竄利說

竄利說
作者:李甘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33

吾竄乎,奚竄?吾竄利也。利所趨也,所竄也。吾將為吾之所為也,吾豈為人之所為也哉!今是頑人,曾無不忍之心,然常獨有忍心者,由害於利也。且謂螻螾大於麋鹿,則許之乎?聲不許也。然人顧而遭螻螾,則迂足而活之,過而傷螻螾,則失聲而痛之。顧而見麋鹿,則援弓而逐之,幸而中麋鹿,則失聲而喜之。忍於大者,不忍於小者,何歟?麋鹿利於口腹也,螻螾不利也。故居於利,則雖麋鹿忍也;不居於利,則螻螾不忍也。然則羈於利而忍於麋鹿者,獨小人耶?長人有甚焉!長人則果忍於人矣,烏有是哉!前有將官兵以誅恒蔡叛者,不十餘戰而能殺萬人則師喜,不能殺萬人則師恥。豈翅忍乎?從有侈富而劫死者,有怨曠而奸死者,有饑寒而道路死者,有加兵死之數。今是長人,固有不忍之心,然獨時有忍心者,亦由害於利也。是故利滋博者,忍滋多也。吾方與之角利,將在所不忍乎。故曰吾竄乎,奚竄?吾竄利也。如此,俛讀倚詠,孳孳於策試者,竄而非邪?然吾之所竄,竄乎心也,不竄乎身。昔者趙狐正晉先盟五合諸侯,傳曰生不及利,彼豈竄吾身哉。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