紺珠集 (四庫全書本)/卷09

卷八 紺珠集 卷九 卷十

  欽定四庫全書
  紺珠集卷九      宋 朱勝非 撰古今詩話
  杜詩治瘧
  有病瘧者杜子美曰誦吾詩可治令誦夜䦨更秉燭相對如夣寐瘧如初又令誦手提髑髏血糢糊疾果頓愈
  苜蓿盤
  薛令之開元中為右庶子時官僚清淡令之為詩曰朝日上團團照見先生盤盤中何所有苜蓿長䦨干上幸東宫見之題其傍曰若嫌松桂寒任逐桑榆暖令之乃謝病
  眼中安障
  龍丘李主簿目有翳方干嘲之曰措大喫酒㸃鹽將軍喫酒㸃醬只見門外著籬不見眼中安障
  火䑕氷蠶
  王貞白寄鄭谷詩曰火䑕重燒布氷蚕獨吐絲直湏天上手裁作領巾披
  詩可泣鬼神
  賀知章見李白烏栖曲曰此詩可以泣鬼神矣
  與桃源稱其吟咏
  憲宗稱戎昱詩曰此人若在可與武陵桃源稱其吟咏
  春日得春衣
  栁公權從駕上謂之曰我有一憙 事邊衣久不及時今年二月已皆悉散給可作詩賀公權曰去嵗雖無戰今年未得歸皇恩何以報春日得春衣
  探驪獲珠
  元稹劉禹錫韋楚客同㑹樂天舍各賦金陵懐古劉詩先成白曰四人探驪子先獲珠乃遂罷作
  盛小叢
  李詢登越城聞歌聲乃崔元範拜侍御史衆餞之令小叢歌詢因以賦詩
  詩瓢
  唐求喜吟咏撚藁為丸貯之大瓢臨死投瓢于江中曰茍不沉沒得之者方知辛苦心耳流至新渠有識者曰此唐山人詩瓢取之詩乃傳焉
  無聲詩
  詩人以畵為無聲詩
  得句撞鐘
  唐詩僧賦中秋詩云此夜一輪滿來年方得下句云清光何處無喜不自勝夜半起撞鐘以驚衆此僧南唐人
  劉採春
  元稹亷問浙東喜官妓劉採春稹甞題詩云因循歸未得不是戀鱸魚注云戀鑑湖春色耳
  蠻素
  白樂天二妓樊素善歌小蠻善舞甞為詩曰櫻桃樊素口楊栁小蠻腰素年長而蠻方豐艷因為楊栁詞傳之樂府宣宗問何人詞左右具對詔取永豐栁兩枝植禁中
  冷淡生活
  裴令公夜宴因賦詩元白頗自得至楊汝士曰昔日蘭亭無艷質此時金谷有髙人白知不能加遽曰笙歌鼎沸勿作此冷淡生活元曰樂天可謂能保其名也
  瑞錦窠
  禮部郎掌省中文翰謂之瑞錦窠故事必遷詞掖故詩有湏知百日掌絲綸之句
  蹉對假對雙聲疊韻
  椘詞九歌蕙肴蒸子蘭藉奠桂酒子椒漿謂之蹉對厨人具雞黍稚子摘楊梅謂之假對㡬家村草裡吹笛隔江聲謂之雙聲月影侵簮冷江光逼履清謂之疊韻
  古今名賢集劉紫㣲
  正格偏格
  詩第一字側入謂之正格如鳯厯軒轅紀龍飛四十春第二字平入謂之偏格如四更山吐月殘夜水明樓唐律詩多因正格杜詩側入十無一二
  碑㡌子
  栁子厚謂韓退之平淮西碑猶有㡌子僕若為之便直説用兵伐叛事
  捉語意合處
  唐詩僧善論詩尤善捉語意合處張水部一日得句云常因送人處憶得别家時自謂古人未道僧曰亦有道者見他桃李樹思憶故園春是也
  四雨字
  王荆公甞云梨花一枝春帶雨桃花亂落如紅雨珠簾暮捲西山雨皆不及院落深沉杏花雨含不盡意于言外也故曰四雨字
  詩中虎
  羅鄴牡丹云買栽池舘恐無地看到子孫能㡬家人皆謂之詩中虎也
  調脂弄粉
  徐雅中李九臯俱善詩徐詩富艷李多用事李謂徐曰公詩如女善調脂弄粉徐曰公詩乃鬻𡨋器但垜疊死人耳
  銀花合
  蘇味道詩有火樹銀花合張昌齡詩有今同丁令威以銀花合對今同丁
  土山頭
  晋宋以來尚書省置員外郎分判曹事廣尤重此選不厯此為郎中者謂之土山頭㬌龍間趙謙光自大理為戸部郎中賀陟時為員外郎戲之曰誰言粉署裏却著土山頭趙答曰為慚員外置不應列星文
  明河篇
  宋之問天后朝求為北門學士不許乃作詩以見意云明河可望不可親願得乘槎一問津更将織女支機石還訪成都賣卜人
  得猫犬力
  唐盧延讓工詩投謁者甚衆而餓猫臨鼠穴饞犬䑛魚砧及栗爆燒氈破猫跳觸鼎翻等句為人見賞盧語所親云平生刻意乃得猫犬力
  秋聲詩
  徐鍇作秋聲詩云井梧分墮砌塞鴈逺横空雨滴莓苔老風歸薜荔紅
  麯塵
  楊巨源詩江邉楊栁麯塵絲
  三條燭盡
  唐制舉人試日既暮許燒燭三條韋貽永試日先畢作詩云三條燭盡鐘初動九鼎丹成竈未開殘月漸低人擾擾不知誰是謫仙才
  迷樓
  煬帝時浙人項昇進新宫圗帝愛之令如圗營建揚州既成幸之曰使真仙逰此亦自當迷乃名迷樓帝賦詩羣臣皆和之
  蠒縷
  世傳春江釣叟圗上有李主漁父詞二首有蠒縷一鈎輕之語
  三花馬
  韓幹畫閲馬圗并御馬皆有三花馬剪鬃為三辮也樂天詩云舞衣裁四葉馬鬛剪三花
  清凉丹
  吕端知安州日忽見碧衣童子曰玉帝南逰炎州命子糺正羣仙炎州苦熱賜清凉丹一粒公取而吞之未㡬卒
  句可呈佛
  貫休甞得句云清風江上月霜灑月中砧語人曰此句可以呈佛
  移離畢
  刁約使虜為詩云押宴移離畢大臣名也㸔房賀拔支使令名也贈行三匹裂小木罌也宻贈十貔狸似䑕而大戎人為食之珍也
  長年三老
  川峽呼稍公篙手為長年三老杜詩云長年三老歌聲裏白晝攤錢髙浪中
  鸊鵜膏
  水鳥也其膏塗刀不生綉古詩云馬銜苜蓿葉劔瑩鸊鵜膏
  笑是鹽
  交趾有黄帝鹽曲乃杖皷曲按唐譜有突厥鹽阿鵲鹽等曲故施肩吾詩云顛狂楚女歌成雪媚嬾吴娘笑是鹽故名此也
  登庸衣鉢
  和凝第十三名及第後知舉取范質第十三名質謝凝謂曰公文合在上選屈就此傳老夫衣鉢耳未幾凝入相後質拜相有詩曰登庸衣鉢亦相傳
  黔吻
  禮部試學究不給茶湯但飲其硯水皆黔其口吻
  一字不到
  陳從易舍人偶得杜詩舊本字不盡完送蔡都尉詩云身輕一鳥其下脫一字因送數客各用一字補之或云疾或云落或云起或云下後取完本證之乃過字陳公嘆云一字不到也
  月鍜季鍊
  唐末詩人無復李杜之豪放然亦務精意有周朴者雕琢號月鍛季錬詩多傳播自一字不到至韓退之木强六條皆歐陽文忠公詩話
  梅聖俞論詩
  梅曰詩以意新語工得前人未達者為善又湏狀難寫之景如在目前含不盡之意見于言外姚合云馬隨山鹿放雞逐野禽棲賈島云竹籠拾山果瓦瓶擔澗泉等是山邑荒僻不如縣古槐根出官清馬骨髙為工也嚴維云栁塘春水漫花塢夕陽遲則夭容物態豈不在目前乎温庭筠云鷄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又賈島云怪禽啼曠野日落恐行人則覊旅愁思見于言外也
  卑凡厮
  陶糓詩云尖簷㡌子卑凡厮短靿靴兒末厥兵用當時語而今不曉
  西崑體
  楊大年與錢劉數公唱和號西崑體集人爭效之或謂用事語癖難曉不知自是學之者之𡚁大年新蟬詩云風來玉宇鳥先覺露下金莖鶴未知不害為用事又如峭帆橫渡官橋栁疊鼓驚飛野岸鷗其不用事者亦自佳矣
  韓退之木强
  退之詩尤工用韵其得韵寛則泛入旁韻如此日足可惜之類是其韻窄又或因難出竒不復傍出如病中贈張十八之類是也聖俞曰退之木强可見矣
  未知得韓意否
  歐陽永叔江隣幾論韓文雪詩以隨車翻縞𢃄逐馬散銀盃為不工以㘭中初盖底凸處遂成堆為勝句未知得韓意否
  錦瑟
  李商隠有錦瑟詩莫曉其意或者云是令狐椘之青衣
  村夫子
  楊大年學李義山詩體漢武詩云力通青海求龍種死諱文成食馬肝待詔先生齒編貝忍令索米向長安此詩過義山甚矣然大年不喜老杜詩甞謂之村夫子未曉其意
  詩辭微而顯
  唐張籍有謝裴司空馬詩云乍離華廏移蹄澁初到貧家舉眼驚譏其遲鈍而眼多驚畏耳故辭微而顯
  唐酒價
  真宗甞問近臣唐時酒價皆不能對丁晋公云一斗三百上問何以知之對曰杜甫詩云速冝相就飲一斗恰有三百青銅錢上稱善信乎杜詩為詩史也
  瑞葉
  海陵人王綸女為鬼所憑自稱為詩文仙人有雪詩云何事月娥欺不在亂飄瑞葉落人間說云天上有瑞木其葉六出呼綸為清非孺子贈以詩云君為秋桐我為春風春風㑹使秋桐變秋桐不識春風面鬼去女復憎然也
  蹴鞠詩
  顔師古注霍去病傳穿域蹋鞠以皮為之實以毛蹴蹋而戲之至唐歸氏子弟嘲皮日休云八片尖皮砌作毬火中燂了水中揉一包閑氣如常在惹踢招拳卒未休即不用毛實正如今之皮毬也國朝丁晋公好焉作詩述其事云背装花屈膝白打大亷斯又曰進前行㡬歩蹺脚立多時
  花蕋夫人
  蜀孟昶花蕋夫人善詩王平甫於館中得七言詩一卷三十餘篇大概似王建宫詞如云厨傳進食旋時新列坐無非侍從臣日午殿頭宣索膾隔花催喚打魚人又云月頭支給買花錢滿殿宫娥近數千遇著唱名多不應含羞走向御床前
  與處士作牙
  前世稱駔儈今謂之牙韓退之贈玉川子詩云水北山人得名聲去年去作幕下士水南山人又繼往鞍馬人從塞閭里少室山人索價髙兩以諫官徴不起人謂退之與處士作牙以其商量價直也駔儈作牙不曉其意劉道源云本謂之互郎主互市事唐人書互作□轉訛為牙其説似有理也
  舞以達歡
  古人飲酒皆以舞相屬長沙王小舉袖云國小不足囬旋至唐太宗亦自起舞屬群臣曰盖古人淳質舞以達歡不必合度張燕公詩云醉後舞来好全勝未醉時動容皆是舞出語捴成詩
  野狐落
  宋次道為西洛詩以野狐落對五鳯樓野狐落唐人宫名宫人所聚也
  襄陽耆舊傳習鑿齒
  精魂為芝
  楚襄王逰雲夢夣一婦人名曰瑶姬我夏帝之季女也封于巫山之陽䑓精魂為芝媚而服焉則與夢期
  阿承醜女
  黄彦承謂諸葛孔明曰聞君擇婦家有醜女才堪相配孔明即娶之諺曰莫作孔明擇婦正得阿承醜女
  呼鷹䑓
  劉表任荆州刺史築䑓名呼鷹作野鷹來曲
  牽羊壇
  南雍州記云襄陽有壇號牽羊壇刺史初至必牽一羊詣壇令繞之以其遭數騐臨州之年晋文帝為刺史羊行六遭不止强止之果八年而遷
  竹罌酌酒
  南雍州記辛居士名宣仲截竹為罌以酌酒曰吾性甚愛竹及酒欲令二物並耳竟陵王謁之呼兒取豹皮下五文錢買𤓰共飲
  槎頭鯿
  漢水中鯿魚甚美常禁人捕以槎頭㫁水因謂之槎頭鯿宋張敬兒為刺史齊髙帝求此魚敬児作六櫓船置魚而獻曰奉槎頭縮項鯿一千八百頭
  玉屐青絲簡
  南雍州記齊建元中盗發楚王塜獲玉鏡玉屐又得古書青絲簡編
  拜德公
  諸葛孔明拜龎德公于床下公殊不令止
  龍種来歸
  龎煥去官還鄉里中人曰我家池裏龍種来歸
  冠盖里
  漢末甞有四郡守七郡尉両侍中一黄門侍郎三尚書六刺史一十長史朱軒髙盖㑹山下因名其里曰冠盖里山曰冠盖山
  九卿山
  岑山東三峯名三公西九山名九卿次一山名主簿
  千頭木奴
  襄陽記李衡作宅種橘千株臨終勑其子曰吾宅之里有千頭木奴
  㧞十得五
  龎統為郡功曹所稱多過其實或問之龎曰㧞十得五猶不减半
  紀聞譚潘逺
  辨碧落碑
  絳有碑篆千餘字李氷陽愛之其中有碧落二字謂之碧落碑後有識者云有唐十三祀龍集敦牂哀子李訓等為母造道門尊像
  鳳尾諾
  齊髙帝使江夏王學鳳尾諾一學便工帝以玉麒麟賜之盖諸侯牋奏皆批曰諾諾字有尾若鳳焉
  詩語暗合
  元白酬和千篇元守浙東白牧蘇䑓置驛逓詩筒及云有月多同賞無盃不共持其句都是暗合處耳
  空梁落燕泥
  隋煬帝作詩有押泥字者羣臣皆以為難和薛道衡後至詩成有空梁落燕泥之句帝惡其出已右因事誅之臨刑問道得空梁落燕泥否
  錦帳三十里
  京師名倡曰嬌陳如姿藝俱美陸州尹一見求納焉陳如曰得錦帳三十里乃可盖戲之也
  骰子
  明皇與楊妃采戲将北惟重四可解連叱之果重上恱顧髙力士令賜緋遂不易
  胎髪筆
  南朝有姥善作筆以胎髪作者尤佳又有筆工名銕頭能瑩管如玉世莫傳其法焉
  金鼇光
  于頔在海南日一夜方三更忽曉如日初出移時復暗徧嶺南悉見復有客言某日夜見海中大鰲浮出目光照耀天地如白晝徐徐復沒驗其日正同
  輔唐山
  太和先生服餌得道請于髙宻牢山合煉明皇許之改牢山為輔唐山令居之
  定㛰店
  韋固未娶道遇異叟持婚牘令固以赤䋲繫之乃曰此店北賣菜媪女乃公妻後為貴人取婦果然
  本事詩孟啟
  紫雲
  李司徒宴杜牧之在坐㑹中女妓皆集杜曰聞有紫雲者孰是李指示之杜曰名不虚得冝以相惠衆妓皆笑杜朗吟曰華堂今日綺筵開誰喚分司御史來忽發狂言驚滿座両行紅粉一時回
  餅師
  寧王宅前有賣餅者妻甚美而貧寜王厚遺其夫而娶之經嵗因問曰頗憶餅師否特召之使見注視淚下如雨不止
  結今生縁
  開元中賜邉衣製自宫中有軍士袍中得一詩云蓄意多添線含情更着綿今生已過也重結後生縁持詩白帥帥以聞明皇問之有一宫人自言萬死即以嫁得詩者曰與爾結今生縁耳
  金鏁詩
  僖宗朝出冬裘以賜邉士或于袍中得一金鎻并一詩云玉燭製袍夜金刀呵手裁鎻寄千里客鎻心終不開帝聞之亦以宫人賜得詩鎻者焉
  桐葉詩
  顧况甞于御溝流水上得桐葉有詩云一入深宫裏年年不見春聊題一片葉寄與有情人况復題葉于上流泛之後十餘日况又得一詩其詩之意若復况者耳
  紅葉詩
  盧渥于御溝得紅葉有詩云流水行太急深宫盡日閒殷勤謝紅葉好去到人間盧藏之後宣宗即位放宫女盧得一人見紅葉曰當日偶題不憶君得之也
  胡麻好種
  朱滔軍中有一士人善詩滔令作寄内詩復令作内答詩云蓬鬢荆釵世所希布裙猶是嫁時衣胡麻好種無人種正是歸時君不歸
  章䑓栁
  韓翃得妓栁氏既成名不敢携歸留都下三嵗不果迎寄詩曰章䑓栁往日青青一作依依今在否縱有長條如舊垂也應攀折他人手
  與此韓翃
  德宗擇知制誥批曰與韓翃時有同姓名者遂具奏復批曰春城無處不飛花寒食東風御栁斜日暮漢宫傳蠟燭輕煙散入五侯家與此韓翃
  崔䕶
  崔䕶風姿甚羙清明日逰城外叩一莊門求飲有一女以杯漿遺䕶意屬甚厚明年思其人復往叩門乆無人應因書一絶于門云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東風後數日復往則聞哭聲遂叩門問之一老父出曰子非崔護耶曰是父曰子殺吾女吾女自去年清明後若有所失比見門扉題字遂至絶食而崔亦感慟請入視之因大呼曰護在斯護在斯女遂復生老父即以此女歸崔䕶也
  𤣥都觀詩
  劉禹錫召還作贈㸔花君子詩云紫陌紅塵拂面來無人不道看花囬𤣥都觀裏桃千樹盡是劉郎去後栽有言其怨憤者引此詩為證復出為連州再召還又題云貞元二十一年春余為屯田員外郎此觀未有花後貶朗州居十年召至京師人言有道士手植仙桃盛如霞遂有前篇旋又出牧于今十四年始為主客重訪舊逰無復一株唯兎葵燕麥動揺春風耳因再題云百畝庭中半是苔桃花淨盡菜花開種桃道士今何在前度劉郎今又來一作獨又来
  太痩生
  李白論詩甞謂五言不如四言七言又其靡也况使束于聲調哉故其戲杜甫云飯顆山頭逢杜甫頭戴笠子日卓午借問别來太痩生只為從前作詩苦
  青樓薄倖名
  杜牧之及第後三年狎逰甞為詩曰落魄江湖載酒行楚腰纎細掌中輕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盖謂此
  張好好
  杜牧贈張好好詩序云牧侍沈公傳師幕在江西時好好年十三以善歌入籍後一年公鎮宣城復置好好宣籍中又二嵗為沈著作述師以雙鬟納之又二嵗於洛陽東城復見好好感舊作詩三十韻以贈之
  剪水作花
  陸暢雪詩云仙人寜底巧剪水作花飛
  米家榮
  劉禹錫贈歌者詩云唱得陽闗意外情舊人唯有米家榮近来年少輕前軰好染髭鬚事後生
  石頭城詩
  劉禹錫云白二十苦愛我石頭城詩云山圍故國週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我自知不及韋十九詩云春潮𢃄雨晚來急野渡無人舟自橫
  山海經闕名
  招揺桂
  招揺山多桂
  迷榖
  有木其華四照名迷榖
  丹栗
  矩山丹栗
  玉榮
  注云玉之榮華也黄帝取食之
  宻都
  青要山號帝之宻都
  霜鳴鐘
  豐山有九耳鐘每霜降則自鳴
  鳴石
  長石山石擊之可以聞數里
  三青鳥
  龜山西王母有三青鳥主為母收食
  天吳
  水伯名也
  九代舞
  夏后作九代舞九代馬名也
  率然
  常山有巨蛇首尾九丈物觸之中首則尾至中尾則首至中腰則首尾两至名曰率然孫子兵法曰將之三軍勢如率然者謂此故也
  五衢花
  少室山有木其花五衢注云花五出如衢路爾
  槖𩇯
  羭次山有鳬名槖𩇯食之不畏雷𩇯音肥
  三輔黄圖闕名
  低光荷
  一莖四葉實如元珠益脉治病食之口香
  斗城
  長安古城南為南斗形城北作北斗形故曰斗城
  石父詞
  昆明池有二人象牽牛織女立于池之東西今有石父石婆詞
  椽桶化龍鳳
  通天䑓元鳳閣自毁椽桶化為龍鳳從風飛去
  氷樓
  建章宫北積氷為樓
  屬玊觀
  水鳥似鵁鶄因以名觀
  繭館
  宫闕䟽云蠶所曰繭館
  璧門
  宫正寢門曰璧門飾以玉璧
  椒風
  哀帝時董賢女弟為昭儀所居殿名椒風
  駘蕩宫
  春色駘蕩為名
  馺娑宫
  馬行疾貎宫中一日可徧也
  天梁宫
  言梁木至天
  彩履
  昭帝即位更𦵏鈎弋夫人棺中但有彩履
  靈波殿
  以桂為柱風来自香在昆明池中也
  十池
  上林有十池
  刼灰
  漢武穿昆明池悉是灰有方士言此天地刼灰之餘
  鶴禁
  宫闕䟽云白鶴天子所居故曰鶴禁也
  四寳宫
  武帝為七寳床雜寳案厠寳屏列寳帳時謂之四寳宫
  金戺玉階
  明光殿金玊珠璣為簾箔金戺玊階晝夜光明在桂宫中
  玉戸
  北宫珠簾玉尸如桂宫
  玊樹
  甘泉北有槐今謂玊樹
  火齊屏
  温室椒壁桂柱火齊屏鴻羽帳規地以𣰽毺
  紫琉璃帳
  設紫琉璃帳紫玊為槃如屈龍雜寳飾之
  玊晶
  貯水與氷同千塗國所貢
  弄田
  在未央宫内天子所戲耳
  柏葉露
  鄧紹入華山見童子以五綵嚢盛柏葉露
  含消梨
  如玉升落地則破號含消
  石鯨
  昆明池刻石為鯨長三丈雷雨則吼動
  雙珠
  武帝夢魚求去釣池濵得明珠一雙
  環州
  金巒觀飾以衆環火精為日黒玊為烏水晶為月青瑶為兎
  芸苗
  如菖蒲食葉則醉食根則醒
  藏珠
  有鳥如鳯名藏珠鳴翔吐珠
  烽火樹
  珊瑚也夜欲燃
  盧氏雜說盧言
  鵝腿
  有舉子以詩投汴帥王智興曰莫有鵝腿子否謂鶴膝句也
  凉州幾遍
  有别畫者見畫樂部曰此梁州第幾遍召工試之衆指皆同
  様與前不同
  有錦工𨽻官錦坊禄山亂後再尋其舊坊不収曰如今花様與前者不同遣之
  筆管從軍行
  有人於筆管上刻從軍行人馬毛髪皆備云用䑕牙筆
  香煙成樓䑓
  罽賔國者煙成樓䑓
  塗歸
  詔勑有不便于事者塗歸謂塗却進之
  削寒温
  李徳裕在相位不以顔色假人及南遷或作詩嘲之内一聫曰目視具僚忘匕筯氣吞同列削寒温
  𫎇惠也愚
  唐有人學作别紙或遺其柴答書云𫎇惠也愚若干
  帝王無德政碑
  憲宗時中人吐突承瓘為帝立德政碑礱石請文内相李綘奏言大人與天地合其德日月合其明無立碑紀德之事恐貽笑天下遂止之
  進士不博刺史
  文宗時進士特盛舉子語曰鄉貢進士不愽上州刺史
  諸王修事
  翰林學士賜食有物若畢羅大而味美謂之諸王修亊
  述異記任昉
  龍綃宫
  水仙織綃處
  珊瑚市
  鬱林郡市珊瑚處
  女珊瑚
  光武時南海獻珊瑚其狀如婦人故名女珊瑚
  珠市
  合浦珠市
  一日十瑞
  堯時一日十瑞芻化禾鳳止庭龍負詔厯草生宫禽五色烏化白神禾生景星出甘露降箑莆生厨
  龜礎
  吴王射堂柱礎皆刻伏龜
  橘籍
  越多橘柚有稅戸名橘籍
  香水溪
  吴故宫有香水溪云西子浴處也
  鏡湖
  世傳軒轅于此鑄鏡
  吐金
  鄠杜縣渡口有黄衣人登舟及岸連唾舟中而去視其唾皆成精金也
  繭成瓮
  濟陰有園客種五色香草至蠶時有一女子來以草食蠶繭成如大瓮女與客皆仙去繭存焉
  爛柯
  信安山有石室王質入其室見童子對棋看之局未終視其所執伐薪斧柯已爛朽遽歸鄉里已非
  七尺棗
  北方有七尺棗
  元緒
  永康縣有人入山得一大龜擕行夜宿古刹中忽聞桑呼龜曰元緒子死矣龜復呼桑曰子明日亦不免明日擕龜語張華令取其桑以煑龜即立爛也
  神鉦
  洞庭山有石樓其下有兩石叩之其聲響如鉦因名神鉦
  䑕國
  西域有䑕國大者有如狗
  仙杏六出
  于台獻杏花六出五色號曰仙人杏
  龍肝瓜
  龍肝瓜長一尺生氷谷中
  水晶宫
  闔閭造水晶宫
  金李
  杜陵有李名金李
  縹李
  中山縹李大如拳両般色
  十里香
  千年松香聞十里之外
  木鶴
  魯般刻木鶴可飛數百里
  重錢
  苔之别名
  療愁花
  萱草别名
  桃都
  桃都山有大桃樹上有天鷄天鷄鳴則人間雞鳴
  香尉
  漢雍仲進南海香拜洛陽尉曰香尉
  雨金翁
  漢翁仲孺居渭川一日天雨金十斛於其家
  繢水
  濉渙二水其波文皆五色名章水又名繢水
  龜厯
  堯時得神龜方三尺許背有蝌蚪書記開闢已來事帝命録之號龜厯
  漢武故事班固
  李如瓶
  李少君言SKchar海之棗大如𤓰鍾山之李大如瓶
  以速易遲
  帝作賦即成相如累日方成帝每歎其妙曰以吾之速易汝之遲可乎對曰於臣即可未知陛下如何爾帝亦不責
  玉杯
  帝𦵏後茂陵人持玉杯貨于市吏捕之忽不見而得其杯乃其隨葬具者霍光問持杯人狀貎頗類帝焉
  黄眉翁
  東方朔生三日而父母俱亡或得之而不知其姓以見時東方始明因以為姓既長常望空中獨語後逰鴻濛之澤有老母采桑自言朔母一黄眉翁至指朔曰此吾兒吾却食伏氣三千年一反骨洗髓二千年一剥皮伐毛吾生已三洗髓五伐毛矣
  吉雲
  朔告帝曰東極有五雲之澤其國有吉慶之事則雲五色著草木屋室皆如其色
  𤣥霜
  仙家上藥帝得之
  蘭殿
  后所居之殿
  風實雲子
  亦仙家藥名
  鳳舄
  七夕王母降履𤣥瓊鳳文之舄
  甲乙帳
  帝以琉璃夜光珠雜珍寳為甲帳以次為乙帳甲以居神乙自居
  八字眉
  宫中皆畵
  金屋貯阿嬌
  景帝問兒欲得婦否曰欲得長公主指其女曰阿嬌好否帝曰好若得阿嬌當作金屋貯之
  三世不遇
  上至郎暑見一郎鬚眉皓白問曰何其老𫆀對曰臣姓顔名駟文帝時為郎上曰何不遇耶對曰文帝好文而臣好武景帝好老而臣尚少陛下好少而臣已老是以三世不遇
  靈旗
  畫日月斗大吏奉以指所伐國而祈焉
  青鳥
  七月七日上于承華殿齋忽見一青鳥從西方來上問方朔何鳥對曰西王母將降宜洒埽以待之夜漏七刻王母米降
  木帝精
  王母遣使者致三桃使至而方朔死使曰方朔是木帝精為嵗星下逰人間非陛下臣也
  朱鳥牖
  朔于朱鳥牖中窺母母曰此兒好作過然原心無他尋當即還
  甘泉鐘皷
  帝𦵏後甘泉宫甞有鐘皷音又見從官鹵簿如天子儀衛
  承露盤
  上于未央宫作承露盤仙人掌之以取雲表之露和玊屑飲之求長生
  北里志孫棨
  一鳴先軰
  名妓莱児呼趙光逺為一鳴先軰竟不第
  平康三曲
  平康三曲諸妓所居妓之錚錚者多在南曲
  香獸
  新團香獸不禁煙
  連頭眉
  一畫連心細長謂之連頭眉又曰仙娥粧















  紺珠集卷九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紺珠集>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