紺珠集 (四庫全書本)/卷10

卷九 紺珠集 卷十 卷十一

  欽定四庫全書
  紺珠集卷十      宋 朱勝非 撰物類相感志僧贊寧
  靈䕫皷
  大荒經黄帝以靈䕫為皷聲聞百里
  麝枕
  置麝枕中可絶惡夢
  楓人
  嶺南多楓遇雨雷則癭長或三五尺如人狀謂之楓人
  龍鬚拂
  元載得龍鬚拂置之堂室蚊蚋不敢入
  金銀汗
  凡山石盛夏必汗出赤黄者金汗白而騂者銀汗
  香雨
  員嶠爛石燒之煙為香雲徧空則下香雨
  陰陽石
  夷陵有陰陽石陰石常潤陽石則常燥旱則鞭陰石必雨乆雨鞭陽石則止
  投醪
  越絶書勾踐出行有獻酒一壺者王曰吾獨飲之若三軍何廼投于川命三軍飲之三軍皆告醉
  樹化鴛鴦
  宋韓朋妻美康王奪之妻自殺王埋之經宿生樹枝體相交王欲伐之化為鴛鴦飛去
  琴瑟幕
  唐懿宗以賜公主紋如碧絲貫真珠雖暴雨不濡
  蠲忿犀
  唐同昌公主有犀如彈丸𢃄之能蠲忿
  觀日玊
  大如八寸鏡明徹如琉璃映日觀見日中宫殿
  玉火
  唐東夷所貢色赤長數寸積之可以燃鼎置之室中不復挾纊
  走珠
  閬風山間出置之于地能自走世謂之走珠
  九豫章
  東方有九豫章一樹上主一州有九力士操斧伐之占九州吉凶行斫行復有復遲者州伯有病不復者亡
  水仙樹
  构樓國有水仙樹腹中有水謂之仙漿飲者七日醉
  鸞蜂
  生吳明國蜜蜂之類身被五彩聲若鸞鳳
  嫁茄
  茄樹花開時取葉布於路以灰圏之結子加倍俗謂之嫁茄
  珠母
  樊文閏七經義曰珠母者大珠在中小珠圜之續齊諧記呉筠
  茱萸嚢
  費長房謂桓景曰九月九日汝當大灾令家人作茱萸SKchar繫臂登髙飲菊酒景如其言至夕還家雞犬皆死
  眼明嚢
  鄧佋八月旦入華山採藥見一童子執五色嚢盛栢葉上露皆如珠云赤松先生取以明目今近世俗以八月一日作眼明SKchar此也
  吐錦行障
  許彦山行遇一書生留飲書生忽吐一女甚端麗飲數杯書生醉眠女子又吐一男子明悟甚可愛又吐一錦行障以遮書生至暮書生欲醒女子遽吞男子行障書生復吞女子乃去
  天台遇仙
  漢明帝時劉晨阮肇二人同入天台迷道乏食見澗流一杯中有胡麻飯取食之因泝水尋訪見二女相顧呼為郎引至所居出胡麻飯山羊脯設酒甚美踰年乃歸鄉閭皆變推尋得七代孫耳
  筒糭
  屈原五月五日投汨羅楚人以其日用竹筒貯米祭之名為筒糭
  黄雀啣環
  楊寳見一黄雀為梟所搏置梁上採黄花飼之及羽成數日忽有黄衣童子來曰我西王母侍者往蓬萊不慎承君恩飬流涕辭别以白玉環四與寳曰令君子孫潔白登三事如此環矣後生子震震生秉秉生賜賜生彪四世三公天下莫比
  織女渡河
  仙人武丁一日忽謂弟子曰七月七日當織女渡河暫詣牽牛諸仙悉還宫吾向被召不得停與汝别矣三千年後當還
  石磨轉疾則年豐
  梅溪山有石轉如磨聲如風雨土人云轉疾則年豐遲則年儉
  隋唐嘉話劉餗
  庭草無人隨意緑
  煬帝為煙歌行羣臣皆以爲莫及王胄獨不下帝因此被害帝誦其句曰庭草無人隨意緑能復道耶煙一作燕
  二十為大将
  英公常言我年十二為無頼賊逢人則殺十四五為難當賊所不快意者殺十七八為好賊上陣乃殺二十為大将使兵以救人也
  元超三恨
  薛元超自謂平生有三恨不以進士擢第不得娶五姓女及不得預脩國史
  沈三第一
  沈佺期工詩張說曰沈三兄直湏他第一
  承露嚢
  八月五日明皇生辰號千秋節王公戚里進金鏡士庻結承露絲嚢相遺
  水調
  煬帝鑿汴河自製水調歌
  阿婆堂主
  煬帝宴羣臣以唐髙祖面皺呼為阿婆髙祖歸不恱以語竇后曰此吉兆公封于唐唐者堂也阿婆即是堂主髙祖遂大恱焉
  萬釘寳𢃄
  隋楊素破突厥文帝賜以萬釘寳𢃄
  金虀玉膾
  吳郡獻松江鱸煬帝曰所謂金虀玊膾東南佳味也
  日蝕鏡
  蘇威有鏡日蝕既鏡亦昏半蝕亦半昏
  飲乳而美
  侯君集死其家有二美人容色絶代常飲人乳而不飯
  金簟
  君集破髙昌所得甚精御府所無
  行秘書
  太宗出請載副書以從上曰虞世南行秘書也
  火珠
  狀如水晶得于婆利國其人朱髪黒身獸牙鷹爪
  糊名
  武后以選人多不實乃令試日自糊其名
  油築毬塲
  楊慎交武崇訓以油洒地以築毬塲
  異聞集陳翰
  丹丘子
  唐神堯甞遇老父謂公相非人臣但居丹丘子之後若彼無意扵世則公當得之問丹丘為誰曰鄠杜間隠者也帝問其所居袖劍往見將圖之既見望其氣貎不覺駭服問以濟世之道迄不對帝悵然自失而還他日再謁之室已空矣
  龍駒持月
  隋王度有寳鏡嵗疫度令其僕龍駒持鏡詣里有疾者照之即愈皆云龍駒持一月來光彩被體清凉而愈
  紫珍
  龍駒夢一人朱冠紫衣曰我鏡神名紫珍
  邯鄲枕
  開元中道人吕翁常往來邯鄲有書生姓盧與翁同止逆旅主人方蒸黄粱共待其熟盧不覺長嘆翁問之具言生世之困翁取嚢中枕曰枕此當榮適如願生俛首即入枕穴中遂至其家未幾登髙第厯䑓閣出入将相五十年子孫皆列顯仕榮盛無比忽欠伸而寤黃粱猶未熟謝曰先生以此窒吾欲耳自此不復求仕矣
  韋仙翁
  代宗時韋侍御奉使往華山拜黄帝壇至山下邸中見一父老問壇所在老人知之且云姓韋家亦仕宦自述世系乃侍御之髙祖行也相與入山老人策杖先行韋鞭馬追之每不及至一石室見三老嫗曰爾之祖母祖姑也拜壇畢再造其室已不見
  橘社
  栁毅求見龍君叩海岸橘樹其橘名橘社也
  雨工
  毅見涇川婦牧羊問之曰非羊雨工雷霆之類爾
  織女斜河
  沈警過張女郎廟作詩云靡靡春風至微㣲春露輕可惜闗山月還成無用明後與女郎遇將别女郎曰姮娥妬人不肯留照織女無賴已復斜河盖謂織女星斜度天河也
  槐安國
  淳干棼醉夢二紫衣吏召曰槐安國王致命
  南柯太守
  棼為南柯太守後驗之乃槐之南枝也
  三女降星
  總章中姚氏三子讀書中條山忽有老婦呼夫人擕三女配之召宣父指教六籍周公授以𤣥女兵符玉璜秘訣莫不神識開悟學業異常父詰之具以實告疑其妖魅不遣詣訪之術士術士矍然曰比見織女婺女須女星無光豈其精降遽遣還山則三女已不相頋夫人飲三子以湯昏頑如故
  稠桑老人
  李行修䘮偶得稠桑店王老以術見其妻如平生
  夢傳十曲
  開成中李偘外婦崔氏女夢其亡姨教以十曲曰我屬穆宗時宫中樂坊此皆新翻曲有槲林歎紅窓影賞金歌上江䖵之類
  修文舍人
  又曰此十曲穆宗令修文舍人元稹撰詞甚美
  月地雲階
  牛僧孺遇薄后等詩有月地雲階之語
  鍾山壙銘
  天寳中商洛隠者任昇之甞貽右補闕鄭欽恱書云五代祖事梁為太常初任南陽王帳下扵鍾山懸岸圮壙中得古銘不言姓小篆文云龜言土蓍言水甸服黄鍾啓靈趾瘞在三上庚堕過七中已六千三百浹辰二又二九重三四圮文字分明銘時大同四年之秋也
  寳鏡氣
  隋王度家有寳鏡大業中有胡僧至其家曰宅上常有碧光連日絳氣屬月此寳鏡氣也
  金煙玉水
  僧又曰但以金煙薫之玉水洗之復以金膏珠粉拭之蔵之泥中亦不晦矣
  濯錦小兒
  龍君女常嫁涇川濯錦小兒
  風鬟霧鬢
  毅見龍女風鬟霧鬢
  元珠閣火經論
  洞庭君幸元珠閣與太陽道士論火經吾龍君也以水為神道士以火為靈用各異也
  檀蘿國
  淳于棼為南柯太守檀蘿國来伐亦蟻穴也
  碧玉槲葉
  李章武與王倡往來死後李經所居見王來同寝將曙取一物紺碧似玉而冷狀如小葉贈曰西域玊京夫人所遺靺鞨寳也
  玉奴不負東昏
  太后曰今夕誰人伴牛秀才潘妃辭曰東昏以玊奴故身死國除不擬負他
  戴冠郎
  雞
  封氏見聞記封演
  釣鰲客
  王嚴光有才不達自號釣鰲客廵逰郡邑求麻鐵之資云造釣具有不應者輙録姓名置篋中曰釣鰲時取此等懞漢為餌其言類如此
  七過誦萬言
  開元初常敬忠十五嵗上書言能一過誦千言張燕公召問曰能十過誦萬言乎曰能以萬言試之七過以通熟矣
  細看亦未能好
  李邕常不許蕭誠書乃詐作古帖令紙故暗持示邕曰此乃右軍真跡如何邕看稱善誠以實告之復取視曰細看亦未能好
  伍伯空手
  嚴安之崔潭俱為赤尉安之令伍伯執大杖潭亦大甚杖至如椽安之復令執小杖潭亦益小甚杖至如箸安之令伍伯空手乃不復學也
  孟甞鑊
  青州城南佛寺有二大鑊大者容四十石小者容三十石舊傳寺即其宅鑊用以待食客李伾毀為兵器
  靈光釣魚處
  廣德中御史李季卿謁曲阜文宣廟縣吏前𨗳每至一處輙指言曰此顔子陋巷也此靈光殿基也至一水池乃曰此是魯人靈光釣魚處也李笑曰魯人敗矣
  樂石
  嶧山碑云刻此樂石人多不曉顔師古謂以泗濵浮磬作碑者也
  石賢士
  有田家母扵墓前石人下以肉祭之云此石人能愈疾人皆禱之多愈因號石賢士
  斛二瘕
  續捜神記有人能飲茗至一斛二斗忽飲過量數升吐出一物如牛肺以茗澆之容一斛二斗因名曰斛二廏
  嘯十五章
  嘯十五章有深谿虎髙樹蟬空林鬼巫峽猿下鴻鵠古木鳶之類娥眉陳道士善長嘯作霹靂聲坐客皆驚悚
  顧子畵山水
  大厯間呉中顧子畵山水甚竒怪先布絹于地研調采色使數人吹角擊皷噉呌顧子着錦襖錦纒頭飲酒半醉取墨汁寫絹上次寫諸色以大筆開設為峯巒島嶼之状曲盡其妙也
  燒尾
  士人登第必展歡宴謂之燒尾說者謂虎化為人唯尾不化湏為燒去乃得成人又說新羊入群衆羊所觸不親附燒其尾廼定又說魚躍龍門化龍時必有雷電燒其尾而化
  伏豹
  御史舊例初入䑓陪直二十五日為伏豹取不出之義也謂之豹直亦然
  蕚緑華
  蕚緑華自云是南山人以昇平三年十一月十日降羊權家
  緑華詩
  贈權云所期豈朝華嵗暮扵吾子
  珠約臂
  有神女有白珠約臂
  靈簫
  九華夏妃安鬱嬪字曰靈簫
  還白法
  靈簫云眼者身之鏡耳者體之牖妾有磨鏡之石决牖之術面者神之庭髪者腦之華妾有童面之經還白之法
  王媚蘭
  阿母第十三女名為雲林夫人
  火棗交梨
  火棗交梨之樹已生君心中為荆棘相雜故二樹未可見
  觀香
  王子喬妹名
  眉夀
  觀香之兄
  玉錦輪
  紫元夫人歌云命駕玉錦輪
  植滅度根
  青童大君云欲植滅度根當拔生死栽
  許玉斧
  王夫人謂許長史火棗交梨我當與山中許道士不以與人間許長史玊斧者長史之子名也
  八景輿
  仙人有玉鉞佩金璫以登太極有八景之輿以逰上清之界
  服日月芒
  日有九芒月十芒諸公有服日月芒法
  為道如射箭
  為道當如射箭直往不顧乃能徑造堋垜
  獨飈飛輪車
  東海君乗獨飈飛輪車案行諸洞天
  含真䑓
  處女之得道者以居之
  蕭閒堂
  童男之得道者以居之
  服霧
  霧者金石之盈氣山澤者水火之精華女真張微子服霧得仙也
  重思
  酆都稲名也以供仙官食
  侍帝晨
  僊官號
  素薫
  許長史女名
  金條脫
  蕚緑華降羊權遺以金條脫
  茶録蔡襄
  雲脚粥面
  凢茶少湯多則雲脚散湯少茶多則粥面聚
  茗戰
  建人謂鬭茶為茗戰
  茶名
  一曰茶二曰檟三曰蔎四曰茗五曰荈揚雄注云蜀西南謂茶曰蔎郭璞云早取為茶晚為茗又為荈
  𠉀湯三沸
  茶經凢𠉀湯有三沸如魚眼㣲有聲為一沸四向如湧泉連珠為二沸騰波鼔浪為三沸則湯老
  秘水
  唐秘書省中水最佳故名秘水
  火前茶
  蜀雅州𫎇頂上有火前茶最好謂禁火以前採者後者謂之火後茶
  五花茶
  𫎇頂又有五花茶其片作五出
  文火長泉
  顧况論茶云煎以文火細煙小鼎長泉
  報春鳥
  顧渚山茶記山中有鳥每至正月二月鳴云春起也至三月四月云春去也採茶者咸呼為報春鳥
  酪蒼頭
  謝宗論茶豈可為酪蒼頭便應代酒從事
  漚花
  又曰𠉀蟾背之芳香觀蝦目之沸湧故細漚花泛浮餑雲騰昏俗塵勞一啜而散
  換骨輕身
  陶𢎞景云苦茶換骨輕身昔丹丘山黃仙服之
  花乳
  劉禹錫試茶歌欲知花乳清泠味湏是眠雲跂石人
  瑞草魁
  杜牧茶山詩云山實東吳秀草稱瑞草魁
  白泥赤印
  劉禹錫試茶歌云何况𫎇山顧渚春白泥赤印走風塵
  茗粥
  茗古不聞食晋宋已降吳人採葉煮之曰茗粥幽閒鼓吹張固
  長日一局棋
  令狐相擬李逺為杭州宣宗曰李逺云長日唯消一局棋豈可臨郡相曰詩人之言非有實也
  判狀求字
  張良史為常熟令有父老數求判狀公詰之曰實非訴事欲求君墨迹爾公問何以愛書曰先父能書兼有著述取視之天下之善書者張自此書益進
  喬彞崢嶸甚
  喬彞京兆府解試渥洼馬賦其警句云四蹄曳練翻翰海之驚瀾一噴生風下湖山之亂葉欲首送尹曰崢嶸甚乃以觧副薦之
  投李賀文藁溷中
  李藩甞欲編集李賀歌詩所得甚富聞賀有表兄與賀筆硯之舊因示之其人甚喜且請借閱乆之不還李公屢索乃曰素惡賀傲嘗思報之遺文已投溷中乆矣賀文由是傳者少
  錢至十萬通神
  張延賞聞度支有一寃獄乆不决每不平之後及公判度支期旬日平反視事之日案上有帖云錢三萬貫乞不問其獄公怒悉収公吏左右詰之次日扵公盥洗處又一帖子云錢五萬貫公益怒幷治其婢妾次日扵寢所又一帖子云錢十萬貫公歎曰錢十萬貫可以通神矣乃不問
  一見三百縑
  潘炎妻劉宴女時京尹某有故伺𠉀遺閽者三百縑劉知之謂潘曰豈有人臣尹京願一見遺奴三百縑其危可知也
  勿與少年議事
  崔咸受知張公公與議行止咸賛成之時無厚善者在上一表允請後門館閴寂悔戒子弟曰後有大叚事勿與少年議之
  大中遺事令狐澄新羅國記附 栁玭續十四事附
  挼葉成錢
  軒轅先生居羅山宣宗召入禁中能以桐竹葉滿手挼之悉成錢
  氣攻髪直
  先生又能散髪箕踞又用氣攻其髪一條條如植
  對脉
  唐宫中以診脉為對脉
  天子須博覽
  裴惲進詩有太康字宣宗曰太康失邦何以比我宰執奏晋平吳改元太康上曰天子湏博覽不然幾錯罪惲由是耽味經史夜觀書不休宫中竊目上為老博士
  第一骨
  新羅國記其國王族謂之第一骨餘貴族為第二骨
  望徳寺塔動
  國為唐建此寺故以為名両塔相對髙十三層忽震動開合如欲傾倒者四其年安禄山亂疑其應也
  花郎
  擇貴人子弟之美者傅粉装飾之名曰花郎國人皆尊事之也
  老儒生
  宣宗夜艾猶觀書燭灺委積近侍呼之為老儒生
  播皇猷
  上明于音律常製曲曰播皇猷皆方履髙冠連袂而舞有曰葱西踏歌隊者大率其詞言葱嶺之士樂河湟故口歸為唐民又有執旛節者如翔雲飛鶴之變
  甌水為酒
  上作諸王時常從獵墜馬困渇求酒欲飲以水變為醪
  唐逸史盧子
  紫素元君
  有任生者隠居嵩山一夕聞異香一女子至留詩曰我名籍上清謫居逰五岳以君無俗累来勸神仙學任不頋後三日再至又留詩曰葛洪亦有婦王母亦有夫神仙盡靈匹君子意何如任終不顧乃去後任病卒為吏追去道遇旌⿰擁翠輦中一女子吏令任避女子望見呼問之笑曰是嵩山讀書薄命漢取吏所持文字曰數雖盡既相遇不得忘情索筆判云更與三年吏與任曰此乃是紫素元君仙官之最貴者有命湏廻生乃寤後經三年果卒
  擲巾為橋
  有崔生入山遇仙女為妻久之還家得隠形符潜逰宫禁為術士所知追捕甚急生逃還山中追者在後隔河見其妻告之妻擲其領巾成五色虹橋崔生過後即滅追者遂不及矣
  箜篌朱字
  李生者其舅姓盧有道術别久忽相遇邀李詣其居求得一妓善箜篌令侍飲李生視箜篌上有朱字云雲中辨江樹天際識歸舟盧謂曰此人名家莫要昏姻否李莫測而退後娶陸長源女乃所見扵盧處者問何能曰善箜篌取箜篌視之朱字宛然李生具說其事女曰往甞夢至一處亦記見生
  符作赤龍
  有李主簿者新婚過金天廟携其妻謁之妻方拜而倒地氣絶適遇葉仙師過往告之仙師以墨作符噀之如風而去久無耗又作符聲漸大久亦無耗師怒取朱為符叱咤噴水符去聲如霹靂少頃李妻乃蘇云方拜時聞金天王像有聲曰好夫人留取左右遽擁入一院適方㑹集令侍王側少頃聞敲門聲王曰何不逐去又少頃門外閙聲有附耳者王曰且未可遣俄有赤龍飛入正扼王喉王連聲曰放去放去某遂寤
  許飛瓊
  許澶者暴卒三日復生問其故乃誦詩曰曉入瑶䑓露氣清坐中唯見許飛瓊塵心未盡俗縁在十里下山空月明
  頭上焰光
  江淮間有術士姓吳有應宏詞者謁之吳曰公何人頭上㷔光髙一丈其人以對曰必登髙第
  太白酒星
  成都有一賣酒家每有紗㡌藜杖四人来愛説孫思邈因奏其事明皇問思邈曰此太白酒星爾每逰人間飲酒也
  眉長數尺
  唐楊司馬至華陽宿于逆旅有老人至楊憐其老年遂招飲以酒問其姓名曰楊因詰其世乃楊六代祖也眉長數尺綰在㡌内
  秦中嵗時記李綽
  犦槊
  金吾杖犦槊前引百司皆避爾雅云犎牛也此獸觝觸故雕其像于竿上加龍虎節以油嚢盛之
  探花使
  進士杏花園初宴謂之探花宴差少俊二人為探花使徧逰名園若他人先折得名花則探花使被罰也
  曲江拾菜
  二月二日曲江拾菜士民逰觀極盛
  玉杯承露
  慈恩寺有裴潾白牡丹詩曰長安富豪惜春殘爭賞新開紫牡丹别有玉杯承露冷無人起就月中看
  無名子嘲詩
  太和八年放榜有無名子作詩曰乞兒還有大通年二十三人椀杖全薛庶准前騎痩馬范鄼依舊盖鋪氈
  扇市
  端午前兩日東市謂之扇市車馬于時特盛
  槐花黄舉子忙
  進士下第當年七月復獻新文求拔解故語曰槐花黄舉子忙
  菊花節
  王維重陽日應制詩云四海方無事三秋大有年無窮菊花節長奉栢梁篇
  吏部四拗
  初冬納文書却謂之選門閉四月事畢却謂之選門開選人名在令史前謂之某家百姓狀在判後又却湏粘在判前因名四拗
  儺翁儺母
  嵗除日儺皆作鬼神之狀内二老人其名儺翁儺母芝田録丁用晦
  雞碑
  其序云予才慚䑕獄智昧雞碑
  元魯山誄
  元德秀退居安陸縣南獨處一室去家數十里值大雨水漲七日不通餒死空室中書舎人盧載為之誄曰誰為府君犬必㗖肉誰為府君馬必食粟使我元君餒死空谷
  乳止訟
  西蜀有兄弟訟財者畢構侍郎為亷察呼其兄弟三人以人乳飲之皆感而悟遂復同居
  問米救旱
  令狐文公除守兖州州境方旱米價甚髙迓吏至公首問米價幾何州有幾倉問訖屈指獨語曰舊價若干四倉各處米若干定價出糶則可以賑救矣左右聽之流語逹郡中富人競發其所蓄物價頓平民欣然得雨遂成豐年矣
  亡牛在鵲巢
  賈耽精于術數有一叟失牛詣桑國師卜師曰爾牛在賈相公㡌筒中叟迎公馬首訴之公笑取筒中展盤據鞍作卦曰爾牛在安國觀三門後大槐鵲巢中叟往探樹下見有旁舍繋牛乃其所失者遂獲盗也
  魚鑰
  鑰必以魚者取其不瞑目守夜之義
  盤龍齋
  桓𤣥扵江州造盤龍齋後劉𣪣為刺史居之毅小字盤龍
  杜書記平善
  牛竒章帥維揚杜牧在幕中夜多微服逸逰公聞之以街子數軰潜隨牧之以防不虞後牧之以拾遺召臨别公以縱逸為戒牧之始猶諱之公命取一篋皆是街子軰報帖云杜書記平善乃大感服
  御李子
  魏武遷獻帝于許昌有小李色黄大如𠲒桃帝嘗食至今號曰御李子
  善勝寳勝
  陶貞白二刀一名善勝一名寳勝往往飛騰如二青蛇
  水逓
  李德裕取惠山泉自京至常州置逓號為水逓金鑾宻記韓偓
  學士試五題
  偓扵昭宗朝宣入院試學士試文五篇萬邦咸寧賦禹拜昌言詩武臣授東川節度使制答佛詹國王進貢書讓圖形表其繳狀云臣才不邁羣器非拔俗待價既殊于櫝玉窮經有愧于籯金而乃遭遇清時涵濡睿澤峩冠振佩已塵象闕之班䑛筆和鉛更辱金門之侣撃鉢謝捷纂組慚工撫已循涯以榮為懼
  蚰蜒壕
  汴人列十餘柵圍岐城掘蚰蜒壕攻城城中大窘燒人糞煮人肉而食昭宗在岐城李茂貞不肯與梁和宣諭曰全忠兵未退城内窘急十六宅兼諸王日奏両人下世皆凍餒所致公主美人一日食粥一日食餺飥今亦竭矣速與梁和
  傳記劉餗
  著繒襌
  後魏末周齊交争周人貧甚甞獲一齊卒喜曰得一將何以知之曰著繒襌
  與魏公藏拙
  梁遣徐陵聘齊時魏収文字為北朝之冠録其文遺陵陵過江沈之且祝曰吾與魏公藏拙爾
  筮言朝龜言市
  洛陽南市即隋酆都市也掘得一塜棺中有平上幘朱衣銘曰筮言居朝龜言居市五百年間于此見矣按其日月當魏黄初二年
  為粥燎鬚
  李英公為僕射姊病親為作粥悞燎其鬚姊止之曰姊老勣亦老雖欲久為姊粥可得乎
  飛騎
  貞觀中揀膂力驍捷善射者謂之飛騎衣五色袍乘六閑馬上出逰幸即從駕行
  金剛石
  貞觀中有僧言得佛牙所擊無堅物𫝊奕聞之曰我聞金剛石至堅羚羊角可破試往擊之應手而破
  門標六闕
  朱敬則代著孝義自宇文周至唐竝旌表門標六闕焉
  張底
  崔湜為中書令張嘉貞為舍人湜輕之常呼為張底後因議事出人意表湜驚謂同列曰張底乃我軰一般人終當坐此湜死後十年張公遂為中書令也
  解奉先
  洛陽畫工解奉先為嗣江王畫過取其直王責之即于佛前作誓曰若負心願死為王家牛未㡬暴卒而王家適生一騎犢背有白文曰解奉先
  代面
  北齊蘭陵王長恭白晢而羙風姿乃著假面以對敵數立竒功齊人作舞以效之曰代面舞也
  金華子劉崇逺
  來蘇徤否
  杜邠公守揚耽扵逰宴有獄市之譽宣宗聞之除崔鉉為代以詩送之有方來蘇獄市之句揚州押衙傅希聞御詩即教習来蘇舞以迎崔公杜公頗銜之致政歸洛每遇維揚人即曰来蘇徤否謂傅希也
  泥樓
  李景譲為御史大夫有看街樓閤皆泥之畏其紏彈也
  辱䑓
  御史凡入臺已滿十旬而猶無章疏上逹者即謂之辱臺
  㸃頭崔家
  崔雍兄弟八人皆登第進士科謂之㸃頭崔家
  改名畢
  杜牧夢人謂之曰爾改名畢未㡬卒
  阿婆舞
  鄭傪出妓以宴趙紳而舞者年老伶人孫子多獻口號曰相公經文復經武常侍好今兼好古昔人曽聞阿武婆今日親見阿婆舞
  龜寳
  徐太尉彦若赴廣南渡小海于淺中得一琉璃瓶中有一龜及寸旋轉不停而瓶口極細不知何自而入置之舟中夜半覺舟偏重視之則羣龜層疊繞其瓶子懼而棄之後問舶主曰此乃龜寳也
  二十五聲秋㸃
  李郢詩云江風徹曙不成寐二十五聲秋㸃
  面部三無
  李寛為常侍有門下姓盧善相或問李公如何曰據其面部所無者無子無宅無塜公有數子皆先公卒有宅未甞還鄉居死于池州乘舟歸舟破沉其骨
  孤進還丹
  許棠晚年登第甞謂人曰自得一第筋骨輕徤愈於少年則知一名乃孤進之還丹
  白鳳雛赤龍子
  有燕巢長數尺忽羣鳥翔集遂毁巢有白鳳雛飛出羣鳥從去又一燕巢中有赤光毁之赤龍子長尺許鱗甲皆具少頃騰而飛去
  海眼
  北海縣因發地得五銖錢取不盡中得一石記云此是海眼以錢鎮之衆懼復以掩之
  吉留馨
  膠東有異人不知姓名常舞于市稱曰吉留馨後于市中白日乗雲而去











  紺珠集卷十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紺珠集>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