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牡丹/62

目錄 綠牡丹
◀上一回 第六十二回 奪潼關胡理受箭建大功 下一回▶

  且說余謙、濮天鵬二人保護狄公,遇見胡璉,將鮑老所教之言說明。胡璉領兵去後,他二人跟隨狄公到了潼關,胡理迎出,問眾人動靜。余謙道:「今晚至此,不然夜間即到了。請二爺速奔潼關,莫使前後受敵,反為不美!」胡理道:「容易,容易!」將狄公引進山窩。那胡理好不能,總共帶了三千五六百人,哥哥帶去五百,還有三千多人馬,俱屯在山窩裏,而做飯連煙頭都無,故能使潼關鎮守之人毫不知覺。狄公見他分派有條,甚是敬重。胡理延至更餘天氣,分付嘍兵,並向余謙道:「我今自去單奪潼關,你們在關外候信,聞我喊叫你們,你們就指號向前,護住王爺;若不聽見聲音,切不可喊叫,使他知覺,反難取關。」眾人領命。胡理扎束停當,前後掛了兩把樸刀,出了山窩,奪潼關而來。

  且說守潼關之將武卯,聞報馬連報,道有強人反出京城,奔關而來,哥哥武寅刻下追趕前來,就要點兵丁。副將王隱說道:「就有幾百強盜,還怕帥爺捉拿不住?且必須過此地,關險路阻,強人插翅難飛!」武卯道:「此言有理!」整齊軍馬,上關防護,以觀強人舉動。於是,令兩員副將、千百把總、守備,至關上觀望。卻說胡理來至關前,抬頭一看,見關上燈球火把齊明,就知是武卯聞報,領了人馬守關。潼關四圍皆山,當中一個出門,乃南北通衢大道。設一關隘,必由關上過,別無出路。胡理又想:「前曾看下一塊地方,關左首有一棵大樹。」行到水邊上了樹,至樹上一縱,上了山峰。那山峰生得像些狼牙一般,若跌下真個碎屍萬段。胡理就上了三五個山峰。潼關原是無垛口的,胡理上了山峰,遍身是汗。山上茅草甚深,恐人看見,將身躲在草穴中歇息。暗想道:「倒是上來了!他有許多人在關上防守,一見我是生人,必要盤詰,豈容我自去關上。」正在無法,祇聽得橫草那邊一人問道:「你也出恭麼?」胡理知他月光之下看不分明,祇當自家人,遂答道:「出恭。」那人真當自家人,毫不猜疑。胡理從他面前經過,一刀殺死,將他衣服剝下,自己穿上,又將腰刀取下,掛在自己身上。打扮得是個兵丁模樣,一步一步,投進帥府。到武卯背後,武卯同二副將祇向關外張望,關內皆是自家人,卻不提防。胡理將兩口樸刀取出,一刀對準武卯頭頂,一刀用力砍向副將,砍了個二頭落地。另一個副將說聲:「有賊!」胡理分過刀來,亦砍倒在地。千百把總、守備見事不好,俱搶路下關去,胡理也隨下來。關上有幾百兵丁,竟無一個殺向前,不敵胡理,也不敢殺。眾人直奔關門,那個守備叫過問道:「關已開了,還不放箭,等待何時?」話猶未了,箭如飛蝗射來。胡理背後倚定關門,面向眾人,用兩口樸刀上下左右相遮,兩旁箭堆一二尺深,竟不能射他一箭。射有頓飯時候,兵丁所帶之箭都已射完,祇聽得守備分付:「速開庫房,搬箭來用!」胡理暗道:「還不趁此無箭之時斬關,更待何時!」轉身來將門鎖斬斷,左膀上已中了一箭,胡理疼痛難禁,不能打開關門,祇得微開其空,大喊一聲:「關門已開,還不速進,等待何時!」鮑自安等已經到來,余謙將胡理分付之言相告,眾人俱來關外等候。聞胡理之喊叫,奔至關下,一擁而進,將千百把總、守備、兵丁人等,十殺七八,餘者逃去。回轉關下,見胡理臥倒塵埃,哼聲不絕。眾人見了他兩膀中了一箭,無不嘆息。鮑自安道:「關既得了,有安身之地,速著幾人前至總鎮府搜尋,好將胡二爺抬進調養。」巴氏九人入總鎮府,將武氏男男女女、大大小小,殺個乾乾淨淨。任正千馱著胡理到了總鎮府,安放床上,將箭拔出,看箭已入肉二寸,胡理忽昏忽醒。狄公、余謙、濮天鵬等,帶領眾兵了,將駱太太等俱保入總鎮府。狄公一見胡理如此形容,不覺淚下,贊道:「勇力忠心,胡二將軍!」將至半夜,胡璉同眾女將先至。鮑自安見人口齊至,分付掩閉關門。胡璉夫妻同女兒賽花,一見胡理看看待死,好不淒慘!鮑自安命女兒金花速取刀傷藥敷上,及至五更,嗚呼哀哉!亡年二十七歲。後人有詩贊嘆。詩曰:

    壯士胡二將,英雄實堪揚。

    不滿八尺軀,膽氣比眾強。

    隻身斬關鎖,迎王正唐綱。

    身雖受箭死,名並日月長。

  胡璉見兄弟身亡,哀痛不已,眾人無不下淚。狄公道:「速置棺木,將二將軍高擱,待迎王還朝之後,再為封贈殯送。」胡璉感謝。遂備棺木成殮,安放廟中。

  次日,鮑自安道:「元帥武寅雖被合力打散,必仍要奪關。我等兵少將微,不可力敵,祇宜謹守關口。歇息兩日,好赴房州迎王。」眾人遵命,不提。

  卻說元帥武寅,京中共有十萬御林軍,那夜雖未齊全,也帶了有三萬餘人。趕出京時,先與鮑自安兩班男女對敵,已折萬餘;後與胡璉對抗一陣,又折了萬餘人,祇落了一萬餘人相隨。欲帶回京,重調人馬,又恐皇上責備:你做了元帥,帶了三四萬的人馬,折去一大半,連一個強盜也捉不住,自家難以回奏。祇得重整殘兵剩將,趕奔潼關,還望兄弟領兵來迎。及到潼關,聞兄弟已被殺死,關口已失,好不苦楚!潼關外扎下營盤,修本進京求救。

  且說鮑自安安息了兩日,商議道:「今下房州,男將前去,女將在此等候。男將中也要留下一二人在此防護。我等中不知誰願在此?」眾人都千辛萬苦,俱要迎王顯功,都不答應。余謙道:「我不去罷!」鮑自安道:「余大叔有保狄千歲大功,豈有不去之理!」余謙道:「我家大爺前去就是了。」狄公道:「余謙不去也罷,我到房州,在駕前保奏,功猶在焉!」鮑自安道:「既如此說,濮天鵬也不去罷!你兩個人俱是保千歲出京之人,要不去,都不去。」濮天鵬遵命。鮑自安道:「你二人在此,不可大意。武卯雖死,他家將尚有,倘暗地將關門開放,又是勞而無功。你二人分開班,一家一日巡關,憑武寅怎樣叫戰,總莫與他對敵。待等我們到日再作商量!」二人一一領命。各人收拾行李,次日同狄公趕房州去了。余謙、濮天鵬遵鮑自安之命,一家一日巡關。武寅關外扎了營,他也不來攻打。那晚,余謙巡關,忽聽武寅營中炮響連天,余謙大驚,上關一看:見武營燈火明亮,又添了數萬人馬。正是:折槍折箭撥殘兵,添兵益將長威風。不知武寅營中,又添何處人馬?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綠牡丹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