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羣書治要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

卷第三 羣書治要 卷第五
唐 魏徵 等奉敕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日本尾張刊本
卷第六

《羣書治要》卷第五

    秘書監鉅鹿男臣魏徵等奉 勅撰

  《春秋左氏傳》中

宣公

二年,鄭公子歸生伐宋,宋華元禦之。將戰,華元

殺羊食士,其御羊斟不與。及戰,曰:「疇昔之羊,子

爲政,疇昔,猶前日也。今日之事,我爲政。」與入鄭師,故敗。

晉靈公不君:失君道。厚斂以雕牆,雕,畫也。從臺上彈

人,而觀其避丸也;宰夫胹熊蹯,不熟,殺之。寘諸

畚,使婦人載以過朝。畚,筥屬。趙盾士季患之,將諫。

士季曰:「諫而不入,則莫之繼也。會請先,不入則

子繼之。」三進,及溜而後視之,士季,隨會也。三進三伏,公不省而又

前也,公知欲諫,故佯不視。曰:「吾知所過矣,將改之。」稽首而對

曰:「人誰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詩曰:『靡不有

初,鮮克有終。』夫如是,則能補過者鮮矣。君能有

終,則社稷之固也,豈唯羣臣賴之。」猶不改,宣子

驟諫,公患之,使鉏麑賊之。鉏麑,力士。晨往,寢門闢矣,

盛服將朝,尚早,坐而假寐。不解衣冠而睡。麑退,歎而言

曰:「不忘恭敬,民之主也。賊民之主,不忠;弃君之

命,不信。有一於此,不如死。」觸槐而死。槐,趙盾庭樹。

侯飮趙盾酒,伏甲將攻之。其右提彌明知之,右,

右。趍登曰:「臣侍宴,過三爵,非禮。」遂扶以下。公嗾

夫獒焉,明搏而殺之,獒,猛犬也。盾曰:「弃人用犬,雖猛

何爲?」責公不養士,而更以犬爲己用也。鬭且出,趙穿攻靈公於

桃園,穿,趙盾之從父昆弟子。宣子未出山而復。晉境之山也。盾出奔,

聞公弑而還。大史書曰:「趙盾殺其君。」以示於朝。宣子

曰:「不然。」對曰:「子爲正卿,亡不越境,反不討賊,非

子而誰?」孔子曰:「董狐,古之良史也,書法不隱;

盾之罪。趙宣子古之良大夫也,爲法受惡。」善其爲法屈也。

三年楚子陸渾之戎,遂至于,觀兵于周疆。

定王使王孫滿勞楚子。王孫滿,周大夫。楚子問鼎之大

小輕重焉。示欲逼周取天下也。對曰:「在德不在鼎。昔夏之

方有德也,禹之世也。遠方圖物,圖畫山川奇異之物,而獻之。貢金

九牧,使九州之牧貢金。鑄鼎𧰼物,𧰼所圖物。使民知神姦。

神百物之形,使民逆備之。故民入川澤山林,魑魅罔兩,魑,山神。魅,

怪物。罔兩,水神也。莫能逢之。逢,遇。用能協于上下,以承天

休。民無灾害,則上下和,而受天祐。桀有昏德,鼎遷于商。商紂暴

虐,鼎遷于周。德之休明,雖小重;不可遷。其姦回昏

亂,雖大輕也。言可移。天祚明德,有所底止。底,致。周德

雖衰,天命未改,鼎之輕重,未可問也。」

四年楚子若敖氏。其孫箴尹克黃箴尹,官名。克黃,子文

也。使于齊。還及宋,聞亂,其人曰:「不可以入矣。」箴

尹曰:「弃君之命,獨誰受之?君天也,天可逃乎?」遂

歸復命,自拘於司敗。王思子文之治楚國也,曰:

「子文無後,何以勸善。」使復其所。

十一年楚子伐陳,十年,夏徵舒弑君也。謂陳人無動,將討

於少西氏矣。少西,徵舒之祖,子夏之名。遂入陳,殺夏徵舒,因

縣陳。滅陳以爲楚縣。申叔時使於齊反,復命而退,王使

讓之曰:「夏徵舒爲不道弑其君,寡人以諸侯討

而戮之。諸侯縣公皆慶寡人,楚縣大夫僭稱公。汝獨不

慶寡人,何故?」對曰:「夏徵舒弑其君,其罪大矣。討

而戮之,君之義也。抑人亦有言,曰:『牽牛以蹊人

之田,抑,辭也。蹊,徑也。而奪之牛。』牽牛以蹊者,信有罪矣;

而奪之牛,罸已重矣。諸侯之從也,曰:『討有罪也。』

今縣陳,貪其富也。以討召諸侯,而以貪歸之,無

乃不可乎?」王曰:「善哉!吾未之聞也,反之可乎?」對

曰:「可哉。吾儕小人,所謂取諸其懷,而與之也。」

謙言。小人意淺,謂譬如取人物於其懷而還之,爲愈於不還也。乃復封陳。

十二年,晉師救鄭,及河,聞鄭旣及楚平,桓子

還。桓子,林父。隨武子曰:「善!武子,士會也。會聞:『用師觀舋而

動,舋,罪也。德、刑、政、事、典禮、不易,不可敵也。』楚君討

鄭,怒其貳,而哀其卑,叛而伐之,服而舍之,德刑

成矣。伐叛刑也,柔服德也,二者立矣。昔歲入陳,

討徵舒。今兹入鄭,民不罷勞,君無怨讟,讟,謗也。政有

經矣。經,常也。商農工賈,不敗其業,而卒乘輯睦,

卒,車曰乘。事不姧矣。姧,犯也。蔿敖爲宰,擇楚國之令典,

宰,令尹。蔿敖,孫叔敖。百官𧰼物而動,軍政不戒而備,物,猶類也。

戒,勅令也。能用典矣。其君之擧也,內姓選於親,外姓

選於舊,言親疎並用也。擧不失德,賞不失勞,君子小人,

物有服章,尊卑别也。貴有常尊,賤有等威,威儀有等差也。

不逆矣。德立刑行,政成事時,典從禮順,若之何

敵之?見可而進,知難而退,軍之善政也。兼弱攻

昧,武之善經也。昧,昏亂也。經,法。子姑整軍,而經武乎。姑,且。

猶有弱而昧者,何必楚?」彘子曰:「不可。彘子,先縠。成師

以出,聞敵強而退,非夫也。」非丈夫。師遂濟,楚子北

師次於管。熒陽有管城。鄭皇戌使如晉師,曰:「楚師驟

勝而驕,其師老矣。子擊之,楚師必敗。」欒武子曰:

武子,欒書。「楚自克庸以來,在文十六年。其君無日不討國

人而訓之。討,治也。于,民生之不易,禍至之無日,戒

懼之不可怠。于,曰也。在軍,無日不討軍實而申儆

之。軍實,軍器。于,勝之不可保,紂之百克而卒無後。箴

之曰:『民生在勤,勤則不匱,不可謂驕。』箴,誡也。先大

子犯有言,曰:『師直爲壯,曲爲老。我不德而徼

怨于楚,我曲楚直,不可謂老。』」不德,謂以力爭諸侯也。徼,要也。

不可從,楚人遂疾進師,乘晉軍。桓子不知所爲,

鼓於軍中曰:「先濟者有賞。」中軍下軍爭舟,舟中

之指可掬。潘黨曰:「君盍築武軍,築軍營以彰武功也。而收

晉尸以爲京觀。積尸封土其上,謂之京觀。臣聞,克敵必示子

孫,以無忘武功。」楚子曰:「非爾所知也,夫文止戈

爲武。文,字也。武王克商,作頌曰:『載戢干戈,載櫜弓

矢。』戢,藏也。櫜,韜也。詩美武王能滅暴亂而息兵也。夫武禁暴、戢兵、保大、

定功、安民、和衆、豐財者也。此武七德也。故使子孫無

忘其章。著之篇章,使子孫不忘也。今我使二國曝骨,暴矣;觀

兵以威諸侯,兵不戢矣;暴而不戢,安能保大?猶

有晉在,焉得定功;所違民欲猶多,民何安焉?無

德而強爭諸侯,何以和衆?利人之幾,幾,危也。而安

人之亂,以爲榮,何以豐財?兵動則年荒。武有七德,

我無一焉,何以示子孫?其爲先君宮,吿成事而

已,祀先君,吿戰勝。武非吾功也。古者明王伐不敬,取其

鯨鯢而封之,以爲大戮,於是乎有京觀,以懲淫

慝。鯨鯢,大魚名也,以喩不義之人吞食小國也。今罪無所,晉罪無所犯。

民皆盡忠,以死君命,又可以爲京觀乎?」晉師歸。

桓子請死,晉侯欲許之。士貞子諫曰:「不可。貞子,士渥

濁。城濮之役,晉師三日穀,在僖二十八年。文公猶有憂

色,左右曰:『有喜而憂,如有憂而喜乎。』言憂喜失時也。

曰:『得臣猶在,憂未歇也。歇,盡也。困獸猶鬭,况國相

乎?』及楚殺子玉子玉,得臣也。公喜而後可知也,喜見於顏

也。曰:『莫余毒也。』是晉再克,而楚再敗也。楚是

以再世不競。成王至穆王也。今天或者大警晉也,而又

殺林父以重楚勝,其無乃久不競乎?林父之事

君也,進思盡忠,退思補過,社稷之衛也。若之何

殺之?夫其敗也,如日月之食,何損於明?」晉侯使

復其位。言晉景所以不失覇也。

楚子伐蕭,申公巫臣曰:「師人多寒,王廵三軍,拊

而勉之,拊,撫慰勉之。三軍之士,皆如挾纊。」纊,緜也。言悅以忘寒。

十五年楚子伐宋。宋人吿急于晉,晉侯欲救之,

伯宗曰:「不可。伯宗,晉大夫。古人有言,曰:『雖鞭之長,不

及馬腹。』言非所擊。天方授楚,未可與爭,雖晉之強,能

違天乎?諺曰:『高下在心,度時制宜也。川澤納汙,受汙濁也。

山藪藏疾,山之有林藪,毒害者所居。瑾瑜匿瑕。』匿亦藏也。雖美玉之質,亦

或居藏瑕穢。國君含垢,天之道也,晉侯耻不救宋,故伯宗爲說小惡不

損大德之喩也。君其待之。」待楚衰也。乃止,使解揚如宋,使無

降楚,曰:「晉師悉起。」將至,鄭人囚而獻楚。楚子

賂之,使反其言。不許,三乃許之,登諸樓車,使呼

宋人而吿之,樓車,車上望櫓。遂致其君命。楚子將殺之,

使與之言曰:「爾旣許不穀而反之,何故?非我無

信,汝則弃之。速卽爾刑。」對曰:「臣聞之,君能制命

爲義,臣能承命爲信,義無二信,欲爲義者,不行兩信。信無

二命。欲行信者,不受二命。君之賂臣,不知命也。受命以出,

有死無霣,霣,廢隊。又可賂乎?臣之許君,以成命也,

成君命。死之成命,臣之祿也。寡君有信臣,不廢命也。

下臣𫉬考,考,成也。死又何求。」楚子舍之以歸。

潞子嬰兒之夫人,晉景公之姊也。酆舒爲政而

殺之,又傷潞子之目。酆舒,潞相。晉侯將伐之,諸大夫

皆曰:「不可。酆舒有三儁才,儁,絕異也。不如待後之人。」

伯宗曰:「必伐之。狄有五罪,儁才雖多何補焉?不

祀,一也;耆酒,二也;弃仲章而奪黎氏之地,三也;

仲章,潞賢人。黎氏,黎侯國。虐我伯姬,四也;傷其君目,五也。怙

其儁才而不以茂德,兹益罪也。後之人,或者將

敬奉德義,以事神人,而申固其命,審政令。若之何

待之?不討有罪,曰:『將待後。』後有辭而討焉,無乃

不可乎?夫恃才與衆,亡之道也。商紂由之,故滅。

天反時爲災,寒暑易節。地反物爲妖,群物失性。民反德爲

亂,亂則妖災生。盡在狄矣。」晉侯從之。夏,晉荀林

父敗赤狄于曲梁,滅潞。晉侯桓子狄臣千室,

千家也。亦賞士伯以𤓰衍之縣,士伯,士貞子。曰:「吾𫉬

土,子之功也,微子吾喪伯氏矣。」伯,桓子字也。羊舌職

悅是賞也,職,叔向父。曰:「周書所謂『庸庸祇祇』者,謂此

物也夫。庸,用也。祇,敬也。言文王能用可用,敬可敬也。士伯庸中行伯,

言中行伯可用。君信之,亦庸士伯,此之謂明德矣。文王

所以造周,不是過也,率是道也,其何不濟。」

十六年晉侯士會將中軍,且爲太傅,於是晉

國之盜,逃奔于秦。羊舌職曰:「吾聞之,禹稱善人,

稱,擧也。不善人遠,此之謂也。夫善人在上,則國無

幸民,諺曰:『民之多幸,國之不幸。』是無善人之謂

也。」

成公

二年衛侯使孫良夫侵齊。與齊師遇,師敗,仲叔

于奚救孫桓子,桓子是以免。旣衛人賞之以邑,

賞于奚也。辭,請曲縣,軒縣也。繁纓以朝,許之。繁纓馬飾,皆諸侯之

也。仲尼聞之曰:「惜也。不如多與之邑,唯器與名,

不可以假人。器,車服也。名,爵號也。君之所司也,政之大節

也,若以假人,與人政也。政亡則國家從之,不可

止也。」

宋文公卒。始厚葬,用蜃炭,益車馬,始用殉。燒蛤爲炭,

以瘞壙。多埋車馬,用人從葬也。重器備。重,猶多也。君子謂:「華元樂擧

於是乎不臣。臣治煩去惑者也,是以伏死而爭。

今二子者,君生則縱其惑,謂文十八年,殺母弟須。死則益

其侈。是弃君於惡也,何臣之爲。」若言何用爲臣。

楚之討陳夏氏也,在宣十一年。莊王欲納夏姬。申公

巫臣諫曰:「不可。君召諸侯,以討罪也。今納夏姬,

貪其色也。貪色爲淫,淫爲大罰。《周書》曰:『明德愼

罰。』若興諸侯以取大罰,非愼之也,君其圖之。」王

乃止。

六年,晉欒書救鄭,與楚師遇於繞角。繞角,鄭地。楚師

還,晉師遂侵蔡。楚公子申公子成以申、息之師

救蔡。趙同趙括欲戰,請於武子,武子將許之,

莊子首。范文子爕。韓獻子厥。諫曰:「不可。吾來救

鄭,楚師去我,吾遂至於此,此,蔡地。是遷戮也。戮而

,又怒楚師,戰必不克,遷戮不義,怒敵難當,故不克也。雖克

不令,成師以出,而敗楚二縣,何榮之有焉?六軍悉出,

故曰成師。以大勝小,不足爲榮也。若不能敗,爲辱甚,不如還

也。」乃遂還。於是軍帥之欲戰者衆,或謂欒武子

曰:「聖人與衆同欲,是以濟事,子盍從衆?盍,何不。

之佐十一人,六軍之卿佐也。其不欲戰者三人而知、范、

也。欲戰者,可謂衆矣。《商書》曰:『三人占,從二人。』衆

故也。」武子曰:「善鈞從衆,鈞,等。夫善衆之主也。三卿

爲主,可謂衆矣。卿皆晉之賢人。從之,不亦可乎?」傳善欒書

得從衆之義也。

八年晉侯使韓穿來言汶陽之田,歸之于齊。季

文子餞之,餞,送行飮酒也。私焉,私與之言。曰:「大國制義,以爲

盟主,是以諸侯懷德畏討,無有貳心。謂汶陽之

田,弊邑之舊也,而用師於齊,使歸諸弊邑。用師,鞌之

也。今有二命,曰:『歸諸齊。』信以行義,義以成命,小

國所望而懷也。信不可知,義無所立,四方諸侯,

其誰不解體。言不復肅敬於晉也。詩曰:『女也不爽,士貳其

行。士也罔極,二三其德。』爽,差也。極,中也。婦人怨丈夫不一其行也。喩魯

事晉猶女之事夫不敢過差,而晉有罔極之心,反二三其德也。七年之中,一與

一奪,二三孰甚焉。士之二三,猶喪配耦,而况覇

主乎?將德是以,以,用也。而二三之,其何以長有諸

侯乎?」

晉討趙同趙括SKchar氏畜于公室,趙武,莊SKchar之子。莊SKchar

晉成公女也。畜,養也。以其田與祁奚韓厥言於晉侯曰:「

之勲,宣孟之忠,成季,趙衰。宣孟,趙盾。而無後,爲善者其

懼矣。三代之令王,皆數百年,保天祿。夫豈無僻

王?賴前哲以免也。言三代亦有邪僻之君,伹賴其先人以免禍耳。《周書》

曰:『不敢侮鰥寡,所以明德也。』」文王不侮鰥寡而德益明,欲使晉

侯之法文王。乃立而反其田焉。

十六年楚子救鄭,司馬將中軍。子反也。過申,子反

入見申叔時叔時老在申也。,曰:「師其何如?」對曰:「德、刑、詳、

義、禮、信,戰之器也。器,猶用也。德以施惠、刑以正邪、詳

以事神、義以建利、禮以順時、信以守物。上下和

睦,周旋不逆,動順理也。是以神降之福,時無灾害,民

生敦龎,和同以聽,敦,厚。龎,大。莫不盡力以從上命,此

戰之所由克也。今楚內弃其民,不施惠也。而外絕其

好,義不建利。瀆齊盟,不詳事神。而食話言,信不守物。奸時以動,

不順時妨農業。而疲民以逞,刑不正邪,而苟快意。民不知信,進退

罪也。子其勉之,吾不復見子矣。」言其必敗不反也。

晉楚遇於鄢陵范文子不欲戰。郤至曰:「韓之戰,

惠公不振旅;衆散敗也,在僖十五年。邲之師荀伯不復從,

荀林父奔走,不復故道也,在宣十二年。皆晉之耻也,子亦見先君

之事矣。見先君成敗之事。今我避楚,又益耻也。」文子曰:

「吾先君之亟戰也有故,亟,數也。秦、狄、齊、楚皆彊,不

盡力,子孫將弱。今三彊服矣,齊、秦、狄也。敵楚而。唯

聖人能外內無患,自非聖人,外寧必有内憂,

則憂患生。盍釋楚以爲外懼乎?」

襄公

三年祁奚請老,老,致仕。晉侯問嗣焉,嗣,積其職者。

,其讎也。將立之而卒,解狐卒也。又問焉,對曰:「

可。」午,祁奚子。於是羊舌職死矣,晉侯曰:「孰可以代之?」

對曰:「也可。」赤,職之子伯華。於是使祁午爲中軍尉,羊

舌赤佐之。各代其父。君子謂:「祁奚於是能擧善矣。稱

其讎不爲諂,立其子不爲比,擧其偏不爲黨。偏,

也。能擧善也。夫唯善,故能擧其類也。」

晉侯之弟揚干亂行於曲梁,行,陳次也。魏絳戮其僕。

僕,御。晉侯怒,謂羊舌赤曰:「合諸侯以爲榮也,揚干

爲戮,何辱如之,必殺魏絳,無失之也。」對曰:「絳無

貳志,事君不避難,有罪不逃刑,其將來辭,何辱

命焉。」言終,魏絳至,授僕人書,僕人,晉侯御僕。將伏劔,

張老止之。公讀其書,曰:「日君乏使,使臣斯司

馬。斯,此也。臣聞師衆以順爲武,順,莫敢違。軍事有死無

犯爲敬。守官行法,雖死不敢有違。君合諸侯,臣敢不敬乎?君

師不武,執事不敬,罪莫大焉。臣懼其死以及揚

干,無所逃罪,懼自犯不武不敬之罪也。不能致訓,至於用龯,

用龯,斬揚干之僕也。臣之罪重,敢有不從以怒君心,言不敢不

戮。請歸死於司冦。」公跣而出曰:「寡人之言,親愛

也;吾子之討,軍禮也。寡人有弟,弗能敎訓,使干

大命,寡人之過也。子無重寡人之過,聽絳死爲重過。

以爲請。」請使無死。反役,使佐新軍。

四年,無終子嘉父,使孟樂如晉,無終,山戎國名也。因魏

莊子納虎豹之皮,以請和諸戎。欲戎與晉和。莊子,魏絳

侯曰:「戎狄無親而貪,不如伐之。」魏絳曰:「諸侯新

服,陳新來和,將觀於我,我德則睦,否則貳。勞

師於戎,而楚伐陳,必不能救,是弃陳也,諸華必

叛。諸華,中國。戎,禽獸也,獲戎失華,無乃不可乎?昔周

辛甲之爲太史也,命百官,官箴王闕。辛甲,周武王太史也。

闕,過也。使百官各爲箴辭,戒王過也。於虞人之箴,虞人,掌田獵者。曰:『茫茫

禹迹,畫爲九州,茫茫,遠貌。畫,分也。經啓九道,啓開九州之道。

有寢廟,獸有茂草,各有攸處,德用不擾。人神各有所歸,

故德不亂也。在帝夷羿,冐于原獸,冐,貪也。忘其國恤,而

思其麀牡。言伹念獵。武不可重,重,猶數。用不恢于夏家,

羿以好武,雖有夏家,而不能恢大之也。獸臣司原,敢吿僕夫。』獸臣,虞人

也。吿僕夫,不敢斥尊也。虞箴如是,可不懲乎?」於是晉侯

田,故魏絳及之。及后羿事也。公曰:「然則莫如和戎乎?」

對曰:「和戎有五利焉,戎狄荐居,貴貨易土。荐,聚也。易,

猶輕也。土可賈焉,一也;邊鄙不聳,民狎其野,穡人

成功,二也;聳,懼也。狎,習也。戎狄事晉,四隣振動,諸侯威

懷,三也;以德綏戎,師徒不勤,甲兵不頓,四也;頓,

也。鑒于后羿,而用德度,以后羿爲鑒戒。遠至邇安,五也。

君其圖之。」公悅,使魏絳盟諸戎,脩民事、田以時。

言晉侯能用善謀也。

九年秦景公使乞師于楚,將以伐晉,楚子許之。

子囊曰:「不可,當今吾不能與晉爭也。晉君類能

而使之,隨所能也。擧不失選,得所選也。官不易方,方,猶宜也。

卿讓於善,讓勝己者。其大夫不失守,各任其職也。其士競

於敎,奉上命也。其庶人力於農穡,種曰農,收曰穡。商工皂𨽻,

不知遷業,四民不雜也。君明臣忠,上讓下競。尊官相讓,勞職

競。當是時也,晉不可敵,事之而後可,君其圖之。」

冬,諸侯伐鄭,鄭從楚也。鄭人行成。與晉成也。(「冬,諸侯」以下恐有脫誤。)

十一年,諸侯復伐鄭,鄭人賂晉侯以師觸、師蠲,

觸、蠲,皆樂師名。歌鍾二肆,肆,列也。懸鍾十六爲一肆。女樂二八。十六人也。

晉侯以樂之半賜魏絳曰:「子敎寡人,和諸戎狄,

以正諸華;在四年。八年之中,九合諸侯,如樂之和,

無所不諧。諧,亦和也。請與子樂之。」共此樂也。辭曰:「夫和戎

狄,國之福也;八年之中,九合諸侯,諸侯無慝,君

之靈也。二三子之勞也,臣何力之有焉?抑臣願

君安其樂,而思其終也。」公曰:「子之敎,敢不承命?

抑微子,寡人無以待戎,待遇接納。不能濟河。度河南服鄭。

夫賞,國之典也,不可廢也,子其受之。」魏絳於是

乎始有金石之樂,禮也。禮,大夫有功則賜樂。

十三年晉侯蒐于綿上以治兵,爲將命軍帥也。使士匄

將中軍。辭曰:「伯游長。伯游,荀偃。昔臣習於知伯,是以

佐之,非能賢也。七年韓厥老,知罃代將中軍,士匄佐之。匄今將讓,故謂爾時之

擧,不以賢也。請從伯游。」荀偃將中軍,代荀罃。士匄佐之。

位如故。使韓起將上軍,辭以趙武,又使欒黶以武位卑

故不聽,更命黶也。辭曰:「臣不如韓起。」韓起願上趙武,君

其聽之,使趙武將上軍,武自新軍超四等。韓起佐之。

也。欒黶將下軍,魏絳佐之。黶亦如故,絳自新軍佐超一等。晉國

之民,是以大和,諸侯遂睦。君子曰:「讓,禮之主也。

范宣子讓,其下皆讓;欒黶爲汰,弗敢違也。晉國

以平,數世賴之。刑善也夫,刑,法也。一人刑善,百姓

休和,可不務乎?世之治也,君子尚能,而讓其下;

能者在下位,則貴尚而讓之。小人農力,以事其上。是以上下

有禮,而讒慝黜遠,由不爭也,謂之懿德。及其亂

也,君子稱其功,以加小人;加,陵也。君子在位者也。小人伐

其技,以馮君子。馮,亦陵也。自稱其能爲伐。是以上下無禮,亂

虐並生,由爭善也,爭自善也。謂之昏德,國家之弊,恒

必由之。」傳,言晉之所以興也。

十四年衛獻公孫文子寗惠子食,勅戒二子,欲共宴食。

日旰不召,旰,晏也。而射鴻於囿。二子怒。公使子蟜

子伯子皮,與孫子盟于丘宮,孫子皆殺之。三子,衛羣

公子也。公出奔齊,師曠侍於晉侯師曠子野晉侯曰:「衛

人出其君,不亦甚乎?」對曰:「或者其君實甚。良君

養民如子,蓋之如天,容之如地。民奉其君,愛之

如父母,仰之如日月,敬之如神明,畏之如雷霆。

其可出乎?夫君,神之主,而民之望也。若困民之

主,匱神之祀,百姓絕望,社稷無主,將安用之?弗

去何爲?天生民而立之君,使司牧之,勿使失性。

有君而爲之貳,貳,卿佐。使師保之,勿使過度,善則

賞之,賞,謂宣揚之也。過則匡之,匡,正。患則救之,救其難也。失則

革之。自王以下,各有父兄子弟,以補察其政,

愆過,察其得失。史爲書,謂大史君擧必書。瞽爲詩,爲詩以風刺。工誦

箴諫,工,樂人也。誦箴諫之辭。大夫規誨,規正諫誨其君。士傳言,

過失,傳告大夫。庶人謗,庶人不與政,聞君過得從而誹謗。商旅于市,旅,

也,陳其貨物,以示時所貴尚也。百工獻藝。獻其伎藝,以喩政事也。天之愛

民甚矣,豈其使一人肆於民上,肆,放也。以從其淫,

而弃天地之性?必不然矣。」傳言師曠能因問盡言也。

十五年,宋人或得玉,獻諸子罕,子罕不受,獻玉

者曰:「以示玉人,玉人,能治玉者。玉人以爲寶也,故敢獻

之。」子罕曰:「我以不貪爲寶,爾以玉爲寶。若以與

我,皆喪寶也。不若人有其寶。」稽首而吿曰:「小人

懷璧,不可以越鄕,言必爲盜所害。納此以請死。」請免死。

罕寘諸其里,使玉人爲之攻之,攻,治也。富而後使

復其所。賣玉得富。

二十一年,邾庶其以漆閭丘來奔,庶其,邾大夫也。季武

子以公姑姊妻之,皆有賜於其從者。於是魯多

盜,季孫謂臧武仲曰:「子盍詰盜?」詰,治也。武仲曰:「不

可詰也,紇又不能。」季孫曰:「子爲司冦,將盜是務

去,若之何不能?」武仲曰:「子召外盜而大禮焉,何

以止吾盜。吾謂,國中也。子爲正卿,而來外盜,使紇去,

將何以能。庶其竊邑於邾以來,子以SKchar氏妻之,

而與之邑,使食漆閭丘也。其從者皆有賜焉,若大盜,禮

焉以君之姑姊,與其大邑,其次皂牧輿馬,給其賤役,

從皂至牧。其小者衣裳劔帶,是賞盜也。賞而去之,其

或難焉。紇也聞之,在上位者,洒濯其心,壹以待

人,䡄度其信,可明徵也,徵,驗也。而後可以治人。夫

上之所爲,民之歸也。上所不爲,而民或爲之,是

以加刑罰焉,而莫敢不懲。若上之所爲,而民亦

爲之,乃其所也,又可禁乎?」

欒盈出奔楚,宣子羊舌虎欒盈之黨。叔向

王鮒見叔向,曰:「吾爲子請。」叔向不應,樂王鮒,晉大夫樂桓

子。其人皆咎。叔向曰:「必祁大夫祁大夫,祁奚。室老聞

之曰:『樂王鮒言於君無不行,求救吾子,吾子不

許,祁大夫所不能也,何爲也。』」叔向曰:「祁大夫外

擧不弃讎,內擧不失親,其獨遺我乎?《》曰:『有覺

德行,四國順之。』言德行直,則天下順也。夫子覺者也。」覺,較然正

直晉侯問叔向之罪於樂王鮒,對曰:「不弃其親,

其有焉?」言叔向篤親親,必與叔虎同謀。於是祁奚老矣,老,去公族大夫。

聞之,乘馹而見宣子曰:「《》云:『惠我無疆,子孫保

之。』言文武有惠訓之德,加於百姓,故子孫保賴之。夫謀而鮮過,惠訓不

倦者,叔向有焉,社稷之固也,猶將十世宥之,以

勸能者。今壹不免其身,壹,以弟故。以弃社稷,不亦惑

乎?鯀殛而禹興;言不以父罪廢其子也。管蔡爲戮,周公右

王。言兄弟罪不相及也。若之何其以虎也弃社稷乎?子爲

善,誰敢不勉,多殺何爲?」宣子悅,與之乘以言諸

公而免之,共載入見公也。不見叔向而歸,言爲國非私叔向也。

向亦不吿免焉而朝。不吿謝之,明不爲

二十三年,孟孫惡臧孫,季孫愛之。孟孫卒,臧孫

入哭,甚哀多涕。出,其御曰:「孟孫之惡子也,而哀

如是,季孫若死,其若之何?」臧孫曰:「季孫之愛我,

疾疢也。志相順從,身之害。孟孫之惡我,藥石也。志相違戾,猶藥

石療疾。美疢不如惡石,夫石猶生我,疾也。疢之美,

其毒滋多。孟孫死,吾亡無日矣!」

二十五年,齊棠公之東郭偃之姊也。棠公,齊棠邑大

夫。棠公死,武子取之,武子,崔杼。莊公通焉,驟如崔氏。

崔杼殺莊公,晏子立於崔氏之門外,聞難而來。其人

曰:「死乎?」曰:「獨吾君也乎哉?吾死也?」與衆臣無異也。曰:「

行乎?」曰:「吾罪也乎哉?吾亡也?」自謂無罪。曰:「歸乎?」曰:「君

死安歸?言安可以歸也。君民者,豈以陵人,社稷是主;臣

君者,豈爲其口,實社稷是養。言君不徒居民上,臣不徒求祿,皆爲

社稷也。故君爲社稷死,則死之;爲社稷亡,則亡之。

謂以公義死亡也。若爲死,而爲亡,非其私䁥,誰敢

任之?」私䁥,所親愛也。非所親愛,無爲當其禍。門啓而入,枕尸股而

哭,以公尸股。興三踊而出。

程鄭卒,子產始知然明前年然明謂程鄭將死,今如其言,故知之。

問爲政,對曰:「視民如子,見不仁者,誅之如鷹鸇

之逐鳥雀也。」子產喜以語子大叔,且曰:「他日吾

見蔑之面而蔑,然明名。今吾見其心矣。」

二十六年,初,楚伍參與蔡太師子朝友,其子

與聲子相善。聲子,子朝子也。伍擧,椒擧也。伍擧奔晉,聲子

通使於晉,還如楚,令尹子木與之語,曰:「晉大夫

與楚孰賢?」對曰:「晉卿不如楚,其大夫則賢,皆卿

才也,如𣏌、梓、皮革,自楚往也。𣏌、梓,皆木名也。雖楚有材,

晉實用之。」言楚亡臣多在晉。子木曰:「夫獨無族姻乎?」

也。對曰:「雖有,而用楚材實多。」歸生聞之,歸生,聲子名也。

曰:「善爲國者,賞不僭而刑不濫,賞僭則懼及淫

人,刑濫則懼及善人。若不幸而過,寧僭無濫。與

其失善,寧其利淫。無善人則國從之。從,亡也。》曰:

『人之云亡,邦國殄瘁。』無善人之謂也。故《》曰:

『與其殺不辜,寧失不經。』懼失善也。逸書也。不經,不用常法。

古之治民者,勸賞而畏刑,樂行賞,而憚用刑也。恤民不倦,

賞以春夏,刑以秋冬。順天時。是以將賞爲之加膳,

加膳則飫賜,飫,厭也。酒食賜下,無不饜足,所謂加膳也。此以知其勸

賞也;將刑爲之不擧,不擧則徹樂,不擧,盛饌也。此以

知其畏刑也。夙興夜寐,朝夕臨政,此以知其恤

民也。三者禮之大節也,有禮無敗。今楚多淫刑,

其大夫逃死於四方,而爲之謀主,以害楚國,不

可救療,所謂不能也。療,治也。所謂楚人不能用其材也。子儀

亂,析公奔晉,四年。晉人以爲謀主,繞角之役,

楚師宵潰,楚失華夏,則析公之爲也。雍子之父

兄,譖雍子,君與夫人,不善是也,不是其直雍子奔

晉,晉人以爲謀主,彭城之役,楚師宵潰,晉降彭

城,而歸諸宋,在元年。楚失東夷,則雍子之爲也。

小國,見楚不能救,彭城皆叛也。子反子靈夏姬子靈,巫臣。子靈

奔晉,晉人以爲謀主,通吳于晉,敎吳叛楚。楚疲

於奔命,至今爲患,則子靈之爲也。事見成七年。若敖

之亂,伯賁之子賁皇奔晉,晉人以爲謀主,鄢陵

之役,在成十六年楚師大敗,王夷師熸,夷,傷也。吳、楚之間,謂火滅

熸。鄭叛吳興,楚失諸侯,則苗賁皇之爲也。」子木

曰:「是皆然矣。」聲子曰:「今又有甚於此者。椒擧

於申公子牟,子牟得戾而亡。君大夫謂椒擧:『汝

實遣之。』懼而奔鄭,今在晉矣。晉人將與之縣以

叔向以擧才能比叔向。彼若謀害楚國,豈不爲患?」子

木懼,言諸王,益其祿爵而復之。

二十七年,宋向戌欲弭諸侯之兵,爲會於宋。將

盟於宋西門之外,楚人衷甲。甲在衣中,欲因會擊晉。伯州

曰:「合諸侯之師,以爲不信,無乃不可乎?夫諸

侯望信於楚也,是以來服,若不信,是弃其所以

服諸侯也,固請釋甲。」子木曰:「晉、楚無信久矣,事

利而,苟得志焉,焉用有信。」大宰退,大宰,伯州犂。

人曰:「令尹將死矣,不及三年。求逞志而弃信,志

其逞乎?信亡,何以及三?」明年,子木死也。趙孟患楚衷甲,

以吿叔向,叔向曰:「何害也?匹夫一爲不信,猶不

可也;若合諸卿以爲不信,必不捷矣,非子之患

也。夫以信召人,而以僭濟之,濟,成。必莫之與也。安

能害我,子何懼焉?」

左師請賞,曰:「請免死之邑。」欲宋君稱功加厚賞,故謙言免死之

邑。與之邑六十,以示子罕。子罕曰:「凡諸侯小

國,晉、楚所以兵威之,畏而後上下慈和,慈和而

後能安靜其國家,以事大國,所以存也。無威則

驕,驕則亂生,亂生必滅,所以亡也。天生五材,金、木、

水、火、土也。民並用之,廢一不可,誰能去兵?兵之設久

矣,所以威不䡄而昭文德,聖人以興,謂湯、武。亂人

以廢,謂桀、紂。廢興存亡,昏明之術,皆兵之由也。而

子求去之,不亦誣乎?以誣道蔽諸侯,罪莫大焉。

縱無大討,而又求賞,無厭之甚也。」削而投之,

左師之書。左師辭邑。

二十九年,吳公子札來聘,見叔孫穆子曰:「子其

不得死乎,不得以壽死也。好善而不能擇人,吾子爲魯

卿,而任其大政,不愼擧,何以堪之?禍必及子

焉。」昭四年作亂。

三十年,楚公子圍殺大司馬蔿掩而取其室。

無宇曰:「王子必不免。善人國之主也。王子相楚

國,將善是封殖,而虐之,是禍國也。且司馬令尹

之偏,偏,佐也。而王之四體也。絕民之主,去身之偏,

刈王之體,以禍其國,無不祥大焉,何以得免?」

十三年弑靈王傳。

子皮子產政。子產使都鄙有章,國都及邊鄙,車服尊

卑,各有分部也。上下有服,卿大夫,服不相踰。田有封洫,封,𭛌也。洫,溝也。

廬井有伍,廬,舍也。九夫爲井,使五家相保也。大人之忠儉者,卿

夫。從而與之;泰侈者,因而斃之。從政一年,輿人

誦之曰:『取我衣冠而褚之,褚,畜也。奢侈者畏法,故畜藏也。取我

田疇而伍之。孰殺子產,吾其與之。』並畔爲疇。及三年

又誦之曰:『我有子弟,子產誨之。我有田疇,子產

殖之。殖,生也。子產而死,誰其嗣之。』」嗣,續也。

三十一年,鄭人遊于鄕校,校,學之名也。以論執政。

失。然明謂子產曰:「毀鄕校如何?」患人於中謗議國政。子產

曰:「何爲?夫人朝夕退而遊焉,以議執政之善否,

其所善者,吾則行之;其所惡者,吾則改之。是吾

師也,若之何毀之。我聞忠善以損怨,爲忠善,則怨謗息也。

不聞作威以防怨。欲毀鄕校,卽作威也。豈不遽止,然猶防

川也,遽,畏懼也。大決所犯傷人必多,吾不克救也;不

如小決使道,道,通。不如吾聞而藥之。」以爲己藥石。然明

曰:「蔑也今而後知吾子之信可事,小人實不才。

若果行此,其鄭國實賴之,豈唯二三臣。」仲尼聞

是語也,曰:「以是觀之,人謂『子產不仁』,吾不信也。」

子皮欲使尹何爲邑。爲邑大夫。子產曰:「少未知可

否。」尹何年少。子皮曰:「愿,吾愛之不吾叛也。愿,謹善也。使夫

往而學焉,夫亦愈知治矣。」夫,謂尹何。子產曰:「不可。人

之愛人,求利之也。今吾子愛人,則以政,以政與之。

未能操刀而使割也,其傷實多。多自傷。子之愛人,

傷之而,其誰敢求愛於子?子於鄭國,棟也。棟

折榱崩,僑將厭焉,敢不盡言。子有美錦,不使人

學製。製,裁。大官大邑,身之所庇也,而使學者製焉。

其爲美錦,不亦多乎?言官邑之重,多於美錦。僑聞學而後

入政,未聞以政學者也。若果行此,必有所害。譬

如田獵,射御貫則能獲禽。貫,習也。若未甞登車射

御,則敗績厭覆是懼,何暇思獲?」子皮曰:「善哉!虎

不敏。吾聞君子務知大者遠者,小人務知小者

近者。我,小人也。衣服附在吾身,我知而愼之。大

官大邑,所以庇身也,吾遠而慢之。慢,易。微子之言,

吾不知也。他日我曰:『子爲鄭國,我爲吾家,以庇

焉,其可也。』今而後知不足。自知謀慮不足謀其家。自今請

雖吾家,聽子而行。」子產曰:「人心不同也,如其面

焉。吾豈敢謂子面如吾面乎?抑心所謂危,亦以

吿也。」子皮以爲忠,故委政焉。子產是以能爲鄭

國。《傳》言子產之治,乃子皮之力。

衛侯在楚,北宮文子令尹圍之威儀,言於衛

侯曰:「令尹似君矣!將有他志,言語瞻視行歩不常。雖獲其

志,不能終也。《》云:『靡不有初,鮮克有終。』終之實

難,令尹其將不免乎?」公曰:「何以知之?」對曰:「《詩》云:『

敬愼威儀,惟民之則。』令尹無威儀,民無則焉。民

所不則,以在民上,不可以終。」公曰:「善哉!何謂威

儀?」對曰:「有威而可畏,謂之威;有儀而可𧰼,謂之

儀。君有君之威儀,其臣畏而愛之,則而𧰼之,故

能有其國家,令聞長世。臣有臣之威儀,其下畏

而愛之,故能守其官職,保族宜家。順是以下皆

如是,是以上下能相固也。《衛詩》曰:『威儀棣棣,不

可選也。』棣棣,富而閑也。選,猶數也。言君臣上下父子兄弟內

外大小,皆有威儀也。《周書》數文王之德,書。曰:『大

國畏其力,小國懷其德。』言畏而愛之也。《》云:『不

識不知,順帝之則。』言則而𧰼之。言文王行事,無所斟酌,唯在則

𧰼上天。囚文王七年,諸侯皆從之囚,可謂愛之

矣。文王伐崇,再駕而降爲臣,文王聞崇德亂而伐之,三旬不降,退

脩敎,而復伐之,因壘而降。蠻夷帥服,可謂畏之矣。文王之功,

天下誦而歌舞之,可謂則之矣。文王之行,至今

爲法,可謂𧰼之,有威儀也。故君子在位可畏,施

舍可愛,進退可度,周旋可則,容止可觀,作事可

法,德行可𧰼,聲氣可樂,動作有文,言語有章,以

臨其下,謂之有威儀也。」


《羣書治要》卷第五