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四

卷第五十三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五十四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五十五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五十四

 碑

  大都復虞帝廟碑

幽陵之祠虞帝所從來綿邈廟據金故𫟍西北維兵

後廢不治獨唐貞元間復廟碑宛在顔貞卿于頵春人屢欲

昜去礱焉以它用主者心戃恍(⿱艹石)有儆動廼巳厥後

道士陳志玄直廟西百舉武起真陽𮗚爲長春别院

復購焉約不犯元刻用石背勒營建本始備力來徙

碑與趺坼身挺植重不克舉仆道士愓息磬折向碑

祝曰今神顯思(⿱艹石)是願置安處且逺荒穢尚敢他用

以黷聖靈神惟降監庶畢兹志安載而去吁亦異哉

𥘉樞宻趙公良弼甞建學宫於郷縣永志玄爲工師

既迄功以徙碑事蹟來告公曰嗚呼噫嘻皇乎休哉

惟帝明徳萬古是式况兾土⿱⺾⿰氵亾⿱⺾⿰氵亾析而爲幽州者帝

之所經畫宜乎燕人祠饗不忘廟屢廢而旋復也又

遺碑巋然自唐歴五代遼金當

大元戊寅凢五百有餘歳神物護持俾勿壞汝歸興

復之責不在師乎志玄曰唯即以道宫丕搆作新廟

而奉黼扆焉既而趙公將志玄之懇以復廟記見属

某拜手稽首而颺言曰日月星辰帝文明也君臣父

子帝𢑱倫也山川風土帝𭛌域也是則聲教所暨巍

巍乎與天地同休孰能名而能報哉今志玄黄冠師

因趙公一言而復數百年之舊俾來者瞻天就日知

慕帝徳如蟻之赴羶可謂推原道本敬其所當敬乃

知天理之在人心者曽一息而間断邪至於稽古樂

喜因機就功毗賛

皇猷思成比封之羙又以見趙公事君治民孳孳焉

以堯舜之道存其心者也誠冝特書以詔來哲仍繫

樂章使都人歳時祀饗登以SKchar焉其詞曰

帝降諸馮東方人𠔃幽幽深山鹿豕群𠔃耕稼陶漁

至爲帝𠔃風動八區烝一乂𠔃矧惟析津帝經制𠔃

物不苦窳化土泥𠔃聖靈在天濡鴻私𠔃阜財解愠

南薫時𠔃鳶飛魚躍日用而不知𠔃風移俗変天理

存厥𢑱𠔃燕人懷思歆明德而祠𠔃八音庭陳鳳來

儀𠔃九疑雲深望何依𠔃我賡九歌言匪空𠔃皇天

降𠂻克綏惟帝聦𠔃恫彼下民中庸其鮮充𠔃嗚呼

胡能一天下之慮𠃔執其中𠔃

  大元故中奉大夫浙東道宣慰使陳公神道碑

  銘并序

士有奮身韋布作時藎臣志足以有爲材足以應変

氣足以充守學足以明義毅然以致君澤民爲已任

雖罔𫉬克畢厥志不幸而罹患難猶能梃樹名節勵

薄俗於當年激清風於來代古難其人今於宣慰陳

公見之矣公諱祐字慶甫丗家趙之寕𣈆爲人固窮

尚志好讀書耻陸岀馬援書混泥塗間癸丒歳以藝能應

穆王府辟一見而列侍從官公勤勞所事進盡忠言

王嘉其大有禆益遂賜號尚書俾顯異於衆及分土

  其監與守承■制封拜以公充本道軍民緫管

■洛邑関河衝㑹政荒民耗困於兵賦轉輸不大更

張之將無以爲治即啓其利病之要者得卄四事率

如請又奏免征西屯田軍士數百家歳負粮料及椒

竹等課甚衆自是殿夷屎息日就安集之樂八年間

規爲保障率以身爲律度至仐人頼其惠至元二年

調官制行授奉政大夫南京路治中徐宿大蝗移公

督捕役農民數萬度其𫝑猝不能殱秋稼垂成即散

遣𭣣穫自捄不然秉遺無餘或以不可諌曰救菑𫉬

罪廼所甘心

朝廷以從𫞐韙之㝷授嘉議大夫衛輝路緫管其治

比洛愈精勵有方正官紀革吏習杜私交審聽断務

以至誠感發期於實惠及民每庸調之下必經畫寛

便使民有餘力部内屯戍習豪横眂民司蔑如莫敢

誰何公因事致詰落其機牙衆譁噪擁其長以來意

在棖觸公坐㕔事上折之以理厲聲色略不相假貸

爲氣裭而退自是闔境肅然奉教條惟謹復比干祀

大起孔子廟暇則集諸生肄經史以敦教本至風化

大行吏民稱羙刻石以頌之時憲臺𥘉立首以材擢

授山東東西道提刑按察使公憙其賁與志合踔厲

英發撃豪右擿姦伏逆見隨决所至以神明称貪墨

者徃徃投劾而去褰帷具瞻有風動百城之目平時

底藴雖略張設而惓惓

朝廷之心不食寢忘甞以三本陳事忠嘉剴切反覆

論列至累數千言大率

太子國本建立之際冝早中書政本責成之任冝顓

人材治本選舉之方冝審又群小流言干撓庶政恐

習以成風私門萬啓於下公道孤立於上臣知承平

吉祥之言必不出於(⿱艹石)軰之口事雖不報士論偉焉

時機務多出尚書𫞐臣意欲獨顓柄用乃以併中書

設三公爲言事下大臣■勑公預其議有說公冝審

所向可致大用公不顧乃直言可否曰中書政本所

係併尚書爲一省便右丞相安童位尊望重冝端揆

如故三公虚位不湏設置衆因以聞事遂𥨊斯皆■

國家大計人所持難公慨然吐論曽不少頋自是忠

直之名聞於蓋代然不說者衆矣■遣簽書中興行

省事十三年改授南京路緫管兼開封府尹属吏憚

公方嚴有不安者仍諭之曰汝昔爲顔今跖吾以法

䋲之昔爲跖今顔吾以禮遇之善悪自取吾何心其

間衆恱弭耳趍事許蔡郊有劇盗號賊李三黨結甚

衆軒澒SKchar嘯公然剽刼𠒋艶動兩河間及公來逸去

以計捕𫉬即撾殺之萬口称快明年春進拜中奉大

夫浙東道宣慰使時江左𥘉下人情臲甈例賂遺相

尚公表以廉正濟以恩威逺懷邇乂浙人忘亡其不

貪母擾之戒兹有驗矣福建平大軍俘温台新附萬

餘人而西公力爲申援還民伍者什七八越校廪継

米幾萬斛掩爲兵食驗籍復于舊行省下令筭啇酤

頗亟公建言兵後瘡痍未復冝停征以示優䘏遂檄

公覆明台營田歸頓新昌值玉山宼出剽報至衆謂

可去曰吾守土臣義不當避去之民SKchar依俄兇黨突

入衆寡不敵遂遇害實至元丁丑歳九月七日也得

年五十有六靈輀抵越人士素服𡘜𥙊皆失聲願留

𦵏起祠以奉嗚呼非守義不回推忠及物安能感人

心如是子䕫請兵討復得首悪七人僇越州市次子

臯扶其喪歸殯洛陽縣之北邙原公剛明廉介愽

有經濟材信道篤立志堅從政果於應変爲尤長氣

之所充雖百折不撓故處大事臨大節審量合義挺

然力行要欲表表有所見於丗而𫝑利可得奪𫆀其

愛君憂國之忠出天性固然與人交有終始不可干

以私官二千石三十年自奉猶寒士不知冨貴爲何

物可謂甘貧苦節不媿神明者也以用罔能盡死非

其所訃聞識與不識舉爲愴惜之生平喜作詩辝必

巳出能道所欲言節齋其别號云曾祖懷妣范氏祖

忠妣張氏丗在野父諱子安性慈祥羙丰儀易農而

醫壬辰際以其術多所全活陳氏之興豈其是邪用

公貴封資德大夫妣張氏順德夫人賜錦衣各一襲

公夫人翟氏以貞静能安公貧子三人長曰夔武略

將軍佩金虎符充某路行軍緫管次曰臯讀書克家

矯矯偕有父風次庶未名女三俱適士族孫八男女

各四人卒事之明年孤SKchar等䘮服纍然百拜涕泗

以墓碑爲請因念公與不肖交素厚死生之際三入

子夣皆有明徴豈非精爽交感動於彼而應於此然

耶錐既挽而復誄其慼於予心者固有所未盡今属

筆來圗不朽以義以分其敢以不敏辝謹按母弟知

府天祥善狀勉爲論次之銘曰

 維天降材  𢌿我其治  其道伊何

 曰忠與義  安而行之  匪功匪利

 致君堯虞  否乃予愧  不曰藎臣

 其將孰謂  堂堂陳公   元精貫中

 貞亮之義  謇諤之忠  以剛而順

 以介而通  養我浩氣   塞乎昊穹

 一朝遭際  奮從

 雲龍     即事進諌  礪夫深𠂻

 列二千石  敏焉赴功  以德以讓

 凛兩漢風  擢登使車  攬轡而東

 三年齊魯 一 鶚横空  治安陳書

 袞軄是縫  明我國本  如棟之隆

 充庭預議  孰知雷同  屹然有立

 砥柱河衝  望公廟朝   帝載𡚒庸

 持節江海  卒與𥚽逢   命也何言

 其來則豐  哀哀嗣侯  子軄大供

 臨江一慟  揃夷姦兇   憤雪九泉

 與没其躬  癭陶之墟  洨川溶溶

 頋瞻佳城  祖禰是從  魂𠔃歸來

 安此新宫  忠傳孝継   有泱其渢

 是維慶父之表過者敬恭

    大元故真定路兵馬都緫管史公神道碑

    銘并序

雲雷合𡚒屯難伊始君子以經綸爲囏SKchar搶廓清恢

我文治丗臣以守成爲重維史氏倡大義起營朔爰

自都帥公仗龯分閫來殿鎮方擴武略以濟屯角群

雄而宣力取威定霸於是乎在継以太尉留後二公

篤忠貞昭嗣服治具粲張民物趨阜至於知垂創之

惟難審守持之匪昜躬念成規洞焉恐墜卒之承先

志而推方岳之賢著治效而SKchar羣辟之列者緫尹史

公其選哉公諱楫字大濟丗爲大興永清縣農里大

家曰成珪者公之曽大父行北京六部尚書曰秉直

者公之大父金紫光禄大夫河北西路兵馬都元帥

曰天倪者公皇考也𥘉乙酉歳父金紫公遭罹仙難

時侯齒雖穉資禀剛毅沉塞巳能從叔父忠武公破

走仙復真定衆謂SKchar孫逹其有後於魯矣及長不妄

言𥬇善𮪍射愽戯音樂略無所憙開府公竒其好尚

不凡令給事左右俾習知政務巳亥歳奏授公知中

山府事惟定武衝㑹務殷使軺營帳中外騷屑公措

畫有方數年間民頼以安㝷充征南行軍萬户翼經

略公狥地蘄黃間當戰攻殊力值阻乏則頓舎樵爨

經營百至甘苦與衆共之及還一卒無飢疫失所者

丞相以公材果從政治兵皆所於可壬寅春引覲■

太宗皇帝奏曰臣先兄天倪死事際縁姪楫孺攝行

其軄今業克負荷請解所佩金虎符𢌿之臣天澤備

列戎行俾兄不失舊物臣之願也

上大加稱賞即授公真定路兵馬都緫管涖政之𥘉

頋惟鎮府表山帶河連属三十餘城生殺進退咸𠋣

顓决一旦惴惴継述有夙興夜寐謹身帥先明政化

信賞罰任良能汰貪墨劭厲農工惠鮮鰥寡庶繭絲

輕而保障之功可立辛亥歳■朝廷肇議賦額户率

徴白金一鍰名曰包垜銀諸路審其重莫敢倡言公

毅然■上請曰兵後生意未蘇民恐不堪如銀與物

折各减二數庶民力少寛且無逋負𠃔其請詔爲定

制迄今天下頼焉各道發楮幣貿遷例不越境所司

較固取息二三歳一更易致虚耗元胎啇旅不通公

騰奏

皇太后立銀鈔相權法度低昂而爲重輕変澁滯而

爲通便時又有言食肴之醬請按籍計口樁散者業

以從之公詣行䑓論其不可曰塩鐵本貿易物難同

差稅一例配著今民資单弱是愈抵於困不(⿱艹石)依舊

便議遂寢甞有宼行刼保之南鄙捕罔𫉬時檄所在

如盗數償主公與保將賈㑹境上議強歸于我公弗

辨徐曰盡付之苐切發地約𡚁邑耕斸去其囊槖以

絶後患何如賈悟遂詘我免輸儻錢數千緡元氏郭

其姓者愬府僚属於逹官按脫既而質無實逹官怒

欲抵郭死公力請釋之曰此人以重辟謀䧟汝等何

援爲公曰殄之以懲後未(⿱艹石)宥之死愧其心也况人

命至重豈以妄言某等卒窮極戮哉竟杖而遣之辛

亥断事官也里干脫火思來按本部性苛察憙事凢

𬒳劾者凌轢羅織莫有脫其彀者公能隱忍將順

使虐熖歛熇不致濫及非辜害吾事而巳其已藉没

者十數家公奏明其𡨚竟皆復業公之捄時濟物民

得受一分賜其不自顧藉𩔖多此中統建元首授公

真定路緫管同判本道宣撫司事遂舉明州縣文學

属吏三十餘人後皆致通顯云三年齊叛平忠武公

首奏兵民之聀不可併居一門行之請自臣家始公

即日解紱以聀譲其苐江漢大都督𫞐角巾私苐𥙿

如也遂選勝西郊築治亭圃日以植花木玩泉石爲

佚老之計澤車欵叚徜徉游詠人不知爲故侯失將

也以至元九年二月遘疾越廿日薨於正寢春秋五

十有九某月日𦵏𫉬鹿縣明丘郷安社里之西原公

之純正蒞官嚴恪親戚左右罔敢一語私於其間至

(⿱艹石)民情欎而未宣時政舛而未便寢餗爲不安思有

更張而後巳終其身無聲色逸靡之娯其奉上接物

刻巳自厲不一毫及民前後積負至四百餘定弃官

日方議昜田宅以償

朝廷憫其廉爲代輸焉故在官三十年間時和歳豐

政平訟理鎮之士民輕裘緩帶鳴絲跕躧嬉遊宴衎

樂史氏之無事内則連甍接棟井肆夥繁河朔兵餘

獨稱萬家之盛外則阡陌從横耕(⿰𠦄本)弥望熈熈然爲

樂郊之民及朞而報政崇奬聲實俾爲諸道法冝矣

夫人三完顔氏北京路左副元帥某之女散竹氏金

紫光禄大夫北京七路兵馬都元帥烏野兒長女蒲

散氏子男廿一人曰炫武德將軍常德府管軍緫管

蚤丗曰煇奉訓大夫孟州知州曰燧朝列大夫

東昌府同知曰熒曰燁卒曰炷煇曰煊潼関提舉曰

燭燃炎曰煬承直郎簽嶺南廣西道按察司事日焃日燉

行省宣使曰烘炬炘烜烔女子一十三人俱適華

族孫男廿三人長塔列赤武德將軍鄂州管軍千户

餘並㓜女孫一十七人(⿱艹石)子與孫服庭訓迪撿押略

無紈綺驕豪之習彯纓(⿱艹石)綬爛焉盈門詩云靖共尔

位好是正直神之聽之介尔景福公誠有焉公薨之

十年嗣子煇熒介公苐征東經略使樞御史中丞彬

以神門之表來禱某惟曩列省郎公以民事上計意

有未安者憂形於色固巳切嘆其有志於民及按部

燕南延見故老SKchar頌遺愛有不能㤀者又知夫流風

善政感人之深也如是輒苐其門士李豹善狀而系

之以銘其辝曰

 繄農之務丗服勤  正以篤實天爲親

 史維累葉耕而耘  一氣厚積生元臣

 惟元𠕅傳彪其文  弱冠崛起乗風雲

 中天草昧殊未分  亦能當閫收元勲

 豈其垂𥙿彌後昆  大忠遽掩豺豕群

 是爲明府皇考君  公今嗣封昔孤童

 已能馳射精絶倫  利噐小試無輪囷

 堂堂大府恒山軍 一日作牧兩漢循

 於鑠叔武經且綸  大綱一舉萬目振

 如何畫法參能遵  保民無踰家冨殷

 𡚁去㤗甚輕絲銀  權臣按事何斤斤

 歛回熇艶燋吾身  拔濯良善脫巳焚

 載其清静民謐寜  丹砂成金頑化仁

 潭園水滿花氣薰  髙牙大纛馳朱輪

 崇髙有餘足具陳  公曽目覩耳弗聞

 公堂糲食坐日曛  念念民事憂絲棼

 絃SKchar萬家和氣氲   農夫不識城四闉

 桒麻蔽日原隰畇  熈熈鎮土三十春

 歳時報政

 帝乃訢       褒顯班上諸侯䄄

 白頭一德酬國恩  用昭先功𦘕麒麟

 惟SKchar報果忠與純  慶流又見螽斯孫

 功成身退素所云  𥬇解留務逺丗紛

 郊園花木清而芬  拂衣去作封山神

 空餘遺爱霑邦氓  甘棠懷思墮淚存

 零落何必西州門  嗣侯追報圗不泯

 哀號罔極悲秋旻  我銘騰𠔃舌可捫

 擬配大茂増雄尊  孝思永言丗所敦

    淇州創建故江淮都轉運使周府君祠堂

    碑銘

郡邑之設因形勝而稱望雄由変遷而有併置至於

廢起千載之餘功垂百丗之後俾存殁懷思感人心

而不㤀者非豪傑經濟之士未易致也朝SKchar殷故都

两漢縣焉魏齊來移理衛縣河朔經途東出鉅橋■

陌而朝歌遂墟■天兵南下鉅橋正途亦廢自太行

東接浚郊莽爲林灌行者並山取捷躡跡於兔蹊鹿

町之間又分當相魏汲三㑹之郊盗賊嚢橐其間日

禦人爲㝷常邦君邑長頋目前不遑奚暇逺圗哉故

羣行恣睢莫敢誰何者有秊於兹壬子秋

國家經略江淮擢行臺聽事官周侯充諸道轉運軍

儲使仍置司于胙侯道出朝SKchar登鹿臺遺址顧瞻河

山愛其沃壤且嘆夫梗阻(⿱艹石)慨然懷闢昜興除之

舉乙卯歳公以事北覲圗利害上之

朝廷爲開可■詔以彰德大名衛輝漏版户五千實

焉復其徴三年因易號曰淇州縣曰臨淇特

勑公領辦其事於是推賢擇能申今講治設官府建

倉廪立市㕓外則表𭛌理布丘聚開阡陌梁津夷嶮

以便行路置淇奥思德南陽薛村等鎮以間逈曠耕

牛田噐及飢貧不自存者一仰給於官下至取材于

山陶甓于野率躬親規畫略無倦色西山鐵官甆𫁘

公出本資悉發其伏利自是四方流徙願受㕓胥宇

者日接踵而至啇通工昜貨委闤闠餘粮畒樓煙火

連甍鳴雞吠犬相聞和樂之氣達乎四境侯復以旣

庶且逸無教可乎遂建孔廟立學師敦化基而厚薄

俗不五載内外修治井井可𮗚邑居過客相與咨嗟

嘆息曰曩以荒煙廢堞之墟化爲樂郊樂國向也流

逋傭耕之民今爲恒産完羙之室雖■天休涵濡非

我公建白興造之力疇克臻此既而公薨于位子鍇

襲聀継述先志有光於前者至元癸亥轉官制行州

𨽻于衛𦒿舊馬良等謀于衆曰公去丗逾逺吾輩生

理日完嗣俟又歴官它郡其開建本末夘翼深恩匪

立祠樹碑奉祀光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何以報盛德而圖不朽廼相率

度治城乾方爽塏地廟而貌之十三年秋適嗣矦自

魏府别駕代歸良等邀過妹邦大合樂以落之相與

請予文以紀其實走早辱公知敢以不敏辝念古之

君子興事造功率忠愛持心無一毫功利自私克成

碩大光明之業故民戴之如父母仰之如神明冝矣

如公𥘉以轉致之便興廢棄於荒殘因丘聚之成養

流播於完實又未甞占據膏SKchar營治巳私爲務誠可

謂持心忠愛豪傑經濟者矣致感人心存殁罔間耿

耿不㤀者如是據礼當祀在法冝銘公諱某字徳甫

𣈆之隰人孝悌忠信慷慨尚氣義蚤以材術振耀一

時仕至江淮都轉運使其豐功碩德具載墓碑兹不

復云今嗣侯自武德將軍陞嘉議大夫佩金虎符淮

東髙郵軍緫管銘曰

 河山兩戒殷故墟  自昔土壤稱膏SKchar

 千年𤼵治灌莽區  殆佀渊藪蔵逃逋

 政以規畫無良圗  堂堂周侯烈丈夫

 一朝王門曵華𥚑  利焉思興害思除

 南來主漕過此都  頋嗟形勝資豺貙

      忍

 龍庭入奏爲𠃔俞  一語能霈天恩濡

 郊圻申畫開井廬  連甍表植左右閭

 日中市集百貨俱  荒榛一旦爲亨衢

 流民頼之彫瘵蘇  僗倈又復三年租

 夫耕婦織圃有𬞞   桑無附枝麥兩塗

 芃芃翠浪西山隅  昔焉餬口今贏餘

 我衣我食公所予  欲報之德父母且

 胡不均弘秉事樞  天奪之速爲丗吁

 公去雖逺愛豈殊  身後報謝當何如

 閟宫盤盤列綺䟽   繪肖公像儼以居

 歳時豆籩民駿趍  曝牲在几酒在壷

 坎坎鼔擊吹笙竽  睇公風馬乗雲車

 神𠔃歸來意恒愉  風時雨(⿱艹石)蛇虫菹

 甌婁滿篝厲鬼驅  我詩劖石誠匪䛕

 採之民謡與同符  大書特書不一書

 太行礪𠔃河帶紆  黄童白叟相携扶

 猶有堕淚沽龜趺

    資德大夫中書右丞益津郝氏丗德碑銘

    有序

至元十七年中奉大夫叅知政事禎進拜資德大夫

中書左丞𬒳二品命服中外具瞻越郝氏惟煒公乃

頋宗屬言曰自惟踈薄烏能致此兹盖我祖考勤勞

紫積篤祜餘澤集于後人乃克有濟今新壠幸建麗

牲有石惟是大書顯刻表𩛙神道庶幾報明靈昭裔

昧而傳永丗然非頼篤古逹辝者其將伊託遂以銘

章見嘱厶以寮雅故義不當辝謹條其族系丗德祖

禰之所以劬躬燾後資德之所以起宗顯親者廼綴

之以銘詩維郝氏其先覇州益津縣人資德之曽諱

贇少擢律科第授憲部檢法爲人文無害以讞疑平

𠃔稱正隆末遷司理叅軍佐進發部殁兵間曽妣郷

進士王公之女德柔嘉有母儀祖諱誠長身秀髯丰

儀甚都早以義勇聞大定𥘉奬死事子孫得叙用材

武授衛軍鈐轄盧溝當國都西門水潦時至艱於航

杠承安中大起石梁府君首膺選督役醻辦最功陞

昭信校尉貞祐𥘉燕不能都扈德陵南遷得疾卒官

下享年六十有七祖妣同閈大家亦王氏姿淑貞事

舅姑孝謹生二子曰瑨曰珂夀七十有八終珂早丗藁

場府君瑨即資德之顯考也天性孝悌𥘉鈐轄府君

既南從靡所依藉奉母夫人走汴中涂困乏置母便

所與珂索食隖間游兵遇偕駈之去敦武君泣請曰

弟㓜不任事又母所鐘愛幸免以視義縱珂還行復

念珂終不能遑將其母因跽而訴曰將軍以母故釋

弟然母老湏瑨可生且爲人子不竭力於其親將安

用爲敢以死請遂伏馬首不動兵怒以佩刀刺之即

仆地作死狀兵委去■護母與父㑹後用恩例調京

城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副使官至敦武校尉至元乙丒某同資德在

東平史矦幕𫉬升堂謁拜時敦武府君壽期頥氣貌

魁偉其齊家勤儉有法(⿱艹石)一官府然資德年向五十

佑封君列郷士長巳貴朝夕温清門内事必咨而後

行府君晚樂道家言遵其禁忌以静黙自䖏其修嚴

如此明年春二月遘疾考卒齊氏寓舘春秋八十有

四資徳扶柩歸𦵏真㝎縣西三里安上原之新仟夫

人馬氏祔焉夫人出𬃷強SKchar族性貞烈主内務殊健

生平樂扵爲善至絶葷酒不御毎晨興炷香禱曰願

聖人夀天下安妾家亦沾餘佑又月具饌食囚繫爲

常𥘉資徳爲郡决曹歳壬寅有盗刼臨城石帥家以

疑得兎劉等十餘人繫之皆誣服上官𧼈論報夫人

訪聞里間有稱其𡨚者歸語資徳曰捶楚下何求而

不得汝當盡心詳審恐及無辜資徳亦方以贓驗未

白致詰及承教仍文移緩其事㝷果𫉬真盗自是資

徳於獄情愈恤慎後復全活張紇兠等十餘軰由是

而𮗚昔雋京兆母聞不疑扵囚徒多所平反即言𥬇

異常不然惨而不食以夫人教戒方之賢於人逺甚

又近舎有賣餅翁媪併亾䘮不克舉夫人鬻粧奩中

物掩瘞迄成禮非出天性能然邪中統甲子歳正月

十二日以疾化扵私居之正寢享年七十有四子男

一即資徳公女一適尚書許公孫五人曰思仁謹愿

克家次思義資温雅有幹局材官嘉議大夫諸路人

匠府緫管次思忠性果逹少中大夫同知真㝎路緫

管府事次思禮思敬重孫二女孫二𥨸甞論古之人

因隂積而𫉬顕報由仕䆠而位公卿者多矣然非濟

以材徳則卿相之任有不克負荷者今郝氏連丗孝

友純善罔侈厥報委積流衍介祉於資德公公廼傳

德襲訓自微而著莫不材稱故能依光藉潤遂貳台

輔是皆祖宗載基載播于前而公以材德肯搆肯穫

充大光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于後故也今復援賜鼎SKchar鐘之例載德象

容刻銘樂石垂示無忘可謂遹追先業濟其丗羙者

矣其詩曰

 啇啓期封  肇迹太原  因郷定氏

 郝姓乃蕃  晏相夔將   寔爲裔孫

 逮晉中圯  族系枝分   散處朔南

 異宗同源  處俊相唐  立朝直聞

 義形于主  忠烈名存   維德繼顯

 乃理之偱  曁曁司法   𡚒跡益津

  平讞庶獄  廷無𡨚民   毅然就列

  僨彼祗勤  於赫鈐轄   軄司徼廵

  駕梁桑乾  萬石鱗鱗   神工雲僝

  増秩醻勛  敦武趍父   奉母南奔

  中涂阨阻  孝義兩伸   施於閨壺

  德馨帨𢁥  三丗一致   封培善根

  冝逹而窒  歸成後人   篤生賢孝

  夐出人群  持衡𢴰務   叶賛經綸

  華軒駟馬  乃大于門   不有其羙

  推功本元  爰求我銘   載苾其芬

  我觀資德  才全德洵   仁以濟物

  謙以持身  須彼隂積   蔚爲名臣

隆隆新丘   萬象傍隣  表列華柱

石卧蒼麟   神維顯思   孰知蒿莙

匪義奚立  非孝無親  移忠于上

垂𥙿後昆  恒岳之陽   滹池𣽂淪

渊峙無極  永昭刻文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五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