紺珠集 (四庫全書本)/卷07

卷六 紺珠集 卷七 卷八

  欽定四庫全書
  紺珠集卷七      宋 朱勝非 撰水衡記闕名
  凌解水
  黄河正月水名
  桃花水
  二月三月水名
  麥黄水
  四月水名
  𤓰蔓水
  五月𤓰延蔓故以名
  礬山水
  六月水名
  荻苗水
  七月八月菼花故以名
  登髙水
  九月水名
  復槽水
  十月水落復故道
  蹙凌水
  十一月十二月水斷復結
  乾𦠆子温庭筠
  短箠畫地起草
  梅權衡入試青玉案賦於庭樹下以短箠畫地起草
  快語
  蠲蕩昏蒙使之快語
  乾𦠆
  不爵不觥非炮非炙能説諸心庶乎乾𦠆之義
  大郎罷相二郎拜相
  韋承慶除禮書嗣立作平章事時謂大郎罷相二郎拜相
  分無堂食
  張文瓘分無堂食食則傷痛
  雙與
  張越石楚金同舉有同以兄弟不可兩收欲俱退李勣嘆曰貢舉本求榮何妨兩雙與
  國㸙
  竇懷貞娉韋后乳母時號曰國㸙懐貞欣然
  著毛蘿蔔
  蕭嵩欲注文選見馮光進釋蹲鴟云今之芋子是著毛蘿蔔嵩大笑
  班固非孟堅
  張由古無學業對衆嘆班固文章不入文選衆對以兩都賦燕然銘等由古曰此是班孟堅非固也
  長孫歐陽相嘲
  無忌嘲詢曰聳膞成山字埋肩不出頭誰教麟閣上畫此一獼猴詢應聲曰索頭連背暖襠⿰畏肚寒只縁心溷溷所以面團團上大笑
  御史胡
  則天問張元一外有何可笑元一曰朱前疑著緑逯仁傑著朱閭知㣲乘馬馬吉甫乘驢將名作姓李千里將姓作名吳栖梧左臺胡御史右臺御史胡御史胡禮也胡御史蕃人為御史者天后大笑尋除别官
  奚毒
  附子也堇烏頭也
  貳負
  漢宣帝時上郡山崩得一物長數丈髪丈餘彷彿狀人蠢蠢而動問不答劉向云出山海經此貳負之臣殺窫窳有罪帝楛之於䟽屬之山有胎息之術
  輕紅
  崔氏青衣崔與栁生厚死猶㝠合輕紅從焉
  狐翁
  何譲之春經原陵見一老翁歌曰野田荆棘春閨閣綺羅新出入頭上日死生眼前人欲知我家在何處北邙松柏正為隣又曰洛陽女兒羅綺多無奈狐翁老去奈爾何譲之逐入草中作一狐遁去案上得文字一帖紙如灰過不可曉解有曰何以充喉吐納太虚何以蔽祼霞裙雲袽之語後狐化僧以三百縑求之不與作其弟奪去後内庫失縑獲於譲之所因坐死
  太一
  莆田陳彎生子不慧名智奴楊逷遊梁遇一道士曰吾奉天帝使往泰山此東北十里圃田店有太一在焉乃正衣冠而去逷異之詢於父老曰店陳智奴十三矣未嘗言適道士來謁既去而言
  河瀆親翁
  郭汾陽鎮蒲欲造浮橋而激流毁墠公酹酒許以小女妻之其夕水平木立墠上遂成橋而小女尋卒因塑廟中人因立公祠號河瀆親翁
  猖狂之名滿天下
  牛僧孺制科在㨗臺參韋乾度不知而問之僧孺甚訝韓退之曰公猖狂之名滿天下韋尚不知何恠焉
  銀海
  裴鈞僕射大宴巡官裴𢎞泰後至鈞不恱𢎞泰曰請在座銀器盡斟酒滿之隨飲以賜𢎞泰可乎鈞許之遂竭座上小爵至觥舩凡飲皆竭隨即填于懷有銀海受一斗以上以手捧而飲盡踏其海捲抱之索馬而去鈞使人問𢎞泰方箕踞而坐秤所得銀器二百餘兩不覺大笑
  房琯惟欠不言
  房琯為馮翊尉事陸象先孔目官黨芬相遇避遲琯决之入白象先曰如芬所犯决亦得不决亦得琯謝之公曰謝亦得不謝亦得後值公入召琯相遇留琯琯至黒不言薦為御史曰房琯為人百事不欠惟欠不言矣是堪用也
  廬山記陳舜俞
  匡裕先生
  姓匡名裕殷周之際遯世隠居廬于此山
  杏林
  董奉毎治人病病愈即令種杏五株遂成林
  冷暖泉
  龍首下有甘泉冷暖與寒暑相變
  香爐峯
  孤峭特起氣籠其上氤氲若香烟
  山帶
  天將雨白雲冠峯俗謂之山帶不三日必雨
  浪井
  灌嬰所開極深邦人謂之浪井蓋以湓江有風浪井水輒動太白詩浪動SKchar嬰井
  碧虚上監
  董奉上升號碧虚上監
  分風
  宫亭湖神能分風上下船
  九天採訪
  𤣥宗夢神仙稱九天採訪巡糾人間欲以廬山作宫基址木彩不求而足
  神運殿
  逺法師初至夢神告曰此處幽靜足以棲神忽於夜半雷雨明旦視之素沙匝地良木鬰然因作殿名神運
  龍泉
  逺師欲作寺苦無水以杖刺地泉即湧出後旱祈之有龍出焉
  三笑圖
  逺公與陶元亮陸脩靜語道不覺過虎溪因相與大笑故世作三笑圖
  虎溪
  逺公送客過此虎輒號鳴
  白蓮社
  逺公與十八賢同脩净土
  虎跑泉
  逺公與社賢逰此峯虎跑石出泉
  聰明泉
  殷仲堪與逺公談易林間泉傍師愛仲堪辯博乃指泉曰君辯如此泉涌因號聰明泉
  香谷
  慧水禪師浴于此有芬馥之氣因名
  辟蛇行者
  逺公初來山多蛇䖝行者善驅蛇蛇為之盡號驅蛇行者蓋山神云
  逰山虎
  山有一虎未嘗傷人時見行跡因謂逰山虎
  醉石
  淵明所居栗里兩山間中有大石仰視懸瀑可坐十人
  墨池
  歸宗寺右軍所居中有墨池
  鸞谿
  昔人謂歸宗有翔鸞展翼之勢因名其谿
  艑底池
  吳猛乘舡龍負而行舟人聞觸林木聲懼而竊窺龍遂委去山頂今有敗艑
  玉膏
  吳猛與弟子度石梁見金闕玉房地皆五色文石一老人以玉杯盛甘露漿授猛又設玉膏弟子取一寳器忽雲霧繞梁如指還之得反
  羣玉洞府
  秦亂有十三人棄官學道經于此山内三武士唐建威李徳殳宋雲刁欲遂棲焉十人曰初志歸羣玉洞府豈可中道而輟言訖一夕雷雨化成二溪溪中有盤石上有玉簡天篆曰神化靈溪金簡標題真人受指玉府潜棲
  停霞寳輦
  陸脩靜市藥京邑文帝作停霞寳輦使徐湛宣㫖留之不可後帝有太和之事
  崇虗館
  明帝强招之作崇虚館通仙堂以待之使之講道
  潮泉
  雞籠山下有澗水深一尺餘泉湧如潮晷刻不差朔望尤大
  金門羽客
  保大中道士譚紫霄賜號金門羽客本閩中人
  擘流
  宫亭湖神能分風擘流曹毘詩云分風為二擘流成两
  廬君主簿
  昔吴郡太守張公直過神女觀侍婢指女戲妃像其妻夜夢致聘怖而遽發中流舡不行闔船驚曰豈愛一女合門受禍公直不忍令其妻下之妻乃以兄女代之公直知下兄女怒曰吾何面於當世復下已女水中將渡遥見二女於岸側一吏白曰吾廬君主簿敬君之義悉還二女皆無恙
  江湖桎梏
  或問周續之時踐王庭何也笑答曰心馳魏闕者以江湖為桎梏情致两忘者市朝亦巖谷耳
  尋陽三隠
  劉遺民陶淵明周續之
  禄如腐草
  衡陽王義季問宗炳曰欲屈先生以重禄可乎曰禄如腐草衰盛幾何
  文房四譜蘇易簡
  紙為良田
  劉氏小説秦洪赴洛人問吳中舊業曰紙為良田筆為鋤耒墨為稼穡義理為豐年
  半面啼笑
  幽㝠録賈弼夢易其頭翊曰人見皆驚遂能半面啼半面笑
  硯凍開
  崔寔四民月令正月研凍開命童幼入小學十一月硯水氷命讀論語
  天雨降羅牋
  異苑張仲舒在廣天雨降羅牋甚多
  悲剡溪古藤文
  舒元輿作悲剡溪古藤文云今之為文者皆夭閼剡藤者也藤生有涯為文者無涯所以弔剡溪藤以寄其悲
  廣州記顧㣲
  五羊
  昔髙固為楚相五羊啣穀至其庭以為瑞因以五羊名其地六國時廣屬楚
  水弩
  水弩蟲四月一日上弩射人八月後缷弩
  定命録吕道生
  肩尾之歎
  令狐相未達作詩自歎云何日肩三署終年尾百僚
  伏犀貫玉枕
  袁天剛相竇軌伏犀貫玉枕當於益州立功名果然
  龜息
  袁又相李嶠曰睡則氣從耳出名曰龜息必貴鄴中記闕名一作陸翽
  莫難
  扇之竒巧者名曰莫難
  錦名
  錦有大登髙小登髙又有大小博山大小茱萸之名
  鳯詔
  詔書以五色紙着木鳯口中飛下端門謂之鳯詔也法苑珠林僧遒世
  人生如寄
  支遁在剡謝安與書曰人生如寄耳終日戚戚遲君來晤言消之
  般若臺
  陳文達持誦金剛經有人入㝠見築臺云名般若臺待文達也
  諸天雨
  兠率天雨摩尼珠䕶世城雨美膳阿脩羅天雨兵杖閻浮提世界雨清净之水
  荆州記盛𢎞之
  酉陽逸興
  酉陽山石穴中有書千卷世謂之酉陽逸興
  分風
  洞庭湖神過客祈禱必驗分風送船
  瀟湘記李隠
  玉象之
  玉精曰玉象之枯木精曰李時金杯精曰黄直
  南山木强人
  馬舉鎮淮南有一叟謁之稱南山木强人能論兵法驗之乃一棋局耳
  北堂書鈔虞世南
  絶編折擿
  孔子晚喜易韋編三絶鐵擿三折
  成都記盧求
  六詔
  南蠻六部本無統屬天子毎下詔各分一封謂之六詔唐開元末節度使王昱受賂乞合為一乃封大酋蒙歸義為雲南王始獨稱南詔既盛乃為邉患河東記薛漁思
  常持滿
  汝南王飲葉静能葉曰有一生徒能飲當令來謁翌日有通謁者曰道士常持滿見之侏儒也談胚渾一道飲以酒五斗乃醉倒是一瓮爾
  啟顏録侯白
  臣卿尚少
  後魏孫詔為少府少卿帝問卿年何老答曰臣年雖老臣卿尚少遂遷正
  景龍文館記武平一
  脩文館學士
  唐中宗景龍二年置脩文館學士大學士四人象四時學士八人象八節直學士十二人象十二月逰宴悉預最為親近也
  造化小兒
  杜審言好大言臨終宋之問等往問之乃曰甚為造化小兒相苦僕在乆厭公等今死固當慰心但恨不見替人爾言訖遂絶
  閏重九
  閏九月九日作宴賦詩李嶠云閏節開重九
  栢梁體
  連句為栢梁體一句一韻
  緑情紅意
  趙彦若剪綵花云花隨紅意發葉就緑情新
  國㸙
  竇從一為御史大夫中宗諭以卿乆無中饋為卿成禮歲除於守歲殿宴設極盛中席迎其婦與之同坐徐徐却扇去花眎之乃一老嫗帝與侍臣皆大笑後知是皇后乳母從一由是曲延中宫之遇有國㸙之號
  齒録牙緋
  沈佺期作囘波詞云身名已𫎇齒録袍笏未復牙緋帝大笑遂賜之
  蹀馬之戯
  宴吐蕃使作蹀馬之𭟼皆五色綵絲金校具装於鞍上加麟首鳯翅樂作馬皆隨之蹀足宛轉中節胡人甚大駭
  四部書
  薛稷知集庫馬懐素知經庫沈佺期知史庫武平一知子庫通謂之四部書
  儒首
  祝欽明贍博號一時儒首
  後罰三杯
  宴白鹿觀御詩序云人題四韻後罰三杯
  天歡
  李宗楚等謝曰既陪天歡不敢不醉
  天杯
  又曰敬舉天杯飲
  薜幄
  宴韋嗣立莊云松門駐旌䍐薜幄列簮裾
  綸省
  除中書舍人李乂為學士云綸省推髙
  文江
  鄭愔聫句云文江學海思濟航
  桃花行
  李嶠作桃花詩帝令擇二十篇入樂府謂之桃花行
  帖綵毬
  寒食賜餳粥帖綵毬鏤雞子
  拔河之𭟼
  清明節命侍臣為拔河之㑹以大麻絙兩頭繋十餘小索毎索數人執之以挽力弱為輸時七宰相二駙馬為東朋三相五相為西朋僕射韋巨源少師唐休璟以年老隨絙而踣乆不能起帝以為笑樂
  細栁弮
  上已祓禊賜近臣細桞弮云𢃄之免蠆毒瘟疫
  文檉綺栢
  日就殿以文檉綺栢為材
  合笙歌
  内殿奏合笙歌其言淺穢武平一諌曰妖胡娼妓街童市女談妃主之情貌列王公之名質詠歌蹈舞號曰合笙不可施於宫禁也
  八風舞
  内宴祝欽明作八風舞以手據地作諸醜状盧藏用曰祝公使五經掃地矣
  秘掖
  宋之問曰西域秘掖此禁仙流
  御史臺記韓琬
  癡牀
  侍御史號雜端最為雄劇臺中聚㑹則於坐南設横牀號南床又曰癡床登此床者倨傲若癡焉
  御史本草
  唐賈忠言撰御史本草以裏行為合口椒最毒監察為開口椒㣲毒殿中為蘿蔔侍御史為脆梨言漸入佳味遷員外郎號甘草言可以久安故也
  五墨三仍
  唐左臺御史還南省仍供奉者三墨勑授者五右臺譏之以為五墨三仍
  百官本草
  唐侯味虗著百官本草謂御史云大熱有毒主袪邪佞杜奸囬振寃滯止滛濫尤攻貪濁畏逺使惡襮直忌按權豪外州出者尤良用日炙乾硬可用服之長精神减姿媚乆服可以令人冷峭
  畿尉六道
  畿尉有六道入御史為佛道入評事為仙道入京尉為人道入畿丞為苦海道入縣令為畜生道入判司為餓鬼道
  三水小牘皇甫牧
  天柱峯玩月
  趙知㣲有道術皇甫𤣥真等師事之中秋積隂不解衆惜良辰知微曰可備酒肴登天柱峯玩月既出門天色開晴及登山峯月色如晝㑹飲月落方歸下山則悽風苦雨隂晦如前
  魚鏡
  元稹登黄鶴樓望江濱有光若星使人就視得一鯉剖腹得古鏡如錢大背有雙龍其龍口中常吐光焉
  登蓮華峰搆火
  王𤣥冲欲登蓮華峯寺僧笑之𤣥冲曰到峯頂當搆烟為信翌日擕火而登僧𠉀之數日果有烟起留二旬乃復下僧問之峯頂有池適菡萏盛開可愛然於其中又有破銕舟存焉
  廬山精
  劉秉仁為江州刺史自京將一橐駝去郡放之廬山下野人見而大驚共射殺之乃以狀白州曰獲廬山精於某處劉命致之乃所放駝耳
  峴山張蓋雨滂沛
  安定郡有峴陽峯峯上有池若雨則雲起池中若車蓋然故其里諺曰峴山張蓋雨滂沛
  淮南子劉安
  悲絲泣岐
  墨翟見練絲而悲為其可以黄可以黒楊朱見岐路而泣謂其可以南可以北皆本同而末異也
  白猨號
  楚王獵見白猿射之猿善避箭莫能中乃命養由基射之方執弓而猿乃抱樹而號始知由基神射也
  曾泉
  日臨曾泉是謂早食注云早食時也東方多水故曰曾泉
  髙舂下舂
  日至於淵虞是謂髙舂至于連石是謂下舂注云未暝時上蒙先㫪曰高㫪欲暝下蒙曰悉㫪曰下㫪
  桑榆
  日西垂景在桑端謂之桑榆
  桐魚請雨
  董仲舒請雨用桐木魚
  乾鵲
  鵲之别名乾音干
  女夷
  二月之夕女夷皷歌以司天和女夷神名
  槐市
  太學曰槐市
  孑孑
  水中倒跂曰孑孑
  捜神記干寳
  種玉得婦
  陽雍伯嘗設羲漿以給行旅一日有人飲訖懷中取石子一升與之曰種此可生美玉并得好婦如言種之有徐氏女極美試求之徐公曰得白璧一雙即可乃於所種得璧遂娶徐氏
  赤虹化玉
  孔子修春秋製孝經既成齋戒向北斗告備忽有赤虹自天而下化為黄玉刻文孔子跪而受之
  青蚨
  青蚨似蟬而稍大生子草間如蠶取其子母即飛來以母血塗八十一文以子血塗八十一文毎市物或先子錢或用母錢皆復飛歸輪還往來無已
  鳩化帶鈎
  長安民有鳩飛入懐中化為金𢃄鈎子孫遂富
  阿香車
  有人途次寄宿道傍草舍惟女子居之夜半門外有小兒呼曰阿香官呼爾推雷車女子乃去迨眎其舍乃一古塜耳
  龍精
  蠶曰龍精
  神光照舍
  應嫗者生子而有神光照舍四子皆以才名顯
  審雨堂
  盧汾夢入蟻穴見堂宇豁開題榜曰審雨堂
  笑電
  電曰笑電
  鵠籥
  北史禁門籥曰鵠籥
  長嘯呼風
  趙炳從舟人乞渡不獲乃坐水中長嘯呼風而濟吕氏春秋吕不韋
  鷄跖
  善學者如齊王食雞必食其跖
  水雲魚鱗
  山雲草莽水雲魚鱗旱雲如烟雨雲如波
  六戚
  父母妻子兄弟謂之六戚
  熊席
  衞公冬鑿池言不寒范春曰君衣狐裘坐熊席四隅置火所以不寒
  委裘
  堯之官若委裘言少事也
  夏籥
  禹立命臯陶作九成以昭其功
  承雲樂
  顓頊令飛龍作樂效八風之音名曰承雲
  葛天八闋
  葛天氏之樂三人探牛尾捉足以歌八闋捉足猶蹀足之謂
  論衡王充
  細桞
  旦出扶桑暮入細桞細栁西方日入之地
  一角羊
  獬豸一角羊也性知有罪者即以角觸之
  籥動
  赦令將至繋室籥動有所感也
  史匠
  能雕琢文書者謂之史匠
  堯何力於我
  堯時百姓閒暇撃壌於途𮗚者曰大哉堯之徳撃壌者曰吾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堯何力於我
  腹育
  蠐螬化腹育腹育化蟬
  木囚
  李子長欲知囚情以梧桐為人蘆葦為牢當罪木囚不動或寃木囚乃奮
  原化記皇甫氏
  栢葉仙人
  田鸞入華山見黄冠師指樹曰此長生藥也教以服之法後得道夢朝上清列仙皆呼栢葉仙人
  松花酒
  有老人雪中訪崔希真希真飲以松花酒老人云澁無味以丸藥投之酒味頓美
  錬白兎
  王卿為天師守丹竈竊發其封窺之一白兎躍出衆皆曰丹已去矣忽有一道士化為鶴飛去須臾擒兎来遂復投之於竈
  以珠易餅
  賀知章嘗謁賣藥王老問黄白術持一大珠遺之老人得珠即令易餅與賀食賀心念寳珠何以市餅口不敢言老叟乃曰慳吝未除術何由得
  寳母
  魏生嘗得一美石後有胡人見之云此寳母每月望設壇海邉石上可以集珠寳
  禍斗
  義興吴堪為縣吏家臨荆漢忽得一大螺已而化為女子號螺婦縣令聞而求之堪不從乃以事虐堪曰今要蝦蟇毛鬼背二物不獲罪之堪語螺婦即致之令乃謬語曰更要禍斗堪不曉又語螺婦曰此獸也須臾牽至如犬而食火糞復為火令取火試之忽遺糞火燒縣宇令死焉
  廣異記戴胄
  鞭爛鞍朽
  有人乗馬山行見洞中二老人樗蒲乃以鞭拄地而㸔俄忽鞭爛而鞍朽
  金羊玉馬
  有積雪乆不消掘地得金羊玉馬髙三尺許
  沙苑射鶴
  天寳中𤣥宗重陽日獵於沙苑有鶴孤飛帝射中𢃄箭西南而去益州道觀第一院有青城山道士徐左卿寄寓一日自外持一箭来曰吾行山中為飛矢所傷已無恙因掛於壁書其日月且言後年箭主到此付之後明皇幸蜀遊此觀乃見其箭
  王弼作守門童
  辰州有人射猪逐入石室見老翁問何射猪曰傷禾即呼一童子責之曰何不謹門令猪出射者問何人童子曰此翁上帝使為諸仙講易我即王弼受易未通遂罰守門
  摩頂松
  𤣥奘往西域於靈巖寺見有松手摩其枝曰吾西去求佛教汝可西長吾歸即東囬使吾弟子輩知之既去松枝年年西指一年忽東囬弟子曰教主歸矣果還至今謂之摩頂松
  蛇化銅劔
  武勝之嘗於江灘見雷公逐一黄蛇或以石投之鏗然有聲雷公飛去乃一銅劔有文云許旌陽斬蛟第三劔
  鸚鵡唤花開
  許漢陽舟行迷入一溪夾岸皆花苞忽一鸚鵡唤花開一聲花苞皆拆中各有美女長尺許能笑言至暮花落女亦隨落水中
  鬱輪袍
  王維素為岐王所知善琵琶將應舉吿王為地王曰子舊詩可録數篇及作一琵琶曲因引維至一貴戚家自彈其曲貴戚問何名曰鬱輪袍大愛之因出其詩曰此非伶人乃能文之士遂為夤縁是年為舉首
  玉英粉
  有道士持湯餅語人曰此玉英粉食之七日必羽化
  星靨
  華岳三夫人媚李湜云笑開星靨花媚玉顔
  蠏螯如山
  有海賈毎見兩山相對于波間各髙數丈已忽不見舟人云此是巨蠏螯也
  三苗
  吕筠卿月夜泊君山飲酒吹笛忽一漁舟来相並中有一老人持一篴以示吕大者如合拱曰此天樂也不可吹次者如世所吹者曰洞府仙人樂也小者筆管大此人間之笛也遂吹其小者始一二聲波濤沆瀁又三五聲舟楫掀舞吕大恐老人止笛朗呤曰湘中老人讀黄老手援紫藟作碧草春至不知湖水深日暮忘却巴陵道忽不見
  神人詩
  有神人降於鄭絳家吟詩云忽然湖上片雲飛不覺舟中雨濕衣折得荷花渾忘却空將荷葉蓋頭歸
  老君剪舌
  唐䕫州道士王法朗舌長呼字不正乃曰誦道徳經後夢老君剪其舌覺來語言乃正
  石阿措
  崔𤣥㣲嘗遇美人其一曰石阿措一曰封十八姨封則風神石即石榴也
  山丈山姑
  山魈嶺南皆有一足反踵手足皆三指雄曰山丈雌曰山姑夜叩人門雄求金繒雌求脂粉
  敬元頴
  寳鏡名
  破山劔
  寳劔名可破山取寳
  名畫記張彥逺
  精紙
  王濛自言我嗜酒肉好書善畫人有美酒珍食精紙何所不可
  世情未盡
  戴安道畫佛庾道季見之曰神氣太俗蓋由世情未盡耳
  畫本
  隋鄭法士求田楊畫本楊指宫闕人物衣服車馬曰此吾畫本也
  練障為衣
  有人收張藻畫松石障既死人購之其妻已練為衣唯得兩幅雙松一石松存焉傳後世以為名筆也
  廐馬師
  帝問韓幹曰内廐馬皆臣之師也
  黄庭經闕名
  蕋珠闕
  上清云閒居蕋珠闕作七言注云秘要經仙宫有陽寥之殿蕋珠之闕七纓之房
  胎仙
  琴心三疊舞胎仙注云和琴也叠積也存三丹田使和積如一則曰胎仙猶在腹中但有氣而無息也
  神蓋
  注神蓋道也
  三素雲
  上有章注云丹田上中下俱有白氣又云日光有紫青絳三色謂之三素雲
  赤珠靈
  天中章云赤珠靈裙華蒨粲注云此言心神所服之色然也
  蒼華
  至道章云髪神蒼華字太元注云白黒謂之蒼首上故曰太元
  太和官
  口為章云口為玉池太和官注云為調柔百味和適五臟
  玉練顔
  注潄咽靈液則肌膚若氷雪也
  精根
  腦神曰精根字泥丸注泥丸腦之象也
  明上
  眼神明上字𤣥英注在首上故曰明上
  玉隴
  鼻神玉隴字靈堅注隆龍之骨象如玉
  空閒
  耳神空閒字幽田注靜則能聽幽田神所舍也
  羅千
  齒神崿鋒字羅千注摧衆物之義
  丹元
  心神丹元字守虚注心為臟腑之元南方火之色也
  皓華
  肺神皓華字虚成注肺為華蓋皓白也
  龍煙
  肝神龍煙字含明注東方青龍之色
  育嬰
  腎神𤣥㝠字育嬰
  常在
  脾神常在字䰟停注脾中央即黄庭之宫曰常在
  龍曜
  膽神龍曜字威明注膽色青光故曰龍曜
  白元君
  肺部注曰白元君主肺宫之神
  玉羅
  心部丹錦緋裳披玉羅注心色青上有白氣象玉
  尺宅
  脾部尺宅面也
  桃康
  脾長章丹田下神名曰桃康
  玉盧
  注玉廬鼻也
  黄野
  靈臺章脾曰黄野
  三闗
  三關章口為天關手為人闗脚為地闗
  ⿰王𤔫
  骨之象
  寸田
  謂三丹田各長一寸故曰寸田
  五牙
  當念章存潄五牙不飢渴五牙者五行之生氣配五臟
  六丁
  老君六甲符圖云丁卯神馬卿丁丑神趙子玉丁亥神張文通丁酉神臧文公丁未神石叔通丁巳神崔巨卿
  伏牛
  五行章伏牛幽闗羅品列注云伏牛腎象腎為幽關
  雌一
  父曰泥丸母曰雌一注云明堂中有君神洞房中有夫婦丹田中有父母
  鬰儀結鄰
  鬱儀奔日之仙結鄰奔月之仙
  靈芒
  口銜靈芒携五星注口吐五行色雲氣
  吞日月法
  吞日法呪曰䰟云 云十六字自有五色流霞入口中吞月法咒曰䰟云 云二十四字自有玉色光入口中



  紺珠集卷七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紺珠集>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