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一

卷第六十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六十一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六十二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六十一

 碣銘

    故善士張君墓碣銘并序

善士張君諱從禮字仲和順州龍山人大父德仁有

𦒿行郷人尊敬之禰義甞任燕工技府緫管既老君

當襲職請於府曰親老需侍余志巳定弟從順賢而

克荷願𢌿之竟以從順嗣仲和姿清介不隨俗上下

甞從澹游先生學詩甚自憙也事母教弟以孝友聞

承顔讀書外室屢空宴如也君既不樂仕進甞曰菽

水盡𭭕不害養志三釡五鼎非所願也至傭筆以供

朝夕平生友非逾已而不交曰吾將安倣施非當受

而取曰畏將SKchar勝弟從順洎婦併殁孤姪敏方三歳

爲鞠育成人過於已出至贅子智於友生羊舌氏家

仍爲敏納室是亦人難能也詹事張侯髙其孝義憐

其窮獨出楮幣数千緡付之約得子錢悉助親養君

以義重德薄謝弗敢當郡國知其賢以孝廉累辟亦

不就臺憲廉得其實旌焉復之終身君悚然嘆曰人

子奉親理固當然因而有加邦之教也顧從禮何足

以爲   上明分有如是者所居曲水里有亭沼

植芲    挺(⿱艹石)儼侍温凊暇日哦其間有問者

      事子姑去自號栢溪主人左山啇公

       得賛之  京師之明年君來謁

            見眉間今雖巳矣尚

䏻         以孝止善者也至元癸巳

春母氏弃養以哀毀致疾是年冬十月三日考終牖

下得年五十有六配劉氏亦能安君貧窶早丗生子

智及二女適裴氏王氏再娶董亦前君殁生子曽葬

璮州宻雲郷之王冡原友人劉某重契義介嗣子智

中表其墓以君篤行有𩔖古人者爲之銘銘曰

堪輿兩間子軄不易孝爲化源融而友悌君於二者

行不少匱濟以廉貞大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厥𩔖目爲善士吾言匪比

其善伊何可欲之謂况乎質羙而學行方而義繄匹

夫而化郷人曽克施之弗異五十六年爲樂也洩洩

去水來山宻雲之隰隠然斧封山塚屹立是惟吾曽

張仲之室過者必式後漢張覊性孝讓舉動合礼鄉人号張曾子

    故雲中髙君墓碣銘并叙

君諱祐字仲和其先雲中人髙祖巳來逺昭穆無可

詳者伯父與考金季家撫州以財雄邊伯父德真字

伯諒潜德不仕考諱德榮伯寛其字也姿醇厚郷黨

以德人稱甞以勞槯豐利酒伯母暨君之妣皆張氏

女以姒姊而列妯娌伯生子曰信字仲禮曰義字仲

仁信羙丰儀虎睛豐頥耳珠赴海以樂終君實仲之

嗣皃敦厖性孝悌及長雖混迹闤闠衆不敢以㝷常

期𥘉燕雲失守豐利府君避地南遷汴梁壬辰歳例

北徙以實衛墟君與兄信素負心計相與謀曰衛居

天中寔通都劇邑百物夥繁合散於此(⿱艹石)以什一與

時馳逐可致屋潤遂主貨殖爲業君爲人篤信明敏

不底藴留既易彼取収息且廉故聲實四出啇販輿

集其門貲既饒奓不忍顓利自濡以東多益寡爲得

每毎貸子錢有不克償及群居邸舎積僦直而負者

審其窘悉折券無難色由是三郎以長者稱於中外

至元十九年五月四日以疾終于家壽六十有五三

日葬汲縣汲城郷南王里之原從新阡也配張氏與

君德良稱生四子長曰明福以通幹由㤗塩管勾任

河南府交鈔庫使次丗英丗顯丗昌孫二人曰𦽦

莘姪三人曰夣得郷貢儒士前君卒曰丗傑丗寕姪

孫二曰革曰華重孫一曰復亨明年明福以墓碣來

請銘余以同里巷者五十年知髙氏爲最詳即其冨

潤齒息而論盖自髙曽而降凢六丗雖荐更丗故以

孝義勤儉同居不析故也至君承父兄餘業益光大

於後内則齊理嚴肅以身率先族属家僮千有餘指

無間言日趍事惟謹屋廬𬒳服務從朴素常以驕靡

爲戒外則持心近厚與物無滯敬畏官府奔走輸辨

未甞少厭所患謀生之不勤胡恤王事之時亟也自

壬子通閱後髙氏迄今爲河朔名數之冠豈偶然哉

故逺服賈者雖千萬里外念寛厚饒裕獨以髙氏爲

讓矧髙氏以義致利義重於生因貲致冨冨而不驕

爲子孫又能求銘以昭丗德是又好禮而知本者也

焉得辝銘曰

  冨壽 五福先  匪欲厚  能𢌿全

 髙氏  起雲燕  凢六丗  財雄邊

 重利  始南遷  編衛氓  迹市𨞬

居家里  無間言  我屋豐  利匪顓

益寡乏  貰子錢  長者称  動河堧

供厥賦  日翩翩  曽不憚  生勉𣃼

業攸乆  族嬋嫣  服而食  耻華鮮

 孝與義  爲周旋  勤不匱  理固然

継之者  當鑒焉  行山秀  淇水淵

 髙氏裔  與並傳

    新郷縣尹劉君去思碣銘并序

衛之属邑曰新中郷其地距太行東麓桒土衍沃浸

以清泉之潤民俗殷阜自昔號河朔望縣惟其物廣

而訟嚚路衝而務劇故治称爲難然渇餒而易飲食

者民之心也得其人苟有以拊而安之將見民戴之

如父母仰之如神明惟恐來之暮而去之遽也維至

元卄六年南宫劉君理由江淮漕莫來主縣治君姿

幹敏有機警相時處冝果於裁断既視事思有以事

集于上民便於下於是舉條章明約束均賦役却造

請凡轡馭之急遽者馴而致之不務髙逺率先以身

爲度縣當𨵿陜驛程使馹轉致日相望於道吏民疲

於供頓君量其輕重處之有方無名而求索者皆以

理謝之則乗間侵牟之𡚁日就歛息廨舎一縣具瞻

陋不克治事非所以整暇也計材尤工易故而新増

葺者十餘楹復起蕭相祠㑭吏曹不自鄙薄以信景

慕邵公橋跨清水上歳乆墊齧兢於履危乘𨻶大揵

硔臿斧官桞爲梁方之舊締既髙而固役不知勞而

民免病渉至治道塗取通快堙汙夷峻徒行輦致坦

不少阻歳時邵農褁粮自隨周行田里未甞追呼俾

妨時作耕稼蚕績檢括課視切於已私復諭之以勤

儉申之以孝悌使遷善而逺罪由是邑里感念昬於

作勞生里且滋殖矣下迨鰥寡顛連亦行得所流逋

聞之稍稍復業故賦稅輸納不及期而辦詞訟繁囂

不俟約而簡君以令行民信教烏可後乃出巳稍崇

餙廟學如蓋瓦級塼之破壞者丹堊漶漫之不鮮者

一完而奂之復葺黼座陶𥙊噐周繚崈垣外障儀閈

春秋釋菜禮容爲増肅暇則禮師儒率僚吏暨邑之

子弟聽其講說使知所務故三載間庭無留訟牢户

爲屢空至隣有疑讞滯而未决者上官𠋣之丕蔽而

縣之治否爲可知已君既更𦒿舊苗仲牛丗麟慕賔

羅從玉郭昌祚席安等懷其夙愛有思罔置者來謁

文以垂示于後辝再四不克仍覧𮗚件狀而次第之

且寓夫余之所感焉甞𮗚兩漢循吏政顓風化子視

生民訓牖惠飬如恐不及凛然有三代遺風惟其浹

洽於民者深至故所居即化所去見思有起祠樹碑

以表夫永載遺賢之意非幸也冝也迨叔丗司牧者

昧於治軆苟簡貪墨習爲當然其可聞者不過曉簿

書以爲能飾矯僞以干譽其於民之休戚漠然如秦

人視越人之肥瘠甚者因之以急張臨之以形𫝑剥

民之肌以膏其身傾民之産以肥其室使民畏之甚

豺虎惡之劇冦讎告訐謗讟無所不至以理𫝑論之

亦冝也今劉君以勤強幹敏力矯時弊致績用章著

吏民稱道如是可謂能也巳是冝銘銘曰

天下之事孰覈孰綜政發于上相臣是控事終于下

疇致厥用相湏成務匪令奚共雖百里間務實煩開

有社有民有賦有貢兵之貧難民之疾痛期㑹簿書

風俗獄訟我剖我决我承我奉粤惟良能治之有統

千室鳴弦五袴流頌以致 朝堂令無太偬庶事日

康四方風動増秩賜金璽書褒諷繄尓責望得人爲

重暨暨劉尹事功自憙挺身頽流卓尓爲治不務髙

逺不渉苛細相時致冝因利而利瘼自我蠲聲由實

致所以懷思去而罔替截鐙願留非愚敢覬胡(⿱艹石)

述垂聲來丗刻石縣門永照鄘衛

    故太一二代度師先考韓君墓碣銘并序

君諱矩字某其先爲大梁望族曽祖璹五季時官司

諌以銀青榮禄大夫致仕避地北渡遂占藉爲衛人

祖奕大𮗚末舉茂才數爲縣有聲父渤金𥘉登進士

第有文采終𫉬嘉令君自少以疾不仕資慈祥家故

饒財心樂施與凢親舊貧窶里喪有不克襄事者至

傾刮嚢篋以賙其急或者來謝曰非𥘉心也郷黨以

長者稱天眷間太一始祖真人以神道設教逺迩嚮

風受籙爲門徒者歳無慮千數君舉族清修信禮爲

尤至香火之奉雖寒暑風雨不爽厥德巳而君内子

閻以嗣事爲禱真人篆丹符令吞之且曰汝家積善

乆當産異人既誕師果有竒表真人目之曰他日輔

興吾教者此兒也甫免抱即留養道宫三歳識字七

歳善書既長儀𮗚秀偉慧悟絶人批荅辭章捷(⿱艹石)

響由清虚師主盟法席二十餘年輔興之言有充而

至於極者今追定仙號曰太一二代嗣教重明真人

由是而𮗚韓氏一門之積其來固逺以有是子而論

之君之德槩可見矣雖年甫中壽師易韓爲蕭至於

克荷玄綱光隆教本在韓宗亦爲不朽君既殁重明

躬𦵏君於四門里祖塋之次母閻氏祔焉禮也六代

度師全祐顧惟傳嗣之重猥及余末于何以圖報維

是師真所從出者其潜德幽光表而銘之中心庶𫉬

少安乃以刻文來請師於某祖妣妙清君列叔父行

義不可辝遂世次而系之以銘銘曰

作善降祥長惡得厲在理必然随感而至赫赫韓宗

德顯河衛衍慶及君滀而𣽂淪俟著而發乃生異人

異人伊何太一次祖提挈玄綱鵬騫鳳翥庇及本宗

光隆丘土松栢蕭園連崗接武神格仙遊有來容與

風駕雲軒同飜共馭純化追逺歸厚來昆泝流㝷源

以表道根勒銘墓石永賁四門

    太一三代度師先考王君墓表

君姓王氏諱守謙字受益愽之堂邑人世以播種爲

業致資産豐阜田以井而計者九桒以株而㑹者蓋

萬數焉遂爲里中鉅家然闔門善良薄於世味奉道

之心亟(⿱艹石)饑渇聞太一教以符籙濟度世厄所在奔

是惟恐其後君乃與其配李氏欽挹真風不逺千里

■為門弟子量家歳費外悉以嬴餘爲本宫香火供

有子曰志冲即今太一三代度師也師生而歧嶷七

𡻕出就外傅應對進退皆中禮度及毀齒善記誦喜

讀老莊等書𥘉君董田務於野午憇䕃下寤寐間(⿱艹石)

聞呵喝聲見數青衣人導一童子前來且曰天仙過

此可少避恍視之無有適師持壷漿來饁君異而不

出口自度是兒恐終非田舎中物也及長父兄與議

婚不許曰去家入道乃所願也遂禮二代師爲黃冠

以經明行脩得度入道士列既嗣法席遭遇道陵特

賜號玄通大師君聞而喜曰天仙之異誠有驗矣且

曰平生奉道𫉬此實報王氏爲有後矣享年七十有

六考終牖下師以礼𦵏本縣王莊里祖塋之右母李

氏祔焉今度師勑定仙號曰體道虚寂真人其師真

之德靈應之蹟詳見墓碑兹不復云六代度師全祐

嗣教之七年自燕命提㸃張居祐等以禮幣來謁且

致其意曰道家者流雖崇尚玄黙而太一教法專以

篤人倫翊丗教爲本至於聚廬託處似踈而親師弟

子之兩間傳度授受實有父子之義焉今三代師真

其在宗門表墓有碑嗣法有傳可謂光且顯矣然物

之在天壤間未有無本而岀者今末有餘荣而本爲

寂然豈厚人倫輔丗教之理哉敢百拜以表辭為属

幸憲使無拒予以師之言誠爲知所本矣遂諾而作

之表

    故真靖大師衛輝路道教提㸃張公墓碣

    銘并序

道有綱紀需人而後弘如上承師真下綜法務以公

材吏用而開玄佐之功者其錬師張公乎公諱善渊

字幾道趙郡平𣗥人生有異相比長言灑灑有序父

溥甞任衛真縣酒坊使時太一四代祖中和真人提

㸃亳之太清宫溥素挹真風日侍師於几席間沾沾

然而喜曰吾兒知所於託遂叅禮爲門弟子中和人

品髙邁道價重一丗與游者公卿賢士夫一動静語

黙皆中倫慮公親炙旣乆日有所得與之俱化(⿱艹石)

雨然歳壬辰河南大兵公與中和隔離者乆之既而

聞師北渡稅駕於趙廼奔奉焉師忻甚曰奔奏䟽附

吾宗門有人矣即令知太清𮗚事丙午夏四月侍中

和赴

太后幄殿及見亦霑寵眷奏受真定路教門提㸃

賜白錦法服命代中和頒錦幡寳香於崧髙太華二

■以祈福祐時衛之祖𮗚兵燼後鞠爲草𣗥中和𢌿

■經理不三數年神庭燕處頓還舊觀壬子夏六月

■從中和北覲嶺邸加號真靖大師改提㸃衛輝路

道教事甲寅歳復奉■㫖致禮嶽瀆癸丑冬詔天下

  赴燕長春宫修羅天清醮公奉五代貞常真人

■㑹其所以致顯宗教推轂嗣師髙出衆表俾道流

  公力居多巳未春

上南廵臨幸壽宫時公以疾不克朝謁■上言念舊

  近侍存問仍賜御藥葡萄酒服之病良巳故中

統二年換受■宣詞有云操持堅正𥙊醮精嚴隨師

逺覲於闕庭奉命敬祠於嶽瀆巳加玄號宜煥新章

之㫖道論爲榮焉公資清峭貞幹臨事敏而善断馭

衆肅而有方雖一言話出人意表不肯碌碌混常流

中生平憙讀書於老子最有得故行巳接物多掇其

微妙至於禱禳醮𥙊内嚴外辦綽有餘𥙿兩從中和

北上沈幾先物徃返萬里無不如志甞奉■㫖給諸

道度牒䳽馭所經例有贐公略無私焉其清介逺大

又如此壽七十委蛻於太一順事齋室實至元乙亥

正月卄五日也越三日陪葬祖塋之次後八年六代

祖純一真人念公有力宗門在玄士爲傑出有不當

泯於後者丐予文以識墓竁因摭其行實而系之以

辝銘曰

 真靖受業  始於中和   荆璞雖羙

 噐成琢磨  東𤅀北渡   載造玄科

 用匪其人   道將(⿱艹石)何  公綜玄務

 辦於益多   龍庭再召   萬里周旋

 竹宫咸秩  羽服雲闐   尊師顯教

 我力孔宣  玄綱張㢮   ︻曲而全

 道價軒輊   濟之以權  ■塵而下

 歎其才賢  僊游有限   道舘驚捐 --捐

斵石紀行  以大斯傳   雖髙深弓易位

 尚知爲玄門之玄

     提㸃彰德路道教事寂然子霍君道行碣

   銘并序

國朝甲辰乙巳間鹿庵先生教授共城不肖亦忝侍

几杖時有爲全真學者重玄李練師自相下來買田

於卓泉立棲真别舘既而重玄北歸委紀綱士霍君

明道爲之營建不數年剏堂殿廊廡煥然一新際泉

兩涘盡植巨竹隂蘙數百畒中搆筠溪亭招致吾徒

徜徉𥬇傲其上由是卓泉道院聞於逺邇簉名洞天

福地之末雖重玄創始之勤而霍君明道實有力焉

師諱志真號寂然子明道其字也系出安陽縣秋口

農里大家父諱澤甞夣一麻衣道士云自天壇來求

託𪧐許焉寤而誕師㓜不好弄寡言𥬇既長性淡泊

不樂榮利弱冠辝親學道父憶夙徴即允其請廼詣

相之天慶宫禮重玄子爲門人全真家禁睡眠謂之

消隂魔服勤苦而曰打塵勞以折其強梗驕吝之氣

師從事於此者閱三十寒暑略無憚色重玄諗其爲

受道噐命主治玄門事挺志誠礭措畫井井有法及

卜築蘇門委之鋪敦教基𪪺演宗緒俾特逹而有所

樹立焉師披荆榛掇瓦礫攻苦食淡擴充師志復闢

農畒創水磑廣資生理培植教本致逺邇尊礼學者

日衆至於齋廬深静井竈修㓗遊人過客如歸而仰

給焉道俗推舉任輝之威儀師滌除玄覽痛自澄治

務正已以格物有辨訟者率用理遣不知官府爲何

事羽流敬安一方凝重至二十載之乆年踰耳順相

■吏民𪧐仰道價請主天慶宫既至受提㸃彰德路

道教事凢十有三祀年尊德重不俟言論而衆自化

服以某年月日沐浴易衣冠無疾而逝夀八十有一

𦵏安陽縣王𥙿里重玄仙SKchar2之側師半度清逸(⿱艹石)

澤之曜外朴而内敏質直而尚義簡重自居處事得

時措之冝和同光塵接物無徇俗之弊其訓導徒輩

言約理到以身爲律度可謂純乎其純玄之又玄者

也門人杜志用夙承提誨圗報無方𤥨石紀銘期傳

不朽乃介太一純一真人李公來属筆予既重李請

又與師有夙𪧐之雅既叙其行巳而系之以辝銘曰

道之大原玄文五千誕誇索𨼆匪其正傳質禀貞素

心地善渊惟𢌿也全内思静SKchar耕田鑿井順乎丗縁

修已求志繕吾性天無欲觀妙是爲道之自然尚無

徃而不可孰間朝市之與林泉(⿱艹石)人者雖乗化而委

蛻安知其精純之氣不乘冷風而仙𫆀門人攀慕白

雲翩蹮勒銘松臺何千百年

    凝寂大師衛輝路道教都提㸃張公墓碣

    銘并序

師諱居祐字天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丗爲汲郡人父道用居樂善東北

坊以茗飲爲業師早失怙恃兄居仁訓育有方甫長

愿立如成人然向慕玄風亟(⿱艹石)飢渇思得大宗師依

歸以果其腹歳壬辰天兵下河南時太一四代度師

自柘城北渡應大將撒吉思請主新衛昭順聖后祠

居仁舉家崇奉遂命師爲門弟子居無幾何度師北

遷住趙之太清宫以師童侍有年謹敬不怠念焉遂

度爲道士俄命掌𮗚之廪料出納詳明儉而中禮曽

無撮龠之悞度師稱其能時衛之祖觀兵後燬廢掃

地度師遣提㸃張善渊詣衛興復且請師以佐葺理

𠃔焉師爲戮力從事小大之役率以身先之既而張

侍䳽馭北覲營建事師獨任之不十稔壇殿齊室下

暨庖湢庫廐井井一新巳酉春中和真人還衛頋視

喜其得人已酉冬中和昇寂師辦易葬事焦勞爲多

丁巳冬以事召赴行殿勞歸霑衣幣有加還貞常真

人以師貞幹有節命知宫事継陞充提舉中統三年

上遣使植碑夀宮師復趣辦不踰其素於國光有華

至元十九年六代純一真人嗣主法席以師道行純

粹勤恪有功言於朝宣授凝寂大師衛輝路道教都

㸃七年間道流推服教門増重焉卄六年二月五

日得寒疾再宿談𥬇而逝及歛予臨視靣如生吁亦

異哉享年七十有二越七日提㸃范全定等𦵏師於

四門里祖塋之側礼也師爲人樂易無機械苟有過

湏問之人而無憚於改不然咽(⿱艹石)有物所梗其歴事

三師前後五十餘載護道服勤始卒德不爽純一真

人以予郷曲故持狀來謁銘因憶十九年冬予寓大

都道宫適師與㑹宵永無寐龕燈爐火尊爼談舊甞

及萬靈坑事悲丗故之無常悼逝者之如是凄然動

華表歸語之感故師毎歳例清明后一日丐歛酒肴

楮幣等物斗量車載展𥙊SKchar2次以慰郷梓SKchar漠之魂

■恐其心之不盡也其於存殁兩間亦追逺歸厚之

意也歟是可銘銘曰

 太一設教  幽顕兩通  凢曰云為

 湏人乃崇  猗歟張公   德度冲融

 致身福地   逢教之隆   敦𠔃(⿱艹石)

 發之天𠂻   寂不俗絶   勞而有功

 師事三葉  罔異𥘉終  一朝委蛻

 爲報何豐  祖埌之東   萬栢葱籠

 陪葬其側  (⿱艹石)堂有封  鑱銘表石

 永示無窮

    故卓行劉先生墓表

先生諱德渊字道濟襄國中丘人性癖直有操守好

學能自刻厲及游滹南王先生門思索辨惑等說

是饜飫史學爲專門之業古心古皃非禮義不𡚶言

動一芥不取於人朋友死雖千里逺徒歩必至覩前

賢竒蹟偉行擊莭嘆賞而不能自已至椎耕牛以饗

竇王殺乗馬而𥙊昭烈其或憫時之艱急人之難切

於巳私而不置也始則人大以為異既而疑焉終廼

嘆服曰先生篤行直躬守死善道者也北渡後赴戊

戍試魁河北西路逮中統建元三府辟其行能授翰

林待制晚莭知圎鑿方枘不能與時𠥍匼乃以所得

成就學者立言傳後著三爲書數萬言其說為天地

立極為生民立本為聖賢立法敷析温公通鑑數百

條技翊章武俾承正統及見考亭綱目書多所脗合

沾沾而喜曰吾天地間可謂不孤矣又通古文竒字

士多傳習之凢經指授者雖節目磥砢表表有所立

或惜其獨善不顯諸用然振衰善俗激厲後人多矣

太保劉公左轄張公以郷曲義來周卹皆却之曰吾

非踽踽凉凉閹然媚於丗者也至有以禮願交而弗

之𠃔者許魯齋毎道邢必式閭致恭而去壬子秋不

肖始覿先生於胙對榻學舘夜參半歘起撼予曰吾

於漢丞相亮論議際有所得惜不並時當有說云云

至元壬午予按部夷儀謁先生於天貺齋棲遲蓬蓽

心融一天自樂其樂英發之氣至老不裵先生近何

適作四𠒋辨天府七星挽章于以張皇幽眇振濯

漢靈一何壯也臨訣握予手曰吾耄矣斯文未䘮子

其自將行有以𢌿之既而聞卧疾慮乏調養詢諸友

生始知先生有子樸早丗女孫一適康氏子新婦女

孫皆不聽侍疾卒年七秩有八時至元丙戌九月卄

二日也葬蓬山之西丘後十五年晚進王寜合郷國

議來請曰先生學貫三才養素丘園行嫓於古人望

髙乎一丗没當易名用垂光範予謂寕曰士風之不

振也乆矣道義之斵喪也微矣安得髙風苦節如先

生者哉昔孟東野以詩鳴唐張藉私謚曰貞曜程伯

淳以道自任潞公掲之曰明道今扳二例如以卓行

加之則名與行爲顯𠃔矣門生民部尚書戎益將礲

石表墓以圗不朽大德三年龍集已亥仲冬吉日翰

林學士中奉大夫知制誥同修國史秋澗王惲爲之表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六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