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十五

卷第八十四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八十五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八十六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八十五

    爲運司併入緫管府選添官吏事狀

照得隨路緫管府自至元元年止是管領民訟差税

而巳以故緫府州縣徃徃貟數不備其或𨵗貟去處

多不𥙷差今者已將運司所管酒税醋税倉庫院務

工匠造作鷹房打捕金銀銅鐡丹粉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碌茶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窑冶

塩竹等課并奥魯諸軍盡行併入各路緫管府通行

莭制管領比之在先職掌事務其繁冗増劇豈止數

倍之上所頼用得其人貟設必備方可辦集不然將

來事有失悞不惟官吏枉𬒳罪戾且以貟數不敷爲

辝至於都轄上司歳終考課儻無成效切恐不得獨

免言責以某愚見即目注擬緫管官貟理合精選材

望素重強幹有聞清慎明箸之人使之綂紀於上其

衰老罷輭不職素無政蹟者亦合體䆒得實量加黜

罰外據緫管同知州同府尹以下官貟驗部分大小

事務繁簡照依舊例添設貟數如緫府之治中散府

之推官上中州之觀察莭判赤劇縣之特設丞簿是

也其府州司縣首領官吏亦合添設貟數分掌案牘

   失依上勾當如此庻望上下分職各率其属

 其政則民安事辦不致内外庻務有所曠𨵗據

  具呈

    論省部SKchar内選擇檢法官事狀

    見設檢法官多取自州府司吏等人如刑

     安某是也且刑部人命所繫法家自非

專門善於其事者察則過於深刻昧者不知所守輕

重髙下鮮能適冝其或處心𥝠循唯法是翫尤爲利

害兼照得檢法係八品正官亦無州府吏人旣非才

選輙用𥙷𠑽者今後合無於省部令史内選擇知經

史明法律識政體明良公平之人者𠑽佀爲相應合

行舉呈

    爲添設按察司八道事狀

切見四道按察司部内寛逺一出廵按動經半年徃

返万里不惟官吏生受其實艱於周察又體知得髙

䴡島夷小邦尚設按察八道今東寕府内属鳯州等

郡縣乃一道也况堂堂十万里之大國乎據見設四

道按察司每道合無添作兩道依上勾當寔爲便益

    論起移懷孟路新民事狀

伏見懷孟新民二千户大小一万餘口今將差官分

間起移前徃中興路安置止恐因而别生事端然狂

悖有言者特本管頭目三數人耳今以在官審實有

狀罪之可也據中間事情恐小民或不預知兼

係車駕渡江時軍前好投拜人户前後恩恤十年一

旦徙就逺地誠當念慮(⿱艹石)万一生事深繫利害且即

目春首當國家布德施惠助長生之氣又蝗旱連年

所在生受今者迁徙逺去不惟費用浩大經過州縣

飲食供頓人兵防送必致搔擾其間更多卒難起移

之事而老弱因流離道路困乏疾疫不無死損恐轉

傷和氣又非來逺人之道也叅詳莫(⿱艹石)分移使實近

裏州郡破散支黨列之編户一𨽻有司管領甚爲長

便   論丞相史公位師保事狀

盖聞崇德報功聖之盛事尊賢敬老■國之常經伏

見前中書左丞相平章政事史公某德望素髙忠勤

兩著比者 朝廷以元老勲臣

累聖眷遇詔離重地時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寵光盖所以安老臣而崇

德業也今史公年雖耳順精力未衰謀猷風彩足以

儀刑中外表正群卿而坐鎮雅俗僉謂冝封公爵又

聞將歸真定設(⿱艹石)𠃔俞不過角巾𥝠第安榮一身耳

伏念師保之列乆曠其人合無奏聞使居斯位以備

論思必能進盡忠言有所廣益也如此不獨盡飬老

乞言之道抑以激勸人臣罄竭忠盡之節天下幸甚

據此合行具呈

    請明國朝姓氏狀

蓋聞自古有國之君皆推原丗系以明姓氏如軒轅

以有熊爲氏帝堯以陶唐爲氏夏以姒啇以子周以

SKchar亡遼以耶律姓殘金以完顔姓是也伏惟

聖朝奄有區宇六十餘載際天所覆罔不臣屬而又

禮文制度粲然一新欽惟

國朝姓氏廣大徽赫逺降自天今輝潜未發無以啓

悟臣民視聽之願兼體知得有親散賜姓等氏誠冝

區别親踈使貴賤之間各有攸序然後詔誥万方使

如日䴡天焜耀六合上以接千歳之綂下以埀無疆

之偉蹟也惲職居言責細大之事似冝敷陳故愚慮

所及不敢少隱

    請論定徳運狀

蓋聞自古有天下之君莫不應天革命推論五運以

明肇造之姳如堯以火舜以王夏以金殷周以水木

王漢唐以火土王是也據亡金㤗和𥘉德運已定臘

名服色因之一新今

國家奄有區夏六十餘載而德運之事未甞議及其

於大一綂之道似爲𨵗然何則盖関係國體誠爲重

事縁只今文治煟興肄

朝章制儀衞(⿱艹石)德運不先定所王而車服旗幟之色

將何所尚矣合無奏聞令中書省與元老大臣及在

廷儒者推論講䆒而詳定之然後詔告方方俾承天

立極之序粲然明白寔光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祖烈貽厥子孫之永圖

也惲謬當言列無以塞責重大之事敢冐昧敷陳

    爲中省兩部𥝠使貼書事狀

切見中書省左右部所設SKchar史其貟數足以分務俸

給足以飬㢘又明注出身定擬資歴是

國家以品官待人未甞以胥吏相期也所望公勤精

幹躬行所事今則不然𥝠使貼書通知公務每房少

者不下六七人官不係名𥝠有形勢例皆掌按牘主

裁决甚則至於関莭導逹開閉倖門泄露事機滋長

奸弊𥝠謁既行公道多廢近者制司僞貼事發此其

驗也重念都省致治之源兩部天官之列建綱立極所

貴肅清以明庻務柰何使㓜孺無知之人混淆錯雜

紊煩官紀其爲害弊孰甚於此(⿱艹石)曰此等吏習而巳

事何預焉是中省兩部爲童子吏習之所此尤不可

甚者今者積弊有年曽不更張革去冗長欲望激濁

揚清選擢計宻抑吏𫞐謹公道

帝載以之能熈期㑹至於不失不可得也又照得省

劄行下州郡削减吏冗使有定貟本謂省官不(⿱艹石)

事省事不(⿱艹石)省吏(⿱艹石)此者舎本趍末欲清其流而反

濁其本源也兼舊例𥝠使貼書者律有明禁據中書

省樞宻院左右部及隨

朝衙門占恡貼書等人合行禁罷

    爲百官賀正未見𥝠先相賀狀

伏見 國家修習朝儀漸有成法是將表儀万國肅

正百官爲一代之制兼 朝廷之上禮冝過肅

殿陛之間尊無二上今者百官賀正趍集

闕下未䝉陛見𥝠先拜賀讙呼雜還佀失無二上

之義合無比奉朝儀巳來誡勑百僚革比習俗庻令

宫庭之間先致清肅(⿱艹石)大禮一行隨即可𮗚不然限

以門闈令在内者不許𥝠賀以將其肅敬之心亦禮

治之一端也

    爲太庿薦新并前障堧垣事狀

伏見 國家建

宗庿奉 祖考歳時饗𥙊禮文昭備今職貢万國方

物畢至惟薦新之禮尚闕而未行非所以交神明廣

孝思也又禮下公門式路馬况 太庿乎今庿宫正

門前障髙堧據東西外門即神靈出游之道使内外

臣民經過者不知夤畏趍避爲心又非致敬恭之道

按金制五品以上官過庿去傘屏人從疾過六品以

下並下車馬合無照依舊例遵行切詳二事違𨶕至

今誠有司之慢也

    爲春寒馬牛損傷課程帶納馬疋事狀

伏見上都路今春雪寒損傷馬牛數多其山東等處

災傷亦然切惟馬牛耕𢧐之本㑹驗明有條禁馬不

得駕拽車碾牛𥝠下宰殺隨路有司奉行甚SKchar

京畿之間其牛馬非理用度甚者至於駝犂耕種公

然屠宰以爲尋常兹有司之過也今後犯者冝加重

論罪庻望民知畏避不致日有虚耗外據各路課程

每季乞約量分數帶納全課馬疋有差就令本道緫

府官或次貳一貟兼監牧聀各毎年終驗孳息數目

考課能否而賞罰之亦漢武帝二千石兼馬政之制

也儻議而行上供

天子之六廐下備征進之大舉一旦果用足以収良

壯而振兵威比之倉卒和買或藉取民間不惟人不

𬒳擾抑以减省國用力不勞而辦矣據此合行舉呈

    論監司簽事聀劇禄薄狀

伏念官守有常而事分繁簡時制雖寛禄隨品給惟

其加優則心專心顓則事理盖㢘於處巳而免䘮莭

之耻勤於按部而無苟且之虞切見按察司簽事係

隨朝正五品官執掌旣繁部分寛逺如刷磨按牘審

鞠刑獄紏正官邪肅清風化勸課農桑體䆒一切公

事終歳驅馳不離鞍馬其在山北尤爲匪易今月給

俸秩止三十貫文寔爲鮮薄似難飬廉近體訪得隨

路勸農使副定爲從五從六資品又所任之事止勸

課而已其品從髙下事爲繁簡俱與簽事不同今者

禄秩争懸返加一倍合無比附約量添支使勸來者

以勉事功據此合行舉呈

    用暦日銀修祖庭孔庿事狀

切見 聖朝修崇嶽祠縁爲國家鎮山與民祈福而

宣聖三綱五常之本君臣父子以之而生成者也其

祖庭殿宇至于𨷂然攷諸故典皆係歴代有國者所

増修又㑹驗

哈罕皇帝聖㫖節該諸路暦日銀一半修宣聖庿據

東平益都兩路盡數分付襲封修完曲阜本庿合無

欽依 先朝聖訓將隨路及山東兩路銀數併修祖

庭正庿就用洒掃户以供力役可不勞而辦如此不

惟善継祖宗之志抑亦尊崇之盛典也

    論関陜事冝狀

切見京兆廼閧陜重鎮其居民太半南駈放良歸順

等户兼地負山險其義雍等峪口皆係南賊出没道

徑如前年深入華SKchar殺掠人民幾犯城廓兹盖腹心

有應然也又如巳𫉬平陽陳丑勞并本處李顔等詳

其事情正以狃彼前習故勾連内外謀叛歸宗皆其

事也體訪得東連鄭縣西踰義峪其間多有四方作

過避罪逋迯無名等户聚散山林間十百爲群彼負

罪避匿不𫉬自新小則聚而草切侵害良民重則結

連外境窺伺間便何所不至其陜西官府雖嚮奉

聖旨莭文將放良析居交叅等户令所在招刷未聞

實效况目今蝗旱如此流民不安其行府與緫府冝

專一選差有幹局官属多方用心出榜招集懷以恩

信使出離山林安撫存䘏限以三年免徴差賦能此

旣喜從新又𫉬其所則前日反仄之心不測之擾可

以永絶矣(⿱艹石)因循姑息視爲細微上下蔽匿切恐因

而别生事機如華州官司明知如此數百餘户不行

申報𥝠下隠匿取歛差發足見奉行滅裂不爲盡心

曽無實効之明驗也若曰金啇巳戍兹不復慮消患

未萌古人深戒又照得本路緫管巳𨵗三年雖有一

二次官望輕地微恐難鎮服是則分陜之任未得其

人誠不可緩也冝早爲遴選材德威望素著足以填

撫軍民者以膺重𭔃庻幾秦隴之間𡚁政一新狂妄

消弭其元元之民感念恩德知

朝廷雖逺其憂民慮患深至如此孰不慶幸是天下

一臂大得安全矣

    曹州禹城縣𨽾側近州郡事狀

切見曹州所轄禹城縣去本州七百餘里其親管并

投下約四千餘户一歳之間事爲不少如科撥催徴

打筭勾集及軍馬詞訟申禀一切事理人吏徃還一

千四百餘里其於難易不較可知(⿱艹石)官得其人政平

訟理民受其賜苟非其人恃頼上司窵逺不復聞知

凢有剖决鮮不徇情直行其或枉錯使無力小民卒

不能上訢有受臣而巳今照得本投下和斜拜荅漢

止係千户功臣之家不同諸王公主駙馬等族人合

無將五户絲依例分付本投下外據縣司一切事理

就令側近州府莭制照管官民佀爲兩便其濟州亦

撥到平隂縣五百户亦請一體定奪施行

    爲完顔投魯訛欺誑亊狀

近見在都咸寕坊人户完顔投魯訛告稱耶律丞相

於本宅地虚暗井眼内蔵課銀五百餘定旣而翻掘

一無所見㘦詳京師風化之源政今之本一旦信從

小民狂妄至欺誑省堂侵誣大臣動擾人衆知無爲

有徼倖方一舉云此風漸不可長兼白晝都城監

發掘似非平時之亊其投魯訛(⿱艹石)不痛加懲誡以勵

其餘切恐小民因縁别生發端

    請百官上

    尊號亊狀

蓋聞古者天子臨御日乆功德昭著百官表上徽號

至于𠕅三鴻惟

聖天子登極以來神功聖德不可殚紀今者宜請中

書省恭率内外百司奉表具上

尊號以聞

    視朝奏亊有常限狀

切以天下之亊日有万機事重而當即行者必湏取

自 聖裁宜恭請

皇帝陛下自非歳時廵幸於端居兩宫之時視朝進

奏定立常限非惟庻亊康理亦使臣下不致稽緩

    請建臺閣圗功臣肖像狀

昔兩漢之麒麟雲臺唐金之凌煙衍慶皆所以褒奬

忠義激勸一時切見 國朝開創以來謀臣猛將勲

德顕著者甚多合無建立臺閣圗繪肖像不然則使

歳時配享庿庭非惟存没𫉬𠖥亦一代之盛事也

    立襲封衍聖公事狀

伏見歴代尊禮孔聖丗有襲封以奉祀事㑹驗

國朝自壬辰年間欽奉

聖㫖於南京取到五十一代孫孔元措赴

闕令襲封於魯自元措之後嗣襲遂𨵗歳時主祀止

令曲阜令治承權祀事甚非大宗主𥙊之義我

國家尊師重道焜耀百代三教九流莫不崇奉豈惜

一人爵禄而不議封建盖未有舉行者合無聞奏明

考族譜令宗親推其賢而有文者襲其封爵俾奉祀

事以明天下風俗之本寔聖代殊常之盛典也

    爲教孔顔孟子孫事狀

伏見 國朝尊師重道德及後裔其孔顔孟子孫故

徃者特設教官使之飬育比年以來不聞一人有學

業問望者雖親炙祖庭其渊源聞見終是寡陋今後

有無選三家德性頗明俊者使入京師國學令學士

等官教育庻幾有成以昭先丗之德

    史丞相封公爵事狀

切見丞相史公係四朝勲臣今雖引年宜加公爵給

其半禄時加體皃以備顧問合無更依舊典每十日

一至中省平章軍國重事不然使卧護諸將規取荆

㐮亦周宣憲宗之舉也

    請禁制異様服色事狀

切惟衣服之制本以别貴賤定尊卑故歴代相沿各

有定制今民間以侈靡相髙雖工商皂𨽾皆得衣𬒳

金綉龍鳳衣物以致貴賤混淆無以差别今

國家以儉德化下服服不𠂻返爲妖災今後合無將

一切金繡異様衣物除令得服用外自餘即聽與鞍

轡等事一體SKchar行禁制亦辦上下定民志之一端也

    論節婦雷姑狀

今体訪到京兆府三白渠副使郭時中妻雷氏係前

監察御史雷晞顔女自三十一𡻕夫郭身故雷止生

女子一人長巳適元氏經今十有六年窮居守志誓

死靡它真順堅確殊有父風宗族稱賢郷閭服化在

雷門善継先聲居郭氏寔爲節婦理宜旌表風勵多

方伏乞御史臺照詳施行

    史丞相子格合任用狀

伏念崇徳報功聖王之盛事推賢継丗有國之常經

切見前中書左丞相平章政事史公中朝元老累丗

勲臣夙夜奉公小心翼翼而又忠孝傳家險夷一莭

今行年七十㧾戎湘漢御將籌邉衝冐矢石瘴煙暑

雨偃薄侵凌内懷未効之憂外愾敵王之冦用是憂

勞日臻衰疾伏惟

朝廷憫其如此故屢頒

宣賜式慰老懷先之以

御醥藥餌継之以

内廐乗騾其爲

恩寵固以𨺚重然史氏一門諸子振振未蒙擢用今

者魯蔡二公之後内外分任各有其人豈期柱石之

元臣未覩簮纓之嗣子據嫡長子格天姿髙明逹於

爲政前任衛州節使巳有能聲後從西征多歴艱險

合無依例任用置彼周行不惟慰史公之心於垂老

之年抑亦激忠風於當代也據此合行舉呈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八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