窅冥君古墳記銘序(為張昌寧作)

窅冥君古墳記銘序
(為張昌寧作)
作者:陳子昂 唐
697年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214

神功元年,龍集丁酉,我有周金革道息,寶鼎功成,朝廷大寧,天下無事。皇帝受紫陽之道,延訪玉京;群臣從白雲之遊,載馳瑤水。笙歌入至,元鶴飛來,時余以銀青光祿大夫忝在中侍,擁青旄之節,陪翠鸞之旗。昔奉車子侯,獨隨武帝,昌明為御,每侍軒遊,比之今日,未足多幸。是時屢從嚴祀,遙謁秘封,嘗睹眾靈如雲,群仙蔽日。迺仰感王子晉,俯接浮邱公,行吹洞簫,坐弄雲鳳,竊欲邀羽袂,導鸞輿,求不死於金庭,保長生於玉冊,上以尊聖壽,下以息微躬。因登緱山,望少室,尋古靈跡,擬刻真容,得王子晉之遺墟,在永水之層曲。且欲開石室,營壽宮,庀徒方興,畚鍤攸作,迺得古藏焉。基藏上無封壝,內有甓瓦,南北長二丈二尺。東西濶八尺,中有古劒一,長尺餘,銅椀一,并瓦器二。其器文彩怪異,非蟲篆雕斵所能擬也。又有古五銖錢、朱漆片數十枚,初開時文彩可見,及棖撥之,應手灰滅。既無年代銘誌,不知爵里官族,參驗其事,已曾為人所開。於是撫之永懷,念昔增密,始知有形必弊,涉順則毀。鍾鼎玉帛,非度世之資;名位寵章,為累真之府:未能獨立物表,超世長存,與日月齊光,天地比壽,非天道乎?君窅窅冥冥,久幽珍藏,迨此昭發,豈不欲感示玄契、奇暢靈期?昔王喬古墳,惟留一劒,令威荒塚,又歎千年,起予道心在乎此。仰惟聖主仁慈。恩被草木,陽和骼,既昭國典,至德埋胔,又在周令。今此藏虧露,誠感仁惻,謹厯吉日,協良辰,即以其年十月甲子朔,具物偹容,還定舊壙。豚雞在奠,犧樽若歆,哀其銘誌磨滅,姓位不顯,迺錫之名曰窅冥君。其銘曰(銘入薛稷[參 1]

  1. 《全唐文》卷二百七十五:《唐杳冥君銘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