紺珠集 (四庫全書本)/卷12

卷十一 紺珠集 卷十二 卷十三

  欽定四庫全書
  紺珠集卷十二     宋 朱勝非 撰摭遺闕名
  烏衣國
  唐王謝航海為風飄至一洲見一翁曰此吾主人郎延至其家以女妻之問其國名曰烏衣國將歸贈飛雲軒洒以羽毛池水乘之至其家見梁上雙燕顧語乃悟遊燕子國也
  頭顱可知
  陶𢎞景與從兄書云昔仕宦期四十左右作尚書郎即投簪高邁令三十六方作奉朝請頭顱可知不如早去
  題詩得水仙
  桂陽王㑹客分題作詩𢎞景探題得水仙
  日窟月阿
  東卷日窟西駢月阿𢎞景賦詞
  蓬萊都水
  夕見定籙府丞來日欲以公代蓬萊都水使者洞微志錢希白
  雞窠中九代祖
  太平興國中李守中為承㫖奉使南方過海至瓊州界道逢一翁自稱楊遐舉守中詣其居見其父曰叔連年一百二十又見其祖曰宋卿年一百九十五語次其梁上雞窠中有一小兒出頭下眎卿曰此九代祖也不語不食不知其年朔望取下子孫列拜而已
  天麥毒
  顯德中齊州有人病狂每歌曰踏陽春人間二月雨和塵陽春踏盡秋風起腸斷人間白髮人又歌曰五靈華盖晚玲瓏天府由來汝腑中惆悵此情言不盡一丸蘿蔔火吾宫後遇道士作法治之乃云夢中見一紅衣小女引入宮殿皆多紅名曰紫州小姑令歌道士曰此正犯天麥毒女即心神小姑脾神也按醫經蘿蔔治麵毒故云火吾宫即以藥并蘿蔔食遂愈
  燕奴
  有術士於腕間出彈子一丸皆五色叱令變即化雙燕飛騰名燕奴又令變化二小劍交擊須臾復為丸入腕中
  盧絳夢曲
  盧絳夢白衣女子以甘蔗兩盤遺絳絳食其一女子曰若食盡終享富貴乃歌菩薩蠻曲云玉京人去秋蕭索畫簷鵲起梧桐落歌枕悄無言月和清夢圓背燈惟暗泣甚處砧聲急眉黛逺山攅芭蕉生暮寒絳問何人曰姓白後當於固子陂相見絳後為江南李主將被誅于固子陂其行刑者乃果白姓也
  石押衙
  汴都之南百餘里有周令公墓前一石人作怪人或遇之稱魯校書石押衙
  勃賀
  僧便聰遊五臺將還京師有老僧託以書其上題云東京城北尋勃賀分付僧竊啓封視之云度衆生畢早來茍更强住却恐造業復封之至京尋訪不見其人一日於五丈河側見一小兒逐一大猪名勃賀屠者趙氏子能引羣猪令不亂遂愛婆荷故以名僧試呼其名以書投之猪遽食其書人立而化僧徑之五臺訪其老僧亦化去矣
  呂口
  虞部郎中周仁約監永豐倉有通謁者曰進士呂口及見之如十許歳小兒出一啓為贄仁約讃之有云莊周之壑已空孔緒之車何適仁約問孔緒之車出何書乃厲聲呼仁約父祖名諱仁約叱之遂化為大鼠入倉去
  妙花
  有鄭超維者洛人赴官西蜀道遇田㕘軍與俱行田多聲妓臨别以一人贈鄭名妙花甚美麗鄭罷官赴調京師復見田㕘軍者問妙花且云居西蜀鄭後歸里妙花告别曰某非人乃狐耳問田㕘軍者亦狐也將復問田君鄭送郊外化為狐而去矣
  敗土色
  盧多遜未第時面極墨有相者告曰此名敗土色貴即明潤復來必災後厯貴仕面色甚瑩將敗前數日忽暗黒如故
  鴉㹠
  有人善食野物採鴉雛之未毛者以油塗之復置巢中至大不毛取食之號鴉㹠後其妻産一物正如其形狀也
  青箱雜記吴處厚
  金櫻蜂糖
  浙人以錢鏐之故呼石榴為金櫻江淮以楊行密之故呼蜜為蜂糖
  野馬黄羊
  杜祁公詩云雙鳬乘雁常深愧野馬黄羊亦過憂人不知下句事乃唐張説傳云吾肉非黄羊必不畏其食血非野馬必不畏其刺用此事也
  津步
  嶺南謂水津為步韓退之羅池廟碑云歩有新船是也
  市虚
  又謂市為虚子厚詩云綠荷包飯趂虚人是也又有痰市間一日集如痰瘧然
  吞印
  劉滋未第時夢人攜印滿籃呑之至十四枚止見印累累出於腹上後登科厯十四任
  五相一漁翁
  王禹偁精於四六有同在翰林而大拜者王有啓賀之云五神山上曽陪鶴駕之遊六學士中獨有漁翁之歎葢有白樂天詩云元和六學士五相一漁翁
  囝哀閩
  閩人謂子為囝音蹇謂父為郎罷唐多取閩奴為宦者顧况有囝哀閩一篇云囝生閩方囝吏得之乃絶其陽為臧為獲致金滿屋又有囝别郎罷郎罷别囝之語以諷諫
  碑隂八字
  義縣有漢太尉許馘碑久磨滅許氏諸孫再刻之或題八字刻于碑隂曰談馬礪畢王田數七人莫能曉徐鉉父延休一見則解曰談馬即言午許字也礪畢石碑王田即千里重字也數七即六一立字也許碑重立字也
  繁臺
  天清寺臺本漢梁孝王鼓吹臺朱梁高祖嘗閲武於此因改為講武臺其後有繁氏居側又號繁臺
  蘇臺
  蘇有姑蘇臺故曰蘇臺相有銅雀臺故曰相臺滑有測景臺故亦曰滑臺
  腰黄
  本朝知制誥待制止服皂鞓犀帶遷直學士始横金燕公肅為待制十年不遷遂作陳情詩曰鬢邊今日白腰下幾時黄不久果遷也
  先公談錄李宗諤
  照袋
  以烏紗為之四方有蓋并舉中貯紙筆等五代時人多用之
  問三事
  李昉為相每見客必問三事民間有何疾苦為政有何術業時政有何缺失有可采者即日上聞
  麤官
  唐之盛時内重外輕任方面者目為麤材燕公愧無通材供國麤使薛能謝人惠茶詩云麤官乞與真抛却賴有詩情合得嘗之句
  竇氏五龍
  諫議大夫致仕竇禹鈞有子五人儀儼侃偁僖俱以進士及第俱厯顯仕俱著清望儀儼尤擅文名于時馮道贈詩云燕山竇十郎教子有義方靈椿一株老丹桂五枝芳故號曰竇氏五龍
  諫議謂之坡
  唐諫議大夫班在給舎上一遷為給事又遷為舍人有自它官為諫議者班給舎上班中戲語饒陟上坡却須下坡言遷給舎却在下也
  尚書裏行
  舊語太常不是卿秘書不是監以其職品清重不與他卿監等李為翰林長以病求大蓬之拜又太常卿在六曹尚書丞郎同幕次謂之尚書裏行
  倦遊錄張師正
  瓜虀
  韓龍圖贄山東人喜食瓜虀能論品第趙悦道戲之曰歐陽永叔撰花譜蔡君謨撰茘枝譜請公撰瓜虀譜
  候柱窠脈
  孔嗣宗自言善候柱窠脈布指其上即知虚實
  家鹿
  嶺南人食䑕謂之家鹿
  陳希夷戒
  真宗召陳摶至闕下士大夫多謁見求其言告之曰愛好之所無久戀得意之所無再徃如此而已
  山蕷
  山藥按本草名薯蕷唐代宗名豫改下一字為藥本朝英廟諱上一字改為山今合謂之山蕷
  善謔驛
  襄州南有驛名善却葢唐之善謔驛乃淳于髠放鵠處也栁子厚集和劉夢得善謔驛奠淳于髠先生是也
  資暇集李匡文
  行李
  左傳云行李之往來注云行李使人也今人以裝為行李非也正當作行使籀文使字作字疑訛為李字
  藥欄
  今園亭中有云藥欄者欄與藥是一事非花藥之欄也按宣帝詔曰池藥未御幸者假與貧民蘇林注云以竹為繩相接連綿為禁藥使人不得往來耳
  星貨鋪
  市肆以筐筥等鱗次其物以鬻者曰星貨鋪言羅列繁密如星今呼為星火鋪非也
  蹙戎
  今人以奕局取一道人以五棋子謂之蹙融非也當謂之蹙戎此戲生於黄帝蹙鞠意在軍戎又庾元規著座右方所言蹙戎是也
  夢谿筆譚沈括
  視草臺
  學士院玉堂太宗嘗幸今惟學士上曰許正坐它日則不故事堂中設視草臺草制則具衣冠坐其上今廢之矣
  然牕
  玉堂東承㫖閣子牕上有火然處太宗嘗夜幸蘇易簡為承㫖已寢遽起無燈宮嬪自牕引燭照俾具衣冠
  蛾眉班
  唐制兩省供奉官東西對立謂之蛾眉班
  槐㕔
  學士院第三㕔閣子前有一大槐號槐㕔舊傳居此閣者多入相今入院者爭據此㕔
  校書官稱學士
  開元集賢院故事校書官稱學士今三館皆稱學士葢開元故事也
  一麾
  今謂守郡曰建麾盖用顏延之與阮始平咸詩云累薦不入官一麾乃出守此皆指麾之麾自杜牧云欲把一麾江海去後人承誤用之也
  馬尾胡琴
  括為西邊凱歌云馬尾胡琴隨漢車曲中猶自怨單于
  曼卿豪飲
  曼卿與劉潜為酒友每露頂著械而坐謂之囚飲飲于木杪謂之巢飲以藁席束之引首出飲飲已復縮之謂之鼈飲夜置酒空室中謂之徒飲匿于四旁一人時出飲飲已復匿謂之鬼飲後為海州通判於公舎後營一庵名曰捫虱庵
  雞跖集闕名
  玉虎鳴
  河圖謂雷聲
  雨虎
  關山圖霍山有雨虎如⿰雨則出
  銀灣
  許洞詩謂銀河
  玉女披衣
  王采安居記萍鄉有玉女崗天將雨則出五色雲人謂玉女披衣
  天乳星
  列星圖曰天乳明則甘露降
  參旗井鉞
  博奕作參旗井鉞十二軍號
  神漿
  盧思道謂雨曰神漿可挹
  八穗書
  韋續云神農因嘉禾作八穗書
  銀浦
  李賀詩謂天河
  孤雲兩角
  興元南有路通巴州極高險謂之兩角諺曰孤雲兩角去天一握因謂此爾
  去天尺五
  韋曲鄠杜近長安諺云城南韋杜去天尺五
  浮玉堂
  太湖記云湖是仙人浮玉北堂
  鱗屋
  楚詞注河伯以魚鱗為屋
  平泉石
  李衛公詩序曰後世以平泉一石一花移放他處者非李氏子孫
  交魚符
  唐宫殿門給交魚符
  金杯玉椀
  桑道茂謂公卿宅曰永寧坊是金杯破可重製安邑里是玉椀一破不復全矣
  綠莎㕔
  河中府舊有綠莎㕔王元之送人詩云綠莎㕔事舊鳴蛩
  甲乙丙丁名
  樂天作牛竒章石記曰公嗜石以甲乙丙丁為品太湖為上羅浮次之天竺又次之餘為下
  拒風冠
  南齊永明中高麗使至冠拒風冠曰古弁之遺象
  鈎絡帶
  呉錄云革帶是也
  五兩
  北堂書抄候風之羽楚人曰五兩
  妓衣
  梁夏侯亶妓妾客至令隔簾作樂後以簾為妓衣耳
  縹瓦
  劉陶詩云縹碧以為瓦
  婪尾酒
  最後飲酒也太平廣記虎部申屠證事
  蓴龜
  酉陽雜俎蓴根甚美名蓴龜
  玉笋門生
  李相知舉門生多清秀謂之玉笋門生
  名在月中
  㑹稽先賢傳闞澤年十三夢姓名炳然在月中
  雲藍紙
  段成式與温庭筠詩序云予在九江造雲藍紙輒送五十板詩云三十六鱗充使時數番猶得裹相思
  雌甲辰
  裴晉公有遺以槐癭者郎中庾威在坐見之曰此是雌樹生公問郎中年甲對曰與君同是甲辰公笑曰郎中乃是雌甲辰也
  鍊雪丹
  二儀錄蕭史造鍊雪丹與弄玉塗之即今之水銀粉是也
  返䰟榆
  十洲記以玉釡煮返䰟榆
  天子南庫
  市舶錄金山珠海天子之南庫
  戚閈
  宋太子妃哀冊飛芳戚閈
  萬日墳
  杜牧作韋温墓誌云温瘍生於首謂其壻曰予官校書日夢黄衣撮去道逢人告曰彼墳至大功須萬日遂寤今萬日矣翌日果不救矣
  呵叱木偶
  王弼注易刻木為鄭𤣥象見其所誤輒呵叱之
  毫錐
  元白應制用細筆名毫錐作詩云策目穿如札毫鋒鋭似錐
  此地十倍
  沈約郊居宅成劉杳賛之約報曰惠以二賛詞采妍富便覺此地十倍
  飲墨
  北齊策秀才有冒濫者飲墨一升
  尤伯紙
  蕭子良與王僧䖍書尤伯之紙妍妙輝光仲將之墨一㸃如漆尤伯人之名也
  山庭月角
  論語象顔淵山庭月角
  蟹朝魁
  陸龜𫎇蟹志云江東稻初熟蟹率執一穗早夜指江而行名蟹朝魁漁人以蕭葦承統取之名蟹斷
  獅子驄
  隋文時大宛獻馬號獅子驄隋末不知所在後唐文皇得於麫磑間皮骨悉穿食以鍾乳生五駒皆神駿
  三眠栁
  李義山賦注云漢苑有人形栁三眠三起
  旌節花
  唐王處回家居有道士以花種遺云此仙家旌節花也後處回厯三鎮焉
  瓜葵三輩
  齊民要術瓜早晚及中三輩又葵稻更生歳終得三軰
  小門下
  通典謂給事中
  宦海
  仙傳拾遺有道士謂顔真卿竒骨可度世不宜沈名宦海
  象耕鳥耘
  陸龜𫎇曰耕欲深如象之履耘欲疾如鳥之啄他説舜之神怪皆非也
  法書苑周越
  鶴頭蚊脚
  二書皆漢詔板所用各象形
  葬玉埋香
  玉溪編事王蜀時秦州節度使王承儉築城獲瓦棺中有石刻曰隋開皇二年渭州刺史張崇妻王氏銘文有深深葬玉鬱鬱埋香之語也
  筆虎
  竇泉謂李陽氷篆
  屈玉垂金
  泉又有作小篆賛曰丞相斯法神慮清深釵頭屈玉鼎足垂金
  李陽氷書
  陽氷李大夫書云某志在古篆於天地山川得方圓流峙之常於日月星辰得經緯昭回之度於雲霞草木得霏布滋蔓之容於衣冠文物得揖遜周旋之體於眉目口鼻得喜怒慘舒之分於蟲魚鳥獸得屈伸飛動之理於骨角齒牙得拉擺咀嚼之勢隨手萬變任心所成常痛孔壁遺文汲塜舊簡年代浸逺謬誤滋多蔡中郎以豊為豐李相府以柬為東使學者無據耳
  論右軍書
  陽氷又與李嗣真書論王右軍體云羲之每不同者以變難儔樂毅論太史箴體皆正直有忠臣烈士之象告誓文曹娥碑容皆慘悴有孝子之象逍遥篇孤鴈賦跡逺趣高有拔俗抱素之象畫象賛洛神賦姿儀雅麗有矜莊嚴肅之象凡所揮染皆見義以成字以得意
  僧傑
  隋僧敬脱善作方丈大字號曰僧傑
  戈法逼真
  唐太宗學虞監𨽻書每難于戈法一日書遇戩字召世南補寫其戈以示魏鄭公曰仰窺聖作内戩字戈法逼真帝賞其鑒識
  伏靈芝
  唐李邕善書仍自刻多假立刻字人名如伏靈芝黄仙鶴之類是也
  章草
  杜操字伯度善草書章帝愛之詔令上表亦作草字謂之章草
  屋漏痕
  顔魯公與懷素同學草書於烏兵曹或問曰張長史見公孫大娘舞劍器始得低昻回翔之狀兵曹有之乎懷素以古釵脚對魯公曰何如屋漏痕懐素抱魯公唱賊復問師何所得曰觀夏竒峯及壁折路常師之
  手畫肚
  王昭宗云書翰由水墨積習虞七被中以手畫肚脞説張君房
  張紅紅
  大厯中才人張紅紅善歌
  婉淩華
  西王母見漢武帝左右侍女四人帝問其名氏曰董雙成許飛瓊婉淩華段安香令執樂
  漁童樵青
  張志和有奴曰漁童婢曰樵青或問其故曰奴使捧釣取綸蘆中鼓枻婢使蘇蘭薪桂竹裏煎茶
  騎上杯
  海東有姓劉人善作酒盛暑可寄千里人謂之騎上杯
  廣陵散
  韓臯善琴嘗謂廣陵散有𥞇生之寓意司馬懿自誅曹爽逆節已萌王陵王彪毌丘儉諸葛誕皆以揚州都督有匡復之志皆為懿父子所殺叔夜以為揚州故廣陵之地彼四人者魏之忠臣皆以散敗是可哀耳
  尚陸陸
  元和長慶中尚陸陸善觱栗
  耳譜
  拍板無譜明皇令黄幡綽造譜乃畫一大耳以進曰有耳可聽乃不失節
  湘山野録僧文瑩
  鶴相
  丁晋公自稱化鶴之裔以為印記時謂鶴相
  閒忙令
  真廟時日本國入貢求本國神光寺記舍人辭不工令學士張君房代之張退食多潜飲市樓掖垣求之不獲大窘時种放以司諫歸華山楊大年為閒忙令云世上何人最好閒司諌拂衣歸華山世上何人最好忙紫微失却張君房
  撒園荽
  園荽即胡荽世傳有布種時口誦䙝語則滋茂故士大夫以穢談為撒園荽
  國老閒談夷門君玉
  骰子選
  丁謂㕘政或率楊文公賀公曰骰子選耳何足道哉
  一條氷
  陳彭年在翰林兼數職皆文翰清秘之目人謂其銜曰一條氷
  真鹽銕
  陳恕為三司使長於心計興革利害太宗親題殿柱云真鹽銕陳恕
  魚頭公
  魯宗道剛直人呼為魚頭公謂其骨鯁故也
  退思巖
  宗道為執政營一小室畫山水朝退獨坐謂之退思巖雖妻亦不許入
  聚血山
  真宗在朱邸時造一假山甚工置酒邀侍讀官僚姚坦觀之曰此用民力聚血山耳帝即刪去以其壁寫儒行
  玉堂閒話王仁裕
  𦂌揖
  以肩揖人曰𦂌音巴講反輕脱之態也
  隨母
  范質言驢馬隨母月初生者在前中旬在傍下旬在後驗之不差
  笙喚風
  有輕薄子令樂工吹笙曰不須度曲要汝喚風耳吉凶影響錄岑象求
  元濬之
  韋丹未第時於洛陽橋見漁者得一黿甚大丹心異之贖投於河後有元長史名濬之謁丹即其黿也
  武后獄
  治平中黄靖國死見冥中數獄吏指一所曰此唐武后獄后惡至大方以大甕貯萬蝎螫之也酷吏奸臣皆有獄也
  幙府燕閒錄畢仲詢
  來和天尊
  楊礪未第時夢人引升一殿有少年南面而坐引者曰此來和天尊真廟為襄陽王礪除記室入謁見帝貌如夢中所見者
  孫供奉
  昭宗播遷隨駕伎藝只有一弄猴者其猴頗馴能隨班起居昭宗賜以緋袍號孫供奉羅隱下第詩云如何買得胡孫弄一笑君王便著緋是也朱梁僣號取此猴亦令於殿下隨班猴望陛見全忠徑趨其所跳躍奮擊遂令殺之唐臣愧此猴多矣
  上帝扇題杜詩
  盛文肅夢朝上帝殿上扇題詩云夜闌更秉燭相對如夢寐意謂天人詩乃記是杜詩爾
  揠蟫字誤
  杜鎬云唐韻䖍部有揠字經部有蟫字揠苗本以軋聲訛作乾遂入䖍部爾雅蟫白魚以淫為音訛為涇字遂入經部蓋韻中似此之類亦多故也
  萬病丸
  律有不應為法家易為附麗謂之萬病丸御史臺試補一吏令斷按引法乃寫不應為從重問之乃曰中丞要重則上下添雜端要輕則旁邊注也
  驅山鐸
  漁人海濵得一鐸擊之聲如霹靂問之博識云此始皇驅山鐸也
  言行錄王曽
  將相科
  公為㕘政議以進登科擇堂吏公曰我朝設此謂之將相科豈可屈以吏職議乃止
  槐連理
  沂公青人郊居門直大路夾以槐兩行隔路連理是歲沂公生亦作相之祥耳







  紺珠集卷十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