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六

卷第三十五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三十六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三十七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三十六

  記

    醉經堂記

王子築室於中唐既落成掲之曰醉經客有過而疑

焉曰古之人名其室廬盖皆砭𠩄欲而儆不逮今吾

子年踰強仕讀書學道積有寒暑方以醉經為志且

平昔所尊何經𠩄SKchar者何學耶子應之曰人孰不飲

食淂其味者或寡矣且天下之事必綦其𠩄嗜而後淂

之如易牙之别味飬叔之治射秋之於弈伯倫之於酒

唯其嗜之酷故能造乎極而嚌其胾者矣矧五經者聖

人之成法生民之大命係焉若夫尽乹坤之変極萬

物之情鬼神之所以幽𠮷㐫消長之所以著使人窮

神知化樂而不憂遯而無悶者易之道也性情之𠩄

發禮義之𠩄當止天地鬼神之𠩄以感動草木昆虫之

𠩄以區别俾多聞愽識益耳目之聦明者詩之教也

五帝之建極三代之受授邦本𠩄以基而固生民𠩄

以厚而康布在方䇿示人主以𮜿範者書之奥也飲

食有莭進退有度使君臣父子兄弟朋友之間上下

志㝎而無僣越危乱之禍者禮之實也公是非明褒

貶君子小人之𠩄以分亂臣賊子之𠩄以懼萬世而

下使大中至正之道綱維世教不至於魑魅魍魎者

春秋之法也斯五者天下之逹道堯舜以之無為湯

武以之順守周公以之輔相孔孟以之垂教伊尹之

𦤺其君顔子之樂其樂其皆出扵此乎然非嗜之酷

資之深守死善道殆未窺其窔奥也若予也㓜而學

以舉業汩其真壯而仕以SKchar行易𠩄守内乏中和以

植其本外欿禮義以制其冝望道而未見歠醨而失

醇𠩄謂清廟之玄酒至道之膏SKchar時或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觶一嚼卒

未造乎古人中聖之地故事變之来酬酢倒置鮮中

律莭此無他志之不立經之不明故也鳴呼予乎其

将醉于經乎朝而𣹰六藝之醲郁夕而味百家之異

同然後躡丘臺而望千鍾之聖騁奥府而追百觚之

賢神凝妙理心粹太和浩浩其天淵淵其淵不知我

之醉經經之醉我是則醉經為志不其曠且樂欤重

為歌之曰能者在人不能者在天㓜學壮行訂夫學

之正偏道之隆汚一聴天之云然彼君子𠔃盡其性

之𠩄全故無入而不自淂焉有河上丈人者出庶幾

知予心之拳拳客曰若子之志似酣且適矣尚何言

㢤廼揖而退因書其言于壁不惟志其所欲亦且規

其未至者日就月將果能粹于全經者乎時至元丁

夘夏六月中伏日經堂主人王仲謀父記

    愽望侯廟辯記

頓坊距汲縣東北二十五里川原衍沃泉流交貫蓋蒼

水沇洑至此而後發厥田冝稲與麻平時脩竹彌望

稱小蘇門按圖誌其地殷墟近郊太行之朝陽也

坊北不百舉武有岡陂陀際山西來岡首有祠俗相

承云漢愽望侯張騫廟侯之塚在焉予讀西漢書騫

自建元中使西域通烏孫而卒塚今在漢中此安淂

騫之墓 㢤是乃樂史所辯汲縣東北三十里有岡

愽望上有石墳洎二石表云張騫塚非也乃故原

武典農髙府君之神道呼為石柱國者是也然不明

府君何代人而典農魏𣈆間秩號見晋書何曽𫝊曾SKchar郡典農中郎

其扵郡人有功因屋而祀之昭昭矣今縣治去頓

坊二十里而遥曰五十里者攷之盖距古汲城而言

也又按唐志書武徳六年改共城為共州置愽望縣

此亦因岡而為名故𡈽人不䆒是非直以崗縣名与

騫侯封相同遂指為騫之塚廟何其誤㢤至元四年

外叔韓澍来官數以廟辯見嘱予因為説曰明則有

禮樂幽則有鬼神幽明雖殊其理罔間騫若有靈恐

不能一朝居此且以名乱實者君子惡諸守令者民

神之主也一旦有事祠下幣祝交獻明以典農髙君

而曰愽望張侯吾誰欺欺神乎言且不順而望神之

妥靈肹蠁吾未之信也嗚呼正名實明祀典有司之

事也今侯之為縣首以孚誠感通神明𦤺雨暘之應

以利其郷人故正兹名實之不正𠯁以見侯之蒞官

興事不苟云歳丁卯壮陽月夏至后三日郡人王惲記

    洄溪記有銘

王子性僻野喜泉石樂之窮老而不饜間𡻕買田郭

西廣且百畒𡈽瘠而甌㬰特以溪流回護居水之腹

景氣古澹令人有𠯁爱者且清泉二水近自蘇嶺逺

發黒山至共西南而後合縈帶林野百里而後渡汲

予甞登丘望逺溪自郭氏林塢徑北流運肘而東指

盡三里而北騖沉沉無聲若白虹西来束田為腹視

兩際為最深惟其崖岸峻曲故淵流紆緩黛滀膏渟

倒影空碧其或匯而為盤渦瀴而為浦溆横煙漠漠

魚鳥飛没此溪曲之大率也至若林霏未開披拂縞

練風漪遡行殆縈而轉夕月秋霽瑶琨滿溪流光空

明蕩而復回金支翠旂有來宓妃鷗汎汎而不下舟

揺揺而若維是則淵洄泱泱容態百出澄萬慮駐景

色可喜可觀者也若夫𣽂淪淵黙溪之靈也浸潤原

野溪之徳也窟宅蛟鼉溪之神也變態曲折随物賦

形溪之文也衆壑来㑹噏呷納溪之量也湯湯洋

洋旦夜不息是又溪之無盡藏也豈幽人智士樂而

不饜者良以此與予乆閑寂若為時𠩄遺也日以杖

屨徜徉溪上屏蓊翳逺馬牛䟽薉惡以㓗溪之流㞐

無幾溪之神似喜予之主也林壑従而増華雲烟為

之動色臨溪而漁藉草而坐不勞登渉指顧之頃其

溪山之勝魚鳥之樂盡在吾目中矣王子於是醉而

歌𧺫而舞振靈脩之逺駕襲九淵之神竜不知世之

遺我我之逺世将淵潜以自珍也昔栁州謫永易冉

而為愚元結刺道以浯而銘溪今予扳二公之例錫汝

曰洄溪其誰將不然安知夫溪神不擊節嘆賞喜其

名嘉而實淂時出歌舞以樂其不世之遇也耶銘曰

浩浩川流逝何速𠔃㳙㳙石霤時或窮𠔃水維淵泗

物𠩄鍾𠔃吾庸名汝亦目容𠔃汝安吾命尤冲融𠔃

邑無君子吾適従𠔃偭彼蟂⿰犭頼追神竜𠔃匪惟自珎

俟吾道之隆𠔃

    殷太師廟重建外門記

廟有外門舊矣金泰和四年節度使孟公鑄易而新

之近代以來廢撤不復者蓋三紀焉維

皇朝至元元年郡侯渤海王復命汲縣令葛祐作新

太師之祠奉 明詔而緝廢典也越明年春二月神

宇甫完移治令下逮夏五月郡人韓澍來令兹邑奠謁

祠下顧瞻臺門未克完具殆無以稱新宫而楬䖍敬明

年秋七月廼經始焉順𡻕成而樂民用也九月𥘉𠮷告

成厥功輪奐爽塏神㳺敞然風馬雲車肅焉來臨左林

右泉奕奕動色旣而主縣簿髙顯洎其属願以事文諸

廟石遂再拜請書於惲惲曰太師之墓在衛境聖蹟也

按𥙊秩常祀也自殷迄今二十有餘𡻕矣神之所以凛

然如生血食不絶者豈非忠義之氣粹而爲喬嶽融而

爲列星窮天地亘萬古作大閑爲民極故也孔子偁殷

有三仁焉蓋至誠惻怛之心其揆一也太師之進諌不

去箕子之法授聖也太師之殺身成仁微子之志存宗

也前代以二賢配饗廟庭亦見夫顯異尊崇之禮宜矣

然一門之役不可全功重嘉令之爲縣民安政簡而

復致敬恭於明神継成前功可謂能也已故詳書本

末以俟來哲至元丁卯秋九月重九日謹記

    種栁記

古之人十年種木俟以時而充吾用也然五十不藝

樹者謂夫𡻕月之不我予也物之易生莫栁若也自

拱把而合抱特十餘𡻕耳今年春命家僮斧東城之

外七十木植諸洄溪清流溉其根時雨澤其顛

甫閱月枝葉扶蘇已復可愛異時材則充吾家棟宇

之用薪則供吾㸑下朝夕之湏斧斤以時有不勝其

用者矣不然畏曰凝空炎風灼野長條羙䕃拂堤岸

而庇清流使龜魚㳺泳爲牛馬憇息之𠩄亦田家之

一快也吾今年四十有二小子其識之且念夫天之

生物無匪益扵人者人爲物靈役萬有而君之亦莫

不極焉不知加我數年能有益扵物也果何如㢤時

至元戊辰夏六月洄溪主人記

    社壇記

田之置社所從来尚矣自天子至扵庶人莫不有社

盖所以神而羙民報也其制遺而不屋俾之受霜

露風雨以逹天地之氣社者五𡈽之示田主之𠩄依

也各以方𠩄冝木樹之以表其位夏以松殷以栢周

以栗是也祀以春秋始用祈而終有報也曰用甲𥙊

之常而取其始也配以稷盖稷為五糓之長且稷非

𡈽無以生𡈽非稷無以見生生之效以其同功均利

更相載養故也至元三年秋予買田於清水之南墾

斸樹藝且厯歳時淂田二百餘畒方之圭㓗盖以倍

徙矣若夫水𡈽之賜莫非■君恩軋溢豊㓙寔維神

所托焉是不可不明乎本觀衛𡈽𠩄冝惟棠為然故

於舎之西南若干歩就其木以為神表箸之位春祈

秋報用安以妥嗚呼社廢乆矣背本趨末者衆矣

古之為民者四各有恒業不相哤𮦀今三者不易為

士者獨失𠩄守遑遑載質不相吊於道路者幾何人

斯若予也工啇賤事非𠩄冝為以幸為利義之所不

敢出也是則耕而後食藉之為育㢘之地誠又性之

𠩄便身之𠩄安爾予一夫耳其䏻化郷人乎以為告

𦍤餼羊使田正有𠩄依而知載養之功徳合無疆矣

於是乎書時四年丁夘冬十月也

    孔履記

孔子殁千有八百餘𡻕小子惲𫉬拜履綦扵先進趙

公學舎吁可敬也履之制極古長尺有二寸其圏以絲

藉則以枲為之紋作古方花角結駢羅紕絡如畫不

可端倪厥首几几佀圓而方状若物勾勢欲上逹循

口有衣如𦌘可相掩覆傍綴繩絇長約數寸殆用拘

縛以歛口哆環脣之周中貫繶紃疊踵之后辮結方

舒犢𤾁穿徹色蒼艾無光枲之纎尫者逮弊絲之堅

凝者不變也扵是拂拭睇眎起敬𧺫爱怳如升君子

之堂仰髙風攀逸駕而聆𠯁音之跫然也若夫履者

禮也君子𠩄履小人𠩄視况吾夫子踐履之物㢤吾儕

小人可不敬而視之且夫子相魯七日誅夘也扵兩

觀之下如由賜之徒尚愕驚况魯人乎然視其所

履其詳可淂而考也夾谷之㑹齊以䒹兵刼公孔子

履者而上不盡一等是履也凝然山立兵却魯張其無

嚴諸侯之勇可淂而見也然後退而閑居従容中道

與三千之徒翺翔扵洙泗之間接武扵杏壇之上其

素履之徃坦坦幽人 貞可淂而觀也俾後之君臣

父子兄弟夫婦順而履之者昌捨而違之者亡冝乎

吾夫子萬世之下凝旒𬒳衮履帝位而不疚其道光

明者焉嗚呼當崇奉者聖人之功也當踐履者聖人

之跡也苟知其功而不踐其迹與SKchar古物爲耳目之

玩者等矣是誠不可不知其𠩄當履也中綂三年夏

五月同宣撫徐世隆都司劉郁幽𨹧張著觀汲郡王

惲拜手稽首而爲之記

    殷少師比干廟肇祀記

緫管趙郡陳公治衛之明年政乎訟理一日謂僚佐

曰太師比干之神古今之盛烈也以視事之𥘉未遑

致𥙊爲守臣者是殆闕如况在 明詔又當夤奉神

不扵其𥙊吾烏乎用吾𥙊噫斯典之廢乆矣禮失而

野當以義𧺫且四時以秋為金五行以金為義而大

師之徽烈剛䝘盖與秋律一也今以秋令祀之庶

幾氣可應而神来格也僉曰俞公於是擇糓旦謹齋

沐淂秋九月十有四日戊戍夜漏下四十刻公乃延郡

之賓友洎府之幕属畢集祠下質明公歛袵以入乃

即厥事鼓鍾既陳賔従𭕒列籩豆静嘉牲醪香腯奠

獻禮成泠風穆然忻忻康樂神具醉飽從祀者凢十

有九人對越靈威精魂動盪殆肅如也既闔户賔主

序位主人示曠度略苛禮歌管交奏饜飫神貺公乃

詠擬騷之九誦賦伐木之卒章洗爵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觶以極歡暢

顧謂坐客曰祀以秋期肇自扵是可乎客乃聞而賛

之為之歌曰沉寥𠔃九秋神粹𠔃一氣百卉𠔃具腓

貞松𠔃勁厲来雲𠔃度帟逥風𠔃滿斾坎坎𠔃蹲蹲

人神𠔃貝醉雨暘𠔃時若神賜𠔃屢歳爰祀𠔃清啇

自公𠔃母替燕既終賔主揖而退繹之明夜大雨信宿

乃止咸曰時雨之應豈非公之至誠所感耶公以謙

撝自牧乃謝不敏曰適雨與㑹予何徳以致之既而

従事李端告予曰公自下車跡其善政有不可揜

焉者其扵事神治人可謂𬾨矣宜文諸廟石以旌厥

羙衛人王惲偉其言而嘉之於是乎記至元丁夘冬

十月也

    楊氏塑馬記

至元二年春三月運副楊君祝香濟瀆道𪧐承恩夢

人驅乗馬而西寤而異之及投誠沇海出紵衣以賜

因黙祝曰幽靈如此當復来以荅神貺越翼曰馬無

病而斃即火之俾授隂䇿明年春再赱祠下追念𩦸

徳與相之權竒有𠯁見于𡈽木而SKchar隂馭之儀者廼

命工塑設於神庭之右𩦪首振𩭛𫝑殆躍如既而楊

再拜請記於予予謂清濟在天地間一水耳唯其不

常流乱渉河溢榮沇洑地中獨逹于海故曰瀆此濟

之𠩄以神也𥙊秩視諸侯有國者祀之近代来𡻕時

香火奔走百郡丗之人豈以靈淵䀹歘變幻百出能

警動人耳目以為瀆不測之神耶夫神聦明正直者

恐不爾必矣且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君誠心所貫發於夢夢之𠩄淂見

於行事其亦敬共篤信聴於神而不疑者也然心即

神也神即心也吾恐方寸靈明之地即天地百神之

主而吉㓙禍福不由乎已而由神乎㢤昔昌黎公碑

羅池神筆李儀醉踣廟下以為靈尚何怪於此㢤至

元丁夘秋七月日記

    遊玉泉山記

玉泉附都之名山也予十年間三赱居庸以事梗未

遑一遊有顧揖雲㷑而已至元七年四月廿一日與

憲䑓諸公出餞髙劉二侍御於髙梁河上客既去相

與並𮪍且話且前舉目瞻佇巳次甕山因共為玉泉

之遊於是轉崗𨹧過碾荘望西南林壑霏空翠𬓛

  之淋漓也遂舎𮪍而歩厯佛閣觀檻泉偃靈鰲

之■騫訝玉虹之  命童子以銀罌挹水於石鯨

  清冷  三   於是■雲蘿轉山腹不百

            平湖■人有撑舟昆明之

            而■入■華石洞二三子

           大     𠩄歡充然有

𠩄淂              凝空清和扇物

雲              春山之詩歌離宫

之曲■知■之■官日之在山也歌曰昔人作宫𠔃

重扃扉     𠔃登故基  有苗𠔃漁有磯鳥

飛鷗  同一   華一去   落暉山■良是𠔃

■事非感今懐   人■我■胡爲𠔃■拪栖滄

浪水清𠔃濯冠     去       意扵淂

                  意於登賞遂

成兹逰至有心扵成約與造物逰扵一日之内而償

窮年之勞不爲事奪風雨妨者殆無幾耳予然後知

天下之事任術以去取留意於成全者皆以小智自

私則失自然之理也可勝嘆㢤同㳺者凡六人范陽

李公弼秦䑓楊子秀鄅城韓君羙洹水梁幹臣太原

温次霄汲郡王仲謀期不至者饒陽髙瑞卿涑水邢

良輔餞不及者固安王輔之相州馬才卿

    㳺霖落山記

州西北四十里有山曰霖落寺曰香泉者𥘉自寺荘

入山門約行六七里峰回路轉得古浮圖亭亭出杳

靄間青嶂回抱真𦘕圖也望東北諸峯頂磨蒼穹足

注絶壑山之椒萬石林立極太湖竒特之状半空磊

落𫝑若飛来蒼官老栢儼侍上下雲煙空翠顧揖不

暇即霖落山也行百餙歩徑漸峡束石犖确不能𮪍青

鞋竹杖推挽以進還自絶澗底陟西磴道入寺殿廢

基枕巔崖上東西二佛龕歳月峥嵘皆開元間物也

南瞰哀壑心魄為動王子與客循東崖而下抵霖落

山足仰看青壁斗絶如削今謂之捨身崖者是也少

憇轉而升東北石磴攀蘿蹴蘚度滴乳古巖再折而

抵華嚴壁下壁磨崖為之作𨽻書刻華嚴部特精緻

可觀字約萬数水客誕誇時出光怪中鑿巨龕古佛

護以龍象其香泉自經洞石罅中流岀穿雲霤石復

従乳巖半腹下㵼作瀑布流飛濺叢石間珠跳玉迸

頃刻百斛山藉以(⿰氵閠)寺仰以清也西崖對峙老色積

鐡怪石出槲樹間蹲踞騰拏衆獸相搏望之愕然而

恐野人指予而告曰此獅子嵓也其西北一峯天成

如臺石逕作梯盤屈而上若雌霓掛樹連卷未収即

寺之眺月臺也寺故址山中相傳昔魏安王起雪官

於此故宋人石刻皆引魏離宫故事有﨑嶇一逕入

禪扉魏主離宫在翠微之盛時殿閣極侈今柢稠

禪師一殿巋然獨存𠩄恨薄暮不𫉬陟連雲絶頂放

曠逺目以盡諸山之勝令人仰視飄然有整翮凌雲

之志既而林風振壑寒日下山蒼然暮色自逺而至

猿鳴兕叫凛不可留遂自南山半腰厯蘚磴俯渃岸

盤馬謹轡而還回顧寺塔⿰目𡨋㷑四合無復𠩄見但𮗜

西山爽氣清潤雄秀溢我心目𬓛𬒮以之淋漓詩脾

爲之清壮也夫逰覧細事也功名之士有所不取然

謝傅之放情丘壑羊公之興懐峴首二賢者其功業

豈下扵人㢤要之髙人勝士不無瀟洒出塵之想闤

闠塵俗觸眼可𢙣時扵山川風煙勝䖏垂槖而徃囷

載而歸俾廓落之懐心凝形釋與萬化SKchar合然後知

吾向之未始逰焉如何若曰功名顯赫如二公而後

可噫髙天厚地湏冨貴何時邪癸亥冬十二月望日

    新井記有銘

水之滋人至矣予城㞐三十年口衆而無井亦一古

也盖飲食酒茗之用日不暇數十斛率以㒒奴遠汲

取𠯁誠可憫也中綂四年夏六月朔召井工鑿井扵

舎南𨻶地告成扵是月上旬之戊午凡用錢布四千

五百役傭三十六甃甓三千二百其深四尋有一尺

既汲果食冽而多泉味之莫餘井若也且夫汲之為

郡一咽㑹也吾聞生聚繁夥之地水率鹹苦井而得

羙泉者百不一二數何則腐穢渗漉之餘故也予生

也多疾鹹苦之味尤所禁忌今新泉若是且列天

其或者湔浣我心肺滌濯我五臟沛然𦔳往来生生

之資而供無窮之用也是宜銘銘曰

四年季夏日戊午鑿井得泉甘勝乳古云飲之疾可

愈朝来汲引已堪覩金沙離離流百股一泓寒碧蒼

烟吐黒知湾澴潆水府劇郡之水率斥鹵此泉扶哀

殆天與我嬰重㓗繘脩組尚飲耒者無窮數

    登觀雀樓記

予少従進士泌陽趙府君學先生河中人故児時得

聞此州樓觀雄天下而觀雀者尤為之甲及讀唐李

虞部暢諸王之煥等詩壮其藻思令人飄飄然有整

翮凌雲之想擬一登而未能也至元壬申春三月由

御史裏行来官晋府因𥨸喜幸曰蒲為属郡且判府

職固㕔幕而開掌有顓務 國制判官典郵傳季得

乗馹撿劾稽緩西南河関勝㮣固形扵夢𥧌中矣其

𡻕冬十一月戊寅奉堂移偕来伻按事此州遂𫉬登

故基徙𠋣盤礴情逸雲上扵是俯洪河面太華楫首

陽雖傑觀委地昔人已非而河山之偉風㷑之勝不

殊扵徃古矣扵是詠採薇之歌有懐舜徳起臨河之

歎而思禹功坐客頋𥬇舉酒相嘱何其思之𭰹而樂

之多也噫昔韓吏部𣣔造登南昌閣者屢矣至扵刺

潮移𡊮濵潭卒莫之遂秪𫉬載名其上列三王之次

今雖罄適夙昔盡登臨之羙而不覩SKchar偉嶻嶪之觀

廼知勝賞有數樂事不可并也偕来者古肥戴剛柔

滏陽馬昫徳昌营州張思誠誠𠦑子翁孺侍行是

𡻕陽復後一日承直𭅺汲郡王惲仲謀甫記

    平陽府新條星尢漏記

經漏之法盖所以司天地之朝昬儆官民之動息郡

邑皆得置之遵古制也平陽府治舊有漏設䑓門上

近代来名存噐亡具鍾鼓而巳視事𥘉思有以更張

之遂得遺法所謂木漏星丸者也其制為夾屏髙㡬

㝷廣則半之中布敔道七折用𣗥作丸彈如凢六十

數以循環六千分晝夜百刻之度又按中星制十二

圖定日月寒暑消長遲速之候注丸為分積分取㸃

㸃成刻均平五更定為成式至元十年春二月丁

未新漏告成法簡而易知理明而度應信乎可恒用

而不息者也噫君子之為政自一已而逹之物因物

而取信扵民兹漏之設苟不自信而勤於政豈惟伊

漏之愧将何以化齊民㢤爰作箴以自警其辞曰

在昔上古挈壷有職尭水懐山釹若星歴繄爾經漏

亦政令𠩄𣗥不夙則暮匪時動息今也具成官民攸

則彼寕不勤政荒業𮥠嗚呼有官率先是思

    太平縣宣聖廟重建賢廊記

二帝三王之道逮孔子而後明然師授私㳤傳之後

世俾彛倫攸叙而不斁者七十子有力焉是則配侍

於聖人也冝矣太平晉國故封今為絳之劇邑襟山

帶河衝㑹南北故其俗率勤儉剛義SKchar深思逺有陶

唐之遺風焉為縣者必欲明倫復古吾夫子之教其

可後乎縣有廟學■國朝已來具法宫而虚兩序春

秋奠獻自侯巳降位設牗下其於典憲是殆闕然至

元八年夏進義副尉平遥任興嗣來主縣簿覩其如

是慨焉興感乃祗㑹教官張鑄孫某暨邑之士人相

與庀材僦工經营以方凢為室東西各五楹翬飛翼

𣗥奐焉維新遂圖七十子肖像于壁元哲當座素臣

儼如載尊載儀咸列斯宫吁其偉㢤以至元癸酉

八月行釋菜之禮用安神棲邦人向化士興于學若

任君者其於承宣之職可謂知𠩄先務矣爰作詩以

歌之其辭曰

元聖垂教先天後終用廣發越群賢之功於爀魯語

如日在空建極明治萬古是崇冝其報禮極熾而隆

奕奕兩序厥功固微小善罔棄大焉可希刻詩廟門

来者庻幾

    澤州新脩天井関夫子廟記

舜澤南逕太行左腹百里而遥赱懐洛道也當天井

開衝有殿屋巍然髙出林表曰夫子廟廟之建莫究

𠩄從來歳年滋乆物不能終壮故脊圯瓦裂桷陊榱

傾障盖日䟽風雨攸斁寖及于壊行人過客朝頓夕

䖏車𨼆户間火燧柱下燻醫蕪躪𢙣不可睨孰謂神

能一朝而妥扵此乎莫瀆慢此若某以至元九年

四月調官平陽道出祠下愕眙嗟咨詎可下墜㪍基

俾守𡈽者大貽神羞吾儒安得不受其責於是属州

尹皇甫琰以營 圖越明年冬十月廼經始焉完故

益新克壮于昔而復繚周垣建崇門固扄鐍既治既

除神宇肅敞又眀年春正月州判官張漢来告迄功

SKchar尹意求予文以記之曰祠雖葺而稍新固不𠯁

為成功然轍跡事不辨諸廟石無以警山甿野俗若

載之恐以誣傳誣伊明府有以述之嗚呼惟夫子之

道本原扵天天理出於人心固有周衰王者迹熄邪

說暴行大作天以堯舜禹湯文武周公之道恐遂湮

微又不能聲臭諄諄下誨扵人故誕生元聖祖述憲

章振鐸下𡈽於是觀周如陳聘楚轍環扵齊魯宋衛

之郊盖将以明 倫建極復其固有之天俾君臣義

父子恩夫婦别朋友信長㓜序天地位萬物育而巳

其道則礼樂刑政其文則詩書易春秋如水火菽粟

日用而不可離非有誕漫詭異難行不經之事萬世

而下順而履之者昌逆而違之者亡論夫神化無方

之妙復有大扵此 歟又何俟草間之䑕石上之轍

警流俗而駭衆目者㢤然按世家孔子将西見簡子

于𣈆聞鳴犢舜華之死臨河而嘆曰吾之不濟命也

今澤寔晋之東鄙廟之設豈菲出於人心景慕 信

 瞻天就日有不可廢焉者先賢因之以神道設教

明夫聖道⿰氵専愽無𠩄徃而不在彌六合而滿坑谷也

故併及之尚来者無惑尹諱琰字國瑞姓皇甫氏潞

之襄垣人賢而有文為政勤彊練宻聲藉甚于時十

一年歳在甲戍正月既望承直𭅺平陽路緫管府判

官汲郡王惲堇記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三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