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七

卷第五十六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五十七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五十八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五十七

 碑

    輝州重修玉虚𮗚碑

嘉平道士介練師范君贄禮幣來謁拜而請曰弊𮗚

在蘇門頋惟狹陋然歴年乆實爲自昔名額敢託斯

文俾見興造本末暨師真住持所自用傳不朽廼宿

昔所願言幸憲使惠頋越爲光有赫按所具事狀州

西郭曰草市城北走出廣薪門百舉武有𮗚曰玉虚

攷其肇基盖始於前宋政和間所建大定𥘉仍賜今

額爲正殿一旁小殿二中設三清四聖元辰䓁像函

丈後列神閍前敞下至真官齋壇賔客庖庫之位咸

叙而即冝承平乆法供大行鍾磬齋魚之音𨼆然聞

山水間蔚爲共前儲祥勝地壬癸兵餘日就荒落厥

後清虚弘道真人來主治之月殿星壇稍復於舊㝷

冷公西歸属之通妙嚴君顯奉師訓惟恪乃創水磑

稻田禇莊䓁業雖罄刮衣盂資贍徒侶大有方便丙

申冬嚴既示化真人致慮弘深召上足通真師梁志

一謂曰玉虚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藐尓于共今繕修頗完資用苟有

第道匪人弘何以行逺矧共山群彦所集半爲方外

眷属微汝SKchar克洞玉清之虚静承文獻之頋接哉於

是唯而來嗣飭治焚修其用充儼巳有者守之日固

方來者増而歳新復於百泉西涯買田數畒築致爽

亭貯經史植松竹號嘉惠別舘娯言一室罔間儒墨

暇則鼔琴詠歌將以挹蟾房之景氣接鸞鳯之遺音

豈惟與泉石而爲伍也雪齋姚公愛其幽勝亦甞徜

徉其間與師爲蒼煙寂寞之友傳曰尚友知人梁之

爲道槩可見矣既而師倦勤盡以後事付髙弟道燦

燦爲人姿䟽秀氣爽而象恭志継而本立守護傳■

惟恐墜越其徒稱之曰能燦姓張氏自童行入道今

三十六年矣甞𮗚道家說有玉清玉虚等號亦猶天

有九霄神霄爲最髙然冲而用之於道體何在是固

老子法虚心實腹守爲清修要者盖心不虚則道無

以入物無以容教無以受而腹無以充矣坐進之功

苟踈疑存之理或熄(⿱艹石)道燦者法壽方爾主治院門

甚力至於接外務崇本宗誠能中虚而應物以道膄

而充腹者焉正自師祖師梁庸玉汝於成之㫖也(⿱艹石)

然則其爲後來紀綱是者矜而式之継爲不朽無窮

之傳也必矣仍爲門人作詩俾歸來望思以極道真

之本其辝曰

蒼蒼共巖桂連蹇𠔃杳焉予懷仙遊逺𠔃山空日寒

悵疊巘𠔃宫居粒食思展轉𠔃遐想仙標玉雪質𠔃

彤車載花紅一色𠔃醉鞭星馭金虬蜿𠔃粃糠塵丗

宅閬𫟍𠔃嗟嗟堪輿一烘爐𠔃徃古來今爍無餘𠔃

丗外無物湏人徒𠔃刳滌玄覧歸静虚𠔃服餌節飲

差少瘉𠔃弱志強骨壽吾軀𠔃庶幾真筌師同符𠔃噫

    大元國大都創建天慶寺碑銘并序

大雄氏之爲教如慈雲慧日覆燾無際惟得其乂道

乃大行宫居像設亦從而熾盛之我

國家鼎定全燕教隆内典故精藍勝刹粧嚴寶界金

碧相望有佛國大乗氣象維永㤗寺肇基自遼彌陁

者㤗之别院也大安兵燼廢撤不存鞠爲茂草者五

十  大元至元壬申有僧雪■始來結菴而主之

先是師業嗣法猶窟潜天德以經戒嚴機鋒峻越在

雲朔名動京師甞假息間有以天慶名所棲而告之

者𥘉不諭其故既而■駙馬髙唐郡主聞師名德喜

之既覯止即依慈䕃扣真詮師順事■方日有所覺

以至承嗔𫉬譴非罪而罹苦毒者因師一言多所縱

釋其後王請師住豐之法蔵院仍贈具錦法衣用著

顯異㝷以道行■上聞有詔所在護持及𮗚光大都

郡王廼出重幣易是院爲師待問駐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之所與其徒

奉香火修㓗精進而已至於建大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擴充無量功

德盖遵養而有俟也逮甲申冬■皇孫紺蔴刺以師

持誦保𨤲故欲辟静室處之宫府辤不可翼日出貨

泉二千五百緡洎名驃二仍諭留守叚禎詹事丞張

九思即所居庀徒蕆事起三大士正殿丈室七巨楹

下至門閭庖湢賔客之所略皆完羙始於乙酉之春

成於丙戌秋仲役𥘉作闕地得廢鍾所刻天慶二字

考之盖有遼建號也事夣既恊即爲新寺名額於是

𠋣晬像於金光沸潮音於空際有來諸天普臨𩀱樹

顧諟永㤗廢餘復爲清涼法𮗚矣後三歳奉

皇孫奩香禮江浙各刹起造蔵經師冐渉江湖徃返

萬里存神過化髙風所及奔走供養且有金仙通靈

茄藍主護之應吁亦異哉凡得經四藏計二萬八千

餘卷分貯大都之開㤗天慶汴洛之惠安法祥及未

豊法藏院仍以法物付之使人無南北通暢玄風壽

聖皇賛寳緒天花雨紛𣑽唱雷動日開八方之供者

此師之所圗惟也宜其經來神衛號應基先雖老栢

重榮神松囬指有不是過者遂不千里逺持待制王

之綱事狀以寺碑來請曰山僧空踈無足比数以義

以契尚憲使與頋以銘章貺之始終之願畢矣予以

師憙儒學有噐識所交皆藩維大臣文武豪士緩急

於士大夫周旋不榮悴間解紛振乏要有實效然去

來其間殆雲凝而風休也甞即寺雅集自鹿菴左山

一大老已下至野齋東林凡一十九人作為文字道

其不凡時方之廬阜蓮社云是亦將因儒釋僧之特

逹者也冝其行業成就如此固可以著金石而垂不

朽矣師諱普仁字仲山姓張氏雪堂其道號也丗爲

許昌人父丗榮官至豐州司録叅軍母夾谷氏師生

有禎祥甫毀齓不葷酒嚌𥘉祝髮於夀峯湛老𠕅具

戒于竹林雲和尚及叅永㤗贇公一見噐異即蒙印

可至有機鋒洒落瑩徹氷輪頭角峥嶸先騰星緯之

諭贇𣲖出臨濟第而上之師乃慧照十九代孫也過

鎮陽𣗳碑表行濬源接𣲖以昭其本於尊祖追逺光

又赫焉余甞論天下之事雖小大有殊醻酢注措皆

有本末就釋氏教論之佛法者本也塔廟者末也崇

其末而遺其本求進於道亦以難矣(⿱艹石)師也可謂持

用有方審所先後者哉乃隨喜讃歎而作偈曰

 道之大原出於天  物生而静乃本然

 扶持有術繫後傳  惟聖日逺湮其言

 奪攘矯䖍紛目前  佛乗自西來笁乹

 慈愍濟度心爲先  衆生迷惑不知覺

 沉溺苦海甘流連  人乂安得以手濟

 以法爲枻經爲舩  奉持頂戴破黒業

 火宅變幻生青蓮  龍宫紺殿儘瞻禮

 具香湏滿黃金田  阿師振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下南海

 豈爲頭角争昻軒  向來四萬八千偈

 重與震旦開經筵  燕豐汴洛還舊貫

 佛界珠網摇秋煙  群昬𠕅曉棲至善

 如夢日月金沙渊  漢人得經𦆵四十

 未(⿱艹石)此舉思無邊  功圓行滿師不有

 歸之

 帝孫祈永年    八方奠枕磐石靖

 天子萬壽南山堅

 聖孫神子麗不億  惟城惟藩復惟宣

 歸來丈室炷香坐  但覺鍾皷清而圎

 從此婆欏𩀱樹底  知師澄定草鞋禪

    大都路漷州隆禧𮗚碑銘

漷州距今新都東南百里而近本漢泉州地遼爲鎮

而亾金縣焉兵後井邑滿索僅存縣治原隰平衍渾

流芳淀映帶左右建元已来春水

羽獵歳甞駐驆民庶覩羽旄之光臨樂遊豫之有頼

故生聚市閧旋踵成趣至元十有三年遂陞縣爲州

從吏民之請也爰有道舘據城之西北維亦由是而

修崇焉住持圎素大師劉志實者許之長葛人夙秉

淑質自童行入道師希真劉志永永即長春丘公髙

弟清虚韓志谷一再傳也𥘉師永誅𦭘於都之東郊

刳心坐忘凝塵空竁者十年盤山王棲雲道價髙一

時歆其精修枉道造謁自號麻衣老壽八十有四怡

然而逝師之在弟子列也侍晨昏服勤勞人所不堪

已自(⿱艹石)也積寒暑三紀猶一日然麻衣見其持守不

易皮毛盡而真實在可與有立於是以通真𮗚属院

曰玉晨菴者令主張是戊午間誠明真人愛其地佳

而氣SKchar嘱之増建以應有開之先始焉荒㕓二十餘

畒敝屋數間蔽風雨而已師乃以和光同塵樸實感

物爲方至一郷欽嚮願言信施有不期然而然者助

益既多功用漸集遂起三清殿繪玄聖於堵所謂上

九位者居其中又畫日月星官歳德師聖岳瀆等神

列侍兩傍雲舒霞蔚彩絢目殆玄象肇分端倪呈

露下至嚴禋有壇静棲有室凢所需皆具以屋而計

者三十楹歳時清供真仙來臨鍾磬之音𨼆然空際

誠迎祥之別舘一方之榮𮗚也既落成洞明宗師以

今名榜之及玄逸真人張公嗣教嘉師之勤命書石

以昭厥後遂介錬師劉文甫來請銘予以謂肯心而

構易固而新豈唯瞻者増敬其因衆成功同延慶壽

荅鴻休而畢師志使來者祝嚴罔逸而隆福降簡穰

之本是固所當書者仍以黃庭七言體SKchar以系焉其

辝曰

 道家者流玄黙稱  抱持其雌無所矜

 屋居火食相奉承  鳶飛戾天魚在泓

 疇不若尓休其生  爰因像設心自兢

 仍用善俗滋良萌  漷州維南泉故城

 玉晨有庵無所營  敝廬數間僅幪帡

 一旦締結三十楹  煙光𥻘𥻘萬瓦青

 正自肯搆今有成  要擴師授昭予誠

 爲國迎祥禱上清  鑾輿歳幸實省耕

 延芳春水紛霓旌  遊豫何翅SKchar三登

 千秋萬歳樂事并  道人百拜乞此銘

 隆禧因之播永馨  雲間歎賞聞愾聲

 安知不有成公興

    大元故𨵿西軍儲大使吕公神道碑銘■

盡瘁以事上忠也守志以完節貞也忠貞之澤流潤

後人㑭功名奕葉冨䝿一時而親弗逮者天也故聖

人垂光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典可以貫幽明而慰存没斯亦孝之至

義之盡也(⿱艹石)負卓越之竒材抱騫騰之逸志起家

侍從收功轉漕臺閣藉風雲之舊門庭眩組綬之榮

始以故家遺俗終以令聞令望振門閥而紹先猷者

吾於遂城吕氏見之矣吕氏丗爲燕陲鉅族值金季

搶攘譜諜墜逸髙曽而下澷不可昭穆公諱嗣慶字

昌齡考諱祐仕

皇元由行尚書省SKchar充諸路人匠府緫𬋩妣李氏公

㓜喜讀書不從群兒嬉既冠氣貌魁傑學通經史善

𮪍射長於辝令思以竒節偉論表見於丗耻齷齪出

人後時■朝廷逺控北樓■詔龍門劉公元帥黃公

行臺于燕柄用頗顓决公䇿時務所急及便益民編

者十數事以撼二公果竒其材識以國士許焉既而

挈之北覲引現

太宗皇帝薦其材應時需堪備供奉

上偉其儀𮗚收𨽻御帳下碌碌𥘉無所知名居無幾

何譯語國體閑習通曉如素䆠於朝者由是稍得近

侍■上前公資聦悟應對周旋動恊睿意自爾顧遇

頗異出入殿庭寒暑夙暮十載間謹畏小心未甞易

常度■上審其可用命提㸃尚食局事■國朝大事

曰征伐曰蒐狩曰宴饗三者而已雖矢廟謨定國論

亦在於樽爼饜飫之際故典司玉食供億燕犒軄掌

視前丗爲重凢群臣預御衎者SKchar珮服色例一軆不

混殽號曰只孫必經賜兹服者方𫉬預斯宴于以別

臣庶踈近之殊(⿱艹石)古命服之制公前後𬒳賜只孫錦

服十餘襲寵數之隆于斯可見歳已未

憲宗下詔伐宋車駕由隴山道漢蜀趣合州之釣魚

山大兵既興糧餫爲大計庭議推公冝膺將漕乃降

璽書金符充関西興利軍儲大使公轉致有方給授

均一士無飢餒之色民寛飛輓之勞竟用勤劬致疾

以庚申年正月卄四日卒於京兆府官舎得年四十

有三歸葬隧武之西原從祖竁也公資倜儻有大志

奉■上忠事親孝交友誠進不𨼆謀退無私議古今

成敗𮌎中皎然吻縱波濤屢中倫■慮材優噐幹事

無盤錯膂力方剛經營伊始謂利澤施於人功名昭

於時可力致也一旦濟浩浩之長川中流柂折渉漫

漫之逺路半道車傾土論于焉爲之歎惜夫人王氏

系保定大家姿温恭静淑公没之歳𦆵卄有八舅緫

匠府君尚在堂二子方髫齓挺志自誓仰事俯鞠亢

起夫宗爲任遂嚴奉舅璋壽終八秩教育二子至於

成人爲長子澍娶金名臣追謚通憲先生梁公孫女

今以才華英邁練逹政務任樞幕經歴爲次子渊娶

漕僚清𫟍王君仲女資秉幹敏棣蕚輝映任承事郎

管勾中書承發司昆季簉名朝籍校丗䆠故家不失

舊物皆由夫人節義有方以之扶持者也姻戚郷閭

至援稱行羙取爲訓範女一人適大都郝氏孫五人

澍之子道安女惠鵉渊之子定安季安賜安壽五十

一終於大都私居之正寢越三日祔安玄堂實至元

八年十一月十六日也澍既長樞幕秩中通貴一日

與弟渊謀曰今粗有所立猥荷析薪可不知其所自

邪惟我先人大志不遂賷恨下泉妣貞幹内事克隆

遺緒潜德遺淑大懼墜佚有求銘太史掲石神道賁

松檟而垂示不朽融管彤而發越幽光罔極之恩庶

幾昭報廼以不腆之文來請某自惟昔任裏行與澍

婦翁孝可定交時澍方聮姻婭自是友義日篤于今

三紀以𢍆以舊有不得辝者謹掇其義烈言言振衰

風而厲薄俗者銘之其辝曰

 維趙北際  保爲名城  風聲氣習

 而燕與并  越此兩間  古多豪英

 游談尚氣  芥拾功名  矯矯呂侯

 資秉忠貞  濟以學問  又多藝能

 文武備具  冨之邦經  嚢錐脫頴

 已爲丗驚 一朝麟趾  來儀紫庭

 入侍帷幄  即𠃔帝情  錦衣分賚

 寵數光榮  佐啇有道  奚趐割烹

 大駕南征  如靁如霆  食惟兵本

  以先啓行   曰轉曰漕   軄焉汝勝

  民安飛輓   師樂均平  心計鞭筭

  以經以營   鵬圗海運  九萬𥘉程

  一僨不起   其孰使令   秦川慘澹

  有來英靈   不隨朝露  溘焉替零

  化之閨壼   義烈烝烝  二子承慶

  (⿱艹石)綬彯纓   婉婉幕畫  執樞之衡

  顯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有例   聖經義明  郎峯西峙

  雞距東傾   武隧西原   風水攸寕

  葬復從祖   多祉是膺  元身不殁

  永振嘉聲  古所謂不於其身而在於子孫者

  其言有徴   何以驗之  視我刻銘

    大元故昭勇大將軍北京路總管兼本路

    諸軍奥魯緫管王公神道碑銘并序

國家當肇造際所在豪傑應期効順𢌿世矦疊將鎮

據一方父死子継兄没弟及蹈故歩而執成規固自

(⿱艹石)也逮夫守成尚文登庸賢俊通遷調而革舊襲明

治道而考殊功所謂閥閱子弟持崇髙之體不學無

術噤不能有所施爲備貟而尸禄者多矣論其籍父

祖之緒餘卓爾以才傑著聞膺朝廷之選遴藹然称

爲良牧伯者誰乎予於孤竹王公見之矣公諱遵字

成之丗家平州之遷安縣祖諱誥亾金貞祐𥘉任興

平軍節度幕官攝府事方

大元經略中夏

皇太弟國王奉命率兵出揄関循竜盧塞而南雷砰

電激所向無前府君審天命之眷臨憫生民之塗炭

遂挈二州五縣板圗投獻轅門王嘉其忠赤首倡大

義即聞於

太祖聖武皇帝蒙授榮禄大夫興平路兵馬都緫管

知興平府事㝷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金虎符加左副元帥兼安撫使父

諱德明字才卿早嗣丗爵属遼右𥘉定撫養遺𥠖職

修藩翰光奕先業焉公㓜頴悟好讀書年未弱冠入

侍藩邸即能練習國體通曉譯語及長資沉毅負

氣所交皆一時豪傑立志宏逹恥碌碌隨人後歳戊

申襲父職仍佩金虎符公自祗承先政夙夜惴惴惟

恐失墜視民事爲難不敢忽易遇政令之不便時俗

之未安思而不置憂形於色必咨訪更張俾理順事

得而後巳未甞恣情眈於游宴二十年間猶一日然

咸謂SKchar孫有後於魯榮禄之澤未艾也辛亥歳入覲

憲宗授本路緫管兼萬戸俾專兵民之政殊光寵也

丗祖皇帝踐祚分朔南爲十路肇建緫管府以公奕

丗材賢授平滦路緫管換佩金虎符且有奉公㤀

當副所委之諭至元乙丑轉官制行授懷逺大將軍

知中山府事三年陞昭勇大將軍彰德路緫管六年

改懷逺大將軍緫尹順德路九年復昭勇大將軍升

授太原路緫管兼府尹本路諸軍奥魯緫管十四年

遷北京路緫管兼大定府尹以疾不赴卄一年上章

致仕日與故交雅士用琴書棊槊相娱樂序宿好暢

幽情𥙿如也不幸於至元卄五年正月卄有七日薨

於私第之正寢享年六十有四越七日葬於遷安縣

東石橋西原祖塋之次夫人安氏山東東西䓁路宣

撫使安公之女和柔貞順光備婦道今壽登期頥夫

人髙氏出盧龍處士家資賢明勤於内助主持家務

營辦公喪預有力焉子男五人曰國彦蔚州採木提

舉曰國傑俱先公没曰國英不仕曰國士早丗曰居

仁髙所出忠翊校尉湯隂縣尹子女三人長適宋氏

次畢氏嚴氏男孫三人不花永興  公資雅重智

慮周宻奉上忠接下有禮善養名馬識别鷹隼衣冠

修㓗車從閑雅有承平豪䝿風度人徒知氣習體貌

移養如是而已不知其當官蒞政持灋謹嚴聽断明

察以公正自處凛然有不可犯之色務要紀綱立號

令行其治相尹并皆監司理所工匠群不逞之所集

公與辨曲直折姦橫不𢇁髮貸同僚以相假藉示并

容爲言曰爲之在我者當如是因公道而致私憾吾

不恤也雖時不相能後竟以事直而心服焉所至興

修廣學尊禮師儒崇礼讓而抑豪強致差賦辦集民

安俗阜然悃愊無譁不示裱襮持守剛果終始如一

故治績混然不可指摘有古良吏風當中統至元間

聖天子厲精政事以成効責中書一時宰輔皆極老

成選咸謂素無選舉篤責之漸惟師帥得人上澤可

下宣下情可上逹庶幾德化之成太平有象矣故各

路緫尹愼擇其人至有虚曠歳月不肯輕以畀受者

公之擢拜適丁玆時故四歴名郡兩増崇資皆出公

論之所在卒以称聀聞已足以伸眉髙談有光故家

含𥬇瞑目無愧先丗矣公既葬之十載嗣子居仁念

潛德𨘤懿恐遂湮没聞不肖乆忝太史屢銘當代名

公貴人乃件右事狀請碑其神道向公移鎮洹上不

肖適退居淇右相衛之交相去不百里逮尹𣈆陽亦

判平水幕汾𣈆兩府南北相望故稔知其政績後以

迎迓事南來㑹遇於張少尹昊公館張與公爲風雲

故契談其家丗行已爲詳是則今日論述巳有開先

之兆矣敢勉爲次苐而重之以辝銘曰

 遼西惟漢右北平  自昔用武地必争

 榆関北控盧龍撗  夾右碣石山海扄

 沉雄氣𣡡貫斗精  王公孕秀時之英

 天兵南下轟雷霆  羣情恟恟孰敢嬰

 惟先奮效忠與貞  玄黃于篚

 王師迎       兩州千里不震驚

 寒谷𨺗覺春陽生  風雲儷景同飜騰

 載丗柄緫民與兵 一朝繩武光嗣承

 鵾鵬變化天東溟  大合澄清朝日升

 修文偃武論治經  唐虞黜陟公幽明

 罷侯置守除因仍  德譲凛凛望乆凝

 漢二千石任可勝  政刑相時量重輕

 剸裁錯莭需鋒稜  善良與護姦惡懲

 大綱既振道自弘  興庠育材昭丗程

 吏畏民愛風化行  歴典四郡稱循能

 趙張才氣耻近名  白頭一節匪變更

 庶幾無忝先業榮  丗期福夀方川増

 勤勞致疾孰使令  生存華屋丘山零

 嗣惟克肖孚孝誠  銀鈞翠琰勒我銘

 蔽芾用播甘棠聲  𨘤𥠖伏讀爲愴情

墮淚當與征南并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五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