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牡丹/61

目錄 綠牡丹
◀上一回 第六十一回 鬧長安鮑福分兵敵追將 下一回▶

  卻說鮑自安等上得房來,見街上站了許多的兵丁,皆弓上弦,刀出鞘,又是火光如同白日,無處奔逃。鮑自安道:「還不揭瓦打這些狗頭,等待何時!」眾人聞聽,俱各揭瓦,打出一條大街,望東門而走。且說武寅一邊齊人,一邊差兵丁速關城門,莫要放走強盜,城門關閉,不必細說。

  且說東門門兵,聞得相府傳有大元帥軍令拿賊,叫關城門。任、徐、駱三人騎馬而立,門兵道:「你等進城,速速進去,我要關門哩!」任正千道:「方纔起更,怎麼就關城門?我還要等個朋友,一同進城。」門兵焦急道:「相府有賊殺人,大元帥軍令,叫關城門,莫要放走強人。你進又不進,出又不出,是何緣故?」任正千道:「相府有賊無賊,關你甚事!若是賊從此出門,叫你關了門,他們從何處出去?」門兵道:「難道是你一伙人麼?」任正千道:「你既明白,就不該關了!」門兵聽得此言,「曖喲」的一聲,跑的跑,逃的逃;任。駱、徐三人各執兵器,倚門而待。祇聽得城中鑼聲齊鳴,人聲吆喝,喊叫不絕。不一時,又聽得瓦片響亮,知他們揭瓦打路前來。話猶未了,眾人自房上跳下,任、駱、徐迎上前來,鮑自安問道:「城門口曾關否?」三人應道:「開著哩!」鮑自安道:「快快出城要緊!」離城已出多遠,祇聽得炮響、陣鼓連天,知是元帥武寅率領人馬追來。鮑自安忙問道:「馬在何處?」六人應道:「俱備現成!」鮑自安道:「我等分作兩班對敵,男將前行。抵擋追兵,男一班,女一班,行得一二十里,再換女將。大家都有個喘息之空,且戰且走,方能到得潼關!」於是,女將各人上馬,抵擋追兵。鮑自安、花振芳率領眾人依前法趕路。

  行了一日兩夜,到第二日早飯時候,正是男班對敵,女將趲行。離潼關五十里之遙,祇見前邊有六個人,三對廝殺,不知何事?走得相離不遠,仔細一看,竟是余謙、濮天鵬同一個和尚與三個道士相敵。花碧蓮大叫:「余謙莫要驚慌,俺來也!」鮑金花也隨後叫道:「叔叔稍歇,待我擒賊。」不講兩員女將戰住了兩個小道士。且說那和尚鬥了十數個回合,心中火起,禪杖一舉,將老道士打死。余謙滿心歡喜,同濮天鵬向前拜問:「和尚上下?」和尚道:「貧僧乃五臺山紅蓮長老三徒弟消月便是。」余、濮二人拜謝相救之恩,又將自前會得消安、消計之事說了一遍。消月道:「貧僧遊方於此,聞奸佞結黨,捉拿狄公。貧僧知他素抱干國之忠,故前來相救。不料開了殺戒,罪過,罪過!」狄公上前拜謝,與消月席地而談。余謙道:「這雷勝遠至今尚在欒家,復招了兵馬,此來有謀殺之心,他與我等有仇。此必欒家有人指引!」展目一望,路旁松林之內有人探望,見了人連忙轉身。余謙說:「林內林外必有欒家之人。」提著板斧入了林中一看:欒家人等俱在其中。余謙大怒,提斧砍來,一個不留,盡皆殺死。心中想道:「華三千是他得意門客,難道不同他進京?便宜了這狗娘養的!」向林中一觀:見向北半箭之路,有一人出大恭,纔站起身來,向林中而來,正是華三千也。余謙道:「我已斷定,非他不行!」余謙切齒,等華三千。華三千低著頭嘀咕暗想:「余謙這廝,今日必遭毒害,諒他不能逃命了。他二人如何是他王家師徒三人的對手?」走到余謙面前,尚未看見。余謙叫道:「我的兒,你來了麼?」華三千看見余謙,真魂早從頂門飛出,見他倚樹而立,手持雙斧,似凶神一般,雙膝跪下,道:「余大叔饒命!」余謙道:「我不殺你,你將今日因何來此攔我情由,說個明白!我再放你入林。快講來!」三千道:「晚生同欒大爺進京皆過此地,想必大叔同狄千歲亦必過,故欲相害。」余謙又問擂臺解圍之後,三個道士何來?華三千道:「解圍之後,欒大爺因此就留他師徒在府保家。他師徒三人,一年是一千五百兩銀子的修金。今日進京,恐北方路上難行,故而隨同前來保護。」余謙道:「奸邪無暴著之期,詎知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今既自投羅網,尚思求免乎?」提起雙斧,將華三千的頭割下,又將舌頭割下,余謙說道:「總因你多舌之故。」華三千二目仍然望著余謙。余謙道:「你一雙賊眼,善觀氣色,見人喜怒。」用斧尖將眼一剜,兩股清水流出。余謙走上前來,將殺除奸臣之子欒鎰萬、華三千之事告訴一遍。

  說話之間,鮑自安領眾亦到。花碧蓮見駱宏勛等俱到,心中想道:「自成親之後,丈夫還未見我之武藝,何不趁此以逞我勇也!」眼看一個破綻,一刀斬之。鮑金花暗想:「他既斬了一個,我何苦再戰,必令人輕視了我!」亦抖抖精神,一刀誅之。前來會家人,問其所以。余謙將華三千所供之言說了一遍,眾人無不暢快。又問:「那長老是誰?」余謙道:「即老爹所渴慕:消月師也!」鮑自安等連忙向前拜謝,並留同赴潼關。消月道:「此乃無意相遇,貧僧已入佛門,不便又開殺戒成淫。潼關防護雖嚴,有眾位英雄,何愁不成!貧僧就此告別。」眾人苦留不住,用禪杖挑起行囊回五臺山去了。看官,余謙保狄公前行不兩日,因何又叫眾人趕上?奈狄公年近六旬之人,在往日,每日行五六十里就撐不住,歇店歇得早,起身起得遲。鮑自安等雖說分擋追兵;都是晝夜不停前行,故此趕上。

  閑話休說。消月起身之後,鮑自安向余謙、濮天鵬道:「你二人仍保狄千歲前行,到了潼關,對胡大爺說,叫他快速前來抵擋抵擋,我等著,撐持不住了。再對胡二爺說:令他務將潼關奪下,勿使我等到時,前有關隘阻路,後有兵將追來,進退兩難將前功盡棄!」至狄公起身之後,又聽號炮之聲相近,花媽媽道:「你們前行,待我等抵擋一陣!」於是鮑自安領眾前行,且戰且走。日將落時,離關祇有十五里之遙,又見前面來了一隊人馬,一共五六百人。鮑自安道:「不好了,此必潼關武卯帶兵前來,如何是好?」駱宏勛年輕眼亮,早已看見,向自安道:「老爹莫要驚慌,前邊來者,乃金鞭胡世兄也。」鮑自安道:「既是他來,那有這許多人馬跟隨,難道帶嘍兵前來麼?」話猶未了,行至街前,正是金鞭胡璉。胡璉跳下了馬相見,鮑自安見所帶嘍兵俱各持長棍,遂說道:「他們都會棍法麼?但不知陣法可知?」湖璉道:「老爹不知,自到潼關,揀了五百嘍兵,離關十里有一空廟,地方甚闊,朝夕操演,排江涉水南去,那怕數萬人,而吾何懼乎?諸公請赴潼關,俺對敵追兵去也!」胡璉領兵前去,鮑自安等奔關而來。正是;英雄並力擒奸黨,豪杰同心獲佞臣。不知眾人可能進關否?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綠牡丹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