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德邦交既絕我國不可不有所表示

美德邦交既絕我國不可不有所表示
作者:李大釗
1917年2月9日

  自美總統宣布與德斷絕邦交以來,復通令其駐各中立國公使轉知各國,聲言如他中立國仿照美國宣布與德斷絕邦交,歐戰將可平息。又本月六日英文《京津時報》,載有美國勸各中立國一則,而對於我國應取之態度,尤斤斤注意。聞國務會議,近日對於歐戰外交問題迭開議會,其真象如何,雖不得知,惟據道間宣傳,則以主張慎靜者居多數。蓋此等重大問題,不可出之操切,固事理之當然。

  惟自海禁大開以來,我國地土日削,國勢日蹙,國際外交遽成片面之折獄。蓋每出一事,無論彼屈我屈,概由我稱罪道歉,讓人權利,賠人損失。行之既久,敷衍因循之習慣,隨成為第二天性。以為中國外交之政策,莫善於清淨無為,任他列國相殘,而我皆一視同仁,無偏、無黨、無德、無讎,庶幾乎優游歲月,不來意外之倚。要知今日世界潮流,風飆雲卷,以中國之大,人民之眾,影響於世界商務、工業、經濟、財政者不知凡幾,而欲曰與人無仇、與世無爭,不亦謬乎?且縱吾不與人爭,奈人欲與我爭何?縱吾不與人為仇,奈人欲與我為仇何?試思我國之與列國之定約通商也,開口岸也,設租界也,割地也,賠款也,舍庚子年義和拳事外,何一發端自我?況當此歐洲血戰之際,無論勝負為何,至其總算結時,我國必不能逃其一部分之處分。今既明知處分之不可逃,則當深思遠慮,籌其所以對付之方法。

  前者英國曾有邀我加入聯盟國之說,而我猶豫未決,致失時機。今者德國已禁止中立國與聯盟國通商矣!美國已按劍而起,宣布斷絕邦交矣!且已忠告其他中立國一致加入,以息歐洲之爭矣!我國處此時會將如何耶?將仍獨坐高崗,聽他人聯袂而起耶?抑將俟他人皆起,而我尾隨他人之后,勉強加入以求逃其可畏之處分耶?時機緊迫,一刻千金,稍縱即逝,我當局豈亦思之!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7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