紺珠集 (四庫全書本)/卷13

卷十二 紺珠集 卷十三

  欽定四庫全書
  紺珠集卷十三     宋 朱勝非 撰諸集拾遺
  竹約
  説文竹節曰約
  竹笑
  竹得風其體夭屈謂之竹笑
  芸穀
  麥
  足衣
  韈
  珠琲
  珠五百枚為琲
  霜然
  月始生之貌
  不律
  秦曰筆呉曰不律燕曰弗楚曰聿
  愁城
  庾信集攻許愁城終不破蕩許愁門終不開閉户欲驅愁愁終不肯去潜藏欲避愁愁已知人處
  煮愁
  何物煑愁得熟燒愁能然
  愁鬼
  特解寛衣帶偏能損面皮謂愁鬼
  萬斛愁
  且將一寸心能容萬斛愁
  眼纈
  醉眼纈
  遊月宮
  明皇中秋夜羅公逺擲杖化為銀橋請遊月宮見廣寒庭女羣仙舞問是何曲曰霓裳羽衣帝記其聲回遂製其曲舞
  往西凉觀燈
  明皇用葉法善術上元夜自上陽宮往西凉府觀燈以鐡如意質酒而還遣使取之不誣
  吉光裘
  王母遺漢武吉光裘入水火並不濡𬋖
  九品丹
  仙丹九品第四曰碧霞腴
  解珠佩
  鄭交甫於漢江遇二女與語解所佩六珠遺交甫已而不見視其明珠亦亡矣
  麟脯
  漢桓帝時神仙王逺字方平并麻姑降蔡經家食麟脯姑曰自接侍見東海三為桑田方平曰行復揚塵矣姑手似鳥爪爬背必佳方平已知乃詰經而鞭既而曰吾鞭亦不可并得
  盧杞遇仙
  杞未第時遇仙嫗曰麻婆以葫蘆如二斗究令杞乘之騰入霄漢至一處曰水晶宮見太隂夫人問三事曰公有仙相能居此宮乎能為地仙時時到此乎能為中國宰相乎公願何事曰願為宰相夫人恨然遣還
  萬回師
  本姓張始生八歲其兄戍西安去家萬里父母念之師請持書朝去暮回始神異之號曰萬回師
  木入斗
  唐乾符中木入南斗術士邊岡以為帝王之兆木在斗為朱其應在朱全忠也
  鼓鑄横財
  盧懷慎與張説同作相盧忽暴亡夫人崔氏不泣謂家人曰公命未盡公清亷而説貪説尚存公應不死已而復生左右以夫人之言告公曰不然適冥間見數十處為張説鼓鑄横財我豈可同未幾遂卒
  二韭
  李崇為儀同性拙儉不肉食其客戲語人曰令公一食十八品問其數二韭耳
  陸氏一莊荒
  崔羣知舉歸其妻乘間勸令求田羣曰予有美莊三十所春榜所放三十人是也妻曰君非陸贄門生乎掌文柄約其子簡不令就試如以君為良田則陸氏一莊荒矣羣遂無辭可答
  稜等登
  故事放榜畢旅謝時宰榜首致辭有丁稜者語吃欲言稜等登科趨而前連聲曰稜等登竟不成言而退
  韓陵石堪語
  庾信自南朝至北方愛温子升所作韓陵寺碑或問信北方何如曰惟韓陵寺一片石堪共語餘不足若驢鳴狗吠耳
  㸃鬼簿
  王楊盧駱齊名人議其疵曰楊好用古人姓名謂之㸃鬼簿駱好用數對謂之筭博士
  銀筆
  梁湘東王著書筆有三品忠孝以金管德行以銀管文章以竹管
  改國字
  則天好改新字有言國中或或者惑也乞以武鎮之乃改為⿴復有言武在囗中與囚何異乃改作圀字
  是勿兒
  明皇問黄幡綽是勿兒得人憐對以自家兒可憐時楊妃以祿山為子肅宗在東宮甚危是勿猶是何也
  書用疊幅
  盧光啓受知於張濬濬出征并汾光啓與書事為疊幅書用疊幅自此始也
  把麻
  通事舍人宣詔拾遺㸃句至讀時又低聲摘句助之故謂之曰把麻
  紗籠中人
  李相藩未第有僧相曰公是紗籠中人問其故曰㝠司必立其象以紗籠䕶之後果至台輔也
  金銀榜
  崔紹暴卒復生云見㝠門列榜人間姓名將相列金榜其次銀榜州縣小官並列長銕榜
  李遐周詩䜟
  李遐周有道行天寳中作題䜟禄山之亂曰燕市人皆去函關馬不歸若逢山下鬼環上繫羅衣妃子小名阿環
  上清童子
  岑文本避暑山亭有叩門求見者曰上清童子元寳後驗之乃一古錢
  臼中炊
  張瞻夢炊於臼中占之喪妻臼中炊言無婦也
  成得器
  有人自稱成得器從人求酒或繫之乃一破酒瓮
  茅濛
  洞仙傳云茅濛字初成盈之髙祖既昇仙有童謡曰帝欲學之臘嘉平始皇乃改臘月為嘉平月
  菜與階齊
  名臣傳真宗夢殿下菜苗長與階齊翌日唱名狀元蔡齊召前視之曰得人矣
  兩火為榮
  李畋為國子直講求郡晨登講席諸生見畋巾上兩焰火起是日報得榮州
  種眉蓺鬚
  談藪李庶無鬚崔諶無眉諶教恕以錐刺頥作數百孔以好鬚栽之庶曰種眉有效然後蓻鬚
  騷裔
  李賀集杜牧之序曰騷之苗裔理雖不及語或過之
  僕奴命騷
  又云逺去筆墨畦徑使且未死少加以理僕奴命騷可也
  油壁車
  蘇小小歌云油壁車夕相待
  天廟器
  唐兒歌云頭玉磽磽眉刷翠杜郎生得真男子骨重神寒天廟器一雙瞳人剪秋水
  敲日玻璃聲
  秦王飲酒云羲和敲日玻璃聲酒酣喝月使倒行
  楚腰衛鬢
  洛姝詩云楚腰衛鬢四時芳
  詩作花骨
  長鬛張郎三十八天遣裁詩花作骨
  桂葉眉
  注口櫻桃小添眉桂葉濃
  腰龜甃銀
  腰龜使甃銀
  風轄
  李義山玉溪集沃雨津脱風轄
  乳姐
  屬之乳姐傅以潼母
  雲市
  風隨雲市
  筆獄
  謂以筆為獄
  字如車軸
  黯黑細字如車軸
  朱居士屩
  蜀隱士朱桃椎以草屩為業置路隅人識之曰此朱居士屩以米易去
  虬甲
  陸機詩評潘尼雖不具美亦得虬龍片甲麒麟一毛
  風鳴瓢
  逸士傳許由居箕山有一瓢酌水掛樹風吹瓢鳴以為煩遂棄之
  鳩杖
  續漢儀賜老人杖杖端刻鳩取其不噎
  斑衣
  列女傳老萊子孝行年七十嘗著五色斑衣為小兒戲庭下以娯其親
  縮地
  壺公教費長房乘竹杖縮地至其家
  九環帶
  隋李德林脩律令訖賜九環帶後進平陳之策文帝曰俟功成以七寳莊嚴公
  馮衍三同
  劉孝標云予與敬通三同不遇一同剛直二同馮衍有忌妻自操井臼予亦悍室家道坎坷三同也
  九疑
  湘中記九疑山在營道縣北九峯相疑似故以名
  尺木
  獻帝春秋曰龍歇騰翥先階尺木
  濯枝
  風土記謂六月雨也
  玉契
  唐崔神慶上言云太子用玉契則天從之
  龍符
  六典太子監國為龍符合驗内外
  日觀
  太山記東南峯名日觀雞一鳴時見日
  昆脚皆頭
  唐逸史杜牧求為小儀小秋皆不遂夢人告曰昆脚與皆頭辭春不及秋除比部
  牆頭膳部
  唐制郎官前行為要後行為閒王上容自侍御史除膳部或戲之曰有意嫌兵部專心取考功誰知脚蹭蹬却落省牆東膳部在省東
  休休莫莫
  司空圖作休休亭自號耐辱居士作歌書壁曰休休莫莫伎倆雖多性靈惡賴是長教閒處著
  無恙
  風俗通曰恙毒蟲喜噬人古人草居露宿故相勞曰必無恙乎
  草占歲
  大戴禮師曠曰歳欲豐甘草先生謂薺也歳欲歉苦草先生謂葶藶也歳惡則惡草先生惡草謂水藻惡謂澇也嵗旱則旱草先生謂蒺藜也皆以孟春占之
  王葉
  梁元帝賦月似金波初映空雲如玉葉乍從風
  五木之祥
  慕容寳因摴蒱曰若富貴可期願得三盧於是三擲皆盧人謂五木之祥
  七入書府
  唐徐堅多識典故七入書府
  結隣
  唐李衛公畜硯至多其妙者曰結隣言與緣結為隣
  瞿所
  漢武遊上林見一好樹問東方朔此何名對曰善哉他日樹葉盡落復問之曰名瞿所帝詰之曰凡物長少大小死生榮悴皆異名豈可同哉
  花王
  歐陽永叔花譜云洛中花極多他必曰某花至牡丹直曰花俚諺云花王耳
  鐵瓮
  潤州城係孫權築號鐵瓮見杜牧集
  主簿蟲
  傳載浙中舊無蝎因北人為潤州金壇主簿用竹筒攜數十置于公宇土人遂呼主簿蟲
  青翁
  萊州經圖隋世有二人居牢山食松久之肉色與松同人呼為青翁今山中青翁觀乃故居也
  聖筍
  嶺南諸山谷茅地中生笋甚大籜皆竹而根乃茅也土人食之名聖笋見陳相愚集
  擘名接脚
  唐㑹要貞元中吏部奏艱難以來文籍散失人多罔冒吏或詐敗分見官謂之擘名承已死者謂之接脚
  罨畫溪
  劉商隱愛義興罨畫溪乃葺居
  扶桑蠶
  四公子記扶桑蠶長七尺卵如燕
  雷耕
  投荒錄雷州隂晦之夕土人謂之雷耕田必有開墾之跡
  念珠㕔
  聞竒錄京兆士曹判按至一百八道因謂之念珠㕔
  僧孺集
  唐張由古謂同僚曰比買得僧孺集同僚應之曰某亦買得佛袍集
  棘端猴
  燕王集巧士有人曰我能棘刺端刻沐猴然王須半年絶酒色方可見王不能從
  䕫頭
  國史補韓㑹善歌時有四䕫㑹為䕫頭
  水部不數
  唐人語司門水部入省不數
  琴名
  傅𤣥琴賦序云齊桓琴曰號鍾楚莊琴曰繞梁相如琴曰綠綺蔡邕琴曰焦尾
  五夜
  漢儀中黄門持五夜謂自甲夜至戊夜也
  鴉舅
  陸龜䝉詩挑菜云行歇每依鴉舅影挑時頻見鷓鴣心
  筠席
  葛巾筠席避暑詩也
  䘨衫
  漁具總曰笭箵漁服曰䘨衫
  釣鼇客
  張祐謁李紳自稱釣巨鼇客李怒問之曰既解釣鼇以何為竿曰以虹為竿以何為鈎以月為鈎以何為餌以短李相公為餌公黙然厚贈之
  軟脚局
  郭子儀自同州歸代宗詔大臣就宅作軟脚局人率二百千
  眼泉
  鮑溶詩即淚也
  青松宅
  
  天倚杵
  河圖記百代之後地高天下千代之後天可倚杵
  雲輿
  仲長統詩云春雲為輿秋風為駟
  青士
  樊宗師絳守居園記栢曰蒼官竹曰青士
  文霧武露
  春秋佐助期曰文霧沈武露布
  矞雲
  京房易占曰雲二色曰矞瑞雲也
  枰罫
  文選注碁局線道曰枰道間方目曰罫古買反
  蕉旗
  古賦蕉旗竹𥶙
  龜鼎
  後漢宦者傳鑄神器曰龜鼎
  三灑
  古今輿服志后同蠶禮曰三灑
  墨兵
  孫樵謂史書曰墨兵
  玉科
  劇秦美新謂刑法曰金條玉科
  觴政
  説苑謂令酒曰觴政
  饌玉
  駱賓王謂盛饌曰炊金饌玉
  丹若
  雜俎榴名
  日及
  廣志木槿名
  還年
  梁肅言却老術曰還年
  友風
  荀卿言雲友風子雨
  黄鸎
  詩疏幽州言黄鳥曰黄鸎
  毛席
  漢西域傳注氈曰毛席
  金烱
  司空圖謂鏡曰容成侯金烱又曰壽光先生
  陽馬
  何平叔屋角梁曰陽馬
  欲界仙都
  陶𢎞景云山林竒處乃欲界之仙都
  挈貳
  爾雅蜺為挈貳雌曰蜺雄曰虹凡出必雙明虹暗蜺也
  河陽一縣花
  庾信春賦云河陽一縣併是花金谷從來滿園樹
  避暑飲
  魏文帝典論袁紹在河北每遇三伏酣飲云避一時之暑
  大宅
  枚叔七啓面摠稱曰大宅眉目間曰清揚
  清矑
  揚雄謂目瞳子曰清矑揚眉曰楊衡
  竹馬鳩車
  王元長曰小兒五歳曰鳩車之戲七歳曰竹馬之戲
  氈鄉
  劉孝儀謂北狄曰氈鄉
  壺郎
  陸倕賦掌漏官謂之壺郎
  虎圍
  王融謂國子學者曰虎圍
  角黍
  風土記五日以菰葉包黏米謂之角黍
  靈匹
  謝惠連七夕詩
  神鷰
  庾肩吾嵗朝詩金箔塗神鷰朱泥印鬼丸
  禆海
  鄒子曰中國者天下八十一分之一耳有禆海環之如此者九又有大瀛海環之總謂之八極
  金柝
  潘岳謂刁斗曰金柝
  夀原
  文選皇后哀榮曰夷體壽原謂陵
  孤鈎寡餌
  選七發弓孤子之鈎以為隱九寡之餌以為釣音的取孤寡之物以裝琴要有琴聲九寡者九為寡婦也
  羊腸虎臂
  酈道元水經注江中灘名
  服翼
  爾雅蝙蝠别名
  五湖
  呉錄五湖者太湖之别名以其周圍五百餘里故名五湖揚州記曰太湖一名宮亭一名震澤一名洞庭荆州記曰宮亭即彭澤也一名青草湖以青草山得名也
  畧彴
  爾雅獨木橋也
  猊糖
  後漢顯宗紀注以糖作狻猊形
  高昌寒食
  談苑興國中高昌入貢言其國無厯有唐勅律為開元九年三月九日寒食至今遵用之
  木妖
  唐天寳間中官節將起宅窮極土木識者曰木妖
  騎詔
  長慶集騎詔徵還便殿與對
  遺扇
  㑹稽雜錄朱買臣為㑹稽守自懷章紱至舍亭人不知也所善錢某見而勞之遺以紈扇後引為上客
  分香賣履
  陸士衡弔魏武序云遺令餘香可分諸夫人舍中無事可為履組賣也
  九飣盤
  唐御㕑進饌用九盤裝飣故也
  鼔角相
  南齊時王敬則少賤相者謂有鼓角相後果為大將
  公者仁德之政號
  孔融立鄭公鄉昔太史公廷尉呉公謁者鄧公四皓亦稱公是則公者仁德之政號不必三事大夫也
  金衣鶴
  李白詩東峯金衣鶴銜飛雲錦書
  草鍾乳
  養生决錄云韭性暖號草鍾乳
  麥奴
  磨室中所浮麥塵也
  子夜歌
  子夜女子名作此歌
  杯柈舞
  手接杯盤反履之漢人唯有柈至晉加以杯又公莫舞者世傳項莊舞劍項伯以袖隔之使不及高祖且謂莊公莫
  幻藥
  太宗時江南李主獻畫牛晝則嚙草欄外夜則歸欄中莫曉其理僧賛寧曰此幻藥所畫南海倭國有蚌淚和色著物晝隱夜見沃焦山有石摩色染物夜隱晝見事見海外記
  澤鶴
  世記羊祜鎮荆州澤中出鶴取以教舞
  遁甲開山圖
  此書述天皇興迹云壽一萬八千歳
  四乳
  春秋元命苞文王體四乳
  榮光
  尚書中候曰堯即位榮光出河
  三皇垂策
  陸子曰三皇垂策五帝繁手唐虞鞍轡禹湯馳驟
  三皇步
  白虎通曰三皇步五帝驟三王馳五覇騖
  品字柴頭
  南華僧懷志曰三个柴頭品字煨
  弓䪅
  蔡邕月令章句春社日祀高禖祈子嬪御等皆帶韣弓衣取男子之象
  三署郎
  秦初置郎令其屬有三署一曰五官中郎將二曰左中郎將三曰右中郎將每署又有郎中侍郎西漢因之唯田蚡少為諸曹郎乃尚書郎其他如馮唐為郎中署長直不疑盜同舍郎金顔駟三世為郎揚雄為侍郎鄧通黄頭郎以貲為郎父任為郎之類皆是三署也
  執虎子
  齊職儀漢侍中掌乘輿物䙝器有虎子之屬故世呼侍中為執虎子
  銀甲
  李義山詩十二學彈箏銀甲不曽缷
  天臠
  嶺表異錄盧鈞鎮南海改蚶子為瓦屋子土人尤重之呼為天臠炙
  馬頭孃
  稽聖集蠶女塜在綿竹縣塑女像被以馬皮謂之馬頭孃廟
  雄田
  南越志交趾田膏腴號雄田
  清平官
  南詔謂詞臣曰清平官
  王老
  西京記唐王元寳富厚以錢文如其名因以錢為王老
  野賓
  王仁裕畜一猿號野賓
  狐足囊
  桓温獵得狐其足帶絳繒香囊
  荃蕪香
  燕昭王時波弋國貢此香用以薰物腐草則榮枯骨則肉
  雲程
  龍行雨所及曰雲程見獨異志
  鳴沙
  靈州有沙踐之則有聲故曰鳴沙
  青牛髯奴
  宗岱著無鬼論所至禁淫祀後遇鬼曰君絶我血食以君有青牛髯奴叛亡得相制也數日暴卒
  三爵名
  魏文典論劉表貴驕好酒為三爵大曰伯雅受七□次曰仲雅受五升又次曰季雅受三升
  三錢舞
  王庭凑嘗詣五明道士卜擲卦三錢皆舞見耳目記
  四法判夢
  釋典以四法判夢一曰無明薰習二曰舊職巡遊三曰四大編増四曰善惡先兆
  西鶼東鯀
  謝莊請封禪表曰西鶼東鰈之澤而鄭𤣥注尚書中𠉀則稱比目魚曰東鯀
  竿伎
  西都記曰緣竿之伎有都盧尋橦跟挂腹旋也
  暢操
  風俗通曰凡琹曲和樂而作謂之暢因憂愁而作者謂之操今人通呼謂之操即非也
  琴歌操引
  古琴曲歌有五如鹿鳴騶虞之類操有十二將歸拘幽履霜别鵠之類引有八列女伯姬霹靂思歸走馬之類又有雜曲二十一章如陽春弄連珠弄蠏行清㸔客清之類
  便了
  蜀郡王子泉買奴名便了立劵書百役
  步义
  釋名受矢器也
  陶隂
  劉歆七畧序云古文多誤以見為典以陶為隂
  十十五五
  江淹兎園賦説水鳥云十十五五合復散
  渇烏
  李蘭漏刻記銅為渇烏以引水
  大王燈
  江淹燈賦有大王燈庶人燈
  牢丸
  束晳餅賦春饅頭夏薄壯秋起溲冬湯餅四時皆宜惟牢丸乎
  錦城
  益州記錦城在州之南笮橋東江南岸蜀時錦宮又號錦里
  五里香
  魏文帝書云新城秔熟五里聞香
  隂威
  本草菊名
  瓜名
  陸機瓜賦云其種有黄㼐蜜筩金釵狸首虎蹯𤣥骭素腕之名
  相牛經
  寗戚相牛經云蘭株欲大謂尾株豐岳欲高謂膝骨垂星欲高謂蹄上肉方柱欲大謂車骨
  鳳九苞
  孔演圖曰鳳有九苞一曰口包命二心合度三耳聰達四舌屈伸五彩色光六冠距丹七距鋭鈎八音激揚九腹文户
  神屋
  南越志龜甲名
  𤣥衣
  宋元王夢𤣥衣丈夫占之龜也
  珠品
  珠一寸已上謂之大珠珠大而底平如覆釡曰璫珠次曰走珠次曰滑珠次曰磥砢珠又曰税珠
  花翁
  陸龜蒙郁李賦有花翁之語
  文如元氣
  李義山平淮西碑詩云公之斯文若元氣先時已入人肝脾
  相鶴經
  鶴陽鳥也稟金火之氣以生三年頂赤七年善飛又七年十二時鳴六十年叢毛生泥不能汚一百六十年雌雄相視而孕一千六百年不食而胎生仙人之騏驥也其相以長頸修竦則善鳴龜背鼈腹則能舞經本浮丘公作王子晉得之藏於嵩山石室中
  六出公
  太平廣記謂雪也
  羊踏菜園
  陸雲笑林有人嘗食蔬茹忽食羊肉夢五臟神曰羊踏破菜園
  馳道都尉
  李知微宿都省夜聞人呼馳道都尉司城主簿者見數小人入古槐下一穴明日發視乃䑕耳
  百兩金
  本草牡丹一名百兩金又名䑕姑
  鴻頭
  芡别名
  羊負來
  蒼耳别名
  詅癡符
  宋景文刀筆云江左有文拙而好刻石者謂之詅癡符也
  栁條青
  摠仙記唐大中末有異人號栁條青一日暴卒既葬其塜上常有紫氣發視之棺中唯一青杖耳
  能忍寒
  桓譚新論元帝時道士王仲都言能忍寒隆冬袒於昆明池環以氷侍者狐裘寒戰仲都醺然
  飛亷神禽
  能致風身似鹿頭如爵有角而豹文虵尾漢以名觀
  白虵劍
  太上皇有佩刀其銘難識傳高宗伐鬼方時所作上皇遊沛山中有人歐冶鑄云得公佩刀即成神器尅定天下星精為輔因問所得上皇曰秦昭王時野人陌上授予云是殷時靈物劍成上皇得之以授髙祖後斬白虵
  高祖鐘
  重十二萬斤聲聞百里
  雲丹
  以雲母飾於鷁首上五事出三輔黄圖
  𤣥冥鏡龍
  老人姓龍名䕶有小童呼𤣥冥至水心鑄鏡所云老人解造真龍遂令鏡龍入爐所三日夜鏡已成失龍䕶𤣥冥所在後明皇祈雨不應令葉法善祠鏡龍於凝隂殿須臾雲起大雨
  氷䑕
  神異經北方有層氷厚百丈有䑕在土中食氷下草木重萬斤
  歸色
  戰國策蘇秦説秦王書十上不用有歸色歸一讀如愧
  美女破舌
  荀息引周書云美男破老美女破舌
  投杼
  有與曽參同姓名者殺人或以告參母初不信告者三至母不覺投杼
  神叢
  范雎説秦王曰有人祝神叢曰請與叢博叢勝困我我勝籍叢三日乃左手為叢投右手自投果勝叢五日而叢枯今國者王之叢勢其神也其可籍人乎
  輿瓢
  睢又曰百人輿瓢瓢必裂不如一人持之
  畫蛇足
  有一巵酒令曰畫蛇先成者飲一人先成持杯曰吾能為之足後成者曰蛇固無足乃奪其杯
  一日薦七士
  淳于髠一日薦七士於齊王王訝其多髠曰今求柴胡桔梗於沮澤則累世不得一及之澤黍梁父之隂則郄車而載矣物各有儔髠賢者之儔也求士如挹水於河取火於燧將復見之而豈但止七士而已耶
  三當
  顔斶辭齊宣王曰斶願晚食以當肉安步以當車無罪以當貴遂不仕
  問歳
  齊使入趙書未發威后問歳無恙耶民無恙耶王亦無恙耶使謂所問失次后曰茍無歳何有民茍無民何有王乎
  食玉炊桂
  蘇秦謂楚王曰國之食貴如玉薪貴於桂謁者難見如鬼見王難見如天帝令臣食玉炊桂因鬼帝不亦難乎












  紺珠集卷十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