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八

卷第五十七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五十八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五十九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五十八

 碑

    渾源劉氏丗德碑銘并序

金源氏倔起海東當天㑹間方域甫定即設科取士

急於得賢故文風振而人材輩出治具張而紀綱不

紊有國雖餘百年典章文物至比隆唐宋之盛(⿱艹石)

篤志力學挾藝應選首破天荒魁冠多士父子昆季

相継擢第爲名士夫作良牧守文行端雅門第清峻

爲金朝第一流者其惟渾源劉氏乎劉氏出彭城望

族五季板蕩播遷朔土遼末逺祖諱用者居弘州順

聖縣之耀武関丗業耕稼生子翰贈承德郎配張氏

追封彭城郡太君生撝字仲謙即今監察御史鄰之

髙祖也始釋耒耜習進士業當遼金革命擾攘際學

未甞一日廢天㑹二年肇闢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公以詞賦第一人

中選惟遼以科舉爲儒學極致文體厖雜萎薾視晚

唐五代尤爲卑下公勵精種學文辝卓然天成妙絶

當丗一掃假貸剽切牽合𥙷綴之弊其後學者如孟

宗獻趙樞張景仁鄭子聃皆取法焉金國一代詞學

精切得人爲盛由公有以振而起之也釋褐右拾遺

轉知天城陽曲懷仁三縣擢大理正遷平陽府判官

安東節度副使兩貳大理寺出刺石州累官中大夫

年六十三卒於位翰林學士張景仁碑其神道公性

淳厚見義固執待物誠好誘掖後進三爲理官議獄

主恕不屈於權䝿故多平反尤長於治民興利除害

(⿱艹石)嗜慾然施設有條理簡便可持乆所去見思圖形

奉事素愛渾源山水幽勝買田家焉晚号南山翁夫

人渾源雷氏北京轉運使思之女封彭城郡君生四

子曰汲曰渭曰滂早丗曰濬汲字伯深頴悟絶人早

傳家學與弟渭同擢天德三年進士屢爲州縣有聲

累官朝散大夫應奉翰林文字西京路轉運司都句

判官平生寡合不覊慕郭林宗黃叔度之爲人晚節

倦於游䆠放浪山水間以遣興讀書爲樂稱西嵓子

述壽蔵記叙其行已甚悉卒年五十八鄆王府文學

陳訥銘其墓有西嵓集行於丗屏山李之純引其端

娶曹氏追封彭城縣君一子偘字稚川大定十年

士第積資奉直大夫豐王府文學兼記室叅軍孫一

從䕫字和卿奉聀出身善作詩曽孫文祖渭字仲清

少好學克紹箕裘旣登苐授承德郎知秦州隴城寨

事調隰州軍事判官終朝列大夫岢嵐州刺史號

 老人一子价河水泊酒監曰濬廼鄰之曽祖愽

強記少有聲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間既而用廕入仕至安逺大將軍

饒陽令配張氏封彭城縣君生四子佖似儼侯佖字

稚行宣武將軍真定府軍資庫使三子從善字澤卿

彰德府酒監從皐字平卿從契字禮卿武義將軍克

勝軍副都統孫五人曰郊武義將軍曰郅等俱早丗

似字稚章孝敬友愛出於天性力學能文称其家聲

四試于庭不偶用恩賜苐授承仕郎華州教授再任

承直郎主沂水縣簿娶王氏封彭城郡太君壽五十

五終於家遺文雄深簡古有廼祖風甞訓子孫曰爲

士當先行檢如絲之㓗將立其身愼無㸃汙汝佩吾

言則無忝矣故屏山李純甫表其竁曰善人劉公之

墓其爲士夫之紀蓋可見矣一子從益字雲卿自髫

齓時已有成人度擢大安元年進士乙科調鄯陽丞

葛簿陳州防禦判官皆有治績投機應變措畫出

衆意表進提舉南京路摧貨事丁沂水君憂起復拜

監察御史君負材尚氣資之以學欲使事業表表大

見於丗一旦聀與志合所言 朝廷紀綱時政利病

竟與宰臣辨論得失不屈去聀閑居淮陽與諸生講

明伊洛學乆之選令葉縣至則鋤強剔𡕎豪族惡黨

禁不敢少肆請免逋租三萬石致流民自歸者口數

千大起孔子廟既樹教本集諸生肄習其中風化大

行考課爲河南最未幾召入翰林爲應奉不踰月而

卒得年四十有四雷御史渊誌其墓趙翰林秉文勒

銘神道皆称其噐識明敏剛直敢言學可以輔政教

材足以濟時艱賫志以殁士論惜焉葉民至廟而祀

之孔子称遺直遺愛者豈近是邪蓬門其自号也蓋

取南山翁誡子詩元自蓬蒿出門户莫交門户却蒿

蓬之句有文集十卷粹而瞻通而不流𩔖其爲人丙

子嚴氏封彭城縣君子二祁郁祁字京叔少頴異爲

學能自刻厲有竒童目弱冠舉進士庭試失意即閉

户讀書務窮逺大㴠滀鍜淬一放意於古文間出古

賦雜說數篇李屏山趙閑閑楊吏部雷御史王滹南

諸公見之曰異才也皆倒屣出迎交口騰譽之及與

御史公退居於陳相與講明六經直探聖賢心學推

於躬行踐履自是振落英華収其真實文章議論粹

然一出於正士論咸謂得斯文命脉之傳壬辰北還

郷里躬耕自給築室牓曰歸潜歳戊戌

詔試儒人先生就試魁西京選充山西東路攷試官

後征南行臺拈合公聞其名邀至相下待以賔友凢

七年而没享年四十有八翰林承㫖王磐誌其墓娶

史氏洛陽名族一女適前監察田芝子文冕一男景

山終國史院編修官孫一興同有神川遯士集二十

二卷處言四十三篇歸潜志三卷行於丗郁字文季

亦名士中統元年肇建中省辟左右司都事出尹新

河召拜監察御史能文辝工書翰别號歸愚卒年六

十一娶趙氏前禮部尚書璜之女一子景嵓鄴字伯

震一子景巒儼字稚昻鄰之祖也登承安二年進士

第累官至中奉大夫秘書少監壬辰北渡痛宗國云

亾蹈河而死配李氏封彭城郡夫人三子從禹字虞

卿登正大七年辝賦第官至朝散大夫同州録判一

子曰都從愷字舜卿自㓜卓犖不羣稍長入郷校擅

能賦聲再舉不契就廕𥙷官授武義將軍登封主簿

已能綜覈縣務束濕吏曹人不敢以少年書生易之

國𥘉生聚稍集遴選廉能急於撫字辟府君攝領韶

州事継真授冝陽令縣當兵後庶事草剏髙下

下車廉知其利病休戚斟酌而更易之凢科取差徭

必驗其等第俾均輸焉暇則集俊秀於縣庠講明禮

義羙善風俗爲政才朞月而頌聲四逹終更授河南

府路經歴素精吏事婉畫恢恢刃游餘地致六房無

滯務公餘與紫陽楊文西菴楊公九山李子微薛庸

齋微之觴詠於泉石間中統四年正月卄八日以疾

卒於私居之正寢壽五十有五娶張氏宣德望族貞

靖柔懿自在父母家巳称純孝及歸于我事舅姑恭

順飲食服御非經其手不進也終於至元卄三年十

月卄日享年七十有五葬合祔子男三人鄘字君羙平江路

人匠提舉至元三十一年十一月以疾殁得年五十

有五配叚氏享年四十有九鄗𡊮部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管句鄰才識

警敏練逹時務由省SKchar授承務郎工部主事次陞承

直郎順德路緫管府判官選充監察御史女二長適

渾源州王氏次適應州元帥韓公之孫孫五紹祖江

浙省宣使慶祖澱山廵檢継祖勝童乞童從稷字賢

卿終濟南路儒學教授三子曰郇曰郴曰郛俣承奉

班祗候遂州酒監一子從周字文卿劉氏先壠始葬

順聖之耀武関南山翁徙祖營於渾源縣東北黃嵬

郷御史君以丗故流離起先塋於宛丘神川旅殯洹

水歸愚㝎⿱穴之燕山令鄰奉大父中奉公衣SKchar及考妣

柩安厝於河南北邙之原是爲渾源劉氏洛陽新仟

鄰復欲彰先懿昭孝思圖不朽諗不肖甞問學於神

川先生知其家丗頗詳持張陳李趙雷王諸公銘誌

求述丗德碑以猥列後進年迫㐮謝不能發越先賢

事業且何敢秉筆於諸名勝之後堅辝者乆之鄰復

曰金亡士之北渡者百不二三今消磨已盡求接見

先輩老於文辝而最知名者莫公(⿱艹石)也今弗惠頋則

先丗之事將何於託不𫉬已廼採掇諸公緒餘及巳

之聞見而知者㑹歸其極而系之銘銘曰

 漢庭射䇿  貢士遺風  排黜百氏

 仲舒是崇  唐文三變  敗北無從

 振起衰薾  尊昌𥠖公  兩公傑出

 莫之比隆  考其㣧裔  孰継芳蹤

 大名難再  氣數竒窮  金源立國

 網羅才雄  首魁多士  惟南山翁

 程文妙絶  一丗師宗  當時景仰

 韓董攸同   子孫克肖   家學是攻

 巍科七决   聲華摩空   故家文獻

 泱泱大渢   蓬門卓尔   丗業克充

 言直行果   節効匪躬  支撑傾頽

 致時之雍   賫志雖没   留名則鴻

 中奉矯矯   聀貳大蓬   存亾惟義

 表我孤忠   子孫昌熾   為報則豐

 神川力學   洞聖心胷   明理貫遒

 匪文奚工   玉佩瓊琚  大振辝鋒

 導家學之渊流 㑹百川而朝東 章甫適越

 惜不時逢   隂相同氣  先志恢洪

 朱衣白簡   乗御史騘   何劉氏之多賢

試紬繹其始終 種德植善  無踰於農

立志務學  禄在其中  忠義仁恕

傳嗣彌縫  維人事之克盡 見天理之昭融

冝澤流渾水之源 青蔚南山之峯 北邙之原

巋然新宫  丗故牽率  匪㤀祖封

 是惟金百年文宗之裔   過者敬恭

    大元故廣威將軍屯田萬户

    聶公神道碑銘

皇元以神武戡定區宇剪金取宋保塞一軍號称雄

勝帥閫堂堂節制於上亦由部曲宣力得其人故也

况聶氏與蔡國張公奮跡布衣義同里閈依乗風雲

奕丗竭節者哉公諱禎字正卿丗爲定興沈陶井里

人曽祖洎大父皆在野不仕父福堅資豪偉善𮪍射

國𥘉張公團結郷義柵西山之東流堝選推爲百夫

長從定河朔取汴蔡有殊績終襄縣屯田緫管母夫

人叚氏同里大家生四子公其長也幼沈𬷮寡𥬇言

不作群兒嬉及長聦敏好學有謀略慷慨尚氣節年

十七嗣襲父聀張公察其才武試以攻守之方爲問

條對洒洒有成筭公愕然不復以嚮之呉下阿蒙爲

睐歳丁未率本部分功立𣏌城亳阨宋人出没以絶

侵軼之患継攻泗州前後以功受賞有差巳未扈■

丗祖皇帝渡江攻鄂渚拔蝥弧先登䧟東南城堞都

督戰親覩壯其勇酌酒飲賚以紀其功其年冬

命領千兵迎援大帥兀良合反於長沙水陸轉戰備

甞艱苦竟逹漢陽由是陞緫轄仍佩銀符中統三年

賊璮叛公攝千夫長分圍歴城接戰甞先諸道兵蒙

賜鏐馬俾激士氣璮平遂南城荆山至元六年真授

千户易以金符是年

朝廷進軍㐮樊公屯守鹿門甚力至元七年行臺命

公將畨漢馬歩三千人取新興寨公曰彼衆而恃險

我客而力不一惟當神速掩其不俻可成功尓遂一

戰而克斬馘不勝計生擒者七十人賞楮幣四千緡

至元十二年分𨽻元帥孛魯𭭕収連海淮安等州宋

守將許安撫者陳艨艟五百艘以俟公帥麾下直擣

之許少却水陸乗之彼軍大壞殺死溺水者十七八

盡𫉬其戰艦噐仗帥府上功奉

㫖陞武節將軍継攻下招信泗州階進宣武時孽宋

巳亡江西湖南皆内附獨静江恃其險逺旅拒

上以亳軍素精銳戰必勝攻必取命摘全軍進擊至

則賊𫝑披猖公率猛士深入殊死閗首奪西南城堞

衆隨之以進城䧟捷聞加授顯武將軍行軍緫管桂

境雖平大兵後所在草冦切發充斥山谷間爲良民

梗衡山茶陵尤稱搶攘帥府稔公威名烜赫摘諸翼

兵千人徃平之公窮竟窟穴夷抉根株其脅從汗染

者諭歸田畒井邑按堵軍無私焉所在老㓜擁馬首

泣拜曰非公活我吾四縣遺民二十餘萬無噍𩔖矣

其戢禍亂威愛兼濟有古良將風既而蒙古漢軍都

帥張侯以公部曲故家屢立駿功請於朝復備將佐

十七年從張侯入覲進拜明威將軍亳軍副萬户仍

賜錦𫀆一襲旌宿勞也俾鎮建康㝷移維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十九年

選充江淮都漕運使二十五年改任廣威將軍大都

屯田萬户一載間區畫營屯耕稼有法比前政収𫉬

爲倍蓰二十六年更授右翼萬户田旌閃閃有万屯

曉唱之楽至元卄六年三月十六日以疾卒於官享

年六十有二𦵏祖塋公資外嚴毅内廓如也孝於亊

親忠於爲國出天秉固然治軍旅號令嚴明部伍整

肅臨陣抗敵挺身决戰略無顧惜故毎戰有功聲名

烜赫暇則讀書不輟左氏傳通鑑戰國策皆通大義

古人良法羙意竒計偉畫渉獵融㑹多見諸行亊方

經略南服母夫人陳氏尚在堂公廼心王亊不遑暇

然遺親之念未甞置頃刻也一旦心神内動泚流𬒳

靣曰豈吾親有故動於彼而應於此邪即請歸覲比

至太夫人喪尚未歛公攀號屢絶痛其終之無所存

活克㐮大亊郷里感嘆爲平昔孝誠所致夫人郭氏

同縣南王里人温純恭謹奉亊老姑怡順進退不敢

自專年逾四十夫貴子長應對門内事尚以名称姑

病早暮侍養不少懈倦湯劑必甞而後進及亡朝夕

廬𥙊者三週歳宗黨號曰孝婦待妾媵有恩礼略無

嫉妬子一十一人長曰惟義承父爵右翼屯田萬户

次曰惟謙峽州夷𨹧尹曰惟明閤門宣賛舎人曰惟

孝惟爵未仕皆郭出也余㓜未名女四人俱適望族

元貞建號之二載冬十一月惟義踵門來請曰自惟

無所肖似尚頼先丗遺澤嗣守緒業朝夕惴惴愧無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惟是鑚石紀銘表諸神門圖報萬一稔聞翰學

先生學古詞逹當代將相家皆有煩於下執亊儻得

銘則爲不朽矣中統建元余應召中省獲識蔡國父

子及提憲河朔𭅺山雞水之間亦甞廵歴載惟疇昔

輙次其件右而繫之以辝銘曰

 大夫挺志  無先外事  况乎戰陳

 聖所慎毖  不有諸内  孰形於外

 擴我秉彜  克作其氣  惟燕南陲

 聶宗所系  奮從雲雷  以功名憙

 侯不封萬  志焉罔遂  報之後人

 福禄何既  桓桓廣威  克昌再丗

  曉暢戎機   蔡國首噐   發蹤指獸

  俾展其翼   橫戈長江   斬䲔蒼海

  萬𫁘同心   雅SKchar奏凱   長驅静江

  指顧摧敗   草切蟲如   肆爲民害

  玉石既分   善良攸頼   笳鼔歸來

  旌斾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彩   酬功進爵  大𫎇天賚

  髙大門閎   郷閭歎嘅   不知其中

  大本有在   子曽有言   質而弗礙

  篤孝惟移   化而忠義  公於臣子

  存没無愧   巨川騰波   郎峯聳翠

  片石干霄  千古光配

     大元奉聖州新建永昌𮗚碑銘并序

奉聖本秦上谷郡地唐始立新州石晋割賂於遼更

今名亡金陞武定軍節度今雖爲州當兩都徃來之

衝其地望尤重於昔雲山環抱川流交貫樹藝茂盛

有中土清淑之羙風俗雄碩樂施而好善盖燕雲習

尚氣義而然也據治城東南里許有道𮗚曰永昌其

𥘉祖寂然子張志玄隠微丗居河東之孟門縣越自

髫齓歆挹真風從平水景錬師爲全真學既長正一

法籙亦稱精䆒貞祐南遷所在俶擾聞長春丘公應聘

龍庭師喟然嘆曰天道在北吾將逺遊雲朔庶有遇

合聿隆道紀至永興之清樂郷愛其山水幽勝遂結

𦭘而居凝神坐㤀志趣叵測謁漿之家咸異之曰彼

其中必有所得豈徒然哉由是風動一方日奉香火

羅拜菴前間有請必恍然開悟廼相與選勝得獨山

中水頭地起建琳宇處師爲上賔榜曰迎仙尊顯之

也師佩上清三洞靈章主盟武定者幾卄載前後化

度門人甚衆惟呉張盧三法師得其要妙而呉在伯

仲爲㝡寂然謝丗蔵𮗚南化臺呉號通玄子氣㒵魁

偉志行誠篤体含妙用動逹玄機寂然師知爲受道

噐常勉之曰汝舉止異常言論卓犖通文辝知醫藥

恐鸞翔鶴翥終非草野間物寂然既終行縁城市人

或叅扣誦荅如流有一鉢千家飯渾身百衲衣心如

江月朗情佀埜雲飛之句其𮌎懐洞徹如此加以符

水療疾隠痛隨愈衆驚異以有道目之逹官豪右共

來敬禮至有得望其風采而爲幸者闔境尊信法縁

𢍆合遂易亾金劉大監別墅爲棲真所中有亭崇䑓

層檐爲一境偉𮗚即改亭爲殿奉三清睟容下逮齋

厨庫廪以次修舉署曰永昌與迎仙爲上下院自是

徒衆雲集檀越之家設醮筵而徼SKchar福求符藥而濟

灾屯者憧憧而來曽無虚日鍾磬之聲隠然聞市肆

間永昌琳舘爲一方名勝道俗歸依之所矣通玄仙

去寜神於永昌之南以後事付上足弟子虞法師師

行業修㓗和光同塵心存濟度多蒙藥惠𥙷治遺缺

而𮗚之規爲始克完具以推擇充玄門道録虞寂陪

𦵏師側其徒崔志善踵而増飾之崔没盧法師以道

録來住持焉傳之門人李道素道素姿朴實惟恐遏

逸前光内則起廢寮舎外則増置田圃朝夕齋戒載

勤頌禱望髙羽流擢判管内道門事廼惴惴不遑曰

向上師真刳心勞神披荆榛掇瓦礫鋪敦教基吾輩

何有坐享其安惟是刻石紀行俾見興建本末庶垂

不朽來丐銘予以道不同不相爲謀牢讓者爯請益

堅乃酌取大方家見於吾儒之紀載者論次而銘之

後丗所謂道家者流盖古𨼆逸清潔之士矣巖居而

澗飲草衣而木食節欲以清心修已而應物不爲軒

裳所覊不爲榮利所怵自放於方之外其髙情逺韻

凌煙霞而薄雲月誠有不可企及者自漢以降處士

素隠方士誕誇飛昇煉化之術𥙊醮禳禁之科皆屬

之道家稽之於古事亦多矣徇末以遺其本淩遲至

於宣和極矣𡚁極則変於是全真之教興焉渊静以

    而■行翕然從之寔繁有徒其特逹者各

  牗日名其家(⿱艹石)寂然師弟弘衍慱濟教行山此

是也耕田鑿井自食其力垂慈接物以期善俗不知

誕幻之說爲何事敦純朴素有古逸民之遺風焉而

又𢌿授得人顯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斯在是可書定安之白雲觀盧法

師建永興之觀張法師建與永昌同一法眷也銘曰

 道之大原  玄文五千  慈儉不争

 清静自然  辝固奮激  至理無邊

 修道謂教  由是之焉  全真爲學

 本乎善渊  返純還朴  復太古前

 䆒其源委  豈㤀蹄筌  寂然出丗

 私淑其傳  雲朔俗勁  聞善易遷

 坐㤀感化  孰分後先  傾心信嚮

 克興大縁  絶塵而下  復得通玄

 化行城府  重闡法筵  一時景仰

 道價翩翩  香火奔走  先業昭宣

 燕處有室  耕鑿有田   遺我後人

 基緒綿綿  門人継承  持守拳拳

 光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有例  刻銘瑶鐫  流光遺照

 何千百年

    大元故正議大夫浙西道宣慰使行工部

    尚書孫公神道碑銘并序

雲西風土雄碩龍山峻極爲之奠焉渾流交貫神川

清淑資其潤焉故士生其間有瓌竒宏傑之稱而劉

雷爲之冠焉然山川炳靈奚間今昔况河洛爲帝王

之里并汾多攀附之臣儷景風雲依光日月者哉(⿱艹石)

乃始以材技有光丗緒終則挺輸忠藎作時名卿安

榮福壽慶流後裔者誰乎故宣慰使工部尚書孫公

其人也公諱公亮字継明丗家渾源撗山里曽祖諱

伯大父諱慶文咸勤力務本不耀其光顯禰諱威爲

人跅弛不覊早以功名自憙少有巧思肄函人民業

繕治堅宻出新意於法度之中方

太祖聖武皇帝經略中夏緫𭣄豪傑貯除戎具爲亟

廼挾所業投獻■上賞其能應時需賜名也可兀闌

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佩金符充諸路甲匠緫管

太宗朝從征秦𣈆惻民𬒳屠戮屢以蒐簡工匠爲言

頼全活者衆顯妣杜氏主内務有綱紀嘗辨雪工徒

質逆之誣因之脫死公生漠北年十許歳緫匠君挈

之入覲

太宗異其風SKchar曰此兒他日必大享用蒙賜御饌自

是得出入禁闥矣及長資英明多藝能慷慨有大志

練習■國典通曉譯語所交皆一時豪雋衆亦以通

材許之庚子歳襲父軄佩銀符

定宗朝換金符歳進課精例賜錦幣

憲宗特賚貂裘仍𠡠継稱父賜名

丗祖皇帝在潜邸■上命歳輸百鎧有中七矢而不

貫者其堅完如此及南征果𫉬用中統建元授都緫

管■上北征駐昔没敦公出私財製甲胄六十襲以

  天顔喜甚錫銀笏      忠結

 命領諸路雜色一■奏   四十妻工之鰥者

𡻕支衣糧贍濟不給■局廪給自此始又考制度定

程式作諸路恒法公自承嗣選材■下招亡恤弱出

𥝠財以代公費  𫉬而■軍興■蒙賞進秩可謂

盡心所事克    以人材抱負論之于將𥙷■

寳鼎枝車未膺所用有𣡸■不能自巳者至元改■

朝廷清明治具畢張公上 抗言冝設御史臺肅正

紀綱雖不遑有符士論偉之五年憲府肇建特拜監

察御史官忠翊校尉 上諭大夫塔察公曰他人則

未之識如也可兀闌朕熟其忠㢘冝與汝共事時官

僚極一時選較天多識朝廷故事洞逹諸色情狀材

氣足以投赴事機威望可以懾服豪猾在公無以踰

 一旦職與志愜思明目張膽鯁言無忌仰荅恩遇

 是風生白筆氣凌霜簡論列無虚日時宿衛鷹房

待城社頗縱恣在他人弗措手者公優爲之如上

  時門強奪民物東安州縱馬駞囓食桑枣甚至

伐為薪公痛䋲之以法至  畏避■上聞而以

 目之■年考滿憲長奏公自供軄無㸃水私至絶

   飲風稜銛利刺督切中裏行無出其右

   時選擢正爲此爾可再任俾矜式新進者既

而察■為外事■還西川行者冐支楮幣二萬餘定

      之義爲■役兵士治第採薪至𬒳

            五十仍奏治其罪十

年夏宣授金符武德將軍簽山東東西道提刑按察

司事至則務實用顯效張皇憲度故材㢘者必薦姦

貪者必置於法州郡惴惴奉約束惟謹褰帷具瞻有

風動百城之目東平路監尹出貴戚簡重自居監司

官至郡未甞相覿聞公來按部迎謁境上紏治豪縱

不法者十數輩曽無一語護援及去復伸餞禮愽徳

髙唐𦒿老貯香於頂來迓曰自立憲司未覩稱軄如

公者我輩𫉬安田里受賜多矣其威望顯著吏民畏

服可知已十二年陞山北遼東道提刑按察副使遼

東境土曠逺諸王營帳洎諸部種人雜處其間恃𫝑

相凌爲申嚴法禁革去宿弊豪強歛迹小民氣得少

伸分司遼陽親王近侍五人刼居民資用且歐擊之

有司不敢䆒民來訢即械五人徇通衢王諭釋其罪

竟杖决之滦水闊而雜沙石自昔無津樑命造荆絡

貯碎石爲柱以成橋倣此建者百所自爾遼右免病

渉之苦十三年進階朝列十四年春陞授中順大夫

彰德路緫管分佩金虎符惟相當南北衝㑹民物繁

夥自昔爲河朔名郡然政務煩重視鄰路爲蓓蓰公

諳練政體材地有餘當王事坌集訟牒交至泛應曲

當不失時措之冝平生遇事有爲一旦重膺民社廼

䆒竟利病俾實惠及民以三事躬請於朝其一比歳

霖潦傷稼民多闕食准免逋稅九千七百石其二諸

郡翰逓取道本路徴發車牛越廣平扺順德徃還餘

五百里非惟偏倍恐民力不堪蒙以廣平之磁州代

焉其三本路稅粟歳輸大名秦家渡由唐宋渡河東

南行百五十里歳晏寒沍車人告病聽於唐宋倉輸

納前政貸民資五百餘定起新附軍營舎至是亦給

公帑邢民李閏六甞殺人累問弗伏干證餘百人移

公推宻廉其實遂伏辜餘得釋時以神明稱終更相

人懷思至琢石頌焉江淛平 上諭中書省造作事

重當選能者主之十六年冬授正議大夫浙西道宣

慰使兼行工部事籍人匠四十二萬立局院七十餘

所毎歳定造幣縞弓矢甲胄等物十八年 上命左

丞相阿刺罕等征日本給辦艨𧘂戰具繕製堅完都

將以聞 上曰也可兀䦨豈有誤邪二十年十月來

朝大爲 上所奬諭賜宴於便殿二十二年授江西

等處行工部尚書上章致仕閑居清𫟍毎風憲洎臨

民官來質疑必告以益國便民之方二十四年九月

覲 上於朝殿 上念丗臣之舊問年今幾何居某

處子孫幾人奏對畢賜食俾坐於御榻之西 上遣

大府卿納里忽問曰飲飫飽未復賜鹿羮白酒沾醉

而出大德元年子拱緫尹大同奉公與夫人張氏還

郷里時公及夫人夀俱髙日與親友相飲宴郷人榮

之改渾源西北山曰晝錦有司亦用名郷四年正月

卄九日以疾薨于𥝠居之正寢享年七十有九遺訓

子孫勉力忠孝少不及私二月十四日歸𦵏于渾源

州西劉村先塋之次送𦵏者數千人哭聲聞數里外

蓋平生感懷於人者如此夫人張氏梁氏皆出名家

張氏終於四年秋壽八十有四梁氏先公没子三人

拱資誠實材果純孝力學由工部侍𭅺陞受少中大

夫大同路緫管兼府尹本路諸軍奥魯緫管管内𭄿

農事擏武略將軍武備寺丞振忠翊校尉定海縣尹

女三長適安平縣尹趙㐮次適李氏劉氏孫男四謙

襲丗職從仕𭅺保定等路軍噐人匠提舉次早丗諧

承真郎利噐庫提㸃𧨏進義副尉保定等路軍噐人

匠提舉孫女三適趙氏王氏次㓜曽孫男一㺜頭曽

孫女三長適李氏餘㓜公儀𮗚魁偉氣量蠭閎羙鬚

髯容色莊厲閑習時體譯語闌翻雜以談謔顧國種

貴卿無以易其論列公朝集議僚属處正奉公詞情

剴切毫髮不假借善爲鉤距能得小人根株窟穴似

夫古之能吏才大夫至於奉上忠事親孝交友誠雖

位望顯赫循循謙譲退然如無能爲者齊家教子敦

篤義方循尚禮法又似夫齊魯質行之士生平疾惡

由義激中其心休休樂善成羙出於天禀粹厚放良

SKchar𫉬百餘人貸貧民子錢七萬緡冝其三任風憲位

正緫尹丕張丗守官簉六卿剛直有守𠃔恊士論忠

勤無間簡在 帝心福壽綿延子孫衆多家門隆盛

雖曰依乗亦由平昔操履感召有以致然也可謂材

德具備勲名兩全哀榮終始者矣嗣子拱以墓碑來

請因憶至元戊辰憲臺𥘉立公與不肖同擢御史引

見丗祖皇帝於廣寒殿自爾議事松㕔聮鏕𩣭馬義

氣交孚相得爲甚𭭕後偕官於相迨歳壬辰應聘北

上復私覿保塞追叙契舊當時並峨豸冠今所存者

獨吾二人公又奪去僕雖耄忍無一言邪既叙梗概

仍系之銘銘曰

 雲龍奮飛西北天  神武載造坤與乾

 有來羣后捷戎軒  所在戈甲相周旋

 孫矦挾技善逹𫞐  賜名訓徒𢌿任顓

 函惟扞格貴弗穿  函雖多様公發源

 犀兕七属光生煙  上爲嗟惜賞丗延

 風雲儷景同翩翩  執藝諫請多活全

 SKchar孫有後理固然  公其挺生鍾丗賢

 嗣興遺緒心彌丹  鯤化躍出天池渊

 豸冠執法班朝端  憲綱未舉爲進言

 太微一夕光星纒  朱衣白簡相後先

 忠臣憤激同鷹鸇  秋風搏擊無空拳

 上目剛直由孤騫  青齊遼碣海岱連

 地廣物衆牙孽間  繍衣風彩何翩翩

 積弊一剷摧邪姦  耻令趙張出吾前

 煌煌金節臨漳洹  霜空霽嚴政春妍

 矦伯正位務固繁  剸裁錯節驚龍泉

 吏惟寛慢猛則殘  要本實惠蘇民編

 三事上請民力殫  轉輸省便逋賦蠲

 橫歛追給公府錢  去思有頌德化宣

 江淛平一俗巧儇  訓授程課需丗官

 共工汝賢常伯聮  工局染院勞次銓

 歳時供億物利堅

 聖皇眷頋稱忠惓 一朝上章遽引年

 功成身退名節完  嗣矦亞卿請外遷

 作牧郷郡意所便  錦衣榮養白晝鮮

 丗期福壽方綿綿  丘山零落舘舎捐 --捐

 停雲苒苒橫之巔  時有白鹿馴其仟

 神遊凄断招來篇  自昔豪傑誇雲燕

 乗時樹立孰敢肩  千年酆劒埋神川

 𣡡𣡡紫氣衝斗邊  何以驗之瑶有鐫

 英聲並與斯銘傳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五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