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周孚先問

答周孚先問
(並跋)
作者:程頤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伊川先生文集/卷5

問:先生舊語門人云:「天下至忙者,無如禪客。市井之人,雖曰營利,猶有休息時。禪客行住坐臥,無不在道。存無不在道之心,便是至忙。」孚先竊謂此語,如孟子所謂「必有事焉而勿正,心勿忘勿助長」也。若正若助長,即是忙也。或者謂此語非為學者設,謂以聖人方之禪客未嘗閑,若學者須是行住坐臥在道。

存無不在道之心,便是助長。方其學也,固當有事,亦當知助長之非。

問:《書》曰:「惟聖罔念作狂,惟狂克念作聖。」孚先竊謂,聖者謂有聖人資質,一不念則流入於狂。狂者進取,曾璟之徒是也。借如顏子,不能拳拳服膺,亦必至於此。若是聖人,則從心所欲不逾矩,雖不念亦無害也。

六德:知仁聖義中和。聖,通明之稱。狂,狂愚之稱。

問:孔子曰:「知者樂水,仁者樂山;知者動,仁者靜;知者樂,仁者壽。」孚先竊謂樂山樂水,狀仁知之體;動靜述仁知之用;樂與壽明仁知之效。知則能知之,能知之則務窮物理,務窮物理則運用不息,故樂水。水謂其周流也,故動。動謂其理之無窮也,故樂。樂謂其無疑也。仁則能體之,能體之則有得於所性,有得於所性則循理而行之,故樂山。山謂其安止也,故靜。靜謂其無待於外也,故壽。壽謂其達生理也。

言意未能體仁知,且宜潛思。

問:孔子曰:「知及之,仁不能守之,雖得之,必失之。知及之,仁能守之,不莊以蒞之,則民不敬。知及之,仁能守之,莊以蒞之,動之不以禮,未善也。」孚先竊謂,此語是告學者,亦是入道之序。故知及之者,見得到也;仁能守之者,孳孳於此也;莊以蒞之者,外設藩垣以遠暴慢也;動之以禮,觀時應用皆欲中節也。或者謂此是人君事。

臨政處己,莫不皆然。所謂仁能守之者,孳孳於此也,此言未能盡仁,且宜致思。仁則安矣,所以云守也。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