紺珠集 (四庫全書本)/卷06

卷五 紺珠集 卷六 卷七

  欽定四庫全書
  紺珠集卷六      宋 朱勝非 撰列仙傳劉向
  鳯女祠
  蕭史秦人善吹簫秦王有女名弄玉好之遂妻焉教弄玉吹簫作鳯鳴有鳯来止其室乃作鳯臺居之一夕吹簫鳯集乗之仙去遂作鳯女祠以事之
  偃月子
  許碏遍遊名山所至題字云尋偃月子到此忽作一詩云閬苑花前是醉鄉誤翻王母九霞觴羣仙拍手嫌輕薄謫向人間作酒狂於酒樓乘雲而去
  金牀玉几
  岱宗石室中上下懸絶中有金牀玉几
  魏丘君
  魏丘君泰山下道士曽謂漢武帝東廵擁琴朝謁
  負局先生
  謂隱於磨鏡
  玉女洗頭盆
  華山絶頂有石臼號玉女洗頭盆中有碧水未嘗増减
  鬒髮如鴉
  太𤣥女行玉子之術鬒髮如鴉
  錦帳墮故宅
  許真君㧞宅上升惟車轂錦帳墮故宅
  青鳥銜符
  吳真君嘗遇大風書符置屋上有青鳥銜去風即止
  昭回之河
  舜遊南方有國曰揚州入十龍之門渉昭回之河有玉城瑶闕曰九嶷之都
  飈車羽輪
  王母所居玉樓十二瑶池翠水非飊車羽輪不可到酉陽雜俎段成式
  蝸跡成文
  睿宗為冀王寢室壁間蝸迹成天字毁去復成後即位雕玉鑄金為蝸形分置道釋像前
  女媧擕鯉
  肅宗以太子起兵討祿山至靈武一日黄昬時有婦人攜鯉手臂皆鱗甲詣軍門曰皇帝安在衆異而叱之即失所在後虢州奏女媧墳像一夕大雷雨失之至曉如故計其日正靈武見異婦疑即其神也
  玉符
  古者安平用璧興事用圭成功用璋邊鄙用珩戰鬬用𭹰城圍用環災亂用嶲大旱用龍龍即節也大喪則用琮
  却鬼丸
  梁武每嵗旦賜羣臣嵗旦酒辟惡散却鬼丸
  納采九物
  近世㛰禮當迎婦以粟填臼以席覆井以枲塞窓婦上車壻騎而遶之三匝婦入門先拜竈成禮之明日作黍臛世代相傳莫究其義惟納采九物義乃可見膠漆取其合宻綿絮取其温柔蒲葦惟心可屈可伸也嘉禾分福也雙石兩固之義也
  嘉禾分福
  見上
  吳剛斫桂
  舊傳月中有桂髙百丈其下有人斫之創痕即合其人姓吳名剛學仙有過或言月中桂地景也空處即水景也本無物此理差近
  甕藏北斗
  僧一行長於數所善王生其子以殺人繋獄求救於一行一行曰吾數推之當有赦矣翌日遣其徒授以布囊七戒令往某處廢園伺之有物来其數七共捕之以囊攜来勿脫也其徒如言而往至晡時七豕入園盡獲之一行填之大甕中宻覆封以六一泥朱書大梵字誌之詰朝明皇御便殿問曰太史奏昨夜北斗不見此何祥也一行奏曰此古所無惟後魏時常失熒惑亦其比也惟施惠可以應之釋氏云瞋心壊一切善慈心降一切魔臣謂莫若大赦從之其夕太史奏一星見七日如故
  闈編郎
  太極真仙中莊周為闈編郎
  三尸
  上尸青姑伐人眼中尸白姑伐人五臟下尸紅姑伐人胃命又曰一居人頭令人多思欲好車馬一居人腹令人好飲食輕恚怒一居人足令人好色喜殺凡庚申日言人過古語云七守庚申三尸滅三守庚申三尸伏
  木鑽穿石
  傅先生修行在山遇異人授之木鑽使鑽一盤石石厚五寸許云此石穿當得道積四十九年石乃穿穴下得丹服之果仙去
  八人過
  翟天師乾祐峽中人常預言事一日大呼於䕫州市曰今夕當有八人過可善待之人莫能曉是夕遺火數百家方悟八人乃火字也
  月中樓閣
  嘗於江上望月坐客或問曰此中果何有天師曰可隨吾指觀之恍忽見月規半天瓊金樓闕滿焉數刻乃如故
  紙月
  長慶初楊隱之訪道人唐居士因留宿是夜月暗而不設燈唐呼其女曰可將一下弦月子來其女以片紙作月形貼之壁門祝之曰今夕有客可賜光明須㬰滿室朗然
  碧筩杯
  魏慤守濟南夏日率僚佐避暑於城北使君林下以大蓮葉酌酒以簪刺其心令與柄通屈柄飲之名碧筩杯
  黥字法
  晉法奴始亡黥兩眼再亡黥兩頰三亡黥眼下皆長一寸五分梁法凡盜未斷先刻面頰上作刼字
  借霹靂車
  介休縣百姓嘗宿於晉祠夜半聞人叩門曰介休王借霹靂車某日縣界收麥祠内即有應者遂見數人持一物如幢環綴旛旂曰可㸃領數其旛十八葉有光如電百姓者翌日告於村落曰可速收麥將有風雨至果然人以為妖訟之於縣事見案牘中
  辱金
  金曽在丘墓及為釵釧者謂之辱金不可合鍊陶隱居説
  覺元
  腦神名
  𤣥華
  髮神名
  虚監
  目神名
  冲龍
  鼻神名
  始梁
  舌神名
  天鼓
  學道必叩天鼓以召衆神謂上下齒相叩又左叩為天鍾遇不祥叩之右叩為天罄遇邪僻叩之也
  天鍾
  天磬
  並見上
  自然灰
  凡雕刻琉璃先以自然灰煑令輭其灰出於南海間
  湖目
  袁翻嘗於厯城蓮子湖上宴集膳夫告欲作血羮不成袁乃令從他所汲水乃成時清河王在坐問之公曰可思湖目王不喻歸問其主簿房叔道房曰藕能散血湖目蓮也
  屠馬避火
  徐敬業年十餘嵗時善騎英公歎曰此兒相不善將赤吾族一日遊獵令獨入窮谷逐獸因縱火欲殺之敬業火逼即屠所乗馬剖其腹跧伏其中火過浴血而出英公由此竒之
  爭先術
  一行師本不能奕因㑹張燕公宅觀王積薪一局遂與之敵手語燕公曰此但爭先術爾若念貧道四句乘除語則人人盡皆為敵手矣
  疥壁
  大厯中𤣥覽禪師住荆州陟屺寺張璪嘗於寺壁間畫古松符載為讃衛象為賦名士謂之三絶師見曰何為疥吾壁命加堊焉
  顧非熊再生
  顧况只生一子年十七嵗暴卒作詩哭之云老人喪愛子朝暮泣成血老人年七十不作多時别其子精魂不離其家見其父泣誓再作顧氏子已而果然至七嵗能呼其族人小名後名非熊
  柏敺罔象
  周官方相氏敺罔象說者罔象好食亡者肝而畏柏與虎故植柏於墓琢石為虎所以敺之
  崔子洪
  元魏時菩提寺僧因發故塚得一生人自言姓崔字子洪在地下百餘年常如醉人時時遊行不甚辨了畏日光及水火兵刀等物又言見地下發鬼兵惟栢棺者皆得免
  蝦䗫油
  長安宣平坊嘗有市油者張㡌驅驢而行或與爭道擊之應手而倒乃一大菌已折驢負二油囊遽馳去衆逐之一廢園至大樹下乃發地求之下有大穴有蝦䗫如數斗盆大挾二筆錔木津皆滿旁有大菌成叢盖變而為怪也所貨油價賤而味甘食者多嘔
  白元通
  開元中長安東市有民喪父乘驢入市欲易之以辦䘮驢忽作人語曰我姓白名元通負君家力已足惟欠錢四千五百是可詣某處某家易之如其言而往果如前數因易之後數日往問之驢已死矣
  物食不同
  食草者多力而愚食肉者多勇而悍齕吞者八竅而卵生咀嚼者九竅而胎生食葉者有絲食土者不息食而不飲者蠶飲而不食者蟬不飲不食蜉蝣也
  物鳴不同
  蜩屬旁鳴蜻蛚注鳴發皇屬翼鳴蜙蝑股鳴榮原胷鳴鳯皇雄鳴節節雌鳴足足行鳴曰歸嬉止鳴曰提扶麒麐雄鳴曰逝勝雌鳴曰歸和春鳴曰扶㓜夏鳴曰飬綏初聞杜䳌鳴不祥宜作犬聲應之
  物不同名
  蔡邕以反舌為蝦䗫淮南子以蛩蛩為蠛蠓詩䟽義以蟊為螻蛄髙誘以乾鵲為蟋蟀
  物有知
  鵲巢背太嵗燕伏戊巳虎奮衝破乾鵲知来猩猩知往
  物化為人
  世傳蟬化齊后鳥化杜鵑
  寳苗
  山上有葱下必有銀有薤下必有金有薑下必有銅錫山下有玉者木旁枝下垂謂之寳苗
  
  屋柱無故生芝者白為喪赤為血黒為賊黄為喜其形如人面者亡財如牛馬者逺役如蛇龜之類者田蠶耗
  烏城
  貞元中田緒李納境内羣烏銜木為城髙二三尺方十餘里焚之信宿如舊烏口皆流血銜木不息
  鶻子為鴟
  世傳鶻生二子若三子則為鴟
  虎威
  虎脇兩旁皮下及尾端有骨如乙特名虎威宜佩以臨官
  
  犀尾一孔三莖其角通者乃其病然其有正挿有倒挿有腰皷挿正者一半已上通倒者一半已下通腰皷者中斷不通南人云有鴆必有犀
  黒暗白暗
  海賈以象牙為白暗以犀為黒暗
  明駝
  世傳鳴駝千里脚鳴當作明謂駝卧屈足腹不着地而漏明者最能逺行
  狼狽
  狽亦狼之類前足絶短每行必駕兩狼無狼則不能行故世傳言事乖者謂之狼狽
  蒙貴
  猫一名蒙貴一名烏員其目睛旦暮圎日午前如一線凡洗面過耳則有客至
  赤鯶公
  唐律捕魚得鯉即放號赤鯶公輙殺者杖八十斷罪以識者言鯉為李也
  一木五香
  海南有木根旃檀節沈水花鷄舌葉藿香膠為薰陸
  昔耶
  博雅云在屋者昔耶在垣曰垣衣廣志又謂之蘭香生於乆屋瓦上俗云瓦松魏明帝愛之命於長安故宮殿擇取并瓦載入洛以覆屋梁簡文帝咏薔薇詩云縁階覆壁綺依簷映昔耶崔融作賦云謂之木也訪仙客而未詳謂之草也驗農皇而罕記又曰煌煌特秀狀金莖之産霤厯厯虚懸若星榆之種天間紫苔而浥露凌碧瓦而含煙崔公號博洽豈不知瓦松有説
  垣衣
  見上
  水栗
  武陵記兩角曰菱三角四角曰芰通謂之水栗
  牡丹
  前史無説謝康樂集有竹水際多牡丹之語非珍玩也隋種法七十卷亦無名至開元末裴士淹為郎官奉使幽冀過汾州衆香寺得白牡丹一株移置長安私第天寳中為都城竒賞當時名士皆有裴給事宅㸔牡丹詩至德中馬僕射総鎮太原又得紅紫二色者今則至多與戎葵比矣興唐寺昔有一株開花至一千二百朶有正暈倒暈紅紫白黄之色各自不同
  落蘇
  茄子一名落蘓又名崑崙𤓰沈隱侯行園詩云紫茄紛爛漫緑芋鬱參差嶺南多茄有宿根成樹花時取葉布路人踐之則實多
  崑崙𤓰
  見上
  虱卜
  嶺南人有病以虱卜之向身為吉背身為凶
  祀用梟鏡
  傅𤣥賦云薦祀破鏡膳用一梟西漢春祀黄帝用一裊破鏡以裊食母破鏡食父黄帝惡之故每祀必用多殺以盡絶其類
  罘罳
  世呼殿榱桷䕶雀網為罘罳誤矣禮記疏曰屏天子之廟飾鄭注云屏謂之樹今罘罳也刻為雲氣鳥獸之狀如今之闕
  蟻城
  有冉端者因營𦵏殿地遇蟻城方數丈城壘皆具立若雕刻城内分次街徑小垤各有蟻居之中有樓閣二大蟻居之皆長寸餘一紫色其足如金一翅有金脉端懼而掩之
  石橋圖
  李涿性好古常於保壽寺庫得一舊圖裝治以示栁公權權曰此乃張萱所畫石橋也後日仇士良至果以勅取去矣
  物膽
  象膽隨四時在其足熊膽春在首夏在腹秋在左足冬在右足蚺蛇長十丈可吞鹿其膽上旬在頭中旬在心下旬在尾䑕膽殺則有自死則無
  瓦龜
  術士王瓊取一瓦片畫作龜甲懷之少頃取出置地則成真龜循行庭下經數日仍成瓦
  滕王蝶圖名
  滕王畫蝶圖有數名江夏斑大海眼小海眼村裹來菜花子
  河伯從事
  世傳烏賊魚為河伯從事以其含墨也又曰烏賊魚墨為書歲乆盡脱如空紙無行以用為劵
  數丸
  生江岸如彭蜞取泥作丸數至三百則潮至舟人以為候因名之曰數丸也
  論蒲萄
  庾信謂魏使尉瑾曰昔在鄴食蒲萄殊美陳昭曰作何状徐君房遽曰有類軟棗信曰君殊不體物不言似生荔枝
  舞草
  出雅州獨莖三葉聞人歌動揺如舞
  王清本
  有人伐枯木有大黒蛇蟠其下舉首曰我王清本也其人畏而掩之後王清往伐得錢盈瓮後因致富焉
  人面瘡
  有人膊上生瘡如人面口鼻皆具以酒飲之則面赤以食物與之則膊脹因歴以諸藥試之至貝母則面聚口閉不納因决口灌之數日成痂遂愈
  五鬛松
  松言兩粒五粒者粒當言鬛自有一種名鬛皮無鱗甲而結實多新羅多此種世傳松千歲方頂平偃蓋然有數年偃者乃命根下遇石則偃
  構楮
  糓田乆廢必生構楮葉有瓣曰楮無瓣曰構通謂之糓書言桑糓即此也
  夢草
  漢武帝時異國獻夢草似蒲云懐其草則如所思而夢每思李夫人因懷之輒夢
  書帶草
  鄭康成居不其城南山中教授所居山下生草如薤長而紉謂之書帶草
  乾雨
  徐州一士人暴卒復生云初吏召云天使行雨𨽻右落隊雨有兩種一瓶貯水作人間雨一如銷石末名乾雨
  糝熬將軍
  梁韋琳作䱉表云伏覩除書以臣為糝熬將軍油蒸校尉臛州刺史
  色訣
  周長史善畫得色訣嘗理采色於霤下旋取飛研之
  鼻中樂神
  王布有女甚美鼻兩孔各有息肉甚大百治不瘥有一梵僧來治之即以少藥吹鼻中須臾摘去相繼一少年造門曰適有胡僧來否布具其事少年曰上帝失二樂神我奉命來取今遂為此人先得當獲重譴矣
  金背蝦蟇
  有人八月十五日夜望林中白氣如疋練就眎之乃一金背蝦蟇疑月中物也
  修月户
  鄭仁本與其中表遊山迷路見一人枕一襆物而坐因問之乃云君知月七寳合成乎常有八萬二千户修之我其一也因開襆視之乃有斤斧數事玉屑飯兩裹分遺鄭曰人食此畢世可以無病矣
  上帝戲臣
  邢和璞嘗延一客彭髯大笑吻角侵耳與邢劇談而去或問之曰上帝戲臣也
  噀壁成象
  有術士合五色為一器飲噀壁成作維摩問疾象經曰乃滅
  辟塵巾
  處士皇甫𤣥真以辟塵巾遺髙瑀因出郊風埃大作髙眎馬及左右騶卒並無纎塵
  白舍人行詩圖
  荆中街子葛清自頸以下皆刺白舍人詩如花中偏愛菊即一人持盃賞菊訖三十餘事號白舍人行詩圖矣
  月㸃錢黥
  媍人面飾用花子因上官昭容用以掩其痣人皆效之有士人妻妬其妾灼面成㸃令用花子掩謂之月㸃錢黥
  紅沬
  鍊丹砂金色研以染筆書木石皆透謂之紅沬
  湯湖
  句容有湯湖其熱可㵸雞亦湯泉也
  逐䑕丸
  王肅以銅為逐䑕丸晝夜自轉
  化生人
  大食西有國樹上生人首如花不語能笑人視之輒笑笑輒落謂之化生人
  麒麟函
  韓公曾令人徧録州界碑内一碑詞義筆法最髙常藏枕函韓公小字麒麟因以名函
  忽雷駮
  秦叔寳所乘馬名
  肉机
  明皇時有矮奴頗警惠帝常凭之謂之肉机後因出外陵朝士帝杖殺之
  夢墨
  王勃夢人遺一丸墨盈袖自是文章日進
  太白入月
  李白聞禄山反作胡無人詩云太白入月敵可摧後禄山死日果見太白蝕月
  長鬚國
  有士人泛海吹至一處問之云長鬚國也其王以公主妻之公主亦有鬚士人賦詩云花無蕋不妍女無鬚亦醜丈人試遣㧾無未必不如揔有後驗之乃羣蝦所聚
  七寳砂
  龍王所居岸砂皆七寳也
  舞袖弓腰
  有人卧見古屏上所畫婦人悉於牀前踏歌曰長安女兒踏春陽無處春陽不斷膓舞袖弓腰渾忘却蛾眉空帶九秋霜一人問曰如何是弓腰歌者反首至地腰如規焉叱之皆不見耳
  碧鏤牙筩
  景龍中賜北門學士口脂盛以碧鏤牙筩
  丹山䰟
  雄黄
  青腰女
  空青
  北帝元珠
  消石
  東華童子
  青木香
  靈黄
  硫黄
  風狸杖
  南方有獸名風狸穴有木名曰風狸杖可以蔽形及指取禽獸極難得
  海神鏁山
  齊郡歴山上有小山銕索纒繞世傳此峯本海中山山神好移徙海神鎻之挽索斷飛于此
  氷夷
  河伯乘兩龍一曰氷夷一曰馮夷
  形夭舞干戚
  形夭黄帝臣與帝爭神帝斷其首乃曰吾以乳為目臍為口操干戚而舞不止
  莫才人囀
  明皇時莫才人善秦聲號莫才人囀
  射必溢鏑
  徐敬業射必溢鏑
  越三氊
  秦叔寳所乘馬號忽雷駮者毎月夜設三領氊當前躍而過
  寒骨白
  單雄信幼時植一棗年十八琢為鎗榦質堅重無與比者號寒骨白
  鳯條
  謂桐枝
  竒寒
  梁遣明少遐宴魏使崔劼曰今歲竒寒江淮亦氷
  竒快
  梁徐君房勸尉瑾酒一飲而盡稱竒快
  楓脂
  楓脂入地為琥珀
  氷為頗梨
  千歲積氷結為頗梨
  昆吾月鹽
  昆吾陸鹽週十里月滿如積雪月虧如薄霜月晦則無
  烽火樹
  漢宫有珊瑚髙一丈二尺一本三柯上有四百餘枝毎遇夜有光焰號烽火樹
  衮衣倚槐
  唐廣陽夢衮衣倚槐元稹占之曰死後當作三公槐本木傍鬼後果然
  鱗鋏星鐔
  鄭雲達得一劍鱗鋏星鐔有時鳴吼
  四明公
  夏啓為東明公文王為西明公邵公為南明公季札為北明公
  天漿
  石榴甜者天漿
  千人SKchar
  人面蟹無螯極堅硬名曰千人SKchar
  撩風掠草
  鷹兩翅各有複翎左名撩風右名掠草具兩翅者獵必多獲
  蝦姑
  蝦姑狀如蜈蚣
  蓬山忌䑕金子忌蝨
  蓬山金子二妓名一忌䑕一忌蝨後當因夜會共徴䑕蝨事多至百條
  築糠㧞鼻
  新羅人泛海漂墜鬼國羣鬼執之曰汝能與我築糠三版乎汝欲鼻長一丈乎其人請築糠乆不成乃為鬼㧞其鼻如象
  駝峯炙
  將軍曲良翰作駝峯炙甚美
  木飲州
  珠崖境内有一島民居甚衆地無井泉海水特醎取草木汁飲之號木飲州
  餛飩湯㵸茗
  長安蕭家餛飩湯可㵸茗庾家粽子瑩如玉粒韓家櫻桃饆饠色味不變皆珍食也
  獻娑羅木状
  西國獻娑羅木狀隣月中之丹桂對天上之白榆
  鸛井
  江淮間鸛羣飛盤旋謂之鸛井俗曰採取鸛天則旱以鸛能飛摶霄漢激散雲雨
  蝗腹梵字
  蝗腹有梵字云自西天來驗其字作本天壇法可禳
  吏致蝗
  世傳蝗食苗由吏貪殘所召故農語云身黒頭赤者武官蝗頭黒身赤者文官蝗
  竈馬
  竈馬狀如促織穴於竈側俗謂曰竈有馬食必足
  馬留
  馬伏波南征有餘兵居於嶺外夀洽縣後為二百餘家號馬留鄉
  婆侯伎
  周時西域貢幻伎能興雲噴火或為獅子巨象龍蛇之状中國頓效之其國本名扶婁語訛為婆侯伎爾
  人腊
  李章武有人腊長三寸許百骸皆具云是僬僥國人
  連錢草
  南方谿間生草葉圓而相連名連錢草
  草龍珠帳
  貝丘之南有葡萄谷有僧逰谷食葡萄因折一枝為杖以歸挿地遂活明年結實繁盛號之曰草龍珠帳也
  木威
  橄㰖獨根東向枝曰木威南向枝曰橄㰖
  冷蛇
  明皇以申王畏暑賜之冷蛇白色而不傷人冷如氷雪玩之不復有煩熱也
  辟寒金
  魏時昆明國獻嗽金鳥常吐金屑鑄之成器名曰辟寒金此鳥不畏寒也
  韓幹馬
  有人牽馬訪醫稱患脚醫曰大似韓幹所畫者忽值幹幹曰真吾設色歸眎所畫脚有一㸃黒缺信然矣醫所得錢成泥
  吐女子
  續齊諧志云許彦山行遇一書生共坐吐一女子容貌絶倫女復吐一男子明悟可愛又吐一錦行帳日晚復相吞吐而去
  營火芝
  常山有營火芝食一枝心中一孔明食至七枝七竅洞徹能夜書
  水精鹽
  白鹽崖有鹽如水精名君王鹽
  桃核扇
  常見市人以桃核扇量米一升云於九竅溪中得
  牝牡銅
  錬銅時與一童一女俱以水灌銅當令分為兩叚凸者牡銅凹者牝銅
  鳥獸長短
  崔劼云鵲巢避風雉去惡政乃是鳥之一長狐疑猶豫亦是獸之一短
  瓊胎宫
  老君母曰𤣥妙玉女天降𤣥黄氣入口而孕凝神瓊胎宫三千七百年誕生
  青廬
  北朝昏禮青布為屋廬在門内外
  河伯小史
  烏賊魚名河伯小史
  金衣素裏
  陳昭問庾信蒲萄味何如橘柚信曰津液竒勝芬芳减之尉謹一作瑾曰金衣素裏見包作貢向齒自消良應不及
  勝風
  明皇令裴⿰隨哥舒西征常得勝風
  北夢𤨏言孫光憲
  連字句格
  杜荀鶴曾得一聨云舊衣灰絮絮新酒竹篘篘韋莊聞之曰不如吾印將金鎻鎻簾用玉鉤鉤
  東川市令
  西川人謂東川乃我之草市時桞仲郢為東川節度謂參佐曰吾立朝三十年始得東川市令耳
  悔讀南華
  令狐綯問事於温岐對以事出南華經因言相公爕理之暇時宜覽古綯大怒故岐有詩曰因知此恨人多積悔讀南華第二篇
  朱耶赤子供我之筆
  盧汝弼為檄云致赤子之流離有朱耶之板蕩謂人曰天生朱耶赤子供我之筆此為梁檄言李晉王也
  自是吳家文字
  吳融為韋昭度作文韋不如意曰此自是吳家文字非干老夫改之乃惬意
  破天荒
  荆州舉人多不成名曰天荒劉蜕以荆州解及第號破天荒
  䑕燒尾
  竇璠乆不第晚取宇文翃女遂登科時杜尚書宅遺火云因䑕尾曵火而作韋說因謂璠曰魚將化龍雷為燒尾近日老䑕亦有燒尾者璠甚慚
  乞食歌姬院
  裴休常披毳衲於歌姬院持鉢乞食曰不為俗情所染可以説法為人
  摘樹葉試草制詞
  李琪毎臨流坐石上摘木葉試草制詞朱梁時果為翰林學士
  屬對可以衡稱
  鄭綮作老僧詩甚得意云此屬對可以衡稱言其輕重之不偏也
  詩思在灞橋
  或問綮近日有詩否對曰詩思在灞橋風雪中驢子上此處何以得之
  李程賦在
  李程賦日五色賦登第後試有舉人浩虛舟卷中行此賦程慮其軋已取讀至末韻云浸晚水以芒動俯寒山而秀發程乃笑曰李程賦且在瑞日何得言晚秀發
  一片宫商
  沈光有洞庭樂府韋岫謂朝賢曰此賦乃一片宫商也
  紅篆
  李渷醮詩云一封紅篆書為奏塵寰事
  間氣布衣
  皮日休傲誕自號間氣布衣
  星辰可摘
  顧雲為髙駢草醮詞云天静則星辰可摘
  賈島佛
  李洞慕島常欲鑄其像頂戴之常念賈島佛
  山巾子
  包賀詩云雲是山巾子船為水靸鞋
  舡掠鬢
  又曰棹揺舡掠鬢風動水搥胷
  祝雞翁
  李徳裕與叚成式書云自到崖州幸且頑健居人多養雞往往飛入官舍今且作祝雞翁也
  手汗糢糊
  嚴遵美與一紫衣僧來謝以所謝語書置掌中及取致手汗糢糊文字莫辨但云伏以軍容而已
  累累繭栗祖龍藏
  楊敬之華山賦云蜂窠聨聨構阿房矣小星奕奕焚咸陽矣累累繭栗祖龍藏矣
  周禮庫
  李浩愽學禮樂之事多咨之人號曰周禮庫
  大像前披剃
  師鸞自於百尺大像前披剃不肯師常僧也
  鴉挽鈴
  温璋為京兆尹有鴉三挽鈴璋曰此必訴寃遣吏随至城外果有探其雛追其人詣府决之
  天帝召棊客
  滑能善奕忽有小子自云姓張請與能對奕思甚精敏能異而詰之曰我非世人天帝召公著棊能忽奄然
  蘆三節
  李全忠所居忽有蘆生一枝盈丈而三節後其家三人秉節鉞者
  聚六州四十三縣銕鑄不成一箇錯
  羅紹威帥魏愽以牙軍驕恣盡殺之由此勢弱為梁祖所制竭帑藏以奉之恐其圖巳乃謂所親曰聚六州四十三縣銕鑄不成一箇錯也
  見李思戒
  明宗不豫馮道入問因曰寢膳之間宜思調衞因指御前果實曰如食桃不康他日見李思戒
  有絃即彈有孔即吹
  温庭筠善皷琴吹笛曰有絃即彈有孔即吹不必柯亭及㸑桐也
  罷櫛綴文
  庭筠理髪思來即罷櫛而綴文
  夢傳天樂
  王氏女夢授天樂曲名有玉震宫玉震羽紅綃商玉仙商之類
  六甲行厨
  修道功深者自然享六甲行厨有所須舉意即至
  檢譜角觝
  顔雲論兵必奮袂叱咤若對大敵人謂之檢譜角觝
  五綵梯
  文士馮㳙臨終以五綵纒梯具冠帶歴梯一級而逝
  詩思二百里
  蜀士唐求有詩名然詩思逰歴不出二百里間
  龍巢翻
  夷陵江或浮大木蔽塞水面土人謂龍巢翻
  㳙縷未伸
  朱朴自愽士為相殊無所成云㳙縷未伸勍敵已至
  書鎮
  石可用為書鎮
  齊山截海
  天祐中造巨艦名齊山截海
  喜見未聞新書䇿
  或問李徳裕所為好對以此
  吉弔
  龍生三子一為吉弔多出水與鹿合或遺精水際浮槎遇之即生花如蒲桃名紫稍花大益陽事可以入藥
  燒睡龍
  江南松江多蘆荻冬月縱火焚之多燒起睡龍
  雷公籙
  世傳雷公籙可受而不可曉畫一壯夫以拳扠地為井號拳扠井又畫一人負大束薪號一谷柴又一人以七手撮大𥳽扇之號七山𥳽其他率類此
  造榜天
  陸扆舉進士屬僖宗幸梁洋是年六月状頭及第後在禁林時暑頗盛甚同列𭟼之曰好造榜天














  紺珠集卷六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紺珠集>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