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十九

卷第八十八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八十九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九十

秋澗先生大全集卷第八十九

烏臺筆補

    舉河南士人陳天祥事狀

今體訪得河南府士人陳天祥沈正有爲達於從政

隱居嵩少相近十年讀書種田不求仕進中綂三年

大名宣慰司曽將天祥擢充新軍千户勾當鎮守三

汊等處聊復効用已有能稱今國家經畧江漢得才

爲急其陳天祥乆播學優之譽適丁強仕之年合無

就令河南行中書省舉用以試所長

    爲盗賊紏治真定官吏事狀

今體訪得真定府即目群盗公行或竊或刼無所畏

避據前月上半月内一夜之間失事者凡二十餘處

如髙奴千户任子齊等家縱火恐喝盗取財物是也

其府官司巡捕無方但薄暮聲鐘辨明啓閉使闔城

之民遇夜驚懼寢處不安顯見府司官吏罷愞不職

威令莫行不能消弭擒制以至如此且真定爲燕南

劇鎮又連年蝗旱艱於衣食者衆此風大不可長叅

詳上司(⿱艹石)不早爲規畫督責官吏嚴行禁止切恐因

而别生事端深繫利害據此合行紏呈

    請禁治穢惡語言狀

切見中都市井小民行言立語多作穢談以至父子

兄弟不能迴避行歷切恐乆而成俗以爲尋常據穢

濁風俗莫此爲重叅詳係有司不能肅清所部以至

如此兼京兆風俗之厚合行禁止以革薄俗

    論居官身故等官貟子孫承廕事狀

㑹驗中書省欽奉

聖旨條畫内一欵諸取廕官不以居官去任致仕身

故其承廕人年及二十五以上者聽照得今者身故

官貟子孫巳擬叙廕其居官去任子孫應廕者至今

未見施行外據致仕官子孫徃徃亦未𫎇定奪如真

定張宣撫子復前泰安州尹趙德庸子符是也卑職

叅詳即今貪冐成風恬不知退如一二以理致仕者

冝𫎇顯異(⿱艹石)廕子孫返爲遲疑不䝉定擬秖以身

故者聽叙是使爲子孫者得父祖早故爲幸非所以

進廉隅而激貪鄙也兼照得舊例諸養素丘園徴聘

不赴者子孫尚得以徴官爲廕况聀官清要歷年深

逺之者理合比父祖身故者即令叙廕爲當其居官

去任子孫亦合依奉

聖旨條畫定奪施行

    爲救治䖝蝗事狀

盖聞天災流行

國家代有氣和則致祥氣乖則致異此必然之理也

然災有大小而蝗旱爲㝡今㑹驗得隨路莭次申蝗

蝻生發至今月内計二萬一千九百三十三頃四十

三畒除巳絶外未絶一萬五千八百六十二頃三十

三畒又有不見頃畒一百餘處炎炎不巳深為可SKchar

如比年以來山東等處連值蝗旱民至有麵橡實掘

黄精煑野菜而食者雖包銀權𠋣而盡徵到官課額

訴難而依前恢辦向非

聖恩賑濟鮮不飢殍轉死溝壑今者蝗之氣𫝑滋盛

如此是上天之意儆戒深至誠不可不謹苟非以德

勝妖全藉人力恐百姓重困過於前日其爲利害孰

大於斯今來叅詳其或大臣不和政事有闕官吏不

公百姓失所刑賞雖行而或戾風俗極惡而未醇又

如各路見禁一千三百餘人幽閉囹圄不無𡨚滯加

之用兵興役僉軍屯田包添絲銀恊濟軍力分房益

户輸粟餉邊逺近騷然未爲無事從是而觀致傷和

氣恐此之由而又迤南州郡蚕麥薄收嗸嗸之民止

望秋成以供王事不幸継以蝗旱萬一成災將(⿱艹石)

何豈惟經費不足貧民衣食先乏衣食乏則飢寒至

飢寒迫則盗賊生盗賊滋則非國家之便也𥨸見朝

省近年巳來救捕雖力終莫殄絶不過差官督責州

郡併功撲滅不致流㣧而巳未有以時事言者以某

愚見爲大臣者當恐懼修省恪謹天戒任責極言陳

其所以不然㘦慮朝廷不能盡知何則方今

明天子在上聖慈仁惠子愛兆民哀矜憫䘏軫慮惟

切今災異如此又恐逺方小民不知存恤之意誠冝

緩不急之務下寛大之

詔發倉廪振貧乏致禱山川爲民祈謝據𬒳災去處

驗其輕重量減今歳差税又冝先遣相臣分省中都

使鎮撫中外規畫事宜以安以慰庻望京畿之間民

心妥帖物不踴貴災沴漸消民易爲力不致重困因

而别作事端

    爲犧牲在滌不及九旬事狀

盖聞國之大事實先祀典祀禮以敬爲主物品以㓗

爲先故唐金之制大祀飬牲在滌九旬中祀二旬今

體知得太廟歳祀犧牲有司臨時取辦在滌不及兩

月即用就事看詳三牲之飬逺期三月本欲盡誠敬

而極精㓗也今者大祀之禮降而甫踰中制於理寔

為未應誠有司之慢也合無照依舊例改正施行

    舉陜西儒士楊元甫狀

伏聞國朝議國學教胄子遴選師儒以𠑽司業𦔳教

慱士之職切見京兆儒士楊恭懿資禀髙明學淹經

史千言過目成誦不遺今年幾知命教授郷閭其孝

行足以化服一方其廉介足以振勵薄俗𨼆徳丘園

不求仕進如往者兩省交辟欲置之幕府庻諮論議

以勸將來至職名禄飬辭皆不受德業日新簞瓢自

(⿱艹石)誠清廟之珪璋士林之杞梓也其或擢彼國庠置

之舘閣試其行能可収實用又念即今上而監司下

而州郡凢所薦舉多蒙省録其在憲臺尤冝獎率伏

乞詳酌施行

    爲罪囚醫藥事狀許獄

體訪得大興府在禁罪囚自今年二月初至今月二

十日節次死訖二十一人俱係因病身故切詳見禁

四百餘人又照得隨路巳立司獄官三十餘處即目

暑氣蒸騰病者甚衆雖官差醫工輪流看治合用藥

物悉皆自備如遇重證止是依例應付實非對證條

合以致徃徃耽悮人命又念犯得罪當死不可於未

鞠問及抵法以前因醫庸藥闕而以病殺之也其間

雖有𡨚濫當宥之人悔將何及檢㑹舊例獄囚病患

官給醫藥救療合無將應用藥餌官爲収買給付獄

官臨時對證用度庻望不致躭悞死損人命

    論成造衣甲不冝責辦附餘物料事狀

伏見

國家即目征伐四出所除甲噐㝡為重事縁甲不如

法所係人心勇怯勝負関於一時故晁錯有云甲不

堅宻與祖楊同今體察得在都甲𡱈并外路今年納

至元六年常課皮甲斤重不同者在都局有三十

五斤及三十七八斤者真定順天東平䓁處却重四

十斤四十一二斤者斤重旣是争懸生活不無好弱

又體知得省部遍下隨路四十餘𡱈取要排年附餘

數目佀有未便者(⿱艹石)上司元降物料一切合冝不當

取要附餘旣取附餘是元降物料上司不曽確實計

料有無相應致有多餘之數(⿱艹石)此是在有司立法當

與不當耳至如弓𡱈舊例毎弓一張物料錢鈔两貫

文有傅忽都告减作一貫二百文

聖㫖爲乆逺生活上定作一貫四百文造弓一張上

司旣無打筭工匠又甚便當卑職叅詳今後亦合將

衣甲事理再行定奪實用酌中物料使一切合冝及

甲之斤兩定擬畫一体例𬋩得成造如法其少有不

中程度者嚴行究治可也不冝責辦附餘以致官匠

兩難兼衣甲難比其餘噐械所貴堅良精緻及主者

之功匠氏之能也(⿱艹石)專以要取附餘爲功不以甲之

好弱爲念一旦用之陣敵斷不能遮護身體有悞人

命是有司以附餘為重以人命爲䡖也據此合行具

    彈阿海萬户屯田軍人侵占民田事狀

欽奉

聖㫖條畫内一欵該兼并縱𭧂及貧窮𡨚苦不能自

伸者委監察並行紏察欽此今察到武清縣北鄉等

處有阿海萬户下屯田軍人於至元二年𠋣頼形𫝑

於上司元撥屯田地段四至外強將諸人莊子及開

耕作熟桑𬃷地土侵奪訖二十餘頃俱是各家係税

地數徃年雖經陳告緫𬋩府行下本縣歸着本縣累

次約㑹夲官不到至今不曽吐退就責得各地主狀

供與所察相同卑職看詳本郷兩面河占中間地土

窄狹今者強為軍人奪占使農民至有失業者所謂

兼并縱𭧂貧弱𡨚苦不能自伸者莫此爲甚據此合

行紏彈伏乞御史臺照詳施行今將侵占訖諸人地

段數目開具如后

    彈西夏按察司行移違錯事狀

今體察得西夏中興提刑按察司於今年二月内爲

本處納憐等站脱脱禾孫等告鋪馬瘦弱見無料食

事備詞申覆户部爲此追照行卷與所察相同今來

叅詳各道按察司凢有合申事理即令申臺照詳即

與六部元無行移體例今有西夏中興提刑按察司

官署衘連名不經御史臺徑爲申覆尚書户部佀爲

不應據此合行具呈

    論渾河泛溢請修治堤堰事狀

伏自今月内武清縣北郷按部回至洪濟鎮河泛

漲其瀕水民家巳爲渰没(⿱艹石)湯湯不巳大有可慮者

因行視堤堰水𫝑東南至孫家務西北至本鎮南東

西横亘約十五餘里其堤堰低狹髙闊不過丈餘又

年深頺剥衝渲一土埨而巳河水伏槽時視堤南平

地尚下數尺兼土脉踈弱水性善崩黄猫野䑕穿穴

又多固不足以禦大患捍水衝萬一泛决沛然莫禦

而堤南二十餘村人畜田廬盡爲漂没其害又非䖝

蝗之可比也就問得孫家務一帶去年秋巳𬒳災傷

但不致太甚耳外據漷隂縣東北沙渦口等處畧與

武清縣北郷事𫝑相同即目縣西北近河堤南田禾

巳在水中及有渰死頭畜合無專令各縣正官一貟

晝夜廵防隄備破决佀望不致踈虞才候農𨻶令都

水監官相視堤岸踈惡去處如法修築使一方永逸

以絶水患寔畿内兩縣之大利也某職當司察親覩

利害不敢緘黙自取言責據此合行具陳■■■■

    請立四方舘事狀

伏見逺方朝貢使人毎歳至京師者旣無館舎以■

輙於民間豪貴之家倉皇安置佀有未便者三堂堂

大國不以全盛之𫝑昭示逺人一也旣擇朝官

豈非示其文物有人然處之民家殆非得體又

無窺測民間事情以見淺𭰹二也至於騰移房

争與奪之際致𬒳𥨸𥬇三也如近日交阯使人

大夫𥠖仲陀中散大夫丁拱垣等舘於王子華

及安置使貢物狼籍于外者是也合無建立四方舘

以一切奉使處之如此不惟

聖朝盡懐逺遇下之禮抑使逺方來者觀 上國之

光我免夫三者之虞寔爲便當

    彈漕司失䧟官粮事狀

欽奉

聖旨條畫節該倉廪减耗爲私蠧害委監察並行相

察欽此伏見國家歳計粮儲必湏百有餘萬方可足

用■朝廷爲恐中間失悞爰自徃年特改漕司併令

劉晸等提舉一切勾當故合設官吏内外必備奉■

又爲不輕所期盡心俾稱厥職今體察得數年之間

其盗用失䧟短少及糜爛等粮一十六萬四千餘石

又察得至元五年未到倉粮一十五萬餘石除巳■

■䧟外八萬九千餘石至今不知運納所在就間■

  朱英與所察相同問者省部摘差■官親詣盡

■真本司欺昩止將六年粮數緫作  入納隨倉

  見在飾詞破説用相抵牾中間虚■明不可■

    五年守凍粮斛一十五萬餘■於本年■

       人數目至今年二月■尚

餘石不知所向却稱至元六年粮數至今年九月終

隨倉起運交納止有二千餘石且綱運先後交輸程

期自有次苐不應攙亂如此豈有五年未畢委棄不

問而復越漕六年新粮恐萬無此理詳此一端其虚

冐飾說槩可見矣叅詳上項事理不過非其人故也

盖自古錢糓大計莫不精選才能清愼明著善於其

職者𠑽固非素不綜練挾𥝠蠧公之人可以𠋣辦因

體察得本司官属其晸者㧞自行間素乏心計剛愎

自用不有同僚佐貳者因不和同互相雄長上下苟

且因仍耽悞遂失関鈐致綱紐觧㢮廢壞如此至於

中外聞者莫不憤嘆其在有司理當云何其劉晸又

於通州等處爲起盖倉敖用便巳𥝠營置物業撤橋

梁而阻滯驛程奪民利而一空舊渡倉司旣非久許

運道又不快便公𥝠之間兩有所害今復改作重費

國用其爲𥝠蠧害又所當問照得欽奉

聖旨節文該勾當了的公事不稱所𠋣付的心據劉

晸等廢亂職務不稱所𠋣孰大於斯據夲司官吏不

爲盡心大失関鈐冝一切替罷公選廉能清慎善於

其職者𠑽及隨路河倉楊村守凍失䧟損壞已未納

見在粮數乞選差清幹職官親詣盤㸃如此庻望上

下一新積弊可革不然無以敕勵其餘以救將來外

據都城内外倉分有無照依漢唐故事𨽻属司農司

兼行𬋩領深爲長便某職司言責利害深重愚𠂻所

激誠不敢避忌罔盡所言合行一就紏呈

    論復立愽野縣事狀

照得至元三年欽奉

聖旨節該州城畸零去處不滿千户者斟酌改併民

户多者從長定奪更當衝要驛程不湏改併欽此今

體知得自去年新抄户後隨路州縣往往有至三四

千户者至今依舊合併𬋩領極有不便當者畧舉順

天路初州愽野縣併入蒲隂縣分是也其愽野縣即

目諸色人户二千八百餘户中間百姓事不便當者

非一如科着船户𥙷闕蒲隂縣弓兵故將本處上户

啇堅等六户取𠑽及撥降一切差役徃徃偏向不均

至於送納賦税勾攝聚集詞訟等事不惟徃復逺窵

其沙溏磁三河經值秋夏水發潑漫相接抵祁州迤

東一槩流行阻滯人難又兼本縣蠡州南至安平界

首相去七十餘里正當衝要驛程爰自合併巳來節

次失過盗賊截刼訖官民財物致傷人命者無慮十

數就問得本處人户賈佐等與所察相同叅詳愽

正縣理合依舊復立縣事深爲安便外據隨路見併

州縣如新抄户後數滿千户之上者亦合從長定奪

復立舊治爲當至於隨路在先曽合併縣分爲中間

百姓不便巳有復立去處如上都縉山平灤撫寕真

定賛皇太原樂平俱係三五百户縣道又如無城邑

者亦復設立如河間無棣縣於八湖口置司延州延

津縣於史逈店置司順德廣宗止於夲鎮置司是也

據此合行舉呈

   論科舉事冝狀

伏見

朝廷發明詔議科舉以取進士盖欲明公道廣仕途

以革徼競之風選人材収實用致隆平之化然聞禮

部所擬止以經義詞賦兩科取人伏慮淺狹拘窒於

國於士兩有未盡必期登俊良逺庸鄙緫覧群材經

理丗務盖有後其所先先其所後者矣鴻惟

聖天子渇於文治聽言如流凢所制作取唐爲多兼

國朝科舉之設自戊戌以後未遑再議天下之士徃

徃留心時務講眀經史捉筆著述一尚古文顧惟舉

業移素習一旦取非其人不適於用返爲科舉之累

矣今檢㑹到李唐之制其取士科目不常率相時置

科以待非常之材其初試殿試止以䇿問取人如時

務則試方畧止五道直言極諌等䇿秀才則愽學宏

辭及道侔伊吕才堪郡縣下筆成章茂材異等皆其

選之首也故得士之多唐㝡爲盛以某愚見審量時

𫝑必欲急得人材以収實用莫(⿱艹石)以時務對䇿直言

極諌切中利病有經畫之略者爲首選何則試以殘

宋爲言自渡江以來以一隅之地偷生百年者正以

多士齊濟崇尚議論有用之學故也其次以愽學宏

詞兼試典禮議一道如禘祫齋郎之議者爲中選其

經義詞賦兩科乞轉經出題先爲布告中外使學者

明知所嚮謂如今年書眀年詩限以幾時然後赴試

其格律畧除竒細如故實㬌象明水干羽金在鎔之

𩔖例皆爲命題如此不致隔礙長材使得展手筆以

盡其噐能不數年則五經可以通治矣然後使天下

之人知

大聖人制作出於㝷常萬萬其有用實學爲

聖朝英特之選一洗遼金衰薾不振之氣其不盛歟

如此當國計者上可以副

朝廷用儒之實下可以待俊造非常之士盡遺賢於

網羅收實用於中外則文治之功隆平之化可計日

而待矣某職當言責事或未便不敢緘黙輙冐昧敷

    彈愽州路烏緫𬋩老病狀

今體察得烏古論居真殘忍嗜殺貪冐無厭向列東

曹以尸禄位及審囚徒大致違錯今年近八十氣志

昏耄當官臨事轉首遺忘就問得本路司吏張玠與

所察相同而又不時昏發頭目調眩至提視衣物畧

不知識庻望裁断如流神明其政不可得巳兼照得

愽州路䪌𬋩軍民三萬三千餘户一方休戚繋在師

帥今而(⿱艹石)此其於大小事爲少有蹉跌斯民何辜横

𬒳抑屈(⿱艹石)以老病不勝本官首冝論列合行紏舉以

勵其餘

    冬旱請祈雪事狀

切見隨路蝗災經今數年山東河南其𫝑尤甚今遺

種遍地儻災更不已飢荒盗賊何所不有(⿱艹石)比及出

冬已來得三兩大雪庻可消弭以絶根種古語有云

冬雪一尺蝗子入地可丈今去春節僅三十餘日照

得中都及迤南路分自八月至今天不雨雪小麥青

黄半掩乾土雖雲隂屡作終無大潤叅詳唯有以精

誠感格神明致禱岳瀆爲民祈謝而巳不然令各路

緫𬋩府官或郡守躬親祀禱部内山川并社稷等神

以示 朝廷憂䘏元元至意庻望和氣一回普霑嘉

瑞使民心慰安且忘積年飢乏撲㓕之苦

    太廟𥙊噐合改造事狀

伏念古之君子朝服𥙊噐不假於人况太廟之𥙊噐

乎今體訪得太宫大𥙊所用鼎彛等噐多係殘宋賜

功臣家物如臣京敏中邦昌等噐是也叅詳自古有

國有家者未聞

祖宗神靈而以人臣所用遺噐陳列爲享於禮誠爲

未冝然嚮者清廟初建毎事草次未遑一新不得不

爾今後合無改造新噐張皇一代縟典且極夫尊嚴

無上之義使

聖子神孫傳之無窮不其盛且當歟

    論求仕官就家聽候宣勑事狀

體知得吏部先奉中書省劄付該求仕官貟毎季遷

轉在後慮恐生受擬令毎月銓切見隨路求仕官

貟有自去年八月間摘勾到部經今七箇月餘未蒙

銓轉中間百端生受客𭔃守待措借無所以致典賣

鞍馬等給盤費尚然不足不幸更值病疾因而身

故尤可矜䘏即日在都聽除等官約二百餘貟少者

不下半載又州縣闕貟甚多佀此淹延兩爲未便今

後合無將求仕人貟自到部月日爲始限以旬月對

憑引驗旣畢省㑹還家(⿱艹石)有合祗受

宣命官貟依舊例差人擎送外據授

勑官貟將合授

勑命發付各路緫𬋩府𭣣𬋩令本路祗授照依定去

裝束省限催督赴任庻免人難據此合行呈覆

    彈大興府擅注案牘官事狀

今照得隨路緫𬋩府元設提領案牘官已是罷去今

體察得大興府却將司吏韓仲禮𠑽案牘官勾當叅

詳緫府司吏除額設外尚不得増添人數今來本府

擅自將報過司吏韓仲禮擬作首領官與朝省差設

經歴知事一同繫歷勾當豈惟干名犯分其於格制

是属違錯據此合行糾呈

    彈四州濫給觧由事狀

欽奉

聖㫖條畫内一欵諸監臨之官知所部有犯法不舉

劾者   罪五等紏彈之官知而不㪯劾者   等欽此又會到中書省條畫内

一欵節該各路州府司縣任满官貟當該官司循情

濫給觧由體究得實申臺呈省今察到𣵠州等處州

縣去官於任内侵使訖塩錢工俸累蒙上司追徴並

不還家其代官到任亦不依公理問却行循情濫給

與無粘帶觧由如此逓互欺昧上司致將合追錢鈔

至今不能到官事属違錯據此合行開坐紏彈

   彈甲𡱈官玉魯等抵搪造甲皮貨

欽奉

聖㫖條畫内一欵節該造作不如法者委監察紏察

欽此又照得上司元料毎甲一副舉吊并裁線古𦎐

皮一十張四分前制府劄付下甲𡱈緫𬋩府該依年

例計料厘勒人匠如法成造無致用别色低歹皮貨

抵搪成造卑職於今年八月内體察得中都𬋩甲𡱈

官玉魯楊三合自今年二月内造作至元五年常課

已造訖甲一百二十副依巳料関訖古𦎐皮一千二

百四十八張於内却用馬項子抵搪即問得玉魯等

招說爲闕少古𦎐皮上是用馬項子作線是實却問

得守支古𦎐皮人高庭傑熟皮提控菜榮稱自至元

六年六月内収支成造五年皮甲古𦎐皮至七年八

月内計𭣣到古𦎐皮一千二百五十三張俱係甲𡱈

王知事支訖又問得王知事名居實稱實関訖古𦎐

皮一千二百三十張據巳造了底甲數内委的四次

用訖馬項子八十五箇折訖古𦎐皮一百七十張是

實今來卑職叅詳旣知事王君實依料節次関支訖

上項古𦎐皮貨玉魯等不合却用馬項抵搪事属違

錯合行紏呈

    論革罷撥户興煽炉冶事

今切見各處鐡冶撥出户計設立頭目𬋩領周歳額

辦鐡貨令人户常川煽煉納官官民兩便今畧舉綦

陽并乞石烈楊都事髙𪮫合所𬋩四處鐵冶見分𬋩

戸九千五百五十戸驗毎戸包鈔四兩計該鈔七百

六十四定今緫青黄鐵二百四十七萬五千六百九

十三斤半價直不等該價鈔四百六十八定二十三

兩三錢三分半比包鈔𧇊官二百九十五定二十六

兩六錢半及其人戸俱各漫散住坐毎遇秋冬煽煉

逐旋勾集徃復人難豈爲官民有辦如將上項戸計

罷去當差許從諸人自治窑冶煽煉據官用鐡貨給

價和買深是官民兩便據此合行具呈伏乞御史臺

照詳施行湏至呈者

 綦陽

   户二千七百六十四户毎户四兩計鈔一百

     二十一定单六两

   辦鐡七十五萬斤毎十斤價鈔一錢計鈔一

     百五十定

 乞石烈

   户一千七百八十六戸毎户四兩計鈔一百

     四十二定四十四兩

   辦鐡二十六萬斤毎價鈔一錢計鈔五十

     二定

 楊都事

   戸二千戸毎户四兩計鈔一百六十定

   辦鐡五十三萬二千三百三十三斤半毎十

      斤價鈔一錢該一百六定二十三兩三

      錢半

髙撒合

   户三千户毎户四兩計鈔二百四十定

   辦鐵九十三萬三千三百四十斤計鈔一百

     六十定内

   青鐡五十三萬三千三百四十斤每十斤價

     鈔一錢計鈔一百单六定三十三兩四

     錢

   黄鐡四十萬斤毎十五斤價鈔一錢計鈔五

     十三定一十六兩六錢

    紏彈良郷尉司非理拷勘劉德林事狀

欽奉

聖旨條畫内一欵節該廵尉捕盗官捉𫉬盗賊隨時

發與本縣圎坐推問是實觧赴本州再行鞠勘施行

不得轉委及弓手人等拷問欽此今體察得良郷

縣尉司於至元七年九月内夜本縣館驛内失盗於

當月二十五日有弓手髙伯山渉疑捉到𣵠州人户

張德林不曽申官𥝠下拷勘抑令虚招及妄指姐夫

劉得林𭔃藏上項𧷢物將劉得林拿到亦不申官一

靣拷打爲無證佐在後撒放於二十七日止將張德

林申發到縣尉司有縣尉楊仲玉又將劉德林勾追

到官重復拷問非理加刑上爲無指證明白事跡於

當月三十日保放還家有劉德林於閏十一月十三

日因拷瘡身死今問得尉司司吏劉君祥并苦主劉

得林妻阿張并當元𬒳摭人劉得用詞因俱與所察

相同今來叅詳髙伯山止是本縣弓兵别無拷勘問

人體例及縣尉楊仲玉止慿張德林妄指便加拷勘

以致本人因瘡身死又於劉得林劉得用等處掠取

交鈔衣物有此違錯據此合行紏彈

    論肅山住等局人匠偏負事狀

伏見吕合刺児𬋩民户内撥出人匠二百二十五户

内謂如眞定路萇叅謀甄榮祖呉信魏友係納三定

包銀戸計餘者雖是不及例各酌中户計然則一丁

入𡱈全家絲銀盡行除免近又將上項户計撥付本

𡱈另行𬋩領其人匠自來按月支請米四斗塩半斤

不時更有賞賜錢物其爲幸民無甚於此肅山住

儲普花兩局人匠俱係迤北人匠抛失家業移來中

都今全家入𡱈造作又爲衣食不給致有庸力將男

女質典者至甚生受按月支請又無食塩毎口止得

官粮二斗五升今來切詳造作乃一體工役然成造

之物固有輕重工役各無閑歇何其塩粮不一(⿱艹石)

上項𡱈分相比據肅山住儲普花兩𡱈實爲偏負

據吕合刺所𬋩民匠二百二十五户月支塩粮合行

從長定奪據此湏合具呈

    論六部職掌繁簡事狀

伏見

朝廷設立六部其官吏品秩相同而職掌繁簡有異

如禮兵二部禮以𥙊祀爲大而有太常寺兵以軍旅

爲重而有樞宻院今者錢榖造作一切等事盡歸户

工至甚繁劇(⿱艹石)曹務不有所分則緩急難於辦集今

無酌量䌓簡令兵禮二部將可分之事一以兼𬋩似

爲便當又且職掌均一使兩部官吏免尸素之責不

然䌓者愈䌓而簡者日簡矣據此合行紏呈

    論覇州道路事狀

切見覇州部分俱該河流陂浸地面其驛程却係山

東正路據本州南至保定縣見行西道相去四十五

里中間經過橋梁七座毎𡻕必湏依時拆盖更有修

疊水口去處其功役不細須旁縣挾濟方可辦集甚

是生受兼西道元係前代阻障溏泊堤堰本非正路

近一十七里止蓋橋梁三座(⿱艹石)行莫金口東道官民

寔為兩便據此合行呈覆

    論革罷魚牙岸例事狀

伏見魚牙岸例等錢比年以來隨路俱無今體察得

中都通判等一十一處其魚牙岸例一依宣課三十

分取一至今徴収叅詳魚貨蓆葦一切諸物於所在

已納數重課程今者於上更爲収分此等錢穀寔是

重併兼見𫎇

聖恩免差發减課額正爲百姓生受故也據上項等

錢理冝罷去不然亦不當依宣課一體分收有此不

應合行紏呈

    彈不孝子楊大事狀

盖聞父母有婢子甚愛之雖父母没終身敬之不衰

况父在之SKchar妾乎今體察得懷孟路緫𬋩子某SKchar

無知悖逆有迹近者將父才妾就於寢所輙行毆擊

父方營護隨即推仆致令乃父牒發夲路䆒治其同

僚看徇視爲細微在後畧無施行雖行路聞之莫不

憤疾叅詳禮義由賢者出豈有衣冠之胄而爲禽犢

之行如是其敗壞風化孰大於此合行紏彈乞痛加

懲戒以勵薄俗

    舉三道按察使事狀

今山東東西河北河南山北遼東三道提刑按察使

見行闕貟未經選注如山東道前任陳祐苟非其選

罔継前聲河北道近爲元維新事闔司𬒳問威望沮

弱山北道上係重地闕貟日乆此三使舉惟其人能

復震疊安靖切見前中書省給事中賈居真揚歴

朝省積有歳年夙夜在公練逹政體又廉訪得濟南

府緫𬋩趙炳莅政迤來民安盗息強幹著稱及吏部

侍郎王椅通儻才能和而有守旣掌銓衡又稱公當

論其才品俱各相應如任以監司必能振舉綱維不

負輿望據此合行舉呈

    論順天清𫟍縣尉石昌璞繫獄事狀

切見隨路州縣官如縣尉人貟職小責重㝡爲不易

其合捕盗賊有任終不𫉬至經年累月停罰俸給者

幸有一二強幹肅清所部冝加遷賞以勵其餘或事

有罣悞情寔可恕今體訪得順天路清苑縣尉石昌

璞強幹有爲廵捕得法察賊推情遂破窟穴自到任

巳來甫及一年擒捕強𥨸及印造僞鈔知名劇賊郝

榮楊留児等凢一十七起計賊黨九十八名俱係積

年作過流毒數州所在官府皆不能制所謂不待教

而誅者也致使保州方數百里間道途清寜稱頌在

路誠消弭安静廵捕之㝡者也今止爲郝榮等事𬒳

問到部本部即行枷収同重囚繋獄寔爲未當叅詳

據巳結案強賊郝榮䓁反獄殺人情理深重舊例刼

死囚殺人者無首從皆處絞斬彼郝榮拘執死囚巳

成得刼况石昌璞依奉府命摧拉㐫威惧有折傷因

之損死度其情莭誠可恕原盖公心除害之理多𥝠

計故殺之意無據所犯設(⿱艹石)扺罪理合照依舊例量

情施行佀為相應兼夲官前後敗𫉬賊數合得未給

賞賚甚多將功贖過亦不至此不然恐當斯職者遠

近聞之因以觧體使賊軰潜知幸快禍心且長其剽

刼侵牟之𫝑深爲未便據此合行申理至元八年六月初三日尚書省 陳赦訖

    論隨路交鈔庫令緫管府提㸃事狀

夫時有通塞亊貴改更故古人因時制宜不拘常法

而憚變更也切見隨路鈔庫行用元寳鈔数多者三

五千定少者不下二三千定毎歳差設庫官止慿一

二保官即聽注擬近年巳来如失䧟去處雖監督正

人及着落元保湏管陪納数足至經渉数年徃徃有

破家不能結絶圎備者兼保官多不親即故出於一

時面分又何甞計保者家産之虚實錢糓之果能通

曉也方今鈔法極是通快但委用非人少有侵䧟便

是一路鈔法因人爲累少有澁滯足滋長奸弊與其

治於巳然無可耐之後何(⿱艹石)防於未然易為力之前

愚見今後合無公同選舉其抵業信實委通錢糓

貟勾當就令夲路緫𬋩府官毎月以次計㸃見在題

押赤暦其府官却不得因而恃𫝑借貸官錢違者許

庫司申覆上司照驗如此使朝夕得相臨視上下逓

互関防官無失䧟之虞人逺奸欺之弊照中綂元年

巳来巳曽依上施行至是便當今各庫雖按月赴提

舉司申報單狀赤暦於関防寔無所係盖非切近臨

視中間作弊旣無畏避又不能即時知𮗜䆒治是申

押本司徒常例虚行而巳據此合行舉呈伏乞照詳

定奪施行

    論待闕官預爲照㑹各處事狀

切見省部將隨路守闕官貟不計月日逺近受除后

即行下各路照㑹曰某年月日某代某甚者至於預

徃任所守待要結所在風俗凋弊致一方吏民將舊

官輕視㓕裂或督責所行則曰汝計日去官耳見任

者旣爲齟齬不苟且保禄爲心以俟其去者幾何人

斯如此是官府吏民上下離合且使無事猶云不可

况軍民宣課工匠一切事務今皆取辦州縣中間脱

有失悮利害所関非輕今後合無除將守闕人貟令

祗受還家聴候外省部驗赴任月日旣近然後照㑹

各路佀爲未晚能然庻幾官民去留之際兩得安便

不致上下苟且耽悞一切亊務深爲便當據此合行

舉呈

    論外任官展裹公服事狀

切念古人制作冠服盖所以别上下而尊嚴也今者

隨朝百官與隨路管民官上自宰相緫府官下至簿

尉其品從散官俸禄公田子孫廕叙等事畧皆備具

獨公服展裹之禮未見施行合無照依舊例使各官

自備冠服公𠫊展裹理事如此不惟見

國家禮文有漸其於官府威儀寔為尊崇

    論撫勞襄陽軍士事奏狀

切惟古之用人能盡力忘死者不過下通物情閔其

勞苦説以使令而巳兼兵以氣為主所貴感發振作

不致有SKchar怠堕歸之意戌役雖乆事功可成伏見襄

陽之役以十萬衆頓堅城之下經今四年暑天炎瘴

攻守𭧂露不戰而疫死者無日無之即目巳属炎瘴

江水向發設如去歳夏宋人復以舟師來援内以窮

㓂必出相應其利害所関非輕當此正帥臣籌畫之

秋將士竭忠之時也今省官雖節制於上

朝廷固冝特與撫勞感發人心振作士氣以愾所敵

此以夜戰聲相同晝戰目相見之意也以某愚見合

無聞奏選差近侍信臣奉將

恩命詣彼軍前宣諭撫慰使功過兩明賞罰必信然

後序其情而閔其勞使三軍之士僉曰我之生死有

所歸矣我之勤苦爲上知矣旣喜如此雖以歳月置

之重地人將奮發忠義心力一殫勇氣自倍而親上

死長以謂當然所謂説以使民民忘其死且使煩暑

可變為清凉矣兼襄陽窮㓂料其時𫝑日就困蹵以

冝重懸賞格射書城中諭以禍福有能禽致主帥或

番城出降者授以某官某賞至於軍校預謀有功各

以次論授外據老弱疾疫軍人旣非精壯可用復使

疫氣蒸染又為未便有無分㨂暫還休養如此則人

有所望去留兩安故兵法云視卒如子可與俱死兼

丞相史公去歳巳曽如此施行師律軍心兩寔真順

以時𫝑𮗚之據上項事理恐佀是一法伏乞御史臺

照詳聞奏施行

    論宣課折納米粟實常平倉狀

切見隨路起盖常平倉敖二千餘間巳是功畢今秋

豊収見得官為和籴以實廪(“㐭”換為“面”)𢈔然有未便者如近年

上都中興西京等處和籴粮斛所委官吏徃徃作弊

官錢旣為欺隱粮斛又不數足隨復差輟省部官打

筭追徴經隔數年不能結絶不惟官司紊煩公家急

無所濟體訪得去歳

尚書省為山東道軍闕乏粮儲將附近州郡課程折

納米粟接濟甚是便益合無照依巳行事理趂夏麥

收成及向前秋収將農民六色課程約量折納粟豆

等物公𥝠寔為兩便免致有欺隠紊煩之弊據此合

行舉呈

    論州縣官經断罰事狀

切惟禮義廉耻國之四維諺又云無瑕者可以戮人

今切見仕途之間廉耻道䘮𧷢濫公行自立部以來

州縣職官徃徃𧷢濫不公經值断罰者毎選不下數

人例皆遷叙不過降等邊逺而已叅詳爵禄者勵世

磨鈍之具據見行降逺格例係亡金弊法固非懲惡

勸善之道似不足取兼州縣字民之官務要宣明教

化禮義興行乃所任責彼身經断罰處民之上豈惟

内懷慚德先不自安部内之民將何化服欲望四善

具五事備難矣照得唐例職官任終驗所犯輕重有

𢾗年停勒之法合無依倣定奪如𧷢濫不公罪應

俸至幾貫以上及經断及(⿱艹石)干者今後盡行停殿庻

幾懲一勸百逺去甚者不致敗群使士興廉耻之風

𬒳肅清之化四維張皇内外之職修矣


秋澗先生大全集卷第八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