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六

卷第五十五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五十六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五十七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五十六

■碑

    大元朝列大夫秘書監丞汴梁申氏先德

    碑銘并序

大德改號歳之六月越二日癸巳秘書監丞申君敬

先詣太史王某再拜而請曰惟申氏逺有丗緒逮我

先人學紹醫傳心存道濟惠及一方雖遭罹丗故譜

諜墜逸然自髙曽而下班班可考而墓隧無銘神道

闕表予小子大懼先德曰逺恐泯昧將無以見於後

今粗有纂述俾昭示子孫以傳不朽者敢嘱筆於下

執事厶以不敏辝者再請益堅乃爲論次之謹按申

氏丗居汴梁曽祖諱天禄宋徽宗朝以嬰兒科供奉

内庭門以金斗爲識當時稱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毉藝精全者有金斗

申氏之目宣和末避地家秦州社樹坪祖諱良輔早

以方伎知名西土祖妣馮俱壽終葬天水郡顯考府

君諱仲康字西叔資秉寛𥙿有長者風弱冠值金季

流寓陜間天兵下河南愛申𥙿間風土衍沃定謀

卜築以甲寅歳東徙今遂爲南陽人府君丗其業禁

方秘訣夙承指授復爲該洽軒歧以來其書奥妙悉

精䆒其理學既愽𠆸益工在醜不矜其能活人不期

其報過客病困逆旅及貧無資者家置病寮躬進湯

劑糜粥既平復量給路費以遣之逺迩注瞻以材德

兼稱如南陽冨民孟氏夫婦府君以𠆸能起其死約

兼金乗爲謝后恬然不爲礼或者不平對府君詬之

曰毉以濟物爲任(⿱艹石)貪圖貨利爲心豈天生俞跗保

全夭閼安羸劣之意哉子無復言客嘆服而退𥘉府

君東徙聞盧氏守將堯里公賢而下士徃依焉草昧

際舉族頼保翼一夕宋冦掩至執堯里而去以不屈

遇害熊耳嶺府君聞之紏合義勇者數十軰匐匍奔

赴求得其屍葬𥙊迄成礼兵後内外宗姻散失者衆

求訪不少置得姨之夫樵翁於申女叔於穣下既孤

且窶収養終其身平生行義𩔖此甚夥今特書其顯

著者識者謂府君爲善不近於名尚義不謀其利躬

弗受祉後丗其興乎以至元己巳歳季夏十有八日

考終牖下享年六十有七配宋氏系出京兆大家資

端重未甞露嘻𥬇年既笄歸于我侍舅姑以孝敬聞

鞠育諸子極於勤苦後八年以疾棄養壽七十一祔

葬南陽縣東泓河之右薛家里子男六人曰政甞監

郡酒稅曰整河渠使曰敬即敬先曰教早丗曰敏江

陵路毉藉提舉敬先性資醇𥙿毉學明敏切脉審用

藥精至元六年選充太毉

丗祖皇帝廵幸兩都北狩東征典司藥石皆侍其行

甞於御前修製湯劑品藻藥性敷奏有條理

上顧而喜曰汝身雖小口甚辨愽又敕治 元妃疾

𫉬良愈蒙賜玉鞶帶白金有差至元卄七年由御藥

院使陞受朝列大夫選丞秘省旌𪧐勞而從公論也

自昔銓衡經制以方伎進者雖有殊勤不轉文武正

班敬先讀書勵行有士君子之操故膺是除由是知

楊歴清要光顯於親者越兹伊肇敢以府君之積■

起宗敬先之肯搆克荷者■而銘之銘曰

 毉師之良  本天恒德  挾藝時行

 心貴SKchar一   其視患者  罔有莫適

 一盡我誠  庸表𪫟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顯𠃔申公

 秉兹良直  四丗三朝  職司疢疾

 神砭易形   靈丸起廢  藥恵一方

 心深道劑  嬴劣𫉬安  烱我風義

 活人活國  是廼仁術  隂積孔多

 陽報斯必   篤生六子   季實良噐

 大我毉門  學稱善継   藥籠流光

 馨融

 帝室    六脉和平  聖躬福謐

 三十年間  祗勤厥職  維皇念功

 寵数優特  簉名仙瀛  圗書東壁

 紆紫腰金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休山立  匪汝是私

 良用勸激  蒼煙故里  光賁丘石

 刻我銘章  有煌申國  獨山鬱茂

 白波蕩潏  山川鴻濛  慶鍾來息

 子孫振振  垂𥙿罔極

    大元故奉議大夫中書兵部𭅺中韓君墓

    碑銘并序

亡友奉議韓君之子冲既禫來謁心焉愴慕有慘而

未安者乃出所壯父行曰孤不天先人蚤丗平時所

期者逺大挾其所有以前而車傾半道念所衘SKchar

惟是發越潜德使表見於後庶存殁少有攸慰公與

家府交敬而知爲詳敢百拜以墓碑爲請予以義以

分有不能辤者遂追叙而併銘之君諱天麟字伯昌

姓韓氏丗爲漁陽上谷人父琇爲人長厚儀𮗚秀偉

少應武舉金季甞以勞任慶陽府司録判官母王氏

誕昆季四人以次君爲第三母以克肖故尤所鍾愛

長業法家學即能𩭛然見頭角於輩行間師以能稱

之及爲郡法曹獄無大小悉心極慮必盡彼辤情而

後巳時有楊叅軍者詐冐兵儲公易市户事覺■朝

遣官來鞠逮捕者数百家弊積有年不易措手知君

幹蠱摘之𠋣辨楊既窘蹙無可得主者悉取償糴家

價從時重君曰不可盗粮者已有主名百姓𥘉不預

知今從坐配償已是虚負取價合准出倉時估不然

將有破産不勝其弊者上官從之衆得以輕脫至元

二年辟充懷孟路從事四年勾𥙷中書左三部令史

八年由考工轉御史臺有訴民自関陜來未經有司

者議不受君執之曰民豈不知此頋臺憲爲重因而

拒之將無所控告罪彼越驀理其𡨚抑可也事多解

釋以能遷吏禮部貟外郎遂建言隨朝SKchar史已有出

職定例外路吏資亦當與議使至公均𬒳准其事行

焉未幾遷奉訓大夫出爲瑞州路別駕俄超授奉議

大夫常德路宣課都提舉先是亡宋稅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濫收竒零

等課名𩔖甚多君稔其擾曰生財有源𥘉不在此使

到官者磪之有法所𫉬多矣於是六色正額外一切

蠲去常人稱恱及比附上額羡果倍蓰時方夏官徴

負租追呼鞭扑急於星火君就府僚與議曰今新

陳未接人餬口不給兼積乆数多非一朝可辦急則

必倍息取貸或易及男女(⿱艹石)爾是冨益巨室怨歸公

家非特於征啇有所悞也稍俟秋成徴之未晚用是

以停征八畨大軍道鼎民𬒳騷甚且沮恢辦有司噤

不敢誰何君詣行閫陳說主將喜爲約束之市肆頼

以帖其乗機應変輸誠濟物多𩔖此政藉甚而課㝡

省臺交章薦入授奉議大夫中書兵部郎中㝷𬒳

檢覈河漕囬次濬之劉家渡以𭧂疾卒實二十二年

乙酉歳八月七日也享年五十有九以是年十一月

壬午葬郡西南親仁郷康公里家茔慶陽府君墓右

從溝■也君氣志明辯有幹局善當官好持論徃徃

出人意表其起身立事不資藉昆弟耻踵跡人後氣

之所充力取必至卓然自見於用者蓋天性然𥘉韓

氏北故后居衛生事微父俾之經啇辝焉曰從政固

所願也及顯逹分所有資悉推讓不一毫取郷黨義

之又患難解紛樂與人爲善教子讀書惟恐其不至

配孺人梁氏元帥瑀之長女生子二人曰冲從事𭅺

太平■經歴曰中御史臺令史継志治家大克播搆

曰燕■梅童皆庶出四女已適名族者二二未笄銘

曰■維天生材𢌿世作程吏以事主尤資者能理具

氣先■氣廼形倬彼韓卿氣志蠭閑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歴臺閣外彪

中弸𥘉轉栢府樂夫有行庶單厥心豈惟祥刑彼良

而俘是大僇辱千里求哀情其可恤人以法辝我爲

理出不以其嫌竟直彼屈天秩有庸曽間内外由我

一言至公均𬒳財生多源取自有體筭及屨簑徒擾

而巳以正以公所𫉬多矣猗嗟韓卿用固強矯年不

志充冝(⿱艹石)可悼我思古人云誰盡了圗維不朽君亦

少慰子孝而賢仕涂方𮜿振厲光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儘濟厥羙尚餘

幽光樹石表隧掲我銘詩永朂來裔

    平陽程氏先塋碑銘

南陽府倅程君瑞不肖里閈都司趙公倩也故與定

交㝡早知行巳頗詳爲人忼朗誠直勁挺尚義而遇

事開談洞見肺腑伸吾志而已而利而害𥘉不計䘏

由是棖觸物論與時齟齬然識者以跅㢮不覊許之

與君契闊者餘二十載大德改號之春自武定終更

來京師僕方忝長翰林樽酒叙舊英邁之氣猶夙昔

也既而來請曰瑞始以孤童子入侍𨽻 昔刺謀大

子帳下逮事

定宗 憲宗時朝廷逺駐朔漠屢奉命使㐮漢間爲

互市官歳已未扈

丗祖皇帝飛渡鄂渚戮力與宋兵戰有功蒙賜銀幣

有差及 上登極選備膳夫 車駕廵幸兩都征伐

宴犒割烹供辦蓋三十年于兹中間以軍國係重越

分肆直忤犯權倖致之縲絏瀕於不測者屢矣以辝

氣侃侃事竟實無佗幸不死朝貴多其挺志弗撓奏

受忠顯校尉尚食局使又七易寒暑積前後勞官武

畧將軍出知奉聖州今調同知南陽府事自惟愚忠

朴直餘將無有供奉 闕庭寵膺民社秩中通貴竭

誠圗報之念日深一日奈桒榆景迫年與時馳而追

逺返本之懷朝夕是切相甞僑居即是將起新阡奉

安考妣神靈又諗登仕版家先丗塋域例有碑誌况

■東西南北之人表識之建尤爲切務俾子孫継嗣

拜掃考其紲郷里遹追來孝免夫有旌紀寂寥之嘆

尚吾友惠顧賜之銘則程氏爲不朽矣某以契舊且

素賞其方槩廼爲書程之先代丗爲平陽洪洞縣李

村農家曽祖大父俱逸名諱所可知者曽祖生子四

人祖弟三子也金末以勞効甞攝行本縣令有子玉

房行弟八暨弟九郎其胤裔尚守遺業玉即瑞之父

也府君慷慨重然諾風義矯矯有無與衆共之貞祐

兵亂以武幹保完墟落

國朝壬午歳迎降

太祖皇帝從攻鳯翔用愾敵功緫西京工匠年三十

有九以疾終夫人曹氏出扶風䆠族生子五人曰實

曰瑞即武略君曰西京曰當僧曰午兒實之子懷驢

聀庖人氏次曰伴驢武略之子曰靈童新阡之兆建

於彰德府湯隂縣之北蘭里實大德戊戌歳某月日

也仍爲發先丗之潜德懿行與武略之挺志顯親者

爲之銘俾光賁新壠昭示來者云其辝曰

 維農秉志  篤於儉勤  服田力穡

 鍾氣之醇   積厚種遇   嘉祥自甄

 何以為驗   慶流子孫   猗歟程氏

 植本浚源   藹藹風義   超越同倫

 由農而士   𡚒起艱屯   克昌再丗

 攀附鳳鱗   愚忠朴直   祇奉嚴宸

 典司玉食  三十餘春   名喧禁籞

 僉曰藎臣  付之民社   賞其勞勲

 貳車五馬  皁蓋朱輪  大侈寵數

 顯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其親   有𣡡者阡   羑里北原

 光融松檟   銘勒貞珉   何以訓之

 孝義忠純   昭示不忘   垂𥙿後昆

     大元故清和妙道廣化真人玄門掌教大

    宗師尹公道行碑銘并序

道之大原出於自然而隆而汙繫夫丗運顧人力有

不能致者如甘河之異見於西秦崑嵛之氣表於東

海自非素鍾仙分價重一時疇克輔承者哉金貞元

正隆間重陽王尊師始倡全真教法逮長春丘公應

期濟度道乃大行風聲洋溢丕冐海隅至於静㴠道

幾動周妙用SKchar鶴馭之孤標謁 龍庭於萬里絶塵

而下稱継述之善者我清和尹公其人也師諱志平

字太和系横海華胄大父而上丗以儒業擢進士苐

歴郡守者凢七人因䆠游東萊遂占籍焉祖公直父

■𧨏皆融德不耀樂施與郷黨以善人稱師生金夫

定巳丑𥘉母氏夢羽儀擁導(⿱艹石)仙官迎謁者寤而生

師有瑞光盈庭之異既長資頴悟不凢杳然㤗定了

知生前事讀書曰記千言及冠行遇道士自関右來

約師同詣文登醮𥙊歘失所在但見羽流乗白黿化

現空際師戃恍感遇信道愈篤既而潜訪長生師於

洛京父母數追止之至鎖閉静室無幾遁去寓昌邑

之西菴道家者流以禁睡眠謂之消隂魔甞坐樹䕃

下一夕假寐間見長生師厲聲曰嚮祖師來化汝尚

未悟邪遂揮刃断其首剖其腹滌易鄙俗去其自滿

由是胷臆洞然靡有所惑二親知志叵奪始聽入道

明昌辛亥參長春公於棲霞遂執弟子禮乆之偉其

有受道資盡以玄妙付之曰吾性靈明如鑑不受垢

常切瑩拭以湛吾天自是曰有所得又問易原於太

古傳籙法於玉陽錬習内精聲光外白逺近尊禮户

外之屦滿矣濰陽州將完顔龍虎素慕真風奉亭圃

爲菴㝷賜額曰玉清𮗚師佩上清大洞符籙主盟齊

東者卄寒暑長春聞之喜曰吾宗教托付今見人矣

大元已卯歳

太祖聖武皇帝遣便冝劉仲禄起長春於寕海之崑

嵛山聞師爲其上足假道於濰以見之遂同宣

詔㫖先是金宋交聘公堅卧不起至是師請由道其

將行開化度人今其時矣長春爲肯首决意北覲選

道行純備者十有八人從行師爲之冠致 眷眷隆

渥玄風逺倡師羽翼弼成之功爲多歳癸未長春還

燕主太極宫師雅志閑適退居縉雲秋陽觀俄徙德

興之龍陽長春仙去命公嗣主玄教即建處順堂於

白雲𮗚奉蔵丘公仙蛻壬申四月

太宗鑾輅南還師迎謁於保賜坐論道慰諭者乆之

翼日 后妃臨幸祝香琳宇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道經一藏自是四方

學者輻湊堂下歸依叅叩于于而來唯恐其後師摘

要訣誨之曰修行之害食睡色三欲爲重多食即多

睡睡多情欲所由生人莫不知少能行之者必欲制

之先减睡欲日就月將則清明在躬昏濁之氣自將

不生向上逹者率自此出人徒知從心爲快不悟制

得此心有無窮真樂也癸巳冬十月講道經上下篇

於義州通仙𮗚微辭奥義大有發明及演七真造道

根源殊洒然也聞者爲洗心毉巫閭爲燕遼鎮山深

秀䧺𣡡必有𪪺演慱大眞人徃來其間甲午春師徃

遊焉先是瑞氣葱𣡡封鎻不散者浹旬至是開霽衆

以爲山靈開先之兆師謝曰吾何德以當之終南祖

師煉化地號活死人墓者蕪没日乆仙柩浮殯朝夕

念兹(⿱艹石)㷀㷀在疚乙未春関輔略定師西遊併圖營

建又興復佑德雲臺二𮗚太平宗聖太一華清四宫

以翼祖𮗚𥘉道出汾𣈆沁長杜德康請設醮緑章方

啓玄䳽翔空仙侣散壇時雨濟旱丙申秋奉

㫖試經雲中度千人爲道士俾祈天永命禔福元元

師徳望既隆所至風動雲委吏民瞻拜至𠒋悍無頼

軰皆感化弭服戊戌師壽七秩以教門事付真常李

公庚子秋葬祖師於白雲堂㑹送者數萬人時乆旱

雨雪盈尺咸謂孝誠所致継董祖菴僝功㝷 敕額

曰十方大重陽萬夀宫𥘉大定七年祖師火其菴東

游或惜之曰修人在後吾何亟焉至是殿閣廊廡覆

壓千柱終始六甲脗合祖意誠有數存乎秋九月歸

五華舊𨼆己酉賜號清和演道至德真人金冠錦帔

付焉辛亥春二月十有一日沐浴易衣冠書頌曰𮗚

化八十三歳澹薄全真活計臨行踏破虚空開放光

明無際落筆而逝馨芬滿室三日不散臨死生際其

明了如是師既示化以皓駒輿襯寕神五華其日終

南祖𮗚有一道士乗白馬來吿清和去丗竟不知所

之後訃音至考驗月日知爲神遊化現吁亦異哉師

儀𮗚秀偉風度凝重如瑞人神士不可梯接然即之

春風和氣津津溢眉宇間樂傾所得誨誘不倦志顓

利物感應無方如在濰陽松栢不種自生其寓仙谷

叢竹一符卦數學徒徧四方𮗚宇滿天下德愽道尊

過化存神之妙不能具載皆出於至誠感發無一毫

作爲之私冝乎傳嗣道統配列師真上継長春下授

真常前後無媿可謂清而不耀和而不流克肖克荷

玄之又玄者矣師平昔所在求詩頌教戒者無虚日

肆筆應荅辭理可𮗚有葆光集北遊録傳于丗中統

建元誠明張公表師行業於朝追謚清和妙道廣化

真人制辝有性天開朗心地坦夷接重陽道統之傳

爲長春門人之冠冝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褒章永光仙藉之㫖始終昭

顯矣法孫陳德定出延安士族師事真人門弟子重

陽知宫仇志隆以修進餘力𥙊醮符籙皆通習之居

終南四十餘年㓗以脩己耕而後食處嵓穴間妖魔

屢梗德定以正法神力悉驅除之由是名著秦雍至

元卄七年耀州少尹姚某以聞蒙

丗祖文武皇帝召至闕下試驗有徴寵膺玉鼐貂衣

之賚元貞二年賜號棲玄致道通真法師三年宣授

秦蜀道教提㸃踵門來請曰德定自惟托跡草茅何

以致此盖逺藉先廕思効光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師祖清和公之返真

侍郎趙楠巳表松臺祖菴之復實所𫞐輿今紀行之

碑未克昭建是殆闕如提㸃温某等五人已礲樂石

幸翰長先生惠之銘是亦不一書而止之意也予曰

有是哉探源報本乃吾儒羙事道雖不同其理弗異

乃次其所具而重之以銘其辝曰

 天之蒼蒼一氣清  其視下也猶杳SKchar

 真元有道本強名  俾而全之須人𪪺

 甘河感遇丗已驚  風聲波動東海溟

 七葉泛灔金蓮英  至人挺出開丗程

 崑嵛山髙古蓬瀛  長春再傳何德馨

 䳽馭九萬摶雲鵬  雷雨之動方滿盈

 爲民請命以道寕  維持綱紀誰使令

 十八大弟光啓行  丘仙一𥬇溘上征

 清和進脩純粹精  傳授道統力主盟

㓗已應物謙而誠  拱璧駟馬非夸矜

 事唯無心物取衡  尹家樓𮗚青雲城

 開天演化玄元經  全之爲教廼大明

 縱說說錬此形  方寸莫遣三害攖

 隂魔大嚼風掩燈  SKchar慾一肆甚五兵

 顛木之枿不少萌  昏濁之氣何由生

 志惟不分神乃凝  大賢大哲皆此成

 用之國治如鮮烹  重陽祖菴功勃興

 終南太華髙稜層  玄風浩浩海宇傾

 竹宫醮祀儲祥楨  雨暘下遂萬物情

 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民五福丗道平  穰穰復正德徃寗

 一朝猗蘭升紫庭  仙階霞帔光晶晶

 物縁太盛神或憎  進退合正聖所稱

 谷神不死存至靈  未妨委蛻仙山坰

 瓊樓石室户不扄  神遊八表風泠泠

 道傳千古垂日星  門人攀慕涕泗零

 令威留語㑹有徴  兹惟華表歸來銘

    衛州創建紫極宫碑銘

維衛紫極道宫全真師冲虚子房公所剏建也𥘉公

既叅丘尊師於海上長春目其氣志非凡殊稱異之

居無幾何命公主馬坊之清真𮗚迨 國朝壬寅歳

𦕅攝趙侯請師住持郡之玄都宫於是鶴馭東遊道

出弊邑汲長趙實扈林聞師道價重一時以治城崇

道里𨻶地廣六十舉武縱則倍之奉師爲玄覧別舘

訴然許焉輟其徒張志洞等結𦭘以居甞闕地得石

上刻宋太宰張邦昌詩什知爲呉越錢氏子孫棣華

庵故基也師留愽僅紀而西還淇上方履滿户外毎

以居逸教无爲慮因集其徒而告曰吾大方家雖清

虚自然爲宗要以應時衍化爲重詎容山林長徃歸

㓗一已乎且吾行天下多矣未(⿱艹石)衛之土中而處㑹

俗羙而易化不於焉闡吾教尚何徃然祝延寳供香

火焚修之所非大壯麗不足以張皇教基竦道俗瞻

敬之心也廼命門徒孟志玄趙志朴率衆下啇洛之

材跋渉囏阻以歳月得木萬計遂建呉殿七鉅楹内

設■三清大像示至道之原也中起通明𮗚以奉王

皇黼扆欽天帝之尊也後復作七真殿五筵叙列仙

品見玄教之傳也下至壇墠神闥齋室庖湢廐庫𬞞

圃莫不畢舉師素負巧思志堅而氣充規撫位置意

匠中定不待畫宫于堵而爲執用者之法要使堅完

鞏固爲數百年物㝷師委蛻仙去遺命志朴等曰今

大功將集無以吾存殁而作有間勉強前修以卒吾

志故志朴等三十年間焦心勞思攻苦食淡継述師

訓猶一日然今則繪彩供帳截然一新金光五雲絢

爛溢目宏麗靖深爲一方偉觀其工費之廣自力其

力𥘉不外假而衆忘勞焉實經始於壬子之春迨至

元甲申秋工告迄功志朴乃件右師之行業與夫興

造本末踵門磬折謁予文者𠕅余以郷梓盛蹟且與

師有玄談之雅勉爲叙次之師諱志起濰州昌邑人

㓜業儒既而以異夣有覺遂入道爲人氣貌魁竒操

行清峻通古今善篆籕樂與名士夫遊至於醮𥙊之

獲福雲鶴之顯異所在驚動丗之耳目者爲多遺山

謂師外朴而内敏質直而尚義似夫墨名而儒實者

盖確論云冝其事業成就如此至元戊寅志朴以師

德請于 朝蒙 敕定僊號曰弘真體静真人(⿱艹石)

朴者於師弟子之禮始終盡矣尚猶以師不覩道縁

大成爲欿予慰之曰不然昔真人舎清真而遊愽

愽而終稅駕于衛今雖神遊無方其眷戀於此也必

矣况共衛間名山勝境固爲小有洞天如玄元化現

於仙山公和舒嘯於蘇門海蟾留題於白鶴仙蹤靈

貺前後接踵見于方志雜出于傳記之說者昭昭矣

異時馭風𮪍氣追陪真仙安知不過故山而留語俯

華表而増懷而爲孫劉絶塵之舉也邪仍作SKchar詩詳

見師志俾刻諸樂石雖綿亘千祀庶幾來者有所考

焉其辝曰

 道家者流本静清  杳SKchar而無迹與形

 崈慈尚儉貴不争  兹乃黃老之常經

 有時土苴爲丗程  祈禳醮𥙊由是生

 像縁教設雖強各  雄樓傑𮗚争峥嶸

 猗嗟先生起營陵  魁偉德業玄門英

 至人未免安傃行  河山兩戒䃲金庭

 方花古礎排巨楹  紫雲爲蓋青雲城

 羣仙嫓統湏皇靈  紫垣落落羅天星

 先生演化意有徴  後孰倦焉先此營

 庶用張本道可興  隂助政治SKchar清寜

大縁未竟歘上昇  門人攀慕涕雨零

 歳絫月積大有成  惜不乆視爲宗盟

 仙宫洞房本不扄  神遊八表風泠泠

來過故國冝少停  紫極夜氣開蓬𤅀

追攀逸駕非吾能  尚想爲國儲休禎

 風時雨(⿱艹石)糓不螟  下洗澆俗還淳誠

我詩刻石何千齡  要作華表歸來銘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五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