箋註陶淵明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

卷第一 箋註陶淵明集 卷第二
晉 陶潛 撰 宋 李公煥 箋 景上海涵芬樓藏宋刊巾箱本
卷第三

箋註陶淵明集卷之二

 詩五言

  形影神

   貴踐賢愚莫不營營以惜生斯甚

   惑焉故極陳形影之苦言神辨自

   然以釋之好事君子共取其心焉

  形贈影

天地長不没山川無改時草木得常理霜

露榮悴之謂人最靈智獨復不如兹適見

在丗中奄去靡歸期奚覺無一人親識豈

相思但餘平生物舉目情悽洏洏如之切涕流皃

我無騰化術必爾不復疑願君取吾言得

酒莫苟辭

  影荅形

存生不可言衛生毎苦拙誠願游崑華邈

然兹道絶與子相遇來未嘗異悲恱憩䕃

若暫乖止日終不别此同旣難常黯爾俱

時㓕身没名亦盡念之五情𤍠立善有遺

愛胡爲不自竭酒云能消憂方此詎不劣

  神釋

大鈞無私力萬理自森著人爲三才中豈

不以我故與君雖異物生而相依附結託

善惡同安得不相語三皇大聖人今復在

何處彭祖壽永年欲留不得住彭祖姓籛名鏗顓頊

厷孫進雉羮於堯堯封於彭城歴夏經殷至周年八百𡻕老少同一死

賢愚無復數日醉或能忘將非促齡貝立

善常所欣誰當爲汝譽日醉釋前篇立善釋後篇甚念

傷吾生正冝委運去縱浪大化中不喜亦

不懼應盡便須盡無復獨多慮

   鶴林曰人爲三才中豈不以我故

   我神自謂也人與天地並立而爲

   三以此心之神也若塊然血SKchar

   足以並天地哉末縱浪大化中四

   句是不以死生禍福動其心㤗然

   委順養神之道也淵明可謂知道

   之士矣

 ○九日閑居

   余閑居愛重九之名秋菊SKchar園而

   持醪靡由空服九華𭔃懐於言

丗短意常多斯人樂乆生日月依辰至舉

俗愛其名露淒暄風息氣澈天象明徃鷰

無遺影來鴈有餘聲酒能祛百慮菊爲制

頺齡如何蓬廬士空視時運傾空視時運SKchar易代

塵爵恥虚罍寒華徒自榮歛襟獨閑謡

緬焉起𭰹情棲遲固多娯淹留豈無成

無成騷人語也今反之謂不得於彼則得於此後棲遲詎爲拙亦同

   古詩云人生不滿百常懷千𡻕

   而淵明以五字盡之曰世短意常

   多東坡曰意長日月促則倒轉陶

   句耳

  歸園田居六首

 ○其一

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誤落塵網中一

去三十年覉鳥戀舊林池魚思故淵開荒

南野際守拙歸園田方宅十餘畒草屋八

九間榆柳䕃後園桃李羅堂前曖曖逺人

村依依墟里煙狗吠𭰹巷中雞鳴桑樹巔

戸庭無塵雜虚室有餘閑乆在樊籠裏復

得返自然

   冷齋夜話曰東坡嘗云淵明詩𥘉

   視若散緩熟視有竒趣如曰曖曖

   逺人村依依墟里煙狗吠𭰹巷中

   鷄鳴桑樹巔又曰採菊東籬下悠

   然見南山大率才髙意逺則所寓

   得其妙遂能如此如大匠運斤無

   斧鑿痕不知者則疲精力至死不

   悟

  其二

野外罕人事窮巷寡輪鞅白日掩荆扉虚

室絶塵想時復墟曲中披草共來徃相見

無𮦀言但道桑麻長桑麻日已長我土日

已廣常恐霜霰至零落同草莾

  其三

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興理荒穢

月荷鋤歸道狹草木長夕露沾我衣衣沾

不足惜但使願無違前漢王惲傳田彼南山蕪穢不治種一頃

豆落而爲箕人生行楽耳湏冨貴何時

   東坡曰以夕露沾衣之故而違其

   所願者多矣

  其四

乆去山澤游浪莾林野娯試携子姪輩披

榛歩荒墟徘徊丘壠間依依昔人居井竈

有遺處桑竹殘朽株借問採薪者此人皆

焉如薪者向我言死没無復餘一丗異朝

市此語真不虚人生似幻化終當歸空無

  其五

悵恨獨䇿還崎嶇歴榛曲山澗清且淺遇

以濯吾足漉我新熟酒𨾏雞招近𡱈日入

室中闇荆薪代明燭歡來苦夕短巳復至

天旭

  其六

種苗在東皐苗生滿阡陌雖有荷鋤倦濁

酒聊自適日暮巾柴車路暗光已夕歸人

望煙火稚子候簷𨻶問君亦何爲百年㑹

有役但願桑麻成蠺月得紡績素心正如

此開徑望三益

   韓子蒼曰田園六首末篇乃序行

   役與前五首不𩔖今俗本乃取江

   淹種苗在東皐爲末篇東坡亦因

   其誤和之陳述古本止有五首予

   以爲皆非也當如張相國本題爲

   雜詠六首江淹雜擬詩亦頗似之

   但開徑望三益此一句不𩔖

   東澗曰但願桑麻成蠺月得紡績

   則與陶公語判然矣

  問來使

爾從山中來早晚發天目山名在武林我屋南

䆫下今生幾叢菊薔薇葉已抽秋蘭氣當

馥歸去來山中山中酒應熟

   西清詩話曰此篇獨南唐與晁文

   元家二本有之

   東澗曰此盖晩唐人因太白感秋

   詩而僞爲之

  遊斜川

   辛丑正月五日天氣澄和風物閑

   美與二三隣曲同遊斜川臨長流

   望曽城駱庭芝云曽城落星寺也殆之𣈆所有者魴鯉

   躍鱗於將乆水鷗乗和以飜飛彼

   南阜者名實舊矣不復乃爲嗟歎

   若夫曽城傍無依接獨秀中臯遥

   想靈山有愛嘉名天問崑崙縣圃其尻安在増城

  九重其髙幾里淮南子崑崙中有増城九重注云中有五城十二樓

   故云靈山嘉名欣對不足率爾賦詩悲日

   月之遂徃悼吾年之不留各䟽年

   紀郷里以記其時日

𡻕倐五日吾生行歸休念之動中懐及

辰爲兹游氣和天惟澄班坐依逺流弱湍

湍急頼也馳文魴閑谷矯鳴鷗逈澤散游目緬

然睇曽丘雖微九重秀九重注見上顧瞻無匹

儔提壷接賓侶引滿更獻酬未知從今去

當復如此不中觴縱遥情忘彼千載憂

極今朝樂明日非所求

   按辛丑𡻕靖節年三十七詩曰開

  𡻕倐五十乃義熈十年甲寅以詩

   語證之序爲悞今作開𡻕倐五日

   則與序中正月五日語意相貫

  示周續之祖企謝景夷三郎時三人比講礼

  

負痾頺簷下終日無一欣藥石有時閑念

我意中人相去不尋常道路邈何因周生

述孔業祖謝響然臻薦你表羣土響臻道䘮向千

載今朝復斯聞馬隊非講肆校書亦已勤

老夫有所愛思與爾爲鄰願言誨諸子從

我頴水濱春秋云堯朝許由於沛澤之中日請属天下於夫子許由遂之

箕山之下頴水之陽

   泉山曰按靖節不事覲謁惟至田

   舍及廬山游觀舎是無他⿺辶商續之

   自社主逺公順寂之後雖隠居廬

   山而州將毎相招引頗從之游世

   號通隱是以詩中引箕頴之事微

   譏之

  乞食

飢來驅我去不知竟何之行行至斯里叩

門拙言辭主人觧余意遺贈豈虚來談話

終日夕觴至輙傾盃情欣新知歡言詠遂

賦詩感子漂母惠愧我非韓才衘戢知何

SKchar報以相貽

   東坡曰淵明得一食至欲以SKchar

   主人哀哉哀哉此大𩔖丐者口頰

   也非獨余哀之舉丗莫不哀之也

   飢寒常在身前功名常在身後二

   者不相待此士之所以窮也

  諸人共游周家墓栢下

今日天氣佳清吹與鳴弹吹尺僞切虚也感彼栢

下人安得不爲歡清歌散新聲緑酒開芳

顔未知明日事余襟良已殚

  怨詩楚調示龐主簿鄧治中

天道幽且逺鬼神茫昧然結髮念善事僶

俛六九年弱冠逢世阻始室䘮其偏其年二十

䘮偶継取翟氏炎火屢焚如螟蜮恣中田蔡氏注蜮虫水

中含沙射人非食苗桑虫意此蝢蜮當是螟風雨縱横至収歛

SKchar㕓夏日長抱飢寒夜無被眠造夕思

雞鳴及晨願烏遷謂日烏月兎飛走之速也在已何怨

天離憂悽目前吁嗟身後名於我若浮煙

慨獨悲歌鍾期信爲賢

   薛易簡正音集云琴之操弄約五

   百餘名多縁古人幽憤不得志而

   作也今引子期知音事而命篇曰

   怨詩楚調庸非度調爲辭欲被

   歌乎

   趙泉山曰集中惟此詩歴叙平素

   多艱如此而一言一字率直致而

   務紀實也

  荅龐參軍

   三復來貺欲罷不能自爾鄰曲冬

   春再交欵然良對忽成舊游俗諺

   云數面成親舊况情過此者乎人

   事好乖便當語離楊公所歎豈惟

   常悲吾抱疾多年不復爲文本旣

   不豐謂癯瘁也復老病継之輙依周孔

   徃復之義且爲别後相思之資

   楊朱

相知何必舊傾蓋定前言有客賞我趣毎

每顧林園談諧無俗調所說聖人篇或有

數㪷酒閑飲自歡然我實幽居士無復東

西縁物新人唯舊弱毫多所宣情通萬里

外形跡滯江山君其愛體素曹子建詩王其爱玉體

來㑹在何年

  五月旦作和戴主簿

虚舟縱逸棹囬復遂無窮發嵗始俛仰星

紀𡘤將中南䆫罕悴物北林榮且豐神淵

冩時雨晨色奏景風史記律書景風者居南方景者言陽道竟

故日景風旣來孰不去人理固有終居常待其

盡曲肱豈傷冲遷化或夷險肆志無窊隆

即事如巳髙何必升華嵩

  連雨獨飲

運生㑹歸盡終古謂之然丗間有松喬於

今定何間故老贈余酒乃言飲得仙試酌

百情逺重觴忽忘天天豈去此哉任真無

所先雲鶴有竒翼八表須㬰還自我抱兹

獨僶俛四十年形骸乆已化心在復何言

   趙泉山曰按𣈆傳靖節未嘗有喜

   愠之色唯遇酒則飲時或無酒亦

   雅詠不輟飲酒詩云不覺知有我

   安知物爲貴獨飲詩云試酌百情

   逺重觴忽忘天天豈去此哉任真

   無所先此酒中實際理地也豈狂

   藥昬醟之語

  移居二首

  其一

昔欲居南即栗里也非爲卜其宅聞多素心

人樂與數晨夕懐此頗有年今日從兹役

弊廬何必廣取足蔽床席鄰曲時時來

延年殷景仁龐通之輩抗言談在昔竒文共欣賞

見王褒傳疑義相與析

  其二

春秋多佳日登髙賦新詩過門更相呼有

酒斟酌之農務各自歸閑暇輙相思相思

則披衣言𥬇無厭時此理將不勝音升任也

爲忽去兹言此楽不可勝無爲舎而去之韓子亦曰楽之終身不厭何暇

衣食當須紀力耕不吾欺

  和劉柴桑遺民嘗作柴桑令

山澤乆見招胡事乃躊躇直爲親舊故未

忍言索居良辰入竒懷挈杖還西廬時遺民約

靖節隠山結白蓮社靖節雅不欲預其社列但時復徃還於廬阜間荒塗無

歸人時時見廢墟茅茨巳就治新疇復應

爾雅田三𡻕曰畬靖節自庚戌徙居南材已𠕂稔矣今秋穫後復應畬也

風轉淒薄爾雅釋天東風謂之谷風春醪觧飢劬弱女

雖非男慰情良勝無栖栖丗中事𡻕月共

相踈耕織稱其用過此奚所須去去百年

外身名同翳如

   趙泉山曰谷風轉淒薄四句雖出

   於一時之諧謔亦可謂巧於處窮

   矣以弱女喻酒之醨薄飢則濡枯

   膓寒則若挾纊曲盡貧士嗜酒之

   常態

  酬劉柴桑

窮居寡人用時忘四運周櫚庭多落葉慨

然已知秋新葵欎北墉嘉穟養南疇今我

不爲樂知有來𡻕不命室携童弱良日登

逺游

  和郭主簿二首

  其一

藹藹堂前林中夏貯清隂凱風因時來囘

颷開我襟息交遊閑業卧起弄書琴園𬞞

有餘滋舊榖猶儲今營巳良有極過足非

所欽舂秫作美酒酒熟吾自斟弱子戯我

側學語未成音此事真復樂聊用忘華簪

遥遥望白雲懷古一何𭰹

  其二

和澤周三春清凉素秋節露凝無游氛天

髙風景澈陵岑聳逸峯遥瞻皆竒絶芳菊

開林耀青松冠巖列懐此貞秀姿卓爲霜

下傑衘觴念幽人千載撫爾訣檢素不𫉬

展厭厭竟良月

  於王撫軍座送客

秋日凄且厲百卉具已腓四月詩云秋日凄凄百卉具腓

集本作各傳冩之誤爰以履霜節登髙餞將歸寒氣

冐山澤游雲倐無依洲渚四緬邈風水互

乖違瞻夕欲良讌離言聿云悲晨鳥暮來

還懸車歛餘輝南子日至悲泉是謂懸車逝止判殊

路旋駕悵遲遲目送回舟逺情隨萬化遺

   按年譜此詩宋武帝永𥘉二年辛

   酉秋作也宋書王弘名元休爲撫

   軍將軍江州刺史𢈔登之爲西陽

   太守今黄州被徴還謝瞻爲豫章

   太守今洪州將赴郡王弘送至湓

   口今潯陽之湓浦三人於此賦詩叙别是

   必休元要靖節預席餞行故文選

   載謝瞻即席集别詩首章紀座間

   四人

  與殷晉安别景仁名鐡

   殷先作晉安南府長史椽因居潯

   陽後作大尉劉裕參軍移家東下

   作此以贈

遊好非乆長一遇盡殷勤瀬真子云遊好非乆長日本作

非少長其意云吾與子非少時長時遊從也但今一相遇故定交耳信𪧐酬

清話益復知爲親去𡻕南里薄作少時

負杖肆游從淹留忘宵晨語黙自殊𫝑

亦知當乖分未謂事已及興言在兹春飄

飄西來風悠悠東去雲山川千里外言𥬇

難爲因良才不隱丗江湖多賤貧脫有經

過便念來存故人

 贈羊長史松齡

   左軍羊長史衘使秦川作此與

   之

愚生三季後慨然念黄虞得知千載外正

頼古人書山谷云正頼古人書盖當時語或作上頼甚失語意賢聖

留餘跡事事在中都洛陽西晋之故郡長安乃秦漢所都

忘游心目關河不可踰九域甫巳一謂宋公裕

始平一燕素也逝將理舟輿聞君當先邁負痾不

𫉬俱時松齡衘左將軍朱齡石之命⿰⾔𭥍行府賀平関洛原詩意靖節𥘉欲從

松齡訪関洛㑹病不果行路若經啇山爲我少躊躇多

謝綺與角精爽今何如紫芝誰復採𭰹谷

乆應蕪駟馬無貰患貰侍夜切賖也貸也貧賤有交

娯清謡結心曲人乗運見踈擁懷累代下

言盡意不舒

   胡仔曰淵明髙風峻節固已無愧

   於四皓然猶仰慕之足見其好賢

   尚友之心

   湯東澗曰天下分裂而中州賢聖

   之迹不可得而見今九土旣一則

   五帝之所連三王之所争冝當首

   訪而獨多謝於啇山之人何哉盖

   南北雖合而世代將易但當與綺

   角遊耳逺矣𭰹哉

  𡻕暮和張常侍

市朝悽舊人驟𩦸感悲泉悲泉見前驟𩦸言白駒之過𨻶

明旦非今日𡻕暮余何言素顔歛光(⿰氵閠)

髮一巳繁闊哉秦穆談旅力豈未愆向夕

長風起寒雲没西山厲厲氣遂嚴紛紛飛

鳥還民生鮮常在矧伊愁苦纒屡闕清酤

至無以樂當年窮通靡攸慮顦顇由化遷

撫巳有𭰹懷履運増慨

  湯東澗曰陶公不事異代之節與

  子房五丗相韓之義同旣不爲狙

  擊震動之舉又時無漢祖者可托

  以行其志所謂撫巳有𭰹懷履運

  増慨然讀之亦可以𭰹悲其志也

  矣

 和胡西曹示顧賊曹

㽔賓五月中史記律書五月也律中蕤賓隂氣㓜少故曰㽔萎陽不用

事故曰賓清朝起南颸颸息兹切風也不駃亦不遲

吏切疾也飄飄吹我衣重雲蔽白目閑雨紛微

微流目視西園曄曄榮紫葵於今甚可愛

柰何當復衰感物願及時毎恨靡所揮悠

悠待秋稼寥落將賖遲逸想不可淹猖狂

獨長悲

  悲從弟仲德

衘哀過舊宅悲淚應心零借問爲誰悲懷

人在九SKchar禮服名羣從恩曖若同生門前

執手時何意爾先傾在數竟未免爲山不

及成慈母沉哀疚二㣧𦆵數齡𩀱位委空

館朝夕無哭聲流塵集虚坐𪧐草旅前庭

階除曠遊迹園林獨餘情翳然乘化去終

天不復形遲遲將囬歩惻惻悲襟SKchar




箋註陶淵明集卷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