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十一

卷第九十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九十一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九十二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九十一

事狀

    翰林院不當以資例取人

竊惟人材不出政事文章而巳政務但曽諳練尚可

勉為至於文章自非天材有學者不可强為今翰院

職掌人等樂其安簡占處名位守以𡻕月以次而迁

有從書冩至修撰待制者今後合無從本院精選人

材勾當不冝循迁以塞賢路

    定奪黄河退灘地

一黄河两岸多有退灘閑地有

塔察大王位下頭目人等冐占作投下稲田令側近

農民冩立種佃官文字毎𡻕出納租課自餘不得開

耕竊詳河水走卧不常今日河𢲵明日退灘安得爲

投下属地今後合無將一切退灘地面許諸人開耕

種蒔實爲便益

    舉耶律張商焦四相事狀

一竊見前中書左丞相耶律鑄前中書左丞張文潜前

安西王府王相啇挺秘書監焦仲益皆係

朝廷勲徳天下重望方今之務 親賢爲急比之求

訪踈逺如四相者識逹政體綜練時冝(⿱艹石)使之叅預

大政必能禆𥙷闕漏有所廣益傳稱圗任舊人共政

此之謂也

    復許諸人陳言

中統元年許諸人陳言當時主意不爲徒然蓋一

則舉知群下休慼之情二則視時政得失之弊三則

見人材可用之實令政務方殷惟慮廣來直言採議

得失令後合無復許諸人陳言内設詳定奪䓁官使

掌其事

    舉明宣慰胡祗遹事狀

竊見前荆湖路宣慰副使胡祗遹自中統元年至今

揚歴中外二十餘年所至皆以能稱其識時應務通

方有為求之時輩不可多得誠經濟之良材時務之

俊傑也内外職皆可迭居今在閑日乆理合起復以應

清朝之選兹乃天下公論非卑職之所得私也

    議司獄官

竊見隨路所設司獄官致恤囚徒最為切務盖使暮

夜不致踈虞寒暑罔令失所飲食以時醫藥無闕比

縁當罪不使苦楚無聊損傷人命此其職也近年多

以年老無能之人使充其任至獄事狼藉囚繫失所

是與不設等爾(⿱艹石)選得如徃年

大都路司獄劉彦禄十數人使之盡心獄事或今後應

重囚未断非理獄死者治司獄䓁罪如此庶仰副

朝廷哀矜庶獄之本意也

    禁約興利無效等人

竊見近年開桃淄莱路石河致死損夫役甚衆終不

能成事竊詳(⿱艹石)輩妄開利孔明知無成萬一有效功

歸一已不成害及衆人所該之家其將何罪山東之

民至今咨怨今後(⿱艹石)復有如此妄言僥倖之者冝嚴

行禁約如見役興工者將来無驗合無量事重輕究

治庶免傷財害民之悔又安知非姦人之計可不審

慎之哉

    議大名劵軍

竊見大名見屯生劵軍一萬二千餘人不及三年所

費錢粮至甚浩大米一十萬石鈔七萬餘定(⿱艹石)

上司近前别無驅用冝同徃年熟劵軍發還南中使

分𨽻諸翼以備邊防其中(⿱艹石)有年老者放還為民不

冝使仰食縣官坐糜經費緫三万大名一万二千衛輝路季太原十三年

    理財事狀

即今包銀課程茶塩之數歳入不貲用度不患闕少

所當更張者在於一切掌管之人染漬舊習中間多

方掊取盡入私門官不得用民實受弊使

國家虚受重利之名切要立法革弊使民力蘇息取

之不致困乏

    馬政事狀

竊謂三軍之本以馬為先今遇有用度不免和買拘

刷和買官吏作弊拘刷則逺駭𮗚聴乞請於塞垣水

草冝収之地分立群牧使通政院專掌其亊

    預備亊狀

除有司常例支持外振武屯田輸粟𥙷官最為上策

易稱君子儲戎噐以備不虞兼預備則造作如法犀

利可用晁錯謂甲不能禦矢與無甲同矢不能入堅

與無矢同可不重慎今後合無將隨路常課𠕂行整

㸃督勒使成造如法於上書冩官匠姓名以考其程

於所湏去處起庫収貯如是庶得造作如法不致臨

時併造多不如法朽鈍不堪用度

    為審断罪内亊狀

竊見隨路淹禁罪囚極多

省部自從以来逺踰半𡻕今追銀者有人填撫者有

官檢災亡者有使未聞曽差一官審理罪囚者古人

稱遭遇旱災多縁刑獄淹延所致即目巳是秋分乞

請選精詳官貟曉知刑名者同按察司官分路前去

審録歸断一切獄囚恐亦感召和氣之一端又使百

姓且知

省部不獨扵錢糓留意也

    為革部符聴偏辝下断事狀

竊見

部吏符文之弊謂如甲以田宅告部便以偏辭有

理断付甲主乙復上訴新吏不照先行却以乙辭有

理即付乙主路官知其徇弊欲從理長者歸結二人

各𠋣元符互相不服其两造或赴察司陳告照卷明

見亦欲與之改正又縁

省例部断者不許輙改以致耽誤有累年經𡻕不能

杜絶者乞請

上司定奪歸一母令止慿偏辭輙下断語庶免人難

    開種两淮地土事狀

一竊見黄河迤南大江迤北漢水東西两淮地面係

在前南北邉徼中間歇閑𡻕乆膏肥有餘雖有居民

耕種甚是稀少冝設立大司農司招集江南北無産

業人民驗丁力摽撥頃畒令一定住坐爲主官給牛

𨾏農具差税並不取要(⿱艹石)成就後别議定奪如此不

數年間開耕作熟貧民既得濟虛地又行内實萬一

緩急以食以兵皆可𠋣用

    祝香百門山神事狀

一輝米凖差者二千石和買又不下二三千石又淇

水係是

御河上源一切漕運供給■大都甚有功用比之濟

瀆及物濟國潤民之功非細據上源水神似冝特降

香火以荅神休

    司官不勝任者即行奏代事狀

照得

條畫内一欵按察官聲迹不好者即行奏代今南北

察司廿道毎司正官與首領人貟除新任未滿者是

迁調貟數嘗幾扵半材不易知安得人人而當之然

即其所知於𥘉選時稱停搭配不致偏重可也其巳

除而不勝者(⿱艹石)姑息待滿是知其無能今徒占位次

月費俸料養資歷而巳於司事何益乞請令監察上

下半年巡行督察之𡻕取其功罪之尤者明著之以

示天下不次陞黜一二人所謂臺諌急則監司警監

司警則郡縣肅誠激勸賢否振勵衰弊之一法也■

    精選首領官員事狀

近年憲司首領官多取自雜流扵案牘文墨有絶不

通曉者其懦者備貟素餐強者挾𥝠害公紊亂官府

(⿱艹石)今後止於見任州縣八品七品職官内選兼該儒

吏通曉世務風采人望出緫幕之右者使充可也且

憲司職雖紏彈其體面全是禮法二者為用不同管

民叅佐衝撞辦集為能(⿱艹石)必其取強梁䟦扈務尚口

吻者是無良之人假其重𫝑使之行私耳伏乞詳思

以存大體

    添書吏奏差人貟禄食資歷事狀

竊見按察司書吏奏差人貟據掌照文案紏察等事

其品雖微其職甚要今百物踴貴俸稍不足以育廉

賢愚混淆資叙不足以激勸循名責實似有所難惟

其養之厚故可責之重乞請將禄食資歷耳行定奪

稍得加重乆則人自為𭄿(⿱艹石)責罰出退其將何辭

    関支俸錢事狀

竊見迁轉官吏例携㓜扶老千里區區而就一官照

得十八年正月内

朝廷令州縣依舊與俸却為各處官無見在至今有

未関支者是

國家露恩如常而州縣不蒙均恵方餬口不贍而責

曰尔無貪吾有法豈理也今後乞請將隨路百姓納

到俸錢另行收貯專以按月支付庶㡬官吏日得養

廉易於責辦

    罷孫招討户

一孫招討户自都督史𫞐鎮鄧州時投拜約八百餘

户名之曰射生户即目散處襄鄧西山一帶合行分

属所在州郡為民當差不致别生事端

    罷南陽屯田户

一南陽府屯田三千户徃年亦曽言其當罷其後

省差官與河南宣慰司一同前徃屯所勘當定奪其

本管官見户齊歛鈔四两打發来官以此却言不罷

便至今依前屯種理合罷散兼南陽縣民該驛程在

城見管當差户止十餘户遇有一切逓轉差役委不

能當(⿱艹石)將上項屯田户放還為民甚為便當

    罷規運硝减山楂䓁官

一隨處見立規運所硝减局并河泊山楂山場䓁官

侵漁百姓其害非一謂如一切販買山貨䓁物其賣

主巳有認辦課程買主赴務起稅及其貨賣又行依

例啇税今来山楂䓁官鎻闌山路或半道廵捉更行

驗物抽分至於来自它所經過地方不慿関引取要

錢物稍渉疑似監収鎻索百方侵擾竊詳山野小民

貲本輕微仰之經營以供一切差役今者有此重併

實不𦕅生所立州府為

上司設置辦課衙門坐視亂行又不敢問致内負旣

屈控告無所據上項一切創立局司侵奪民利䓁事

理合革罷以慰民心

    定奪儒户差發

照得丁酉年欽奉

聖旨節該中選儒生(⿱艹石)種田者輸納地稅買賣者出

 納啇稅開張門面營運者依行例供出差發其餘

 差發並行蠲免又照得中統二年欽奉

聖旨節該巳前

聖旨裏如今咱毎的

聖旨裏和尚也里可温先生荅失蛮體例裏漢児人

 河西秀才毎不㨂甚麽差發休着秀才的功業習

 者欽此至元十三年

 上司差官試驗分㨂元籍除差儒人該試中儒人

 内两丁近下户計撥充大常寺禮樂户竊見試中

 儒人户内多有户下餘丁不曽就試官司収係當

 差又有因故不及就試儒人亦行全户収差(⿱艹石)

 將元籍試中儒人户下餘丁不曽就試户計照依

 丁酉年試驗儒人

聖旨體例全免本户差發外及因故不及就試儒戸

 乞差官𠕅行試驗試中者依例免差黜落者収係

 當差實為受賜外有至元八年欽奉

聖旨保勘到委通文學續報𠋣差儒人於至元十三

 年亦行就試中選(⿱艹石)䝉依例除差以為後𭄿

    薦前御史康天英狀

早膺劇任備見長材當官有通變之方持論熟經事

之慮考據實迹委號良能如憲臺𥘉立首以材望櫂

拜御史継授南京幕職時攻取襄樊夲官支持餽運

務繁益辦(⿱艹石)以才能可以從政八路之間少見其比

自秩滿居閑恬扵仕進于令四年抱用未伸中外漢

惜伏惟

聖朝方致理有為之秋如天英者不冝使才徳空老

田間以遺明時之用理合舉明以激貪鄙

    保郝彩鱗狀

竊見故翰林侍讀學士 國信使郝經奉使亡宋幽

囚十有六年以沉欎致疾還朝未幾隨即物故據以

勞死事誠當優恤其家令嗣子彩鱗年長負學卓有

所立似冝超䓁擢用以酬父勞且為立功立事者之𭄿

    申明宣慰使陳祐狀

盖聞忠義者天下之大閑聖王常推而褒之所以砥

礪生民為當丗不忠者之𭄿竊見故中奉大夫浙東

道宣慰使陳祐歷事

两朝家無儋石迹其 官舉皆善政生而竭匡濟之

忠殁而有砥礪之効孤身遇㓂無路可生𡚒然不去

為國扞賊甘心白刄正色就死雖李司徒之握節死

事顔魯公之抗志捐 --捐軀無以過也至使越之部民感

愴忠節萬口一辭願留葬㑹稽世奉其祀自非精誠

洞貫儆動一時何能致此其於助丗教厲薄俗豈小

𥙷哉况忠義者

國家之元氣所冝養而不可衰也今本官淪忠泉壤

不蒙顯異切為

朝廷惜焉伏惟哀憐推而褒之不惟於贈典殊常將

見伏義守節之臣自兹為不少矣嗣子夔今為福建

路行軍千户盖出特

㫖不縁門資次子臯未仕通文學有孝行如録之從

政必有可稱亦旌顯之一端也

    脩理大都南京石經事狀

三聖人之教其揆則一尊其師重其道此理之當然

也竊見

大都南京廟學所有九經石刻刋瑑極精近年巳来

舊制旣廢舉皆散落於荒煙草𣗥間日就摧圯甚可

寳惜且經之遺制自漢唐至今歷代

聖王無不尊崇修理盖重夫經丗大法故也今海宇

混一方息馬論道之時據上項石經理合脩立以彰

國容兼所費不過夫匠灰石而巳只係有司一言力耳

    論黄河利害事狀

夫古人作事慮未然不治已然治未然用力少而收

功多沉預備不虞古之善教也河為中國經瀆迁徙

不常自古為患非小川細流可比𥨸見今夏自中堡

村南卧去京城廿里而近撞圈水三百餘歩𫝑湍悍

舊築月堤一蕩而盡又自河抵京北郊地𫝑漸下南

北争懸七尺之上中間土脉䟽惡素無隄防固護以

悍水衝又見犯去處不下五六十歩南接陳橋六丈

故溝至甚寛浚北𫝑既髙水性趋下断無北泛之理

故識者云巳隠犯京之𫝑似非過論也(⿱艹石)向前霖潦

大至瀑汎之際意欲所之崩摧潰决其害有不可勝

言者毎歳有司規畫不過今夏復夫數千明年興功

半萬縷水築堤以應一時極其所至僅能防備渰水

終非緩急可恃得濟之用但幸其不為菑耳况大梁

自古雄鎮今又為江淮緫㑹要津日當修理不可任

河作𥚢視為㝷常萬一侵犯豈惟使民居蕩析且廢

通漕控制之利民之大命又所係有重焉者盖開封

祥符陳留通許䓁數縣之地耕種不暇數萬餘頃(⿱艹石)

澷為淀濼𡻕訃先失民何以生此最可慮也又聞徃

年两次南犯酸𬃷陳橋二門止是支流小水京尹昔

告秃滿行省崔斌䓁極力堵閉幾不能塞况今大河

正流直指南卧常人尚慮將漸為患而增卑培薄分

流殺勢之議其可後㦲今體訪得河自臺頭寺西東

接𣏌縣西界两𫝑平無槽岸行流虚壤中故卧南卧

北大𫝑走作所以漸為京城害者不岀此百里間而

(⿱艹石)能舍小就大廣為規制如亡金新衛所修石岸

者遮障奔衝使東過三汊散為巨浸可毋慮也當職

竊詳每𡻕興功築隄防㧹真成戯劇恐徒費人功損

踐民田其為可防經乆之事曽無少𥙷如蒙以

國家大計論之河防之議其說甚多合行重為講䆒

方来利害舎小就大廣為規制以圗一勞永逸之舉

寔為便當不然據要害去處建立祠廟專使以重禮

禱𥙊仰頼

洪庥庶囬神眷使河有定流不致傷財動衆亦捄災

之一端也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九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