閤下繫國安危為世輕重進退百官號令天

下所謂仕進之煙霄一世之龍門也尚何𩦸尾青雲

之比擬㢤天下之士欲掇青紫昭名聲者捨閤下而

将㱕乎如惲之心非敢必其自逺方而来以黔馿之

技名聮仕版身簉蘭臺投書宰相遂韓愈早逹之心

擁帚侯門要魏勃見知之遇既聞逹扵諸侯㱕顕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扵閭里正以千里一召𠖥幸過矣是則足以脱布衣

之賤刷無聞之恥而𢫎一壷千金之貴也尚何冨貴

之心之有㢤伏願明明在上穆穆布列聚精㑹神相

淂益章無疆之休與世共之而惲也䖏𤱶畒之中樂

之道辝編户之役為太平之民守先人之弊廬甘

考䁀之饘粥亦𠯁以餬口而蔽風雨矣不然登西山

而追伯夷之風游東魯而觀洙泗之教豈淂不謂由

煙霄而附青雲自閤下而攀𩦸尾顯名當時施扵後

世者㢤觸犯尊嚴不勝惶恐之至

    上元仲一書記書

正月十四日王惲䪺首再拜白盖聞居天下有二道

焉出與䖏而已伏惟書記上人聦明特逹居天下至

静之中窮聖學大衍之道積有年矣囬視斯丗若不

𠯁玩至於或出SKchar䖏安徃而不可㢤第所可惜者時

也 朝廷嚮明而治 聖王順應而行圗囬天功混

一區宇網羅英俊片善俾舉彼聞風興起者雖山澤

之蒭蕘布衣之賤士思砥節礪行竭力悉智願仰副

上之好賢樂善之實焉若曰薦舉不私用養淂𠩄其

職在於賓師之賢遇知主上之人朝夕引翼一歸扵

正俾賢者進而不肖者退此天下重事而治乱之𠩄

係也故傳曰得士者昌失士者亡又詩云濟済多士

文王以寕盖言世顕之士能如是也嗚呼何君不聖

何王不明必淂聦明至静之士見微知著臨事不惑

断于中而察于外夫然後可淂非常之士而能建莫

大之功當今之時可以與𫞐者舎上人一二輩其孰

與㢤若僕也蟫蠧書史兀坐窮年佔畢之外百事不

觧爾来二十有八年矣傳曰四十五十而無聞焉斯

亦不𠯁畏也已僕每讀至此未甞不掩卷 --卷(⿵龹⿱一龴)嘆息内増

愧赧噫自治不勇而喋喋扵左右者何㢤盖僕恨以

荒踈無似不能卓然自表扵世而上人遭際乃爾君

臣之義既不可廢今日之出可謂千載一時也伏惟

書記上人藉有為之資乗可致之𫝑出則為王者之

師䖏則不失髙尚其事若僕所謂可惜者如是而巳

矣但未知生民幸不幸耳西狩尚遥想當逺去略布

鄙懐惟上人其圖之惲載拜

    檄李秀才士觀取集書

前六月五日嘿齋主人頓首白余家舊藏靖莭文集

一編盖王SKchar済川之𠩄録也此本自入王氏不𣸪備

翻閱有年矣今吾子𠩄秘扵篋者實出弊家所蔵之

舊本數欲一𮗚吾子愕然以無有力辝余且謂誠然

而止夫何天誘其𠂻手𠯁悮敗云此集我家實有之

盖次兄手𠩄録也不知吾子前日之拒之辭誠何心

㢤且靖莭之詩正如清風明月四時何甞闕焉既非

秘異世莫淂聞之書一旦譸張自欺其心又欺其友

抑不知吾子誠意之學尚友之義果安在㢤傅曰人

誰無過過而䏻改善莫大焉望吾子毋以前日之辝

為愧不𦤺有抵璧投珠之舉復惠然許諾以脩舊好

是吾黨中改過自新之友豈不快㢤豈不快㢤如其

不然是吾子終絶扵長者也吾且将長驅問罪以圗

取之計不知吾子将何𠩄逃罪焉縦吾子限以學

海峻以文府堅以詩壘整筆陣以前與吾義師抗正

煩腰間之箭重射魯連之書也若曰堅守力盡乃降

謝罪扵轅門之下将唯命是聴俾介忠胄信之士干

仁櫓義之師尽取𠩄有稇載而歸以貽執事羞固非

𠩄願也惟吾子詳擇焉嘿齋主人頓首白

    荅周南樂書

惲再拜白來書承勉以割爱𦤺夀為喻雅意甚佳然

僕近六旬已來老病相仍百念灰 -- 灰 冷何止此一事爾

至云情之過差似未相悉也且老妻推自結髮迄今

與相生活者四十餘年内助之力既勤孔多一旦决去

即漠然若無𠩄係豈人情也㢤故非夫之慟有不期

然而然者如𠯁下𠩄喻是耄嗟者既非鼔𦈢者為是

恐三極之間人倫大𦤺造端之理未易可輕也兼聖

人垂世以近情為貴静言来章殆以無情者為髙而

不及者亦未為下也無乃泛應不相𨵿之論㢤此說一

行又佀夫𠯁下平日扵吾老嫂䖍楽尔之懐絶藐然

也其如諸餘何相頋偕老方以道業相規之不睱忽

辱以風花為貺不幾扵當悲而歌哀樂失𠩄乎且風

花之愛盖少年㤀念不圗吾友老大尚未厭斁情之

𠩄鍾果孰多焉臨帋信笔不𮗜喋喋如此幸併為一

嘻也耒索㕔事題扁䓁書不䘏拙悪勉為作去未中

尚民社自愛惲再拜白

    與子𥘉中丞書為長子慰釋

惲再拜白聞吾友以季子之䘮情之𠩄鍾時雖易有

未克遽巳者切恐重傷天和且緩勿藥之喜欲有陳

慰以目疾故敢奉書以寓其說夫事機臨衆淂𠩄䖏

為難憂患切身䖏之者尤不易也何則盖驗吾平時

存養㝎力為何如耳死䘮固己大矣然有常有変父

之扵子以愛為主子之扵父以顧養為先傷其愛莫

逆扵父送其子雖為戚僅朞畧無弗忍過隆之礼豈

養老送終人子之順事其或失養自夭者豈惟不順

是亦門庭之孽也徃年寗人程氏丧其佳児程氏名和其子

翰聰明有文卒及年二十𡘜而過市匪朝伊夕竟以哀而𢦤其生

識者譏之盖以理哀之情之正以事而哀則情之私

也自今觀之使程氏不死其子而𠩄圖稱遂其後事

蹉跌大有過扵夭閼之痛者向使程知幾先見何有

扵事哀而殞其生者㢤乃知禍福𠋣伏未可以向謀

為淂一旦遽失輒以永傷為𢫎也古稱聖與賢者為

䏻以禮制心以義制事䖏平中而無過不及之差然

哀之扵情固為不細發欲中莭聖不吾法吾何𠩄揆

㢤昔伯魚之死宣父不以弗忍易事而徒以隆其䘮

有以見適扵中而不敢越也然𡘜子淵従者曰子慟

矣兹盖痛其道無𠩄属也子者一已之至惰道者天

下後世之𠩄公共也故扵仲由發無已之責在子鯉

有過甚之嘻又傳曰君子𠩄履小人𠩄視巨室之𠩄

慕一國慕之古人當其無可柰何則安之念夫一身

之重而以衆人之𠩄視而慕者為慮其扵私SKchar故有

不遑專䘏者兼盛衰吉㐫循環迭至吾之㝎力正在

順受而已况氣之為孽理之不順者㢤甞以子夏䘮

子𡘜而其明曽子數之以為過後人鍳之以為懲

嗚呼在聖門之徒猶未免溺於所愛矧餘人㢤要之䏻截

然剛制納諸中而不失其正有以義割愛而已故延

陵季子其子死於嬴愽之間𥘵還三號揜坎而即去

曰骨肉㱕扵土魂氣無不之也意者父子雖天性而

脩短亦命也觀其𠩄䖏儉而有度哀而有莭可謂逹

生死之變酌古今之冝適恩義之中而存後世乆逺

之慮者矣故孔子嘆其合扵禮而賢之此無他䏻以

義制恩也今吾友沉潜剛克明理而逹變脩其身而

齊扵家刑扵家而逹扵人者也僕尚何言然一身之

重存養之功逆順之理適中之義尤當以延𨹧之心

為心以西河之過為戒而為後耒乆逺之慮者乃𠩄

以望扵閤下也惟髙明亮之信筆為言不罪踈拙惲

再拜白

    謝張詹丞書

六月日中議大夫治書侍御史王惲頓首再拜奉書

于詹丞相公閤下昔韓昌𥠖以聲光未白屢用文章

投獻知已若扵汴則售董公旹扵徐則撼張公建封

在朝廷則取知扵宰相度予甞讀其書想其人何激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𡚒發鋭扵進而希當世之用㢤盖欲遇夫大人君

子假其休光餘烈以斯文効用将托扵不朽故也惲

猥厠士行役志扵簡編者有年于兹縁技之痒時吐

辭自喜亦欲效用扵世受知扵大人君子之門且驗

夫平日勉行之素徘SKchar四顧曽不能就其知遇之願

者亦有年矣側聞閤下以明亮之姿操特逹之用推

賢薦士持衆羙効扵上以端宫府之望孜孜焉惟恐

片善或遺一士之倀倀而去也切自喜幸今■重華

継明群彦周列兹非求知効用之時邪故奉書上進

断不自疑竟承閤下不以愚䟽見鄙周旋𬾨至俾峩

冠而前顒對

麾仗𦤺有西池非常之遇豈惟身都顕異抑為吾道

中外之光其知遇之幸何董張裴晋公之倫可淂而

比儗者哉自是而後足跡踵扵門墻者數矣未嘗不

顧盻剪拂使之增蕐當時葵藿微誠睠焉孰無然不

敢有一毫過覬上凂左右者以本然之分固在尚何

他覦而自取貪冐無厭之譏乎閤下才識明亮固雖逺

計不忘此時之愚也既而行止靡定淹延茫洋莫知其

然進退維谷之間寔有出扵無𦕅頼者不知扵已託

是自䟽也因不自揆庶藉休燠寒谷之凛又使遇

知明時之奉庸有以将之也故伸鳴執事有不嫌扵

屑屑者况聞省録不忘又有過扵前日顧盻剪拂之

厚叙别之際欲負愧伸感且謝其不敏復恐倉卒共

辝重淂罪扵左右用是不果扵披露也違離已来夙

夜慨嘆至千今而遑安者何則言不𣸪于後進不

保其徃此最君子之𠩄深病在閤下固已融而不留

而惲也不知量之慊若𣸪徃而不咎又恐貽自棄自

絶之悔将何以復登中護之堂接君子之清光庶幾

不腐之意者乎敢布愚𠂻惟君侯詳恕之惲再拜白

  議

    貢舉議

貢舉人林肇自唐虞而法𬾨扵周漢興迺用孝廉秀

才等科䇿以經術時務以州小限其𡻕貢之数以

賞罰責長吏極其人材之精猶古貢士法也厯魏至

扵後周中間因時更革固為不一要之不出漢制之

舊迨隋始設進士科目試以程文時势好尚有不淂

不然者至唐有明經進士等科既明一經復試程文

對䇿中者雖鮮號稱淂人至有龍虎将相之目其明

經立法敷淺易扵耴中當時亦不甚重又别設制科

以待天下非常之士故前宋易明經為經義其賦義

法度嚴𬾨攷較公當至亡金極矣後世有不可廢者

然論程文者謂學出剽𥨸不根經史又士子投牒自

售行誼蔑聞㢘恥道䘮甚非三代貢士之法伏遇

聖天子臨御之𥘉方継軆守文以設科取士為切若

止用

先皇帝已定格法與時適冝可舉而行如邁隆前代

創為新制可不詳思揣其本未酌古今而論之惟古

貢士率從學而出後世不詢經行徒採虚譽因循薦

舉狃為私恩不顧公道此最不可者也莫若取唐楊

綰宋朱熹䓁議叅而用之可行扵今綰之法曰令州

郡察其孝友信義而通經學者州府試通𠩄習經業

貢扵禮部問經義十條對時務䇿三道皆通為上第

其經義通八䇿通二爲中第其論語孝經孟子兼爲

一經熹之議曰分諸經史如易詩書周礼二戴礼經

春秋三傳各為一科将大學中庸論孟分為四科並

附巳上大經逐年通試及廷試對䇿兼用經史断以

已意以明時務得失愚謂為今之計冝先選教官定

以明經史為𠩄習科目以州郡大小限其生徒㨂俊

秀無玷汚者充貟数以生徒貟数限𡻕貢人数期以

𡻕月使尽修習之道然後州郡官察行攷學極其精

當貢扵禮部經試經義作一場史試議論作一場

止於三史内出廷試䇿兼用經史断以已意以明時務如是

則士無不通之經不習之史進退用舎一出扵學既

復古道且革累世虚文妄舉之弊必収實學適用之

效豈不偉哉外據詩賦立科既乆習之者衆亦不冝

驟停經史實學既盛彼自絀矣翰林學士王惲謹議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苐三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