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羣書治要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

卷第五 羣書治要 卷第六
唐 魏徵 等奉敕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日本尾張刊本
卷第七

《羣書治要》卷第六

    秘書監鉅鹿男臣魏徵等奉 勅撰

  春秋左氏傳

昭公

元年,楚公子圍會于虢,虢,鄭邑也。尋宋之盟也。宋盟在襄

二十七年。祁午趙文子曰:「宋之盟,楚人得志於

晉。得志,謂先㰱也。午,祁奚子也。今令尹之不信,諸侯之所聞

也。子弗戒,懼又如宋。恐楚復得志也。楚重得志於晉,晉

之耻也。吾子其不可以不戒。」文子曰:「然宋之盟

也,子木有禍人之心,武有仁人之心,是楚所以駕

於晉也。駕猶陵也。今武猶是心也,楚又行僭,僭不信。

所害也。武將信以爲本,循而行之,譬如農夫,是

穮是蓘,穮,耘也。壅苗爲蓘。雖有飢饉,必有豐年。言耕鋤不以水

旱息,必獲豐年之收。且吾聞之,能信不爲人下,吾未能也。

自恐未能信也。》曰:『不僭不賊,鮮不爲則。』信也。僭,不信。賊,害人。

能爲人則者,不爲人下矣。吾不能是難,楚不爲

患也。」

三年齊侯使晏嬰於晉。叔向從之宴,相與語,叔

向曰:「齊其何如?」問興衰也。晏子曰:「此季世也,齊其爲

陳氏矣。公弃其民,而歸於陳氏。弃民,不恤之也。公聚朽

蠹,而三老凍餒。三老,謂上壽、中壽、下壽,皆八十以上。國之諸市,屨

賤踊貴。踊,則足者屨也。言刖多也。民人痛疾,而或燠休之,休,

痛念之聲。謂陳氏也。其愛之如父母,而歸之如流水。欲無

𫉬民,將焉避之?」叔向曰:「然。雖吾公室,今亦季世

也。庶人罷弊而宮室滋侈。滋,益也。道殣相望,餓死爲殣。

女富溢尤。女,嬖寵之家也。民聞公命,如逃冦讎。政在家

門,大夫專政。民無所依。公室之卑,其何日之有?言今至也。

《讒鼎之銘》䜛,鼎名。曰:『昧旦㔻顯,後世猶怠。』昧旦,早起。㔻,大

也。言夙興以務大顯,後世猶懈怠。况日不悛,悛,改也。其能久乎?晉

之公族盡矣。聞之,公室將卑,其宗族枝葉先

落,則公從之。」初,景公欲更晏子之宅,曰:「子之宅

近市,湫隘嚻塵,不可以居。湫,下。隘,小也。嚻,聲。塵,土也。請更諸

爽塏者。」爽,明也。塏,燥也。辭曰:「君之先臣容焉,先臣,晏子之先人也。

臣不足以嗣之,於臣侈矣。侈,奢也。且小人近市,朝

夕得所求,小人之利也。」公笑曰:「子近市,識貴賤

乎?」對曰:「旣利之,敢不識乎?」公曰:「何貴?何賤?」於是

景公繁於刑,有鬻踊者,故對曰:「踊貴屨賤。」景公

爲是省於刑。君子曰:「仁人之言,其利博哉!晏子

一言。而齊侯省刑。」

四年楚子使椒擧如晉求諸侯,晉侯欲勿許,司

馬侯曰:「不可。楚王方侈,天或者欲逞其心以厚

其毒,而降之罰,未可知也。其使能終,亦未可知

也。唯天所相,相,助也。不可與爭。君其許之,而修德

以待其歸,若歸於德,吾猶將事之,况諸侯乎?若

適淫虐,楚將棄之,棄,不以爲君也。吾又誰與爭?」公曰:「晉

有三不殆,其何敵之有?殆,危也。國險而多馬,齊、楚

多難,多篡弑之難也。有是三者,何向而不濟?」對曰:「恃險

與馬,虞鄰國之難,是三殆也。四嶽、岱、華衡、常。三塗、陽

城、太室、荆山、中南,九州之險也,是不一姓。雖是天下

至險,無德則滅亾。冀之北土,㷼代也。馬之所生,無興國焉。

恃險與馬,不可以爲固也,從古以然。是以先王

務修德音以亨神人,亨,通也。不聞其務險與馬也。

鄰國之難,不可虞也。或多難以固其國,啓其疆

土,或無難以喪其國,失其守宇,於國則四埀爲宇。若何

虞難,齊有仲孫之難,而𫉬桓公,至今賴之。仲孫,公孫

知。晉有里、㔻之難,而𫉬文公,是以爲盟主。衛、邢

無難,敵亦喪之。閔二年,狄滅衛。僖二十五年,衛滅邢。故人之難,不

可虞也。恃此三者,而不修政德,亡於不暇,又何

能濟?君其許之。作淫虐,文王惠和,殷是以殞,

周是以興,夫豈爭諸侯?」乃許。楚子合諸侯于申,

椒擧言於楚子曰:「臣聞『諸侯無歸,禮以爲歸』。今

君始得諸侯,其愼禮矣。覇之濟否,在此會也。夏

有鈞臺之享,啓,禹子。河南陽翟縣南有鈞臺陂。商湯有景亳

之命,亳,卽偃師。周武有孟津之誓,成有岐陽之蒐,康

有酆宮之朝,穆有塗山之會,齊桓有召陵之師,

在僖四年。晉文有踐土之盟。在僖二十八年。皆所以示諸侯

禮也,諸侯所由用命也。夏桀爲仍之會,有緡叛

之;仍、緡,皆國名。商紂爲黎之蒐,東夷叛之;黎,東夷國名。

幽爲大室之盟,戎狄叛之。大室,中嶽也。皆所以示諸

侯汰也,諸侯所由弃命也。今君以汰,無乃不濟

乎?」王弗聽。子產見左師曰:「吾不患楚矣,汰而愎

諫,不過十年。」左師曰:「然。不十年侈,其惡不遠,遠

惡而後弃。惡及遠方,則人弃之。善亦如之,德遠而後興。」

年,楚弑其君。

五年如晉,自郊勞至于贈賄,往有郊勞,去有贈賄。無失

禮。揖讓之禮。晉侯謂汝叔齊曰:「魯侯不亦善於禮乎?」

對曰:「魯侯焉知禮?」公曰:「何爲?自郊勞及贈賄,禮

無違者,何故不知?」對曰:「是儀也,不可謂禮。禮所

以守其國家,行其政令,無失其民者也。今政令

在家,在大夫。不能取也。有子家覊,不能用也。羈,莊公玄

孫。奸大國之盟,凌虐小國。謂伐莒取鄆。利人之難,

年莒亂而取鄫。不知其私。不自知有私難。公室四分,民食於他。

他,謂三家。思莫在公,不圖其終。無爲公謀終始也。爲國君,難

將及身,不恤其所。禮之本末,將於此乎在,而屑

屑焉,習儀以亟。言以習儀爲急。言善於禮,不亦遠乎?」君

子謂:「叔侯於是乎知禮。」晉侯亦失政,叔齊以此諷諫。

韓宣子如楚送女,叔向爲介。及楚,楚子朝其

大夫曰:「晉,吾仇敵也。苟得志焉,無恤其他。今其

來者,上卿上大夫也。若吾以韓起爲閽,刖足使守門也。

羊舌肸爲司空,加宮刑也。足以辱晉,吾亦得志矣。

可乎?」大夫莫對,薳啓疆曰:「可。苟有其備,何故不

可?耻匹夫,不可以無備,况耻國乎?是以聖王務

行禮,不求耻人。城濮之役在僖二十八年。,晉無楚備,以

敗於邲。在宣十二年。邲之役,楚無晉備,以敗於鄢。

十六年。以來,晉不失備,而加之以禮,重之以

睦。君臣和也。是以楚弗能報,而求親焉。旣𫉬姻親,又

欲耻之以召冦讎。備之若何?言何以爲備。誰其重此?

言怨重也。若有其人,耻之可也。謂有賢人以敵晉,則可耻之。若其

未有,君亦圖之。晉之事君,臣曰可矣。求諸侯而

麇至,䴢,群也。求㛰而薦女,薦,進。君親送之,上卿及上

大夫致之,猶欲耻之,君其亦有備矣,不然奈何?

君將以親易怨,失㛰姻之親。實無禮以速冦,而未有

其備,使群臣往遺之禽,以逞君心,何不可之有?」

王曰:「不穀之過也,大夫無辱。」謝薳啓疆。厚爲韓子禮。

六年,鄭人鑄刑書。鑄刑書於鼎,以爲國之常法。叔向使詒

書曰:「昔先王議事以制,不爲刑辟,懼民之有

爭心也。臨事制刑,不豫設法。法豫設,則民知爭端。猶不可禁禦,是故

閑之以義,閑,防也。糺之以政,行之以禮,守之以信,

奉之以仁,奉,養也。制爲祿位,以勸其從,勸從,敎也。嚴斷

刑罰,以威其淫。淫,放也。懼其未也,故誨之以忠,聳

之以行,聳,懼也。敎之以務,時所急也。使之以和,悅以使民。

之以敬,莅之以彊,施之於事爲莅。斷之以剛,義斷恩也。猶求

聖哲之上明察之官,上,公王也。官,卿大夫也。忠信之長,慈

惠之師,民於是乎可任使也,而不生禍亂。民知

有辟,則不忌於上,權移於法,故民不畏上也。並有爭心,以徵

於書,而徼幸以成之,因危文以生爭,緣徼幸以成其巧僞也。弗可

爲矣。爲,治也。夏有亂政,而作禹刑;商有亂政,而作

湯刑;夏商之亂,著禹湯之法。言不能議事以制。周有亂政,而作九刑。

周之衰,亦爲刑書,謂之九刑也。三辟之興,皆叔世也。言刑書不起於始盛

世。今吾子相鄭國,制參辟,鑄刑書,制參辟,謂用三代之末法。

將以靖民,不亦難乎?《詩》曰:『儀式刑文王之德,日

靖四方。』言文王以德爲儀式,故能日有安靖四方之功,刑法也。又曰:『儀刑

文王,萬邦作孚。』言文王作儀法,爲天下所信也。如是,何辟之有?

言詩唯以德與信,不以刑。民知爭端矣,將弃禮而徵於書。

書爲徵。錐刀之末,將盡爭之。錐刀末,喩小事。亂獄滋豐,賄

賂並行。終子之世,鄭其敗乎?肸聞之『國將亡,必

多制。』數改法也。其此之謂乎?」復書曰:「若吾子之言。復,

也。僑不才,不能及子孫,吾以救世也。」

韓宣子之適楚,楚人弗逆,公子弃疾及晉境,

晉侯將亦弗逆。叔向曰:「楚僻我衷,僻,邪。衷,正。若何效

僻?《書》曰:『聖作則,則,法也。無寧以善人爲則,無寧,寧也。

則人之僻乎?匹夫爲善,民猶則之,况國君乎?』」

悅,乃逆。

七年楚子之爲令尹也,爲王旌以田。王旌,游至於軫。

尹無宇斷之曰:「一國兩君,其誰堪之?」及卽位,爲

章華之宮,納亡人以實之。無宇之閽入焉。有罪亡入

章華宮。無宇執之,有司弗與,曰:「執人於王宮,其罪

大矣。」執而謁諸王。執無宇也。無宇辭曰:「天子經略,

天下,略有四海。諸侯正封,封疆有定分。古之制也。封略之內,

何非君土?食土之毛,誰非君臣?毛,草也。天有十日,

甲至癸。人有十等,王至臺。下所以事上,上所以供神

也。今有司曰:『汝胡執人於王宮?將焉執之?』周文

之法曰:『有亡,荒閱。』荒,大也。閱,蒐也。有亡人,當大蒐其衆也。所以

得天下也。吾先君文王楚文王也。作僕區之法,僕區,刑書

名。曰:『盜所隱器,隱盜所得器。與盜同罪。』所以封汝也。

行善法,故能啓疆北至汝水也。若從有司,是無所執逃臣也。逃

而舍之,王事無乃闕乎?昔武王之罪,以吿

諸侯曰:『紂爲天下逋逃主,萃淵藪』,萃,集也。天下逋逃,悉以紂

爲淵藪,集而歸之。故夫𦤺死焉。人欲𦤺死討紂也。君王始求諸

侯而則紂,無乃不可乎?若以二文之法取之,盜

有所在矣。」言王亦爲盜。王曰:「取而臣以往,往去盜有

寵,未可得也。」盜有寵,王自謂也。遂舍之。赦無宇也。

八年,石言于晉魏楡。魏楡,晉地。晉侯問於師曠曰:「石

何故言?」對曰:「石不能言,或慿焉。謂有精神慿依石而言也。

然,民聽濫。濫,失也。抑臣又聞之,抑,疑辭也。曰:『作事不時,

怨讟動於民,則有非言之物而言。』今宮室崇侈,

民力雕盡,雕,傷也。怨讟並作,莫保其性。性,命也。民不敢自保

其性命也。石言不亦宜乎?」於是晉侯方築虒祁之宮。

虒祁,地名。叔向曰:「子野之言,君子哉!子野,師曠字也。君子之

言,信而有徵,故怨遠於其身。怨咎遠其身也。小人之言,

僭而無徵,故怨咎及之。是宮也成,諸侯必叛,君

必有咎,夫子知之矣。」叔弓如晉,賀虒祁也。賀宮成。

游吉鄭伯以如晉,亦賀虒祁也。史趙見子大

曰:「甚哉,其相𫎇!𫎇,欺也。可弔也,而亦賀之?」大叔

曰:「若何弔也?其非唯我賀,將天下實賀。」言諸侯畏晉,非

鄭。

九年,周甘人與晉閻嘉爭閻田。甘人,甘大夫。閻嘉,閻縣大夫。

晉梁丙、張趯率陰戎伐潁。陰戎,陸渾之戎。潁,周邑。王使詹

桓伯辭於晉,辭,責讓之也。桓伯,周大夫。曰:「文、武、成、康之建母

弟,以藩屏周,亦其廢墜是爲。爲後世廢墜,兄弟之國,當救濟之也。

先王居檮杌于四裔,以禦螭魅,言檮杌,略擧四凶之一也。

允姓之姦,居于𤓰州,允姓,陰戎之祖,與三苗俱放於三危也。𤓰州,今敦煌

也。伯父惠公歸自秦,而誘以來,僖公十五年,晉惠公自秦歸。二

十二年,秦晉遷陸渾之戎於伊川。使逼我諸姬,入我郊甸,戎有

中國,誰之咎也?咎在晉。后稷封殖天下,今戎制之,

不亦難乎?后稷修封疆,殖五穀。今戎得之,唯畜牧也。伯父圖之,我在

伯父,猶衣服之有冠冕,木水之有本源,民人之

有謀主也。民人謀主,宗族之師長。伯父若裂冠毀冕,拔本

塞源,專弃謀主,雖戎狄,其何有余一人。」伯父猶然,則雖

戎狄,無所可責。叔向宣子曰:「文之伯也,豈能改物?

公雖覇,未能改正朔易服色。翼戴天子,而加之以恭。翼,佐也。

文以來,世有衰德,而暴蔑宗周,宗周,天子。以宣示其

侈,諸侯之貳,不亦宜乎?且王辭直,子其圖之。」宣

子悅,使趙成如周,𦤺閻田反潁俘。

築郞囿。季平子欲其速成,叔孫昭子曰:「《詩》云:『經

始勿亟,庶人子來。』言文王始經營靈臺,非急疾之,衆民自以子義來,勸樂爲

之。焉用速成?其以勦民也。勦,勞也。無囿猶可,無民

其可乎?」

十二年楚子次于乾谿。在譙國城父縣南。僕析父從。

夫。右尹子革夕,子革,鄭丹也。夕,暮見也。王見語曰:「今吾使

人於周,求鼎,其與我乎?」對曰:「與君王哉!今周服

事君王,將唯命是從,豈其愛鼎?」王曰:「昔我皇祖

伯父昆吾,舊許是宅。陸終氏生六子,長曰昆吾,少曰季連。季連,楚之祖,故

謂昆吾爲伯父也。昆吾嘗居許,故曰舊許是宅也。今鄭人貪賴其田,而

不我與。我若求之,其與我乎?」對曰:「與君王哉!周

不愛鼎,鄭何敢愛田?」王曰:「昔諸侯遠我而畏晉,

今我大城陳、蔡不羹,賦皆千乘,諸侯其畏我乎?」

對曰:「畏君王哉!是四國者,專足畏也,四國,陳、蔡二不羹也。

又加之以楚,敢不畏君王乎!」王入,析父謂子革

曰:「吾子楚國之望也!今與王言如響,國其若之

何?」譏其順王心如響應聲。子革曰:「摩厲以須王出,吾刃將

斬之矣。」喩鋒刃,欲自摩厲以斷王之淫慝。王出復語。左史倚

相趍過,倚相,楚史名也。王曰:「是良史也。能讀《三墳》、《五典》、

《八索》、《九丘》。」皆古書名。對曰:「臣甞問焉。昔穆王欲肆其

心,周穆王。肆,極也。周行天下,將皆必有車轍馬跡焉。祭

公謀父作《祈招》之詩,以止王心,謀父,周卿士也。祈父,司馬掌甲

兵之職,招其名。王是以𫉬没於祗宮。𫉬没,不SKchar弑。臣問其詩

而不知也。若問遠焉,其焉能知之?」王曰:「子能乎?」

對曰:「能。其詩曰:『祈招之愔愔,式昭德音。愔愔,安和貌也。

式,用也。昭,明也。思我王度,式如玉,式如金。金、玉,取其堅重。形民

之力,而無醉飽之心。』」言國之用民,當隨其力任,如金冶之器,隨器而制形。

故言形民之力,去其醉飽過盈之心。王揖而入,饋不食寢不寐數

日。深感子革之言。不能自克,以及於難。克,勝也。仲尼曰:「古

也有志:『克復禮,仁也。』信善哉!楚靈王若能如

此,豈其辱於乾谿?」

十三年季平子立,而不禮於南蒯。南蒯,季氏費邑宰也。

蒯以費叛,叔弓圍費,弗克敗焉。爲費人所敗。平子怒,

令見費人,執之以爲囚俘。冶區夫曰:「非也。區夫,魯大

夫。若見費人,寒者衣之,饑者食之,爲之令主,而

共其乏困。費來如歸,南氏亡矣,民將叛之,誰與

居邑?若憚之以威,懼之以怒,民疾而叛,爲之聚

也。若諸侯皆然,費人無歸,不親南氏,將焉入乎?」

平子從之,費人叛南氏。

十五年,晉荀吳帥師伐鮮虞圍鼓。鼓,白狄之别。鼓人

請以城叛,穆子弗許,左右曰:「師徒不勤,而可以

𫉬城,何故不爲?」穆子曰:「吾聞之叔向曰:『好惡不

愆,民知所適,事無不濟。』愆,過也。適,歸也。或以吾城叛,吾

所甚惡也。人以城來,吾獨何好焉?賞所甚惡,若

所好何?無以復加所好。若其弗賞,是吾失信也,何以庇

民?力能則進,否則速退,量力而行,吾不可以欲

城而邇姦,所喪滋多。」使鼓人殺叛人,而繕守備。

圍鼓三月,鼓人或請降,使其民見曰:「猶有食色,

姑修而城。」軍吏曰:「𫉬城而弗取,勤民而頓兵,何

以事君也?」穆子曰:「吾以事君也。𫉬一邑而敎民

怠,將焉用邑?邑以賈怠,不如完舊,完猶保守。賈怠無

卒,卒,終也。弃舊不祥。鼓人能事其君,我亦能事吾

君。率義不爽,好惡不愆,城可𫉬,而民知義所,

在。有死命而無二心,不亦可乎!」鼓人吿食竭力

盡,而後取之,克鼓而反,不戮一人。

十八年,火始昬見。火,心星也。梓愼曰:「七日其火作乎!

宋、、陳、鄭也。」數日皆來吿火。禆竈曰:「不用吾言,

鄭又將火。」前年裨竃欲用瓘斝禳火,子產不聽。鄭人請用之,子產

不可,子大叔曰:「寶以保民也,若有火,國幾亡。可

以救亡,子何愛焉?」子產曰:「天道遠,人道邇,非所

及也,何以知之,竈焉知天道?是亦多言矣,豈不

或信。」多言者,或時有中也。遂不與,亦不復火。

十九年楚子之在蔡也,生太子建。及卽位,使

爲之師,費無極爲少師,無寵焉,欲譖諸王,曰:

「建可室矣。」王爲之聘於秦。無極與逆,勸王取之。

楚子爲舟師以伐濮。濮,南夷也。無極言於楚子曰:「晉

之伯也,邇於諸夏,而楚僻陋,故弗能與爭。若大

城城父而寘太子,城父,今襄城城父縣。以通北方,王收南

方,是得天下。」王說從之,故太子建居于城父。

鄭大水,龍鬭于時門之外洧淵。時門,鄭城門也。國人請

爲禜焉,子產弗許,曰:「我鬭,龍不我覿,覿,見也。龍鬭,

我何覿焉?禳之則彼其室也,淵,龍之室。吾無求於龍,

龍亦無求我。」乃止也。言子產之智。

二十年費無極言於楚子曰:「建與伍奢將以方

城之外叛,齊、晉又交輔之,將以害楚。其事集矣。」

王信之,問伍奢,奢對曰:「君一過多矣,一過,納建妻。

信于讒?」王執伍奢,忿奢切言。使城父司馬奮揚殺太

子,未至,而使遣之。知太子冤,故遣令去。太子建走宋。王召

奮揚,奮揚使城父人執已以至,王曰:「言出於余

口,入於爾耳,誰吿建也?」對曰:「臣吿之。君王命臣

曰:『事建如事余。』臣不佞,佞,才也。不能苟貳。奉初以

還,奉初命以周旋。不忍後命,故遣之。旣而悔之,亦無及

已。」王曰:「而敢來何也?」對曰:「使而失命,召而不來,

是再奸也。奸,犯也。逃無所入。」王曰:「歸。」從政如他日。

善其言,舍使還。無極曰:「奢之子才,若在吳,必憂楚國,盍

以免其父召之。彼仁必來,不然將爲患。」王使召

之,曰:「來,吾免而父。」棠君尚謂其弟伍子胥棠君,奢之長子。曰:

「爾適吳,我將歸死。吾智不逮,自以智不及員。我能死,爾

能報。聞免父之命,不可以莫之奔也;親戚爲戮,

不可以莫之報也。父不可棄,俱去爲棄父也。名不可廢,

俱死爲廢名。爾其勉之。」伍尚歸,奢聞員不來曰:「楚君

大夫其旰食乎!」將有吳患,不得早食。楚人皆殺之。員如吳,

言伐楚之利於州于州于,吳子僚也。

齊侯疥,遂痁,痁,瘧疾也。期而不瘳,諸侯之賔問疾者

多在。多在齊。梁丘據與裔𣢾,二子齊嬖大夫。言於公曰:「吾

事鬼神也豐,於先君有加矣。今君疾病,爲諸侯

憂,是祝、史之罪。諸侯不知,其謂我不敬。君盍誅

於祝固、史嚚以辭賔。」欲殺嚚、固以辭謝來問疾之賔。公悅,吿晏

子,晏子對曰:「日宋之盟,屈建范會之德於

,武曰:『夫子之家事治,言於晉國,竭情無私。其

祝、史祭祀,陳信不媿,其家事無猜,其祝史不祈。』

家無猜疑之事,故祝史無於鬼神。建以語康王,楚王也。康王曰:『神

人無怨,宜夫子之光輔五君,以爲諸侯主也。』」君,

文、襄、靈、成、景也。公曰:「據與𣢾,謂寡人能事鬼神,故欲誅

於祝、史,子稱是語也,何故?」對曰:「若有德之君,外

內不廢,無廢事也。上下無怨,動無違事,祝、史薦信,無

愧心矣。君有功德,祝、史陳說之,無所愧。是以鬼神用饗,國受其

福,祝、史與焉。與受國福也。其所以蕃祉老壽者,爲信

君使也。其適遇淫君,外內頗邪,上下怨疾,動作

辟違,斬刈民力,暴虐淫縱,肆行非度,不思謗讟,

不憚鬼神,神怒民痛,無悛於心。其祝、史薦信,是

言罪也。以實白神,是爲言君之罪。其蓋失數美,是矯誣也。蓋,

也。進退無辭,則虛以求媚,作虛辭以求媚於神。是以鬼神

不饗,其國以禍之,祝、史與焉。所以夭昏孤疾者,

爲暴君使也。」公曰:「然則若之何?」對曰:「不可爲也。

言非誅祝史所能治。山林之木,衡鹿守之;澤之萑蒲,舟鮫

守之;藪之薪蒸,虞候守之;海之鹽蜃,祈望守之。

衡鹿、舟鮫、虞候、祈望,皆官名也。言公專守山澤之利,不與民共。布常無藝,藝,法制也。

言布政無法制。徵歛無度;宮室日更,淫樂不違。違,去也。

寵之妾,肆𡙸於市;肆,放也。外寵之臣,僭令於鄙。

敎令於邊鄙也。民人苦病,夫婦皆詛。祝有益也,詛亦有

損。聊、攝以東,聊、攝,齊西界也。姑、尤以西,姑、尤,齊東界也。其爲人

也多矣。雖其善祝,豈能勝億兆人之詛耶?君若

欲誅於祝、史,修德而後可。」公悅,使有司寬政,毀

關,去禁,薄歛,已責。齊侯至自田,晏子侍于遄臺,

子猶馳而造焉。子猶,梁丘據。公曰:「唯據與我和夫!」晏

子對曰:「據亦同也,焉得爲和?」公曰:「和與同異乎?」

對曰:「異。和如羹焉,水火醯醢鹽梅,以烹魚肉。宰

夫和之,齊之以味,濟其不及,以泄其過。濟,益也。泄,减也。

君子食之,以平其心。君臣亦然。亦如羹。君所謂可

而有否焉,臣獻其否以成其可。獻君之否,以成君可。君所

謂否而有可焉,臣獻其可以去其否。是以政平

而不姧,民無爭心。今據不然。君所謂可,據亦曰

可;君所謂否,據亦曰否。若以水濟水,誰能食之?

若琴瑟之專壹,誰能聽之?同之不可也如是。」

二十五年,會于黃父。鄭子太叔趙簡子,簡子

問揖讓周旋之禮焉。對曰:「是儀也,非禮也。」簡子

曰:「敢問何謂禮?」對曰:「吉也聞諸先大夫子產曰:

『夫禮,天之經,經者,道之常也。地之義,義者,利之宜也。民之行。』者,

人所履行。天地之經,而民實則之。則天之明,日月星辰,天之

也。因地之性,高、下、剛、柔,地之性也。生其六氣,陰、陽、風、雨、晦、明。用其

五行,金、木、水、火、土也。氣爲五味,酸、醎、辛、苦、甘。發爲五色,靑、黃、赤、白、

黑。發,見也。章爲五聲,宮、商、角、徵、羽。淫則昬亂,民失其性。

聲色,過則傷性也。是故爲禮以奉之。制禮以奉其性。民有好、惡、

喜、怒、哀、樂,生于六氣,此六者皆禀陰、陽、風、雨、晦、明之氣。是故審

則宜類,以制六志。爲禮以制好、惡、喜、怒、哀、樂六志,使不過節。哀有哭

泣,樂有歌舞,喜有施舍,怒有戰鬭。哀樂不失,乃

能協于天地之性,是以長久。」協,和也。簡子曰:「甚哉

禮之大也!」對曰:「禮,上下之紀,天地之經緯也,經、

錯居以相成也。民之所以生也,是以先王尚之。故人之

能自曲直以赴禮者,謂之成人,大不亦宜乎?」直

以弼其性。簡子曰:「也請終身守此言也。」

二十六年,齊有彗星,出齊之分野。齊侯使禳之。禳,除。

子曰:「無益也,祗取誣焉。誣,欺也。天道不謟,謟,疑也。

貳其命,若之何禳之?且天之有彗,以除穢也。君

無穢德,又何禳焉?若德之穢,禳之何損?《》曰:『惟

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上帝,聿懷多福。厥德不

回,以受方國。』翼翼,恭也。聿,惟也。回,違也。言文王德不違天人,故四方之國歸往之。

君無違德,方國將至,何患於彗?《詩》曰:『我無所監,

夏后及商。用亂之故,民卒流亡。』若德回亂,民將

流亡。祝、史之爲,無能補也。」公悅乃止。

晏子坐于路寢,公歎曰:「美哉室!其誰有

此乎?」景公自知德不能久有國,故歎也。晏子曰:「敢問何謂也?」公

曰:「吾以爲在德。」對曰:「如君之言,其陳氏乎!陳氏

雖無大德,而有施於民。公厚歛焉,陳氏厚施焉,

民歸之矣。《》曰:『雖無德與汝,式歌且舞。』義取雖無大德,

要有喜悅之心。式,用也。陳氏之施,民歌舞之矣。後世若少

惰,陳氏而不亡,則國其國也已。」公曰:「善哉!是可

若何?」對曰:「唯禮可以已之。在禮,家施不及國,大

夫不收公利。」不作福也。公曰:「善哉!我不能矣。吾今而

後知禮之可以爲國也。」對曰:「禮之可以爲國也,

久矣。與天地並。君令臣恭,父慈子孝,兄愛弟敬,

夫和妻柔,姑慈婦聽,禮也。君令而不違,臣恭而

不貳,父慈而敎,子孝而箴,箴,諫也。兄愛而友,弟敬

而順,夫和而義,妻柔而正,姑慈而從,從,不自專也。

聽而婉,婉,順也。禮之善物也。」公曰:「善哉!」

二十七年,楚左尹卻宛直而和,國人悅之。直事君,

以和接𩔖。鄢將師爲右領,右領,官名。與費無極比而惡之。

子常曰:「子惡欲飮子酒。」子惡,卻宛。又謂子惡:「令尹

欲飮酒於子氏。」子惡曰:「令尹將必來辱,爲惠

甚。吾無以酬之,若何?」酬,報獻。無極曰:「令尹好甲兵,

子出之,吾擇焉。」取五甲五兵,曰:「寘諸門,令尹至

必觀之,而從以酬之。」及饗日,帷諸門左。張帷陳兵甲其

中。無極謂令尹曰:「吾幾禍子。子惡將爲子不利,

甲在門矣,子無往。」令尹使視郤氏,則有甲焉。不

往,召鄢將師而吿之。將師退,遂令攻卻氏且爇

之,爇,燒也。子惡聞之自殺。國人弗爇,令尹炮之,炮,

也。盡滅卻氏之族黨,殺陽令終與晉陳及其子

弟。皆卻氏黨。國言未,進胙者莫不謗令尹。進胙,國中祭祀

也。謗,詛也。沈尹戌言於子常曰:「夫左尹與中厩尹,莫

知其罪,而子殺之,以興謗讟,至於今不左尹,郤宛

也。中厩尹,陽令終。戌也惑之。仁者殺人以掩謗,猶弗爲

也。今吾子殺人以興謗,而弗圖,不亦異乎?夫無

極,楚之讒人也,民莫不知。去朝吳,在十五年。出蔡侯

朱,在二十一年。喪太子建,殺連尹奢在二十年。屏王之耳

目,使不聰明。不然,平王之温惠恭儉,有過成、莊,

所以不𫉬諸侯,邇無極也。邇,近也。今又殺三不辜,

以興大謗,三不辜,卻氏、陽氏、晉陳氏。幾及子矣。子而不圖,將

焉用之?夫鄢將師矯子之命,以滅三族,三族國

之良也。吳新有君,,新立。疆埸日駭。楚國若有大

事,子其危哉。智者除讒以自安,今子愛讒以自

危,甚矣其惑也!」子常曰:「是瓦之罪,敢不良圖。」子

常殺費無極與鄢將師,盡滅其族,以說于國。謗

言乃止。

二十八年,晉魏獻子爲政,魏舒也。以司馬彌牟爲

鄔大夫,賈辛爲祁大夫,司馬烏爲平陵大夫,

爲梗陽大夫。戊,魏舒庶子。謂賈辛、司馬烏,爲有力

於王室,二十二年,辛、烏帥師納敬王。故舉之。魏子謂成鱄:鱄,

夫。「吾與戊也縣,人其以我爲黨乎?」對曰:「何也?戊

之爲人也,遠不忘君,遠,疎遠也。近不偪同,不偪同位。居利

思義,不苟得。在約思純。無濫心。雖與之縣,不亦可乎?

武王克商,光有天下,其兄弟之國者,十有五

人;姬姓之國者,四十人。皆擧親也。夫擧無他,唯

善所在,親疎一也。」賈辛將適其縣,見於魏子。魏

子曰:「辛來!今汝有力於王室,吾是以擧汝,行乎!

敬之哉!母墮乃力!」墮,損也。仲尼聞魏子之擧也,以

爲義,曰:「近不失親,謂擧魏戊。遠不失擧,以賢擧。可謂義

矣。」又聞其命賈辛,也以爲忠,先賞王室之功,故爲忠也。曰:「魏

子之擧也義,其命也忠,其長有後於晉國乎!」梗

陽人有獄,魏戊不能斷,以獄上。上魏子。其大宗賂

以女樂,訟者之大宗。魏子將受之。魏戊謂閻没、女寬

二人,魏子屬大夫。曰:「主以不賄聞於諸侯,若受梗陽人,

賄莫甚焉。吾子必諫。」皆許諾。退朝待於庭,魏子之庭。

饋入召之。召二大夫食。比置三歎,魏子曰:「吾聞諸伯

叔,諺曰:『唯食忘憂。』吾子置食之間三歎,何也?』同

辭而對曰:「或賜二小人酒不夕食,言饑甚。饋之始

至,恐其不足,是以歎;中置,自咎曰:『豈將軍食之

而有不足?』是以再歎;及饋之畢,願以小人腹爲

君子心,屬厭而。」屬,足也。言小人之腹飽,猶知厭足,君子心亦宜然。

子辭梗陽人。言魏氏所以興。

定公

四年,鄭子大叔卒。晉趙簡子爲之臨,甚哀,曰:「黃

父之會,在昭二十五年。夫子語我九言曰:『無始亂,無怙

富,無恃寵,無違同,無敖禮,無驕能,以能驕人。無復怒,

復,重也。無謀非德,非所謀。無犯非義。』」言簡子能用善言,所以遂興也。

吳子伐楚。陳于柏擧,敗之。五戰及郢,楚子濟江,

入于雲中。入雲夢澤中。王寢,盜攻之以戈擊王,王孫

由于以背受之,中肩。王奔鄖,鄖公辛之弟,將

弑王,曰:「平王殺吾父,我殺其子,不亦可乎?」辛,成然

之子鬬辛也。昭十四年,楚平王殺成然也。辛曰:「君討臣,誰敢讎之。君

命天也,若死天命,將誰讎。《》曰:『柔亦不茹,剛亦

不吐。不侮鰥寡,不畏彊禦。』唯仁者能之。言仲山甫不避

彊凌弱也。違彊凌弱,非勇也;乘人之約,非仁也;滅宗

廢祀,非孝也;殺君,罪應滅宗。動無令名,非智也。必犯是,

余將殺汝。」鬭辛與其弟,以王奔隨。申包胥

秦乞師曰:「吳爲封豕、長蛇,以荐食上國。荐,數也。言吳貪

害如蛇豕。寡君失守社稷,越在草莽,使下臣吿急。」

伯使辭焉,曰:「寡人聞命矣。子姑就館,將圖而吿。」

對曰:「寡君越在草莽,未𫉬所伏。伏,猶處也。下臣何敢

卽安?」立依庭牆而哭,日夜不絕聲,勺飮不入口

七日。秦師乃出。

五年申包胥以秦師至,吳師大敗,吳子乃歸。

入于郢。初,楚王之奔隨也,將渉於成臼,江夏竟陵

縣西有臼水。藍尹舋渉其帑,舋,楚大夫。不與王舟。及寧,王

欲殺之,寧,安定也。子西曰:「子常唯思舊怨以敗,君何

效焉?」王曰:「善。使復其所,吾以志前惡。」惡,過。王賞

、王孫由于、申包胥鬭懷皆從王有大功。子西曰:「請舍

懷也。」以初謀殺王故。王曰:「大德滅小怨,道也。」終從其兄,免王大難,

是大德也。申包胥曰:「吾爲君也,非爲身也。君旣定矣,

又何求?且吾尤子旗,其又爲諸。」子旗,蔓成然也,以有德於平王,

求無厭,平王殺之。遂逃賞。

九年,鄭駟歂鄧析而用其《竹刑》。鄧析,鄭大夫,欲改鄭所鑄

之舊制,不受君命,而私造刑法,書之於竹簡,故言《竹刑》也。君子謂子然:「於是

不忠,苟有可以加於國家者,弃其邪可也。加猶益。弃,

不責其邪惡也。故用其道,不弃其人。《詩》云:『蔽䒥甘棠,勿

剪勿伐,召伯所苃。』召伯決訟於甘棠之下,詩人思之,不伐其樹。苃,草舍也。

思其人,猶愛其樹。况用其道而不恤其人乎?子

然無以勸能矣。」

哀公

元年,吳王夫差敗越于夫椒,遂入越。越子以甲

楯五千,保于會稽。上會稽山。使大夫種因吳太宰嚭

以行成,吳子將許之,伍員曰:「不可。臣聞之,樹德

莫如滋,去疾莫如盡。勾踐能親而務施,施不失

人,所加惠賜,皆得其人。親不棄勞。推親愛之誠,則不遺小勞。與我同壤

而世爲仇讎,於是乎克而弗取,將又存之,違天

長冦讎,後雖悔之,不可食。」食,消也。,止也。弗聽,退而

吿人曰:「二十年之外,吳其爲沼乎!」謂吳宮室廢壞,當爲汗池。

二十二年越入吳。越及吳平。吳之入楚,在定四年。使召陳懷

,懷公朝國人而問焉曰:「欲與楚者右,欲與吳

者左。陳人從田,無田從黨。」無田者,從黨而立。逢猾當公

而進,不左不右。曰:「臣聞國之興也以福,其亡也以禍。

今吳未有福,楚未有禍。楚未可棄,吳未可從也。」

公曰:「國勝君亡,非禍而何?」楚爲吳所勝也。對曰:「國之有

是多矣,何必不復。小國猶復,况大國乎?臣聞,國

之興也,視民如傷,是其福也。如傷,恐驚動。其亡也,以

民爲土芥,是其禍也。芥,草也。楚雖無德,亦不艾殺

其民。吳日敝於兵,暴骨如莽,而未見德焉。禍之

適吳,其何日之有?」言今至也。陳侯從之。及夫差克越,

乃脩舊怨。言吳不脩德而脩怨,所以亡。吳師在陳,楚大夫皆

懼,曰:「闔廬惟能用其民,以敗我於柏擧。今聞其

嗣又甚焉,將若之何?」子西曰:「二三子恤不相睦,

無患吳矣。昔闔廬食不二味,居不重席,室不崇

壇,平地作室,不起壇。器不彤鏤,彤,丹也。鏤,刻也。宮室不觀,觀,臺榭也。

舟車不飾,衣服財用,擇不取費。選取堅厚,不尚細靡。在國,

天有灾癘,親廵孤寡而供其乏困。在軍,熟食者

分而後敢食,分,猶遍。其所嘗者,卒乘與焉。所嘗,甘珍非常

食。勤恤其民而與之勞逸,是以民不疲勞,死知

不曠。知身死不見曠棄。吾先大夫子常易之,所以敗我。

易,猶反。今聞夫差次有臺榭陂池焉,宿有妃嬙嬪

御焉。妃嬙,貴者;嬪御,賤者。皆內官也。一日之行,所欲必成,玩好

必從,珍異是聚,觀樂是務,視民如讎,而用之日

新。夫先自敗也,安能敗我。」

六年,楚有雲如衆赤鳥,夾日而飛三日。楚子使

問諸周太史,周太史曰:「其當王身乎!日爲人君,妖氣守之,

故爲當王身。若禜之,可移於令尹司馬。」禜,禳祭。王曰:「除

腹心之疾,而寘諸股肱何益?不穀不有大過,天

其夭諸,有罪受罰,又焉移之?」遂不禜。孔子曰:「楚

昭王知大道矣!其不失國也宜哉!」

十一年吳子將伐齊,越子率其衆以朝焉,王及

列士,皆有饋賂。吳人皆喜,唯子胥懼曰:「是豢吳

也夫!」豢,養也。若人養犠牲,非愛之,將殺之。諫曰:「越在我心腹之疾

也。壤地同,而有欲於我。欲,得吳也。得志於齊,猶𫉬

田也,無所用之。石田不可耕。越不爲沼,吳其泯矣。使

醫除病,而曰『必遺類焉』者,未之有也。」弗聽,使於

齊,屬其子於鮑氏,爲王孫氏。欲以避吳禍。反伇,王聞

之,使賜之屬鏤以死。屬鏤,劍名。將死曰:「樹吾墓檟,檟

可材也。吳其亡乎!三年,其始弱矣。盈必毀,天之

道也。」越人朝之,伐齊勝之,盈之極。

季孫欲以田賦,丘賦之法,因其田財,通出馬一匹、牛三頭,今欲别其田及家財,

各爲一賦,故言田賦。使冉有訪諸仲尼,仲尼不對。不公答。

私於冉有曰:「君子之行也,行,政事。度於禮,施取其

厚,事擧其中,歛從其薄。如是則丘亦足矣。丘十六井。

若不度於禮,而貪冐無厭,則雖以田賦,將又不

足。且子季孫若欲行而法,則周公之典在。若欲

苟而行之,又何訪焉?」

十四年,小邾射以句繹來奔,曰:「使季路要我,吾

矣。」子路信誠,故欲得與相要誓而不須也。使子路,子路辭。

康子使冉有謂之曰:「千乘之國,不信其,而信

子之言,子何辱焉?」對曰:「魯有事于小邾,不敢問

故,死其城下可也。彼不臣而濟其言,是義之也。

由弗能。」濟,成也。

二十四年公子荆之母嬖,荆,哀公庶子。將以爲夫人,

使宗人舋夏獻其禮,宗人,禮官。對曰:「無之。」公怒曰:「汝

爲宗司,立夫人,國之大禮也,何故無之?」對曰:「周

公及武公娶於薛,武公,敖也。娶於商,孝公稱惠公弗皇也。

商,宋。以下娶於齊,桓公始文姜此禮也,則有。若以

妾爲夫人,則固無其禮也。」公卒立之,而以荊爲

太子。國人始惡之。惡公也。









《羣書治要》卷第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