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九

卷第五十八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五十九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六十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五十九

 碑

    大元國衛輝路創建三皇廟碑銘有序

衛之廟祀三皇𫞐輿於

國𥘉醫家者流因城隍祠右故壇屋而像之庸申歳

時瞻仰之懇然位置迫隘規制卑陋不足以妥靈掲

䖍爲神明𮗚府監尹荅失帖木兒頋其如是蹶然于

中私自念言當尊而侈大之心有所在而時則未遑

也伏承

登極詔條聖帝明王守吏致𥙊廟宇傾圯官爲修葺

大德庚子歳夏仲祠部頒降三皇禮秩以春秋二

時饗獻盖宗本醫學拯恤元元也而昔構不称安能

儼肅禮容光昭祀典哉侯乃咨謀於僚属曰

明詔所當夤奉民力不可妨奪工匠不可徒役公帑

不敢擅發也當首出俸稍以爲倡率少尹八思麻因

判寮髙興仁推官馮琚相與賛襄下逮属吏醫師筮

士從風皆靡聿來胥宇於是相治城北郭汲署故址

爽朗方衍奠敞神居經始於是歳冬孟断手於明年

季夏爲禮殿三巨筵松桷旅楹奕奕挻舃望雲就日

(⿱艹石)帝者之所其臺門洎醫學講堂齋室以次修舉

其秋因常禋禮奉安神棲儀物肅備薦獻通暢士民

來𮗚懽忻賛嘆謀斵石紀績傳示方來持學正祁伯

易事狀以修建碑銘爲請不肖念郷榆盛事其敢以

衰耄 辭夫德髙太上者宜垂不朽之名澤及萬丗

者當享天下之祀鴻荒肇判爲生民害者多矣三聖

継作𮗚象化民創物垂範如畫八卦以通天地之情

造書契而代結繩之政耒耜以資耕耨舟楫而濟不

通衣裳宫室既厚其生棺榔歛𦵏復恤其死交賄貨

而易有無剡弧矢以威強𭧂然後民得安居而粒食

優游以卒歳孔子繫易叙太皥神農軒轅氏功德如

此其見於醫家說者謂神農氏一日嚼嚙物毒七十

餘種軒𡵨論難本乎大道而䆒乎死生之奥故近代

猥爲主祀(⿱艹石)以三

聖人開天建極利生民而仁後丗者論之特一事尔

在泝流求源雖出於人心之至情而報本反始乃有

國之令典按歴代祀秩曰皇曰帝惟唐甞置廟京師

餘雖多文定於故都三年一𥙊而已我

國家掃攙搶以清華夏断鰲足以立四極還純反朴

崇德尚功三年故都之祀亦甞舉行迨

聖天子當宁道嫓生成仁含動植秪嚴毖祠克作

神主開建醫學德洽好生故有司推廣

睿意俾同通祀致祠廟徧于天下其敬恭之典越至

矣乎伊守土臣奉承唯謹規爲有方不傷財不役民

未及閱歳而起百年偉𮗚事神治人可謂能也巳

冝銘銘曰

 林林緫緫  厥𥘉民生  理具畫一

 七鑿方萌  乹端坤倪  軒豁露呈

 孰措其一  厎於和平  聦明惟亶

 體用  弘   三聖継作   見天地情

 裁成      以逸以寕   躋民仁壽

 萬丗      徳至孰邁   道大難名

 功同元化   罔知申行   推原報本

 在理攸應   大德之政   恩治幽明

 在在通祀   尊隆莫京   惟守土吏

 恪於奉承   載敞新廟   閟妥聖靈

 聖靈在天   與時降升   雲行雨施

 品物咸亨  云何事神   而瘠於泯

 翼翼禮殿   有儼神庭   民𥘉不預

 吏亟經營   維皇降止   庶監嚴誠

 風雨時(⿱艹石)   歳事屢登   民浸福澤

 豈曰吏能  謹夫歳月  爰勒斯銘

 事神治人  績用昭稱  煌煌麗石

 永垂頌聲

表碣

    文通先生墓表

先生諱天鐸字振之姓王氏丗爲衛之汲  祖諱

仲祖諱經顯考諱宇妣孟氏由農而士汔于先君蓋

四丗矣其本支德澤與夫出處之大致巳鑱諸埋石

兹不復云惟其心之與學逹於政而明夫用之所當

然者敢發越以昭于外𥘉先君既冠以家學魁多士

已而嘆曰君子不可以虚拘是足以盡吾學乎且天

之所𢌿於我者何如我能克而復之以塞所以𢌿

六考終于家逺近訃聞來㑹哭者踰月如知巴丁郎

中居實石處士德玉單侍講公履烏宣慰貞等垂洟

而言曰天不少假公年㑭爲我軰蓍龜今而後過將

孰寡矣仍以文誄之至有識敏學精是既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之以重

彼胡奪之以輕遡長川而中流柂絶渉逺路而丰道

車傾其爲時賢敬惜如此明年戊子春三月改葬于

康公里清水原猊渦之洄曲奉常宋衜教授趙澄郝

𠏉進士太原劉冲邑大夫李瑞僉曰先生卷徳丘園

學貫三極其行與業爲國人所矜式可謂敏學先物

逹夫丗用者也遂相與據法而謚表其封曰文通先

生之墓夫人永和靳氏進士子玄之孫安陽丞顯思

之女生子二人先卒家府没小子惲忱等服膺嚴訓

𫉬登仕版粗有立于丗識者謂先生之志之學盖有

驗於後矣是用昭掲神道永示來裔銘曰

政爲事樞用乃道輿學焉而兩不克是爲虚拘融體

用於一源宜大行而窮居其命矣夫(⿱艹石)或訓斯丗而

迪後壽髙名而不渝固云先生之知命胡其衘之不抒

    碑隂先友記

曹居一字通甫北燕人有文章善談詣以謨畫佐征

南幕府官貟外𭅺卒

劉祁字京叔渾源人資純粹早以文章擅名有神川

遯士集行于丗弟郁以篆𨽻眞行名家終監察御史

牛天祥字國瑞上黨人深天文武經學歴恒山公府

講議官應東諸侯聘客死𦕅城

孟道字伯逹琅邪人性沉毅有機果威儀抑抑以

業顯東海

趙澄字公靖共城人性純古有儒行終衛州教授

司之才字進道淇門人業詞科有聲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間性悄直

有口

盧武賢字叔賢燕人資雄峻憙談兵以客卿游諸侯間

王之綱字徳柔湯隂人通丗務以儒術縁吏事有塩

鐡諸論傳相下

邢敏字公逹秦人性公直明法令以廉自持用薦授

左司貟外郎終大名府判官

李禎字彦祥𥠖陽人先考同年吏貟轉尚書户部SKchar

性温粹以善淑稱

釋朗秀廪延人行精嚴内典外五經子史無不䆒覧

逮耄期不倦示㓕衛之仁化寺

楊果字正卿蒲隂人詞賦第歴劇縣皆有能聲文彩

風流照映一世拜叅知政事終懐孟路緫管

董瀛字巨源廉臺人精力有幹局常從王滹南問學

今爲淮東按察使

董民譽字端卿陽夏人詞賦第爲人渾厚無圭角與

時浮沉常叅預江漢都督府事

劉方字元卿陵川人性清古善歌詩終衛輝路提學

宰沂字魯伯洛陽人才表氣豪抱負竒節甞與中書

楊維說降西山主帥時人壯之後爲王府徴士

張豸字義夫相人性僻直數從事郡府少不合輒

望弃去

趙鵬字搏霄蒲隂人純粹有𦒿舊風金詞賦進士用

辟■舉令泌陽以廉能稱

石盞德玉字君寳蓋州人性至孝與人交愷悌篤信

義甞與友共事惡其不直遂絶而不較

勾龍瀛字英孺河南人性方直在河南有詩聲述姓

譜行於丗

烏古論貞字正卿遼東人沉毅果敢用廕任内侍官

得幸北渡後■顯仕於去就不屑

周惠字德甫隰州人性慷慨有大志早貴幸樂與賢

士夫遊終江淮都轉運使

王昌齡字顯之滄州人藴藉有經濟材由叅議史忠

武府知衛州有惠政在民

李瑞字天祥汲人性強果重義急難凛古人風逹吏

務有調議於先考執弟子禮終身焉仕至潞州判官

王賛字子襄登封人性直諒生平游元劉間好詩學

劉冲字進之太原人性剛克敦友義SKchar學安貧樂道

人善事與心㑹激節感慨有幽并豪傑氣尤長於左

氏春秋

馬寅字致逺許州人性雅重SKchar古學恬於仕進

丁居實字仲華錦州人用廕以吏起身有廉德北渡

後以前代掌故授礼部郎中致仕

馬佐字佐之滄州人金明昌太學生有賦聲

完顔孟陽字和之遼東人用門資起身爲部SKchar北渡

後不仕好古書家藏至千餘卷

沈𠈉字和卿魏人資端方精律學嚴而嫉悪由憲臺

司法調陵州倅致仕

張善渊字機道譙人少為黃冠師性機警有幹局表

表為玄門綱

王磐字文炳永年人經義苐人品髙邁儀範一丗文

章精極理要臨大節不可奪今為翰林學士承㫖

徒單公履字雲甫遼海人經義苐學問該貫善持論

丗以通儒歸之性純孝樂誨人官至侍講學士

陶諒字信之𫉬吕人有吏幹歴邑長著能稱

程和字仲羙武陟人長管庫材以聚書教子爲志竟

莫遂而没哀哉

胡璉字國瑞武安人詞賦苐爲人慈祥樂易風流偉

德度子祗遹有俊材光大其先業

朱萬齡字壽之雲夣人生平以道學自負星暦占筮

乃其所長

楊弘道字叔能淄川人氣髙古不事舉業磊落有大

志文章極自得趣有小亨集行于丗

王信字信之南燕人少爲律吏羙丰儀SKchar酒有氣義

李班字晉伯北燕人性介特以品官子𥙷部掾

趙非熊字周卿安陽人貞祐間甞以材武𨕖爲春官

衛率爲人姿嚴厚可任以重事

    長樂仟表

汲郡王氏其先河南陽武縣圈亭人避靖康之亂北

渡河至汲樂其風土衍沃遂占藉為長樂郷西晉里

人今墟落南原纍纍而阜者蓋自肈遷巳來丘壠也

族衍代深法不可溝合率藁殯兆外時我

曽祖府君以大宗子覩其然而歎曰禮當改卜新仟

爲王氏第二營明靈其舎諸况責寔在我乎於是擇

葬而東得地於苐四疃清溝之北自禰而上三丗合

群從凡厝者卄餘竁其紹己絕而力弗逮者率棺衾

畢具逺近聚𮗚莫不欽其孝之至仁之厚也及夫歳

時墓𥙊先西後東傳于今而不墜百年來墓栢蔚茂

蒼煙梨雪光動林陌識者謂君子之澤渊流而未央

也時則㤗和之末大安𥘉年也迨我有元至元十五

年戊寅不肖孫惲由翰林待制授朝列大夫充河北

河南道提刑按察副使明年春三月按部而南過家

上塜首從二墳以封以饗其東仟則繚以短垣周(⿱艹石)

干歩武復欲發逹幽光慨焉莫䆒訪𦒿舊則髙年俱

盡考丗德則旌紀寂寥因念天下之物未有無本而

立捨祖而豐昵者也然逺則䟽䟽則不親不親則涂

人此丗俗之常情也今王氏二百載間丘墓移置者

三始焉西晉里再卜白楊疃分白楊而祖西河郷𫝑

固有當然者彼子孫浸逺吾豈敢必其不源委泮渙

枝葉扶䟽者哉惟其泝流㝷源推末求本明夫當然

之理固不得親其親而豐于昵者矣後之來者能以

吾言丗守而不易雖百丗可親也而我

祖建遷之義是不可不表見于後曽祖諱經字伯常

讀書不仕以仁厚比一郷衛人至今以長者稱云銘曰

 族萃蕃  理則遷  尊而祖  𫉬所安

 論本根  不易存  𥙊先河  祖所遵

 致時祀  首逺墳  取此法  𥙿後昆

 繄我曽  寔古人  仁之厚  孝之純

 西晉里  長樂原  憶墓栢  鎻蒼煙

 欎相望  見嬋嫣  孰不曰  王氏仟

 銘貞石  表先德  陵谷遷  庶可識

    管勾推公墓碣銘

公諱德字濟之姓推氏其先相州隆慮人宋季有起

身刀筆至州録事叅軍者以政尚嚴明不畏強禦名

大父暨兄金𥘉避仇徙家衛之共城伯祖以材𥙷縣

吏不幸偕蚤丗考復字永亨時在襁褓母李氏貧不能家

提之再醮邑醫杜氏及長就傳其術遂以良毉稱公少頴

異能紹其家學軒𡵨雷扁巳來書浩愽不易䆒悉研

窮機要所得爲甚多正大丁亥以方瘍兩科中選由

毉工𥙷省司管句公有藴藉以德將藝爲上官推重

生平志存濟物故其診治疾證未甞以貧冨易心理

或未安歸(⿱艹石)芒刺在背㒚不敢着席𥘉貞祐大兵後

比屋疫作與考謀曰今困厄如是我寔司命可坐視

不捄遂大措湯劑歴飲閭里間其乏粥瀋者復以米

遺之全活甚衆天興𥘉盗起西山約衆東走汴中涂

遇刼賊熟眡爲公遽放仗前謝曰推君父子曏以藥

惠脫我輩命忍以非義加諸餘亦𫉬免壬辰秋歸隠

蘇嶺老者尊其德病者頼以安而少者訪其學然神

膏傳瘍靈丸起廢毉家者流正有定法而僻隠贅異

等疾在方𠆸所無者公率能望知意料而决翕忽死

生之變如程氏子得腹痛疾以食毒治而苦愈亟謁

公狀聞曰此臓疽也已無及矣程不應公曰後三日

當有腐血下而絶及期果然晚節耽翫史籍酣適醪

醴浮沉得喪一寓情桮杓間或𭄿焉吾方陶然遊太

和之郷君可去母呶竟以飲致疾終享年七十有二

配桒氏郷進士彦周之女壼儀母道有承平故家風

範生女子三人長適司𠉀張顯仲女鉅家李氏季歸

王某後公五年卒壽八秩聓顯等合葬古郭里栢門

山南原殿士桒君塋西南隅實至元二年二月四日

也後十五年春惲按部南下躳奠墓次泫然興感縱

羊曇之淚下霑𬓛時思罔替終伯道之自遺伊慼爲

恨何如惟是鑚石紀銘昭告下泉庶幾少有慰焉推

爲氏歴考姓書不見惟潜夫論載餘推氏出楚之芉

姓公豈其苗裔乎銘曰

 軒歧有書  是爲内經  洞逹病機

 惟明克能  於惟我公  天禀粹靈

 靈丸起廢  神膏續肱  不主故常

 以意智行  推本所自  其源渊渟

 藝精多挾  度貨可居  髙下其手

 𩔖夫吏胥  繄公處心  德度愉愉

 拯溺捄焚  巳焉是圖  相彼陽施

冝嗣厥後  本支顚兀  理莫可䆒

纍纍堂封  栢山南原  刻銘表公

 以慰下泉  雖髙深𠔃易位

 尚知爲郷先生推氏之仟

    故將仕郎潞州㐮垣縣尹李公墓碣銘

丗有風𧨏之士粹出天禀不俟激卬藹郷曲之譽稱

於士大夫間者李公其人也公諱瑞字天祥其先潞

州上黨人系出唐昭武公抱玉之裔五代季逺祖以

官家衛公爲人慷慨有機警長身銳目髯糢糊蝟磔

酒酣吐氣抵掌談話而英姿颯爽之餘猶隠然溢眉

睫間少爲縣吏録録無所見正大間恒山公僊提孤

軍宿汲連九公聲援君時給事莫府叅軍李仲愛其

武幹委以赤白嚢事公感其知遇晝則荷戈捍侮于

外夕則抱牘上軍務于府殊﨣﨣然及冝津撤守跳

大梁既而京城疫作縱飢民出公倡率流播救死扶

羸歸那延撒吉似悉編爲氓者千七百餘口逮乙未

春家府一見喜曰此跅弛士也教之當有用遂礲夫

糲厲日致其詳謹焉州召爲吏主掾數不屑去壬子

秋■詔以衛六縣爲丞相忠武公采地叅卿王公來

主州治舉能理劇署之典薄領聽其指縱躍如也巨

細之務釐𥙷肅叙効其用居多俄薦授録事叅軍兼

汲邑長將順拊循至有惠愛至元三年緫尹陳公以

材辟府從事六年積前後勞赤牒授潞州判官棲遲下

位德及民爲艱故寛簡持大體謙譲睦僚友聽共佐

理中多禆益了不露巳出至上敬下安惟恐秩竟而

去之遽也九年夏予調官晋府過家上冢胙飲水濵

話平生甚悉翼日雞一鳴送予逺郊外泣且言曰吾

老矣不能爲𦫵斗禄走形𫝑途弟相見期邈未知復

無恙否遂哽噎訣去予亦歔欷乆之且訝其遽如許

也其秋以訃來告嗚呼哀哉公事家府執弟子禮三

十年始終如一日一別終天葬弗逮送吊不及哀銘

誄未彰有恨何如嗣子震既礲石墓道百拜來請銘

曰無庸固所願也公姿孝悌憙賔客賑窮継乏雖脫

SKchar指囷略無難色至於排難解紛不自頋藉猶焚溺

之在已復能通下情知疾苦姁姁欵欵老安少懷與

人接無貴賤禮夷故牛童馬走盡得其懽心晩節備

甞世故小心儉畏以省事爲樂有訟來質成公温言

理喻曰緩急人時有也其忍以小忿興怨可退思自

省既而偕謝曰公長者過不敢復聞又善營搆事不

爲巧飾要以敦鞏延百載上如衛之泮宫潞之儲廪

是也𥘉農民發野塜市甓下令禁焉𭧂委之患遂絕

士人牛國瑞聞公義託妻子東遊客死𦕅城爲經紀

其家又石其氏者坐事累猝不易辨明索之急投公

匿焉竟頼以脫里有䘮率匍匐救視孔懷之情踰於

兄弟至貧不能舉者棺衾坎壙楄柎之物必具葬乃

已其周急趍難甚於已私𩔖(⿱艹石)此終飲德不伐閑居

灌鑿樹蓻麄衣糲食與老農老圃爲伍殆將終身焉

噫衰俗頽波中矯矯然有古義士風出則智効於官

處則行比一郷可謂不凢者矣士方以壽祉期公一

旦𭧂僨不及中壽爲惑豈氣盛亟㐮物剛易折推原

本自理或亶然然觀義之所在有不亡者存焉異時

有帶劒喬林讀予文而興起者未必不拜酹公墳㑭

配食於縣社也公仕至將仕郎潞州襄垣縣尹命巳

下卒春秋六十有四實九年壬申七月十九日也配張

氏先卒女二人長曰阿醜女甥魏珎次未竿皆継公没

嗣子震實主其喪葬汲縣唐津里清水之南源銘曰

 太史著書  游俠與侉  不𮜿正理

 匪𭧂豪邪  行而宜之   義莫有加

 李公之先  奮跡將家  餘烈有光

 流而義華 故俠焉負巨先之氣

 行焉佩仲由之猳  家府與訓   化而柔嘉

 據理施惠   如有等差   趍人之難

 甚於已私   孤不自存   我衣食之

 貧不䘮舉   我棺窆之   野SKchar2纍纍

 公助半之   夷考其行   匪義則那

 以之莅官   敏而外和   絲棼我理

 瘡疲我摩  方百里之命下  俄春者之不歌

 心則罔单   其如命何   念公平生

 涕泗滂沱   番番良聲  公榮寔多

 泉流西東   太行峨嵯   我銘刻石

 等與不磨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五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