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五

卷第五十四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五十五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五十六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五十五

 碑

    大元國趙州創建故開府儀同三司中書

    右丞相贈太尉忠武史公祠堂碑銘并序

自昔以功德而𫉬大任既没而饗常祀者鮮矣况■

匹夫匹婦之心者哉如武矦卒而蜀人𥙊於■梁■

去則魏土廟而食寥寥千載幾何人斯(⿱艹石)太元郡趙

相師表百辟名節獨著薨謝之日葬加  賜銘士

無異議民有報祀而得衆心之同然者今於忠武史

公見之公肇自

太宗朝襲世爵付以全趙四十

而公宿兵陽夏歳例歸眎師毎過趙遲遲而

郡甫離兵燼經凃南北環視千里間

生意公憫其如是必爲察民情之

賦役偏而不均獄訟𡨚而且滯

即爲彼有害於政也立與之

軺之求索自貶威重告語約束

興除寛假之力又有大過人者

白衣經㑹煽七縣間不逞

蟂聚伺昧嘨𠒋約屠城■資

期𥨸發適公歸至郡有以

之萌無亂之形處之爲最

趣其變公外示閑暇覘黨魁所在

不意掩捕𫉬焉■之具服示所

告屬邑曰渠率已殱餘不一䆒以安反側趙人遂妥

迨壬寅歳 詔作丘甲時歳荒民移排抽户椎事竟

椎不滿者三十數有司以狀白公曰業無所於取缺

之以需可也守吏以軍興嚴惴惴不敢諾公曰以民

困故非敢私脫有悞責我任不汝及也殆紀後乃如

約不數年保障休息恒㐮間熈熈然一樂國也公薨

後十五年前蘭溪薄郡人李瑛憙義重報貞而有幹

爲一日謂趙之父老曰吾儕小人樂有家室得至今

日者可不知其所自斯皆忠武公恩造骨而肉之之

德也終無以圗報將死有餘負惟是起祠奉祀庶醻

萬一衆曰諾遂相與恊力作新廟於郡城西里迄三

載廟成神栖像設翼翼有儼凡用鍰三千七伯餘緡

已而州貳政蓨人賈英甞属櫜鞬左右公覩其(⿱艹石)

感念疇昔曰丕厥搆則罔及廼以樹碑頌德爲巳任

以某知公平生頗詳不千里逺請書其事於石某以

下吏故有不敢多譲者因勉爲次系之公諱某燕之

永清人姿忠亮謹畏以度量雄天下歴事四朝入則

坐廟堂出則分閫𭔃者五十年當其臨大事决大議

夷大難不動聲色卒之𭣣尊主庇民之功此天下

所共知兹不復云頋惟治趙之績在公雖一事惟其

恩造之功至故能感民心也深化強梗而爲善良易

慨而爲忠厚以致其生也如父母戴之其没則以

神明事焉嗚呼休哉人稱至人不死以氣之精大賢

不亾得氣之英公英爽在上其眷戀於趙人也審矣

仍作歌詩遺之俾歳時䖍饗以侑肴意椒漿之薦其

詞曰

常山鬱𠔃蒼蒼陣堂堂𠔃公則亡趙之封兮四開風

雲𢡖𠔃漢故臺望公不來𠔃莫知我哀公精英𠔃弗

昧山川開闔𠔃不隨以晦公不忘𠔃德在民思之在

心𠔃其存則目存之目𠔃思則固廟而貌之𠔃其以

故招公來格𠔃歆嚴禋䬃冷飊𠔃雲旂紛憺光靈𠔃

愈於生存福我𠔃孔那驅癘疫𠔃辟妖訛風時雨(⿱艹石)

𠔃歳時和民報祀𠔃心乎靡佗坎坎擊皷𠔃舞傞傞

饗有肴烝𠔃登有SKchar麗碑峨嵯𠔃永言不磨

    大元故懷逺大將軍萬户唐公死事碑銘

    并序

天下有酗戰之士拳勇絶人捐 --捐軀徇國雖一時之短

其義烈言言超千人而挺生奮百世而獨存者誰乎

南陽唐公其人也公諱琮世居内郷縣淅川之白亭

伯祖諱臯金季以郷豪署峽口鎮將父諱慶仕亡宋

用邉功起身自保義郎京西副將累遷至左領軍上

將軍諸軍統制歸附 皇元後終江淮軍民安撫使

唯襄鄧自昔爲用武地唐氏世鍾材武継領韜鈐剛

毅奮發馳聲疆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稱山南名將家公軀幹魁傑而善

於𮪍射黝色鷹視氣吐鍾鈜然擐帶横槊出入行陣間

人愕而聳之至元十三年襲父爵授武略將軍管軍

■把明年丁丑轉武德復安撫使仍佩金符十六年

以勞績進階宣武授金虎符管軍緫管十八年陞懷

逺大將軍萬夫長二十年改授唐州軍府萬户二十

五年移鎮泉道屯駐㫪陵時安南保蕞𠇍域負固不庭

聖上赫怒詔諸道兵以討之公到鎮甫二旬而檄至

即閱數軍實申嚴節制明日大讌郡僚叙别或以期

逺緩發爲言公曰不可征討 國家重事忠勤臣子

大節况吾家三丗迭將迨不肖之身分符顓閫備具

爪牙

恩寵深厚思畢力邊陲以暢

天子威命則死之日猶生之年也尚敢以頋忌爲計

哉詰旦啓行旗斾精明鼔角清亮識者壯之遂㑹諸

將屯靖海境谿嶺湍嶮艱於馳逐北兵不習地里與

鱗介争利於舟楫叢薄間已非所長加以瘴癘流毒

海飈騰炎吏士觸冐疾疫者過半躬自撫視左饘右

劑恩義備至(⿱艹石)父兄之於子弟致人人感激思奮島

夷幸我師不利乘便突出逞獰肆㓙次年己丑三月

大戰于𬐱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三江口公率衆先入所嚮披靡賊兵

衆開而復合者數四致麾下散失公力戰手剚數十

人以没得年四十有九訃聞部曲至刲股肉致𥙊■

朝廷爲嗟惜之公天資雄峻沉鷙有將略號令精明

拊循有素期於恩威兼濟當戰陣際奪勇愾敵不自

顧藉有古烈士風㮣故所向克捷自筮仕不十年正

位帥閫平居與人交氣怡辝温謙恭惟謹未甞以色

待物人視之儒素也其死生義利𮌎中權衡素定决

非奮不慮死徼取羙名者嗚呼忠義天下之大閑志

士仁人終始一致雖頺嵩岱不吾壓也豈以暫不幸

而墮吾名節哉王者推而褒之所以砥礪多士窒不

𮜿也故周崇死政漢寵死事然皆有等級次序俱未(⿱艹石)

皇元即以父祖之爵禄𢌿其子孫有崇無降其報䘏

激𭄿之典視前代爲重公可謂得死所矣夫人李氏

亦内郷大家資度純懿克嫓公德孝以奉舅姑慈以

鞠㓜稚生三子一女孟曰丗忠仲曰丗英季曰和尚

孫二長靈童次保保丗忠子也丗忠嗣奉丗爵徃奠

舊服追忠思孝罔替箕裘奉公衣冠𦵏襄陽榖城縣

鳯谿郷丙山先塋之次起祠墓前歳時享獻庸展哀

慰復念非假辝紀績SKchar以垂鴻無窮儻得書太史氏

則先業爲不朽矣遂介祕書監丞申敬載拜来請某

以忠君孝親係風化所在有不獲辝者輒論列而係

之以銘其辝曰

 武當西來萬馬驤  漢水東注爲滄浪

 鳯谿之里榖伯邦  盤盤沃野開荆襄

 丙山衣冠唐所藏  維兹唐侯百夫防

 佩服義烈南方強  三丗崛起叅戎行

幢牙茸纛金節煌  王常鐵石我所將

維南有交伐用張 一軍来戍心靡遑

萬甲夜卷趍敵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桓桓不憚天戈攘

誓此一去批其亢  㫪陵宴訣何琅琅

 山谿失𫝑臣分當  鮫鱷肆毒紛蜂螳

落落銅柱鷹孤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海霧飜瘴霾三江

 奄奄戰鼓聲則鏜 一僨不捄千夫僵

 蛟匣零亂劒有光  臣維有霣甘自戕

 一日之短百丗長  恨以鱗介易我裳

 義存義亡臣節昌  勝負况復兵家常

 䘏典昭報恩澤𩃎  嗣侯孝思示不忘

 𦵏而從祖饗有堂  巫陽下招爲悲傷

 覊棲胡爲滯此荒  魂𠔃歸來安故郷

 牲牷肥腯羅酒漿  部曲儼侍備兩廂

 鼖鼔鐃鐸聲鏗鏘  子孫歳時供蒸甞

 銀鉤翠琰勒我章  忠傳孝継渢大泱

 陵遷谷變事叵量  英聲載丗永不亡

    順德路同知寳坻董氏先德碑銘有序

至元十七年奉議大夫盧越𬐱使司提舉董侯孝良

以規辦功最陞授朝列大夫同知順德路緫管府事

自惟材踈能譾何以臻此兹盖祖禰積德絫行𣷉濡

慶澤所從徠逺矣惟是斵銘樂石光賁松梓庶克自

信遹追仰報罔極廼介府幕陳從慶贄禮幣百拜以

先塋碑爲請厶承乏燕南以明新是任惟孝與義為

丗大經今猥來属筆有不當辝者謹按所具事狀董

氏世居燕之武清縣南仁佛里金大定十二年改新

倉鎮作縣故今爲寳坻人曽祖以農爲業代逺偶逸

名諱生三子曰永進曰仲仁曰蘃昆仲既蕃孝愛日

篤以貲雄一郷永進娶彭氏女實生寳溢府君諱柔

盖侯之皇考也府君行孝廉善居室一介不妄取與

諸人里中以善人稱之二親甞卧疾治療罔効府君

曰甞聞人之肌肉可愈困瘵於是黙刲股肉雜它■

進之服之果良愈旣而父目病幾於凝盲府君又以

舌日䑛其睛無幾頓還舊𮗚邑里稱嘆以爲孝感所

致云甞以事之保暮行通衢間蹵得白金一巨餅■

幣百餘緡詰旦持坐𫉬所候求訪者失主至物色■

不妄即付之至於牟子錢貧不克償者率折其劵■

貸自是孝廉之名軒著燕保間當途者聞之以謂不

茍於得可以臨財厲俗用薦檄充保定務啇𫞐次■

寳溢堝監支納益用心稱物極平施之方公私俱有

頼焉至元十三年以疾考終牖下享年七十有八董

氏其三代皆竁寳坻故塋至公始徙家武清之大定

沽遂改卜聚落之南原是爲武清新仟孺人蘇氏信

都大家事舅姑主内務以孝婉聞生子男三人孝義

孝温孝良太君資藉訓迪納規矩中者居多故母儀

婦道宗族取法焉今年九十有四起居飲啖精徤如

五六十人孝義有融徳不樂仕䆠二子長曰順管勾

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事次愛孫孝温醇謹有幹局充鹽使司判官三

子和張驢昌孫和任監當官和之子八十買住孝良

孝友純至㓜習司空城旦書及長兼通 國朝語甞

給事貴近以材果管勾三SKchar沽塩官事至元十年

大霖三SKchar𬒳浸亭户例狼藉阻饑侯致䘏申明上官

發廪米四千餘石侯乃計口均給民免菜色水退侯

𧫎度原隰終復爲患議户抽一推起𡈽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請於上

𠃔焉明年水果至無所虞矣以能陞本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塩司大使

仍佩金符以寵異之先是歴年牢盆錢不計成塩多

寡即驗丁全給致本耗而課不充後復給與不時課

不辦而卒日困侯白所司革焉遂驗亭户煎數在官

仍半給之復需其畢運爲足其所當付至𭧽之𠋣而

未頒者仍皆爲𢌿之至今遵行官卒两稱其便十三

年亭户乏哺無可於糴侯以鬻造孔𣗥恐軼歳辦出

𥝠廪二百餘石禀食之未甞更其費十四年用薦欽

授 宣命官奉訓大夫㝷陞奉議兼提舉蘆越塩司

事十七年以均斡有方程辦饒羡積前後勞遷授今

職侯以民社重𭔃非財賦可擬宣力有加焉子三人

長曰革中書省宣使次安住次海山鐡奇𥘉寳溢府

君刲股肉以致親和厥後府君洎太夫人蘇氏在疢

子孝温及侯與室劉氏亦踵而行之由是郷里論篤

孝者以董氏爲稱首嗚呼孝者人子至行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名顯親

之大致也然代以孝名者非一(⿱艹石)休徴之剖氷求鯉

孟宗之泣林取筍李建進藥而病即瘳盛彦慟哭而

明復故今董氏之刻肌而愈親疾可謂情迫孝至殊

途而同歸者也詩曰孝子不匱永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尓𩔖其是之謂

歟至慶流㣧裔移理於官冝矣後之來者復能致竭

兩間以極忠厚孝廉之羙將見董氏福禄渊流而未

央也是冝銘銘曰

 暨暨董氏  𧺫家幽墟  繄曽祖君

是生三珠  孝廉温潔  王瑩不俞

 我屋豐潤   尓焉德劬   維寳溢君

 乃皇厥圖  一廉厲俗   致身仕途

 我幹我均   我摧我酤   人勉不足

 我恢有餘  夫孝何居   曰父母且

 病則致憂  巳何暇虞   越惟親安

 其樂愉愉   要以情至   同歸途殊

 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我胤𩔖   德冝不孤   篤生賢孝

 髙大門閭   連城具贍   有儼倅車

 顯親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名   實由懿模   遹追圗報

 於焉是需   岌峙豐碑   螭首龜趺

 丐我銘章  大書特書   幽陵蒼蒼

 渾流徐徐   照映郷梓   永示德隅

    故提刑按察簽事劉公墓碑銘并序

奉議大夫提刑按察簽事劉公既⿱穴之之明歳其子■

慼然以追逺之志來諗曰孤不失先君勤黽王事■

期顯歴半道傾摧俾任重致逺之舉罔克攸盡在■

慕終養之榮曽弗少及不孝之大無足言者維是刻

銘麗石表見墓道庶不朽而爲新壠光幸憲使憫焉

厶惟𭧽甞與公翶翔中書有聯事之雅以分以義有

不敢爲亡友靳者謹按事狀公諱濟字巨川其先真

定行唐人丗在野大父厶倜儻尚氣爲郷曲所重考

信方直有父風以植産致冨心存樂施貞祐兵避地

陳頴間散財濟衆人多傾赴正大末所在遊𮪍充兵

令民團結相保衆推公充郷義兵都統巳而殁于事

公信之冢嗣也自捴角姿嚴恪不知爲兒嬉及長明

吏事時趙人董珎者來領魏郡材公爲𭅺署府從事

民政軍務多所禆益中統建號■省府立擢賢舉能

以恢廓宏綱爲亟路辟公應選遂𥙷省左曹SKchar四年

間精覈吏務氣明而事辦然所期攸邈有不屑爲者

㝷除貳上都粮料使㑹當估平致太𢈔京積巳而充

中書磨勘官真定郭文進者摭白肖二人毒殺其父

歳乆莫决府以疑獄聞命公徃讞旣至按覆簿牘推

察物情不終日而虚實兩判鎮人称其明朝官嘉之

至元七年勑授承直𭅺太原路緫管府判官公不卑

小官思以行志惠吾民爲念府東有山曰罕山毎溝

澮秋泛害及関坊公廼度原隰相水衝以事冝從上

官議可焉衆欣就役自山南扺汾壖鑿渠余十里以

釃水𫝑自是漂没患絶且溉傍田數百頃其興利除

害𩔖如是明年夏六月大旱歩禱列石龍祠應焉秋

頼以熟九年陞授奉訓大夫知獻州事既下車囚繫

填狴犴間公歎曰盡心之戒當於焉是圗遂裁遣剖

折凢五日牢户爲一空然後束吏以法拊民以寛慮

科調之不均也爲等苐之恐田疇之未治也爲勸劭

之新州治以具視瞻崇儒學以敦教本内外𨤲補井

井有條其孝悌任卹之化風SKchar海濵矣迄今民思不

忘秩滿憲司廉其能遷奉議大夫簽書燕南河北道

提刑按察司事十六年四月竟以勤事致疾既乃終

于位享年六十有四夫人程氏魏大家配公德良称

前四年卒即其歳九月卄九日祔大名■賢

由盆里繁水之隂宅新兆也二子珪玘今珪亦官■

直郎大名路緫管府判官性純孝從政幹果玘歷𬋩

庫甚愿女三人伯適趙郡武氏仲從鄒氏季徐氏公

資明辯遇事風生不肯陸陸一事落人後故所至卒

有聲其孝義出天性固然𥘉調并梁兵西援𦚧䏰事

集悵望南雲泫焉興感曰母氏殯陳四十年不即卒

大事儻溘先朝露目其能瞑耶乃於介使告其所以

然諾焉馳至陳求訪叢垠間罔知誰何因𥸤天行泣

俄得劉叟者示其處下挿驗所誌物是夕寤寐中■

有以呵之者曰汝母何疑當收之速去即是年冬十

月歸葬行唐縣甘泉鄊七里烽之先塋禮也傳称古

人行役云逺必思念其親以篤孝飬(⿱艹石)公斯舉何思

遑將其母哉又郷豪董君死葬癭陶碑石卧荒壠間

身後貧不克劖樹公按部過趙爲求銘表墓以報知

已其風義肖上丗又如此是冝銘銘曰

古評吏治  匪循即能  循傳而列

能或槩称  時有緩急  事方責成

珮玉長𥚑  艱於奉承  維材應变

其任乃勝  用或異冝  跌焉不興

暨暨劉公  才長氣𪪺  小試游刃

銳於發硎  擢列𭅺曹  風生臺閤

(⿱艹石)不屑爲  翩翩荷槖  一麾出守

殆古能吏  錯節蟠根  别夫利噐

苟利吾氓  身弗遑睨  于今兩州

懷思無斁  維孝與義  爲丗儀𮜿

 子箕而裘  已濟厥羙  歸息泉扃

神亦寕止  五鹿之野  由盆之里

 沙麓茫茫  繁流瀰瀰  谷變陵遷

墓碑有嵬

    大都通州郭氏遷塋碑銘并序

孝子之愛其親也心無乎不至其始也盡𭞹心以致

其樂儋髙爵以顯其宗又以安冨尊榮歆其親以愜

其志望及其終也擇善地敞真宅樹豐碑彰遺媺别

爲再祖俾饗大宗不遷之祀越是心以爲恔者於尚

書郭君見其純旦至焉郭氏丗爲通州潞縣人曽祖

府君諱伯昌尚義有應劇才金季以勞授州之判官

方四郊多壘仍歳饑荒頼公力全活者衆民刻惠里

廟至今其石宛在金制官分嚴不敢絲髮侵上承下

辦惠鮮保障能尓其爲人可知巳大父諱和字和之

資持重擇交而游經紀逺識殊與父肖貞祐𥘉燕不

能國遂避地徙河南公奉從母楊挈弟姪至復還郷

梓徃返数千里間冐渉艱梗舉宗全慶竟不失舊物

是亦人所難能郭氏之有今日其祥實開於此公少

樂讀書長以吏業著稱且玄之與潞在昔爲轉漕渊

㑹見聞習熟故公於綱計爲詳壬辰歳 詔立漕司

於燕明年癸巳中書粘合公辟公爲經歷官舊條新

制兼舉而行居無幾何民力大紓而廩儲崇積㑹計

出納𠃔當詳明官無私焉至今論漕運者皆以公爲

稱首

國朝丁未公春秋五十有九卒官下祖妣孫氏出庶

之清門内助成家與公合德後公卄一年乙亥歳壽

八十終生二子長諱天珪字君寳次天瑞晦德不仕

棣華輝映樂怡怡也郷里以善人歸之長即尚書君

考秉德清慎直諒多聞以世羙継爲漕幕從事爲人

樂易輕財好施雖指囷解SKchar未甞見難色樂從賢士

夫游延致禮待惟恐不盡又通五行書叩之者推明

𠋣伏率以戒辝爲言斯亦知命君子者歟惜乎年不

滿德仕未盡用至元改号夏四月卄四日以疾卒壽

止四十有七子秀生𦆵十四歳矣夫人張氏燕之名

家性貞静壼儀有光漕司府君既殁夫人持内事甚

嚴家道昌冝内外宗属入門升堂不𮗜其母子之互

爲資也享年七十有四終所居正寢實至元卄九年

壬辰秋八月八日也秀字秀實姿善淑少以孝聞交

於友以誠移於官則理儀𮗚魁偉臨事明敏有盻藉

甫冠由緫制院都事遷經歴官継改都省左司貟外

郎㝷就陞郎中已而授少中大夫禮部尚書今簽宣

政院事君自惟起身刀筆不十年致位通顯德薄才

菲將何以臻此兹非先丗積善叅慶光潜不耀一旦

叢於不肖身者如此是用祗懼昊蒼罔極報德何從

頋惟長城先壠歴年藐斧封馬鬛傍無所取穴故祖

考叔父而下三柩皆未克大𦵏言念奭傷𦬆刺負

乃改卜宛平縣張華里之北原墨食吉用三十年春

二月壬寅以三品儀物封而樹之庶幾無乎不在之

心少有遂焉既襄事百拜以墓碑來請幸内翰惠頋

三讓求益懇予以孝子順孫顯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慎追之義関人倫

風教者爲最謹按善狀諾而銘諸銘曰

慶由善先順爲福原惟積也厚其流則渊譬彼播植

用其道而分所冝其根苗華實有不期然而然猗歟

郭氏宗族嬋嫣繄長城之故壠不知其幾丗幾年堂

封纍纍拱木蒼煙偪道涂而且隘無可穴而理必遷

張華西里其平宛宛風水攸寕欎焉新仟哀哀送終

棺衾華鮮𥙊以大夫有加鼎籩祔安神靈既厚且堅

庶窀穸之下慰將寸心之少安孰無子孫焜燿聯翩

念得之而能竭力讓春官之孝賢刻吾銘而表神道

永以爲郭氏無窮之傳

    大元故中順大夫徽州路緫管兼管内𭄿

    農事王公神道碑銘并序

上登極之二載詔以前泉州路緫管中順王公作尹

於徽制下而公已卒士論慨嘆惜其備具文武才未

䆒於用也明年春正月嗣子謙持太史属王德渊所

撰善狀百拜來請銘自惟識公始用情交終以義合

至元庚寅歳邂逅於歐閩後二年予入翰林公亦終

更來燕玉堂多暇日夕從游詡詡相得校夫三十年

間㑹晤雖數在京師爲最洽公今已矣銘其墓冝莫

(⿱艹石)公諱道字之問姓王氏其先爲京兆終南縣人

丗將家公姿魁偉勇而多力㓜讀儒書長憙武事飛

牋走檄尤翩翩也公既負噐局挾藝能不肯碌碌居

人後間出大言捭闔時事及作爲SKchar詩藻思甚壯激

昻頓挫以驚動一丗謂將相無種功名可戾契致也

然干時貴近終無所合至元更化以剔民蠧清吏弊

爲亟公曰兹吾之時也廼走燕上書請置執法官如

是則吏畏政肅澤𬒳於下政化可得而成六年憲䑓

肇建遂辟充椽史公志在澄清一旦抱牘齷齪鳬進

論得失於簿領間耻於屑爲𦆵數月即拂衣而去適

朝家遴選文學士充■東宫講書官用昭文竇公薦

得入侍經筵進讀際辝理敷暢間以時務意在互有

發明由是稔知爲竒士進見顧眄與餘人異欲大用

而有需也十三年江左平福建内附蛮夷悍輕易怨

以変蛇豕婪婪血人于牙何所靳顧非大行䑓填之

不足以制内而撫外也故郎署官重其人方

𥙿宗皇帝叅聽朝政廼選公充福建行省左右司郎

中時柄用者專尚威猛不能導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恩信慰安逺人

凢事之悖理政之害民及私意之所宿者公皆執而

不行至面折力諍必理得事正而後已如䆠族趙知

府元軰六十三家閑居室潤誣與山賊通擬挺殺之

意在籍没掩利餘貲公抗言宋故官累■詔恩䘏今

以昧曖一槩奴戮有傷■朝廷好生之德止杖八人

餘悉縱遣降將吊眼陳據漳州叛賊𫝑張甚招討潘

力不支踰城走泉行省以失守罪縳出將戮焉公曰

招討秩三品有罪當禀於 朝不可擅殺上官奴遣

督將二人率甲士環公曰字不同署罪當相及公乃

具朝服望 闕再拜曰省官不有 朝廷脅我以兵

欲將何爲吾寕與潘同死字不可得也彼莫能屈潘

竟减死論其守正不屈𩔖如此由是強横氣禠善良

攸頼閭閻間至𦘕公像事之卄四年授中順大夫泉

州路緫管兼府尹泉據南海津㑹豪儈吏啇假𫞐貴

聲𫝑日凌轢請索紊大府紀綱牟取衆利公折以理

拒以威輙落其機牙束手噤語而去公堂爲肅然先

時𣈆江之安溪土賊張大老方德龍嘯聚畬洞無頼

二萬餘人時出搶略爲一方大患者幾三十年聞公

至私相約束曰王老子來當謹避之勿輕出公爲布

耳目設方略不月踰生擒賊酋卄三人悉榜殺泉市

餘衆駥散百姓爲之SKchar曰藥不瞑眩而疾祛非良醫

而誰乎兵不血刃而賊除非智士而誰乎其爲輿情

感恱可知矣在任凡四載代歸郷里以營治先塋樹

植碑表爲務屢供具召親友燕衎爲樂(⿱艹石)日不足者

家人亦訝其遽如許也元貞二年春二月十有二日

以疾終私居正寢享年七十𦵏維州北海縣樂泉里

金山原公強矯有守臨事敢言膽氣噴薄無所囬撓

志在開布公誠砥礪名莭表表有見於丗孰謂𫝑利

可得而奪邪至於擿姦發伏不避持難又似夫漢王

尊之在東郡虞詡之治朝SKchar也奮身布衣起家至二

千石剛直之氣至老不衰其功業止斯而已此士論

所痛惜也逺祖金𥘉以武功賜完顔氏丗襲千户官

至金吾衛上將軍曽祖諱虞郷大父諱從正歴隰州

太守父諱成皆嗣承丗爵金亡復故姓仕

國朝任樂安縣令因家焉今爲廣固人公先娶孫氏

生子謙夫人年卄八卒継室羅氏亦先公卒生二子

曰諒曰惠謙㓜侍 東宫才敏有時譽能政克家蔚

有父風今官奉訓大夫大司農少卿男孫四人謙之

子三曰元孫仲孫季孫諒之子一曰彦孫公平生著

述號雲門老人集殆千餘篇傳于家銘曰

繄王使君起海堧妙齡飛英振孤騫陳琳書檄何翩

翩一箭擬下𦕅城堅心惟嫉惡民瘼蠲驅逐鳥雀同

鷹鸇一行作吏非所便褰帷有志澄八埏封書直上

沃 帝渊太㣲執法光烱然 春宫嚮學開經筵一

日登對席爲前顧公可試冝擢遷利噐當遇蟠根宣

歐閩行臺兩廣連陽舒隂慘持化權幕非其人奚望

旃六十三家宋故官執之犴死何繁𡨚公爲辨析皆

平反潘惟不支心則丹以死信理人所難維閩之南

天府泉𢌿公撫循面則顓鋤薙強梗安惸鰥風颿踔

敕教反敕角反海魚龍飜萬貨山積來諸番𣈆江控扼實要関

𫝑取豪索非一端不動聲氣爲周旋安溪有盗𫝑結

盤撞搪呼號動百千公然剽𥨸三十年爲一郡患何

迍邅公來約束毋妄干老熊當道百獸跧一旦解刀

耕壠間溪山淡淡風日閑帥得其人人自安如君兩

除稱衡銓幕府坐嘯鳴化絃簡節䟽目政猛寛四載

終更公孰賢王尊虞詡相後先千年神劒埋山原欎

欎夜氣生紫煙何以驗之石有鐫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五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