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牡丹/20

目錄 綠牡丹
◀上一回 第二十回 四望亭上女捉猴 下一回▶

  卻說花振芳等行至四望亭邊,看見余謙還在那裏勉強捉拿,花振芳素知余謙愛褒貶,纔大聲說道:「余大叔請了,這小小物件怎勞大叔費此精神。休說一個,就是十個也不須大叔拿得。請大叔下來歇息片刻,談講談講,等我著娃子上去代大叔捉下來吧。」余謙在上邊捉又捉不住,要下又不好下來,正在著急,聞得花振芳在下替他分解,將計就計,著眼往下一望,叫道:「花老爹,你幾時來的?」雙腳一跳下得亭來,到花振芳跟前來說道:「巴爺昆玉,奶奶、姑娘都在此地哩!我獻丑了!」花振芳道:「這小小孽畜,怎當得余大叔捉拿,正是割雞用牛刀。在下久未與大叔相會,特請下來談談,著小女上去代大叔拿下來吧!」又道:「俺的兒,上去吧!」祇見花碧蓮一縱,早上了四望亭頭一層。眾家看的人齊聲喝彩道:「這個上法千古罕有,難得難得!」花碧蓮上得亭來,猴子正在裏面,被花碧蓮一驚,猴子跳上四望亭的二層。花碧蓮稍停一停,將身一縱也上了二層。花奶奶看見女兒上了二層,隨即一縱也上了四望亭的頭層,眾看的人又喝彩道:「恁大年紀的老人家,尚有如此氣力,真是一個老強盜婆了!」花振芳見他母女二人俱皆上去,遂同了余謙等六人分在四面站立。

  且說花碧蓮在二層上,將懷中的果子取出一把,望猴子跟前擲去,坐在上面也不驚覺它。那猴子一見了果子,用手掌拾起,口內食嚼;嚼盡時,花碧蓮又擲一把,猴子又在那裏拾吃。花碧蓮慢慢挨近,離得二三尺遠近,猴子驚覺,躲南邊去了。花碧蓮為牆遮蔽,不知猴子的去向。巴龍站在南面,吆喝道:「猴子在南面了!」花碧蓮轉到南面,仍將果子擲了一把,猴子又在那裏拾吃。花碧蓮挨近身邊,那猴子又驚跳到別處,看不見了。看官,那猴子若不是被余謙捉怕了的,此刻花碧蓮這般拿法兒是易捉的。那花振芳同余謙站在下面,大叫道:「猴子跳到北邊去了!」花碧蓮轉向北邊,那猴子跳上頭層,花碧蓮亦上頭層。幸喜上面無有牆壁遮眼,花碧蓮心生一計,道:「須將這畜生擠在角上,叫它無處逃遁,方能擒住。」又在懷中取一把果子擲在東北角尖上。那猴子見有果子在上,遂往東北角上拾果子吃。花碧蓮悄悄挨近猴子身邊,待伸手去捉,猴子見有花碧蓮擋住右邊,無有空處逃走,那畜生發急,用力一跳,欲從花碧蓮頭上跳過。不料這四望亭多年未曾修理,木料朽爛,灰磚裂開,花碧蓮同猴子俱墜下來。眾人齊道:「不好了,掉下人來了!」花碧蓮從上掉下,花振芳同余謙並巴氏弟兄俱皆驚惶無措,花碧蓮自料性命難保。祇見四五簇人之外,有一少年人叫一聲:「還不救人,等待何時!」將身一縱過來,將花碧蓮雙手接住,抱在懷中,坐在塵埃。眾人齊道:「難得這個英雄,不然要跌為肉泥!」花振芳同眾人跑過來一看,接住花碧蓮者,不是別人,正是駱宏勛大爺!花振芳謝道:「難報大爺救命之恩!」用手摸摸花碧蓮口已無氣。花振芳大哭道:「我兒無氣了!」駱大爺道:「莫驚慌,姑娘不過驚嚇太甚,必無礙性命,倒不要驚動他,稍停片刻自然醒轉。」花振芳又用手一摸,竟還有氣,方纔改憂作喜,道:「奶奶,不妨!不妨!駱大爺真乃救命的恩人了!」仰頭朝花奶奶說道:「女兒還有氣,你還不下來,在上頭等什麼?」

  那花奶奶見女兒上了頂層,他就在二層預備下來接著捉;及見亭角女兒墜地,早嚇得皮麻骨酥,站立不住,坐在二層上發抖不止。祇聽得老頭兒說道「女兒有氣」,方纔魂魄入竅,跳下亭來,走至女孩兒跟前,見駱大爺抱在懷中,遂謝了又謝,叫聲:「碧蓮!駱大爺是你的恩人!」回頭看那猴子已跌為肉餅。巴氏弟兄也因知此信,都來瞧看。有頓飯時節,花碧蓮口中微微有氣,花老夫婦齊聲叫道:「碧蓮!醒醒來!醒醒來!駱大爺抱住你了,不然與那猴子一樣!」又道:「駱大爺抱了這半日,遍身流汗了,你速速醒來,醒來!好叫駱大爺歇息歇息!」此時花碧蓮已醒了八九分,耳中聽得爹娘俱說:多謝駱大爺相救,已經抱了這半日了;又說他遍身流汗,還祇當爹娘寬他之心,那裏就有這宗相巧之事:「我今墜下,偏偏駱公子在此救我!」覺乎著自己的身子不像在地上,似乎在人身上一般。遂暗暗將眼睜將開,真是駱公子抱在懷中。故意將眼合上,祇做不醒的神情,將身子向駱大爺身上又貼了兩貼。正是:雖然不曾同歡樂,暫臥懷中也動情。

  駱宏勛同徐松朋二人,因見花碧蓮母女二人上亭捉猴子,亦挨進前來觀望。一見花碧蓮墜下,出力救人要緊,那還顧得男女之別!從四五簇人後跳過來用手接住花碧蓮,有頓飯之時,覺得花碧蓮身子比先活動些,祇是將身子貼靠。眾目所視之地,不由得滿面發赤,說道:「花老爹,令愛有幾分醒轉,快尋一張床來,抬至舍下,飲些姜湯,再為調養。」花奶奶看見女兒顏色已變過來了,亦看見女兒身子貼靠著駱大爺,也覺著不好意思,低低說道:「兒呀!此乃百眼閃眨之所,不要叫人看出。」花碧蓮故作始醒之態,將身放開。花振芳早把繩床備妥,鋪上行李,把碧蓮抱上,著人先抬赴駱府。花奶奶同巴氏弟兄四人先隨去了。花振芳走至街北門面內,望那兩位少年之人說道:「猴子的主人家,把銀子來!」

  且說欒鎰萬看見花碧蓮墜下,猴子也跌死,心中說道:「因為二十兩銀子把個如花似玉的女子斷送了,分厘不要少給他。」停了片時,見駱宏勛接住,花碧蓮醒轉,他就頓起不良之心,向華三千說道:「我原說他捉住猴子給銀二十兩,今將猴子跌為肉餅,豈肯還給銀子與他!」華三千道:「待他來討時,說與他聽便了!」正在議論之間,花振芳進來要銀子。二人同道:「先前原講過:捉住猴子謝銀二十兩。今猴子自墜跌死,非你等捉住,還要什麼銀子?」花振芳笑道:「此何言也!適纔小女墜下,若非駱大爺接救,則有性命之憂;雖未捉住,非小女不能捉,奈亭角不堅,故而一同墜下,不然豈不拿住了!即令小娃子適纔殞命,我也無別說,也祇要得你二十兩銀子,難道叫償命不成?這二十兩銀子是要把我的。」欒鎰萬道:「我那猴子原價一百兩銀子,我不尋你就是萬幸,今反來問我討銀子!也罷,除了二十兩之外,淨找我八十兩好細絲紋銀。」華三千大叫道:「好痴人呀,你不曉得大爺的利害哩!你不知者不算罪,今既對你說了,速速去吧!」花振芳道:「放你娘的狗臭驢子屁!就是朝中的太子許我的,也要把我!」伸開兩手將欒鎰萬、華三千捉過來要打。欒府家人大喝一聲:「好大膽的匹夫,敢傷我家主人!」一個個擦掌摩拳,齊奔前來。正是:

    惡僕倚眾欺敵寡,好漢隻身捉二人。

  畢竟不知花振芳可吃他眾人之虧否?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綠牡丹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