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

卷第五十九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六十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六十一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六十

    大元國故尚書省左右司貟外郎韓公神

    道碣銘并序

夫朝廷山林之士有徃而不返入而不能出者惟其

勇於静退貞不絕俗是則爲丈夫之亊吾於郷先生

韓公得之矣公諱仁字義和父顯有融德不耀公甫

冠而孤亊母以至孝稱好學強識聞一善事楽爲而

不饜正大間舉孝廉辟爲州孔目以能充元帥府令

史方羽書交馳際公勵精所事爲上官推重畨譯史

安天合爲相友善壬辰北渡隠居郷間澹嘿無所營

庚子歳詔行䑓於燕開莫府選叅佐得良能爲亟用

安侯薦首聘公充尚書省都亊癸卯春以國計北覲

上詢以金粟川流蘿圗鞏固將何䇿可濟對者以十

數獨公敷陳詳明簡而得要有鑒古訓用賢材之說

上喜甚仍奏天下困窮者寔繁其徒方發政施仁之

秋冝子惠俾霑大賚𠃔焉迄今貧子月給廪料盖自

公伊始是年秋丁母梁氏憂彛奪哀起授左右司貟

外郎公早夜在公以吏務自任郎中李獻卿才望重

兩朝亦許公和光解紛能就吾亊又明年冬以祔母

夫人得告南歸既襄亊偕内子張氏棄俗入道自號

逍遥子遂西遊太華終南諸山黃冠野服偃然閱丗

如老松卧雲壑者逾三紀焉公資明淑生平與物無

忤其薦賢周急有大過人者宗族藉之通逹者甚衆

甞買僮即約之曰汝等以丗故不幸及此義則黽勉

相從否則任渠所徃晚節専以方書濟人爲事聞一

秘方竒訣求訪百至易千金不恡歳乆得益多如煙

霞醫林等集悉鋟梓流布猶虞所傳未暢擇摽治者

遍書里巷壁間京師物繁歳多竒疾頼公起死者不

勝紀例來謝辭不見曰吾庶幾道念濟苛苦而巳餘

何兾當時少傅竇公亦以醫方談客多獵神農經所

載爲用公則愽採經驗所謂海上方者録之無遺二

公雖趣向不同於愽施則一也故竇韓之名並傳于

丗先是道人謝志賢等歆公進退有道心存濟物殆

非㝷常所可及遂請主神寳修眞二𮗚餘三十年奉

公猶一日公有二姪長曰天祐㤗鹽提舉次德旻由

後衛從事充樞宻院令史德旻以公耄期迎置家庭

與妻苑氏侍養送終禮無少憾士論賢之公以至元

十九年十月望日考終牖下享年八十有四某月日

將歸⿱穴之汲縣耿岡之新壠墓湏銘以郷𦒿故來属筆

其敢以蕪斐辝銘曰

 頌𠃔韓公  生有淑質   陳力周行

 孝廉應辟  移而爲忠   載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厥職

 濟物之心  一何云亟    漢署千官

 含香入侍  經國之對   𠃔合

SKchar思    片言囬春   仁者之賜

 脫屣榮貴  神武挂冠    退身急流

 又人所難  全真爲教   楽在一簞

青嚢集驗  捄夫丗⿸疒衆  旁搜轉施

 一壷布間  保合大和  浩浩其天

我錬我形  我駐我顔  較彼獨善

 九鵬一鸇  栖遲有窠  逍遥有篇

青山白雲  玄門老仙  黃岡北原

腃焉故山  惟耿新壠  繄公改遷

 魂𠔃來歸  諒先生之所安

    大元故濛溪先生張君墓碣銘并序

余官晋府者四年得進修之士一人曰濛溪張君毎

暇與相徃來把酒論文㝡可尚者君無求於人人之

有得於君殊冲然也𥝠自𠂻念異時禮文興舉吾儻

與當任渠責及承乏翰林君墓草巳宿乙未夏其子

思敬來京師謁余以墓銘爲請慰唁餘爲歔欷者乆

之言猶在耳其忍以不敏辭君諱著字仲明姓張氏

丗爲襄陵縣張相里人曽祖諱某雅重然諾頋義所

在雖死生以之祖愿父彬皆潜德不仕讀書治田子

孫相傳以爲家法君少頴悟不待勉勵卓然自志於

學 國朝戊戌歳設科取士君以詞賦中選既而嘆

曰士當逺大自期雕蟲篆刻將何爲哉適貽溪麻先

生洎前進士兊齋曹丈來主經局君喜且不𥧌曰今

而後吾學有所正矣遂刮去故習沉潜伊洛諸書雖

飢渇寒暑貧窮得失不易其𥘉心所謂道之體用文

之華實探渉其源流咀嚼其膏味積而爲文詞發而

爲事業不盈不矜介然家居以樂育諸生爲業中統

建元頥齋張公以直道清節宣撫河東廉君才行擢

主潞城簿政廉能以畏愛稱明年公去事齟齬不可

爲以親老西歸有司累辟不就至元乙酉用薦者授

平陽路儒學教授於是衆論大厭士風爲一變先生

年彌髙德彌劭學益愽文益竒士友知所依嚮吏民

咸有矜式秩竟不聽其去者逾再考厥後子思敬自

南陽教官來省聞彼中風土樂焉曰名山大川平日

所願見遂命駕南遊以至元壬辰夏六月卄六日考

終寓舎享年六十有九𥘉娶陶寺里大家趙氏一子

思敬二女長嫁同邑王黼次適洪洞梁龜齡継室浀

沃靳氏孫男二曰丗權丗衡思敬以家學今充隆福

宫宫教先生姿明亮色夷而氣清爲人誠厚寡欲不

戚戚於貧賤與人交始(⿱艹石)䟽澹乆之愈敬而愛人百

負之終不較望而知爲雅德君子其成就後進爲已

任故𣈆人以文名而逹者多出其門切惟亾金百年

來平陽號稱多士毎歳舉子赴選大約數倍諸郡至

有白首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庶幾一第餘有不暇及者唯君年甫冠

即能知所學所從㧞出習俗潜心古道踐履外詩文

雜著曰濛溪集者五百餘篇何多矣哉晋絳諸人未

之有也况一辝一藻典雅有法理明辭約以自得爲

主是可銘銘曰

四科稱賢曰德與藝其在聖門用不偏廢文乃道輿

經天緯地苟遺其本剽𥨸何異利禄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疇非誕誇

聮綴𥙷絹是是言邪濛溪爲學其復不遐洗心程張

正藝曹麻閉門窮經其書滿家玉珮瓊琚粲焉辝華

含章時發其助也多士之生丗濟時行道時既我乖

立言明教生榮殁傳朝菌夕蓼逹人大𮗚彼此奚較

大川河宗名山華崧地靈氣異先生所鍾一朝長逰

杳焉飛鴻丗皆知仁智之所樂吾獨爲歸根返壑乃

先生之所終凌倒景而不㓕其元精耿耿固浩乎其

所不窮適來吾時適去吾從先生之心與造物也從

容尖山西東相里新宫我銘斯石如勒景鐘雖陵遷

𠔃谷變尚知爲濛溪先生之封

    故趙州寜晋縣善士荆君墓碣銘并序

元貞元年春廉訪荆侯改道北燕過京師來謁再拜

以先表属筆因念子與侯𥘉定交於癭陶一見如平

生後十年復㑹于東楚握手道舊勉予南行忠厚之

氣靄然萃顔間令人有不能㤀者今以是來託載惟

疇昔其敢以固陋辭謹按典瑞少監焦養直善狀君

諱祐字伯祥趙之寕晋人丗陶洨濵逮祖暨禰以改

工是圗曰與其供噐用於一郷SKchar(⿱艹石)以善及人爲愈

於是板行五經等書不二十寒暑荆氏家籍布滿河

朔君甫冠而孤毎以保大家業爲志貞祐兵乃取五

經㤗和律義篇廣韻板閟墟埌中亂定來視盗發掘

無幾君悉力𥙷購隨復爲完部或者云𥘉蔵書時善

本固多唯取是三者何哉曰經者道之本法者治之

具韻者字之始文籍所由生其爲善已多聞者爲知

本于時官府生聚雖稍稍有立詩書法律晚生後軰

不知爲何物一旦得是如瞽者復明迷者之知津也

而又印模精取直廉故售者廣屋日爲之潤所可重

者積而能散縣人王壹者坐事累繫獄吏挾私欲死

之君力與營救彼不頋且諷而徼賄竟傾貲出之渠

來謝却不見曰吾區區(⿱艹石)然者憐渠罔䧟非辜餘何

有壬子歳州縣通籍冐占者有禁里嫗瞽而來依者

惻然以乳姆𭣣恤轉易書輩徃徃宿負審其窶既折

元劵復惠之書甞有以女奴來償者辭不克娉而

焉斯皆風義矯矯人難能者率樂爲之故郷里無親

䟽以善人稱君以丁已秋遘疾遺命仲子元綱曰伯

叔二䘮未克葬汝勉襄大事以卒吾志言終而逝實

是年八月八日也壽五十有九蔵先塋昭穴君資和

易處事明敏終以失學爲愧恨及諸子長皆教之讀

書甞訓飭曰吾已面墻無及今幸嗣先業庭户間書

帙紛繙豈有資人進修暋不自力將何以免君子之

譏且先丗易冶而裘所期正爾汝曹其勉𣃼君𥘉娶

劉氏継室蘇氏生四子長國噐中戊戌詞科次國用

善属文皆前卒次元綱自㓜有成人風君甞語所親

異時保家子也竟如言季㓜紀爲人雅重信道篤少

從敬齋李先生學所得爲多由典瑞貳卿擢任風憲

今爲山北遼東道廉訪使女一適進士張景賢孫懷

寳男孫九人曰諶曰詢曰誠曰謙曰謐曰𧨏曰諒曰

詡曰諏女孫五人一在室餘皆適士族曽孫九女孫

如之於戯盛哉予然後知善惡之報至子孫而後定

者審矣銘曰

繄士居業擇術是先有篤者志善乎變遷捨鈞治書

理幾於妍顯𠃔荆君思深業專誓教子而亢宗旯蔵

書之有權要本孝義奉而周旋萃英敷華煥乎簡編

迪我後人學者頼焉磊落載腹宛從蹄筌積厚能散

憫窮拔𡨚不有其祉委順百年慶流後裔子孫蟬嫣

人定彼勝其然亶然二子翩翩遺珠在渊仲克丗荷

愿而稱賢季由近侍三使輶軒較夫善利孰大斯傳

固惟自稽古之力實資藉之所縁欲報之徳有昊者

天刻我銘章于晋之阡遹追來孝以慰下泉異時推

𦒿徳而配郷社尚有攷於瑶鐫

    洪嵒老人石琖公墓碣銘并序

公姓石琖氏諱德玉字君寳遼東蓋州人踈髯烱目

氣骨臞清超超然如萬里之鶴貞祐𥘉以良家子■

軍𭣭夏折橋功得官積勞至武德將軍北渡後

相衛間母杜氏唐相如晦後公天性能孝愉色

班衣垂白朝夕孺慕雖菽水無■有南陵白華之■

時杜壽登八秩清修絶葷茹■日庭■間■白菌百

余本掇去復茁者數月人以爲孝感所𦤺   贈

詩有似憐甘㫖闕春風玉芝香之句

篤趍人之急逾於已私至遇不

竹木花石時醸名酒客至輒

而後巳眼花耳𤍠與之扶䇿

之某處手植而即蕃者也此

■眄柯怡顔喜津津溢眉睫間曰吾且■有■不■

■壁矣甞種竹當户或謂太迫曰待其藂茂秋霽月

之時㑭清樾透簾爲此君冩真耳故終日翛然對之

■灑爲樂其清澹如此晚年游心命書人有問必以

■已安分爲荅能此不待孤虚相旺吾言固有徴矣

■丙子公年八十有五甞繪共山歸𨼆圖以自SKchar

■樂因號共嵒老人是歳冬灑然而逝(⿱艹石)委蛻焉孺

人劉氏能遂公𥘉心主治中饋不知其爲貧家也生

女子二人長適御史康天英次適河東道提刑按察

使姜彧家府與公交欵曲篤丗契三十年一別終天

有恨何如㝷歩入街西故里眄睞竹樹慨然有聞𥴦

懷人之愴老淚濡毫而有斯作銘曰

貧而樂有𩔖乎黔婁心而隠似慕夫德翁事親極融

融之樂逢辰岀蹇蹇之忠布衣歸來黙而自容將裴

SKchar而孰友侣藂筠而伍嵒松生也順事殁寕吾躬古

之所謂郷先生死而𥙊于社者其處士之堂封乎

    大元故廣威將單寕晋縣令李公墓碣銘

公諱譲姓李氏其先易水黄山人也父海姿善良丗

樹藝爲業公既孤母張氏以健持家就熟南遷至寕

晋唐城郷愛其風土遂占籍爲縣人公𥘉生顱骨有

異狀及冠美鬚髯聲音如鍾爲人善𮪍射勇於赴義

爲一方推服貞祐𥘉河朔失守所在冦盗充斥日相

吞噬公慨然輟耕壠上團結郷豪游獵陸澤荆藺問

以保庇井邑爲事蓋有所需以明歸附之志歳巳卯

天兵南下公與兄直首率里人迎拜女兒那顔於軍

門嘉其效順授直行寕晋縣事公管軍緫校仍聽元

帥蔡國公節制時歳荒民飢道殣相望縣東有水柵

曰𤁋城大澤瀰漫周浸百餘里菱芡魚鳬資生之物

甚冨民徃依大𫉬厥所庚辰秋金兾州將柴茂以兵

來取兄與公力戰而前直死焉公憤大兄敗殁衆又

失所庇以圗報復𤁋爲誓雖食頃不㤀也継從縣長

王帥復奪其柵居無幾茂復合大𫝑來争前次滿氏

■公聞之盡匿精銳於𤁋傍二十里叢葦間以弱誘

茂令之曰伺彼過聽金聲而作親驅數百人前逆鋒

𦂯交即陽北逗茂逾紀氏塢金鳴伏發茂腹背受兵

大挫其銳公回戈追奔五戰皆捷自是兾人聲熸不

敢復窺滹垠矣𤁋城用以全安帥閫酬勞授主本縣

簿乙酉冬武仙以真定叛麾下劇節副鄭進等乗𫝑

剽掠趙癭陶迤東悉爲丘墟公度力不可支收合餘

  與鼔藁二王帥合𫝑併破劇鄭諸砦馘數百級

而還所失保聚生齒皆得復故丙戌冬仙復令劇鎮

戍趙州明年春從大兵規取克焉時太師木花里以

  顓封拜録公前後功授公行鼔城帥府右監軍

  銀符使顯異焉既而陞充本縣令以寕昌爲丗

封於是招流亾布恩惠畫井閈起市集𫑮居有貿易

之利田里無追呼之擾四民樂業外户爲不扄矣■

  田務抑游墮扶寡弱法姦蠧是又公之所必行

   慊民有衣食不自給者公發私蔵以瞻之冨

足帥府聞之爲復其三年公雖貴必耕而食蚕而後

衣居甞以榜掲門扉私嘱干謁請毋相覿其廉守如

此癸丑春以老致仕令男天澤嗣職優游里社日課

子孫耕鑿爲務甞斧桑田間或𭄿之公曰官時來■

爲農吾家素業我(⿱艹石)尔兒輩尚墮而自安或者謝而

去古人稱貴而能賤丈夫之事公其有焉以至元十

一年十月卄二日考終牖下享年八十有七越四目

葬縣西北下王里之新塋礼也祖送者幾萬人夫人

祕氏趙氏張氏子男六人長曰天澤歴寕晋元氏兩

縣簿次天禄本縣奥魯千户次天祐監寕晋酒次天

祚不仕次天祥次天祜某鎮廵檢女四人長與次俱

適趙氏次適牛氏次適郝氏男孫一十九人女孫一

十三人重孫男一十八人重孫女一十三人𥘉公畜

家僮數百指悉縱遣爲良曽無鬻身分役之責人又

欽其德厚云天禄性孝義仡仡有父風以北孟舊塋

屢爲滹浸所嚙遂改卜於此既襄事贄禮幣百拜來

請銘予方問俗洨濵見其遺𥠖故老脫離兵革六十

餘載猶爲懷思王李諸人眷眷不㤀有配社尸祝之

報嗚呼貞祐之亂可謂離且瘼矣元元之民莫適所

歸不爲人所魚肉必轉死溝壑如王李諸公雖奮棘

矜起壠畒至於父子昆弟出死力角群豪經營捍蔽

使一方奠安又識夫天運所在挈民去危邦而就興

國誠亦出人意表一時賢豪者也甫定後復能俾官

府生聚日就完好今歴官郷曲歳時拜墓于于而來

者皆𭧽時不能自存之嗣續也其德民之厚感民之

深又何止童不雉捕長江之虎渡者哉冝其子孫䋲

繩蟄蟄皆有所立然後知德施於民功𬒳一時者大

之垂報何其豐且阜哉

 癭陶北郊  里號下王  顧瞻佳城

 蔚乎蒼蒼  是爲𣈆長  李公之蔵

 惟是李公  千夫之防  果毅之勇

 木訥之刪  奮身隴畒  舉圖義匡

 貞祐南播  雲擾之俶  割據侵凌

 互相魚肉  民匪殱夷  轉死溝谷

 宛彼𤁋城  居水之腹  菱芡魚鳬

 大益不足  聞公來依  襁負相續

 如鹿走音  如鳥棲木  四境騷然

 獨爲樂國  耿氏昆仍  旌旗部曲

 既復兄讎  又知所属  草昧𥘉分

 官府始置  戢我武幹  明夫吏治

 内守以廉  外方以義  撫循有方

 興滯𥙷弊  扶弱抑強  繩姦束吏

 百戰遺𥠖  竟保終惠  民之戴公

 頌聲噦噦  尸而祝之   懷思罔替

 勒銘豐碑  尚克永丗

    大元國故河中府南北道舡橋緫管謝公

    墓碣銘

    字仲進其先燕之香河人

吾衛上將軍河東路緫帥■其仲子也爲人性行淑

均沉實有頋慮既冠甞從父西破川蜀每領牙隊居

前當破竹際掩目懚心未甞以SKchar殺爲快雖執訊𫉬

醜力爲全活者甚衆用勞充秦鞏路軍儲大使辦集

有方餉道爲不乏丁已夏先帥薨君實主其䘮縗杖

SKchar立躬起塋壠棺衾儀物既易可𮗚㑹者大說復樹

豐碑昭德神道其例新仟有光焉大兄維石襲父軄

役軍中行臺檄君以例継執不可曰兄念天顯極友

愛頋某不啻(⿱艹石)手足然家事一聽予處鞠立之責正

在今日竟以其嗣徃代其遹追永言之思友于䘏孤

之義盖終身焉其爾過於人逺甚者𩔖多此晚節以

故矦失將駕下澤乗欵段遊居中條田間耕牧卒歳

𥙿如也至元乙亥冬十二月卄有六日以疾終平陽

府崇道里私苐之正寢得年五十有五官至河中府

舡橋緫管越三日厝於府東神泉郷之南里原從遷

壠也萬口稱惜咸以善人歸焉夫人劉氏晋之平陽

人德柔嘉主内事殊嚴生三子長曰純克家有立志

次曰繹謹愿嚮子道季夭女一適裴氏子孫男一人

未名既卒𡘜嗣子純來求表其墓道予私念其故昔

孔子遇舊館人喪脫SKchar馬以⿰貝專曰吾悪夫涕之無從

也君於予西道之主人也從游讌語姁姁然盖三年

于兹殆非過客之有頃其可辝不敏君生長秦晋■

   間而礼度雍雅不知爲將家子與人交信■

    無間言其在諸弟間棣華輝䕃惟恐弗■

又出天禀粹然也嗚呼以君之德之壽較之有不相

稱及者仍哀之以辝銘曰

蒼茫兩間生也倐寓一氣之來命有定數彼修短與

奪理則有之(⿱艹石)不繫夫善悪積習之故嗚呼謝君一

僨而去孝友淑善曽終始渝素天之報施如此豈定

者不可奪來者固所與也將子孫延昌以永其終譽

邪吁

    故將仕郎汲縣尹韓府君墓表

府君姓韓氏諱澍字巨川其先陳留酸𬃷人丗以儒

業顯逺祖有方官至大司空六代祖璹累階銀青榮

禄大夫五季間北渡河遂占籍為衛人榮禄生朝奉

大夫祗徳朝奉生八十一秀才奕山山生渤亦舉進

士渤生柜善居室遂用冨饒於君爲曽祖祖恱有淳

德不耀父仲字仲寛所居以善行稱君自穉齒性沉

潜寡言𥬇群兒劇里中過不少睨宗黨異焉稍長以

刀筆起家用言者爲安陽吏主SKchar以能入爲府属吏

丙辰歳 朝廷以相之五縣封 太弟爲米邑継郡

帥例肆覲君毅然以民計從行及敷對称

     户曹孔目官明年春降璽書起聘君太

原高公鳴爲彰德路緫管遂汰冗貟擢群能新舊圖

至設府史不數人君首以才選無幾轉按牘提控官

夙夜在公勵精所事閱六歳克勤猶一日大爲緫尹

■知守録事叅軍至元二年轉官制行積前後勞授

以縣尹下車首以羙俗邵農爲務頋謂僚属曰冨足

者禮義之資耕桑者風化之本至於SKchar亭傳謹迎候

奉 上官徼目前譽非吾所知也於是下教條課户

丁𣃁藂薄植桑菓以敦大本非農𨻶不許人城市暇

則行縣檢視勤墮而賞罰焉自是邍隰畇㽛榛惡爲

有間郷隣有以忿䦧訟於庭者君曰孝悌力田親仁

善鄰古之善道𥘉無大故何乃至尓諭而遣之至頑

不率教則曰聽兩造明曲直是不難恐一置于罰終

身玷辱爲郷黨指誚吾惜汝者此也儻不吾念論如

法比秩滿五事備舉所𫉬來暮之歌厥聲載路矣五

年用新銓法勑授將仕郎主髙唐縣簿九九月輿疾

歸明年卒於絃歌里舎得年四十有八實至元庚午

春二月一日也越十有九日從葬安陽縣西陵郷武

官原之新塋母李氏時年八十拊柩而哭之慟曰天

乎遽奪我純孝至此酷邪聞者憫其賢孝縣君金相

人進士秦公之孫配君德良稱生子男三長曰從益

目憲臺六察史今爲燕南河北道提刑按察司書史

次從愿從革女明童適王氏子男孫四人後九年歳

戊寅冬十一月七日終祔安玄堂之左禮也𥘉縣境

夏大旱比致禱私念事之壅底獄之𣡡滯亦沴氣是

致乃裁决牢繫爲一空及禱蒼山祠雩舞未𭣣雲幢

幢起中谿翼日雨盈尺継謝祠下車還衆曰尹精誠

(⿱艹石)是當有囬馬雨表公䖍至半途果然㝷鄰道以蝗

災告備已而竟不入境縣狀其異以聞是秋爲有年

君温雅有沉量慮事逺善措畫臨政暇裕畧不動聲

色亦未甞矜喜以己長格物其孝愛友悌出天秉粹

然不忍一朝違母氏側甞行役踰時眷焉陟岵寢餗

爲不安於承顔孺慕(⿱艹石)此其至𥘉見第季既多枝葉

衍門户事繫重故挺身吏業盡心所事匪厥躬是

私期於庇本根寛父母抱者幾三十年(⿱艹石)府君者可

謂克孝克恭念顯養志者矣某祖妣韓是爲君女叔

曰女叔者称父之妹也出六帖君之嗣從益厠某行爲外弟一日跽

而請曰先人棄養奄踰八年坎不及誌有銜未祛唯

是表於墓左者又闕罪惡之大無可言(⿱艹石)銘則尚於

兄焉有託某追惟祖妣平生之言得君抱爲㝡詳因

繫之以銘銘曰

於鑠韓氏丗爲儒之宗𠔃彯纓(⿱艹石)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歴位乎公弓

猗嗟裔孫SKchar習匪其躬𠔃黽勉從事養夫親之志𠔃

庇我本根殆葛藟之義𠔃聖哲所稱吾今見其人𠔃

於穆府君諒彼古之倫𠔃兩漢循吏鑄頑以成仁𠔃

嗚呼令尹誠亦吏之循𠔃予銘摭實其敢過爲文𠔃

魂而有靈尚愾嘆之一伸𠔃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六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