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十

卷第八十九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九十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九十一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九十

 便民三十五事自此係監司時建白

皇帝聖旨裏中議大夫治書侍御史行御史臺事伏見

 朝廷勵精爲治百度從新中外顒顒有太平之望

然弊積日乆事端非一必更張其大者重者使有

 定制則實惠可及於民今

 國家𭛌宇民數逺過漢唐歳入經費又爲不貲所

急者立法選官恤民息兵力養人材節浮費之用

停不急之務而已蓋大法立則宏綱振庶官舉則

萬務修兵民安則邦本固人材廣則任使周省費

 用則百姓足停不急則農務𭄿至於侵奪民利不

 便於時者一切革去之然此要湏大臣力任其責

 以經國逺圖爲念使治體一定始終無間開誠心

 布公道授群材而作行之使上有所守而不勞下

 知奉行而不亂尚虞箝勒未嚴吏有勤墮明其賞

 罰黜陟以威厲其不事事者將見激昻𡚒發人争

 立效則治定功成可計日而待也不然䆒錢糓

 已然緩綱維之大柄似未見其可也某以不材繆

 當言責區區之誠有不能自巳者謹條陳切時便

 民三十五事開列于後伏乞

 御史臺備呈

 中書省照詳施行

  事目

   立法

     定法制      置發兵符契

     通行奏事

    選官

     議保舉      立審官院

     選叅佐

    䘏民

     議恤民      除軍户抛下差發

     捄災        秋稅凖喂養馬駞草料

     復常平倉     論匠戸

     括户土㫁    七品巳上官言任内利病事

    息兵力

     軍人交畨    合併十一 年軍

     緩逺征     定     奪析居地税

    養人材

     設學校      用試中儒士

     試吏貟

    節費用古者因官府而立人今因人而立官府

     併州縣省官吏  行劵法减祗應

     禁醖酒      振武屯田

     輸粟充監當官

    停不急務

     𫞐停一 切工役  省罷鐡冶户

    侵奪民利不便等事

     課程𠕂不添額 論鈔法

    論塩法     輝竹還民

    分間官占民田二事定奪官地給民

    禁約搔擾百姓五事

 立法

    定法制

 自古圖治之君必立一定之法君操於上永作成

 憲吏行於下視為凖式民知其法使之易避而難

(⿱艹石)周之三典漢之九章一定不易故刑罰省而

 治道成今

 國家有天下六十餘年大小之法尚逺定議内而

憲臺

天子之執法外而廉訪州郡之刑司也是有司理之

 官而闕所守之法至平刑議獄旋旋為理不免有

 酌量凖擬之差彼此重輕之異合無將奉

 敕刪定到律令頒為至元新法使天下更始永為

 成憲豈不盛哉(⿱艹石)中間或有不通行者取

 國朝扎撒如金制别定敕條如近年以來審斷一

 切姦盗

 省部略有條格者州縣擬行特為安便此法令當

 亟定之明驗也如此則法無二門輕重當罪吏無

 以髙下其手天下幸甚

    置發兵符契

 竊見

 朝廷防馬劄妄濫也

御前給發奉使欲逺方取信也佩圎符為徵况兵戎

大事乎近者王著矯偽發兵利害非細合議関防契

勘歴代緩急調遣軍馬皆驗符契然後得發今後合

無依上起置符契庶免臨時别致事端

    通行奏事

竊見

憲臺𥘉立遇有軍國重事

中書省臺院約會一同

聞奏(⿱艹石)事或不便許庭議以從所長其於

朝廷大為有益近年稍乖舊制至於大政大刑其事

巳行不得與聞任言責者旣不及論救且得箝口不

職之謗扵天下乞請申明舊例不致似前闊略以絶

壅蔽天下蒙幸

 選官

    議保舉

夫親民之官守令爲急竊惟選法自近年大壞後府

州司縣官例多阿權通賄僥倖而得其南選尤濫至

目之曰海放此等賢否不較可知庸懦者因循苟且

奔走承奉外政務盡廢小材者視時所尚營治已𥝠

略不以官事爲念爰自新政巳来外望雖聳根源舊

弊依前未除易舊而新今雖汰冗濫選材能然一或

譽之則爲賢一或毁之則爲否是非惑亂終無所憑

莫若將素有聲跡資品實至者令三品官入狀舉保

量短長之材授小大之任然後明察臧否精覈

得人者行進賢之賞謬舉者坐不當之罰舉官自然

精詳受保者惟恐有累如此則官得其人庶事修舉

昔周世宗令除目仍署舉者姓名若貪穢敗官並當

連坐亡金正大間亦行此法當時號稱得人方今教

養無素科舉未行𫞐冝矯弊似為良法

    立審官院

竊詳省院臺部皆得選署官属(⿱艹石)公當則人心自服

少或未安中外之人皆得指言數年以来省臺壞亂

多此之由夫省臺大僚近

君之重臣也古人稱投鼠忌噐當尚𭰹戒况天官天

秩一旦使群小無知者得恣情阻壊非所以體重臣

而存大體也兼(⿱艹石)輩處心鮮公不為巳𥝠且泄怨謗

比之(⿱艹石)此合無立審官院選用有徳望公正大臣次

取知典故識大體剛直而敢言者為之輔其中外一

切選舉官貟通得論列而踈駮之不猶愈於(⿱艹石)此紛

紜之不定也檢㑹亡金章宗時臺(“士”換為“亠”)司用一諸科人為

監察審官院竟奏而罷之致臺望增重逺近肅然當

時大為有益或曰(⿱艹石)立此官臺(“士”換為“亠”)諫何為曰臺諫論列

至廣審官係封駮之事古人設立本意以用人為治

之本惟其責之專則事精詳而得實理所為開公道

而庶人不𥝠議也伏乞熟慮而深思之

    選叅佐

近聞

朝省選用随路緫管其法甚妙然叅佐尤當精折所

謂掌司經歴者務要識大體有議論通案牘臨事不

疑剛正有断振一路之紀綱辨大小之衆務下至調

和官府驅役吏人上下伏從官長有頼方為稱軄近

年徃徃用非其人不惟誤事且復害事如非流望者

有之不通文墨者有之老病疲懦不勝任者有之如

得其人斯弊盡絶契勘至元二年随路緫管許令帶

行叅佐二貟此固唐自辟所知良法今既妙選大尹

亦冝令各官保所知職官以任叅佐却恐朋黨成風

因時作弊莫(⿱艹石)将保到人貟交相為用如真㝎府尹

所保用之保定保定所保用之他路之𩔖是也(⿱艹石)

人任内汙濫不職保官亦行坐罪其各道按察司首

領官亦當依上精選使出緫府幕職之右庶㡬官吏

推服 臺綱人望因之取重

 䘏民

    議䘏民

竊見随路百姓自攻取㐮樊巳来節次將中强等戸

簽充軍站其見在下户供給百色軍湏已是生受及

江南平定中外佇望庶得休息復致前政煩苛横取

白著急於星火州縣官吏視其如此因縁作弊科歛

無度如遇和雇和買夫役等事即驗包銀分俵毎一

兩週𡻕約出横泛錢三十餘貫止以四兩户論之是

一𡻕着二十倍也又軍户迯戸閃下差税復灑見戸

包納割剥民䏎未見如此之甚致愁嘆不絶感傷和

氣嵗旱不𭣣百物踴貴衣食艱得民安得不困救之

之方在於將和雇和買必不可闕者畫時支價兩平

和買雇賃併不科俵民間飢荒去處官為賑濟累年

負巳徵入官者還民未徴者盡免其逃亡復業者

付元抛事産量免三年差役庶居者安集而去者樂

還然後下寛大之

詔布告中外使民曉然知

朝廷憂恤元元本意又聞阿合馬及其黨與所没𧷢

賄不可勝計此物旣非天來皆係生民膏血向肆威

虐聚為巳私可謂贓穢不祥之物昔漢籍梁冀家財

遂充國用减天下租賦之半散其苑囿使業窮民合

無亦將上項財賄全代今𡻕天下租賦之數使二十

年愁怨之苦一旦消釋誠

國家結民心感和氣曠蕩希世之恩過於㝷常萬萬也

 一照得近年和買造作等事其弊有三如立限甚

  促畫時不支價錢必湏科配民間然後可辦致

  百姓添價轉買或官吏接𭣄多搭錢數及取納

 使用糜費等錢上下通同作弊一也縱降到價

 錢止依各處虚報時估比之百姓實費不及半

 價虧損人户二也其官降不敷價錢内官吏又

 行尅减且有全不到民或三五年間並不給降

 者三也如近日科下真定皮裘皮袴明該不得

 樁配百姓官無見錢皮無見在送納有程却恐

 躭誤不免分科民間其弊依前復作是上司實

 有愛民之意而百姓虚受其恵也欲革其弊不

 過給降見錢從實支價責委正官辦集其事何

 則蓋近年遇有工役官長畏其利害但領略而

 已一委本把里正信實等人使之營辦將百姓

 恣行侵牟無有紀極或事發到官止將上項人

 等量情追断其事巳然將何所益今(⿱艹石)革去三

 弊將一切違錯明該止坐正官不䆒餘者庻㡬

 多方用心顧恤百姓不致諸人作弊

 一隨路逓運車仗脚錢近者五六十貫逺者不下

 百貫官支價錢十不及二三其不敷數百姓盡

 行出備名為和雇其實分著年來披擔極是生

 受乞請驛程去處官立車甲頭两平雇覔從實

 支價以抒民力

 一戊戌年中選儒户比之僧道百分無一前省𭣣

  入民編却有告難蠲除者合無依舊除免併十

  三年試中儒人亦行一體定奪

 一弛山林河泊材木魚蒲之禁令民恣得採取以

  捄飢乏不足

    蠲免軍户閃下差發

一爰自牧復殘宋巳来人皆有息肩之望近年差役

豈惟不蒙减免却又將九年十一年元答軍户差發

每户止除四两餘上數目俱於見在户内樁科及自

戊午年准申逃户之後續逃户計上司並不凖申州

縣亦不敢申報閃下羞發仍令見在户計包納又至

元七年取勘出恊濟户計元奉

條畫止令恊濟見當差户近年却行入額另行科差

加以和雇和買不絶如流比之𥘉取襄樊差役轉增

數倍上司(⿱艹石)不哀矜量加優䘏恐不免轉徙流離之

患乞将元簽軍户氣力全行除豁及取勘續逃户計

蠲免分數庶望貧民少得休息實為便益

    捄災

竊見今𡻕真定等處春夏亢旱糓菜皆無米價踴貴

小民乆巳闕食徃徃採食青𣗥槐花揄葉拂子等根

加之流竄驚擾甚為不安諺云春旱泥倉秋旱離鄉

蓋言比接新来𡻕月日逺故也百姓多趂熟河南今

聞米粟亦貴又無所徃是將坐視飢饉以待其斃其

救之之術冝在於早設不然不過發倉廪散楮幣倉

廪所在皆空寳鈔㡬許得濟莫(⿱艹石)𬒳災州縣合納

稅石并即今𭣣糴事故等粮盡行𠋣免使百姓少寛

且謀自救責委按察司親臨官吏多方計置賑濟飢

乏及弛山林河泊之禁權停門攤酒醋等課庶幾不

致流亡失所

    秋稅准喂飬馬駞草料

竊見保定等路百姓毎𡻕撥赴逺倉送納又樁配和

買各位下馬駞所用草粟設立倉塲官收支中間官

吏作弊百姓重併生受如按察司毎𡻕各處追首鈔

有三五百定者盡係添荅多取於民(⿱艹石)於百姓所納

秋税内盡行折作草粟赴各處喂養馬駞倉塲送納

使民免逺倉納稅之勞無和買椿配之擾及革去給

降尅减之弊實為便益

    復常平倉

竊見至元八年設立常平倉驗隨路户數收貯米粟

約八十萬石以備緩急接濟支用近年巳来起運盡

絶甚非

朝廷恤民捄荒本意如徃年差官定奪時估以平物

價縱使能行终非乆逺通便之法當時僉謂(⿱艹石)常平

有粟各路不過依時價出糶三五千石則物價自平

人心𠋣安低昂權在有司兼併不復高下其手向前

收成去處依前𭣣糴以實常平恐亦恤民平估之一

策也

    論匠戸

一省部為各處冨強之民徃徃投充人匠影占差役

以致靠損貧難戸計奏奉

聖旨差官與察司緫府一同磨勘到各户根脚氣力

手狀巳是精當𩔖攅冊帳各路赴部分間寔為善政

中外喜望比及今歳科差必得上項富户依應當差

庶幾貧難稍得息肩近聞 省部止為外路帳𠕋體

式與大都不同此上差官復同三家𠕂行磨問不惟

中間動揺寔恐迁延有失人望(⿱艹石)将巳分間定帳册

勒令各路照依大都體式攅報似望善政早得成就

或謂(⿱艹石)依巳行體例將匠户富強者還民當差其見

當身役止除一丁差稅却恐一家两役日乆靠損人

難終致紛紜不定莫(⿱艹石)將見行分間匠户委係高手

人匠存者存之外據户眼高手藝平常者放罷爲民

(⿱艹石)必湏𥙷添再於民間將酌中户内取手藝極髙者

充庶免紛紜不定且失民望其江南戸口一家分作

數户其名甚多其數不實

    括戸土断

國家自壬子𡻕抄數後迄今未嘗通檢中間等第髙

下大成偏重故唐制三載一定戸毎𡻕一團貌恐因

仍舊額貧者轉貧冨者愈冨况三十年之乆稍候年

𡻕豐𭣣民大安息合行從實檢括察其存亡均其貧

冨則庶功以興國冨家足不然是縱令州縣毎𡻕增

减髙下以滋官吏之弊故前人云與其潜資於姦吏

(⿱艹石)均𦔳於疲人以免其偏苦哉其各路流徙户計

抛下差賦即今盡行樁灑見戸陪納徃徃靠損人難

今四海一家民之去此則為逋逃寓彼則為見在(⿱艹石)

通行括數只令彼處𡈽著當差除此之逃額實為便

當此歴代遺制我如行之不為無例或曰恐渉動摇

曽不思偏重包納不均之苦甚於一動多矣

    七品已上官言任内利病

竊詳方今大弊

國之惠化下罔盡行民之情偽

上不周知今後合無令外路五品官部内利病可以

興除者許令任内或秩滿赴部直言要以指陳實事

一出已見庶使民間疾苦艱難悉得

上聞其官之盡心與否不校可知其當興除者即諭

所司施行日新政治誠表裏相維上下盡心之良法也

息兵力

    征防軍交畨

一隨路軍人爰自南征巳来城攻野戰萬死一生及

平定江南與望停征稍得休息今軍前勾起逃亡事

故等軍歳無虚月如父死子繼兄亡弟行以至一户

有病没陳亡父子兄弟四五丁者又有死絶止存老

父母與妻孥者尚然不蒙撫存况征南將校例多迁

賞其軍士合無將見屯戍軍士亦冝優䘏或二年或

三年使之分畨相代省家父母親戚𡻕時有相㑹之

樂所謂恱以使民民忘其死契勘唐制征防軍年及

者還民父母八十者𦗟一子歸侍况今四海一家正

息馬論道之秋如兵戎少寢天下幸甚

    緩逺征

伏見方今

聖徳天覆海宇一家獨以日本未霑

王化致煩征討竊詳倭奴自後漢始通中國多以義

懷耒未聞専事征伐盖限隔洋海數千里之逺此與

彼接我以衆命先甞其險嗚呼殆哉昔三苗來格虞

帝以修文為先彼倭始通光武以廣徳為務伏望

聖朝鑒法前代先遣材辯綏逺之臣申之以文告喻

之以逆順柔以文徳結以恩信使民見包荒不遐遺

之意(⿱艹石)猶未至然後興師未為晚也此係

國家大事任責者冝悉心以明其利害

    合併十一年軍

竊見近年

朝廷將舊軍與至元九年所簽軍貧難消乏之家皆

行合併甚為便益其十一年所簽軍人當時已是近

下户計經今九年多有生受不堪役者合無一體從

實合併使貧冨難易两得均平又得兵力精強且見

國家同仁一視之意

    定奪軍戸析居地稅

一軍戸析居貼戸即目見行取要地稅當間本是一

户謂如有田六頃除四頃外納餘上稅石既是析居

其地两分各有地三頃不在合納之數即目止憑一

户時取要餘上地稅理合分間定奪除免

飬人材

    設學校

夫自昔設立學校非唯尊師重道盖欲養育人材以

備内外任使方今名儒碩徳既老且盡晚生後輩以

上乏教育下無進望例皆不學而吾道不絶如綫設

若構一大厦必用衆材可成况治天下之廣居乎今

府州縣道雖設立教官講書㑹課止是虚名皆無實

效其隨處教授名實學官餬口不給奚暇治禮義而

及人(⿱艹石)與醫學一體給降俸禄復官撥學地資贍生

理然後選職官子弟及鄉民之秀異者使之入學專

以講明經史以趍有用實學不三五年間一處止有

成材五七人則天下可得數百人以湏

國家之用豈不偉哉如巳後設立科舉尤湏預先教

飬不然將見數年之後非惟無才可取則禮義廉恥

掃地矣將何以論治乎随路醫學亦合一體整理施

行不致虚請俸錢有名無實

   議復立國子學

一竊見至元七年

朝廷立國子學命許衡爲𥙊酒選

朝右貴近子弟令教授之不滿五𡻕其諸生俱能通

經達禮彬彬然為文學之士及其入仕皆明敏通䟽

果於從政如子諒侍儀之正大子金中丞之剛直康

提刑之仕優進學弟親臣之經明行修堅童君永之

識事機子亨待制之善書學企中客省之貞幹揚歴

省臺蔚爲

國用豈小𥙷哉必欲設學校養人材京師首善之地

冝先復立

國學以風勵天下

    用中選儒士

竊見十三年随路試中儒人於内多有材堪從政者

(⿱艹石)委目各路并按察司取勘相驗得實申報

上司遇 臺院六部百司按察司令史書史闕貟以

憑𥙷充勾當是猶勝繆亂雜取州縣無例無學等人

此輩設(⿱艹石)吏業非素終是通曉義理例有文筆使官

事稍習皆可勝用假令學校吏試便行需待𡻕月猝

急不能得用能此不但捷於得人亦是激厲天下爲

學之方豈爲小𥙷兼亡金舊例臺椽書史皆於中場

舉八内試𥙷勾當但在有司持擇使之精當不致妄

濫請托而巳

    試吏貟

竊見方今内而

省部臺院百司外而按察司府州司縣合用吏貟俱

出自州縣校書帖冩等人因而上逹以至僥倖成風

廉恥掃地只以學術無素選取無方中間求其廉慎

稱熟煉吏事者甚鮮而天下之務繁而詞訟錢糓

重而刑名銓選生死曲直髙下與奪悉出於乳臭(⿱艹石)

輩之手欲望治道清明風俗羙好難矣合無講䆒近

代考試法式從府州官公共保舉其法律刀筆行止

或不相應罪及保官其餘非此而進者不許𥙷充隨

朝勾當設法既嚴人自力學如此非惟用得群材禮

義廉恥風動四方下可以革去僥倖苟且之人上可

以成公平肅清之化端本澄源此最急務

節費用

    併州縣省官吏

伏見方今州而爲府縣而作州復有不必縣而縣者

此盖王進建言欲務爲誇大以示外方意也以至增

置人貟添給俸禄無有虛𡻕彼所臨户口曽不加多

差稅轉成虚耗所謂十羊九牧為政大弊也今四海

一家郡縣版籍何止數倍誇大之名将何所用不(⿱艹石)

依舊便將當省者省可併者併豈惟事簡官清不致

國家縁虚名而受實費既省其官據禄薄者亦冝增

而厚之盖清其吏而不厚其禄則飾詐而不廉知厚

其禄而不省其官則財費而不足知省其官而不知

選其能則事壅而不理此三者迭爲表裏相湏而成

者也又江淮興兵巳來諸道使府一切把軍官貟權

冝而置職及見設提舉司官及因聚賄妄立官府者

多矣亦冝减削使職有常貟事不繁冗則人無紛擾

之勞矣

    行劵法省祗應

今訪聞得真定路週𡻕祇應錢萬有五千餘定以天

下計之不下數萬定矣此縁

省部差遣繁冗及當該官吏因之作弊致費用如此

之廣雖禁約関防甚悉不(⿱艹石)澄治本根今後(⿱艹石)路官

得人凢事公幹并將急逓鋪整㸃如法據行下事務

嚴立程限管得時刻不誤如是則不必使者旁午而

重費館榖也(⿱艹石)軍國大事必湏差官者照依前金給

付劵頭據合得分例令於上批冩某日經過某日宿

頓囬日繳納年終將報到祗應文𠕋搽照同否稍有

差别多取與多與者同罪将見使人不敢多取掌行

者不能妄添分毫節省費用誠爲方今良法至於

朝廷重使别議給與如此减省故不少矣

    禁醖酒

一目今目真定路巳南直至大河地方數千里自春

至秋雨澤愆期旱暵成災致米麥踴貴無處糴買例

皆闕食百姓徃徃逃竄莫能禁戢有司誠冝多方計

置救災恤民竊見民間醖造杯酒所用米麥日費極

多略舉真定一路在城毎日蒸湯二百餘石一月計

該六千餘石其它處所費比較可知(⿱艹石)依至元十五

年例將民間醖造杯酒權行禁止庶幾省减物斛以

滋百姓食用誠救災䘏民之大事也

    振武屯田

竊見毎歳北邊於新城沙井靖州三倉和糴粮儲不

下五七萬石如遇軍馬調遣又豈特十萬石而巳近

年榖價踴貴且以十萬石爲率所費不貲用度終不

寛廣兼自古饋餉雖有智者終無良法惟邉地屯營

最爲長筭契勘唐憲宗元和七年李絳言天德今豐州是也

振武左右良田約萬餘頃擇能吏可開置營田以省

費足食從之四年間開田四千八百頃收粟四十萬

斛𡻕省度支錢二十餘萬緡今體訪得振武并豐州

界河两傍地廣民稀除營帳牧放百姓耕懇外其餘

荒閑地尚多(⿱艹石)差公幹官僚踏視其冝留兵營田一

切取武清屯例假以𡻕月自非水旱不熟田功稍集

國儲必有所濟故陸宣公云縁邊土沃而乆荒所收

必厚如此費省食足官無規措和糴之勞民免輸納

虚耗之費恐亦安固邉防之一策也

    納粟除監當官

竊見

上都北邊毎𡻕

 臨幸及屯戍重兵歳用粮斛甚廣雖官為和糴

啇旅興販終是逺窵不能多廣得濟昔漢文景時亦

為艱於轉致令民輸粟塞下賜與爵級謂之賣爵級

遂致邉兵饒足方今院務官别不見入仕格例以曩

日論之不過貨賂請托(⿱艹石)以弊革有益於

國家不(⿱艹石)令辦課官驗額輕重使輸粟

上都及迤北州郡幾何者則任某處監當官一年立

為定制謂如某處務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周歳課額十定設官二貟毎

貟輸米戓粟

上都者(⿱艹石)干迤北州郡者如此不半𡻕

上都及縁邉州郡便得米數十萬石豈不大便益哉

又如州府務官經營幹勾比得差遣所費不貲一任

之内必百方作計取償於民羡餘復入於已是使明

損民力暗將官錢盡入𥝠門(⿱艹石)此法一行將見𥝠錢

盡入公家則息奔競官革請托軍國坐收饒足之利

故令民輸粟充院務官最為當今良法

 停不急之務

    𫞐停一切工役

竊見

大都雜役五臺拖木等夫及諸寺院營造比年巳来

未甞停輟古人有云工不使鬼必待人興財不天来

終湏地出不動百姓將何所求况今其定至大河迤

南年榖不登百姓嗸嗸例皆乏食自捄不暇據上項

工役似合𫞐且停放以見

國家罷不急節浮費救災䘏民至意

    省罷鐡冶户

竊見燕北燕南通設立鐵冶提舉司大小一十七處

約用煽煉人户三萬有餘週𡻕可煽課鐵約一千六

百餘萬自至元十三年復立運司以来至今官爲支

用本貨毎𡻕約支三五百萬斤况此時供給邊用雖

所費浩大尚不能支絶爲各處本貨積垜數多其窺

利之人用官司氣力收買其價不及一半當時既是

設立提舉司煽煉本貨以備支持除支外止合存留

積垜以備緩急今来却行盡數發賣𥨸詳此事𧇊官

損民深爲未便今来止合依驗舊日有名曽煽爐座

存留三五處依例興煽據煽到本貨除支持外盡數

存留積垜並不許發賣外據近年新添去處悉行停

罷將所占百姓分撥所属州縣依例當差仍許諸人

認辦課額興煽小爐或抽分本貨戓認辦鈔數臨時

定奪如綦陽鐵官中統二年

省部巳曽将冶户差發比較𡻕煉鐵貨數甚争懸以

此罷去其便與否乞追照元卷備見其詳

 侵奪民利不便等事

    課程𠕂不添額

契勘課程自四十年前天下正額止萬有餘定今者

從萬至於十倍可謂極致毎𡻕考較尚有増餘前省

定奪𡻕𡻕添作正額且財不天耒皆自民出恐亦因

人之一節也兼啇稅金資物貨湊集買賣多寡市肆

迁移皆趂州郡㑹合津要去處𡻕各不常若累累一

體添荅恐有輕重不等之弊可依巳定額數外從實

恢辦或依相永法増籌者量加迁賞否者黜罰停歇

朞年告叙所增等第以五十定為上三十定為中二

十定為下如此民喜額定而不增官樂有功而陞用

羡餘之數自然盡實入官

    論鈔法

竊見元寳交鈔民間流轉不為澁滯但物重鈔輕謂

如今用一貫𦆵當徃日一百其虚至此可謂極矣䆒

其所以法壞故也其事有四自至元十三年已後據

各處平凖行用庫倒到金銀并元發下鈔本課銀節

次盡行起訖是自廢相𫞐大法此致虚一也其鈔法

𥘉立時將印到料鈔止是發下隨路庫司換易爛鈔

以新行用外據一切差發課程内支使故即造有數

儉而不溢得𫞐其輕重令内外相制以通流錢法為

本致鈔常艱得物必待鈔而後行如此鈔寕得不重

哉今則不然印造無筭一切支度雖千萬定一於新

印料鈔内支發可謂有出而無入也其無本鈔數民

間既多而易得物因踴貴而難買此致虚二也又緫

庫行錢人等物未𭣣成預先定買惟恐或者先取故

視鈔輕易添買物重幣輕多此之由此致虚三也又

外路行用庫令庫子人等𥝠下倒易多取工墨以圖

利息百姓昏鈔到庫不得畫時囬換民間必湏行用

故昏者轉昏爛者愈爛流傳既難遂分作等級其買

    等除    搭價然後肯接此致虚四

  謂救其虚莫(⿱艹石)用銀𭣣鈔大路止用得課銀一

  餘定小處一二百定民間鈔儉必湏將銀赴庫

 倒鈔貨是鈔自加重銀復歸于官矣今却以鈔囬

 則愈致子虚矣何是又官只重銀不重其鈔此復

 虚一也或更造銀鈔以一伯當元寳二伯迤漸收

 見鈔盖事乆則變變則通輕重相濟之法也不然

 利病又當問中統元議立法者如張介夫王紹明

等講明舊法以定新行如此年載間庶可復舊使資

財大柄常操於二𫞐不移於下矣

    論塩法

竊詳調度塩法以便民為心者莫(⿱艹石)扵所轄州縣量

户數多寡將元認課額均分依巳定價錢一十四兩

一錢仰各處管民官設立塩官赴運司関支塩貨置

局發賣

納舊課関新塩挨次送納其㳂路脚錢於各處塩

局官用已錢出備却於發賣塩價上搭帶仰各道

按察司不時計㸃多餘之數

既分塩課爲正額聴從各處從實發賣中有比别路

賣不盡去處督勒本處湏管驗合関數目依限関支

課亦依期送納何故當元驗民户多寡均分食塩之

家既等縁何却有不盡數目防有𥝠塩生發仰各路

正官提調不致阻滯正課亦不湏設立巡塩官擾民

其先行賣訖去處必湏𠕂来関支是爲増餘远年以

來人口増添食塩既多别無𧇊失止有增羡可不勞

而辦也

一官為調度者從

省部差有根脚慎行止諳錢榖人充規措所官聴運

司節制扵用粮去處設立許諸人赴倉送納或米或

粟納𫉬朱鈔赴規措所関引支塩近見運司官差規

措官於南京等處不問人之貧冨有無抵業九一抽

分虚立文契指於某處中納粮斛其實將引到家不

問價直髙低貨賣了當或償舊債或納官錢戓别作

營運至今五七年間錢粮不能到官者不可勝計深

為未便今者止合明出榜文召募諸人於所指倉分

先行送納粮斛納𫉬朱鈔然後赴規措所支引次来

関塩厘勒監主母得刀蹬停滯立便支發似此別無

阻礙塩法大行倉廪(“㐭”換為“面”)充實不湏和糴和中豈小補哉

一長蘆本處除𭣣米粟外並不得𭣣受諸物止𭣣寳

鈔赴萬億庫送納止收米粟者以備

御河上下官為支持不𭣣諸物者諸物官司無用中

間作弊不無阻礙塩法(⿱艹石)以𭣣鈔納鈔其便有三一

則鈔法通快二則革去舊弊三則官民兩便

一便啇賈為利者許諸人赴塲買引関塩厘勒監生

不得刁蹬客旅最為急務蓋禁官吏不得買引賣引

是也既許諸人興販官吏亦用已錢何故不可(⿱艹石)使

本管官吏得買其間客旅深為未便課程不能𧇊辦

何故塩價貴則官吏盡數拘買客旅不能得買塩價

賤則官吏並不𭣣買客旅為曽赴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不能得買甞𬒳

躭悞又知塩價遲澁亦不興販虧損官課皆此之由

又官吏買塩先揀離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近便去處次揀㓗浄乾白好

塩又不依序先行攙支使客旅人等無所措手其弊

不能一一徧舉竊惟塩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天下號為争利之所况本

管官吏乎蓋防微杜漸尚有不能禁者以官物為已

有之資放縱由已可不戒哉

一運司上下大小請俸人貟近七百名其中虚設者

太半行户部都轉運使之名可易為提舉塩使司大

使副使各一貟次以管勾催煎足以辦集自然官减

俸省亦便利之一端也

一解州池塩天然自成不同清滄犯本煎造費用浩

大徃年陜西運司爲課額重大立法頗峻山谷逺人

不知禁忌食既艱得未免𥝠煎冐販事發到官情罪

不小徃徃有破家殘生者良爲可哀昔隋𥘉罷酒坊

通池塩塩井之利與民共之至今稱為仁政若於見

定解塩價直内更為减免分數使民易得食用亦

國家惠民而不費之一端也

    輝竹属民

竊見衞輝路輝州園竹皆係百姓自来栽植置買物

業軍站差徭仰之出備自姜毅建言将頃畆官量見

數斫伐四六抽分民得六分官亦拘取量給價直當

時百姓巳是不堪近年巳来不依時月不問去留恣

意斫伐盡行殘廢其合得價錢給既非時多不完備

又巡竹人等經絲徃來稍有疑似恐嚇錢物事非一

端徃徃有破家失業者百姓至頋視竹柏甚於𬽦讎

竊詳天之生物本以飬人今廼為害豈造物意哉且

量頃畒無多抽取四分以之輪官未為大益百姓得

之實非小𥙷合無將上項園竹依舊令民為主官不

抽分出備一切差役氣力亦寛弛山澤之禁不奪民

利之羙事也(⿱艹石)謂於係官竹法有礙據輝竹造到噐

物令給引印烙亦可通行其見設提舉司並不將竹

園優蒔名為辦課專以侵擾百姓營治巳𥝠爲務亦

冝罷去令緫府就便管領其省官吏息民擾實為便當

    分間官占民田

一緫庫將束鹿縣民田以為官地約一千四百餘頃

毎歳包納麥課毎畒麵三斤合無除免明諭百姓使

為永業

一去𡻕取勘到滑州

御麥地畒約八百餘頃中間多係軍站農民祖業荘

産種飬年深今来一例打入數内理合分閒民田令

依舊為主

    定奪官地給民

一京兆路州郡所有營盤草地極廣舊為探馬赤牧

馬地面近年遷徃西州屯駐其地悉為閑田并隨路

營盤草地寛闊去處量給側近無田農民種養併贍

不足

    禁約侵擾百姓

一每嵗鷹房子南来所經州縣市井為空将官吏非

理凌辱百姓畏之過扵營馬及去又湏打發撒花等

物深為未便乞嚴行禁約以安吏民

一四萬户軍馬遇有調度經過去處嚴加禁約不得

非理搔擾致驚農民責所在達魯花赤巡護勾當但

有失事坐所委官罪

一兾州管内河西軍户間處村郷不時搔SKchar如強耕

田白采桑欺凌農民等事告發到官司縣不能追理

至元十七年

省院巳曾差官䆒治此其顯然也合行嚴切禁約不

致别有侵漁

一隨處監官非奉

上司文字不得一面將門攤定課額上擅行添搭數

目一御河上下一切官司阻礙客旅舡𨾏不能通快

如開関錢漫河索岸例等事乞悉行禁約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九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