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十四

卷第八十三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八十四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八十五

秋澗先生大全集卷第八十四

烏臺筆𥙷

    弹聊城縣官汚濫事狀

今体察得愽州聊城縣周縣尹至元六年冬與部内

良人妻阿曹通奸其秦主簿亦於當年秋前徃上口

鎮倉部粮與部民馮貨郎女通奸俱各𥝠下用錢折

合休和了當就問得本路司吏朱勉與所察相同今

來切詳縣尹主簿俱係牧民之官承流宣化肅政風

俗者也今侵犯部民其汚濫非違如此合行紏劾

    論中都䘮𥙊禮薄事狀

切惟送終人子之大事今見中都風俗薄惡於䘮𥙊

之禮有亟當紏正者如父母之䘮例皆焚燒以爲當

然習旣成風恬不知痛敗俗傷化無重於此契勘係

契丹遺風其在漢民断不可訓理合禁止以厚薄俗

外據除六無問貴賤多破錢物市一切帋作房室侍

從車馬等儀物不惟生者虚費於死者寔無所益亦

乞一就禁止據此合行具呈

    皇太子親政事狀

蓋聞武丁學于甘盤號殷髙宗孝宣起於民間爲漢

今主以唐太視朝以子治觀政丗宗東廵以𠃔㳟監

國斯二君者豈特爲元嗣廣聦明逹民事而巳蓋將

正神明之噐分夙夜之憂繫臣鄰之心慰億兆之望

撫軍監國皆其事也而賈生亦云太子正而天下定

矣㳟惟燕王殿下春秋鼎盛孝敬日隆今者守中

令領樞府然首居重噐未甞事事且古之聖人宜莫

如舜尚歴試諸難用彰玄德以惲愚慮誠冝早正位

號俾躬理庻務仰承黄屋之心俯署青宮之事如每

歳春車駕廵幸上都 燕王殿下居守陪京撫臨漢

地握一府之樞控百辟之重俾睿智足臨日深治道

又念方今 聖天子以仁厚㳟儉率先天下而継軆

者於稼穡艱難之事又不可不知也不然沿邊將士

自較閲以來上下負責不𫎇自新雖欲功過相當將

何所明若髙秋馬肥奉將天威撫廵江漢以之頒犒

禄秩赦宥過悞豈特旗幟壁壘精彩一新亦將作士

氣逷蛮荆懷逺方安新附復有𡚒忠竭力建非常之

功於目前者矣其争先怏覩謳歌慶幸倍於尋常万

万也又省記頃者太子合昔歹在先朝時巳以位號

之正判署教條親諭漢官兹非其事與能若是固盤

石之基定天下之本計孰大於此者惲職分雖卑猥

當言責國之大事敢冐昧敷陳

    弹愽州緫管楊庭訓不之任狀

今体察到前愽州路緫管楊庭訓本官爰自宣州次

官陞𠑽河間路緫管同知再考授愽州路緫管於今

年七月内祗受 宣命虎符𠑽延安府緫管

朝廷恩𥝠待以不薄不期録連保狀輙自献投以延

安爲下路欲難其行以少中爲稍降妄攀别例一意

徼求有SKchar㢘莭兼照得之官程限巳有定例其楊庭

訓自祗受以來經今四月有餘推延事故逗遛不行

恐臣子之分不當如此事属非違合行紏劾

   第二狀

近爲延安路緫管楊庭訓不赴任事巳經具呈未𫎇

定奪切聞上臺照勘体察本官元行文卷意者豈謂

憲司巳有先行故遲遲其意却縁惲体訪此事前後

月餘𦂯方得實據本臺事理並不知㑹至於愚見偶

與鈞意略同行之似不相妨縁元狀止弹本官爲路

小官降故違 朝命八十餘日不行之官至於自投

保狀曽不知愧即係弹章中引據事意本非正情設

(⿱艹石)在先亦有此等事體未甞紏弹儻今後更有佀此

事同而情理深重者惲等合無其行與否據此合行

載呈

    論河南行省屯田子粒不實分收與民事狀

㑹驗河南行中書省咨該去歳屯田子粒一百萬石

内明該屯户收分語句今體訪得止收到稲糓又馬

料粟通計約四十餘萬石其收分與民數目至今不

曽給付使失業之民二萬三千餘户徃返千里却於

住貫般易糇粮以供朝夕貧者至嚙食草木陳告無

所以致徃徃逃竄至有舉屯全空者切惟屯田大計

當草創之際所冝務逺圗固根本開布恩信撫飬新

集遵固予之道植乆駐之基不務出此將上項子粒

公丈明該除數實惠曽不及民使官食前言民有飢

色張虚數以要上知頋小利而歛衆怨旣非

國家之便又非持乆成大功之逺略也其昧上虐下

是属姦欺據此合行紏呈

    論河南分作四路事狀

切見河南係邊防重地耕𢧐之大本所在今

國家用兵江漢開置屯田示其乆駐非特取㐮陽而

巳爲今之計冝分治撫飬以實河南根本爲急照得

河南地方寛闊東西二千南北一千餘里跨州連郡

大小七十餘城軍民一十八万户雖不及徃時實亡

金一國也今止設緫府一道使都轄於上府治又處

北偏東南州郡半與南界犬牙交入如唐鄧徐邳亳

頴等州去京近者五六百里少有緩急其簿書期㑹

徃返交錯首尾相應動輙月餘不惟辦集生受其實

難以控制兼平時與多故事𫝑不同自攻守㐮陽巳

來轉輸調度百色所湏取辦有司急於星火今而亦

同止轄三兩州者張官置吏一體勾當縱彼人才固

負荷此特官府之難易耳所可慮者迤南屯田大

復壞散徃徃避役致有夅屯全空者其患在不𨽾州

府衆人躭悞無有專任責者故也又值蝗旱連年軍

民困苦譬猶群羊數萬𬒳擾不安雖居牧地且乏水

草又令一人看管放牧未見其安且便也以惲愚見

合無將河南地面分作四路以歸德爲一路而徐邳

𪧐亳𨽾之以蔡州爲一路而陳穎睢息𨽾之以鄧州

爲一路而申𥙿唐𨽾之以南京爲一路而鈞許嵩汝

鄭延𨽾之其選任官吏比之常調増加品秩庻勉勸

事功人争效用外據所該屯田地靣其府官令兼帶

營田使職名於上提㸃勾當外三路所有屯田户主

常加存恤將彼此亊情互相照料撫飬其生業休息

其困乏使一方軍民及居者屯者兩不失所方為稱

職然後限以歳年責其成效以慿考較别議陞降如

此庻得軍民兩安政成化理亊無矌慢邊防之重地

旣安耕𢧐之大本又立以攻以守投之所向無不如

(⿱艹石)貪外虚内置巳有而不恤圗必争之要害是猶

荒膏SKchar之地不為耕稼而求不可治之石田恐切為

鄰人之輕且𥬇也外據眞定平陽兩路亦冝標撥州

縣另立散府使直𨽾省部管領其於官民亦為兩便

且免夫末大不棹之虞得強幹弱枝之道矣據此合

行具呈

    論怯薛歹加散官亊狀

切惟自古殿庭之間内而近侍外而𪧐衛凢有職掌

俱帶散階理無一槩白身領宫掖之亊者今伏見

朝廷一切侍從𪧐衛怯薛丹䓁官貟多係功臣子孫

及歴年深逺辛勤勞績人貟據見掌職亊就中固分

輕重上下終是朝家未曽普覃加帶勲散階號使寵

異其身名儻議而行在國家大為恩惠於臣子益勵

忠勤且古人有言人主之尊譬如堂群臣如陛階増

則堂髙是近臣榮顕則人主愈尊崇矣今後合無將

内外一切近侍環衛䓁官據見掌職事依驗色目普

加散官如龍虎驃𮪍金吾奉輔■國昭安懷定

明武將軍之官下至丞昭忠  尉之號更

定奪俸秩為一代新制所謂立制自貴近始昨聞集

議宫官服色是欲辨上下定民志也據散階事理誠

冝先有定奪然後服色可議盖服色因官品而定而

官品由服色而𩔰也伏乞御史臺照詳

    論収訪野史事狀

切惟古者脩史雖野史傳聞不以人廢伏見

國家自中綂二年立國史院令學士安蔵収訪其事

数年巳來所得無幾盖上自

成吉思皇帝迄于

先帝以神武削平萬國中間事功不可殚紀近又聞

國史院於亡金實録内採擇肇造事蹟豈非慮有遺

忘歟然當間從征諸人所在尚有旁求備訪所𫉬必

冨不然此輩且老將何所聞合無榜示中外不以諸

色䓁人有曽扈從征進凡有記憶事實許所在條件

或口為陳説及轉相傳聞事無巨細可以投献者官

給賞有差如此庻望人効衆羙國就成書使鴻休盛

烈晦而復明備見一代之史頋不盛欤

    論品官懸帶弓箭事狀

切見國家徃年禁断弓箭事乆弊生中間似有未盡

者今體訪得軍户斡脱弓手打捕回回等人皆得懸

帶而外任三品至七品以下官貟皆不許懸帶據上

項官貟重則控制數州小則肅清百里其間懸佩符

命赴任在官徃返道路緩急有虞無寸刃𨾏矢以禦

強𭧂是國家命官不(⿱艹石)打捕䓁户之有備也且此法

之行止能禁絶良民近年所在失亊多係挾持弓箭

馬賊其擅助賊威奪去民救莫此為甚據外任三品

以下官貟今後合無照依品官合得舊例定奪佀為

長便據此合行具呈

    弹甲𡱈首領官張涇影占工役事狀

今体察得中都甲局首領官張外𭅺至元四年五年

影占合造甲人匠劉仲禮𥝠下取要工價鈔四十四

兩五錢却將本人合造甲数逐作抑令其餘人匠分

造了當今就問得張外郎名涇是實據此合行開坐

紏呈

    為驛程量事緩急給限事狀

切見隨路每𡻕差遣人貟赴都如計禀公亊押運差

發課程一切等物者旣還心欲速得到家不問鋪馬

生受日行数站其馬疋不無走損倒死以惲愚見今

後除軍情急速人貟外其餘所差人貟合無照依舊

例量事緩急定立徃囬地程使各站出給関文於上

分明書冩日行站数依上走逓仍令按察司体究違

者治罪施行如此似望鋪馬少有倒死站戶不致生受

    為典雇身良人限滿折庸事狀

切見在都貧難小民或因事故徃徃於有力之家典

身為𨽾如長春一宫約三十餘人元約巳滿無可償

主致有父子夫婦出限数年身執賤役不能出離又

有親生男女詭名典嫁其實貨 此又大傷風化其

不可長其典雇身人如元限巳滿無財可贖者今後

合無照依舊例令限外為始以日折庸准筭元錢使

之出離其或典数口内有身故者除其死者一分之

價至於願求衣食者聽外據典嫁不實者乞SKchar行禁

止如此不致已乆成俗而雇身者免轉良為賤混淆

無别不然迷失門户耽惧差役深為未便合行舉呈

    為不冝先浚新城壕壍事狀

切見隨路連年蝗旱百姓飢乏者衆今春首農務將

作大興力役擬浚治新城壕壍不惟妨奪民時切恐

轉致困弊合無伺候秋熟舉作佀為未晚不然(⿱艹石)

重論理合先築宫城正

宸極之位使内外有限以壯

皇居然後宫室可得而議據浚鑿壕壍工役似未冝

先行

    為春水時預期告諭亊狀

近知得河間路任丘縣南史村軍户劉阿李為殘害

海青事將本婦人處断訖叅詳在先為鷹隼海青公

事然省部欽奉

聖㫖遍行隨路出榜省諭而農民愚戅月日深逺不

無遺忘兼海青飛舉動輙千里切恐逺方之人不知

係是車駕飛放禽羽以惲愚見今後

御前鷹隼海青合無懸帶記驗如前朝牙牌之制毎

遇春秋飛放之時更令所司預期將一切禁忌違犯

之事重行嚴切省諭使農民臨時又得曉然通知如

此豈惟易避難犯亦不致悞有損害似為便當今後

設或復有違犯之人乞送有司照依札撒断罪施行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八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