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陽帝君神化妙通紀

純陽帝君神化妙通紀序帝一编辑

 吾道或以神通誘掖塵俗,或以藥物救濟善良。委順曲成,隨機方便,大慈大化,會萬派咸歸一源,至願至仁備衆德,不居一德。悟不空之未始,了无生之有玄。論其微,言辭難盡;悟其的,擬議即遥不可智識以度思,當在精誠而默會。僕不揣井觀管量於諸經,集唐宋史傳,摭收實跡,削去浮華,績成一百二十化,析爲六卷。每章就和詩詞,彖章直說,目之神化妙通紀,使同心志士開卷朗然,得觀天象,默會道微,明通无極,重玄了徹,純陽至妙圓通,无上道眞,得先天春。不肖誠意集成,高明公心,靜鑑自然,不迷異逕,直造天衢矣。金陵中和老獃子苗善時敬序引。

制詞编辑

皇帝若曰:大道開名,可致无爲之化。至眞在宥,迄成不宰之功。朕以祖宗獲成基構,若稽昭代,雅慕玄風。自東華垂教之餘,至重陽開化之始,眞眞不昧,代代相承。有感遂通,无遠弗届。雖前代累承褒贈,在朕心猶慊追崇。特乃命儒臣進加徽號,惟東華以稱帝君,增紫府少陽之字。其正陽純陽海蟾宜錫眞君名,丹陽以下七眞俱號眞人,載在方册,傳之萬世噫。漢世之張道陵,唐朝之葉法善,俱錫天師之號,永爲道紀之榮。當代不聞,異辭後來,立爲定制。朕之所慕,或庶幾焉。

 東華教主,可贈東華紫府少陽帝君。

 正陽鍾離眞人,可贈正陽開悟傳道眞君。

 純陽吕眞人,可贈純陽演正警化眞君。

 海蟾劉眞人,可贈海蟾明悟弘道眞君。

 重陽王眞人,可贈重陽全眞開化眞君。

宜令掌教光先體道誠明眞人張志敬執行

准此

  至元六年正月 日

上天眷命皇帝聖旨编辑

昔聞太上教闡全眞,法天地之常,經因陰陽之大順。始東華之變現,訖于開化之垂縁。由漢及唐,必曠代而至人出,以金繼宋際,熙朝而玄統。彰恢其衆妙之門,鎮以无名之朴。或得意忘象,涵泳於靈樞;或驂星御龍,飛遊於紫極。不可聞,不可見,惟與造物者爲徒,翛然往翛。然來亦曰:隨時而示應。今載傳於後裔,猗叶贊於元功,盍殊級之循加,俾宗風之永紹。除始祖東華帝君别議旌崇,餘仰主者一例施行。

 正陽開悟傳道鍾離眞君,可加贈正陽開悟傳道垂教帝君

 純陽演正警化吕眞君,可加贈純玉演正警化孚佑帝君

 海蟾明悟弘道劉眞君,可加贈海蟾明悟弘道純佑帝君

 重陽全眞開化王眞君,可加贈重陽全眞開化輔極帝君

右付玄門演道大宗師掌教凝和持正明素眞人苗道一收執准此

  至大三年二月 日

純陽帝君神化妙通紀卷之一编辑

    玄門苗善時校正編次詩彖

瑞應明本第一化编辑

謹按道統,録帝君,姓吕名巖,字洞賔,唐河中府永樂縣人氏。曾祖延之終浙東節度使,祖 渭性賦純良,文詞精妙,樂善好道,多有陰德,累遷禮部侍郞,終潭州刺史,贈陜州大都督。渭生四子,温恭儉讓,温治春秋,藻翰精富,一時遷户部員外郞,終衡州刺史。恭尚氣節,喜縱橫,終殿中侍御史。儉多才,進御史裏行。讓有德,善政,遷太子右庶子,終海州刺史。眞人乃讓季子。唐德宗貞元十四年四月十四日已時,衆見有一白鶴自天飛下,竟入房帳中不見。母氏正寢,亦夢驚覺。即時眞人降生,異香滿室,經日不散。童稚時,敦重少語,不好戲。長大,身長六尺有餘,道骨仙風,鳳目入鬢,眉秀鼻聳,面色黄白。左眉角右眼下各一痣如豆大,兩足下龜紋隱起。性禀純厚,仁孝聰敏,三教經書,圓貫精熟。常誦《周易》《道德》《陰符經》。喜頂華陽巾,衣黄白襴衫大絛,或逍遥服冠帶。後不肯姻娶,常慕清虛恬淡,不好華飾富榮。自幼年已有仙道志矣。

 彖章曰:夫大道,人人本具,物物全彰。奈人自有生以來,物慾交攻,利名迷昩。況自己無福縁,祖宗无善德,所以棄道遠矣。故仙師云:“達道登眞,必仗祖宗陰德厚實。自己夙生靈慧,剛志果决,可以省力成證。”豈虚言哉!本紀帝君天性純厚,仁孝聰敏,三教經書,一覽圓貫,豈非夙生靈慧果乎。祖陜州都督,樂善好道,政多陰德,生四子皆顯達。乃父讓純厚仁善,政有佳聲,百姓敬慕。故上知名,遷太子官屬。以此誠實,遂感眞仙謫降,豈非善積餘慶乎。帝君自冠以來,不肯婚娶,寳貴精神,豈非身體髪膚不敢毁傷乎。篤志修眞,心澄性朗,養浩樂天,名揚後世,豈非全德要道以顯父母乎。況繼嗣玄元道統,名襲紫府仙宗,爲天人聖師,神化無方,隱顯莫測,豈可以常賢聖共語哉。或疑各本載帝君生所及居處不一,詳推乃父仕宦遷移。又作者欲在本鄉人物爲美,是以差誤不一。今考河中府永樂鎮九峯山故宅,基址儼然,今建純陽萬壽宫是矣。永樂縣至宋熙寧間,改作鎮。愚校正的實,亦不敢固執,庶幾同志無疑矣。

黃粱夢覺第二化编辑

唐憲宗元和五年,時年二十一歲,赴長安應舉,寄居旅館。一日有一羽士,狀貌奇古,美髯環目,鶴氅長裙,豐采不凡。直詣館中揖坐,話間誘化帝君入道。帝君曰:“待某受一官爵,光顯祖上門風,然後隨師未晩。”羽士笑求一齋, 帝君命僕造飯。覺身倦欲睡,羽士於袖中取一枕與帝君曰:“此如意枕。若枕此,從爾平日所好即應。”就枕卧方睡,忽一使者至,召狀元吕某受誥。始自州縣官,次擢朝署,由是臺諫翰苑祕閣及諸清要,無不備歷,或黜或陞。前後兩娶富貴家女,子孫振振,簪笏盈門。如此幾四十年,最後獨相十年,權勢薰炙。忽被重罪,籍没家産,分散妻孥,流于嶺表,孑然窮弱憔悴。立馬風雪中,方此嗟歎,恍然夢覺。羽士在旁笑曰:“黄粱猶未熟,一夢到華胥。”帝君驚曰:“君知我夢耶!”羽士曰:“子適來一夢,萬態榮悴多端,五十年間一俄頃耳。得不足喜,喪不足憂,且有大覺而後知此大夢,人間世百年亦一大夢耳。帝君豁然悟曰:“縱簪纓極品,金玉滿堂,以此椎之,亦造物戲弄,何足戀哉。”遂作禮再拜曰:“先生非凡也,願加點化愚蒙。”羽士曰:“汝旣頓徹幻化,空花利名桎梏,回心向道易矣。”帝君曰:“某然少省,如易中云遊魂爲變死生之說,盡性至命之理,望師慈憫指示修進之方。羽士默然良乆曰:“萬理融通,則心朗徹。七情寧息,則性圓明。此心澄息自然,本性玉虛,又何遊魂爲變。性一太空,寂明寥廓,了無生滅,何死生之慮哉。乃知我本無生,何名爲死。”帝君茫然良乆,大洞明了,再拜謝曰:“夙生慶幸,得遇仙眞,適聞慈音妙義,恍然不知有我。”羽士曰:“吾所語汝,乃性盡之妙一邊事也。以至慧命末後大事,待汝果脱洒時再付未晩。”帝君謝曰:“師孰耳?”羽士曰:“吾鍾離其姓,權名也,雲房其字也。吾居終南七星山鶴嶺。子異日尋吾來。”言畢飄然而往。帝君曰:“悵然亦自樂。”次日回本郷。

彖章曰:南華老仙因蝴蝶夢頓然大覺,純 陽帝君因黃粱夢了徹本元。故《南華經》云:“ 且有大覺,然後知此,其大夢也。”純陽帝君 頓然徹悟,萬幻皆空,一眞洞曉,旨哉,美哉。

慈濟陰德第三化编辑

帝君回鄕中時遇飢荒罄拾資產糧米救濟 飢貧得活者幾三二萬人鄕中耆老親屬亦 喜亦勸存留資産爲子孫計帝君歎曰夫人 之失也自心昏迷本性以致貪戀幻物慳悋 錢財而生嗔怒憎愛沉淪苦趣某非敢抑諸 親因少有省不足戀也如是作一詩以示鄕 宿親屬云□碎葫蘆踏碎琴飄然拂袖出儒 林太初實相純如玉元始眞如瑩若金丹焰 冲天神莫測劍鋒入地鬼難尋自從一覺黄 粱後始信從前枉用心後别鄕里倬然往終 南山尋師皆莫能留  彖章曰帝君别親時遇飢荒盡捨資産糧  米救濟飢貧得活者三二萬人鄉中耆老  親屬喜敬亦勸存留資産爲子孫計眞人  歎曰夫人之失也自心昏迷本性以致貪  戀幻物慳悋錢財生嗔怒煩惱沉淪苦趣  某非敢抑鄉尊因徹悟夢幻我身尚假財  物何足戀也遂作此詩辭别入道奇哉愚  詳此詩因留註爲同志受用碎葫蘆踏  碎琴粉碎幻化形骸,冰消音聲色相飄然拂袖出儒林  拂開名利綱,超出是非叢太初實相純如玉清淨法身,圓明堅固元  始眞如瑩若金亘古亘今,眞常不壤丹焰冲天人莫  測靈光洞燭,神化无方劔鋒入地鬼難尋智慧深藏,妖魔怎見  自從一覺黃粱夢夢覺俱空,眞靈不昧始信從前枉  用心十載文章畫餅,三場事業空花可憐人我之徒將此  詩除四句改一覺爲一見黃粱爲黃龍似  此問答不一以帝君飛劍斬黃龍蠢哉如  帝君詩云粟中藏世界芥子納須彌鐺内  煮山川即六祖劫火燒海底此皆喻眞空  慧命之妙如般若梵語言智慧豈可假土  地口鼔葛藤枝謊乎以此誑惑愚俗是何  心哉亦如熾盛佛降九曜且夫九曜星辰  自天以來經躔度數毫分无差且木星紫  炁在人命中主人富貴聰明仁慈純善何  罪而佛降之若果降了則至今星辰不躔  度亦无造化矣謬妄之甚佛心高眀則笑  其誑妄也誣上天星辰毁中國仙聖此輩  歷歷惡報都没結果奈何迷昩不復傷哉  故眞人神化記云吾之慧劍斬三尸六賊  貪嗔愛慾煩惱障豈肯取人頭況超禪師  與吾何仇故朱文公云君子仁慈猶克已  神仙安肯取人頭信哉吾教西化經所載  三十餘段事實故  宋仁宗贊云東訓尼父西化金仙又韓眞  人度慧禪師入道爲馮尊師眞人紫陽眞  人度道光禪師入道爲紫腎眞人又吕祖  師度有德僧十餘人皆實事傳吾教並不  彰耀誇矜因此人我之徒巧撰遮掩其先  生亦有參和尚者呵呵

純陽帝君神化妙通紀卷之二帝二编辑

    玄門苗善時校正編次詩彖

歷試五魔第四化编辑

帝君將别鄕,忽見家人皆病死。帝君心无悼 怛,但備葬具。忽病死者皆起无恙,此一試也。一夜忽劫盜數十,各持刀杖,勒逼財物,少頃,家中財寳捲盡而去,帝君並不動聲色,任其所取,此二試也。次别鄕里,三兩程迷路,抵暮,遥見燈明,遂往。見草房兩間,一老者携取魚網出。帝君向前揖投宿。老者曰:“我孑然一身,乘夜取魚。”推托再三,遂開門,言秀才自歇,我去取魚,令帝君閉門。霎時,忽一女子,年二十許,叫門。帝君將謂老者親屬,開門。此女携一袱入門,作禮云:“秀才,妾夜晚迷路,投一宿。”帝君答:“此非我家,我亦在此與漁翁借歇,我亦 不敢留娘子宿。”女子云:“彼此客中一宿即去,何必阻妾,夜深黑暗,妾亦去不得。”百端妖媚調戲,又云:“妾家田產財物無數,妾見携金寳若干,妾願與秀才爲妻,有何不可,亦不辜負秀才。”帝君默坐,並不動心,任女子百端。至曉,忽開眼在一大樹下坐,默自笑而起行。此三試也。次至一渡,春潦水溢,得一小舟來,遂求渡。上小舟將至中流,黑風大浪,雷電大雨俱至,浪濤翻滚,小舟翻側飄蕩。帝君瞑目㝠坐,任生任死,心若泰山。將近岸,小舟覆沉,幸得上岸。人問何故,帝君笑而不答。此四試也。次夜至一旅舍,約三更,忽見奇形怪狀,无數鬼神,有欲打者,有欲殺者。帝君巍坐,一切不問。須臾,有數夜叉押一囚,血肉淋淋,號叫仗劍來前曰:“汝宿世殺我,今日見汝可速還我命。”帝君曰:“殺命宜也,又何說焉。”引頸就殺,忽聞空中叱喝,神鬼即散不見。有一人撫掌笑曰:“吾雲房也。吾嘗歎仙才難得,人之塵心難滅。吾之求人向道,甚於人欲求我也。故五試汝,子皆不動心。然可以教子,但功行未完,今且授汝鍊黄白祕方,可以濟物利人,待汝功行滿,吾來度子。帝君曰:“得燒鍊口訣,復問如此則鍊成,將乆有變異乎?”雲房曰:“三千年後還本質。”帝君愀然曰:“如此則必誤三千年後人也,某不願爲也。”雲房曰:“子心如此。三千八百功行成,悉在此矣。”

彖章曰:夫人之厚貌深情,此心最難測度。故《南華經》云:十事試之以得人。《周易》繫辭以四等言辭而見人之情偽,况學道修仙入大聖人乎,豈輕易矣。故聖經云:多易必多難。聖人猶難之,況我輩乎?今觀我輩,逆境則怒,順境則喜。塵心俗氣,舊識熟境,舉止常在。禀賦血氣之性,未解習俗之性,未改分毫,而大言闊說誇誕,張皇揚眉竪目。舉拂拈槌,舒拳竪指,敲喝叫唤,熱亂狂放,百端情態。而云本然天性,一徹頓超。正所謂抱臟叫屈,掩耳偷鈴,徒自欺昩,深可憐哉。正陽帝君以惡魔順境歷試不一,純陽帝君心一玉虚,凝然不可動揺。再以黃白之術,云立功行,亦不願爲宜乎。正陽帝君樂然撫掌,而接引矣。我輩輕心慢意,小德小智,而爲自了徹。聞此歷試不動,胡不寒心?

神變傳經第五化编辑

正陽師眞曰:“吾所居終南鶴嶺洞,天子能從 我遊乎?”純陽帝君曰:“願侍鸞儀師。”自携眞人手偕行,纔數步而恍然,雲飄風送,經歷山川,頃刻至鶴嶺。洞前有二虎,師叱之去。俄門開,有天丁侍衛。見琪樹珍葩,祥雲瑞靄中,朱户金釘,玉臺寳殿,瑶階金閣。二仙童迎師入瓊堂正坐,帝君侍坐,和氣如春,景物非凡。少頃仙童十數,持元和瓊漿仙果貢獻。飲畢,閑坐間,帝君避席問曰:“此何洞天?”師曰:“此吾師東華帝君舊館,少陽洞天。”帝君再拜,問曰:“修仙有幾種,何功得至此?”師曰:“修眞有一十五品 仙人,略言一二。如明悟世間生滅不常,幻妄 俱空,塵心頓息,本性圓明,此名清靈鬼仙。法 天地昇降之理,效陰陽消息之微。假身心爲 鼎爐,以精炁爲藥物。五藴皆空,七情泯息,乆乆色身輕健,法象飄然,此名靈明地仙。情慾皆泯,愛識頓消,此心明了,一性虛無。以太極爲爐,天地爲鼎,鍊元精,息元氣,凝元神。三元混妙,一眞體玄,恍惚象先,超然未始,鬼神莫測,變化无方。此名神仙。神炁妙融,變化莫測。混然无狀,性命玉虛。體一太空,眞空不空,大象无象。逍遥无極,游泳先天,頓超虛无自然,玉清眞境。此名天仙。”帝君問曰:“此總謂大道乎?”師曰:“大道无形无名。无問無應。其大无外,其小无内。充塞宇宙,運化古今。不變不遷,无生无死。不化而化,不神而神。希夷微妙,清虛自然。不可致詰,子其勉之。”忽有二仙人,金冠霞氅,玉佩雲裳,捧玉詔金書,召九天金闕選仙使鍾離某赴蓬萊上宮瑶池仙會。師迎詔。眞人遂獻一詩:

得道來來相見難,又聞東去上仙壇。
杖頭春色一壺酒,頂上雲攢五岳冠。
飲海龜兒人不識,燒山符子鬼難看。
先生去後身須老,乞與貧兒换骨丹。

此詩恐師去急不回也。師笑於袖中出《靈寳昇玄消灾䕶命經》一卷付眞人,再囑曰:“此經乃師東華帝君授受,中言眞空重玄之妙。剖劈有无,色聲妄幻。子當熟味。吾不乆回,珍重珍重。”

 彖章曰:谷神不昩,曰靈。元炁融中,曰寳。徹入玄關,登上境,曰昇玄。心息混融,保合太和,曰護命。經中自衆生沉滯,聲色迷惑。有无至若,知空不空,知色不色,名爲照了,始達妙音。識无空法,洞觀无礙,入衆妙門,自然解悟。離諸疑網,不著空見。已上言辭簡當,性理雙融。盡三教性理,眞空大藏關要,悉備於此經。奈此輩日誦爲常,更不參玩眞味,徒爲多端見解,誠可傷哉。師眞始指鬼仙、地仙、神仙法度,後授此經,豈不有意外之妙乎?學仙志士,誠心咀玩可矣。

明玄體道第六化编辑

正陽眞師赴會,旬月餘回至洞天。帝君喜迎再拜,師曰:“子在於此岑寂數日,得无欲歸乎?”帝君曰:“某塵縁既斷,俗炁已消,既心志道,更奚有家山之思乎?”師點首安慰。帝君問曰:“魂魄冥冥,至理幽深,何以全眞?”師曰:“慧燈冥冥,泰定神靈。神旣混合,豈不契眞?金形玉質,本出精神。法象飛昇,就付口訣云云。”

帝君再拜謝時洞中金光明耀清炁雍和帝 君九拜長跪曰某嘗玩諸仙丹經卦象異名 多有疑心望師慈憫愚蒙一一細詳開發師 曰心本无迹疑從何有且天地未肇父母未 生道之一宇亦是强名何卦象異名之有子 既有疑不妨拈出帝君曰丹書言修金丹何 謂金丹師曰金堅之喻丹圓之喻即爾本性 圓明堅固是也問曰性命一乎二乎師曰不 可謂之一亦不可謂之二一點靈明无昧性 也一點元氣常調命也性无命則无依倚亦 不能安止命無性則不冲融亦不能固密二 物混融一眞玉瑩性也命也俱强名爾問曰 何謂水火答曰元神火也元炁水也神炁混 融則水火旣濟也問曰何謂眞陰眞陽答曰 身中一點元精眞陰也一點元炁眞陽也精 炁密融則陰陽混合而爲純一之體也問曰 何謂坎離答曰即前陰陽水火之象也陰中 陽坎也陽中陰離也取坎中一陽復離中一 陰則成純陽乾體也問曰何謂一陽生答曰 身中元炁元炁生發時也靜極一動便是一 陽生也所以道時至神知至此時也淵清息 念含光内燭自然三宮升降道德經云綿綿 若存用之不勤以致純全皆自然而然泥於 子午四正本生時皆妄爲也所以不知常妄 作凶也問曰何謂火候答曰慧火炁候也心 息相依綿綿温固文火候也情生念動剛志 力反武火候也問曰何謂藥物答曰元炁元 精也問曰何謂爐鼎答曰身爲玉爐心爲金 鼎也問曰何謂玄關答曰至玄至妙之樞機 也又謂玄之又玄最上重關也元神凝中强 名神谷元炁息中强名玄牝假喻身中玄竅 虚无之谷也元无定所不有不空道德經云 谷神不死是謂玄牝即此妙也問曰何謂青 龍白虎答曰性屬木故喻青龍情屬金故喻 白虎金能剋木故情多損性誠能攝情歸性 則金木无間而爲一自然龍虎伏矣問曰何 謂龜蛇即前水火陰陽之象也問曰何謂鉛 汞答曰心與炁也心猶汞之難死誠能息炁 養心則心死而性圓明虛心養浩則炁息而 命无漏矣鉛能制汞故聖人假此二物爲喻 教人易爲修眞至於八卦五行皆假喻以歸 元四象三才悉强名而達道汝能死心息炁 息炁凝神炁神一混心性一源身外有身體 一玉虛這許多評論都是太空雲翳鏡水塵 風汝其頓徹力行自然而然眞人拜謝

 彖章曰師祖此篇問答歷代聖師心心密印祕授仁德志士戒勿輕示常人愚夙生慶幸得遇心傳時默敬味焚香九禮假空感謝言言金書玉字寳珠乃修眞最妙的的上義心明性養之玄微慧命眞空之妙用盡在是矣愚味此嘗默歎世傳靈寳畢法鍾吕傳道集謬妄之甚乃要名尚奇之士爲之或云施肩吾作亦未知是否又有於偽書中取用作集作記證事證理而爲傳道根源眞乃井蛙耳認賊作兒捐石爲土以盲指盲無廉恥之甚矣愚亦不敢多言自有别寳者在焉

密印劍法第七化编辑

正陽師眞宴坐間而謂純陽帝君曰:“修眞體道,全憑慧力堅持。入妙造玄,先要志剛决烈。所以極終極始,天地莫遷;大用大機,鬼神莫測。故聖人携寳劍倒斡璇璣,仗剛鋒直摧魔怪,故有劍法之喻也。此劍也,採无極至精,合先天元炁,假乾坤之爐鞲,運元始之鉗鎚。慧火煅成,靈泉磨利。以太極爲環,剛中爲柄,美利爲刃,清淨爲匣。虚白燦爛,純粹堅剛。運造化之機,秉仁威之令。舉之无今古,按之無先後。六天神鬼歸降,三界妖魔乞命。破煩惱障,絶貪愛緣。斬七情,誅六賊,斷嗔怒,勦妄邪。事物來前,迎刃而解。藏之身,可以无生死,體象先。撝之政,可以鎮國家,清天下。光輝善利,圓混剛中。奸邪一見寒心,外道纔聞破膽。子當精進,圓成橫向,太虛凛凛。”帝君受此劍法,至敬禮謝,韜光晦迹,密降華峰,强名曰:先天遁神劍。

教門善時得此劍篇,咀玩不勝眞樂,遂作慧劍吟:

紫極洞中傳劍訣,不屬陰陽不用鐵。
先天元炁煅鎔冲,鑄成便會誅妖孽。
得煅鍊,經琢磨,利勝鏌鋣及太阿。
握在手中龍虎伏,收歸匣内炁神和。
斬三尸,誅五賊,勦滅七情并六慾。
貪嗔愛鬼悉消亡,昏散魔軍皆滅没。
亦能生,亦能殺,生殺威權流電星。
事物來前迎刃解,憂疑瞥起逐鋒平。
吾吕祖仙得此劍,開闢乾坤成一片。
死生絶斷體金堅,隱顯无方時變現。
救死漢,活骼髏,神仙安肯取人頭。
野孤巧撰瞞愚鄙,丹鳳何嘗怪黑鶖。
伏天魔,降外道,萬法千門一劈掃。
威鎮太平没價珍,德清宇宙无窮寳。
此寳劍,常隨身,藏諸用顯諸仁絶。
如美玉,无瑕璺,瑩似水晶絶點塵。
此寳劍,无中有,太上親授東華手。
諸祖列仙密密傳,得之慧妙光星斗。
掣金電,按玉龍,出入縱横現六通。
雪刃光輝无極内,霜鋩明燦太虚中。
平天下,齊家國,等閑一舉世清肅。
忠良賢聖盡歸依,奸佞逆邪皆剪戮。
諸佛祖,衆仙眞,若无此劍道難成。
剖除人慾全天理,掃蕩風雲昇太清。

純陽帝君神化妙通紀卷之三帝三编辑

    玄門苗善時校正編次詩彖

肥遯華峰第八化编辑

正陽師眞授帝君口訣,及破諸疑難說慧劍 法畢,乃曰:“十洲羽客至玉京,吾朝元有期,汝恐難乆居此。可往華峰羽谷修養,待時亦當隨機利物。行滿功成,復相際會。”遂於洞口題曰:“春氣塞空花露滴,朝陽拍海岳雲歸。”再囑曰:“吾去後,好住人間,功德圓時,亦當如吾昇玉虚矣。”帝君再拜曰:“弟子之志,則異於先生,必須度盡天下衆生,方上昇未晩。”師曰:“小子勉之,眞心慈憫,奈衆緣輕業重,此去所度,合有五百弟子,襲吾道統者三五人而已。比及邂逅相見,珍愛寳重。”言訖,與施太玉、鄭思遠二仙,乘雲軿,金幢玉節,羽儀仙樂,冉冉而去。帝君不勝依戀,遂往華峰羽谷肥遯,林泉實熙,自牧四十餘年,圓成道果。故雍先生作碑文云:晦迹華陰之羽谷四十餘年。又道藏《青童帝君丹訣》載,唐有進士吕洞賔得鍾離誘,以道妙授金丹鍊形之道。後居終南華峰,修鍊功成,形神俱妙,神化莫測。又李奇言:祥符間,爲郞官,時關中嘗見吕洞賔有神劍法,年百餘歲,貌如嬰兒,行步如飛。似此後或隱或顯,優游湖、湘、鄂、岳、廬山,方自莫知,鬼神莫測。又《修眞指玄圖》載:歷江州,登武昌黄鶴樓,以五月二十日午時,化三級紅樓而上昇。遺詩 曰:

靈芝無種亦無根,解飲能餐自返魂。
但得烟霞供歳月,任他烏兔走乾坤。
嬰兒只戀陽中母,姹女須朝頂上尊。
一德不回千古内,更無墓塚示兒孫。

彖章曰:聖仙神化,居止無常,蹤跡不定,故隱顯莫測莫知。其鄉或有祠堂道院宫觀,山川有顯迹處,欲作碑記多不得人。況得有名而無實者,以己膚淺聞見一僻,又不前後詳照眞偽。況有假托帝君,自爲以實其事者,如《望江亭》,記帝君常隱名,惟恐人識。豈有自言色服相貌,變現不測之理,以訛傳訛,似此可椎,愚亦不揣不肖於書史經集,校照事實,次序紀集,庶幾體道志士一覽无疑矣。後化三級紅樓上昇,亦一神化云耳。惜乎不記年代,幸有詩存。

襲明印第九化编辑

純陽帝君高尚其志不事王侯綽然方外頓 超物表所以天下莫敢臣侯王不能友自别 師後密隱華峰羽谷四十年餘自唐末間時 人方知之故指示李奇奇壽百五十歲終焉 度諸仙百餘人隱顯更名不一五代時又隱 華山號无家宫至衣麻布袍人呼爲麻衣道 者以易理參同點化陳希夷先生與燕國相 劉玄英即海蟾帝君也皆師事之海蟾帝君 始遇正陽帝君示累卵之危頓悟入道後隱 華山修證後純陽帝君作心易授希夷先生 即今傳於世麻衣心易是也又作仙統祕訣 三篇授海蟾劉君今玄門達道師德心心相 印而密授受今存金蓮寳籙中宋初别華山 贈警希夷先生詩云青霄一路少人行休歎 興亡事不成金榜雖云无姓宇玉京却幸有 仙名雲歸大海龍千歲雪滿長空鶴一聲後 感或作多謝清朝明聖主屢頒丹詔起先生後太 祖太宗果三詔召之後再至華峰希夷先生 巳上昇遂留詩云天網恢恢可是疏爲君筬 到華山區寒星没後留殘月春雪來時問太 虚三洞眞人歸紫府千年老鶴化蒼梧自從 違却先生後南北東西少丈夫  彖章曰眞人授希夷先生易妙及心易希  夷後授种放放授穆脩脩授周濂溪周授  二程程授温公司馬光海蟾帝君受易發  明仙道復南授張紫陽張作周易參同契  授石泰之後三傳至諸葛玉蟾又二傳至  清庵李元素先生北授重陽帝君王某王  乃以易妙河圖洛書分梨十化丹陽七眞  後開金蓮萬朵玉樹千株代不乏人皆祖  襲純陽帝君之餘廕也五代時李守正叛  據河中府周太祖御駕親征同趙太祖周  世宗率兵攻城麻衣眞人與趙韓王遥觀  曰李侍中安得乆乎韓曰何故曰其城外  有三天子氣未幾城陷又文僖公錢若水  其神采清粹希夷謂其可學仙見之未詳  請眞人决之曰無仙骨但可作貴公卿耳  二事果然就記之云

神應帝王第十化编辑

宋藝祖神武皇帝建隆二年春,帝於御苑龍亭宴坐,偶見一羽衣仙人自東南而來。帝忽見驚迎揖邀坐,問仙眞自何而來。答曰:自蓬萊山來。問姓名,帝君以手空中畫二“〇”,曰:“陛下乃朱陵,上帝還記憶否?”上默默。帝君曰:“當以火德旺天下,將定無勞聖慮。當戒殺戮,以無爲清靜治化,乃安留。”語移時,帝惟點頭應諾,後語祕不傳。帝命侍從取酒果,帝君辭。帝急解玉帶赭袍賜之,帝君笑,飄然乘空而去。帝悟曰:“乃吕公也。”命繪像于太清樓,供養左街道録陳景元傳其像于世,後滕子京所見與此絶類云。

詩彖

五代興亡五十年,天生英武定山川。
眞人敬諫行清靜,聖主誠膺允自然。
玉帶赭袍天子貴,青巾鶴氅道人玄。
飄然舍笑歸何處,回首雲勝天外天。

石肆求荼第十一化编辑

後周末汴京有石氏設茶肆一女尚髫齓令 行茶帝君詭爲丐者日往據上坐求茶衣服 藍縷血肉垢污殆不可近女殊无厭惡意益 取上茗待之父母怒笞女女益待帝君僅月 餘帝君謂女曰汝能啜我所飮茗之餘乎女 以垢甚不可下咽覆之地忽聞異香亟舐之 神炁爽然帝君曰我呂先生非丐者惜爾不 盡食吾餘然爾願欲富乎貴乎壽乎女曰我 小家子不識何謂貴得富且壽足矣帝君去 不復來女後適一管營指揮使已而爲吴王 之孫乳母所乳孫適宣仁聖烈高皇后叔父 遵約受陽沐邑百三十五歲而終

詩彖

盧仝七椀勿言佳,紗帽籠頭豈足誇。
我祖龍涎方吐露,忽焉遍地噴金花。
石家女子忙餐半,富貴安康老健加。
若使趙州知此味,等閑平地歩烟霞。

度老松精第十二化编辑

岳州巴陵縣白鶴山下兩池潛巨蟒池上一 老樹枝榦悉槁蔓草翳焉帝君過之有人自 樹杪降而拜曰我松之精也幸見先生願求 濟度帝君曰汝妖魅也奚可語汝道平日亦 有陰德否曰池中兩蟒屢害人一云白鼉弟子每 化爲人立水次勸人遠避救活數百人蟒出 化爲劍錮之沉于泉帝君詩曰獨自行來獨 自坐世上人人不識我惟有南山老樹精分 明知道神仙過今巴陵庵前一老榦枯死旁 一枝獨生乃神丹之力世號稚松又一巨石 如墨狀乃帝君化石墨爲者存焉

詩彖

眞仙時行與時坐,密密潛神誰見我。
已知木老救人多,特特從容池上過。
一粒大丹應手揮,兩條巨蟒隨風破。
吕仙亭下跡常存,歷乆不磨靈德大。

再度郭仙第十三化编辑

郭上竈乃老樹精後身一日帝君詭爲丐者 垢面鶉衣瘡痍淋瀝日往來啜茶不償一金 求茶者掩鼻皆去自是經月不售郭无愠色 益取佳茗待之帝君曰子可教也吾吕公耳 子前生乃老樹精還記之否郭恍然若夢覺 也曰幸見先生可教弟子學道帝君曰子欲 學道不懼生死宜受一劍郭唯唯帝君引劍 向其首郭大呼帝君俄不見郭怏怏自是遍 遊雲水一日忽遇帝君遂得道後磁州趙長 官奉之一日與趙長官言吾來日午時去也 求一小棺首開一穴以竹竿通中趙曰諾來 日午時郭果坐逝趙如其言瘞之河岸上以 竹竿貫其穴重疊累石護之至秋大雨河水 溢趙掘之但見破絮无尸

詩彖

樹靈前已積陰功,得報人身隱巿中。
一劍塵縁今世了,數年法雨宿生通。
俗情泯息心無極,天性圓明體太空。
何必化棺再陳醜,故留蹤跡振家風。

謁鍾弱翁第十四化编辑

平凉節度使鍾傳,號弱翁。帝君幅巾白袍謁之,從牧童牽黄犢立庭下。弱翁異其氣象深廣,進退閑雅,指牧童曰:“道人能詩,可賦此乎?”帝君曰:“不煩我語,是兒自能之。”牧童大書曰:草鋪橫野六七里,笛弄晩風三四聲。歸來飽飯黄昏後,不脱蓑衣卧月明。旣别,人皆見其擔二大甕,長歌出郭。或報弱翁,曰:“甕乃二口,此吕公也。”亟追之,不復見矣。今世有貯其筆跡者,眞有翔鸞翥鳳之態,信非凡人能也。

詩彖:

師父牧童已顯名,長歌兩口振希聲。
弱翁追索空惆悵,秪爲縁輕性不眀。

警提丁謂第十五化编辑

丁晋公名謂倅鄱陽帝君往謁曰吾唐吕渭 之孫也君狀貌大肖李德裕他日出處皆如 之謂聞觸其諱不喜亦不敬待晋公果大謬 而竄海外信似贊皇矣  詩彖晋公才智極玲瓏可惜心偏性執蒙  不悟警提李德裕至今羞見寇萊公

讖張參政第十六化编辑

張公洎早年家居帝君謁之索紙筆作八分 書詩一章微示他日將佐鼎席之意卒章曰 功成將在破瓜之年後張果參大政後六十 四歲卒俗以破瓜爲八八蓋其讖也  詩彖仙詩讖警破瓜年直指韶光不乆堅  可歎張公全不悟倏焉八八入黃泉

度曹國舅第十七化编辑

曹國舅本傳丞相曹彬之子曾皇后之弟美 貌紺髮秀麗敏捷本性安恬天資純善不喜 富貴酷慕清虚年十二三歳三教經書一覽 精通自幼出入禁中上及后妃皆愛敬之上 每與語惟言清靜自然无爲治政上甚喜嘗 錫衣黄袍紅絛惟稽首謝而已一日辭上及 后上問何往曰道人家信意十方隨心四海 上與后阻當數次賜鞍馬人從皆不受上賜 一金牌刻云國舅到處如朕親行遂三五日 忽不知所往惟持笊籬化錢度日忽到黄河 渡捎工索渡錢曰我道人家没錢捎工毁駡 逐下船遂於衣中取出金牌與捎工准渡錢 舟中人見上宇皆呼萬歲捎工驚懼有一藍 縷道人坐船中喝叫汝既出家如何倚勢驚 欺人曹恭身稽首曰弟子弟子安敢倚勢能 棄於水中否曹隨聲將金牌擲向深流衆皆 驚拜道人呼曹上岸同我去來曹諾遂隨道 人上岸同行數里在一大樹下歇道人問曹 曰汝曾識洞賔否曹曰弟子濁夫何識仙人 道人歎曰吾是也特來度汝曹再拜後同往 授以道妙口訣修證仙果亦有仙文集傳留 于世云

詩彖

物表英才性朴純,天然氣象妙精神。
眼空四海全无欲,心貫三才絶點塵。
帝賜金符微一笑,師傳玉訣樂長春。
源縁慈父征唐德,積一皇后二仙眞。

度曹仙姑第十八化编辑

按曹仙姑傳純陽帝君遊河南一古寺中深 夜有一圓寂僧影影來前作禮帝君詰之僧 曰某甲元係本寺長老應對機鋒敏捷帝君 曰可惜汝爲陰靈爾僧歎曰何故帝君曰吾 純陽隨機應變人皆見之汝何能也僧疑貳 問帝君曰汝不信今夜某人家設齋吾汝皆 往赴齋若何僧諾同至齋所齋主迎接坐少 時供齋一分帝君曰吾二人也再將一分來 主家再進一分帝君齋了起謝僧唯吸炁而 己主家問先生教某下兩分齋那一人何在 帝君詭曰此人不知如何却又不來遂出僧 却悟省遂再拜求點化帝君曰若得性命雙 融形神俱妙必假父母元炁修鍊而成汝須 往人間一番僧曰恐復迷昧了帝君曰吾自 來提汝遂指往托化僧隨念直入京都城脗 合曹皇后孕生女子帝君遥見恐後難脱富 貴遂布炁醜其形三日皇后恐上見羞托他 故送后親母養育後長成醜貌簪帶爲女道 流後帝君往警提仙姑即頓悟薰禮請問道 妙帝君授玄關祕妙修證雙圓自此後舉筆 成章今語録詩詞見行于世

詩彖

明心見性成圓學,舉一无无都不著。
百年萬化已空亡,一點靈眀何處托。
性命圓通體太空,形神一混超天閣。
仙姑若不遇眞師,安證眞空遊碧落。

度何仙姑第十九化编辑

何仙姑零陵市道女也始十三歲隨女伴入 山採藥茶俄失伴獨行迷歸路見東峰下一 人脩髯紺目冠高冠衣緑銖衣即純陽帝君 也仙姑僕僕亟拜之帝君出一桃曰汝年幼 好果物食此盡他日當飛昇不然止居地中 矣仙姑僅能食其半髯者指以歸路仙姑歸 自謂止一日不知已逾月矣自是不飢無病 洞知人事休咎後尸解去帝君嘗謂仙姑曰 吾曾遊華陰市中賣藥以靈丹一粒置他藥 萬粒中有求藥者於瓢中信手探取與之觀 其縁分也

純陽帝君神化妙通紀卷之四帝四编辑

    玄門苗善時校正編次詩彖

遊金峩寺第二十五化编辑

帝君抵四明金峨寺,顧方丈蕭然。頃有一童 子出。乃問:“此何寥寥?”童子曰:“莫道寥寥。虚空 也。不著師。”佳其答題,詩壁曰:

金峨有門出不鑰
見箇仙童赤雙脚
問伊方丈何寥寥
報道虚空也不著

聞此,語笑欣欣。主翁豈是尋常人,我來謁見不得見,渴心耿耿生埃塵。歸去也!波浩渺路入蓬萊山。沓杳相思,同上石樓兒,雪晴海上千峰曉。

 彖曰:洞門開闔無關鑰出有入无奚動脚動靜兩忘了不拘色身三昩全无著无嗔无怒不歡欣中孚无妄與同人性天清肅無纖翳靈地虚閑絶點塵无涯苦海滔滔渺有限光陰冥冥杳石樓擊碎雪初晴冷淡寂寞能幾曉

二十六化、二十七化、二十八化、二十九化、三十化、三十一化、三十二化、三十三化已上原缺


道印康節第三十四化编辑

康節先生邵雍宇堯夫一日宴坐忽聞異香 滿室覺心地恍然遂下數得一兊卦爲口重 兊兩口也曰吕公至也忙整案設一純陽眞 人位牌敬待良乆僕報一道人在門首欲謁 雍忙出作禮迎請上庭眞人中坐將位案倒 曰爾何知吾來雍以前因實告眞人曰子既 知吾來必知吾往只今吾往何處雍茫然无 答再拜進酒果雍重禮求點化眞人曰適來 便是吾一念動子便知之吾寂然子茫然罔 措雍豁然有悟再拜眞人止之曰子有何見 便謝雍曰一念未起鬼神莫知不由乎我更 由乎誰眞人曰此性理也眞空慧命則未在 雍再拜三熏跪曰望師點化愚頑眞人曰孟 子以直養浩然云難言也非難言不得其人 也子平日德厚多有陰騭吾故來提子適有 悟性宗一邊事吾安忍不傳子然子性雖明 了柰累未消再拜懇吿再三遂授口訣拜謝 再進酒洪飮抵暮飄然而往家庭異香半月 不散自此後堯夫少出屛事養浩樂天後工 夫綿密有詩云冬至子之半天心无改移一 陽方動處萬物未生時玄酒味方淡大音聲 正希此言如不信更請問庖犧

神警陳公第三十五化编辑

陳公執中建甲第東都大會親朋合樂陳嘗 奉道和混有德有藍縷道士即洞賔也陳公 問曰子何技能曰我有仙樂一部欲奏以侑 燕席腰間出一軸畫掛于柱上繪仙女十二 人各執樂器道士呼使如人累累列于前兩 女執幢旛以導諸女奏樂皆玉肌花貌麗態 嬌音冠七寳冠衣六銖衣金珂玉佩轉動珊 然鼻上各有一粒黃玉如黍大而體甚輕虚 終不類生人樂音清徹雲霄曲調特異三闋 竟陳曰此何名女子道士曰此六甲六丁玉 女人學道成則身中三魂七魄五臟六腑諸 神皆而爲此公亦願學否陳以爲幻惑頗不 快道士顧諸女可去矣遂皆復上畫軸道士 取軸張口吞之索紙筆大書之曰曾經天上 三千劫又在人間五百年腰下劍鋒横紫電 爐中丹焰起蒼烟纔騎白鹿過滄海復跨青 牛入洞天小技等閑聊戲爾无人知我是神 仙末題云谷客書即岀俄不見陳謂谷客吕 洞賔也悔恨欲抉目未幾謝世

探徐神翁第三十六化编辑

海陵徐神翁得道知人休咎賔客滿門吕惠 卿往謁之適有道人踞上坐不起頗以語侵 惠卿惠卿怫然不平曰子何人斯道人曰吾 與若同族之冑道人布香爐灰於地畫灰作 一詞曰鼎裏坎離壺中天地滿懷風月一吸 虛空塵寰裏何人識我開口問洪濛雲中三 弄笛岳陽樓外天遠霞紅笑騎黃鶴暫過海 陵東拂袖呵呵歸去鑾和玉佩風響喬松君 若要知吾蹤跡試與問仙翁拍手大笑而去 不知所之惠卿問徐徐曰即洞賔也惠卿方 悟同族之說追恨莫及

再提惠卿第三十七化编辑

元豐中惠卿守單州天慶觀七月七日有異 人過焉書二詩于紙一曰四海孤遊一野人 兩壺霜雪足精神坎離二物今收得龍虎丹 成運水銀一曰野人本是天台客石橋南畔 有舊宅父子生來有兩口多好歌兮不好拍 惠卿婿余中解之曰後篇第一句客者賔也 第二句石橋者洞也第三句兩口者吕也第 四句歌者吟也吟此詩者其洞賔也

救滕中病第三十八化编辑

元豐中東京有道人稱谷客與布衣滕中同 飲將起以藥一丸遺滕滕有癖誓願齋道求 治得遇眞人賜藥服之即愈别又二年於揚 州開明橋東隔水相遇客坐水次招滕取路 跨橋柱而往至則无所睹始悟其洞賔也怏 怏佯狂未幾卒

度陳宣德第三十九化编辑

宣德即陳某嘗遇帝君授以巨履神丹可疾 走可不老作二詞一曰葆鍊中分相火行持 外借方鞋清虛爽徹御原缺十/六字靈寳爲胎十 方无極至眞來恍惚芝軿羽蓋二曰一日清 歡何往十年舊事重拈細風斜日到江南春 滿平湖瀲灧黄簡手題龍篆緑輿前控鸞驂 王清眞籙署仙銜列職靈臺書監後宣德尸 解而逝

神光繪像第四十化编辑

帝君遊山陽神光觀丐筆自繪己像於三清 殿北墉眉目修整狀貌古怪不類世傳上有 北斗七大星君相被髪秉珪立傍作一符徑 丈餘書曰元祐二年作如知吾下筆處可與 語道人以疾刮符服之往往良效

靈石求齋第四十一化编辑

杭州西湖南岸靈石寺一日有四道人來乞 齋僧已停午齋已過拒而不接一道人題六 言詩一道南塢數回泉石西峰幾疊烟雲登 携孰以爲侣顔偶李甲蕭耘或解之曰首句 寓吕宇次句寓洞宇三句寓賔宇四句是三 人姓名必吕公與三人偕也其宇倒書于椽 間削之不滅

景德度僧第四十二化编辑

東京景德寺峨嵋院有一蜀僧來住持號峨 嵋道者戒律甚嚴至二十年不去方丈一日 有異人青巾白袍道者厚待之昂然來與語 至半夜而去期以明年今日後相見侍童皆 見之明年次日午道者索沐坐逝至暮異人 來歎息不已俄失所次日但於堂側壁間絶 高處望所書字筆勢飛動如舞鳳翔鸞乃詩 一章曰落日斜西風冷今夜故人來不來教 人立盡梧桐影小書云同省作蓋寓洞賔二 宇減畫也

遊大庾嶺第四十三化编辑

橫浦大庾嶺有一富家子,慕道建庵,接雲水士多年。一日衆建黄籙大醮方罷,忽有一藍縷道人至求齋。衆不知恤,或以凌辱。道人題一詞于壁曰:

暫遊横浦,白鶴飛來誰同語。嶺畔人家,曾見寒梅幾度花。
春來春去,人在落花流水處。花滿前蹊,藏盡神仙人不知。

末書云:无心昌老來。字作三樣筆勢。題畢竟入雲堂,良乆不出,迹之已不見。徐視其字,深透壁後矣。始知昌字无心,乃吕公也。衆共歎惋。

度忠獻公第四十四化编辑

韓忠獻公琦晩年喜延方士帝君鶉衣垢面 求謁韓意輕之曰汝何能解曰能墨試令爲 之即掘地坎溲焉韓不悅帝君揉和坎中泥 爲墨曰成矣遂去公徐取墨視之乃良金上 有吕宇破之字徹肌理韓追恨无已後再遇 得點化精修三年後尸解充紫府眞人

訪蔣暉作第四十五化编辑

全州道士蔣暉志行高卓洞賔謁之適蔣他 出帝君題詩于壁曰醉舞高歌海上山天瓢 承露浴金丹夜深鶴透秋空壁萬里西風一 劍寒後書无上宮主訪蔣暉作遂去宇徹壁 暉歸大驚曰宫宇无上此吕翁也追之不復 得矣

賜藥黃覺第四十六化编辑

黄覺能詩名宦未遂一日送客東都門外至 則客已去追不及旅次見一羽士因携祖席 酒殽呼羽士共享之畢羽士舉杯摭水書吕 宇且曰明年江南見君翩然而去覺始悟其 洞賔也明年果調官江南復見洞賔與大錢 七其次十又其次小錢三曰數不可益也吾 以藥數寸遺子歳旦以酒磨服之可一歲无 患覺如其言至七十三歲藥亦垂竭作詩曰 床頭曆日無多子屈指今年七十三遂終

度李太醫第四十七化编辑

東京李德成能醫崇道心慈多救貧苦有陰 德盛寒時遇一貧窘道士衣單衣无寒色邀 李入酒肆自據主席李怪之店者曰交錢取 酒道士指店中三酒瓶曰中各有一升酒錢 店者始不信試視之果然乃以三升酒與之 道士酌後飮李止取一瓶二瓶自竭語李曰 此小術耳吾乃吕洞賔也李驚喜道士書一 絶曰九重天子寰中貴五等諸侯間外尊爭 似布衣无事客不將性命屬乾坤李不悟秪 以藥一粒遺李曰服此當享高壽即别去李 服藥髮不白齒不落百七歲而卒

尼寺留題第四十八化编辑

東京安遠門内有一尼寺祖師在彼欲度某 人縁淺不來向東門之東壁作一詩題其上 墨透三寸餘筆力遒勁詩曰青龍駐此少徘 徊夜靜雲閑尚未來知是有縁人换骨暫留 眞跡到天台徊宇止書其半意在爲洞賔也

賜藥馬氏第四十九化编辑

東京一歲民大病瘧帝君普化皆拒之有老 姥馬氏鬻荼子孫皆病一日有道人來老姥 善待之以子孫病爲請道人曰竪旦待我姥 早起待道人以絳紗裹藥病發者執之自愈 一圓可愈百人遇百人即不驗矣姥從之子 孫皆愈遍療及百人滿果不驗姥拆囊已不 見藥但有吕洞賔三字而已

救孝子母第五十化编辑

桐廬有通守沈志眞有母病發背百方不瘥 祈禱備至孝忱所感帝君夜往救之曰公至 孝感天命予來救拔若遲一日不復可療乃 授以靈寳膏方括蔞五枚取好乳香五塊如 棗大二味各細研以白砂蜜一斤同煎成膏 每服三錢温酒化下大治發背諸惡瘡腫漏 其母服之立痊通守繪洞賔像朝夕敬事焉

純陽帝君神化妙通紀卷之五帝五编辑

    玄門苗善時校正編次詩彖

齋大雲僧第五十一化编辑

帝君詭爲回處士遊大雲寺隨雲堂會食月 餘謂寺僧曰僧饌甚精但少麵耳遂去旬日 携少許麵至自庖設數百僧皆飽足僧智明 請處士啜茶舉丁晋公詩曰花隨僧筯破雲 逐客甌圓處士曰句雖佳未盡茶之理乃書 詩曰玉蘂一槍稱絶品僧家造法用工夫兔 毫碗淺香雲白蠏眼湯翻雪浪浮斷送睡魔 離几席增添清氣爽肌膚幽叢自樂幽巖畔 未肯移根入上都僧獻詩云求眞已得眞獨 有吕君身篋裏惟詩句爐中皆藥銀性靈淳 似古神炁煖如春異日雲橋路如何得少親 處士和曰三千里外無家客七百年來雲水 身行滿蓬萊爲别館道成瓦石化黄銀待賔 榼裏常存酒鍊藥爐中别有春積德求師何 患少由來天地不私親復以丹一粒遺僧曰 服此可不死遂别去後僧亦仙去

誘侯用晦第五十二化编辑

帝君遊江州廬山簡寂觀臨砌淬劍道士侯 用晦問之曰先生何所用曰地上一切不平 事盡皆去之侯心異之以酒果共飲謂曰先 生道貌清高必非風塵中人帝君曰且劇飲 无相窮詰既醉以筯點酒書劍詩一首于壁 上曰欲整鋒鋩敢憚勞淩晨開匣玉龍嘷手 中氣岸冰三尺石上精神蛇一條奸血默隨 流水去凶膏全逐舊痕銷削平浮世不平事 與爾相隨上九霄初若無宇既而墨迹粲然 透出壁後侯大驚再因問劍法曰有道劍有 法劍道劍則无形法劍則有術治之者此俗 眼所共見第能除妖去崇耳問曰今以道劍 戮奸人于稠衆中得不驗俗乎曰道劍則忠 劍惟斬自己邪妄耳法劍術也則不然以神 爲母以炁爲子神存則炁存神去則炁散但 珍其神而寳其炁以此戮不正鬼神之類也 侯曰眞仙之言也願問姓氏曰吾吕巖也言 訖因擲于空中隨之而去良乆不見侯乃恨 恨而已

遊戲虹橋第五十三化编辑

蘇州垂虹橋一日有藍縷道人至携酒于橋 亭上悠然獨酌嘯詠終日神氣飄然衆計其 所飲自旦及晡己非人量所及亦无酒容或 詢其姓氏道人取佛前香爐灰燼題一詞于 柱上飛梁壓水虹影沉清曉橘裏魚村半烟 草筭今來古往物换人非天地裏惟有江山 不老雨巾風帽四海誰知道一劍横空幾番 到玉龍嘶未斷月冷波寒歸去也紫極洞天 誰鎖指雲屏烟障是吾廬任滿地蒼苔年年 不歸畢書吾洞賔也衆驚趍之俄不見

訪孽鍊師第五十四化编辑

江州太平觀薛道士有高志帝君過之贈詩 曰落魄薛道士年高無白鬚雲中閑卧石雪 裏冷尋碑誇我飲大酒嫌人說小詩不知甚 麽漢一任輩流嗤末小書云回道人同三客 謁薛鍊師作始知洞賔併寓其字

誘甯道士第五十五化编辑

宿州符離縣天慶觀有甯道士少談莊老有 奇趣一日晨興有賣藥道士至即洞賔也儀 狀雄偉往來彌月帝君欲度之不契臨别題 二絶句于扉上作大篆體勢飛動一曰秋景 蕭條葉亂飛庭松影裏坐移時雲遮鶴駕何 方去仙洞朝元失我期二曰肘傳丹篆千年 術口誦黄庭内景經鶴觀古壇松影裏悄无 人跡户長扃旣去人爭剖之以治病良已宇 入木寸餘墨跡不減

度侯行首第五十六化编辑

兖州妓侯其姓者家爲邸舍客帝君詭服求 授館蚤出暮歸歸大醉逾月不償一金侯召 啜茶洞賔曰吾見鍾離先生謂汝可與語道 侯不省以酒飲之帝君索飲不已滋不悦帝 君伸臂示之金釵隱然解其一令市酒侯利 其金曰飮罷寢此乎曰可也即登榻鼻𪖙𪖙 至夜分侯迫榻帝君以手拒之叱侯亟去遲 明失帝君所之視其背則手所拒處吕宇徹 肌肉侯感悟曰此吕公也得非宿世一念之 差遂至于此公來度我乎即斷髮布裘尋洞 賔復遇授道遂隱去不知所終

誘尚書第五十七化编辑

尚書郞賈師雄藏古鐵鏡嘗欲淬磨帝君稱 回客謁焉初但言道賈不悟次日乞試其技 笥中取藥少許置鏡上辭去曰候更取來藥 跡已不見但見所寓太平寺扉上題詩曰手 内青蛇凌白日洞中仙果艷長春須知物外 烟霞客不是塵中磨鏡人

誘曠若谷第五十八化编辑

青城山丈人觀道士曠若谷風骨清峻戒行 嚴潔常以天心符水三光正炁治疾良驗而 得人錢帛即以散施貧乏帝君詭爲賔法師 上謁留月餘所作符篆往往吹起皆爲龍蛇 霧雲飛去治鬼召將必現其形通人言語足 踏成雷曰激成電呵炁成雲噴咳成雨又善 畫不用筆墨但含墨水噴紙帛上自然成山 川花木宫室禽獸人物之象略加拂拭而已 賣畫得錢即巿酒與若谷痛飲若谷飲素無 量每爲賔所困一日若谷問曰先生操行異 常人必自神仙中來還可語吾道否曰子左 足北斗七星缺其一奚能成道耶更一生可 也若谷驚曰賔公殆聖人也蓋我左足下有 黑子作北斗七星狀而缺其一未嘗爲人所 知故也復問壽幾何帝君倒書九十四字于 壁作兩圓相圍之即别去始悟兩圓相乃吕 字而姓也後若谷九十四歲卒果符倒書之 讖也  詩彖先生元炁鍊玄玄感應隨機法自然  若谷傲然輕問道更生一世亦無縁

度翟筆師第五十九化编辑

渌江筆師翟某喜接方士帝君往謁之翟館 于家禮遇殊至自是往來彌年一日挈翟遊 江滸囓筆管爲兩片泛于波上帝君履其一 引筆師效之翟怖不敢前帝君笑而濟及岸 俄不見翟始知其異人也旬浹復來自挈飲 食食翟皆臭腐矣翟閉鼻謝弗食帝君太息 曰若不能惡食吾以肉醬雨瓿遺君遂去不 見開視醬瓿皆麩金也兩瓿者非雨大甕之 類也  詩彖往來提警一年餘必是翟公德不孤  不上管舟嫌臭食可憐无分赴仙都

度黃鶯妓第六十化编辑

廣陵妓黄鶯有姿色豪客墳門好濟貧布施 一日有吕秀才即洞賔也托宿黄以其藍縷 垢污拒之秀才題二詩于屏一曰嫫母西施 共此身可憐老少隔疏親他年鶴髪鷄皮媪 今日玉顔花貌人二曰花開花落兩悲歡花 與人還共一般花在枝頭防客折落來地上 請誰看題畢俄不見黄悟欲抉目  詩彖幻化形骸假合身貪財好色喪眞親  行藏語默奚爲主誰悟中中的主人又曰  終朝賣笑與追歡幸積陰功有幾般德感  眞仙來救拔可憐福薄不相看

遊戲岳陽第六十一化编辑

帝君遊岳陽詭名賣藥一粒千金三日不售 乃登岳陽樓自餌其藥忽空而立衆方駭悟 欲慕其藥帝君笑曰道在目前蓬來跬步撫 機不發當面蹉過乃吟詩曰朝遊北海暮蒼 梧袖裏青蛇膽氣麤三日岳陽人不識朗吟 飛過洞庭湖  詩彖仙遊翺若鳳栖梧隱顯全忘精與麤  靈藥度人人不識德風吹此滿江湖

救趙監院第六十二化编辑

監文思院趙應道病瘰幾危委頓泣别親舊 吾死矣夫閣闔有之物皆捨得獨鶴髪老親 與托奈何語未竟俄有一道人扣門語趙曰 病不難愈也取紙二幅各掐其中爲二方竅 徑可二尺許以授趙曰俟夜一幅灰之調乳 香湯塗之病上留一幅以待後人言訖别去 趙貼藥自夕迨曉即愈大驚喜覓道人不復 見矣始悟兩方竅乃吕宇也  詩彖趙公敬母德充天孝感慈尊兩口仙  病愈求眞眞已遁不明救後乃心傳

誘崔進士第六十三化编辑

崔中舉進士道過巴陵寓旅邸歌沁園春樂 章帝君適意蒲溪隱巿井間質其所歌崔曰 東都新聲也曰吾和此詞不解書吾唱之子 爲吾書也崔爲書其詞曰七返九還丹在人 先須鍊己待時正一陽初動中宵漏永温温 鉛鼎光透簾幃造化爭馳虎龍交媾進火工 夫牛斗危曲江上見月華瑩淨有箇鳥飛當 時飲刀圭又誰信無中養就兒辨水源清濁 木金間隔不因師指此事難知道要玄微天 機深遠下手速修猶太遲蓬萊路仗三千功 滿獨步雲歸崔問姓氏曰吾生江口長山口 今爲守谷客翌日訪太守言之太守曰此吕 洞賔也亟令召之叩其户應聲漸遠再呼不 應椎户而入閴無人矣壁有詩曰腹内嬰兒 養己成且居廛市暫娱情無端措大剛揺舌 却入自雲深處行崔與太守歎恨无己乃和 詞曰自己陽生正是中虚靜極動時默地雷 微震衝開玉户天心朗徹放下簾幃眞火冲 融靈泉復凑不昧谷神何險危自然妙若三 川龍躍九萬鵬飛中中二土成圭意眷戀濃 如母䕶兒這恍惚眞容不空不色窈冥妙象 無識無知命住丹圓全眞體道奮志精修休 自遲收功了把三才全理一貫全歸  詩彖雙圓性命大丹成師憫仁賢喻道情  太守旣明親拜謁祖師安肯綽然行

成都施丹第六十四化编辑

成都藥市日有道人垢面鶉衣手持丹一粒 大呼于市我是吕洞賔也有能拜我者以丹 餌之衆皆以爲狂相聚戲笑或加淩侮道人 不顧如是往還巿道上數回迨夜意無人拜 之者道人往坐五顯靈觀廟前火池上兒童 爭以瓦礫擲之道人笑曰世人欲見吾甚切 既見吾而又不識吾亦命也夫乃自餌其丹 俄五色雲周身有頃不見衆共悔恨  詩彖一粒金丹度有縁明明直示反生烟  世人薄福縁輕甚覿面眞仙不悟玄

誘陳澹然第六十五化编辑

陳澹然富而儒者也性慕道延雲水士多年 竟无所遇帝君詭爲傭者爲治圃歲餘所作 工役力倍常人陳愛之然止以傭者待之而 已一日陳與一道友講陰符經至天發殺機 龍蛇起陸人發殺機天地反覆未曉殺機之 㫖傭者從旁抗聲曰生生者不生死死者不 死己生而殺生未死而學死則長生矣陳大 驚曰汝非傭者耶誰教汝爲此言旣而詰之 則復謬悠其辭不可解道友曰田野村夫定 於何處竊得此語耳非實通曉也居无何忽 辭陳曰吾將遠行明年五月五日復來也既 去寂然陳有鄕人客于巴陵遇之曰爲寄語 陳公我洞賔也始可授道徐察之則不然吾 不復來矣言訖走入吕仙亭前竹林中不見 明年端午日午時陳暴卒  詩彖慕道參師即有年眞仙臨降了无縁  明言生殺无生妙何故澹然空澹然

誘太守奕第六十六化编辑

武昌太守倅一日對弈有一道人不通姓名 直前曰吾能也守試與弈纔下僅八子即曰 太守負守曰汝子未盈局安知吾負道人曰 吾子以分途據要津也是以知之已而果然 如是數局守皆負道人俄拂袖不見守令人 遍城尋之聞在郡治前吹笛纔至郡治前則 聞笛聲在東門至東門則聞在西門至西門 則聞在南門至南門則聞在北門至北門則 聞在黄鶴樓前道人走往石亭中不見但見 亭中有詩曰黄鶴樓前吹笛時白蘋紅蓼映 江湄衷情欲說无人會惟有清風明月知末 小書一吕字  詩彖棋言勝負露機時皎月當空照水湄  空自隨聲四門亂局中一著不能知

度七子第六十七化编辑

刀鑷工陳七子夫婦坐茶肆梳剃一日有道 人携一白金求剃鬚髪纔剃即生旣生隨剃 如是自旦迨暮夫婦手幾脱腕知其爲異人 也幸教某道可乎道人曰吾翌旦至陳早起 待之不至累月寂然陳棄業浪迹雲水求之 數十年竟无所遇意稍懈思歸去家纔五里 許忽見道人自山中出曰吾吕公也子精忱 如此何患不成道乎乃授以丹訣併與詩曰 携手三清玉帝鄕宿生縁契不尋常與君一 轉金刀手削去滿頭無限霜自此七子精修 成證後與師偕往  詩彖十載灰心返故鄉眞仙憐憫語眞常  三冬凍地生紅焰六月炎天降雪霜

武昌貸墨第六十八化编辑

帝君遊武昌城詭爲貨墨客墨二笏僅寸餘 而價錢三千連日不售衆皆笑侮有鼓刀王 某曰墨小而價高得无有意耶自以錢三千 求一笏且與客飲醉歸昏睡午夜俄有叩門 者乃客以錢還辭去比視墨紫金一笏上有 [005-013a] 吕字遍尋客以不復見  詩彖一墨三千意甚深數朝无一是知音  鼓刀王丈雖高見秪得金兮不得心

穢梳高價第六十九化编辑

帝君遊武昌天心橋鬻敝穢木梳索價千錢 連月不售俄有老媪行乞年八十餘龍鍾傴 僂秃髮如霜帝君謂曰世人徇目前襲常見 吾高價貨敝穢物豈无意而千萬人中咸无 起卓之見尚可與進道耶乃以梳與媪理髪 隨梳隨長鬒黑委地形容變少衆始神爭以 錢求梳帝君笑曰見之不識識之不見乃投 梳橋下化爲蒼龍飛去帝君與媪不見  詩彖穢梳誘俗價千錢連月无人達此縁  萬髪梳通人始愛化龍倏爾上雲天

醉衝節儀第七十化编辑

帝君遊巴陵巿太守陳甫出犯節前驅執太 守置諸獄令書款目迨晡无一辭吏趣之洞 賔曰須我醉醒吏云汝不能憂罪尚以酒爲 解耶言未竟俄失之但遺幅紙曰暫别蓬萊 海上遊偶逢太守問蹤由身居北斗魁罡下 劍掛南箕月角頭道我醉時眞是醉不知愁 是怎生愁相逢何事不相認却駕白雲歸去 休太守曰此吕公也夙興焚香謝過一曰方 贖水盆中見焉亟召畫史圖之與滕子京絶 類也

詩彖

和光混世樂天游,不自由時也自由。
火息靈宫冲妙徼,水潛慧海徹源頭。
壺中自有全眞樂,心上都无半點愁。
太守遇眞如感悟,好當勇退死心休。

度施肩吾第七十一化编辑

施肩吾宇希聖唐亦有肩吾柳眞子如此兩鐵拐三馬自然溢浦 人少業習佛博經史攻詞章而學道隱居豫 章西山遇帝君教以五行顛倒之法三田反 覆之義或以鍾吕傳道集會眞記皆施所編 也道成之曰作詩曰重重道炁結成神玉闕 金堂逐日新若記西山學道者連余即是十 三人  詩彖傳道集奇怪亂神西山記革德惟新  二書果是先生譔誑誤閻浮多少人

度劉跛仙第七十二化编辑

長沙劉跛仙遇帝君於君山得靈龜息炁之 法功成歸隱岳麓號瀟湘子常侍帝君往來 黄 洞併數遊城下有詩曰南山七十二獨 愛洞中墟          後有鄭 愚者遇跛仙于清泰門外相與仙去  詩彖跛仙劉子行功深誠感仙師點化心  息炁靈龜綿密密形神圓混振希音

度陳進士第七十三化编辑

陳非閩中進士自羅浮來遊南岳俄遇帝君 陪連旬日陳薰禮問道帝君曰喜怒哀樂未 發之謂中汝以何爲中陳默然書一〇帝君 曰此性理也何謂天命陳再拜帝君默授之 遂得道後謁宜春李觀言洞賔度老樹仙本 末今隱南岳永康軍  詩彖冰釋科名罷論書頓忘者也與之乎  虚中至道明天命一點靈眞體太虚

誘太公第七十四化编辑

倪某新開酒樓有一道人至索飮自旦及暮 飮佳醖已及石餘衆怪相聚以觀倪索酒金 道人瞪目不語頽然醉倒倪坐守之曙鼓動 道人忽起援筆題詩于壁曰鯨吸鰲吞數百 杯玉山誰起復誰頽醒時兩袖天風冷一朵 紅雲海上來末書云王山道人陽純作以土 一塊擲倪面走出門仰望東北一朵紅雲飄 然而來撫掌大笑俄不見刮視其壁墨徹數 分視士塊乃良金也自是酒樓大售始知陽 純乃純陽也  詩彖欲度倪公弄酒杯直言誰起復誰頽  黃金擲面猶迷昩安得回光見本來

誘楊柳金第七十五化编辑

徽宗時有道人自稱昌虚中往來諸琳宫動 履怪異飮酒无量啗生魚肉至數十斤引冷 水數十斛大雨雪平地六七尺餘自埋於雪 中旬日不出雪霽復起行于深潭水面如履 平地及善草書作枯藤游絲勢一舉筆數千 字絡繹不斷人爭携楮以請然往往不與時 有妓陽柳金東都絶色也道人往來其家警 提楊終不悟又屢輸金帛然不與楊交接楊 一夕乘醉進之道人曰吾先生坎離配合身 中夫婦内交聖胎已結嬰兒相生豈復戀外 色内交之樂過於外之樂遠甚楊終不悟疑 訝其語時宰相張天覺館賔蕭某與楊乆狎 楊以吿蕭而蕭以告張遽往即之道人大呼 疾走徑趍栖雲庵雲堂不出良乆排闥尋之 則已不見惟壁上有詩曰一吸鸞笙裂太清 緑衣童子步虚聲玉樓唤省千年夢碧桃枝 上金鷄鳴張曰昌字虚中此吕公也後庵遭 火無孑遺詩巍然獨存亦一異也  詩彖不侵寒暑體輕清數警嬌娥離色聲   身内陰陽提不悟空教丹鶴九臯嗚

廬山放生第七十六化编辑

崇寧間有客航海橫風飄至一島有洞天見 金樓門牌上玉宇曰天仙院一老人在門首 客作禮問曰此何福地老人曰此洞天也此 處隔凡絶世人惟吕洞賔時來此游戲其人 問姓氏曰吾即唐裴休也客曰有缺文到廬山 尋問前事彼處人俱說近有一道人見酒肆 家剖活魚作鱠道人不忍遂化其人放生主 家不從曰吾令此魚活耳鱠者不信道人以 藥一粒捺入魚腹中隨手跳躍衆人大驚遂 放之江其魚圍圉洋洋悠然而去道人隨不 見惟以沙灘上書回客二字海客記前日在 海洞時與放魚日同本人遂捨家入道  詩彖海客飄舟至洞天必然夙世有仙縁  回聞魚死復開悟何若洞天便拜仙

警提刑第七十七化编辑

帝君遊江夏詭爲吕元圭往來居民楊氏家 爲人言禍福事其驗如神就警提人悟道一 日忽辭去曰惡人至矣吾將避之是日提刑 點獄喻某行部至鄂首覓吕公已不見得其 平日所與往還者岑文秀詰其所得岑曰无 有喻勵以聲色將罪之岑答如故喻命搜其 家得所遺岑長歌一首論丹訣事喻省之曰 此吕先生也元圭者析先生二字耳惡人者 謂喻迫之云  詩彖來往楊家勸誘人就中欲警喻提刑  偶知喻老心多詐拂袖歸歟往玉京

度姚道眞第七十八化编辑

合州姚道眞少爲長年三老操舟三峽帝君 使負藥笈往來荆襄凡周歳俄洞賔遊洞庭 坐水面招道眞道眞股慄莫前帝君以杖挾 之曰分未應仙耶既時舉藥十二丸大如粟 曰歲星周則餌一丸服畢不死自此過龍則 復憤勿適清河由是不食或寢旬曰乃寤炎 天擁重裘盛冬裸冰上後至通川有地名龍 復鎮遂居之崇寧四年郡人何適病狂力致 道眞適所居有水名清河道眞忘帝君言不 覺三涉之適往迎致儀仗頗侈太守史某見 之以爲妖械道眞與適下獄道眞曰吾忘眞 人言宜抵此尚何悔焉面覆于地七日尸解  詩彖侍師復復整三周磨鍊塵凡尚未休  一死頓忘前一步仙師必引赴瀛洲

題詩天慶第七十九化编辑

帝君遊秦州天慶觀時道流悉赴鄰郡醮席 獨一小童在帝君求筆欲書童辭以觀新修 師戒勿污壁乃曰但煩貯火殿爐欲禮三清 旣往見殿後池水清沘以瓜皮畫壁曰石池 清水是吾心浸彼桃花倒影沉一到邽山空 闕内清閑塵累七絃琴末題云回後養書壁 絶高非手所能及衆歎異始悟回爲吕而後 養者先生反對也  詩彖寂朗虚空即道心无情日月自升沉  清堂誰是知音者空鼓无絃一操琴

度張珍奴第八十化编辑

吴興妓張珍奴性淡素雖落風塵每夕沐浴 更衣炷香告天求脱去甚切宣和中有一士 人訪之珍奴見其風神秀異殊敬待之置酒 盡歡而去明日又至如是往來幾月餘終不 及亂張訝而問之曰荷君眷顧甚乆獨不少 留一宿罄枕席之娱豈下妾猥陋不足奉君 子耶士人曰不然人之相得但貴心相知耳 何必是哉他日酒半問珍奴曰汝平日更何 所爲曰失身於此又將何爲但每夕告祈願 了此債耳土人曰然則何不學道曰迫於口 體何暇及此且何從得師乎士人曰吾爲汝 師可乎曰果爾則幸矣即起整衣炷香拜之 既去浹旬不至張方獨處偶自書曰逢師許 多時不說些兒箇及至如今悶損我援筆未 置間士人忽來見所書笑曰何爲者張匿之 士人曰示我何妨乃示之士人續其後曰别 无巧妙與你方兒一箇子後午前定息坐夾 脊雙關崑崙過恁時省氣力思量我張珍奴 大喜再拜敬謝自是神氣豁然若有開悟亦 密有所傳張不以吿人然未知其誰何也累 月告别張設宴餞之臨歧出文宇一封曰我 去後開閲之及開封乃步蟾宫樂章一首曰 坎離坤兊分子午須認取自家宗祖地雷震 動山頭雨要洗濯黄芽出土捉得金精牢閉 錮辯甲庚要降龍虎待他人問汝甚人傳但 說道先生姓吕張遂齋戒謝賔朋繪像事之 修其訣逾年尸解而去  詞彖和曰陽復乾純陰姤午象帝先是吾  元祖一氣氤氲降甘雨恍然大浮黎土无  極極中誠密錮玉龍蟠幽囚金虎主人輕  鼓没絃琴全不屬宫商律吕

純陽帝君神化妙通紀卷之六帝六编辑

    玄門苗善時校正編次詩彖

度劉高尚第八十一化编辑

劉高尚天資純厚性賦温良不喜貴榮頓抛 富產捐情割愛泯識超凡不事王侯高尚其 志棄儒從道遁跡林泉逍遥方外先遇一仙 人謂曰辟内錠鉸碎甕復完喻修眞亦如此 後遇帝君語契遂問曰道心惟微可得見乎 答曰非耳目所及惟精神默會問允執厥中 何謂中答七情未發處六慾不生時是甚麽 又問云何體式帝君默然端視於空中畫一 宇高尚拜云萬理歸元一性太虚弟子已无 疑矣帝君曰慧命眞空子知之乎高尚再拜 請教帝君密授口訣而往後於渤海縣安定 鎮築室居園二十餘年修證圓成道化大行 徽宗三詔方至闕庭惟以清靜自然无爲輔 化之㫖奏之上問修鍊金丹之妙答曰陛下 萬機此方外事不勞聖問上默然喜敬敕賜 微妙處士號後遊羅浮山建立道場又於秀 州隱眞道院顯化皆有碑記作還元篇于世 常教門人曰神凝炁聚炁息丹成心无妄念 意不外馳死心搨地不必外求三處神化  詩彖碎甕錠鉸喻漏可修微中頓悟七情  元由无疑性了慧命未周得師密授快樂  天游中原圜隱遊戲羅浮秀州堂内副墨  同儔百千億妙道化皇州三詔諫帝清淨  嘉猷功成行滿一劍瀛洲

宫中勦崇第八十二化编辑

政和中宫禁有崇白晝現形盜金寳姦妃嬪 獨有上所居无患自林靈素王文卿諸侍宸 等治之息而復作上精齋虔禱奏詞九天晝 寢見東門外有一道士碧蓮冠紫鶴氅手執 水晶如意前揖上曰臣奉上帝敕來治崇良 乆一金甲丈夫捉崇劈而啗之且盡上問丈 夫何人道士曰乃陛下所封崇寧眞君關羽 也上勉勞之再四復問張飛何在羽曰飛乃 臣累劫弟兄今已爲陛下生于相州岳家他 日輔佐中興飛將有功焉上問師何姓名曰 姓陽四月十四日生陛下性尚奇怪多心不 正致使邪犯宫庭當正心清靜治化天下免 將來奸盜侵亂帝不省遂隱去意其爲洞賔 也自是宫禁帖然遂詔天下有洞賔香火處 皆正妙道神化之號仍塑像于景靈宫歲時 奉祠焉  詩彖天子天元炁純誠貴執中誠中不欺  昩上下悉和通奸佞潛蹤迹陰邪絶影踪  忠良全正化妖怪没神通清靜陰陽泰和  平人物豐兵戈咸偃息天下樂仁風

遊戲羅浮第八十三化编辑

帝君遊羅浮朱明觀至小院中值道士他出 獨一小童在院童揖帝君先生少坐此遂竊 道士酒以獻帝君滿飲使童子盡其餘童子 不飲童所患左目内障帝君以所餘酒噀其 目忽開明若素无患者乃取筆畫一山水于 壁山下作池三口謂飮吾酒則得仙矣不飲 命也然亦高壽言訖飛入石壁隱去及道士 歸見所畫山透壁内外大驚曰山下三口乃 崑字非吕先生乎後童果百五歲而終  詩彖信步恍然遊海岳翻身忽爾到羅浮  豁開道眼除昏暗山水隱名歸太虚

長沙警僧第八十四化编辑

帝君遊長沙托爲回道人持小瓦罐乞錢得 錢無筭而錢常不滿人皆神之一日坐巿道 上言能以錢滿吾罐者當授以道人爭以錢 投罐不滿有僧椎車錢戲曰汝能容之否道 人曰唯乃令推車入罐嚘嚘然有聲俄不見 僧曰神仙耶幻術耶道人口占詩曰非神亦 非仙非術亦非幻天地有終窮桑田幾遷變 身固非汝身則亦何足戀曷不從吾游騎鯨 騰汗漫僧益驚疑欲死之道人曰若惜此錢 耶吾今償若取片紙投罐祝曰速推車出良 乆不出道人曰非我自取不可因跳入罐寂 然僧擊碎罐上有片紙題一詩曰尋眞要識 眞見眞渾未悟一笑再相逢驅車東平路僧 悵然歸次東平忽見道人曰吾俟若欠錢之 念己償求道如此不可也僧方悔謝已遂不 及矣  詩彖萬法總非眞一身皆是幻功名似水  泡世事猶雲變金玉豈常存簪纓非乆戀  凡僧尚愛財苦海增瀰漫幻物迷且貪眞  宗昩不悟不知明性天只會用心路

警婁道明第八十五化编辑

梓潼婁道明家富而善素女術常蓄少女選 十分美麗豐肥无瘢痕者常不減十人之數 然好周急濟貧多有陰騭神清體健面若桃 花或經月不食年九十七止如五十許人尤 好誇誕大言對客會飲或言素女送果或言 彭祖容成輩遺書自以爲眞神仙也一日帝 君詭爲乞人登門婁不識之叱使去帝君以 兩足於甎石上遽成兩方竅深可三寸婁始 異之延置座右曰子非乞人也出侍女歌游 仙歌命之酒帝君口占望江南詞酧之曰瑶 池上瑞霧藹群仙素練金童鏘鳳版青衣女 子嘯鸞笙身在大羅天沉醉處縹緲玉京山 唱徹步虚清燕罷不知今夕是何年海水又 桑田侍女進蜀牋請書自紙尾倒書徹紙首 足不遺空隙婁大驚喜請問道要曰吾以口 口相傳矣婁請益復曰吾以口口相傳矣俄 登門外大栢樹杪不見後數日婁忽不快吐 膏液如銀者數斗而卒口口相傳之說與夫 石上兩方竅皆吕字之寓也  詞彖婁公秉炁壯實賦性慈仁惜乎心術  不正如言送酒送果遺書皆著邪魔境然  多有陰德故祖師警救之哀哉道明不明  清高士志道體眞仙養浩虚中吹玉笛凝  神眞樂吸瓊笙清淨瑩心天離慾海放倒  我人山玄素採陰魔畜道婁公邪術執爲  玄休效損丹田

青城鶴會第八十六化编辑

紹興末帝君赴青城山鶴會憩一賣餅家人 亦不識醉吐餿麵盆中主人不動心但聞吐 盆異香滿室人頗異之洞賔濃墨大書詩一 章于門之大木上曰但患去針心眞銅水换 金鬢邊无白髮駛馬去難尋後題吕洞賔來 四宇筆勢遒勁光彩殊常觀者雲集或取刀 削之已深透木背墨跡轉鮮時士人關雲祥 者見之即會其像乃一清癯道人也是後其 家油餅大會  詩彖青城鶴會度金針吐岀肝腸遍地金  肉眼凡夫何不悟曰雲飄杳莫能尋

度曹三香第八十七化编辑

安豐縣娼曹三香染惡疾爲邸舍往來客帝 君詭爲寒士托宿僕以其藍縷拒之三香曰 吾旣立此門尸垢淨何擇焉遂延入殊禮待 之居无何曹疾作神吟良苦帝君以筯鍼其 股曰回心回心時門外一皂角樹乆槁死帝 君投以藥翌日樹即再生枝葉蕃茂曹始悟 眞爲神仙而兩回心者吕也即毁眼去粉黛 棄家遠遊仍爲呂眞人祠奉祀焉紹興未曹 忽還鄕顔狀秀異人无識者奈自言本末復 去不知所終  詩彖人人皆可證爲仙纔肯回心便有縁  爲感三香善陰德淤泥一舉上青天

寳輪現像第八十八化编辑

紹興中縣官胡眞喜道術建大齋于京城寳 籙宫方土大集用技能者帝君詭姓氏寓焉 自贊其能異衆取藥少許置諸掌吹數過俄 紅暈四溢成寳輪相現洞賔兩宇衆大愕覓 之不見矣  詩彖天道能然匪技能纔云法術眼昏瞢  寳輪中顯天眞性默得圓明證上乘

藥救傅道人第八十九化编辑

江陵傅道人性純善平日敬事洞賔像甚切 乾道中正旦獨坐鋪中俄一客方巾布袍入 共語良乆起曰吾有百錢能隨我酒肆中飲 一杯乎傅從之自是旬日一來或留飮或與 之飲時目昏多淚客教服生熟地黄切焙取 川椒去枝目及閉口者微炒三物等分末之 鍊蜜爲丸空心米湯服五十丸傅如法服之 夜能視物後忽見一眞像與客貌類所遇洞 賔像云  詩彖共飲時來已見心豁開道性便圓明  傅公想你福縁淺且救昏蒙肉眼晴

長溪覓齋第九十化编辑

福州長溪縣老媪開飯肆常齋僧道過往者 乾道中有道人來化齋老媪喜迎待問姓名 不答食畢以火柴頭書壁作吕洞賔來四宇 光艶奇偉自此飯店中人食衆太守聞之騎 馬往觀則宇已銷没无復餘迹太守自歎而 回信神筆也  詩彖閑戲長溪化一齋飯婆善待問元來  壁書直指人明道太守不知空自獃

警趙兵馬第九十一化编辑

潭州兵馬都監趙不問淳熙九年四月十四 日作鶴會一道人不知所從來攝衣齋所不 與人揖徑入堂房内不見但於几上得一幅 紙書絶句云這回相見不無縁滿院風光小 洞天一劍當空又飛去洞庭驚起老龍眠末 書云谷客書  詩彖各職慈仁結道縁仙眞感得降人天  攝衣不揖眞消息悟得身眠神不眠

邵州索飲第九十二化编辑

邵州城外有老媪開酒肆每早晨供吕眞人 酒三杯至誠切切一日有吕道人索飮偶无 酒媪以所餘濁酒一升與之道人問價媪曰 每升錢二十道人以指點酒書二十字于門 外一紫石及銅錢二文忽然隱去徐視之則 宇迹與錢下透石底幾尺餘自是觀者如堵 酒肆大售老媪年九十坐化後人因其居建 康仙堂云  詩彖清晨酌酒供眞仙酒禮雖輕意不輕  二十二文俄透石化人心善樂長生

救劉氏病第九十三化编辑

越州貧民劉氏一病跛艱于行幾二十年每 日炷香禱天乞已此疾虔誠備至一日有道 人手携鐵瓢謁劉曰子疾易愈可隨我行劉 隨之二里許指地下曰此下深三尺餘有五 色石試掘之果得石大如彈丸五色殊常道 人曰子可持歸暴露九日細末以木瓜皮煎 湯服盡即愈可來城東駐雲庵東廊第三間 左壁再相會云劉如其言服盡果然輕便若 素无疾者即往庵中左右壁尋之无人但有 洞賔像携鐵瓢  詩彖身貧病楚正心堅誠禱高穹二十年  假像寓言慈憫救脱然病愈歩輕便

覺章太守第九十四化编辑

潭州益陽縣楚興寺東有來眞堂乾道中帝 君曾遊題詩壁間有布袍拂出秋九月有章 騆敬愛不已淳熙中章騆守岳陽命工整治 洞賔塑像夜洞賔稱謝且請曰子藏五金丹 三成法書有年可傳揚後世俾衆見之大道 不爲一人私也旣覺遂綉梓于郡齋廣其傳 焉其三成法書自序曰嵒幼習儒教長好玄 門志慕清虛心游雲水尋師訪友往來不憚 於驅馳切問近思終始不生於懈怠陰陽升 降取法於二儀性命根基歸元於一炁无形 无相來時只一婦一夫有姓有名去後存三 男三女九重臺畔金童採得黄芽十二樓前 玉女收成白雪水中起火當分八卦之才陰 内鍊陽自别九州之炁三花和會化火光直 上昏衢千日功成驂鸞鶴元遊海島天機深 遠不敢輕言道要玄微難於直述今以平日 見功之法尊師已驗之符集成口訣一十八 道密示後學凡金丹小成七訣天童不老一 聚火煮海二匹配陰陽三聚火還元四散火 鍊形五龍虎金丹六周天火候七金丹中成 六訣河車肘後一肘後飛金精二玉液還丹 三玉液鍊形四金液還丹五金液鍊形六金 丹大成五訣集神朝元一鍊炁成形二體同 太虛三出有入無四形神超脱五其書合三 千言每訣四句每句四宇以明白之言發沓 冥元精先天至神以此椎之與傳道集靈寳 畢法相去遠矣

詩彖

頓漸三成非易難,高明虚己返心觀。
靈泉化質丹臺瑩,慧火鍊形慾海乾。
息念凝神全法像,鍊精化炁駐童顔。
形神俱妙超生滅,游泳先天不等閑。

純陽帝君神化妙通紀卷之七帝七编辑

    玄門苗善時校正編次詩彖

度開先僧第九十五化编辑

廬山開先寺僧法珍坐禪二十年頗有戒行 一日入定坐見一道人來謁問曰師謂道惟 坐可了乎珍曰然道人曰佛戒貪嗔癡婬殺 爲甚方其坐時自謂无此心矣及其遇境遇 物不能自克則此四種心紛飛莫禦道豈專 在坐因與珍歷僧堂見一僧方睡酣謂珍曰 吾偕子少坐于此試觀此僧良乆見睡僧頂 門出一小赤蛇長五寸餘縁床左足至地過 涕唾食之復循溺器飲而去乃出軒外渡小 溝繞花臺若駐翫狀復渡道人以一桶水傾 漫小溝以溢而退道人當其來徑以小刃插 地迎之蛇見畏縮尋側徑至床右足循僧頂 門而入僧睡驚覺問訊道人及珍曰吾適一 夢與二子言之初夢從左門出逢齋供甚精 食之又逢美酒飲之因渡門外小江逢美女 數十恣觀之復渡一小江水驟漲不能往遂 回逢一賊欲見殺走從捷徑至右門而入遂 覺道人與珍大笑而去謂彼足爲門以涕唾 溺爲供醖以溝爲江以花木爲美女以刃爲 賊人其夢寐幻妄如此珍曰蛇者何道人曰 此僧性毒多嗔薰染變色已成蛇相他日瞑 目即生于蛇中矣可不懼哉吾吕公也見子 精忱可以學道故來教子僧遂禮敬求點化 後隨之而往而莫知所終

詩彖

珍僧德行異常人,我祖垂慈救出塵。
道種昏蒙因愛慾,佛心迷昩爲貪嗔。
四端泯絶明元主,一性圓純見本眞。
警策睡僧方了悟,同師天外樂長春。

遊沈家園第九十六化编辑

湖州沈惟心慈善多陰德其家園最勝慶元 中有一客青布袍巾徑入游翫形狀頗異守 園者急白主人尋伺已不復見但於後亭壁 上見一詩章曰萬里來遊蜀道長杖藜閑翫 百花莊誰家鷄犬千家市中有神仙一島藏 乳燕鳴鳩春自在落花飛絮水微茫主人了 却明寧事向此重開緑野堂末云向道人作 或謂向者回宇之轉必洞賔也

詩彖

誠信壺中日月長,水山景物隱仙莊。
比如世上險中顯,好向雲根深處藏。
厚實和同方士樂,虚華糚點俗夫茫。
沈園秀麗皆凡景,何若京山白玉堂。

度楊太明第九十七化编辑

南康楊太明事親孝親喪已廬墓三年然後 歸方廬時七月七日帝君來謁曰子八月有 厄服吾藥則无恙腰間出一小壺取藥投太 明吞之己而掯椸上布袍曰能與我乎太明 唯唯帝君納諸壼中太明滋惑帝君笑曰吾 何是哉姑試子耳復探諸壺還之俄取杯水 投之藥以手撓之頃之藥聚如彈丸光彩奪 目謂太明曰願餌之乎太明答曰稍遲帝君 即自餌之徐曰擬議即非也子居此良苦亦 思所以給朝夕否吾有以遺子乃取土一塊 嘘之成紫金太明謂以利餂我却不受帝君 蹴金成石太明曰諸公皆有詩遺我道人能 之乎帝君應聲援秃筆拂地三四濡杯水大 書其壁曰楊君眞確士孝行洞穹壤皇天憐 其難七夕遺追往逡巡藥頑石遺子另饋享 子旣不我受吾亦不知强風埃難少留願子 志勿爽會當首鼠紀青雲看反掌末書回客 贈即辭去其字初若暗昧不可識已而色渥 如赭入壁數分至子年正月眞人來與之偕 往焉  詩彖眀通道一源迷昩中霄壤天地惟降  升烏兔自來往清虚世鮮明富貴人爭享  仙祖苦提撕太明誠勉强心空性眼明息  炁神清爽不悟若隔山了明如視掌

度喬二郎第九十八化编辑

京師喬公二郞家富豪好禮英勇撝謙和順 同人仁慈利物施棺木埋葬孤貧設粥飲接 濟餓殍常齋道敬眞仙是以得感祖師會遇 自相見以來求錢物以濟人或索酒飲至大 醉喬欣然取與並无慳吝時以狂放語言逆 觸如此往來一年有餘喬公並不動心故祖 師力救入道修眞臨辭贈一長篇云與君相 見皇都裏陶陶動便經年醉醉中往往愛藏 眞亦不爲名並爲利勸君休戀浮華榮直須 奔走烟霞程烟霞欲去如何去先須肘後飛 金晶金晶飛到上宫裏上宫下宫通光明當 時玉露涓涓生奔到元海如雷聲從此夫妻 相際會歡娛踴躍情无外水火都來兩半間 卦復翻成地天泰一浮一沉陽鍊陰陰盡方 知此理深到底根元是何物分明只是水中 金喬公喬公急下手莫逐烏飛兼兔走如何 修鍊作眞人塵世浮生終不乆人道長生那 得來自古至今有有有  彖和超出乾坤奚表裏醺醺默默常如醉  和光混世了神功弘道度人多美利寵辱  不驚誰顯榮逍遥遊戲恣鵬程萬縁洒落  清冰室一點圓明瑩水晶靜鼔瑶琴清浩  炁閑携玉麈震希聲樞機圓活風雲會撥  轉玄關无極外清肅玄風萬籟澄冲融元  炁陽和泰坎内眞陽離内陰坎離旣濟密  幽深霎時妙合中宫混純一乾陽體健金  擊碎虚空不用手没脚童兒善飛走金童  罔象撥玄珠慧命壽同天地乆有人或問  此天機向道眞元中妙有

正君心非第九十九化编辑

徽宗政和二年駕幸寳籙宫設供齋畢上問 道衆能有異術否能化汞爲銀否衆无答最 下有一道人越次而出化汞爲銀猶有所因 不足論貧道專以土爲之上駭異即命爲之 遂以泥和作銀錠入爐用火煅之須臾霞光 四出遂成眞銀道人曰尚欠光澤容貧道歸 邸取藥旣去乆不至上令近侍催促宣召已 不知所向上命開爐取出得花銀一錠上有 絶句詩一首若模鑄成其詩曰世上紛紛鍊 汞銀大都宜假不宜眞太平宰相張天覺四 海閑人吕洞賔上及官道衆駭愕懊恨不識 眞仙次日上命再設齋醮謝  詩彖吁嗟嗜利問燒銀邪見昏心喪本眞  深警太平無宰相蒙塵宜住作朝賔

度黃先生一百化编辑

帝君遊梧桐山見黃一中棄儒入道篤志皈 眞建庵接待四方雲遊道友數年未嘗少怠 一日帝君求掛搭黄見非常每日敬待之帝 君亦逆意試其心黄愈加誠謹始得受密印 黃自此大洞徹明臨别告求法語于是贈一 長篇吾有玄中極玄語周遊八極无處吐雲 軿飄從到定陽一見君子在玄浦知君本是 孤雲客擬話希夷生恍惚无爲大道本根源 要君親見求眞物其中有一分三五本自无 名號丹母寒泉歷歷炁綿綿上透崑崙還紫 府浮沉升降入中宫四象五行齊見土驅青 龍擒白虎起祥雲下甘露鉛凝眞汞結丹砂 一派火輪眞爲主旣修眞須堅確能轉乾坤 泛海嶽運行天地莫能知變化鬼神應不覺 千朝鍊就紫金身乃致全眞歸返朴黄秀才 黄秀才既修眞須早早人間萬事何時了貪 名貪利愛金多爲他財色身衰老我今勸子 心悲切君自思兮生猛裂莫教大限到身來 又是隨流入生滅末書云昌虚中留此片言 用表其意他日相逢必與汝訣莫退初心善 養善養後三年黄偕隱去  詩和彖假象强名留妙語慈雲法雨如龍  吐道風鼔舞肅靈臺寳鑑圓明輝藥浦昌  字虚中字谷客無方神化恍兮惚教人養  性了眞心直指虚空忘幻物精神魂魄意  爲五五者爲子中爲母虚中五炁朝一靈  一靈密混潛玄府性天朗朗即浮黎靈地  肅清眞淨土雲從龍風從虎誠感合兮全  體露竪指舒拳是識神揚眉瞬目非眞主  造玄門志誠確我祖九年潛華嶽心无妄  偽乃全眞性不偏邪惟正覺一念虚寂復  本然機心泯没全純朴樂象先須趁早事  休休心了了紫金闕内禮三清白玉堂中  侍九老超萬法離一切慧劍光寒心决烈  神凝空碧樂无生性體玉虚常不滅

度玉祖師一百一化编辑

重陽帝君本傳玉其姓初名中孚宇允卿咸 陽大魏村人母懷二十四月餘生而聰敏及 長儀觀魁偉廣顙巨目髯鬚長美志操清高 不拘小節文武皆備天春初試武略中舉易 名世雄宇得威好布施利物濟人多有陰德 嘗歎曰孔子四十不惑孟子四十不動心吾 年已過猶碌碌世間不亦愚乎一日師飲于 甘河鎮酒肆中忽有二人形質面貌一般各 披氈衫而坐笑視師驚異之二仙遂去師亦 隨其後至止處便作禮懇告求點化二人徐 言此子可教遂以性點省師頓然開悟二仙 再囑云此心明性著之妙末後大事待汝塵 累冰釋業縁鎔化吾以汝師分付師即海蟾 更名嘉字智明自此狂縱人以爲害風目之 師受之亦自以爲名詳二仙即兩口吕仙也

祕授重陽第一百二化编辑

重陽帝君自廿河鎮得點化之後徉狂自樂 不以萬事干心遂斷縁釋累去俗離塵一年 有餘忽有二仙青巾布袍各懸二袋倒插一 扇師瞥見認是前披氈衫先生便拜呼師父 相邀入酒館中酒闌請問姓名俱不答後辭 去指海蟾劉仙翁此汝師也重陽敬禮遂傳 密印眞空慧命之㫖及授祕訣五篇囑曰汝 熟了焚之吾乃正陽師父之弟子純陽子是 也遂拄杖與海蟾乘風而登雲漢矣

警鍾仲山第一百三化编辑

長沙鍾仲山嘉定己巳自金陵罷官歸舟次 巴陵南津晡時俄睹一舟過焉舟中一黄襖 翁風貌奇庬凝然佇立熟視仲山良乆仲山 窺其篷中无他物惟船頭有黑瓶罐十枚篷 前兩青衣童子參差立仲山意其必徑渡旣 而僅行二丈許即回棹而黄襖翁已復端坐 篷後矣二舟相幫行約一二里再熟視仲山 良乆俄失船所在仲山始謂爲巨商不與之 語至是恍然驚訝知其爲異人也翌日往吕 仙亭禮拜眞像果儼然衣黃衣亦有兩童衣 青衣侍側其貌皆與昨曰所見者肖也仲山 自恨凡目不識神仙感歎无已周星作水調 歌頭詞有更南津港再遇吕翁船之句次年 下世仲山之孫景瞻嘗出其祖所繪黄襖翁 眞示人誠以清峻絶俗云

遊寒山寺第一百四化编辑

帝君遊寒山寺在蘇州閭門外五里就歇一 夜風大作本寺塔鈴玎璫聒耳次日不止早 本寺長老待茶問姓曰姓吕坐間因言一夜 風吹鐸鈴聒惱人長老戲曰爾是吕先生何 不禁其鈴休響帝君笑遂吹炁禁之隨果不 響僧驚訝仰觀遂隱去長老方省眞吕先生 也後僧取下舊鈴换上新鈴至今亦不響

儀眞繪像第一百五化编辑

眞州天慶觀先知觀常奉純陽眞君一日發 心糚塑供養胎骨木植及泥作下匠者失期 不至忽一秀才投宿知觀正怒秀才問其事 勸曰小生善塑休動心來日小生結縁塑了 知觀喜待至夜己醉安歇至來日方丈請早 齋覓之已去知觀正嗟歎兩三道衆來言昨 夜廊下祠堂内誰塑一吕眞人像知觀驚觀 之果然其像清奇神彩收一足端坐衆皆喜 慶謝齋謝之凡有祈禱无不感應後三遭回 禄其像獨存見碑記事實于觀

度關眞人第一百六化编辑

四明關眞人本貧家女自幼有出塵志年十 六父母將許嫁關不悦走入深山不歸飢甚 拾橡栗而食忽有一老翁鬚眉垂地眼碧有 光指關腹一畫曰吾已與汝斬赤龍矣自是 可入道關拜問道翁密授玄㫖關謝曰然則 殽糧之累不息道奚可代老翁曰此易耳袖 中出一橡子大如彈丸光彩絢爛曰食此即 不飢關食之移時方盡俄不見旣歸即不喜 烟火食惟啖果飮水无復天癸動履若神父 母不復强之嫁淳祐中召至闕庭謝后愛之 度爲道士錫號眞人當奉敕代太后降香至 天師龍虎山壇所一羽流見之謂人曰肌膚 纖麗眉目如刻畫宛然天女神炁澹然清雅 非凡關作女仙傳七卷自言遇老翁即洞賔 眞仙云

丹度莫敵第一百七化编辑

楊州老兵官莫敵自解名籍家居奉道多化 人積善消愆常齋道友濟貧苦一日有道人 遇之問曰汝所學何道耶莫曰吾平生懺悔 殺人罪耳安敢望道耶吾束髪從軍大小百 戰殺千百人今年七十三矣老來頗以爲恨 時見寃魂道人死生一揆罪福本空心以爲 罪則罪狀自見心以爲無罪則惡相皆無寃 家形影皆自心生非實有也古人爲太善大 惡極處一念迴機其力甚大乃引莫臨水次 果見百餘人血身淋漓來莫左右莫驚泣哀 求道人一喝其寃魂皆散去遂以丹三粒與 之曰服三粒則成天仙二粒則成地仙一粒 則爲地下主者莫置丹掌上一粒升空一粒 墜地一粒則服之道人曰分止此耳莫拜問 姓名乃以指畫空作吕字遽别去莫自是絶 烟火食知人休咎年百三歲端坐而逝焉

度張和尚第一百八化编辑

衡山僧智玄張其姓也一日遊衡山紫蓋峯 修眞院遇帝君共語機鋒敏絶契合帝君曰 華嚴經釋迦佛與多寳佛入塔融會紫金榻 上不分左右說何事僧无答遂作禮問答曰 此佛祖正法眼藏眞相空實教外心傳之妙 二佛融會性命雙融也不分左右體一太虚 也汝執一邊以見性爲能了何其偏乎僧再 拜求點化遂授密㫖僧曰不遇眞師幾乎誤 此生帝君點化首遂贈詩云得道純陽亡百 秋五湖四海任風流此身己出三千界一日 須遊數十州醉倒清風明月夜踏翻紅蓼白 蘋洲禪門衲子休相笑我在華嚴最上頭僧 謝出門乘雲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